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6 22:39: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
第1章 这个锅她背了

“哐当——”一声剧烈刺耳的声响,锈迹斑斑的铁门被一个粗犷的男人一把拉开。推荐xbxys.com

男人野蛮的推搡,将一个浑身伤痕的狼狈女人推出了地牢。

此时,一道刺目的斜阳射来,灼得苏陌凉难受的眯起了眼。

终于是出狱了啊——

苏陌凉轻轻吐了口气,一双漆黑如墨的美眸划开寒芒,慢慢接受着耀眼的阳光——

她在黑暗阴湿的地牢待了三个月,受尽残酷刑罚的折磨,今天是她刑满释放的日子,不知道苏家的人可还好?

不知道那群与她有着血缘关系,却对她心狠手辣的亲人们是否知道,今天便是她回府的日子。

苏陌凉想到父亲为了保护苏家最宠爱的女儿,竟是将自己推出来背黑锅,不禁抚上脸上丑陋恐怖的疤痕,毫无血色的浅薄唇角扬起冷笑。

此时任谁也想不到,现在的她不再是懦弱的苏陌凉,而是来自21世纪,人称冷血无情,手段狠辣的金牌律师,苏沫!

她倒要看看,苏家乃至整个南隋国有谁还敢欺她辱她!

说来苏陌凉也算南隋国出名的人物了,不是因为貌美,也不是因为才华,更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因为她是南隋国最受唾弃的废物,从出生到现在,竟是一丝灵力都无法凝聚。

如今苏陌凉走在回苏家的路上,接收到行人讥笑鄙视的目光,倒是淡定得很,毕竟她在21世纪也是备受争议的人物。

可就在这时,远方一声洪亮凶戾的高喝忽然传来,骇得熙熙攘攘的人群快速避退至道路两旁。来自http://www.xbxys.com/

只见前方缓缓行来一队人马,行在最前面的俊朗男子如朝阳般,瞬间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他白皙的俊脸上,一双深邃有神的细长眼,帅气迷人,眼珠更是泛着幽幽黑光,清澈却深不见底,一身金黄锦缎的华服衬得他颀长挺拔,宛如一块无暇美玉熔铸成的玉人,就算冷着脸,也给人一种高贵清华的美感。

百姓们因为他的出现,激动得立马下跪膜拜,那敬畏的神态举止,倒是让苏陌凉微微震惊。

若是苏陌凉的记忆不错,眼前这位美男子便是南隋国的太子殿下,南景焕!

此人15岁达到了高级灵师,如今他21岁,已经是名高级地灵师了,这种修炼天赋让人望尘莫及。

不过,南景焕虽然高高在上,但却对苏陌凉的妹妹苏伊雪情有独钟。

想到这里,苏陌凉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南景焕身边的女人,清冷的眸子猛然跃上恨意——

眼前这位身穿白裙,容貌清丽绝俗的女子,便是苏陌凉的妹妹,苏伊雪。

这次闯下大祸的明明是苏伊雪,可苏家却将一切罪责扣在了自己的头上,并无情的将她送进了监狱,让她受尽折磨,险些丧命。来自http://www.xbxys.com/

不,准确的说,身体主人早已命归黄泉,而她不过是一缕异世魂魄罢了。

此时的苏陌凉满脑子都是身体主人的回忆,不禁感叹,原来苏陌凉曾经也对太子南景焕心生爱慕,可是谁让她是废物,又是个脸上带疤的丑八怪,因为纠缠南景焕,遭到了他和苏伊雪这对狗男女无情的羞辱。

想到以前的种种,那种深入骨髓的恨意好似注入了她的灵魂,不禁让她握紧了拳头——

此时,周围的百姓像是膜拜神一般,一边磕头,一边高喊:“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振聋发聩,如浪般,一浪高过一浪,恢弘的气势一直延到道路的尽头——

看得出来,这位太子殿下深得人心,是大伙儿追捧的对象。

然而,这时的苏陌凉许是想得有些出神,竟是没注意太子殿下的队伍越行越近。

她站在跪了满地的百姓中央,不跪不磕,不避不让,顿时显得分外突兀——

第2章 你该让贤了

在太子前面维护着秩序的几个侍卫,突然看到有人竟然不跪拜,惊得立马吼起来:“那是谁,见了太子殿下,居然不下跪!”

这一吼,本就显眼的苏陌凉立马成了众矢之的。

垂首磕头的百姓也纷纷抬起头来瞧她,就连太子南景焕和苏伊雪都忍不住投来一抹惊奇的目光。

苏陌凉丑陋的疤痕盘踞在右脸上,像是一条蜈蚣,让人恶心又害怕,一身灰白色的囚服还来不及换下,上面沾染着乌红的血痕,囚衣上好几处已经裂开,露出了皮开肉绽的肌肤。《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众人只需一眼,便认出了苏陌凉的身份。

“天啊,这不是苏家的废物吗,她疯了吗,见到太子竟然不下跪!”

“听说她前段时间偷了徐家的玄炎银蛇蛋,谁知被徐大人抓到把柄,非要找苏家讨个说法,这事儿还闹到皇上那儿去了呢,后来苏家逼不得已,只有将蛇蛋还了回去,并且将她交给徐家处置,才算平息了这件事儿呢。”

“是呀,我也听说了,没想到这废物,实力不咋样,胆子还挺大,连徐家的宝贝都敢偷!”

“是呀是呀,好在苏家主明事理,并没有包庇这废物。”

苏陌凉听到众人的议论,嘴角浮起冷笑。

苏家主明事理?把无辜的女儿推出来背黑锅,可真是明事理啊。

此时,南景焕看到苏陌凉,俊美的容颜越发冷了下来,深沉的眸子掠过明显的厌恶。

苏伊雪看到苏陌凉,倒是一惊,旋即唇角轻咧,柔声唤起来:“哎呀,姐姐,你出狱了吗,你怎么不差人告诉妹妹一声啊,这样的日子,妹妹没去接你,实在过意不去。网站xbxys.com

苏陌凉听到这话,眼角一挑,轻笑起来,“姐姐替你揽下罪责,受尽折磨,你这做妹妹的连我什么时候出狱都不知道,一句过意不去就算了?”

她的声音不大,平淡得像是叙述普通的事儿,却在众人面前造成了不小的震动。

她替苏伊雪揽下罪责,这是什么意思?

苏伊雪闻言,浑身一震,实在没料到苏陌凉竟直言不讳的说出这事儿,娇俏动人的脸蛋瞬间僵住了。

一旁的南景焕也被这话弄得敛起眉头,眸中闪过疑虑。

许是害怕南景焕知道真相,苏伊雪急忙大声解释:“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听不懂了!你那日犯下大错,不是妹妹不替你求情,实在是妹妹我无能为力,毕竟,对方是徐家啊。”

苏伊雪倒是个聪明的心机婊,众人一听这话,立马明白过来。

原来是苏陌凉记恨苏伊雪当日不替自己求情,所以现在当着太子的面,矢口否认,想要栽赃陷害苏伊雪。

真是好狠毒的心啊。小百姓养生网

南景焕刚才还有所疑虑,如今听到这番话,也明白过来,俊脸一板,顿时怒斥出口:“放肆,你这个歹毒的家伙,居然敢诬陷雪儿!”

这世道真是颠倒了。

苏陌凉不得不佩服苏伊雪的心计,的确是高手段,只是在她这个黑的能说成白的金牌大律师面前,玩手段,不是自找死路吗。

苏陌凉唇角一扬,勾勒起几分冷笑,黑曜石般的瞳孔掠过讥讽,缓缓开口:“太子殿下,你觉得我这种连灵力都凝聚不了的废物,能畅通无阻的跑进徐家,偷到蛇胆后更是能毫发无损的走出徐家吗?”

“如果你脑子如此简单,看来这太子之位,你也该让贤了!”苏陌凉的话铿锵有力,甚至带着指责之意,声音不大,却如惊雷般在人群中炸响。

第3章 强势反击

南景焕神情大震,冷漠的面色霎时灰白,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显然是怒得不轻。

只是,南景焕愤怒之余,不得不承认苏陌凉的话有几分道理。

当初,他听闻苏家的废物竟然偷取徐家的玄炎银蛇蛋,第一反应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徐家又证据确凿说是苏家人干的,那时候苏家的长子苏鸿云不在家,苏家的小儿子苏明烨年纪小,没有那个实力招惹徐家,唯独只有苏伊雪实力不错,可是伊雪的Xing子,他是了解的,温婉善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儿。

想来想去,南景焕没有任何头绪,也只有默认了苏家的做法,并没有参与两家的恩怨。

如今苏陌凉这么一提,偷取宝贝一事儿的确漏洞百出,她一个废物,怎么可能顺利偷取蛇蛋。

这时,苏伊雪见南景焕面色越来越差,心中忐忑不安,害怕他怀疑自己,有些慌乱的开口:“姐姐,你虽然没有灵力,但保不齐有人在暗中帮忙。我知道你记恨苏家将你交了出去,但是形势所迫,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好在你并无大碍,可以回家了,这次我们一定好好补偿你!”

并无大碍?

真正的苏陌凉早被折磨得命归西天了,而她如今也是伤痕累累,这叫并无大碍吗?

这苏伊雪不但心计了得,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也炉火纯青啊。

众人听到这番话,连连感叹苏伊雪的善良,自家姐姐做出这等不耻之事,还能耐着Xing子宽慰,真不是一般胸襟能做到的。

如此一对比,到显得苏陌凉没心没肺了。

闻言,南景焕剑眉一蹙,大吼道:“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不但冲撞本王,还污蔑你的妹妹,来人,把她抓起来,本王要好好治你的罪!”

得令,几个凶神恶煞的侍卫快步朝苏陌凉冲去。

面对此情此景,苏陌凉却面不改色,冷声大喝,气势逼人,竟是让侍卫生生止了步。

“你们放肆!我是长公主之女,是皇上亲封的陌月郡主,敢动我,不想活了吗?”

一道厉吼吓得吵闹的群众噤若寒蝉,不可思议的望着苏陌凉,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南景焕也是被惊了一跳,面色又沉又黑,实在想不到懦弱无能的废物,竟然会爆发出这等惊人的气势。

“苏陌凉,你是长公主之女又如何,你心肠歹毒,仗势欺人,一度闯祸,不好好治你,如何向天下人交代!”南景焕微微眯眼,投射出几缕阴狠的怒火。

听到这话,苏陌凉笑了,笑意不达眼底,甚至溢出浓浓的讥讽之意。

身体主人从小被人欺负到大,只有挨打的份儿,哪有仗势欺人的机会?

南景焕没皮没脸的睁眼说瞎话,跟苏伊雪当真绝配。

想着,苏陌凉冷笑着摇摇头,忽而抬眸深深盯着南景焕,那眼神如一条毒蛇爬上了南景焕的脊背,顿时让后者生出一股寒意。

此时,她清清冷冷的声音忽而扬起,掷地有声,气势惊人,让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南景焕,搞清楚你的身份,你现在只是太子还不是皇上,你我同辈,同是皇室中人,就算要治我的罪,也该是皇上下旨,你怕是越俎代庖了吧!”

第4章 她苏陌凉回来了!

南景焕浑身一震,刚才的高傲和蔑视不复存在,残留在脸上的只有一抹惊色和咬牙切齿:“你——”

好一张伶牙俐齿,她竟是一句话,将他陷入了大逆不道的罪过里,而他偏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以前他倒是小瞧她了!

此时的南景焕气得面色铁青,狠狠怒视着苏陌凉,心里却不禁为刚才的冲动后悔。

谁能想到他本来是要治苏陌凉的罪,到头来竟作茧自缚,将自己套了进去。

说来,南景焕是最清楚皇上疑心病重,若是这件事儿传到皇上耳朵里,绝对有人会将其渲染成谋逆之心,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倒霉的可是他自己。

眼看着他如今已经稳居太子之位,这关键的当头可不能出了什么纰漏。

想着,南景焕逼不得已招招手,示意几个侍卫退下,算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哼,苏陌凉,本王今日看在去世的长公主的面子上饶你一次,若再有下一次,治你罪的可是当今圣上。”

苏陌凉扬起下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明明丑陋不堪的小脸在太阳的照射下,却生出几分说不清的光芒。

“殿下,皇上要治谁的罪岂是你能揣度的,还是你已经迫不及待想当皇上了?”苏陌凉玩笑似的反问,弄得南景焕心头一震,握紧了拳头,努力抑制住掐死她的冲动。

周围围观的百姓更是惊得纷纷掩嘴,震惊的盯着苏陌凉,实在想不通后者为何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能说出这等话。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尊贵的太子殿下被人堵得哑口无言。

“好,你厉害,苏陌凉,我们走着瞧!”南景焕气得不行,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便拉过缰绳,骑着马朝前去了。

后面的队伍见太子走了,也纷纷从震惊中回过神,赶紧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只有跟在太子身旁的苏伊雪不可思议的多看了苏陌凉两眼,迟迟没有缓过神来。

怕是今日的事儿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苏陌凉看着走远的人马,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芒——

太子,苏家,徐家,我苏陌凉回来了!!!

————————————————————————————

这日,正午刚过,褪去热度的阳光温柔的倾斜在树叶与空隙之间,投下一片片清凉稀薄的阴影。

微风拂过,苏陌凉像极了一颗石子,霎时扰乱了苏府这汪Chun池。

因为她的到来,安静的院子陆陆续续响起惊讶的声音。

“天啊,是那个废物回来了!”

“妈呀,她居然没死?命还真大!”

“可不是吗,没听过祸害遗千年吗!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苏家早已没了她的容身之地,她也敢回来!”

苏陌凉一踏进苏府大门,便是听到刺耳的议论,秀眉微敛,冰冷的眸光扫向一群婢女。

“苏陌凉,你还有脸回府吗?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若是让老爷知道你回来,怕是要拿着棒子追你出去呢!”其中一个年轻点的婢女,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冲着苏陌凉高声呵斥。

苏陌凉本已经抬步朝着自己的庭院走去,哪料到忽然被一个婢女拦住了去路,张嘴就是嚣张至极的口气。

“滚开!”苏陌凉冷睨她一眼,低沉的两个字透着极度的不耐。

婢女惊得挑眉,顿时来了火气:“你说什么?你个废物居然叫我滚开?”

说着,婢女气得就要扬起巴掌呼到苏陌凉的脸上。

第5章 回家救人

苏陌凉绣眉一皱,眼里寒芒闪现,猛地一把擒住婢女的手腕,狠狠用力往外一撇,只听咔哒一声,婢女瞬间嘶叫起来。

看着婢女疼得惨白的脸蛋,苏陌凉冰刺般阴冷的声音缓缓溢出,语气平淡,气势却骇人得紧。

“这苏家位份最高的是本郡主,你口中的老爷还没有资格赶本郡主出门,而你一个小小婢女,以下犯上,更是诛九族的杀头大罪!”

杀头大罪几个字眼被苏陌凉咬得有些重,顿时吓得一干婢女抖了抖身子,刚还得意的脸蛋瞬间面如土色。

以前苏陌凉让她们欺负惯了,她们还从来没正视过她的身份问题。现下被突然提起,居然生出一丝畏惧来。

苏陌凉看着这几张熟面孔,不禁回忆起身体主人被这些个婢女欺负的场景。

记忆里,身体主人每次被欺负都是身边的小丫鬟绿蔓和安嬷嬷出面阻止,结果总是被这群婢女打得惨兮兮的。

想到这儿,苏陌凉怒得一把掐上了婢女的脖子,眸子跃上狠色,声音沉得吓人:“说!绿蔓和安嬷嬷在哪?”

当初苏陌凉被诬陷入狱,绿蔓和安嬷嬷便被苏景辉关了起来。

这么多年,苏陌凉孤苦伶仃,被人欺辱,只有这两个仆人是忠心耿耿照顾她的,眼下她已经回来,就容不得任何人再欺负他们了。

婢女被掐的不能呼吸,面色惨白如纸,两颗小眼睛因为恐惧睁得浑圆,艰难的开口:“在——在柴房!”

苏陌凉闻言,猛地松开婢女,循着记忆朝柴房奔去。

柴房内一片狼藉,地上血迹斑斑,而绿蔓和安嬷嬷便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苏陌凉见此,心中一紧,快步上前将她们扶起:“绿蔓,安嬷嬷,对不起,我来晚了。”

绿蔓和安嬷嬷还有一丝神智,两人听到苏陌凉的声音,耷拉的脑袋忽然扬起,苍白的面色涌上激动之色。

“小——小姐!是——小姐!!!”绿蔓最先回过神,兴奋的叫起来。

安嬷嬷倒是有些不敢相信,呆滞的看着苏陌凉,恍惚道:“我一定在做梦吧。怎么可能是小姐,小姐早就被那群人折磨死了啊。”

一个弱女子被关进地牢,定要忍受各种刑法,怎么可能活着出来!

绿蔓毕竟是年轻体壮,看到苏陌凉后多了几分生气,高兴得啜泣起来:“安嬷嬷,是小姐,真的是小姐,我们的小姐回来了。”

安嬷嬷闻言这才清醒许多,忍不住抚摸上苏陌凉的脸蛋,感受到后者的温度,苍老的脸微微抽搐:“真的是小姐,谢天谢地,你还活着,不然奴婢真不知道如何向长公主交代啊。”

说来,这位安嬷嬷是长公主的贴身嬷嬷,对长公主忠心耿耿,长公主死后,安嬷嬷便来伺候苏陌凉了,对苏陌凉来说,她就是母亲般的存在。

苏陌凉看着两人伤痕累累,皱起眉头,沉声道:“我们现在回去,让我看看你们的伤。”

回到铭清阁,苏陌凉换了衣裳,为安嬷嬷和绿蔓清理了伤口,眨眼便到了晚上。

就在这时,铭清阁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大小姐,老爷有请。”门口站着一位中年妇女,婢女装扮,神态倨傲,口气更是强硬不容反驳。

苏陌凉微微一怔,心头跃上几分冷笑。

没想到她没找这老家伙算账,老家伙反倒找上门来了。

也好,她就去会会这个将苏陌凉推入地狱的亲生父亲。

第6章 狼心狗肺的苏家

从茗清阁一路走来,苏陌凉发现苏府虽然没有金碧辉煌的奢华装潢,但也有长公主府邸该有的气派,只是自从长公主去世后,这里就彻底变成了苏家。

说来,身体主人的父亲原本只是个不起眼的副将,后来娶到长公主才飞黄腾达,连带着苏家的势力也逐渐壮大。算起来,苏家可是全靠着长公主才走到今天这步。

然而苏家狼心狗肺,竟然这样对待恩人的女儿。

苏陌凉愤愤的想着,不知不觉就已经来到了前厅。

放眼望去,厅上坐满了人,而坐在最上方的中年男子,想来便是苏陌凉的父亲,苏毅辉了。

此人一身墨色锦袍,身材魁梧,五官端庄,浑身散发着戾气。

“苏陌凉,给我跪下!”一声近似咆哮的怒吼,振聋发聩,强烈的威压扑面而来——

大厅上的几个姨娘也被这威严十足的气势,骇得抖了抖身子。

苏陌凉倒是挺直着腰板,毫无畏惧的直视着苏毅辉愤怒的目光。

“父亲,我何错之有,为何要下跪?”清冷的声音冷漠至极,却透着对苏毅辉不服气的质问。

苏毅辉当下一愣,面色闪过惊愕。

这个一向胆小懦弱的女儿居然公然质问他。

之前听伊雪说苏陌凉出狱后像变了一个人,现在看来,确有此事。

“今日你当着太子的面供出你妹妹,让你妹妹当众难堪,如此不顾念姐妹之情,难道没错吗!”苏毅辉义正言辞的大声呵斥,惹得苏陌凉冷笑连连。

看来苏伊雪颠倒是非的本事儿,是遗传了苏毅辉呢。

她啥事儿没做就被冤枉,现在说出实情,反倒成她的错了!

这世上还有道理可言吗!

苏陌凉唇角轻扬,讽刺的笑容分外刺眼,落在苏毅辉布满阴霾的瞳孔里,像是一根刺扎入心脏。

“父亲,我不顾念姐妹之情,那请问你顾念过我们父女之情吗?”苏陌凉的质问掷地有声,弄得苏毅辉表情微僵。

这下子他是被堵得哑口无言,反倒是他右下方,身穿紫色锦裙的中年妇人面露愠怒,为苏毅辉解围道:“陌凉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跟父亲顶嘴,这就是你身为苏家小姐的教养吗!”

苏陌凉闻言,缓缓侧目望向说话的女人,目光微凝,瞳孔荡出一抹恨意。

这个女人是苏府的二夫人,苏伊雪的亲生母亲。

当初她在苏府为妾,一直记恨长公主,奈何身份卑微,只有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上不了台面。

长公主去世后,她更变本加厉的虐待苏陌凉,要知道苏陌凉脸上的这道疤痕可就是拜她所赐。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头的火气猛地蹿了上来,说话丝毫不留情面:“放肆!本郡主和父亲说话,你一个贱妾插什么嘴!”

二夫人被苏陌凉吼得愣住了,面色僵硬,神态震惊,瞳孔瞪得很大,满是难以置信。

“你——你——你竟然敢骂我贱妾!”二夫人哪料到一直被欺压的苏陌凉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顿时怒得眉毛高扬,面色涨红的指着她。

苏陌凉不以为意的觑她一眼,冷哼道:“我是长公主之女,又是皇上亲封的陌月郡主,有何不敢!倒是你,一个贱妾,居然敢用手指着郡主,是为大不敬,只要我一句话,你就要人头落地。”

二夫人愤怒的脸蛋闪过惊惧,手臂猛地一僵后,赶紧收回,可是心底的不服气怎容苏陌凉骑到她的头上去。

只见二夫人一改凶狠的面色,苦兮兮的冲着苏毅辉哭诉:“老爷,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嫡女,这苏家以后怕是没有妾身的立足之地了,连个晚辈都能随便辱骂妾身!”

苏毅辉听不得妇人哭哭啼啼,再说了这二夫人可是苏伊雪的母亲,过不了多久,苏伊雪就会成为太子妃,看在太子妃的面子上,苏毅辉还是要维护二夫人的。

“混账东西,她可是你的姨娘,你如此大逆不道,今天我非对你家法伺候不可。”苏毅辉愤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造成不小的威压。

此时,外面很快跑来几个护卫,Cao着棍子就要上刑。

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极品废材 或 腹黑狂妃太凶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前妻,请留步8章

    原标题:前妻,请留步8章小说名字:前妻,请留步第八章作为丈夫的责任“学长,真不好意思,耽误了点时间。”黎倩瞳本来想要说抱歉,一起吃饭的事情她本来就想要另约时间。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似乎不太方便,又太过相信自己的工作能力,中午都快要过了,自己都感觉有点饿意了,更不要说是崇羽了。“没关系,看着你们这里展示的设计,时间过得很快。小瞳这些都是你设计的吗?”大学的时候,他们就是一起学设计的,崇羽手中的本子也是在这两年自己组建工作室的时候,各种参赛的奖项。原本洛洛是觉得,拿出来可以作为宣传,不过对于崇羽这

  • 再见了我的爱8章

    原标题:再见了我的爱8章小说名:再见了我的爱第8章黑灯舞疤哥口中的Abby就是我,风月场所的女人,没有几个会用真名,她们会有自己的艺名,洋气一点就取个英文名。“在水一方”只有艾姐知道我的真名,不过她也是私底下叫我真名,毕竟现在我是一名教师,这要传到学校,我估计就要卷铺盖走人了。艾姐为难地看着我,又对疤哥说:“Abby不是咱们场子的人,你没对陈老板说吗?”“说了,但有什么用呢,陈老板咱们惹不起。”疤哥直接把头扭向我,“Abby,你就当帮帮忙,陈老板可是一条肥鱼,你要把他伺候高兴了,钱绝对少不了你。

  • 缺失的爱8章

    原标题:缺失的爱8章小说:缺失的爱第八章:把我当空气“沈柠,我不跟你争辩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李阳直接摔门出去了。很快客厅传来婆婆的声音,随后便听到他们三个人吃晚饭的声音,很好,直接把我当成空气了。我嘭的打开门,黑着脸坐在餐桌上,发现没我的碗筷,我又取来了碗筷,便闷声坐在那儿吃。韩娇娇直接把碗一推,嫌弃的嘟囔了一句,“没脸没皮。”我听到这儿直接炸了,把筷子一甩,吼道,“谁没脸没皮?这儿是我家,还不许我吃饭了?”韩娇娇被我气势吓了一跳,眼圈瞬间红了,碍于面子没哭出来,反而委屈的说道,“本来你就什

  • 初恋这件小事8章

    原标题:初恋这件小事8章小说名字:初恋这件小事第8章冤家路窄“啊?!”司机老郑的惊呼打断了他的思绪。紧接着,是金属碰撞的刺耳声音。老郑悻悻然向慕北宸报告:“慕先生,我们追尾了。”“追尾,怎么可能?”不等慕北宸说话,欧阳艾伦就叫起来。二十五年驾龄的老司机,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是前面那辆车突然刹车,我来不及反应才……”慕北宸等人下车,前车也下来两个人。顾小妤看清楚对面两人的长相,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声娘!真是冤家路窄,她怎么好死不死地又和慕北宸那个扫把星撞上了?!慕北宸看着和林蓓蓓并排站立的顾小妤,嘴

  • 云巅之上8章

    原标题:云巅之上8章小说名字:云巅之上第8章甄珠哭过“别说了……”霍少庭砰的关上手里的电脑,清冷的眉宇缠绕着复杂的情绪。他到底是不了解这个女人吗?这几年她在他面前,一直表现的冷漠,要么是为了做戏表现出来的唯唯诺诺。他不曾想,他出事后,她会难过的掉泪……听了福伯的一席话,霍少庭一夜未眠,就连薛冰儿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都忘记了接听。离开霍宅,甄珠很快给助手阿雪打了个电话,要她用圈子里所有的人脉,将视频的女主角找出来。她打完电话,不禁愈发的怀疑,这不是巧合,而是幕后之人刻意安排的一场无法预知的阴谋,视

  • 花容瘦8章

    原标题:花容瘦8章小说书名:花容瘦第8章最好安分点宁挽歌捂着口鼻,又把手中的粉末扇的更大了一些,这白色的粉末竟是渐渐扩散成白色的雾气,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趁着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往后退去。……回到东苑的寝室中,探出个脑袋,确定屋中无一人。宁挽歌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缓缓走入屋中,将门给阖上。将衣裳换上,宁挽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躺在了床榻之上。门外传来了小心翼翼的敲门声。“王爷,可有贼人在屋中?”门外的侍卫心疾着想要把贼人抓住,语气有些着急。宁挽歌躺着本想装死不出声,却不料一道突兀的咳嗽声把她给吓住了

  • 色戒8章

    原标题:色戒8章小说名称:色戒008男人与狗马厅长拥着女人坐进车里,崔婕要去拉扯,手才扶住车门,就被司机狠狠一搪,“抱歉,崔小姐,厅长还要去忙公事。”崔婕看着司机,脸上有些狰狞,“崔小姐?不要忘了你前天见我还喊我太太。你这个走狗当得也太体察人意了。”司机没有理会他,正如崔婕说的,当你落魄了,走狗都不把你放在眼里,何况是春风得意的主人。崔婕果然愚蠢,苏姐看得很透,她最错在于跑到酒店来质问,马厅长这样的男人,不要说一两个,就是十个八个,她也没有资格和权力质问,很想挽回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天由命

  • 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8章

    原标题: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8章小说书名: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第8章果果不跟她走顾慕冉脚步僵住了,回头嘲讽笑道:“他不是早就结婚了吗?妻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四个月大的孩子。”白宁远亲口跟她说的,那个女人,现在是果果的母亲。“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为什么不能跟我重新开始呢。”纪俊浩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让我照顾我,让我帮你,要回果果的抚养权。”果果的抚养权……顾慕冉瞬间迟疑了,她真的……太想要果果的抚养权了。出狱这么多天,她还一句话都没有跟果果说过。“冉冉,给我一个机会。”纪俊浩柔声说,“我只要一个机会

  • 最强狂兵在都市8章

    原标题:最强狂兵在都市8章小说名字:最强狂兵在都市第八章让你享受一下“哼,混蛋!”林芳菲轻哼一声,俏脸瞬间变得红润无比。“老婆,你要真的是信不过我,我开车送你去医院,然后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林芳菲迟疑了一下下,瞪了眼叶南,“闭上你的眼睛,敢偷看,老娘戳瞎你的眼睛。”“脾气可真差,算了,算了,谁叫我这人疼老婆呢!依你就是。”话音刚落下,叶南随即就闭上眼睛,手在林芳菲的娇躯游动,顿时摸到了一个软软的,而且还富有惊人的弹性。第一个触感如刚出炉的豆腐般的嫩,又有丝绸般的柔滑,第二个触感,十分的挺拔,

  • 美女领导太刁蛮8章

    原标题:美女领导太刁蛮8章小说名称:美女领导太刁蛮第8章为她解毒此刻的沈出尘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顺滑地丝绸柔和的贴在她身上。将整个身段的玲珑曲线完美的衬托了出来,肩膀在那纤细的黑色肩带对比下更显白皙圆润,长发盘在脑袋上,露出来的肌肤冰肌玉肤,滑腻似酥,这一刻的沈出尘实在是性感之极。但是这么性感优雅的尘姐,谁也无法想象,她正在对着笔记本跟朱浩天打CF.砰的一声,沈出尘第三十次被朱浩天爆头。朱浩天苦笑道:“尘姐,你要知道,蹂躏一个初学者,并不愉快。”沈出尘淡淡道:“你要知道,被人连爆三十次头,同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