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何日是归期】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7 17:50: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何日是归期

第9章噩梦心的开始

苏哲宇醉的不轻。阅读xbxys.com

这一晚,他居然梦到了莫小阮那个女人。

莫小阮就那么红着眼睛站在他的身边。

她的表情可真是哀伤啊,一双眸子就那么静静看着他,很绝望。

她伸出素白的手指,轻轻在他面颊上抚过,她说,“苏哲宇,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你明知道的,我那么爱你,从十四岁开始我就爱上了你,我心里,除了你,再未装下过任何人,可你……却爱上了别人……”

“苏哲宇,我真的不知道你爱的人是安茹言,我真的不知道,那场车祸,真的只是个巧合,并不是我策划的,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策划这一切,我也不可能算计道安茹言一对眼角膜……”

“可你就是不肯信我……”

“难道你非要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

莫小阮垂着眼睑哭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就那么砸在他身上,她的声音很悲伤,以至于他在梦中,都觉得无比悲伤。

恍惚间,他忽然看到莫小阮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刀,那把刀锋利极了,寒光四射。

莫小阮就那么流着眼泪看着他,而那把刀的刀尖直直对着她自己的心脏,就那么毫不犹豫刺了进去……

满眼都是血。

莫小阮一张苍白无比的脸,连嘴唇都是白的,她的手指上全是血,如盛放的玫瑰一样,她哭着说,“苏哲宇,我把心给你,我把心给你看……”

他真就看到了一颗赤红的心脏,而那心脏上,竟然篆刻着他的名字……

莫小阮,就那么倒在了血泊里,像是枝头最后一片枯叶,不禁风霜,软软掉了下来……

“不……”

“小阮,莫小阮……”

苏哲宇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两只手紧紧攥着毯子的一角,他甚至不知道,他刚才嘴里一直在喊着莫小阮的名字。阅读http://www.xbxys.com/

他脸色发白,浑身都是冷汗,嗓子眼一阵干涩,就连呼吸都十分急促。

夜,安静的吓人。

偌大的房间了,只有他一个人……

空的可怕……

而他听到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一声接着一声。

刚才梦里那幅画面又浮现在他面前。

莫小阮哀伤的,绝望的眼神……

她那颗篆刻着他名字的心脏……

苏哲宇重重呼出一口气,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过了很久,他才起身去客厅,坐在沙发上,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一口一口……

他怎么会梦见莫小阮那个女人呢?

他那么恨她。推荐xbxys.com

她夺走了他暗恋过的女人的眼角膜……

对!

他得恨她啊,他得厌恶她啊,怎么能梦见她?

扬起脖子,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下,嘴里却苦涩无比。

莫小阮,她,已经有两个礼拜没有出现过了……

这一晚,苏哲宇睡在了沙发上,他害怕继续做那个梦,他怕梦到莫小阮哀伤的样子,他怕梦到她捧着心告诉他,她一直都爱着他……

这种感觉可真是不爽。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牵扯住了,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样……

苏哲宇睁着眼睛等天明,头一次,在没有莫小阮的日子里,感到了些许疲惫……

第10章莫名的发飙

当然,那也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并不会困扰苏哲宇很久。

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工作,像往常一样参加各种名流宴会,推杯换盏间,他还是那个自信满满的苏哲宇,是多少女人爱慕的对象,是多少男人羡慕的对象……

只是每个夜里,回到空荡荡的房子里,有那么一瞬间,苏哲宇觉得,他的一颗心,好像空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一颗心,确实是空了一下。

空的那一下,全世界与他而言,毫无意义。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来自xbxys.com

他坐在大大的双人床上,抽出一根烟点燃……

苏哲宇很少抽烟,只有工作压力太大的时候,他才会抽烟。

可是现在,他却急需要抽上一根烟,烟头忽明忽暗,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寂寞像水一样蔓延开……

以往的这个时候,莫小阮总是坐在大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进去过那些书,可五年里,她天天都会捧着一本书看……

纤长的脖颈,小巧的脸,还有那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像极了一副温柔画面。

那幅画面,他竟然记住了,而且记的那么清晰。

苏哲宇摇摇头,他觉得他不该记住那样的画面。

那个残忍的女人,她终于离开了,离开一个月了……

他该高兴才对……

对,他该高兴才对。

掐灭烟蒂,苏哲宇邀了三五个好友去泡吧。

酒吧里各种声音震天响,美女,美酒,一伙人玩的很high,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苏哲宇才会暂时的忘掉他和莫小阮的那五年纠缠,忘掉莫小阮的残忍,忘掉他的残忍,忘掉安茹言的惨死……

但安静下来的时候,苏哲宇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莫小阮那个女人……

一遍又一遍……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会想到莫小阮那张哀伤的脸……

她说,“苏哲宇,你喜欢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没有,一点点都没有。说明http://www.xbxys.com/

苏哲宇一遍一遍在心里回答自己。

他怎么会喜欢那种女人?

不会,永远不会……

那种女人,他只会厌恶。

天气越来越冷,莫小阮已经离开五个月了……

那天苏哲宇正在公司开会,忽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电话,苏哲宇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有那么几秒钟,他居然在心里期盼着,期盼着这个电话是莫小阮打来的。

但,并不是。

那只是一通诈骗电话而已……

苏哲宇的眼神瞬间黯了下来,语气却暴躁如发狂的狮子一样,“骗子都他妈死全家,滚蛋……”

他挂掉了电话,额头的青筋突突地冒起。

他的失态,让整个会议室的人震惊。

苏哲宇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暴跳如雷,以前接到这种诈骗电话,他根本不会和对方说话,直接就挂掉了,可今天不同,他发火了……

发火是因为,这一通电话,他曾抱了一点点期望……

他希望这一通电话是莫小阮打来的,但并不是。说明xbxys.com

苏哲宇并不肯承认这一点。

他松一松领带,语气冷漠,“继续开会……”

第11章忌日

苏哲宇觉得很疲惫,办公室里,他躺在椅子上,一手重重捏着眉心,可脑子里居然想到的是莫小阮那个女人,想到的是那天晚上她抱着他哭的样子,她要他亲自动手,将那对眼角膜摘下……

她还说,她怀孕了……

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

五个月了,她杳无音信。

她父母都以为她去海外旅行了,可她并没有……

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总,您刚才有些失态。”

一双纤细的手,缓缓递过来一杯咖啡,女人眉目清浅,长的温婉可人,一笑,却又有勾魂摄魄的美,她红唇微启,轻声说,“您最近好像状态不佳,是不是工作强度太大了,没有休息好?”

苏哲宇接过咖啡喝了一口,语气极淡,“也许吧……”

“要不要抽个时间出去度假修养?”

“不用……”

“明天是我妹妹的忌日……”女人眼眸很温柔的看着苏哲宇,“您今年还去祭拜吗?”

原来,这女人是死去的安茹言的亲姐姐安茹慧。

那场车祸,她是幸存者,受了极轻的伤,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出来了。

安茹言死后,她就一直留在苏哲宇身边当特助。

安茹慧一提醒,苏哲宇才猛然发现,他居然忘掉了安茹言的忌日,往年,他总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天……

总是会提前准备好去看安茹言。

可今年,他居然差点就将安茹言的忌日忘掉了。

他究竟在干什么?

他究竟在想什么?

为什么会如此的心不在焉?

苏哲宇心头竟然闪过一丝茫然,那种茫然很空洞,空洞的可怕……

安茹慧从苏哲宇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情绪的变化,她眨一眨眼睛,忽然冷哼了一声,“看样子,你是因为莫小阮的离开才心神不定的,对不对?”

她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苏哲宇,“那我妹妹呢?我妹妹算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可她死的那么惨,那场车祸,明明就是莫小阮的哥哥造成的,可他们却非要说是我妹妹酒驾,死的可是我妹妹啊,她还那么年轻……”

“而且莫小阮那女人那么狠毒,当初在医院的时候,我明明看到她和她父母逼着我父母把我妹妹的眼角膜捐出来,否则就要将车祸的事情闹大,要我们安家倾家荡产,我父母没有办法,才答应他们将眼角膜捐给莫小阮……”

“我妹妹可真是死得惨,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住……”

安茹慧眼圈通红,忽然就哭了起来,哭的双肩发抖,情绪崩溃,

这么多年来,她的眼泪就是最有利的武器。

莫小阮那个女人,她怎么配和苏哲宇这样深情的男人在一起?怎么配?

莫家,当年车祸后要了她妹妹的眼角膜,她又怎么能放过?

安茹慧暗暗捏了捏手指,哭的泣不成声,“我以为这世上,只有你对我妹妹最好,可是现在,你却要将她忘的一干二净了……”

苏哲宇皱眉,许久,他说,“准备准备,明天我去祭拜小言。”

安茹慧纤纤手指慢慢松开,嘴角,终于挂了一抹得意笑容……

第12章雨纷纷她在想他

安茹言忌日的这天,天竟然下了一场小雨。

小雨洗刷着整个城市,也洗刷着安茹言的墓碑。

那座坟,已经五年了……

苏哲宇去的时候,墓碑前面居然已经放了一束白菊花。

有人来过?

苏哲宇皱眉。

“你父母来过了?”他问身边的安茹慧。

安茹慧也很纳闷,她摇头,“没有,我怕我爸妈太伤心,并没有让他们来……”

那会是谁?

苏哲宇左右四顾,看见的,只是一排一排的大树……

安茹慧马上说,“额……应该是我妹妹生前的朋友来看她吧。”

苏哲宇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看着那座墓碑。

五年前的今天,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第一个暗恋的女孩子,在他眼里,她是那样的纯真善良,说话永远细声细气,温柔的像是一滩水。

可她出车祸死了。

原因,酒驾……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酒驾?

这个原因,他从来不肯相信。

那时候他还在国外念书,连夜买了机票赶过来,见到安茹言冰冷的尸体时,她一对眼角膜就已经不在了,轻伤的安茹慧告诉她,是他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莫小阮抢走了安茹言的眼角膜……

他和莫小阮,三岁就认识了。

在他没出国以前,他们是最好的死党,可是莫小阮天生有眼疾,十八岁失明,医生说,她需要移植眼角膜,而她的家人,也一直在为她寻找眼角膜。

他不信莫小阮会抢走安茹言的眼角膜,可是事实上,莫小阮的的确确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她复明了……

那天,他看到安茹言的父母失声痛哭的样子,他们说,“是莫小阮抢走了我女儿的一对眼角膜,她死了,都无法留个全尸,实在太残忍。”

他的一颗心就被戳痛了。

莫小阮,为什么要那么残忍?

他爱过的人,她却为了她自己,连个全尸都不肯留给她……

所以,他假装不在意的样子,娶了莫小阮,顺利得到了莫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五年里,他只对莫小阮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尽心尽力去折磨她……

他看到了她眼里的痛苦,挣扎了五年,这一次,她是真的离开了……

苏哲宇忽然就有些窝火。

她凭什么要不声不响离开?

她犯下的罪孽那么深重,凭什么能离开的那么洒脱?

苏哲宇脑海中竟完全是莫小阮那张哀伤的脸。

可他明明站在安茹言的墓前啊……

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安茹言那张脸……

这种感觉让苏哲宇莫名慌乱,他将手中一束灼灼欲燃的玫瑰放在墓碑前,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他告诉自己,他没有做错,做错的是莫小阮,是莫小阮那个女人……

雨滴轻轻落下,落在树叶上,打在女人一张苍白的脸上,女人小腹高高隆起,一只手就那么轻轻地抚摸着小腹,而一双眼睛却透过浓密的树叶远远看着她一直执念着放不下的男人。

五个月没有见过他了。

现在,他就在自己面前,就站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墓前,久久不肯离去……

第13章爱能封喉

莫小阮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心痛的。

但看到这一幕,她一颗心还是会疯狂地疼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开了一样,疼的蚀骨……

身边陪着她的人是程家明。

程家明心疼的看着她,轻声叹息,“小阮,你这有是何必?你总是这样折磨着自己,苦着自己,你怀孕已经够辛苦了,你又何必来祭拜这个女人?”

莫小阮很平静地说,“我用了她一对眼角膜,这本就是欠她的……”

自从她知道她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后,她就会每年来祭拜她,这一切,苏哲宇从来不知道,她也不会让苏哲宇知道。

程家明叹气,问她,“付出那么多,值得吗?”

莫小阮看着远方,眨一眨眼睛。

值得吗?

她从十四岁开始喜欢上苏哲宇,就从没想过值得不值得这个问题,因为这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所有的情感,都是她心甘情愿付出的,即便现在她落到这般凄凉境地,但对她来说,她仍旧不会后悔爱过那个男人,那是她整个的青春……

“家明,我们走吧……”

莫小阮不想再看这幅景象,不想再看苏哲宇在安茹言墓前的情深似海,她知道,这份深情,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

啊……

真是遗憾啊……

转身的瞬间,莫小阮还是忍不住落泪。

她真是个没出息的女人。

每次见到苏哲宇,她都会忍不住落泪。

程家明轻声叹气,脱下西服,轻轻披在莫小阮的肩头,“下雨天,冷,你现在是孕妇,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个女人,总是让他那么心疼,只可惜,她从来看不到他心疼她的眼神……

爱情,真是个伤人的东西。

她因苏哲宇而伤心,而他,却因她而伤感……

“最多还有五个月了……”

莫小阮忽然含泪扬唇笑了起来,她对程家明说,“还有五个月,我就可以解脱了,家明,到时候,请你一定要帮我……”

程家明知道莫小阮在说什么。

他心头一疼,轻轻揽住了莫小阮的肩头。

她还是那么瘦弱,并没有因为怀孕而丰盈起来半分。

“小阮,你真的想好了?非要那么做吗?”

“对,非如此不可,否则,我余生无法解脱,家明,帮我,我知道你心疼我,我知道你凡事都是为了我好,可是这一次,请让我任性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莫小阮一双纯粹干净的眼,就那么紧紧看着程家明。

程家明皱眉,最终点了点头,“好,我会帮你的,以后……我会一直照顾你……”

他揽在莫小阮肩头的手指抖了一下,有一滴雨水正好打落在他的眼角,像眼泪一样……

那天的细雨下了很久很久都不肯停。

苏哲宇在安茹言的墓前也站了好久好久。

那一束玫瑰沾染了雨水,红的滴血……

苏哲宇一直想要想起安茹言那张脸,可是他越是拼命想,莫小阮那张脸就会越加清晰,一点一点在他心头放大,过去五年里,她所有的好,清晰如潮水一样,一点一点蔓延开……

第14章那浓重的血腥味

莫小阮真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九个多月了,苏哲宇听不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他仍旧上班,生活……

可这一切,竟觉得索然无味。

他甚至有些期待那十个月见面的约定,他想看看那个女人,那个狠心的女人过的到底有多逍遥自在……

这一天,苏哲宇像往常一样起来。

刚过完年,天还有些冷,整个城市一片灰色。

他顺手拿了一件毛衫,刚套在身上,电话铃响了。

苏哲宇拿在手中瞄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苏哲宇眼神瞬间一亮,却又慢慢黯了下来。

这九个月里,他接了很多陌生号码,不是诈骗的就是卖保险的……

苏哲宇按了接听键。

对方是个女人,“喂,请问是苏先生吗?我是莫小阮的委托律师,九个多月前,曾与您见过一次。”

苏哲宇扣纽扣的手指瞬间不动了,眉峰一动,“嗯”了一声,“我是苏哲宇。”

心里莫名有些期待。

“抱歉,打扰了,之前跟您约定十个月后见面,但事情有些变化,您必须提前见一见莫小姐……”

苏哲宇一颗心陡然提了起来,他沉声问,“她在什么地方?”

“在西岸郊区圣安私人医院,妇产科,请您过来一趟……”

妇产科?

圣安私人医院?

她怎么会在妇产科?

苏哲宇脑袋里嗡地一下炸开了,捏着手机的手指都在颤抖。

莫小阮离开前的那个晚上告诉他,她怀孕了,可他要她打掉孩子,因为他觉得莫小阮不可能怀孕,那只是她在作秀,只是她欺骗他的一种手段而已。

难道她当时真的怀孕了?

她说十个月后见面。

十个月,正好是一个孩子的出生周期……

苏哲宇心都要炸裂了。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做?

背着他偷偷跑出去生孩子……

苏哲宇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出门驾车往西岸圣安医院去,一路上甚至连闯了两个红绿灯。

他从未如此急切的想要见到莫小阮这个女人。

九个多月了,她消失整整九个多月了……

到了圣安医院,等待他的并不是莫小阮,而是一个刚生下来皱巴巴的小婴儿,隔着玻璃,他看到了那孩子的手环,上面清晰地写着,母亲,莫小阮,父亲,苏哲宇。

父亲,苏哲宇……

那显眼的五个字,让苏哲宇的心弦登时绷紧,脑袋仿佛要炸裂,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冲击着大脑,甚至有几分措手不及的狼狈

此生此世,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苏先生,我这里有一份文件,请您……”

律师刚要说话,就被苏哲宇冷冷打断,“莫小阮呢?莫小阮那个女人呢?”

苏哲宇双眼猩红,他修长的五指紧紧卡在了律师的脖颈上,指节发出咯咯的声响,律师被他卡着喉咙几乎喘不过来气。

“苏……苏先生……我……我不知道……”律师憋红了脸,很艰难的回答,“我只是……我只是受人之托……”

苏哲宇额上的青筋突突跳着,手指松开的瞬间,律师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断断续续说,“我……我只是听说……听说莫小姐似乎要做什么手术……”

“手术?”苏哲宇声音发颤,他忽然想起那天莫小阮离开时说过的话,她说,“欠你的,我会统统都还给你……”

他想起那天她绝望而平静的眼神。

那眼神,至死方休……

苏哲宇高大的身形又是一颤,莫小阮,她该不会……

天,灰沉的可怕,莫名有惊雷的声音轰然而响。

苏哲宇赤红着双眼,他像是不受控制的野兽一样,在病人的一阵阵惊叫声中,他一间一间踢开病房的门,翻遍了整个医院的病房。

保安们根本拦不住。

“莫小阮,你给我出来……”

“莫小阮,你又在做什么秀?你给我出来……”

“莫小阮,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给我滚出来……”

苏哲宇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然而莫小阮,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间病房里……

手术室……

唯一剩下的只有手术室。

苏哲宇像是发狂的狮子,眉宇间藏着固执的杀气,眼底一片猩红,他直直奔向了手术室……

那扇冰冷的门紧紧关着。

苏哲宇脸色发白,心脏紧紧绷着,他亦步亦趋靠近手术室门,似乎耗尽了全身力气一样,一脚将手术室门踹开。

血腥味……

浓重的血腥味……

苏哲宇双眼死死锁在手术台上,那上面挂着一张表,上面清晰的写着“莫小阮”三个字……

何日是归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何日是归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老公威武8章

    原标题:老公威武8章小说:老公威武第8章苏亦心,游戏开始了瞿天灏缓缓的松开了嘴,俊美无涛的脸上满是倨傲,他的双手随意的插进裤兜里,向后退了一步,满意的看着她白皙的颈子上留下他的痕迹。苏亦心用手捂着被咬的地方,几乎咬碎一口银牙,“没想到堂堂一个集团总裁,居然会跟畜生无两样。”瞿天灏的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语气仿若寒冬腊月,让人不寒而栗。“若是刚才没能让你记住的话,我不介意在这边再咬上一口,不过等会儿出去的话,你可有想好,要如何跟顾昊宇解释。”“你就不怕我报警,不怕我告你吗?”苏亦心瞪着他,她从未恨过任

  • 温暖的爱8章

    原标题:温暖的爱8章小说书名:温暖的爱第8章我把你告了隔天上午,叶暖就去上班了。刚进律所的大门,同事苏溪敏叫住了他,“叶暖,有人在会议室等你,是个帅哥哦。”叶暖怀着疑惑推开了会议室的玻璃门,只见一袭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这时,这人转了身,竟是温舒朗。温舒朗微笑的跟叶暖打招呼,“你来了叶暖,坐吧,我今天来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谈一下。”他率先拉开了椅子,神情姿态表现的完全不像是个上门的客人。叶暖默默的拉开了椅子,坐在了温舒朗对面的座位上,“温先生你今天来,因为什么事情呢?”“第一件事,我把你给告了,叶

  • 萌萌小乖妻8章

    原标题:萌萌小乖妻8章小说名称:萌萌小乖妻第8章忽冷忽热顾逸辰搂着她走了出去,期间他弯下腰来,做出宠爱甜腻的样子,而不明真相的傻姑娘则是一脸甜蜜的傻笑。到了车里,顾逸辰似乎又恢复原状,成了一块万年寒冰,无论米雪再说什么,他都置之不理。突然,铃声响起,只见他接听电话,并未说话,只是听着对方的话。“逸辰,谁打来的电话,你怎么不说话呢?”米雪好奇的问道。顾逸辰没说话,而是挂了电话,突然对邵阳说道:“调转方向,去郊外别墅!”邵阳脸色一变,点点头猛踩油门,而他们的车后却有一辆黑色轿车紧跟不舍。到了郊区别墅

  • 我愿与你共余生8章

    原标题:我愿与你共余生8章书名:我愿与你共余生第8章合同看着不远处的宋小文,脸上表情各种变幻,顾爵西想起昨晚被压在身下的她,身体很快有了反应。那张水润柔软的嘴,此刻正时不时地轻咬着嘴唇,他真想走过去狠狠地吻个够。“总裁,我想和您商量下,您看……您能不能忘了这件事?毕竟我也……”吃亏了,剩下的话说不出口,恐怕像顾爵西这样的男人,才不在乎她是不是第一次。“如果被强上的人是你,你能忘了这件事?”语气尽是嘲讽。“……”如果换做是她,她可能会杀了那个混蛋!连她自己都做不到,要求别人确实好像过分了?“那总裁

  • 我家老公,你别动8章

    原标题:我家老公,你别动8章小说书名:我家老公,你别动第8章做我的情人她的这份谨慎怀疑并不是无的放矢。在秦家被季曜珉有事没事掻扰了那么多年,她早已习惯戒备。真要这么天真,她早就被季曜珉这个渣男吃干抹净,估计连骨头都不剩了,哪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叩叩……”这时,敲门声响起。“进来。”墨御霆冷冷出声。“墨少,这是您要的衣服。”酒店的美女经理恭敬垂首,将叠放衣服的鎏金托盘双手呈上。秦深深看着酒店经理胸口的工牌,水润双眸透着讶异。工牌上面印着皇亚酒店的LOGO。皇亚酒店,遍布亚洲的六星酒店,其背景雄厚

  • 我爱你,身不由己8章

    原标题:我爱你,身不由己8章小说书名:我爱你,身不由己第8章赔钱行不行耳边传来一阵阵热气,顾甜心挣脱不开,她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冷绍辰找个坏蛋,真是羞死人了。她都说了不要结婚了,怎么能还这么逼她?“怎么,你还是不愿意?”“冷绍辰,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要当冷绍寒的后妈,也不想当她的嫂子,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鼓着勇气,顾甜心一口气冲着冷绍辰吼出来。冷家的男人,怎么可以一个比一个奇葩。一个劈腿她的好闺蜜,一个逼着她结婚。好吧,虽然说这里面也有一些自己的原因。可现在她后悔了,不行吗?犀利的

  • 极品夫君8章

    原标题:极品夫君8章小说名称:极品夫君第一卷缘起第8章洗澡他撑着书桌,勾着唇,邪魅的笑了:“去,就算将整个院子都给我找遍,也要将她给我找出来!”很好!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的戏弄他。如果是别的事情,他自然很快的就会发现不对劲。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他一直以为自己对一个男人上心了,这样的认知让他无法接受,脑袋也一片的混乱。不过还好,虽然他确实是上心了,但是对方并不是男的。那个狡猾的小狐狸,他一定要将她给抓住。北冥承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势在必得的光芒。落在了一边的威凡的眼中,有些微微的震惊,因为他从来没有

  • 以爱强宠8章

    原标题:以爱强宠8章小说:以爱强宠第8章女人,我已经对你很有兴趣这分明是一间浴室,不远处的花洒还开着,溅起一团团的水雾。男人的身体好像刚在冷水中冲刷过,贴上来的薄唇带着冰冷的凉意,两人都哆嗦了一下。接着傅奕臣像是受了这温暖的刺激,一把扣住苏蜜的后脑,同时用力将她拥进了怀中。他身上的白衬衣和西装裤早已湿透,滴着冷水。苏蜜被拖进这样湿冷而坚硬的怀抱,浑身颤抖,身上那件白色雪纺裙顿时便浸染透明,变得和傅奕臣一样狼狈。冷热的交替,苏蜜像是被丢进冰火两重天。挣扎、害怕,悸动。她拍打着傅奕臣的背脊,然而砸的

  • 独宠妖妃8章

    原标题:独宠妖妃8章小说名称:独宠妖妃第8章爷爷帮你报仇“不管是谁,爷爷都会帮你报这笔仇!”只要一想到他的风儿受了这么多年的屈辱,慕忠魂顿时有种想要将人撕碎的冲动。“我知道爷爷有诸多顾忌,既然风儿已经无碍,有些人,该清一清了。”慕如风抬头,目光迎视着他。慕忠魂内心一震,是啊,是该好好清一清了,以前因为风儿不能修炼,才不得不培养那么多外人,因为他的放任,有些人越来越猖狂。“还有爷爷,那位好心人教了风儿不少东西,近期可能会经常和草药打交道。”慕如风道,终于说到了重点。“药房你尽管用,缺少的草药,只管

  • 总裁竟是牛皮糖8章

    原标题:总裁竟是牛皮糖8章小说名字:总裁竟是牛皮糖第8章第三任“正常人安静状态下为九十,而你,一分钟脉搏为一百四十八,你心跳过快,见到我,就这么兴奋?”兴奋个鬼啊!她这是在害怕!欧聿夜端起了一旁的粥碗,调羹上下舀了两下粘稠的米粥,用调羹舀了一口凑近慕筱夏粉嫩红润的唇瓣,“张嘴,不吃东西的话,你知道后果。”慕筱夏紧抿着双唇,一副不配合的模样。她的心里在激烈的挣扎着,如果忤逆这个暴君,说不定真的会被掐死在这里的。但是下一秒钟,慕筱夏的唇就被面前的男人狠狠的吻住了……软濡的米粥……送到她的唇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