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甜婚蜜宠:权少的1号小新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6 22:31:31 来源:网络 []

书名:甜婚蜜宠:权少的1号小新娘

第1章 楔子

从东城监狱走出来的那一刻,叶妃觉得,外面的阳光都是刺眼的。版权http://www.xbxys.com/

六年。

她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变成了一个二十四岁的女人,也从一个万千宠爱天真烂漫的豪门千金,变成了一个逞凶斗狠无所不用其极的前科犯。

叶妃睁开了那双魅惑至极的猫眼,殷红的唇瓣轻轻勾起:“我的仇人们,你们还好么?”

监狱大门的不远处,站着一个白胖的妇人,瞧见叶妃的那一刹那,湿了眼眶,匆匆迎了上来:“小姐,你终于出来了。”

叶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里露出一抹淡淡的温情:“吴妈,这些年辛苦你了。”

吴妈看着面前这个魅惑至极的女人,有些恍惚。

记忆中的小姐是一个笑容纯真,眼神清澈的少女,而面前这个妖娆魅惑,风情万种的尤物,这…真的是小姐么?

“小姐,你变了。”

叶妃微微一笑:“吴妈,六年了,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

更何况,这六年,于她是天翻地覆的六年,是困兽之斗的六年,是从天堂到地狱的六年,她怎么不会不变?

看着叶妃淡漠的神情,吴妈有些失神,小姐比以往更美了,就像是一株时刻散发着致命魅惑的曼陀罗花,让人忍不住沦陷。推荐xbxys.com

“你们,都还好么?”叶妃轻声发问,像是在怀念着什么,眼前闪过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吴妈知道,小姐绝不是在怀念,因为怕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小姐对她们有着怎样刻入骨髓的恨!

她没有开口回答,因为每个月一次的探监她已经将所有人的情况事无巨细的禀报给了小姐,不需要再多言。

叶妃扯起唇角,露出讽刺的笑容来。

她觉得没有人的人生会比她更可笑了!

伪善的继母和妹妹联手将她送进监狱,曾对自己万千宠爱的父亲对入狱六年的自己不闻不问,青梅竹马的男友和自己的闺蜜滚在了一张床上,对,她的人生就是这么可笑!

他们夺走了她的一切,夺走了母亲留给她的遗产,夺走了她的信任和真心,也夺走了她的爱…

叶妃觉得,没有人的人生比她更失败,也没有人会比她更蠢钝!

不过没关系,她还年轻,她才二十四岁,她还有美貌,还有青Chun!

她还有很多,多到她有足够的时间让这些人付出代价,她要看着他们失去一切,她要看着她们忏悔!

“叶雅和苏墨寒的婚事定下来了么?”叶妃看向吴妈。

吴妈道:“叶雅那个贱种已经同苏少订婚了。”

“我的好妹妹本事还真不小,倒是我之前一直小瞧了她。”

京城苏少,一个喜怒无常,却权势滔天的男人!

他一手撑起偌大的苏氏帝国,一手掌控半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他的只言片语便可以轻易扭转无数豪门世家的命运,他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是俯瞰众生的神!

所有人都明白,只要他的一句话,从此你的人生将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而如今,吴妈不由得担心,有了这个男人做靠山的叶家,小姐又要拿什么与之对抗?

瞧着吴***低落,叶妃轻笑起来:“怕什么,不过是订婚而已。原文http://www.xbxys.com/

苏墨寒是么?

叶雅,我们就来看看,这场角逐,到底鹿死谁手!

第2章 皇朝里的男人

京城--皇朝酒店--

百余平米的办公室里空旷而安静,宽大的落地窗被擦拭的一尘不染,折射着夕阳的余晖。

整整一面墙壁的书架上都摆放着厚厚的书籍,书架对面的一架钢琴前坐着一个处在阴影中的男人,身姿挺拔,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尊贵。

“少爷,人已经带来了。”

叶妃跟在两名英式管家的身后,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钢琴前的男人。

男人一直不曾开口,直到二十分钟后,一曲终了,两只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摁在白色的琴键上,结束琴音。

看着他一点点从阴影中走出来,叶妃忍不住怔怔失神。

他的皮肤比女人更白皙细腻,宛若一樽精致的白玉,漂亮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阴鸷狭长的凤眼,似极地深山的寒冰,凌厉而不染半分情愫,除此之外,一双薄唇轻抿,凭添了几分冷漠和薄情。小百姓养生网

这是一张想让人骂脏话的脸,也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可这张脸的主人却用他的筹谋和铁腕一手缔造了偌大的苏氏帝国!

叶妃忽然有些动摇,这样一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真的会被自己勾引么?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不,不管如何,她今天都必须把这个男人推倒!

她微微抬起头,修长雪白的玉颈尽数展露在空气中,殷红的唇瓣轻轻勾起,对着男人妩媚的一笑,带着几分少女的娇羞,也带着几分妖精般的惑人。

叶妃啊叶妃,你不是想要搅黄叶雅的婚事么,你不是想要让她们尝试一番一无所有的滋味么?那还等什么!

对于她的搔首弄姿,苏墨寒露出一抹冷笑,眼底的鄙夷昭然若揭。

他轻轻挑起叶妃精致的下巴,女人身上淡淡的清香涌入了他的鼻息:“坐过牢?”

“坐过六年。”叶妃抬眸对上那双冷漠的眸子,笑着开口。

苏墨寒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却发现她的一双眼睛极尽魅惑,偶尔折射出淡淡的琥珀色的光泽,像是猫的眼睛:“你觉得我会要一个坐过牢的女人?”

“苏少把我从这么多人中挑选出来,想必是不会介意的。更何况,鲍鱼海参吃腻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叶妃故作淡然。说明http://www.xbxys.com/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在恐惧。

哪怕他轻声细语,带有怜惜,可是,那种刻入骨髓的冷漠和狠辣,却在他的一言一行中挥洒的淋漓尽致。

关于他的传说,太多,太多…

可叶妃觉得,除非面对他,否则你永远无法理解他到底有着怎样的可怕。

于叶妃而言,于所有人而言,苏墨寒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俯瞰众生的神!

“什么罪名?”苏墨寒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帕,擦拭了一下手指,仿佛刚刚触碰过叶妃是一件多么难以容忍的事情。

“杀人,****叶妃笑吟吟的开口,好似在炫耀着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苏墨寒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抹戾气。

不等他开口,一旁的管家便已经恭敬的弯下身子解释道:“确切来说是**未遂。《甜婚蜜宠:权少的1号小新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苏墨寒的眉头松开了一些,瞧着叶妃的笑却依然觉得刺眼。

“带走吧!本少今天‘兴’致不佳…”苏墨寒将手中的帕子扔在了光滑的地板上,转身走向偌大的书桌。

叶妃心头一紧,她不能走!

因为一旦被苏墨寒否定的女人便再也不会有第二次见到他的机会!

第3章 她会的东西不多

“到底是苏少兴致不佳?还是苏少不行?”叶妃忽然开口,声音中带着一抹让人难以忍受的讥讽。

苏墨寒的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妃,一双眼睛冰冷无情:“再说一次!”

叶妃心头一颤,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却大着胆子,一双小手一点点攀上了苏墨寒的腰腹,像是弹琴般轻轻的点着,一寸寸向上的挑衅着:“我说到底是苏少兴趣不佳,还是苏少不行?”

苏墨寒冷笑着开口:“想用激将法?”

“那…不知道苏少会不会被激呢?”叶妃红唇轻勾,眼波流转,带着说不尽的魅惑。

“果然是下贱的东西!”苏墨寒一把甩开叶妃的手。

叶妃只觉身子不稳,整个人便摔在了地板上,光滑的地板磕的她生疼。

苏墨寒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凌厉:“既然你这么空虚,今天本少就破例满足你一次!”

“乐意受教,还望苏少不要让人家失望才好~”叶妃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声音带着一抹说不清的欢愉。

苏墨寒踩着她的裙子嫌恶道:“带她去洗干净!”

叶妃被带走后,苏墨寒的眼里流露出一抹冷笑,即便他明知她是想要激怒他,可这世上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被人质疑自己的能力,只是,他一定会让她后悔她今天的决定!

叶妃被两名管家领到了一个房间,两名系着围裙的女佣带着她走到了浴室。

离开苏墨寒,叶妃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刚才那一股壮士赴死的勇气去了大半。

站在宽大的镜子前,她一点点褪去了衣服。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染着一抹淡淡的红晕,说不出的惑人,配合着她的那双眼睛,即便是两名女佣也忍不住暗暗道一声好一个尤物!

泡在浴缸里,叶妃闭上了眼睛,两名女佣殷勤的帮她清洗着身体,那种无微不至的细致,让她生出一抹难堪的羞辱。

可她只是攥紧了拳头,连眼睛也没有睁开一下。

叶妃,你不是想要替外公报仇么!

你不是想要拿回母亲留下的遗产么!

你不是想要让那些人为你的六年冤狱付出代价么!

自尊?羞辱。

这种东西早在一次次下跪和讨好里被消磨殆尽。

恐惧?不安。

怕是没有一种恐惧和不安能够胜过六年前那个无助的夜晚。

不管用尽什么手段,付出什么代价,她叶妃,都要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付出代价,她要看到她们为跪在她面前忏悔!

叶妃缓缓睁开眸子,那双清亮的眸子划破了雾气,像是两把散着寒光的匕首,生生扎进人的心脏。

两名女佣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再看去,那双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哪里还有半点犀利。

“小姐,可以了。”

修长的玉腿缓缓迈出了浴缸,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雪白的肌肤一点点滑落,让人忍不住香咽起口水。

一名女佣很快用浴巾裹住了叶妃的身子,把她带到了梳妆台前。

另一名女佣用风筒帮她吹起了头发,小心的打理着她的发丝。

叶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当年的天真烂漫早已不在,竟是活脱脱一个妖精!

这六年,她学会的东西不多,唯有两样!

一样是逞凶斗狠,另一样,就是勾引男人!

第4章 有意思的新玩具

莹润的手指轻轻抚过梳妆台前的一排珐琅工艺的瓶瓶罐罐,身后的女佣瞧见她的动作,不由得开口提醒道:“小姐,少爷不喜欢女人身上有乱七八糟的味道。”

叶妃勾唇一笑:“喜欢的东西久了也可能会不喜欢,不喜欢的东西,未必就不会喜欢。”

女佣听着叶妃绕口令一般的话,皱了皱眉头,没有再开口。

在叶妃看来,这些瓶瓶罐罐里的香膏香露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每一种都采摘自天然,味道迥异,却大多迷人。

细细挑选之后,叶妃沾染了一些玉兰花的香露,点在了耳后和腕间。

一时间,举手投足的动作里,带起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香气。

“小姐,请伸手。”

女佣拿起指甲钳开始为叶妃修剪起指甲,似乎怕她会不小心抓伤到那个男人。

叶妃只是冷眼看着,耐心的等待着,将这些羞辱尽数香下。

“小姐,可以了,请跟我来。”

精致的指甲被修剪的短而整齐之后,女佣带着叶妃走进了另一扇紧闭的房门。

房门嘎吱一声打开,像是开启了一个尘封的世界。

叶妃光着脚踩在了铺满天鹅绒的地毯上,打量着这个略显昏暗的房间。

古朴的暗金色花纹壁纸铺满墙壁,水晶珠帘和吊灯折射出丝丝缕缕的光线,琳琅满目的金银玉器彰显着无与伦比的低调和奢华。

她一步一步缓缓走了进来,近三米宽的大床横陈在房间中央,银色缎面的锦绣被子折射出一抹冷意。

“小姐,请在床上等候。”

不容叶妃细看,一旁的女佣便已经催促了起来,仿佛叶妃就像是闯入另一个世界的**者。

叶妃垂下眸子,红唇轻嘲,安静的躺在了床上。

躺下的那一瞬,叶妃的整个身体都陷在了床里,柔软的像是天上的棉花。

她不由得嗤笑,她一度以为,叶家便是顶级豪门,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可是直到今日,她才明白,为什么一众显赫权阀之中,却只有这个男人缔造的神话被成为帝国。

女佣帮叶妃盖好了被子,轻声退了出去,走路关门之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叶妃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房顶上的欧式水晶灯失神。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每一秒都开始变得漫长。

她本该思量要怎样讨好那个男人,可偏偏这些年来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遭遇的背叛,一时间接踵而至,不断的光临她的脑海,就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不断的提醒着她!

被子里的手,一点点收紧,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逐次浮现,显得格外狰狞。

冲洗过后的苏墨寒,没有急着见叶妃,毕竟再美丽的女人于他而言,也不过是换了样子的玩具,激不起他多大的兴趣。

不过不得不承认,今天这个新玩具好像有那么点意思,当时他钦点了叶妃,不过是想知道,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一出狱就迫不及待的要爬上他的床,他也更想看看,一个坐了六年牢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凶气外露,形如枯槁!

第5章 他不是救世主

可是很显然,他错了。

今天这个女人,容光焕发,妩媚动人,像是个吸人精髓的妖精,又偏偏带着一抹纯情的慌乱,不得不说是个尤物。

苏墨寒随手将签好的几份文件丢在桌子上,一步步走向卧房,就算她是天上的嫦娥,今天她也要让这个女人明白,胆敢招惹他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房门忽然发出被拧动的声音,叶妃的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却在苏墨寒走进来的一瞬,恢复如常。

叶妃转过头,看向俯视着自己的男人。

昏暗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撒下一片阴影,让她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更难以捉摸他的心思。

叶妃笑的惑人,好似正耐心的等待着他的享用。

可没人知道,床下被熨的极为妥帖的被单,已经被她抓出了几道褶子。

“我今天没兴致。”

半晌后,苏墨寒拧着眉头冷声开口。

随着他的话落,叶妃的身子莫名的一软,好似得到了解脱,却又夹杂着一抹失望。

“所以,你来取悦我。”

紧接着响起的话却让叶妃再次一怔,转过头,男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显然,苏墨寒今天的心情并不好,叶妃的迟迟没有动作,几乎耗尽了他本来就少的可怜的耐心。

“苏少未免太过心急了~”

叶妃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掀开被子,缓缓踩在了地毯上,一步一步走向苏墨寒。

她的心很冷,也很紧张,纵然这些年来她确实勾引过不少男人,却从没有一次是要行这等下贱之事。

下贱么?

对,下贱!

连她自己都觉得下贱。

可是下贱有什么不好?

下贱只伤身,不伤心,只伤己,不伤人。

沙发上的男人冷着脸,神色中带着一抹不耐,像是一个裁决众生的帝王。

叶妃笑着走向他,莹润的脚趾娇小可爱,脚下的每一步都好似生出一朵朵莲花。

原本有些不耐的苏墨寒,一时间竟是有了些兴致,只觉得还没有哪个女人把短短几步路,走的这样好看。

叶妃停在了苏墨寒的面前,有些局促,却故作放荡的抬起一条玉腿,跨坐在他的身上,苏墨寒眯起了眼睛,点燃了一颗烟,燃烧的烟火在昏暗的房间里格外的璀璨,氤氲起一片疏离的暧昧。

房间里格外安静,叶妃小心翼翼的喘息着,一直没有继续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苏墨寒那双好看的眼睛,似乎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样做。

苏墨寒凉薄的同她对视着,在氤氲的灯火之下,那双琥珀般的猫眼却澄澈的宛若一汪碧水,里面的委屈和隐忍让他莫名的升起几分烦躁。

他看得出她应该不是那种放荡形骸的女人,不过不管她是纯情少女,还是良家妇人,好像同他苏墨寒都没什么关系。

他既没时间普度众生,更没时间拯救少女,人生在世,有苦楚的人多的数不清,只可惜他苏墨寒不是救世主。

第6章 跟魔鬼做游戏

“下去。”苏墨寒冷漠的开口。

叶妃微微一怔,下意识的伸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俨然他好像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苏少,我……”

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因为紧张而有些潮湿的小手,此刻正紧紧抓着他的手腕,苏墨寒有些嫌恶的将她的手甩开,重新站起身,似乎打算离开:“看来你也没什么本事。”

叶妃踉跄着站在原地,看着高傲如帝王般的男人,死死的攥紧了拳头。

她以为只要躺在这张床上,闭着眼睛装死,然后就成了。

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让她去取悦他?

眼看着他就要离开,叶妃连忙追上去,在他面前拦住了他的步子。

苏墨寒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遍面前的女人。

她的皮肤雪白,带着一股晶莹剔透的芳香,身材偏瘦,可看起来却又不是他不喜欢的那种骨感。

当然,最令人称赞的还是那双波斯猫一样的眼睛,慵懒,魅惑,偶尔折射过琥珀色的光泽,带起几分神秘和野望。

不得不承认,单论外表来说,叶妃确实算是个尤物!

可在苏墨寒看来,不管她经历了什么,她终究太嫩了些。

就在苏墨寒收回目光打算离开的时候,唇瓣一软,一阵淡淡的香气涌入鼻息。

叶妃忽然大着胆子搂住了他的脖子,生疏的覆上了他单薄的唇瓣,只是单纯的唇抵着唇,却让两个人都停下了动作。

她唇瓣上的柔软和凉意,有些超出了苏墨寒的想象,他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生涩不堪的女人竟然会主动吻他。

虽然他有过的女人不少,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他苏墨寒有着轻度的洁癖,绝不会同任何一个女人接吻。

可莫名的,他却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坏,让他甚至想要索要更多……

叶妃如愿成了苏墨寒的女人,索Xing,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当然,这个男人的态度也决算不上好,他始终如狂风暴雨一般浓烈,不带有半点怜惜,也恰如他这个人的Xing子,彻彻底底的占据着主导权,不容任人有半点挑衅。

苏墨寒冷笑一声,摁灭了手中的烟头,看了看躺在身边安静的女人:“闭上眼睛是要装贞洁烈女么?”

叶妃轻轻眨动了两下,掩盖了里面一闪而过的泪光,轻笑着开口:“贞洁烈女有什么好的,既然做了婊子我就不会再立牌坊!”

他的大手冰冷有力,所过之处,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红印子,可她始终不哭不闹,像是不知疼痛的玩偶,任由他像是一个暴虐的孩子一般胡闹。

“怎么,后悔了?”

苏墨寒敏锐的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冷笑着开口,似乎并未因为她成了他的女人,他的态度就有所改变。

“我怕有一天苏少会后悔”

叶妃依旧强作镇定的开口,她没有后悔,只是却无法抹去心底的那一抹屈辱感。

“口气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

夜色漆黑如墨…她如花般绽放,一点点盛开…

她二十四年的童贞,二十四年的美好,她选择用来跟魔鬼做游戏,一个几乎没有胜算的游戏。

可是,她不后悔,愿赌服输,她叶妃从不害怕没有新生,只怕不能拉着仇人一起灭亡!

甜婚蜜宠:权少的1号小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甜婚蜜宠 或 权少的1号小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一世新娘8章

    原标题:一世新娘8章书名:一世新娘第8章为她出头“是我找人把苏小姐抓到船上去的,也是我故意设计你们在一起的,易总,易总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我是一片好意,我看她漂亮,我想您一定喜欢,所以我才这么做的……”易天逍重重一脚踢在还不肯说实话的人身上。“不想吃苦头,最好实话实说!”范伯明只觉肋骨都被踢断了,痛得他杀猪一样惨叫连连,心思却还在转个不停。实情他是不会说的,他可不想让自己多年的筹谋前功尽弃!“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实话啊!”易天逍冷笑。“就算你叫人绑架苏小姐又故意把她送到邮轮上拍卖,然后再拍下来送

  • 明月江南8章

    原标题:明月江南8章小说名:明月江南第一卷第8章异性障碍症顾非衣指尖死死抠在掌心,爸爸他……居然这么高兴等在码头!难道那些都是顾依涵骗她的,她没有把照片给爸爸,妈妈也没有跳楼?她心中着急,又有了那么点微末的希望。偷偷溜到另一个出口处,避开所有认识的人,赶紧下了船。往家赶的途中给妈妈打了好几通电话,却都没有接通。非衣没想到的是,回到家后,迎接她的是噩耗!顾依涵那个贱人说的都是真的。妈妈跳楼了,现在在医院里抢救。而因为没人缴费,院方已经发出了最后的通牒。在码头等不到人的顾东阳本就不高兴,又被顾非衣一

  • 你的爱太烫8章

    原标题:你的爱太烫8章小说名称:你的爱太烫第8章你没病我就负责终究还是回了安家。“婉婉回来啦?”安氏夫妇见到俞桑婉都很高兴。“回来的正好,阿姨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安太太拉着俞桑婉的手,悄悄说着,“最近子皓是不是疏忽你,你生气了?别跟他一般见识,有我和你叔叔帮着你呢!”俞桑婉抿着嘴,只笑不说话。安道勋忙着给她夹菜,“婉婉多吃点,这一阵瘦了很多。”瞪了儿子一眼,责备到,“子皓你就是再忙,也不能冷落了婉婉!”俞桑婉怅然,安氏夫妇的恩情,重重压在她心口……即使是被生父嫌弃,这么多年安氏夫妇却是把她当成

  • 阔少的宝贝8章

    原标题:阔少的宝贝8章书名:阔少的宝贝第8章我说过了,我不卖东一离开之后,凝欢就一直站在门口的位置,只是这大厅内全然都是烟味,男人的手里都夹着一支烟,有些女人手里也夹着烟。“阿嚏……”凝欢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有鼻炎,在这样烟雾缭绕的环境之下,她越发觉得不舒服了。权少承怎么还没来?“阿嚏,阿嚏……”凝欢又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她实在是受不了烟雾腾腾的环境,转身提着裙摆朝着甲板的方向走去。入了夜的海边,天色早已暗下,咸咸的海风吹在身上有些凉意。凝欢抱着纤细的双臂站在栏杆边,那包裹在礼服之下的完美身材

  • 强宠娇妻生包子8章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8章小说:强宠娇妻生包子第八章酒量不错冯铮还在那里骂骂咧咧,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听到电话那端的汇报,他刚想要开口,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即,有人不请而进。冯铮刚要发飙,却在看到来人时,话堵在喉咙口。商墨,商君庭身边的人,这些年,只要有商君庭的地方,必定有商墨出现,只要商墨一出现,便就代表了商君庭。“冯导,商先生让我和你说一下,他有点事情,先行离开,改天再找时间和冯导一起相聚。”商墨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笑,有板有眼开口说道。“哦无妨无妨,商先生客气了,那改日再聚,改日再聚。”冯铮忙也

  • 余生之爱8章

    原标题:余生之爱8章小说名称:余生之爱第8章锅锅最坏了凌沫雪下了楼,发现儿子已经插上电饭锅煮好了香米粥。她动手煎了几个荷包蛋,拿出现成的一包酸菜和花生米倒在盘子里就是简单的家乡早餐了。“妈咪,你现在这么瘦,早饭能不能不要再喝粥了?”三个人落座,爱叨叨的凌琦月又说话了。凌琦阳凝眸睇她一眼,犀利的眼神跟他的年龄相差太远。“酸菜,你想吃肉包子就直说。”凌琦月脸一红,朝他翻了个白眼,小嘴含着勺子嘀咕,“你最坏了,锅巴!”“你在骂我。”凌琦阳又读懂了她的眼神。凌琦月气得只好闭上眼睛,舀着粥往嘴里塞……可怕

  • 倾城一恋8章

    原标题:倾城一恋8章小说名: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8章掐指一算容若隐挑了挑眉毛看我,笑问道:“姥姥,要不你掐指一算看看。”我笑眯眯的真的捻起几根手指,颇有样子的算了算,然后看着身边的容若隐笑道:“姥姥掐指一算不出来,还是你直接告诉姥姥吧。”他好笑的看着我,轻声道:“本宫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子,为何要谋权篡位?”我点了点头,也对:“那就是你哥哥嫁祸给你的了?”容若隐淡淡一笑:“你猜?”我猜?我挑了挑眉毛笑道:“你能逃出去吗?”他想了想,忽然低下头在我耳边道:“我的人就在外面,只要拖得一时半刻,

  • 阴缠阳错8章

    原标题:阴缠阳错8章小说名字: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8章夫君,你就帮帮我吧欧云说话的口气真他妈熟悉,跟死去的陈雨婷在厕所对我说话的口气一模一样。我一下明白过来了。欧云肯定不是疯了,我觉得她会突然伤人,是因为鬼上身了。从刚才,她就没有苏醒过来。是附身在她身上的鬼魂有意欺瞒我们,在我们疏于防范的时候,出手偷袭。我看着周围路过的寝室的大门,在经过的时候,不断地敲门,叫门,“救命,救命,麻烦开开门……”但这些人,却好像睡死了一样,外面动静这么大,都没有一个人开门来帮我。我感觉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异空间一样,和

  • 老婆乖一点8章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8章小说名字: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8章我想你霍正霆迈着大步朝着她走来,那双冷眸紧紧地盯着霍少航搭在她肩上的那只手。那吃人的目光让夏紫溪身子不禁又抖了抖,尽管男人的目光灼灼,快要将她的手烧出一个洞,她别过头,还是决定无视他。“笑什么呢,这么开心。”身后,清脆的女声传来,夏紫溪回过头,一个端着盘子的妇人从厨房里走出来,想必她就是霍少航的母亲了吧,夏紫溪想,冲着她露出礼貌的微笑。那妇人见到夏紫溪后,手无端地一抖,哐当一声,手里的盘子应声倒地,满满的水果散落一地,而她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

  • 请再爱我一次8章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8章小说名称:请再爱我一次第8章好自为之财务科?怎么可能!樊雅霍然抬眼,眼底掠过一抹了悟。虽然上辈子容浔在他们结婚后就进入了容氏集团,但她一直以为容浔被调入财务科是老爷子因为这桩桃色绯闻事件给他的惩罚,原来根本不是,这桩绯闻不管发生还是不发生,容浔也注定会成为小小的财务科科长。是老爷子刻意打压,还是老爷子在设置关卡考验?还没有想明白,就听容浔淡淡的道,“我很满意财务科科长的位置。”“你真的满意?”容闳狐疑看过去,容浔正好是侧对他站着,从容闳的角度看过去,正好是容浔冷硬立体的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