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逆袭通天眼》全文免费阅读三三五五

2017/11/18 3:25:22 来源:网络 []
书名:逆袭通天眼

作者:三三五五

第七章 旗开得胜

“哎呀,这么巧,你们认识?”吕丽敏惊异道。[全集]《逆袭通天眼》全文免费阅读三三五五

“哦,我同学的妈妈。”王志飞一句话搪塞了过去。

听到王志飞说自己是同学的妈妈,江美娇笑了笑,转身对吕丽敏说,介绍一下吧。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美胜贸易公司的江美娇总经理,这是我们公司副总经理王乱飞。

“王乱飞?”江美娇愣了一下,转头看王志飞。

王志飞一笑:“江总,原来我同学只跟我们说,他的妈妈叫江美娇,没跟我们说是大总经理,以为同学妈妈是全职太太,没想到,江太太却是大总经理,真是女中豪杰呀。”

江美娇用凌厉的眼睛看了王志飞一眼,转而对吕丽敏说:“吕总呀,你们公司什么时候来了个副总经理呀,年轻有为呀,我儿子都敌不过了!”

“哦,江总,我们这个王副总呢,确实很有才华,年轻,充满活力,得到这么一个合作伙伴,是我三生有幸!”吕丽敏大加赞赏王志飞,王志飞眉开眼笑。版权http://www.xbxys.com/

江美娇斜着眼睛看了王志飞一眼,嘿嘿笑了二声,便转移了话题:“吕总呀,我们先谈正事吧。上次你们订的那批货,在运输途中,山洪爆发,全被水淹了,我损失惨重呀……所以,只好让你等下批了。”

吕丽敏看了王志飞一眼。王志飞心领神会,即刻打开了通天眼。

这边,吕丽敏暗示完王志飞后,转脸对江美娇说:“怎么会这样呢?江总,你是知道的,现在那些货很抢手,市场上供不应求,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水淹了呢,真是越急越见鬼了!”

“我也是急呀,这么多客户等着拿货,却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如果你还想要货的话,只能等第二批了。而且,第二批货你得加价5%才能拿到。版权xbxys.com

吕丽敏激动地大声说道:“江总,这样过份了吧?第一批货你损失我们也损失,给我第二批货还要让我加价5%?”

“哎,吕总,你没注意看合同吗?我们签的是第一批货的合同,不是第二批呀。既然第一批成交不了,我们只好签第二批合同的了,当然,你不签也没关系。”

“好,江总,你说的我听明白了,第一批货,你不能按合同履行,你说什么办呢?”王志飞突然插话道。

“哦,王副总,或许你对合同不熟吧,那合同白纸黑字写着由于不可抗拒因素造成的损失,甲乙双方的经济损失互不负责……”江美娇似乎已经把合同背了个底朝天。

“问题是,那批货并没有被水俺,而且已经于前天晚上到达南州市……”王志飞眼睛紧紧地盯着江美娇。

江美娇一愣,马上说道:“王副总,你这不是胡扯吗?你查一查,大前天天州是不是下暴雨,山洪爆发?”江美娇理直气壮地说道。

王志飞冷冷一笑:“江总呀,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呀,大前天天州下暴雨,那批货已经到达南州市。小百姓养生网我告诉你吧,大前天,也就是6月29日晚上七点十三分,那批货到达美胜贸易公司仓库。这跟天州的暴雨有毛关系?”

江美娇完全傻愣,她没想到王志飞竟然对这批货这么了如指掌。又想,会不会王志飞在吓唬她呢,便又说道:“王副总,你这话编得也太有水平了,我可以把那批货的发货单让你看看,你说的这个到货时间,正好是我们的那批货经过天州的时间。”

“哈哈哈,江总呀,你骗谁也别来骗我呀,你知道我有一双火眼金晴,我不想说重复的话,更不想为了一件不存在的事情跟你争吵,至于你说要证据,这个对于我来说小意思,既然我可以把到货的时间说得那么精确,你认为我缺少证据吗?”吴一楠眼睛不看江美娇,可话却是一个字一个字对她吐出来。

“那你拿出证据来吧。”江美娇嘴巴还很硬。

“如果我真拿出证据来,我们真是要你吃不完兜着走!所有的一切按合同办,你该赔我们多少就赔多少!”王志飞声音凌厉。推荐xbxys.com

“好,我等着你拿证据!”江美娇的声音明显地软了下来。

“我不仅可以拿到货不被水淹的证据,我还可以拿到你把这一批货卖给另一个公司的证据!”

王志飞的话音刚落下,江美娇更是愕然,但嘴上还是说道:“你血口喷人!”

“不是我血口喷人,是你太贪!你看着这批货在市场上紧缺,便以高出合同价的10个点,卖给那家叫宏伟的贸易公司……”

“江总,我们法庭上见吧,到时候我们会按合同的条约进行索赔!”王志飞说完,吕丽敏紧接着说道。

江美娇眼睛转了转:“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把我的另一批货当成你们的那一批货了?”

江美娇的口气缓转,使王志飞更加坚定自己在通天眼里所看到的一切,于是便说道:“怎么可能误会?你大前天上午九点,在你的办公室跟宏伟公司总经理朱兵谈的这笔生意,晚上九点到货时,该公司连夜就把货运走……”

王志飞的话还没说完,江美娇便打断道:“好,算你厉害!这次算我做错吧,第二批货明天下午到,你们拿这批货吧。”

“好呀,谢谢江总,可是你把我们的第一批货给了另一个公司,耽误了我们的最佳销售时间,这个损失谁来负责?”

王志飞紧追着问道。

吕丽敏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看着江美娇:“这个损失我们可以起诉……”

“这样吧,为了我们往下的友好合作,明天这批货的货款减少5%吧。明天下午三点提货。”江美娇说道。推荐xbxys.com

“好,我们接受,为了我们往下更好地合作,我们不追究贵公司对我公司造成的损失。我们现在马上签合同吧。”吕丽敏回答道。

于是,合同十分钟后全部签署完毕。

临走,江美娇走到王志飞的身边,恨恨地说道:“行!你长本事了,和着外人来对付我,你个吃里拨外的东西!”

没等王志飞回话,江美娇转身就走。

“哎,王乱飞,江总刚才说那话不对劲呀,你们是一家人?”吕丽敏奇怪地问道。

“谁跟她是一家人了?她是我爸的小老婆!”

“啊!”

第8章 真实身份

“呵呵,看你一脸的惊讶,没想到吧?”王志飞笑着说道。

“确实没想到!我说呢,第一眼看到你,就是一个富家子弟,哎,这么好的家庭为什么要跑出来?”吕丽敏问道。

“哎,这可不是你要管的内容啊。”王志飞提醒吕丽敏。

“好吧好吧,尊重你,不打听你的隐私。话说回来,你真够厉害的,这个女人特别不好办,你知道吗?象今天这样的情况,我们跟她做生意是经常遇到,但都是哑巴吃黄连,都认了。”

“那是你们犯贱,活该让人家吃你们。”王志飞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犯贱,只有她有货,其他人都没有,再且在她背后,是王氏集团,大家都看在王效国的面子上……所以,我们都忍了。”吕丽敏说道。

“哎,她的公司跟王氏集团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王效国根本不让她粘集团公司的边,她的公司是她自己折腾出来的,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怕她,更不用担心王效国的面子怎么样。”

“你就这样大名大姓地叫自己的父亲?”

“好了,不说了 ,我们现在去哪?”王志飞突然把话题扯开。

“明天下午提货,你说我们在这等呢,还是回东山?”吕丽敏看着王志飞说。

其实,王志飞根本不想留在南州,他不想见到他那些昔日的公子哥们,让他们知道自己被净身出户,是件特别丢人的事。

“哎,问你呢。”吕丽敏推了一把王志飞。

“先吃饭再说吧——我现在快要憋死了。”王志飞说着,从兜里拿出那个发夹交给吕丽敏:“你把这个拿好,这可是我们赚钱的工具。”

听说是赚钱的工具,吕丽敏不敢怠慢,赶紧接过来,小心冀冀地放进包里。

“王乱飞,你刚才说你快要憋死了,什么意思呀?”吕丽敏看着王志飞不解地问道。

王志飞愣了一下,坏坏地看了吕丽敏一眼:“憋死都不懂,就是那个什么的压抑呀!”

“去!你小子,开你姐玩笑呢。”吕丽敏的脸悠地红了起来,随口骂了一句。

“我说真的,也不知怎么了,自从到了你们东山市,我那东西老是不听我的话,肆无忌惮地虐待我,让我好难受呀。”王志飞说着,一直拿眼睛瞟着吕丽敏那白花花的大腿。

“懒得理你,我点菜去。”吕丽敏看也不看王志飞一眼,神情慌乱地走了出去。

吕丽敏走到包厢门口,向站在门口的服务员挥了挥手:“服务员,点菜。”

“哎,吕总,你怎么也在这里?”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对面包间传来。

吕丽敏抬头一看,马其强正笑容可掬地看着她。

“哎,马总,你也在这呀?这么巧?”吕丽敏高兴地打着招呼。

“怎么样?近来生意好吗?”马其强笑着问道。

“还好吧,马马虎虎的。”吕丽敏答道。

“上次对不起呀,是我误会了你。”马其强歉意地说道。

“没事,是我也会着急。后来那个事你跟他怎么扯了?”

“他赔偿了损失,他也怕我把事情闹大了,影响他的生意。唉,说实话,真的想给他曝光一下,要不然他会一直坑客户,想想,他做生意也不容易,也就算了。”

“就是我们这些好心肠纵容了他们这些人。我刚才也差点被坑了,是我的副总经理聪明……”吕丽敏正说着,王志飞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哎,这位不是那天帮我们忙的小兄弟吗?”看到王志飞,马其强兴奋无比。

“呵呵,是的,他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吕丽敏介绍道。

“你好,马总。”王志飞打着招呼。

“你好呵,那天回过头想感谢你,已经找不见你的踪影。今天正好,过来跟我们一块呵,吕总,就这么定了!”马其强说着,过来一把握住王志飞的手,直接就往包厢去。

刚走了二步,马其强又转过身来问吕丽敏:“小伙子叫什么?”

“叫王乱飞。”吕丽敏答道。

听到“王乱飞”这几个字,王志飞在心里暗自发笑:看来,我这个“乱飞”起得好,自叫“乱飞”之后,自己的欲望从来就没歇息过,唉,实在受不了,有机会还是叫“志飞”为好!

“各位,各位,给大家介绍一位青年才俊,他就是广安外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王乱飞。别看他年轻呀,生意做起来那个精明,谁也比不了。眼光独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他全看到了。”马其强把王志飞吹上天,使在座的各位大佬看他的眼神各异,有怀疑的,有敬佩的。

“呵呵,还有我呢,也介绍介绍我吧。”吕丽敏笑着从外边走了进来。

“呵,是吕总呀,难得跟吕总吃顿饭,欢迎欢迎!”吕丽敏的出现,使整个包厢活跃起来,都是商圈中人,彼此都差不多认识。

“谢谢大家,这么多年得到大家的抬举,生意一直做得不借,今天我也借马总的酒敬大家一杯。”吕丽敏说着,端起了酒杯,一一地跟大家碰了一下,一炊而尽!

“好酒量!这杯是我敬吕总的,祝吕总生意兴隆,红红火火!”一个足有一米八的大个子端着个大酒杯,走到了吕丽敏的跟前。

“陶总呵,你海量呢,我可不敢跟你比喝酒呵。”吕丽敏笑着端起了杯子,把满满的一杯酒倒了一半到桌上的酒壶里。

被叫做陶总的大个子一笑:“好呀,吕总不跟我比酒量,跟我比什么?我一定全力配合!”

“我看,来一个赌局怎么样?”马其强起哄道。

“好呀,赌什么?”听说来赌的,吕丽敏一笑,不经意地转头看了王志飞一眼。

王志飞心领神会,却突然想到那发夹在吕丽敏的手包里,心里便着急起来。

尽管没有发夹,自己的通天眼也可发挥作用,可功能受限制。也不知这些人赌什么,要赌多久,时间长的话,体内能量值消耗完,能量值充不上来,那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来赌个猜牌,怎么样?”马其强建议道。

“好呀,这个不靠技术,完全是靠运气,我们就赌赌运气吧。”陶总第一个符合,并叫好。

“我也没有意见,具体规则?”吕丽敏说道。

“规则是一次一万,大小王不参与。A是1,猜对的赢,猜错的输。五分钟一局。”马其强简要的答道。

“没有问题了,开始吧。第一局陶总对吕总。”马其强说道。

就在吕丽敏正想抽牌时,门外走进一个人来,大伙哗地全站了起来……

第9章 赢了后妈120万

走进来的正是王志飞的后妈江美娇。

“哟荷,这么热闹,玩什么呢?”江美娇意气风发地笑道,完全没有受到二个小时前被迫赔偿5%给吕丽敏的影响。

“江总好,欢迎欢迎,难得我们的江总亲临我们的饭局呵。”马其强打着呵呵。

看着那么多人站起来欢迎江美娇,王志飞冷冷地笑了一下,把脸转到了一边。

“哎,王副总,你干嘛不站起来呀?”旁边的陶总推了一把王志飞。

“为什么她进来就得站起来?”王志飞语气里带着不屑。

“你还不知她的背景吧?她是王氏集团王效国的老婆。”

“那又怎么样?王效国的老婆能给你们什么利益?恐怕是坑你们更多些吧?”王志飞的声音不大,但在座的几乎都听到了。

一时间,大伙的目光都聚在王志飞的身上。

吕丽敏不动声色地看着王志飞,她要看看王志飞怎么跟他后妈唱这出戏!

显然,刚才王志飞的话,江美娇也听到了。但她装着听不见,在马其强的引导下,坐在了王志飞的对面。

“呵,其实,我刚才也在这酒店里谈了一笔生意,这笔生意因为自然灾害的原因,全部损失了。为了弥补我的客户的损失,在签署第二批货的合同时,货物总费我给减掉了5%……”

江美娇的话还没说完,在坐的各位纷纷发出了感慨:“江总,你太厚道、太善良了,跟你做生意是福气呀。”

而此时的王志飞和吕丽敏,都愕然地看着江美娇。

在众人的赞叹声中,江美娇打开手机,翻了几张图片给众人看:“你们看看,这就是我客户的那批货,大前天在天州山洪爆发中全部被冲走了,唉,天灾人祸呀!”

听着江美娇的话,王志飞终于明白过来,江美娇是先发制人:一是不知从哪弄到一些货物被洪水冲走的图片,来证明那批货确实是被洪水冲走了。二是堵住吕丽敏和王志飞的嘴,担心他们损了自己在商圈中的形象。

而此时的王志飞根本不在乎江美娇的什么厚道和善意,他的目的,就是从江美娇的身上拿到更多的钱,让她知道,当年她看不起的王志飞是怎样的一个人,也打打她吹嘘她儿子王志扬的威风。

“你们看看,这就是我们的江总呀,一副菩萨心肠,以后我们跟她做生意,就放一百个心了。”马其强把江美娇拍得叭叭响。

江美娇笑得脸开了花,看着王志飞和吕丽敏不声响,便说道:“哎,吕总呀,听说你最近生意做得不错,运气好得很啊,祝贺呀!”

吕丽敏笑了笑:“托您江总的福呐,往下运气会更好!”

“哎,说到运气,我们继续刚才的猜牌怎么样?看看谁的运气最好!”陶总高兴地说道。

“好呀,我来跟江总比比运气!”王志飞立即高兴地说道。

“没问题呀,一局二十万!”江美娇心里估算着王志飞赌不起这个数,便故意往大了说去。

“好的,没问题!”王志飞应得爽快。

“输赢当场转账,不能赊账。”江美娇这一句话下去,以为肯定把王志飞钉死在地板上,没想到王志飞应承得比鸡叮米还快。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真痛快!”王志飞的话音落下,众人齐高呼。

“为了保证输赢的公平性,我希望双方晒出自己的银行账号和余额,以此确定自己有这个实力参加这个比赛。”江美娇的话,明显地不相信王志飞的经济实力。

“好呀,王副总的账号暂时用我的吧,要不要我把账号余额晒出来?”吕丽敏大方地对众人说。

“不用了,输赢都用你的账号就行了。”马其强说道。

“好,我没意见。”江美娇诡异地看了吕丽敏一眼。

于是,马其强向江美娇交代了比赛规则。

此时的王志飞不断地向吕丽敏使眼色,想让她把发夹拿给他。

吕丽敏明白了王志飞的意思,也给他使了个眼色,告诉他,她的手包放在他的屁股后面。

原来,江美娇进来的时候,为了给她移位置,王志飞坐到了吕丽敏的位置上,而吕丽敏位置移动后,却忘记了把手包一块拿走。

王志飞用手摸了一下,心里突地笑了起来:江美娇呀江美娇,你太可恶了!老天都在帮我啊!

说时迟,那时快,王志飞快速地把手伸进手包里,把发夹放进了自己的裤兜。

“好,第一局开始,江总对王副总,第一轮,江总抽牌,王副总猜牌。”马其强宣布。

于是,江美娇抽了第一张牌。

王志飞打开了通天眼。

王志飞从罗盘里看到,江美娇手里的牌是一张黑桃3。

王志飞看了江美娇一眼,故做猜测的样子,沉吟了一下:3。

马其强示意江美娇翻牌。

江美娇咬着牙把牌翻了过来。

众人哗然。

“转账!转账!二十万!”众人呼声而起。

江美娇叹了口气:“我不信,你的运气会好过我?继续!”江美娇边说,边拿起了手机,把二十万元转到了吕丽敏的账上。

“第二轮,王副总抽牌,江总猜牌。开始。”

于是,王志飞抽了张牌,看也不看,直接扑在桌子上。

江美娇盯着那张牌算计了一下,说道:“10。”

“你确定是10吗?”马其强问了一句。

“哎,马总呀,这样不公平呀,刚才王副总猜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这样让王副总确定?”吕丽敏提出了抗议。

“哦,对不起,下不为例。”马其强马上道歉。

江美娇不满地瞟了吕丽敏一眼,说道:“我确认是10。”

“翻牌!翻牌!”众人齐呼。

王志飞毫不犹豫地把牌翻了过来。

红桃9在众人眼前显现。

众人一阵嘘声。

“太可惜了,就差一个点数。”

接下来是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第六轮,王志飞都毫不犹豫地把数字都猜对了,五分钟的时间,吕丽敏的账上多了120万元人民币。

“还来吗?江总?赌心计我赌不过你,但赌运气你是赌不过我的!”王志飞嘿嘿笑着。

“我怀疑他出老千!”江美娇突然叫道。

“出老千?怎么个出法,你教教我!”王志飞反问道。

“不会吧,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盯着,他怎么出老千呢?”众人议论纷纷。

“要不这样吧,江总,你跟王副总再猜一局,大家盯着王副总,看他是否出老千?怎么样?”陶总建议道。

“不如你跟他来一局,我来观察。”江美娇说道。

第10章 显赫痛苦的家世

“好呀,我没问题,王副总,你呢?”

“我也没问题。开始吧。”王志飞说道。

第一轮下来,王志飞猜对了,二十万元到账。

第二轮,王志飞故意猜错,二十万打到陶总的账上。

……

几轮下来,输输赢赢,最后陶总赢了二十万收场。

“还是运气的问题,根本没有什么出老千呀。”众人议论。

王志飞一笑,也不吭声,端起酒杯走到江美娇的跟前:“对不起了呵,江总,我的运气就是这么好,如果那天你感觉你的运气好了再来找我,我们再比划比划,我再把你的钱还给您,别看不起我哦,我的经济实力不会比你差,只是我暂时没有账户而已。”王志飞说完,一炊而尽,笑呵呵地回到了座位上。

“你小子,别猖狂,有你好看的!”江美娇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我等着!”王志飞笑着答道。

终于,饭局在众人的各种议论声中结束。

吕丽敏在望江酒店开了二间房。

“哎,陶总赢那二十万,是不是你故意的?”在王志飞的房间,吕丽敏问道。

“那是当然!一是这些钱都是不义之财,放点出去是应该的。二是让大家看看,我不是出老千,是江美娇确实是运气不好。”

“呵,你这小子,真够你的!”吕丽敏忍不住笑道。

“你知道吗?这是我一生中最爽的一天,爽!爽死了!”王志飞坐在吕丽敏的对面,一副爽得无尽的样子。

“我知道,你把你后妈的钱赢了,而且把她杀得片甲不留。”吕丽敏说道。

“不只是赢钱的问题,这多年来,真的出了我心中的这口恶气!”

“你为什么那么恨你后妈?”

“别跟我说她是我后妈,这个‘妈’字她不配。”

“好,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恨江美娇?”

“是她害死了我的母亲。”王志飞愤然地说道。

“哦?是小三上位吗?”吕丽敏一愣,随之问道。

“是的,我也恨我的父亲。在我十岁那年,我妈突然发现王效国在外边有了女人,于是,整夜整夜地失眠……”

“那个时候,你们家应该已经从公司做到集团公司了吧?”

“是的,当时也就是刚从公司转为集团公司,王效国就以工作忙为由,十天半月的不回家。有一次,我看到王效国跟江美娇走进一个小区,我偷偷地跟了上去,看到在他们的家里,已经有了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我特别特别地伤心,原来我爸不理我,是因为有了一个小弟弟。”

“当时你告诉了你的母亲没有?”吕丽敏问道。

“没有,我不敢,当时我妈跟王效国吵得很厉害,其实,那个时候我不说,我妈应该也感觉得到……有一次,我听到我妈跟王效国吵,我妈说你在外养的女人,生的孩子不一定是你的,我们家的飞儿才是你真正的儿子……”

王志飞说到这里,声音哽咽起来。

吕丽敏拍了拍王志飞:“哭吧,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好受些!”

王志飞深深地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是,那个时候王效国被这女人迷得魂都没了,我妈说什么他根本听不进去,我妈说什么,他都骂我妈是神经病。后来,我妈患上了忧郁症,在我十三岁那年从南州大桥跳了下去。”

“一个女人用自己的生命做为代价,也唤不醒那个男人吗?”吕丽敏的话里有点伤感。

王志飞苦笑了一下:“如果能唤醒的话,就没有今天我对他的种种报复!”

“报复你父亲?怎么报复?”吕丽敏有点惊讶。

“我知道他对我报着很大的期望,他很想让我接过王氏集团的担子……”

“可是,他不是还有一个儿子王志扬吗?”

“是还有一个儿子王志扬,但是,自江美娇嫁入王家后,我感觉王效国似乎不是很爱这个女人,似乎一直在提防她,集团的生意从来不让她粘边,对这个儿子好象可有可无,相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我的身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良心发现……。”

“是不是她看出了这个女人深重的心机?”

“或许是的。王效国对我抱的期望越大,我就专做让他失望越大的事,大学毕业,除了吃喝玩乐,我什么都不干,每天跟公子哥们飙车玩女人,什么事让王效国不高兴,我就做什么。”

“可是,你这样做,最高兴的是谁,你知道吗?”

“原来不知道,后来知道了。江美娇的那个儿子看起来比我争气多了,大学还没毕业,江美娇已经在集团里给他谋了一份差事,大学毕业后,已经在一个部门任经理,江美娇开口闭口在王效国面前夸她的儿子,尽力地贬我。”

“其实,是你的行为在助江美娇母子……如果你争气,她贬不了你,更踩不了你。”

“对的,在一次跟那些公子哥们打架斗殴后,王效国立下遗嘱,把我赶出了家门。”

“哦?立遗嘱赶出家门?不懂。”

“遗嘱的内容是,我净身出户一年,一年后我活着回去,王效国就把总裁位置交给我,如果我不能活着回去,遗嘱作废,或者不满一年我活着回去,遗嘱也作废,那个时候就由江美娇的儿子江志扬继承王氏集团的所有产业。”

“呵呵,你爸是用心良苦呀。他这样做也是为了把王氏集团交到你手上,这么赶你出来,其实就是要强迫你自立自强,如果你没有这四个字,你怎么接过王氏集团这么大的一个家业?”

“所以,我拼了命地要活着回去!如果王志扬是王家的人还好,他有能力,由他来管王家的产业,我也无所谓,问题是他不是王家的人……”

“啊,你是说王志扬不是王效国的亲生儿子?”

“对,我偷偷地拿着王志扬的毛发去做了亲子签定,结果他不是王效国的儿子!”

“啊,太可怕了!你把结果告诉了王效国了没有?”

“王效国是个精明之人,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应该是知道的,只是出于种种原因,没有戳穿。”

“还有,我也没有戳穿你……”

“戳穿我什么?”

“你不叫王乱飞,你叫王志飞!”

听着吕丽敏的话,王志飞哈哈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吕丽敏的手机响了起来……

第11章 冲天欲望

吕丽敏拿过手机一看,是江美娇打来的。

“要不要接?”吕丽敏脑子闪过这个念头,立即消了下去,把电话接了过来。

“喂,江总呀,有事吗?”

“你们现在还在南州吗?”江美娇的声音柔和好听,一改原来的强势。

“在的——”吕丽敏答道。

“今晚我请你们吃饭。”吕丽敏的话还没说完,江美娇立即把话说了过来。

“哦,哦,是这样,江总,东山那边我们已经约好朋友,我们现在已经收拾好东西,就要出发了,改天,好吗?”

“那也好,明天你们不是要来提货的吗?明天晚上吧?就这么定了,明天晚上我请你们吃饭。”江美娇的霸气又冒了出来,根本不让人有拒绝的余地。

“哦,到时候再说吧。”吕丽敏也给了一个不确定的回答。

放下电话,吕丽敏看着王志飞说道:“看来,江美娇不会轻易放过你。还有,你往后一定要注意,既然她有抢王氏集团总裁位置的念头,她就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来,你要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才可以跟她斗。”

“放心吧,我不会跟她傻斗的。还有他那儿子,现在跟着她一块哄着王效国,其目的就是有朝一日把总裁位置搞到手!说实话,她母子俩恨不得我早点死在外面……今天江美娇看到我,我让她看到了另外的一个王志飞,对她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所以,你往下不仅要好好地活下去,还要狠狠地跟她母子俩斗下去,直到把你坐上王氏集团总裁的位置,直至把她母子俩赶出王家。”

“你只说对了一半!说实话,王氏集团总裁我做不做无所谓,我自己就可以做自己的集团公司,我不想靠王效国。我最终的目的,就是把她母子俩扫地出门,扫出王家。”王志飞咬着牙说。

“我能理解,但是仇恨太深,对自己没有益处。”吕丽敏看着王志飞说了句中肯的话。

王志飞刚想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王志飞一看,是江美娇打来的。

“懒得理她!”王志飞说着,摁断了电话。

就在王志飞摁断电话转头的一瞬,突看到吕丽敏那两个白白的两个半圆球,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忍不住地一把抓住吕丽敏的手,就往自己怀里拉。

吕丽敏被王志飞的这一突然动作吓坏了,一把推开王志飞,急忙地站了起来:“哎,我跟你说呀,王乱飞,你再这样乱,我跟你没完。”

吕丽敏以为这样就可以把王志飞吓住,谁知王志飞站起来的动作比她快得多,她的话音未落,王志飞已经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而且迫不急待地在她身上乱摸乱动。

这下,吕丽敏才彻底慌了神,知道王志飞是来真的,情急之下,猛地照着王志飞硬硬的地方打了一下,王志飞疼得放开吕丽敏,捂着那地方蹲了下来。

吕丽敏转身便往外跑去。

过了好几分钟,王志飞终于缓了过来,坐到了沙发上。

“该死!那个该死的发夹,在给我充能量值的时候,把我的欲望值一块充了!这样下去要憋死人的!有什么好法子让它只充能量值,不充欲望值呢?”王志飞苦苦地想着,把发夹拿出来放到桌面上。

王志飞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不一会儿,罗盘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突然,王志飞眼前黑了一下,突然又放亮了,罗盘的旁边多了一块像人体一样的图案,那图案一闪一闪……突然王志飞的身体一阵燥热,一股强烈的欲望又嗖嗖地直往上窜……该死,又来了!

王志飞终于忍不住地握住自己那像钢棒一样的东西,只动作了一下,便泄了一地。

舒服了很多的王志飞再看眼前的罗盘,那中间的人体图像还在闪……王志飞赶紧关闭了通天眼,但没多久,那该死的强烈的欲望又涌了上来!

王志飞赶紧把那发夹放到洗手间里去,他想远离发夹是否会好些?

过了好一会儿,王志飞终于消停了下来,那种欲仙不能的强烈欲望终于飘散而去。

可这不是办法!远离发夹的话,自己的能量值受到限制,该派上用场的时候,却没有能量,那更坏事!

就在这个时候,王志飞的手机响了,是吕丽敏打来的。

王志飞看了一眼,把电话接了过来。

“老板,找我有事?”王志飞的声音平淡,没有半点刚才被打了那地方的尴尬和气愤。

“王乱飞,我刚才接到秘书的电话,我有急事要赶回东山,你是留在这里,还是一块回去?明天上午那批货就到了,你看看,你是留,还是走?”

“我想想,一会我给你电话。”王志飞没有马上做出是去还是留的决定,还是因为那发夹的事情。

“我的特异功能是在东山市被砸出来的,发夹也是在东山市拿到的,要找到一个好的办法阻止增加欲望值,看来还得回到东山市去。”王志飞这么想着,马上收拾了东西。

走进洗手间,看着静静地躺在洗手盆上面的发夹,王志飞又爱又无可奈何,想拿,又害怕一会儿那强烈的欲望把自己折腾半死,但又不得不拿起来……

“铃——”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哎,别催了,我已经收拾好东西了。”王志飞拿起电话也不看,直接把电话接了过来。

“什么呀,小飞,是我!”电话里传来了江美娇的声音。

“怎么是你?”王志飞没好气地说。

“怎么就不可以是我了呢?咱们毕竟是一家人嘛。”

“你别往自己屁股贴金,谁跟你是一家人!”

“小飞呀,别那么敌意好不好?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待的,你看你小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对你比志扬还要好呢。”

“你别废话,有事就说!”王志飞一点不给情面。

“说好了,明天晚上我请你和吕总吃饭,还有我也把你弟弟带上,让他向你这个哥哥学习。”

“学习什么?”

“学习你自己怎么创业,怎么自强不息呀。”

“好呀,向我学习的话,先让王效国把他净身出户再说!”王志飞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才挂,吕丽敏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第12章 发现人体挂件

“喂,吕总,我东西收拾好了,马上下去。”王志飞没等吕丽敏说话,自己便开口道。

“你刚才跟谁通话呀,那么久。”

“江美娇。”

“还是请你吃饭的事?”

“是的!好了,不跟你说了,我马上下去。”王志飞说完便挂了电话,直往楼下去。

已经在办理退房手续的吕丽敏看到王志飞,脸上惊过一丝尴尬,毕竟刚才打了他的那地方一下。

几分钟后,办好退房手续的吕丽敏和王志飞上了车。

车子刚开出南州市区,吕丽敏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公司秘书打来的。

吕丽敏把电话接了过来。

“吕总好,公司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说一定要见您。他说他是您的老朋友。”秘书小姐说道。

“他叫什么?”吕丽敏随意地问道。

“他说他叫夏明阳。”

“夏明阳?他怎么来了?”

“他说他要跟您面谈。”秘书小姐答道。

“好的,你告诉他,我下午四点钟见他。”吕丽敏说完便挂了电话。

“什么事?很重要吗?”王志飞看着吕丽敏的脸色问道。

“一个很久很久的朋友,突然找来,不知有什么事。”

“久远的朋友?有多远?”

“十年前吧。”

“十年?按二年变化来计算,人都可以变五次了。”

……

二个小时后,吕丽敏和王志飞回到了东山市广安外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王志飞紧跟着吕丽敏走进公司的办公大楼。

这是王志飞第一次到吕丽敏的公司,员工们看到吕丽敏后面跟着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小伙子,都停下手中的活,盯着王志飞看,低声地议论着。

王志飞似乎对这样的环境也不陌生,意气风发地向员工们挥手微笑,本来就帅上天的王志飞,这么一笑,就表现出了一种亲和力,把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惹得心痒痒的。

“吕总,您回来了。那位客人正在会客室里等着呢。”秘书小姐说道。

“好的,我马上过去。”吕丽敏说道。

“吕总,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去?”王志飞问吕丽敏道。

吕丽敏想了一下:“去吧,但有一条,不能胡说八道!该帮我的时候就帮,不该帮的时候,好好坐着,不要胡言乱语。”

“哎,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呀?你对他那么谨慎?”王志飞贼眼一扫,看到吕丽敏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

“哎,你想跟我去的话,就跟我进去,不想就浪你的去。”吕丽敏凌厉地看着王志飞。

“我跟你浪去吧。”王志飞一副二流子的德性。

吕丽敏不再理会王志飞,直往会客室走去。

“吕丽敏——好久不见!”吕丽敏刚走进会客室,一个看上去近四十岁的男人站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黑头黑脸的男人,吕丽敏愣了一下:“夏明阳——好久不见,你……你好吗?”

夏明阳苦苦一笑:“我好不好,看我这样子你就知道了,还用问吗?”

夏明阳说着,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吕丽敏,还没等吕丽敏说话,夏明阳又说道:“你这样子,活得够得瑟的!”

夏明阳的话里,带着的一股子妒嫉,让人很不舒服!走在吕丽敏后面的王志飞不由得看了夏明阳一眼。

“您请坐!”吕丽敏的声音里没了刚才第一句话里的亲近感,完全是礼节性的。

夏明阳在吕丽敏的对面坐了下来,环顾了一下会客室,说道:“你真变成富婆了,看看,小白脸都养起来了!”

夏明阳说着看了王志飞一眼。

“吕总的这位朋友,你说这话,好象刚从十八层地狱里出来一样,不知天有多高,不知地有多厚。呵呵,我告诉你吧,从地狱出来,首先得学会怎么做人,怎么说话,然后,才能在阳光下生活,否则,你肯定又得下到那暗无天日的地狱里去。”王志飞面带笑容地看着夏明阳。

话说到这个份上,夏明阳的脸面肯定是过不去,吕丽敏出来做和事老:“呵呵,夏明阳,你别听我们的王副总经理说。哦,对了,我忘记介绍了,这是我们公司的王乱……志飞副总经理,这位是我的老朋友夏明阳。”

“久仰久仰!”王志飞大度地向夏明阳点了点头。

“哦,原来他是副总经理,我以为是你养的小白脸呢。”夏明阳还是阴阳怪气地说道。

“夏明阳,你来找我,有事就说,没事我要忙去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办!”听着夏明阳的话,显然吕丽敏已经有点生气。

“好吧,我说正事。”看着吕丽敏不高兴了,夏明阳终于收敛了自己,看着吕丽敏说道。

吕丽敏也不说话,看着夏明阳,等着他说事。

“我……我这几年做生意不是一直赔吗?现在想重新站起来,但又没有人扶我一把,我……我想,我来……来跟你合伙做吧。”夏明阳吱吱唔唔地说道。

就在夏明阳说话的时候,他挂在胸前的一个小挂件引起了王志飞的注意,这东西怎么看着这么熟悉呢?哎,这不是罗盘里那人体图案吗?这东西怎么在他这里?

看着夏明阳胸前那一晃一晃地挂件,王志飞突然高兴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一定想办法把这个挂件弄到手。

于是,王志飞就着夏明阳的话,把话搭了过去。

“什么?你说什么?合伙?”王志飞看着夏明阳,眼睛一直盯着他胸前的挂件。

“是的,合伙!我有大把的想法,大把的智慧,我会用我的这些想法和智慧为公司带来效益……”夏明阳语气坚定。

“哎,你打住打住,你意思是你以智慧投资,我们出钱出力?”王志飞站了起来,走到夏明阳的身边。

“对,就是这个意思!王副总是个聪明人。”夏明阳立即答道,忘不了给了王志飞一句好话。

“那你要把你的智慧展露给我们看看才行呀。”王志飞站在夏明阳的身边,眼睛紧盯着他胸前的挂件。

“好,我露两手你们看看——”夏明阳说着站了起来。

逆袭通天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逆袭通天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凌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凌尘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凌尘第三章我不服第三章我不服!原凡大陆的西边之域,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自古以来西域的修行资源最少,导致这片土地孕育出来的修士在同等境界下都普遍较弱于其他四域!但是西域在无尽的修行岁月里也涌现出一名又一名天才,从贫弱的西域一步步成长,拼着自己实力打的其他四域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其他诸域骄子黯然失色!但总的来说西域还是被人看不起的,被认作是未开化的蛮族。而西域被西门家族和萧家所控制,西门家族实力上稍微比萧家强一点,占据了六分西域领土主权。在原凡大陆的九大家

  • 小说血舞狂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血舞狂风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血舞狂风第三章初见第三章初见尼奥很快就来到了后山的空地之上,很难想象,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这里和爱丽丝嬉戏打闹,而短短的时间过去,爱丽丝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半兽人掠走了,危在旦夕,不知所踪。现在正值黄昏,天色并不是很晚,森林树木依然可见,再加上尼奥那极好的视力,他可以看到很远的事物。尼奥在后山的山坡之上不断环视着搜索着,却并没有什么收获,再远的地方就是密林了,就算是尼奥在这样的时候也不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了。“这半兽人竟然有如此的速度,能在这么短的时

  • 小说至上玄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至上玄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至上玄主第三章第一次演习满天空镶上了小星斗。它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芒交织在一块了;不像阳光那么刺眼,也不像月光那么清澈,却是明亮的。在月光下天空一闪一闪的点点星光,段翌回想起刚才那场激励战斗,一场无法插手、一场只有躲在一旁看的战斗。此时他才知道和千代封月的差距,在一旁的柳月峰仿佛看穿了段翌的心事,刚要说话:“谁?”大家顿时提高警惕,禁卫军也把火把照向西处!“我,看来我们来晚呢!”“是秦世,秦樱”高飞道“自己人!”秦世等人迅速着地!“高飞老

  • 小说给本王滚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给本王滚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给本王滚第三章天掉佳人第三章天掉佳人就这样,这个拐角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连被风带起的落叶也慢悠悠地躺到地上……瑞天王朝,凌王府。“王爷,这是皇上的圣旨,您,您不能为难奴才啊,这,这,这,您要是不接旨,奴才,奴才不好交差啊。”黄公公满头大汗,他也不想招惹这个瘟神,可是没办法。这位五王爷是瑞天王朝响当当的人物,不过在他性格孤僻,话很少,待人冷酷,偏偏是六位王爷中最出色的,也是最得圣心的。可惜五王爷在小的时候被一位冷宫的娘娘掳走长达一年,

  • 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绝世神偷第3章诱惑美女叶小容元月二号,晚上十点十分。往日的这个时候,武氏集团灯火辉煌,三十三层高楼如同一颗明珠一般,在德州最中央,不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然而今天却是例外。武氏集团整个大楼外围,都被一名名身穿保安服装的保安围住,密密麻麻,竟是不下数百人。武氏集团的大楼依旧灯火辉煌,但却充满了肃杀之气。“武氏集团好大的气派,为了明天的展览,居然出动了这么多人!”“是啊,听说明天展览的那颗珠宝,足足有拳头那么大!”“拳头那么大的珠宝?如果让我得到,那不一辈子

  • 小说修罗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修罗帝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修罗帝第三章喝醉了姬云走到一家酒楼前,看着酒楼面前的招牌,顿了几秒之后走了进去。“呵呵,云少爷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不知道云少爷需要些什么?”姬云刚刚走进去,店小二就跑过来问到。“来一壶酒,还有几个小菜。”“好嘞,一壶酒,几个小菜,云少爷是要在几楼?”“三楼。”说着便自顾自走上了三楼,在南边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小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便把菜端上来了,姬云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将目光望至窗外,看着街上的行人,和远处的房屋,心中想到:“这就是我的家

  • 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少爷大人很霸道003地下关系3“喂,你这个没大没小的竟敢对我吼,还有心遥是有什么不好,你有必要这么生气嘛!”手插着腰,温雪依生气的吼了过去。黑瞳紧缩,温其延冷冷瞥了林心遥一眼然后越过了她们往前走去。“这家伙!”看到温其延的态度,温雪依气得直跺脚。“那我先下去了。”低着头,林心遥赶忙下去,速度快得让温雪依想叫住她都来不及。匆忙走进去,确定身后没人林心遥才深呼吸了口气。刚刚……她真的让大小姐刚刚说的话差点吓死了!“林心遥……”“啊……”才刚平稳住呼吸

  • 小说桃花夭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花夭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桃花夭娆第三章:本仙子怎么可能是妖接着,夭桃又伸手慢慢地向着某个天师的身上探去,摸摸,再摸摸。还是热的?看来真的不是鬼啊,之后,便开口问道:“天师大叔,你居然是热的,你真的是人啊?”因为啊,很久以前,夭桃就听起自己的同胞说过,人如果是活的,就和我们仙一样,身子会是热的,而且会有心跳声。而鬼就不一样了啊,全身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感情,而且长得不漂亮,也没有感情,并且只会害人,然后吃对方的灵魂来存活。鬼,就是世界上最冷血的了。两个人,就那样直直的对视着,

  • 小说特等兵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特等兵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特等兵王第三章小显身手其实,楚雪在叶天进入大门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叶天盯着她的身上看,她怎么又会没有发现了,所以她对叶天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但还不至于像秦小遥那样直接就赶对方走,既然秦伯能请她来当保镖,必定有着其独到之处,所以一切的事情需要检验过后才能定夺。虽然,叶天的外表看起来和进城打工的民工没什么两样,但是,楚雪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她更注重的是内在。“你叫什么名字?。”楚雪把书放到一边,一本正经的问道,林小叶既然要踏说几句,那

  • 小说破天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破天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破天第三章四大家族奥克帝国之所以会屹立于大陆的南部千年而不倒,暂且抛开皇族强悍的实力不说,最大的原因当数奥克帝国的四大家族,药族、侯族、雅族和器族千年来对于奥克帝国的强大助力了。四大家族其中以药族的影响力最大,分支也最多。药族分为丹家、药家、钱家、李家和林家。药族五大家也相互牵制,相互竞争,相互促进,这也就是为什么药族千年来一直雄踞奥克帝国第一大家族的主要原因了。药族子弟绝大多数都是火为主、木为辅的修炼者。因此药师也是奥克帝国所有家族中最多的,这也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