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鬼夫半夜贱》全文免费阅读寒梦三千

2017/11/16 8:34: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鬼夫半夜贱

作者:寒梦三千

第七章:诡异梦境

“问你话呢?”大概是我没有回答,老师的面子下不来,他的语气又严厉了几分。[全集]《鬼夫半夜贱》全文免费阅读寒梦三千

同学们也纷纷放下自己手中的实验,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我吸引,老师的脸色更难看了,瞪着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吃了一般。

“我听说她有一个酒鬼爸爸,该不会是被那个啥了吧?”有女生小声讨论道。

我脸色一白,转而看向那个女生。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的父亲虽然酗酒,但以前也真正疼爱我过。

大概是这话太露骨,老师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女生,后者立刻低下头去不在说话。

因为女生的话,课堂上的气氛有些怪异。[全集]《鬼夫半夜贱》全文免费阅读寒梦三千

大家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虽然没有人在说话,但显然在想那个女生刚才说的话。

我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知道,有些事不是一两句辩解就能改变的。

李然看了看低头不语的我,开口道:“老师,宛白最近一直在兼职,可能是太累了,您就原谅她吧。”

闻言,老师的脸色稍稍平缓一些,“哼,下次在这样我的课就不用来了。”说完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转身上了讲台。

见老师不在多问,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周围的同学又看了我几眼,见老师都不在追究,也都不在看我,在老师的提醒下继续自己的实验。网站http://www.xbxys.com/

李然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各位同学,见没有人看我们才悄悄问道:“宛白,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的维护让我很感动,微微点点头。

“不然你回去休息吧,你肯定没睡好,这样下去身体真的会吃不消的。”李然担忧道。

看着她担忧的脸色,我心中一暖。

说实话,我们虽然是同桌,但我和她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她今天的关心真的让我很感动。

因为父亲的原因,我根本没有朋友,除了医院的妙菡会关心我之外,就只有李然了。

“我知道,谢谢你。阅读xbxys.com”我低声道。

她没有在说话,一节课就这样悄然过去。

等下了课,我还没有从那个诡异的梦境里出来。

“喂,你刚才梦到什么了,竟然叫的那么大声?”前面的女生,也就是我刚才梦到的那个女生转过来看着我问道。

看到她完好无损的脸,我心里一时间不知是什么感觉。

“没事,就是一个可怕的噩梦。”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敷衍开口。版权xbxys.com

她白了我一眼,明显不相信我的说辞,却没有在多说什么转了过去。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有吐出来。

嘭!

一声巨响,整个教室都颤抖了一下。

我愣愣的看着前面的女生,整个人都傻了。

因为眼前的画面和我梦里的画面竟然一模一样!

此时我全身冰凉,四肢僵硬,完全不知所措。

耳边传来同学们的尖叫声,哭喊声,还有老师安抚的声音,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我的头更加疼。

“宛白,你怎么了?”李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我暂时回神。网站xbxys.com

我想说话,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是为数不多对我好的人之一,我遭遇的不幸就不要告诉她了。

想了想,我只是摇摇头。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指着我的鼻子骂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她就不会失神,就不会发生爆炸!”

我抬头愣愣的看着他,他是被炸女生的男友,之所以会记得是因为他们当初挺高调的。

“你说什么呢,是她自己不小心的。”李然忙将我拉到身后争辩道。

“放屁!刚才大家都听见了,是她发疯一样大喊大叫,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她分散了,就是你的错,我要报警!”男生的情绪很激动,一把将李然推到一边眼神凶恶的看着我。

同学们都看好戏一般看着我们,谁也没有在说话。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的死和我有没有关系,刚才那个梦实在太真实,真实到我没有反驳他的理由。

“李浩,先叫救护车。”还是老师看不下去过来将男生拉到一边,又安抚了一会儿,教室里才渐渐安静下来。

我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却不敢看躺在地上的女生,我害怕,害怕看到和梦里一样的场景。

“大家都回自己的座位,别乱动,待会儿警察和救护车就来了。”老师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我的精神再次紧绷起来,我多希望现在的一切才是一场梦,但我知道这不可能,因为我放在腿边的手已经掐到了肉里,疼也传到了脑子里。所以我很清楚,这并不是梦。

“先喝点水吧。”李然将一瓶矿泉水递给我,我朝她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接过水打开正准备喝,忽然看见瓶子里的水变成了红色,就像是血一样浓稠,还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啊!”我惊叫一声,猛地将手里的瓶子扔了出去,好巧不巧的就砸在女生的脸上。

大家都被我过激的举动吸引过来,疑惑的看着我。

“宛白,你到底想怎么样?她都这样了,你还要砸她,你到底什么意思!”一双手气势汹汹的把我推到一边,腰的位置刚好撞在桌子上,疼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可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哭。

“她肯定不是故意的。”李然走过来想拉去,却被李浩推到一边,“你别管她,她就是故意的,你看看,她的脸都被砸出血了。”李浩蹲在地上看着女生,我悄悄将目光落在女生头上,却只看到一头黄色的头发和隐隐的血丝,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还好,还好和梦里不一样。

我在心里庆幸。

就在这时,有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和护士进来,“让让,让让。”

很快女生就被放到担架上,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风吹来,原本盖在她脸上的头发诡异的被吹开,露出那张已经没有了皮的脸,我的脸顿时就白了。

因为她的脸真的没了。

此时我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想梦里那两个字,“偿命!偿命!偿命!”

第八章:除掉他!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等我回过神,已经坐在床上了。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医院并不只有我一个开救护车的,所以今晚我并不用上班。

坐在床上,我将头靠在膝盖上,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今天白天的画面。

那个死去的女生以及她对我说的话,这一切都是在遇到那个男鬼之后才发生的,在此前的十九年人生中,除了父亲是阴阳师之外,我再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除掉他,这样我才能过安生的日子。

想到就要做到,我立刻从床上下来在家里翻箱倒柜起来。

我记得父亲以前有很多抓鬼的东西,只是那件事之后,他就将那些东西藏起来了。

想到父亲,我忽然发现他早上出门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过这样的事之前也常有发生,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

几乎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一个破旧的纸箱子里找到了一本书,书名是《邪祟令》。

看书名,应该是驱鬼的,我心中大喜,只要我按照上面的方法去做,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拿着书回到房间,我立刻翻开书研究起来。

这是一本很古老的书,因为太久没有人翻看,有一股很浓郁的霉味,不过我并不在意,我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一颗救命稻草,这就是我全部的希望。

翻了几页,我就找到了关于驱鬼的办法,顿时心里的喜悦又多了几分。把上面提到的东西记下,然后把书小心翼翼的收起来这才出了门。

按照书上的说法,在结合我和他的相遇,他应该是艳鬼,而祛除艳鬼需要用到公鸡、朱砂、皮鞭还有纸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一座超过百年的荒废宅院作为引诱艳鬼并抓住艳鬼的婚房。

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大街上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行人。

因为以前跟着父亲的关系,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前面的东西,只是超过百年的废弃宅院却是不好找。

这年头不管是房子还是地都堪比黄金,谁家要是有个院子,那还不得发财,又怎么会废弃。

抱着买好的东西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父亲还是没有回来,我也没有多想,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房子。

找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找到一座在附近村子里有一座这样的宅院。

据说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否则这样的院子根本不可能荒废。反正我已经被艳鬼缠身了,成不成就在这一次了。

打定主意,我换了一身衣服,将需要用到的东西收好,背着包拿着手机和手电出了门。

此时已经将近十二点,大街上的行人就更少了。

我等了好久,才打到一辆出租车,付了比平时多一倍的价格,司机才同意带我去目的地。

夜晚的马路上静悄悄的,司机打开收音机,里面传来女主播清脆的声音,这让我紧张的情绪微微放松了一点。

没多久,车子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停下,我付了钱下车,司机立刻开车离开,好像有人在后面追他一样。

我打量这个荒废已久的院子,院子很大,这里的位置也还好,但因为闹鬼,这院子没有人敢住,也没有人敢拆,就这样留了下来。

一阵风吹过,我忍不住紧了紧衣服,鼓起勇气朝院子走去,来都来了,我没有放弃的理由。

到了院子门口,我发现一个穿着蓝色衣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在烧纸,老太太看起来很老了,她蹲在地上,如果不是恍惚的火光,我根本看不到她。

但此情此景还是让我胆寒,毕竟大半夜在荒废的宅子门口烧纸,怎么想都觉得恶寒。

我紧张的将手放在口袋里,老太太忽然抬头看向我,只一眼,我就看到了她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那根本就不像人的眼睛,而是猫眼。

在夜里发出幽暗的光,让我一看就想逃。

但我不能走,只要我勇敢的按照书上去做,以后就再也不用面对那个男鬼了。

我太想摆脱他,以至于眼前的恐惧都可以克服。

老太太盯了许久,才开口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早就应该死了,还站着活人的坑。”说完她缓慢的起身。

直觉告诉我,她在说我,我刚要上前询问,她已经拍拍手走远。

只有她烧纸的地方还有昏黄的火光在夜风中摇曳着,此情此景让我心中越发胆寒,快步走到火堆旁,却发现地上燃烧的根本就不是纸钱,而是鲜红一片!

那分明就是血,因为开救护车,我对血并不陌生。

这个发现让我再也不敢多做停留,立刻跑进了院子里。

关上门,我喘了一会儿粗气,这才打量这个院子,院子和我预想的一样很大,有点类似四合院,但有和四合院不同,宅子的中间是一个院子,而周围都是房间,在院子的边上还有一个水井。

简单的打量了一下环境,我走进一间没有关门的房间,房间很空,地面也很干净,就像经常有人打扫一般。

今晚的月色很好,浅浅的月光从木制的窗口照耀进来,细碎的月光落在地面上,竟让我有种特别的感觉。

愣了一会儿,我摒除心里的杂念,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东西开始摆阵。

这是我第一次弄这样的东西,打开手电筒认真看了好久,确认都无误之后才开始动手。

第一步是在地上铺红色的朱砂作为婚床,在婚床的周围摆上喜字,然后在用朱砂和鸡血混合的液体画这个阵法最重要的禁令符,做完这些,我点上了大红的蜡烛,也就是喜蜡。

一切准备就绪,我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红色被子铺在地上。

然后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以身为引。

这需要我脱光衣服躺在被子里引诱艳鬼到来。关于这一点,我有点紧张,但转念一想,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能就此摆脱他,就算在被他那个啥一次,也是值得的。

第九章:送上门

做了好一会儿的心里准备,我才鼓足勇气解开胸前的扣子,然后脱下衣服裤子,真空躺在地上。但奇怪的是,地上并不冷,而是像真的床一样又暖又软,这个发现让我很诧异。

“哗哗……”外面有风吹树叶的声音,我赶紧回神回想书里的咒语,大概是太紧张,想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来开始默默念了起来。

我念的很认真,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希望。

书上说,只要跟着这个咒语念,不管那个艳鬼在哪儿,他都会被这个咒语带来这里。

我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紧张的攥着被子。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摆阵,而且那个男鬼看起来还挺厉害的,说不紧张是假的。

但一想到书上说一定能成功,我又有了信心,深吸一口气,认认真真的念了起来。

书上说,只要艳鬼色心大起钻进被子,那他就再也逃不掉。

不管是鸡血还是朱砂,都是专门对付鬼物的东西,更别说两种东西混合,无论哪一种都能让他永远被困在喜被里,然后把被子放进狗血中浸泡,他就永世不得超生。

我心中稍安,原本只有几分的把握也变成了十分。

就在这时,有脚步声传来。

嗒!嗒!嗒!

其实鬼根本不用走路的,那也就是说他是故意的,他在用这个方法告诉我,他来了。

这个发现让我又紧张又羞涩,毕竟我现在是真空躺在地上的。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刮过,我只觉得浑身一凉,一个熟悉的气息就将我包围了。

这个味道让我再一次确认,是他,他来了!

我忍不住激动起来,只要他进来,就能抓住他了。

“桀桀……”空气中传来他的阴笑,像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一般。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我只知道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此时的我紧张的心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耳朵紧紧的贴着地面,想知道他到底在哪儿。

就在这时,一直响着的脚步声停了下来,我的心猛地纠结在一起。

难道他发现了,所以要逃走?

不,不会的,书上说这个咒语一旦生效,他就跑不掉。

我紧张的握紧被子,全身上下都是汗水,就在这时,一张脸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认识这张脸,就是那天那个人,此时他惨白着一张脸,一双眼睛眼红,“啊!”我忍不住尖叫一声,想要跑出去又想到自己现在一丝不挂,只能作罢。

而且他既然来了,就说明这个阵法是有用的。

他跑不掉了。

我太想摆脱他,以至于没有看到他惨白脸上的讥讽之色。

男鬼轻笑,抬手捏住我的下巴,轻蔑道:“分明是你请我来的,还摆了洞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成为我的女人吗?”

我轻轻摇头,想否认他的话,却又无法开口。

“但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可不喜欢太主动的女人。”他的言语那么轻佻,言辞那么犀利,让这些日子一来我受的委屈和恐惧都爆发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他的手恶狠狠道:“我不管你是谁,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话落,我按照书上的咒语念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我念了好几遍,他丝毫不为所动,就好像咒语并不是针对他的一样,这个发现让我忍不住紧张起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咒语。

“别念了,”他忽然捏住我的下巴,眼神阴冷的看着我,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吾人为你而来,你却想要除掉我?”

他的眼神很恐怖,语气也很阴冷,但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一把甩开他捏住我下巴的手,“你早就已经死了,死了就该去死人该去的地方,不要在祸害人了。”

一阵异样的感觉从身上传来,我这才发现他的手已经落在我的胸口,那么冷,几乎要将我的心脏冻结。

我有片刻的愣怔,书上不是说这个阵法万无一失的吗,可为什么对他没有用?不仅如此,它半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我弄错了?

一句话轻飘飘的落在我的耳边,“你以为你现在就是活人吗?”

不知为什么,一听到这话,我就想到之前在门口遇到的那个老太太,她也说我不是活人,可我明明有心跳有脉搏,怎么会不是活人?

失神间,他欺身而上,双手在我的身上不断游走,就像是一条滑腻的蛇一般,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今天不是你主动让我来的吗,这么紧张,是想做了婊子还立牌坊吗?”话落,他的手移到我的两腿之间来回的摩擦着。

我试图推开他,但却根本无法触碰到他。

挣扎了一会儿,我选择了放弃。眼泪无声从眼角划过,我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等待着噩梦的到来。

“别一副死人的模样,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新娘。”话落,他的唇落在我的眼角,湿冷的舌尖在我的眼角来回扫动,苦涩的泪被他悉数舔净。

我迷茫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下一刻,有什么东西穿透我的身体,我只觉得身体像之前一样被填满,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传遍全身。

就在这时,不用出的我纸人忽然起火燃烧起来,不消片刻就化为灰烬,风轻轻一吹,便消散在空气中。

同时,地上的符咒也慢慢变成了一个骷髅,燃烧着的蜡烛透着阴森的光,就好像某种仪式成功了一般。

此时我脑海中想起之前在书上看到的话,如果无法祛除艳鬼,那么这个阵法会使两个人成为真正的夫妻。

这个发现让我心底发寒,我摆脱他都来不及,怎么会让他成为我的丈夫。

可此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抬头看着在我身上不断起伏的身影,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所有的动作都像是机械一般生硬。

我心中后悔不迭,是我太过自信。以为能将他抓住,谁知道竟然帮了他,而且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可此时,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第十章:恍惚

再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我机械的坐起来,看着自己身上的青紫和地上的骷髅,眼泪再次无声滑落。

哭了一会儿,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衣服穿好,却发现手上多了一枚戒指。

我很清楚,我并没有这样的东西。

不知怎么,我忽然就想到昨晚他说的话,过了今晚,我就是他的新娘,那这个戒指是他给我的信物?

这个想法让我心中再次一寒,不,我不要做他的新娘。

我看了一会儿手上的戒指,戒指上镶着蓝宝石,在清晨的光线中透着璀璨的光,一看就价值不菲。但它却是一个鬼给我戴上的,一想到这个,我就恨不得将戒指踩烂。

然而努力了几次,我都没有办法把它从手上取下来。我气结,却又无可奈何,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只好收拾好东西离开这里。

一出门,我就听到一个女人的笑声,那种笑声一听就让人很不舒服。

我朝女人望去,恰好她也正在看我,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不等我细想,她开口道:“阴人妻,死人种活种,这一切都是报应啊,报应!”最后两个字忽然尖利起来。

我忽然想起什么,这个院子闹鬼!

想到这个,我再也顾不上多想,拔腿就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前面竟然是我的学校。

刚一停下,耳边就传来李然的声音,“宛白,你怎么才来?”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今天第一节课是副教授的,你知道的,那个老师最难搞了。”李然喋喋不休的抱怨着,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副教授确实很难搞,只要一次没有去,那这个学期就别想过。

“我知道了,我们进去吧。”既然不能翘课,那就只能去上课了。

其实现在还不算晚,只是这个教授要求比较严,在他来之前,我们必须要到齐。

这个教授上课的教室是在实验室,就在昨天那个实验室的隔壁。

一想到昨天的事,我的心里就忍不住发毛,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父亲那本《邪祟令》好好练习,以后就算不能驱鬼,至少不要被鬼缠身。

走进教室,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这让我觉得有点奇怪,正准备问身边的李然,却发现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发现让我双腿忍不住发软,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我是在校门口遇到她的,她还跟我说了很多话。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

就在这时,我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这种眼神让我从心里觉得发毛。在教室了看了一圈,依旧一个人都没有。

在教室里转了一圈,我来到教室外面,对面楼上窗户的位置似乎有一个黑影,视线就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的,几乎没有多想,我抬腿往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那个身影还在,只是他背对着我,我什么都看不清。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靠近了看时,他忽然转身定定的看着我,我顿时脸都白了,因为这个人居然没有脸,而且正是昨天被炸伤的那个同学。

我想尖叫,声音却被堵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此时玻璃上有血慢慢滑落下来,很快凝聚成两个字“偿命”。

看到这两个字,我更是肝胆俱裂。

“嘿,看什么呢?”有人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我被吓了一跳,这才回神。回头一看,正是我的同桌李然。我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把抓住她的手指着对面的玻璃道:“你有没有看到那里有个人,上面还有‘偿命’两个字?”

“什么字,什么人啊,那里什么都没有。”李然往前面看了看,担忧的看着我,“你肯定是想到昨天的事了,你放心,经过警察的查看,那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知道她是在关心我,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窗户,确实如她所说,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我看花眼了,我这样告诉自己。

和她一起回到教室,同学们都已经到了,大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等待副教授的到来。

但副教授还没到,副主任却先来了,他径直走到我面前,一脸担忧的看着我,“你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学习虽然很重要,但身体更重要。”

副主任和副教授不一样,他在学校里十分受欢迎,特别是女生。

他一进来,大部分女生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有惊喜的,有娇羞的,还有尖叫的,一时间整个教室都沸腾了。

而大家听到他对我的关心,女生们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杀掉一般。

在这样的眼神高压下,我忐忑道:“谢谢。”说完这两个字,我逃似得走出学校。

一出校门,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宛白,如果你怕学习跟不上,可以来找我,这堂课的知识点我会整理好。”身后传来副主任的温和的声音。

我艰难的转身,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副主任站在阳光里,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不得不说,他确实有一副让女生都疯狂的好皮囊,可我不是那些女生,有些人越是好看就越是危险。

“在想什么?”大概是见我没说话,他凑近我,温热的呼吸划过我的耳垂,我忙退后一步,“没什么,谢谢你,我先走了。”

不管他对我是什么目的,我都惹不起这个人。

走到校门口,我看到有一个人蹲在门口哭得很伤心,肩膀都在颤抖,我看了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人看上去还有点眼熟,犹豫了一会儿,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问道:“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她并没有理我,而是哭的更厉害了。

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吧,曾经很多次,我也是这样躲在被子里哭的。

可能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更加担忧了,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都会过去……”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忽然停止了哭泣,慢慢抬起来。

在她抬头的瞬间,我的心顿时停止跳动,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那竟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第十一章:无脸同学

看到脸的刹那,我浑身僵硬,不知所措。

过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我才想起来我要逃,离开这里远远的!

拖着无力的身体,我开始后退,而那个无脸同学却没有急着追上来,而是一脸阴笑的看着我,就像是猫看着老鼠一样。

这样的眼神让我心中惧怕,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可以飞走,但现实却是,他阴笑着慢慢朝我靠近。

我一边跑一边看着不断朝我靠近的他,心中一片绝望。

“你躲不过的,是你害死了我,我必须要你偿命!”他阴沉恐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忍不住开口反驳,“不,你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你要报仇,也不该找我。”

那天教室里那么多人,虽然她是我的前桌,但我除了跟她说过话之外,其他再也没有接触,怎么能说是我害死的她。

“还敢狡辩!”

我的话似乎惹怒了她,她的脸色猛地一变,红色的血从她的双眼开始流下来,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异样吓呆了,根本就忘了反应。

她一步一步靠近我,每走一步,都有血色的脚印印在地面上。

“应该死的人是你,后山的人不会骗我。是你连累了我!”她已经接近疯狂,不知道那里吹来一阵风,将她染满了鲜血的头发扬起,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在人间,而是身处地狱。

对于她的话,我根本不信,当时爆炸的是她的模具,又怎么会是我害了她。

当此时她已经失去了理智,我只能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顾一切想要跑出去。

眼看不远处就有同学路过,我欣喜的边跑边喊,“救命啊,救命啊!”

可无论我怎么喊,前面路过的人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的从我面前路过。

我彻底绝望了,只能不顾一切的往前跑。很快就跑到我的班级,我拼命大喊大叫,但他们始终当我是透明的,不管我怎么喊,他们都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此刻我觉得我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一般,我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这种感觉让原本就濒临绝望的我更加无助。

但我不想认输,更不想死。

我猛地回头看着离我不远不近的同学,她脸上的血肉正一块一块望向掉,落在地上之后就变成一个个蠕动的蛆虫,看起来无比恶心。

就在她快要贴到我的身体时,我心中竟然在期待他的出现。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他是一个鬼,一个缠着我的鬼。

我想,他连我精心布下的阵法都不怕,对付这个女鬼,肯定绰绰有余。

“呵呵,原来你只有害怕的时候才会想到我?”

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我微微侧脸,就看到他半倚在墙上,动作悠闲的看着我和离我只有几厘米的女鬼,那姿态,就像是在看一出好戏一般,惬意无比。

这个发现让我又怒又无可奈何,刚想说什么,女鬼脸上掉下来的血肉就沾到我的身上,我吓得大叫,身边的他却笑得更加肆意。

“还别说,看你这么狼狈,还挺有意思的。”他双手环抱,半点没有帮忙的意思。

我气结,却又没有能力摆脱这个一直追我的女鬼,只好恳求他,“我求求你,帮帮我吧。”

他依旧不为所动,就好像完完全全是局外人。

这画面让我十分气愤,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气愤再次开口,“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妻子吗,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被欺负,却无动于衷,你还是一个男人吗?”

天知道我有多不想被贴上他的妻子的标签,但此时我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跟命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

他微微抬手,追我的女鬼就停止了脚步,就像是看电影被按了暂停键一样,这个空隙,我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他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是我的妻子我就要帮忙吗,别忘了是你一厢情愿做我的妻子的,而且你被她杀了不是更好,这样我们就是同类了,你可以来地府陪我。我还要感激她呢,为什么要帮你?”

轻蔑的语气,淡然的态度,仿佛我真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且他说的确实是实话,我无言以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意识到这一点,我心中居然有点难过,不过这种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

压下心里莫名的情绪,怒吼道:“做梦!”

话音刚落,原本静止的女鬼忽然又被按了播放键,在我完全没有准备下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即将碰到我时,女鬼尖利的叫了一声。

趁这个空隙,我得以休息片刻。

“你身上居然有朱砂和狗血!”女鬼不甘心的看着我,毕竟她差一点就咬到我了。

原来她也害怕这个,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看《邪祟令》并准备一些驱鬼的东西,就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被动了。

正在我暗自庆幸时,女鬼再一次扑上来,“就算你身上沾染了朱砂,我今天也不会放过你!”

毫无防备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朝我靠近,我完全没有想到她对我有这么大的恨意,宁可自己受伤也要害我!

就在这时,一直看戏的他忽然出手挡住女鬼,但奇怪的是女鬼并没有看见他。

“怎么回事?”女鬼环顾了一下四周,什么都没有,她的目光再次落在我身上,眼神深沉到让我看不懂,“只要我喝了你的血,我就能活过来,你身上有一种让我很舒服的气味,那个人肯定没有骗我。”

说完她贪婪的吸一口气,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但她的脸已经没了,我忙闭上眼睛不忍直视。

不对,她刚才说那个人说的,那么她说的那个人是谁?

我隐隐觉得有人已经盯上我了,而且这个女鬼肯定就是他的棋子,可我不明白,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他这么费尽心机,到底想做什么?

第十二章:答应做你的妻

想到这里,我急中生智,对一边的他开口,“只要你帮我,我会好好做的妻子,回去之后立刻给你烧纸,还烧很多纸人给你做妾,只要你救我。”

此时我已经顾不上许多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但我的话似乎激怒了他,他面露寒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找死!”虽然很不满,但还是不情不愿的将目光落在女鬼身上。只是一个眼神,女鬼的动作就顿住了,愣愣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道:“你怎么在这里?”声音里竟然带着几分颤抖,似乎很害怕他。

“她是我的女人,你走吧。”男人走到我身边将我圈在怀里,神色淡淡的看着女鬼。

“你的女人?”女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似乎在权衡利弊,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消失了。

她一消失,我顿时轻松了很多,一松懈下来就无力的靠在墙上。

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转身欲走,我忙上前拉住他的手,害怕道:“你先别走,她待会儿又回来了怎么办?”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拉住他的手,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尴尬的放开。

“现在知道怕了,怕就在自己的家里好好呆着,别乱跑,害人害己,那个女鬼就是被你害死的,不然她怎么会缠着你。”说话的时候他分明是笑着的,可我却觉得浑身发冷,难道那个女生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是我害死的?

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怎么能说是我害死了她呢?

但女鬼可能说谎,但他……我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鬼,他却没有必要骗我。

又想到上次在废宅门口那个老太太说的话,我从心底竟然有点相信这个说法。

如果她真的是我害死的……

我忍不住内疚了。

但是让我不出门,呵呵,不说别的,就是父亲欠的那五万块钱,我都得尽快还回去,更别说我和父亲的开销都得由我来赚了。

恍恍惚惚的回到家,一打开门,我就愣住了,地上桌子上一片狼藉,凌乱不堪,一看就是被人翻过的。

但肯定不是之前那些要债的,毕竟我家什么情况他们再清楚不过。而且被丢在地上的都是爸爸以前用过的阴阳邪术的东西。

想到这个,我才发现爸爸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再加上家里被翻成这样,我忍不住担心。立刻拿出手机拨通爸爸的电话,然而让我意外的是,他的号码竟然是空号,我明明才给他交过话费。

霎时间,我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拿着手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我以为是父亲,欣喜的打开手机,才发现是医院打来的电话,立刻接通了电话。

“喂?”

“小白,你在哪儿?”是院长的电话。他是我爸爸的好友,也是因为他,我才能在医院开救护车。

“叔叔,我在家呢,怎么了?”我语气温和道。

对于帮助过我的人,我自然是感激的。

“有个村子发生了集体斗殴事件,伤者不少,医院里的救护车都不够用了,你没事就过来吧。”院子的语气很着急,看来这次事件挺紧急的。

意识到这一点,我放下手机换了一件衣服就出了门。

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到医院,车库里只有我经常开的那辆救护车还在,别的车都被开出去了。

“小白,你来了,大家都走了,就只有这辆车还在这里了,你快过去吧。”院长慈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忙回头应是。

救护车的钥匙一般都在车上,我上车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很快院长就发来地址,我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那分明就是我昨天晚上才去过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我不得不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来到村口,到村子里刚好要路过那个宅院,看着老旧的大门,我心底一颤,加快速度从这里开了过去。

很快,我就到了发生事故的位置,这里是村子的中心,里面已经停了很多车,还有很多人围在一边说着什么。

我熄火之后下车,实习医生妙菡也在,见我来了,忙朝我走来,“小白,你来了。”

我朝她点点头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妙菡摇摇头,“我也刚到,不清楚。”

“你们是医院的吧,快过来看看,这个人伤的好像很严重。”有人在我们身后喊道。

我和妙菡对视一眼,跟着来人走到一栋房子的后面,这才发现这里一片狼藉,比起外面严重了不知道多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打架斗殴也没有这么严重吧。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听说这里有户人家三天之内集体自杀了,就剩下一个儿子还疯了。”村民说话的时候神色严谨,看来打架斗殴只是一个借口。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四处看了看,好像在确认什么,见没有人才小声道:“而且他看见谁都说是鬼,还拿着刀到处砍,谁都不敢拦他。”

这个事件比我想象的更加严重,我再次和妙菡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

尤其是我,这几天发生了那么多事让我身心俱疲,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好了,我不跟你们说了,我得回家了。”村民看到不远处有人过来,忙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小白,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这里该不会有……”那个字她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朝她摇摇头,心里却不敢否认那个村民说的话。

“妙菡,小白,你们在哪儿干嘛呢?”有同事在后面喊道。

“没事,我们就随便看看。”妙菡拉着我回到车子旁边,看着一个个被抬上救护车的伤者,我的神经一刻也不敢放松,似乎这里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就要发生。

很快,我开的那辆救护车也抬上了两个伤者,妙菡和我上了车,我发动车子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走着走着,我发现有点不对劲,忙停下车子查看。

鬼夫半夜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夫半夜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四章偷药的奔奔“小树树,没事的。太上老君的丹药有很多,每天只偷一颗不会被发现。你要是不快点幻化人形,桔生大人吃了你怎么办?我嘛,以后有的是机会幻化成人。”看着奔奔拍胸脯的担保,才放下心来。暖树忽然不满的摇摇自己的身体,对月殇说道:“你说为什么桔生把你化成人形,而不帮我也化一个呢?”月殇笑笑,给她浇了半瓢水,“你现在才想起来问啊?真是笨死了。我是被打回了人形,原本就有人形的。而你,一直都是个树形,要是把你变成人

  • 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四章有时候也是自私的秋梓言愣了愣“什么?”她的表情是疑惑的,心里却是虚虚的。“我想我应该去和承锦好好谈谈!”何琦音说着就转身打算离开。“音音。”秋梓言马上拉住了何琦音,眼里全是焦急。“你昨晚是不是没回来?也没有和承锦在一起?”何琦音眼里的情绪快得让人捕捉不到。秋梓言抿嘴点了点头。“你去哪了?”何琦音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她们当初约定好,除了何琦音要去外地工作的时候,何琦音没办法回家,其他时间,她们

  • 小说重生之铁骨凰后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铁骨凰后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重生之铁骨凰后004烈焰焚身而后她微微一顿,美丽的双唇圆成一个漂亮丰盈的鲜红的圆:“对了,凤惊华,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你那个十四岁的宝贝妹妹长得真是粉嫩水灵,很像当年的你呢,在天牢里可没少被男人疼爱。啧啧,可惜你不能亲眼见到她的模样,狐媚的模样真是好诱人呢。以后啊,她还将日日夜夜被更多的男人疼爱,比青楼里的女人还不如……”“你、你、你们这些畜牲——”凤惊华终于崩溃了,喉间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你们竟敢这样对待含玉——你们不是人!我要杀了

  • 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傲娇系统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极品傲娇系统第四章:一级任务大概停顿了三秒钟,见那女人一直没有反应,彭湃才放下心来,那是罪恶的手慢慢收了回来,临了还不自觉的又微微捏了一下。等等,怎么没感觉,难道,这女人其实是个平胸女?彭湃略微诧异的向着那趴在他身上的女人看去,这一眼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他的目光顺着那女人修长的腿,看向那纤细的腰身,再从那平坦的小腹扫向那一马平川的胸部,等他看到女人柔顺的长发下那张长着胡子的嘴唇和喉结的颈部时,顿时怪叫一声:“我的妈呀!”“轰”在彭湃的身后顿时传

  • 小说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4章只是单纯喜欢你啊她低着头,再也不往他们那里看一眼。慕迪他们也赶紧重新返回起点,两人依旧默契十足。可没想到,两人这腿刚迈进起点线,苏雪就不小心被周遭拥挤的围观群众给绊倒了。跌倒之时,她还顺手扯上了慕迪,两人一起往地上倒去。尽管如此,慕迪情急之下还是特别绅士的伸手护住了她的腰。就在傅小慈的眼皮子底下,两人双双倒地。这下傅小慈连躲都躲不掉了,这两人就紧密贴合在自己的脚面前。“你发什么呆啊,快过来帮我解开绳子。”慕迪撑着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4章成功逃跑的契机在心里将严帝泽咒骂了千百八遍,小女人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努力儒进浴室泡了一个小时的热水澡后终于勉强能走路。但每走一步仍感觉身下传来难忍的疼痛,扶着墙在心里又将某人骂了个千百八遍。后来的几天,苏乔昔都没能好好走路。晚上男人从不消停,任她怎么软磨硬泡也被折磨得半死,所幸男人没有像那晚一样毫无节制,不至于让她完全丧失了走路的能力。就像男人剥削她一样从不消停,她的逃跑大计也从未消停,逮着机会就开溜,逮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极品法师在都市第4章空间异变“林帆,不好意思啊!”萧玫有点尴尬,脸颊微微泛红。林帆没有在意,和萧玫一起向前面不远处的西餐厅走去。“萧玫!”踏进西餐厅,只见一个身着米色休闲西装的男子站起身,向萧玫挥了挥手。这男子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穿着讲究,皮肤保养的很好,身上散发出一种古龙香水味,实际年龄远比看上去要大,已经三十六了。这样的中年男子事业有成,正是很多女孩的择偶标准。相较之下,林帆的穿着就很随意了,一身廉价休闲装,平底鞋。男子看萧玫走过来,脸上笑容

  • 小说极品医仙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医仙第4章百发百中当手中的篮球一出手,童伟就知道糟糕了。江少云接二连三地走远还是给童伟造成了心理压力,这一球虽然抛物线也还不错,但角度有些不正,篮球砸在篮筐上直接被弹了出来。周围一片哗然,没想到号称百发百中的童伟也有失手的时候。江少云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同学你很不给力嘛,都说了别让我失望,结果这一球你就没有投进。”“少他妈废话,你能进球再说!”童伟抱着膀子静静看江少云装逼。这都退到发球线了,妥妥的全场。如果说中场投篮还能够靠技术来弥补,那么全场投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仙盟聊天群第4章猪一样的队友“兄弟,消消气,消消气,你没有精神病就好,刚才你可吓死我了。”看到苏云没有大碍后,胖子才松了口气。“你丫才有精神病!”苏云又忿忿地骂了一句,心中的怒火才平息下来。他跟胖子王涛在一个宿舍呆了将近三年,对其性格秉性都很了解。所以他明白,不能跟胖子生气,要是这点小事都生气,那他根本活不到现在,早就被气死了。这胖子是个典型的神经大条的二货,心肠不坏,但有时候脑子转不过弯,常常闹出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笑话。他们为同班同学,所学专业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四章是她幸福多了在陈婆子的眼里,二房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好像是外人一样。只有长房三房的是她的儿子,她的媳妇,她的孙子孙女。所以,在她看来,方冬乔就算是死了,那也没什么的。不过是一个赔钱的丫头,哪能跟她的宝贝孙子方元宝相比。只是,这话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她自然是不好说出口的。现在,就他们两口子,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而方大山今天显然也不满云氏那态度,又担心云氏真有一天那么做了,便点了点头,同意了陈婆子的提议。而云氏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