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何日是归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7 17:50: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何日是归期

第9章噩梦心的开始

苏哲宇醉的不轻。完整版【何日是归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这一晚,他居然梦到了莫小阮那个女人。

莫小阮就那么红着眼睛站在他的身边。

她的表情可真是哀伤啊,一双眸子就那么静静看着他,很绝望。

她伸出素白的手指,轻轻在他面颊上抚过,她说,“苏哲宇,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你明知道的,我那么爱你,从十四岁开始我就爱上了你,我心里,除了你,再未装下过任何人,可你……却爱上了别人……”

“苏哲宇,我真的不知道你爱的人是安茹言,我真的不知道,那场车祸,真的只是个巧合,并不是我策划的,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策划这一切,我也不可能算计道安茹言一对眼角膜……”

“可你就是不肯信我……”

“难道你非要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

莫小阮垂着眼睑哭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就那么砸在他身上,她的声音很悲伤,以至于他在梦中,都觉得无比悲伤。

恍惚间,他忽然看到莫小阮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那把刀锋利极了,寒光四射。

莫小阮就那么流着眼泪看着他,而那把刀的刀尖直直对着她自己的心脏,就那么毫不犹豫刺了进去……

满眼都是血。

莫小阮一张苍白无比的脸,连嘴唇都是白的,她的手指上全是血,如盛放的玫瑰一样,她哭着说,“苏哲宇,我把心给你,我把心给你看……”

他真就看到了一颗赤红的心脏,而那心脏上,竟然篆刻着他的名字……

莫小阮,就那么倒在了血泊里,像是枝头最后一片枯叶,不禁风霜,软软掉了下来……

“不……”

“小阮,莫小阮……”

苏哲宇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两只手紧紧攥着毯子的一角,他甚至不知道,他刚才嘴里一直在喊着莫小阮的名字。完整版【何日是归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他脸色发白,浑身都是冷汗,嗓子眼一阵干涩,就连呼吸都十分急促。

夜,安静的吓人。

偌大的房间了,只有他一个人……

空的可怕……

而他听到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一声接着一声。

刚才梦里那幅画面又浮现在他面前。

莫小阮哀伤的,绝望的眼神……

她那颗篆刻着他名字的心脏……

苏哲宇重重呼出一口气,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过了很久,他才起身去客厅,坐在沙发上,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一口一口……

他怎么会梦见莫小阮那个女人呢?

他那么恨她。版权http://www.xbxys.com/

她夺走了他暗恋过的女人的眼角膜……

对!

他得恨她啊,他得厌恶她啊,怎么能梦见她?

扬起脖子,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下,嘴里却苦涩无比。

莫小阮,她,已经有两个礼拜没有出现过了……

这一晚,苏哲宇睡在了沙发上,他害怕继续做那个梦,他怕梦到莫小阮哀伤的样子,他怕梦到她捧着心告诉他,她一直都爱着他……

这种感觉可真是不爽。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牵扯住了,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样……

苏哲宇睁着眼睛等天明,头一次,在没有莫小阮的日子里,感到了些许疲惫……

第10章莫名的发飙

当然,那也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并不会困扰苏哲宇很久。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工作,像往常一样参加各种名流宴会,推杯换盏间,他还是那个自信满满的苏哲宇,是多少女人爱慕的对象,是多少男人羡慕的对象……

只是每个夜里,回到空荡荡的房子里,有那么一瞬间,苏哲宇觉得,他的一颗心,好像空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一颗心,确实是空了一下。

空的那一下,全世界与他而言,毫无意义。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完整版【何日是归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他坐在大大的双人床上,抽出一根烟点燃……

苏哲宇很少抽烟,只有工作压力太大的时候,他才会抽烟。

可是现在,他却急需要抽上一根烟,烟头忽明忽暗,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寂寞像水一样蔓延开……

以往的这个时候,莫小阮总是坐在大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进去过那些书,可五年里,她天天都会捧着一本书看……

纤长的脖颈,小巧的脸,还有那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像极了一副温柔画面。

那幅画面,他竟然记住了,而且记的那么清晰。

苏哲宇摇摇头,他觉得他不该记住那样的画面。

那个残忍的女人,她终于离开了,离开一个月了……

他该高兴才对……

对,他该高兴才对。

掐灭烟蒂,苏哲宇邀了三五个好友去泡吧。

酒吧里各种声音震天响,美女,美酒,一伙人玩的很high,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苏哲宇才会暂时的忘掉他和莫小阮的那五年纠缠,忘掉莫小阮的残忍,忘掉他的残忍,忘掉安茹言的惨死……

但安静下来的时候,苏哲宇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莫小阮那个女人……

一遍又一遍……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会想到莫小阮那张哀伤的脸……

她说,“苏哲宇,你喜欢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没有,一点点都没有。小百姓养生网

苏哲宇一遍一遍在心里回答自己。

他怎么会喜欢那种女人?

不会,永远不会……

那种女人,他只会厌恶。

天气越来越冷,莫小阮已经离开五个月了……

那天苏哲宇正在公司开会,忽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电话,苏哲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有那么几秒钟,他居然在心里期盼着,期盼着这个电话是莫小阮打来的。

但,并不是。

那只是一通诈骗电话而已……

苏哲宇的眼神瞬间黯了下来,语气却暴躁如发狂的狮子一样,“骗子都他妈死全家,滚蛋……”

他挂掉了电话,额头的青筋突突地冒起。

他的失态,让整个会议室的人震惊。

苏哲宇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暴跳如雷,以前接到这种诈骗电话,他根本不会和对方说话,直接就挂掉了,可今天不同,他发火了……

发火是因为,这一通电话,他曾抱了一点点期望……

他希望这一通电话是莫小阮打来的,但并不是。版权xbxys.com

苏哲宇并不肯承认这一点。

他松一松领带,语气冷漠,“继续开会……”

第11章忌日

苏哲宇觉得很疲惫,办公室里,他躺在椅子上,一手重重捏着眉心,可脑子里居然想到的是莫小阮那个女人,想到的是那天晚上她抱着他哭的样子,她要他亲自动手,将那对眼角膜摘下……

她还说,她怀孕了……

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

五个月了,她杳无音信。

她父母都以为她去海外旅行了,可她并没有……

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总,您刚才有些失态。”

一双纤细的手,缓缓递过来一杯咖啡,女人眉目清浅,长的温婉可人,一笑,却又有勾魂摄魄的美,她红唇微启,轻声说,“您最近好像状态不佳,是不是工作强度太大了,没有休息好?”

苏哲宇接过咖啡喝了一口,语气极淡,“也许吧……”

“要不要抽个时间出去度假修养?”

“不用……”

“明天是我妹妹的忌日……”女人眼眸很温柔的看着苏哲宇,“您今年还去祭拜吗?”

原来,这女人是死去的安茹言的亲姐姐安茹慧。

那场车祸,她是幸存者,受了极轻的伤,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出来了。

安茹言死后,她就一直留在苏哲宇身边当特助。

安茹慧一提醒,苏哲宇才猛然发现,他居然忘掉了安茹言的忌日,往年,他总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天……

总是会提前准备好去看安茹言。

可今年,他居然差点就将安茹言的忌日忘掉了。

他究竟在干什么?

他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会如此的心不在焉?

苏哲宇心头竟然闪过一丝茫然,那种茫然很空洞,空洞的可怕……

安茹慧从苏哲宇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情绪的变化,她眨一眨眼睛,忽然冷哼了一声,“看样子,你是因为莫小阮的离开才心神不定的,对不对?”

她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苏哲宇,“那我妹妹呢?我妹妹算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可她死的那么惨,那场车祸,明明就是莫小阮的哥哥造成的,可他们却非要说是我妹妹酒驾,死的可是我妹妹啊,她还那么年轻……”

“而且莫小阮那女人那么狠毒,当初在医院的时候,我明明看到她和她父母逼着我父母把我妹妹的眼角膜捐出来,否则就要将车祸的事情闹大,要我们安家倾家荡产,我父母没有办法,才答应他们将眼角膜捐给莫小阮……”

“我妹妹可真是死得惨,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住……”

安茹慧眼圈通红,忽然就哭了起来,哭的双肩发抖,情绪崩溃,

这么多年来,她的眼泪就是最有利的武器。

莫小阮那个女人,她怎么配和苏哲宇这样深情的男人在一起?怎么配?

莫家,当年车祸后要了她妹妹的眼角膜,她又怎么能放过?

安茹慧暗暗捏了捏手指,哭的泣不成声,“我以为这世上,只有你对我妹妹最好,可是现在,你却要将她忘的一干二净了……”

苏哲宇皱眉,许久,他说,“准备准备,明天我去祭拜小言。”

安茹慧纤纤手指慢慢松开,嘴角,终于挂了一抹得意笑容……

第12章雨纷纷她在想他

安茹言忌日的这天,天竟然下了一场小雨。

小雨洗刷着整个城市,也洗刷着安茹言的墓碑。

那座坟,已经五年了……

苏哲宇去的时候,墓碑前面居然已经放了一束白菊花。

有人来过?

苏哲宇皱眉。

“你父母来过了?”他问身边的安茹慧。

安茹慧也很纳闷,她摇头,“没有,我怕我爸妈太伤心,并没有让他们来……”

那会是谁?

苏哲宇左右四顾,看见的,只是一排一排的大树……

安茹慧马上说,“额……应该是我妹妹生前的朋友来看她吧。”

苏哲宇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看着那座墓碑。

五年前的今天,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第一个暗恋的女孩子,在他眼里,她是那样的纯真善良,说话永远细声细气,温柔的像是一滩水。

可她出车祸死了。

原因,酒驾……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酒驾?

这个原因,他从来不肯相信。

那时候他还在国外念书,连夜买了机票赶过来,见到安茹言冰冷的尸体时,她一对眼角膜就已经不在了,轻伤的安茹慧告诉她,是他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莫小阮抢走了安茹言的眼角膜……

他和莫小阮,三岁就认识了。

在他没出国以前,他们是最好的死党,可是莫小阮天生有眼疾,十八岁失明,医生说,她需要移植眼角膜,而她的家人,也一直在为她寻找眼角膜。

他不信莫小阮会抢走安茹言的眼角膜,可是事实上,莫小阮的的确确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她复明了……

那天,他看到安茹言的父母失声痛哭的样子,他们说,“是莫小阮抢走了我女儿的一对眼角膜,她死了,都无法留个全尸,实在太残忍。”

他的一颗心就被戳痛了。

莫小阮,为什么要那么残忍?

他爱过的人,她却为了她自己,连个全尸都不肯留给她……

所以,他假装不在意的样子,娶了莫小阮,顺利得到了莫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五年里,他只对莫小阮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尽心尽力去折磨她……

他看到了她眼里的痛苦,挣扎了五年,这一次,她是真的离开了……

苏哲宇忽然就有些窝火。

她凭什么要不声不响离开?

她犯下的罪孽那么深重,凭什么能离开的那么洒脱?

苏哲宇脑海中竟完全是莫小阮那张哀伤的脸。

可他明明站在安茹言的墓前啊……

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安茹言那张脸……

这种感觉让苏哲宇莫名慌乱,他将手中一束灼灼欲燃的玫瑰放在墓碑前,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他告诉自己,他没有做错,做错的是莫小阮,是莫小阮那个女人……

雨滴轻轻落下,落在树叶上,打在女人一张苍白的脸上,女人小腹高高隆起,一只手就那么轻轻地抚摸着小腹,而一双眼睛却透过浓密的树叶远远看着她一直执念着放不下的男人。

五个月没有见过他了。

现在,他就在自己面前,就站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墓前,久久不肯离去……

第13章爱能封喉

莫小阮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心痛的。

但看到这一幕,她一颗心还是会疯狂地疼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开了一样,疼的蚀骨……

身边陪着她的人是程家明。

程家明心疼的看着她,轻声叹息,“小阮,你这有是何必?你总是这样折磨着自己,苦着自己,你怀孕已经够辛苦了,你又何必来祭拜这个女人?”

莫小阮很平静地说,“我用了她一对眼角膜,这本就是欠她的……”

自从她知道她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后,她就会每年来祭拜她,这一切,苏哲宇从来不知道,她也不会让苏哲宇知道。

程家明叹气,问她,“付出那么多,值得吗?”

莫小阮看着远方,眨一眨眼睛。

值得吗?

她从十四岁开始喜欢上苏哲宇,就从没想过值得不值得这个问题,因为这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所有的情感,都是她心甘情愿付出的,即便现在她落到这般凄凉境地,但对她来说,她仍旧不会后悔爱过那个男人,那是她整个的青春……

“家明,我们走吧……”

莫小阮不想再看这幅景象,不想再看苏哲宇在安茹言墓前的情深似海,她知道,这份深情,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

啊……

真是遗憾啊……

转身的瞬间,莫小阮还是忍不住落泪。

她真是个没出息的女人。

每次见到苏哲宇,她都会忍不住落泪。

程家明轻声叹气,脱下西服,轻轻披在莫小阮的肩头,“下雨天,冷,你现在是孕妇,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个女人,总是让他那么心疼,只可惜,她从来看不到他心疼她的眼神……

爱情,真是个伤人的东西。

她因苏哲宇而伤心,而他,却因她而伤感……

“最多还有五个月了……”

莫小阮忽然含泪扬唇笑了起来,她对程家明说,“还有五个月,我就可以解脱了,家明,到时候,请你一定要帮我……”

程家明知道莫小阮在说什么。

他心头一疼,轻轻揽住了莫小阮的肩头。

她还是那么瘦弱,并没有因为怀孕而丰盈起来半分。

“小阮,你真的想好了?非要那么做吗?”

“对,非如此不可,否则,我余生无法解脱,家明,帮我,我知道你心疼我,我知道你凡事都是为了我好,可是这一次,请让我任性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莫小阮一双纯粹干净的眼,就那么紧紧看着程家明。

程家明皱眉,最终点了点头,“好,我会帮你的,以后……我会一直照顾你……”

他揽在莫小阮肩头的手指抖了一下,有一滴雨水正好打落在他的眼角,像眼泪一样……

那天的细雨下了很久很久都不肯停。

苏哲宇在安茹言的墓前也站了好久好久。

那一束玫瑰沾染了雨水,红的滴血……

苏哲宇一直想要想起安茹言那张脸,可是他越是拼命想,莫小阮那张脸就会越加清晰,一点一点在他心头放大,过去五年里,她所有的好,清晰如潮水一样,一点一点蔓延开……

第14章那浓重的血腥味

莫小阮真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九个多月了,苏哲宇听不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他仍旧上班,生活……

可这一切,竟觉得索然无味。

他甚至有些期待那十个月见面的约定,他想看看那个女人,那个狠心的女人过的到底有多逍遥自在……

这一天,苏哲宇像往常一样起来。

刚过完年,天还有些冷,整个城市一片灰色。

他顺手拿了一件毛衫,刚套在身上,电话铃响了。

苏哲宇拿在手中瞄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苏哲宇眼神瞬间一亮,却又慢慢黯了下来。

这九个月里,他接了很多陌生号码,不是诈骗的就是卖保险的……

苏哲宇按了接听键。

对方是个女人,“喂,请问是苏先生吗?我是莫小阮的委托律师,九个多月前,曾与您见过一次。”

苏哲宇扣纽扣的手指瞬间不动了,眉峰一动,“嗯”了一声,“我是苏哲宇。”

心里莫名有些期待。

“抱歉,打扰了,之前跟您约定十个月后见面,但事情有些变化,您必须提前见一见莫小姐……”

苏哲宇一颗心陡然提了起来,他沉声问,“她在什么地方?”

“在西岸郊区圣安私人医院,妇产科,请您过来一趟……”

妇产科?

圣安私人医院?

她怎么会在妇产科?

苏哲宇脑袋里嗡地一下炸开了,捏着手机的手指都在颤抖。

莫小阮离开前的那个晚上告诉他,她怀孕了,可他要她打掉孩子,因为他觉得莫小阮不可能怀孕,那只是她在作秀,只是她欺骗他的一种手段而已。

难道她当时真的怀孕了?

她说十个月后见面。

十个月,正好是一个孩子的出生周期……

苏哲宇心都要炸裂了。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做?

背着他偷偷跑出去生孩子……

苏哲宇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出门驾车往西岸圣安医院去,一路上甚至连闯了两个红绿灯。

他从未如此急切的想要见到莫小阮这个女人。

九个多月了,她消失整整九个多月了……

到了圣安医院,等待他的并不是莫小阮,而是一个刚生下来皱巴巴的小婴儿,隔着玻璃,他看到了那孩子的手环,上面清晰地写着,母亲,莫小阮,父亲,苏哲宇。

父亲,苏哲宇……

那显眼的五个字,让苏哲宇的心弦登时绷紧,脑袋仿佛要炸裂,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冲击着大脑,甚至有几分措手不及的狼狈

此生此世,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苏先生,我这里有一份文件,请您……”

律师刚要说话,就被苏哲宇冷冷打断,“莫小阮呢?莫小阮那个女人呢?”

苏哲宇双眼猩红,他修长的五指紧紧卡在了律师的脖颈上,指节发出咯咯的声响,律师被他卡着喉咙几乎喘不过来气。

“苏……苏先生……我……我不知道……”律师憋红了脸,很艰难的回答,“我只是……我只是受人之托……”

苏哲宇额上的青筋突突跳着,手指松开的瞬间,律师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断断续续说,“我……我只是听说……听说莫小姐似乎要做什么手术……”

“手术?”苏哲宇声音发颤,他忽然想起那天莫小阮离开时说过的话,她说,“欠你的,我会统统都还给你……”

他想起那天她绝望而平静的眼神。

那眼神,至死方休……

苏哲宇高大的身形又是一颤,莫小阮,她该不会……

天,灰沉的可怕,莫名有惊雷的声音轰然而响。

苏哲宇赤红着双眼,他像是不受控制的野兽一样,在病人的一阵阵惊叫声中,他一间一间踢开病房的门,翻遍了整个医院的病房。

保安们根本拦不住。

“莫小阮,你给我出来……”

“莫小阮,你又在做什么秀?你给我出来……”

“莫小阮,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给我滚出来……”

苏哲宇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然而莫小阮,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间病房里……

手术室……

唯一剩下的只有手术室。

苏哲宇像是发狂的狮子,眉宇间藏着固执的杀气,眼底一片猩红,他直直奔向了手术室……

那扇冰冷的门紧紧关着。

苏哲宇脸色发白,心脏紧紧绷着,他亦步亦趋靠近手术室门,似乎耗尽了全身力气一样,一脚将手术室门踹开。

血腥味……

浓重的血腥味……

苏哲宇双眼死死锁在手术台上,那上面挂着一张表,上面清晰的写着“莫小阮”三个字……

何日是归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何日是归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诱捕小妈咪12章

    原标题:诱捕小妈咪12章小说名称:诱捕小妈咪第十二章总裁大人,您辛苦了(二)颜小姬的话语让繁婕瑶有些感动,虽然颜琮对自己总是很无理。还有些霸道。但是他依然是妹妹眼中的好哥哥,还是一个重情义的男子。面对颜小姬,繁婕瑶有说不出的喜欢,这样一个不拜金不挥霍的女孩子,已经十分的难得了。回到公司,繁婕瑶将情况报告给颜琮。颜琮有些严厉的对繁婕瑶说话,因为颜琮是个工作中不喜欢被打搅的人。繁婕瑶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接受批评。“繁婕瑶,你笑什么?马上把这些报告给我整理下。”颜琮不耐烦的说着。繁婕瑶刚对颜琮所拥有

  • 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12章

    原标题: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12章小说名: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第十二章惩罚夕瑶在医院里照顾了李昂一个晚上,期间她没有想顾君熠,没有想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医生清晨看了看李昂的情况,对夕瑶表示昏睡了一夜,他马上就要醒来了。夕瑶有些不敢面对他,他们之间隔了那么多,有往事,有金钱,还有顾君熠在这些乱七八糟思绪面前,夕瑶落荒而逃,李昂,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吧。晶莹的泪珠洒落在医院的白色地板上,夕瑶怕她和李昂清醒的见面,于是走出了医院。正是清晨,暖和的日光洒落大地,h市应当忙碌一天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城

  • 桃色小保安12章

    原标题:桃色小保安12章小说名字:桃色小保安第十二章恐怖的身份宋楚扬瞬间就郁闷了,自己这是不是放虎归山啊,这女人为什么就这么没有觉悟呢?“老婆,我说的话你咋就不信啊,好心当作驴肝肺是吧,我跟你说我刚才的话可没一句是骗你的,你长时间坐办公室,腰间盘都快突出了,要是学着我刚才教你的方法,每天试试,你绝对身体倍儿棒的!”宋楚扬得意洋洋地道。林芳菲哪里会相信他的鬼话,她现在特别想打人!真是个混蛋人渣,欺负了人还头头是道,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猥琐男,天哪,他真的是你派来惩罚我的吗?看她的样子,自己要是再

  • 都市传奇之旅12章

    原标题:都市传奇之旅12章小说书名:都市传奇之旅第十二章我的贴身保镖唐雅萱听后,眉头一皱,她岂不知刘凌飞所想,随即沉声回道:“我的贴身保镖。”刘凌飞听后,顿时感到如同吞了苍蝇一般,保镖就保镖,怎么还贴身保镖。林昊也听出了刘凌飞对自己的不屑,心说老子不理睬你,你还开大染坊了,随即上前一步,挡在唐雅萱与刘凌飞中间。刘凌飞见此脸色一僵,浑身轻微一颤,显然气到极点了,他心说你一个保镖有什么资格与本少走在一起。“雅萱,你这保镖怎么回事,知不知道规矩,要是我的保镖敢与我平行,早就不知道上哪去了。”刘凌飞语气

  • 校园绝品狂神12章

    原标题:校园绝品狂神12章小说名字:校园绝品狂神第十二章再见李萱儿“啊。”小环和金贵身躯一颤。唐子臣揪着金贵的耳朵,把他拖出了电梯。“少爷,疼疼疼。”唐子臣把金贵一直拖到大楼外面,然后才放了他,命令道:“走,现在就去银行,把剩下的十万块,全部取出来给我。不要再跟我绕弯子了,否则真别怪我没耐心了。”“是,少爷。”金贵也不敢再狡辩了,老老实实的带着唐子臣前往附近的一家银行。老老实实的把十万块给取出来了。唐子臣从电视上看到过银行,已经知道什么是银行了,相当于他那个世界的钱庄。金贵心痛的把十捆钱递到唐子

  • 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2章

    原标题: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2章小说: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第十二章: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嗳,臭小子我还没说完呢——”慕锦亭在他后面喊。这小子搞什么鬼?“抱歉,我不想跳舞!”在礼貌的拒绝了第N个男生的热情邀请后,夏冰倾才发觉了派对究竟有多无聊。这根本就是变相的相亲会嘛。女生拼命的打扮,男生拼命的表现,更让人震惊的是,已经有不少在暗处勾肩搭背,搂搂抱抱了,这进展会不会太快了?看看时间,都快要10点了。晚饭都没吃,肚子都快饿扁了。还是撤吧。夏冰倾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四周张望,寻找萧茵那小妮子的

  • 芳名满京华12章

    原标题:芳名满京华12章小说名称:芳名满京华第12章愧疚,不愿意认命是纪云开哭着喊着求皇上赐的婚约,纪云开的丑样一旦传了出去,没有人会怪皇上,大家只会怪纪云开给燕北王府抹黑。就算燕北王府知道实情也会装糊涂,不会跟皇上撕破脸,因为他是皇帝!深情不悔,深爱萧九安,这是救命符,也是催命符。“皇上,你赢了!”纪云开闭上眼睛,任由侍卫上前将她脸上的面具摘掉。她并不怕世人的厌恶与诋毁,也不怕被人骂,她只怕……顶着一身骂名,又顶着一副丑容,嫁入燕北王府后没有好下场。毕竟,世人皆爱美人,就算萧九安不会以貌取人,

  • 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2章

    原标题: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2章书名: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第12章那个冬天,注定永夜“不要……不要走……”“祁望……求求你……别走……”洛汐的眼紧闭着,摇着头,不断的呢喃着。很明显,她又在做梦了。祁望的指尖夹着一根烟,没点,就那么靠在床头上看着陷入梦魇中的洛汐。眼底的颜色很深,他好像知道她梦见了什么。是三年前,她和他签字离婚的那一天。洛汐的确梦见了那天。三年来,除了那噩梦般的一夜,就是这一天,让她时常梦见,可今天,这梦却最是真实清晰。夜色很浓,大雪漫天。祁望的办公室里开着暖气,可对于洛汐而

  • 首席溺爱钻石妻12章

    原标题:首席溺爱钻石妻12章小说名称:首席溺爱钻石妻第12章机场相遇即便医生已经警告过她,要注意措施,否则,即便怀上了孩子,流产的机会也是超过百分之七十。呵呵,可笑的是,她连被这个男人碰一次的机会都没有,反而成全了她的姐姐。空气中男性的荷尔萌气息,令她身体燥热起来,她的手开始在男人身上点火,试图让男人补偿她一次。可是,男人突然扣住她的手,有些不悦的低喃,“别动了,我累了。”累了?他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累了。夏然在身后,嘴角无声的弯起了自嘲,还有那莫名涌上的憎恨。……温馨回到家里,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2章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2章小说: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第十二章眼睁睁看她去死简熙意识迷离,脑海中将和韩煜城之间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般过了一遍又一遍。梦中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和韩煜城见面时的情景。因爷爷和韩愈是战友,感情甚笃,所以在简熙和韩煜城出生后,便给两人定下了娃娃亲。只是,简熙自小跟着爸妈在国外,后简氏发展重心转移回国内才跟随父母一起回了国。听说了和韩煜城的娃娃亲之后,简熙料定,都这年代了,她和韩煜城从未见过,韩煜城肯定和她一样也不喜欢这种父母包办的婚姻,第一次跟着爸妈上门拜访韩愈时,就打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