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在线阅读

2017/11/15 21:18: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

003 不公,保命最要紧

凤傲愣住了,宁景禹愣住了,就连苏氏和凤倾城也都愣住了。小说: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在线阅读

完全没有想到,一向冷心冷面的宁琛会为了凤浅开口。

尤其是凤倾城,面上更是浮现了明显的不甘,她紧紧地扭着手中的帕子,狠狠地剜了凤浅一眼。

宁琛,这是宁琛啊!贵为天宁皇朝忠亲王的七皇叔啊!

整个帝京闺中少女的梦中男神,现在却为了凤浅这个贱人开口,凤倾城终究是没忍祝

“七皇叔,你难道也相信我哥哥会勾引凤浅这个贱人吗?所以你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凤倾城的话刚落下,宁琛一个冷眼扫了过来,俊美的脸上没有半点神情,而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凤相真是好家教啊,小辈都可以随意打断长辈说话了!”

宁琛说完又低着头,自顾自地用杯盖拨弄茶叶了。

小辈,小辈!

凤倾城气结,却又无可奈何,她想要发作,却被苏氏紧紧地拉住了手腕。

一边的凤浅看到她这副模样,不觉转过头抿嘴轻轻地笑了起来。

凤傲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凤浅立刻抿嘴站好,不过却直直地看着他。版权xbxys.com

“父亲,如果你只是要惩罚我一个人的话,我绝对不服气!”

凤傲还没说话,宁琛则慢悠悠地放下茶杯,起身时还不忘看了宁景禹一眼。

“阿禹,看来这婚你也是要退得了,既然这样,我们就不用耽误凤相公平地处理家务事了!”

原来这才是最终的目的啊!凤浅看向宁景禹的眼神里多了嘲讽。

只不过是为了退婚,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宁景禹起身,叹了口气,痛心疾首地说道。

“望凤相见谅,令嫒……本王是万万娶不得!”

“安王殿下,这……这件事是个误会……”

“误会也好,事实也好,本王这就回去启奏父皇,让他下旨退了本王和凤家的婚事,告辞!”

宁景禹打断了凤傲的话,说完之后头也没回地往外走。

宁琛依旧是一副面瘫得冰块脸,只是在走的时候,还不忘看了凤浅一眼。

宁琛和宁景禹离开之后,苏氏这才松开了凤倾城的手,温柔地说道。

“老爷,这退婚的旨意一下,凤家……”

“孽障,为父今日就打死你算了!”

“父亲,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想有些人比谁都要清楚!我不说,不代表就可以什么黑锅都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们陷害你不成?”

凤倾城顿时炸毛了,凤浅轻笑,眼底的寒意却让她不觉往后退了几步。小说: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在线阅读

“我可没这样说,难道姐姐做贼心虚?”

“你……你才做贼呢!爹,你可别听她胡说!”

凤傲有些头疼,这次凤家的名声算是扫地了。

七皇叔已经开口让他公平处理了,现在就是他想杀了凤浅也不可能去那样做了。

“好了,都别在这里吵了!”凤傲无力地坐在椅子上。“从明日起,你去城外的家庵里思过一年,至于启睿,就在房中思过一月!”

真是不公平啊!她要独自去家庵思过一年,而她的大哥却只要闭门思过一月!

不过好在,她的命是保住了!凤浅心中纵然是有不甘,也无力更改。

“老爷,启睿还要读书,这思过一月是不是……”

“难道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凤傲怒目,苏氏立刻识趣地拉过了凤启睿。

“启睿,给你爹磕个头就去房中思过吧!”

004 思过,莫名被陷害

凤启睿还想说什么,却被苏氏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他只好撩起长衫跪在地上,恭敬地给凤傲磕了个头。

“儿子不孝,让父亲操心了。小说: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在线阅读

凤傲就算是有再大的怒火,面对这样懂事的长子,也只是长叹一声。

“回房好好思过吧!”

凤启睿起身离开的时候,狠狠地白了凤浅一眼。

“老爷,启睿这孩子你是知道的,他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花花心思……”

“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要再提!”凤傲打断了苏氏的话,失望又嫌弃地看着凤浅。“你也回去收拾一下,明日一早会有人送你去城外的家庵!”

凤浅没再说什么,转身就往东北角的院子走去。

“三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刘嬷嬷一看到凤浅回来,立刻拉着她的手,不断地感慨着。

“奶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放心就是了!”

在她的记忆中,刘嬷嬷是整个凤家唯一对她好的人,凤浅纵然是冷情,也无法漠视真正对她好的人。

“三小姐,一定是夫人,夫人一直都不想你嫁进安王府,偏巧在大婚时发生这样的事,肯定是她做的!”

刘嬷嬷满脸不满,凤浅拉着她的手,小声地嘘了一声。版权xbxys.com

“奶娘,这件事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以后像你刚才说的话,还是不要再提的好!”

今天的事情有很多的巧合,凤浅也知道这件事和苏氏拖不了干系,她相信就算是凤傲,多少也能够看出点什么。

但,她没有足够的证据,如果空口无凭就说是苏氏所为,那苏氏大可以说,凤启睿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她又怎么可能会拿儿子的清白来陷害凤浅呢?

在这样以男子为尊的世代,凤启睿就是苏氏在凤家立足的根本和保障,她有什么理由来陷害自己的儿子呢?

凤浅就是明白这一点,才没有去和凤傲争论这件事到底谁对谁错。

只要能够保住性命,以后她有得是机会来查清楚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对了,白芷呢?”

“别提那丫头了!从早上到现在就再也没看到她的影子,依我看啊,白芷那丫头肯定知道事情的真相!”

刘嬷嬷愤愤不平地说道,要是让她看到了白芷那死丫头,非打她一顿不可!

明显是有人在陷害小姐,那死丫头不但不知道偷偷把小姐带回来,竟然还嚷嚷得整个凤家都知道了此事,现在好了,小姐被罚到城外庵堂一年,还莫名被安王退了婚。

这以后小姐的日子可怎么办事好啊!

刘嬷嬷想到这里就头疼,可她只是一个下人,就算是再担心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哼,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陷害我的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凤浅双手紧握,眸底带着坚毅和不屈,刘嬷嬷望着她这样,先是一愣,随即眼泪就落了下来。

“好好好,小姐能有这样的志向,大小姐在天之灵也能够放心瞑目了!”

凤浅知道刘嬷嬷口中的大小姐指得是纳兰贞,虽然无缘见到她,可在原主的记忆中,她的母亲就是一个传奇的女子!

“收拾收拾东西,明日我们还要启程去家庵呢!”

谁料,第二日一大早,凤浅刚起床,就听到刘嬷嬷有些着急的声音。

“三小姐,不好了,出大事了!”

“奶娘,怎么了?”

“白芷死了!现在夫人正带人过来拿三小姐问话呢!”

“白芷死了?”凤浅皱眉,“可关我什么事?”

“夫人一口咬定,是三小姐怨恨白芷揭发了你和大少爷的……怀恨在心,杀了白芷!”

005 笑话,你说我杀就是我杀的啊

“凤浅,你给我出来!”

刘嬷嬷的话刚说完,院子里就传来了凤倾城的声音。

凤浅随手拿过一件披风披在了身子,起身就往外走。推荐xbxys.com

“既然来了,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三小姐……”

“奶娘,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凤浅朝刘嬷嬷浅浅一笑,大步来到了院内。

果然,苏氏带着四个粗实婆子和四个小厮,面色不善地站在院内。

“夫人一大早来我这院子里,是来给我送行的吗?”

“呸,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要劳动母亲来给你送行?凤浅,你说这话脸还真大啊!”

“大姐说笑了,妹妹脸再大又怎么大得过大姐的脸呢?”

“你……”

凤倾城虽然美艳,却长了一张圆润富态的脸,而凤浅的话确实刺到了她的心上。

不过转念一想,凤倾城立刻又笑了起来。

“我今日来不是为了和你逞口舌之快的!凤浅,你还是老实说出是怎样杀害白芷的吧!”

“白芷是我的丫鬟,大姐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理由要杀害自己的丫鬟呢?”

凤浅面色平静,清丽的脸上没有半点慌乱和害怕。

她越是平静,凤倾城心中就越是没底,她握紧手中的帕子,冷声说道。

“因为白芷揭发了你勾引大哥上床的事情,所以你怀恨在心,害死了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姐和大哥才是亲兄妹对吧?”

“那当然了!”

凤倾城不明白凤浅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还是骄傲地抬起了下巴。

“既然大姐和大哥是亲兄妹,试问,又怎么会有亲妹妹往自己大哥身上泼乱伦的脏水呢?”

“你……你……”

凤倾城指着凤浅,你了半天愣是没找到话来回她。

一旁的苏氏见状,轻声地咳嗽了一声。

“好了,一大早你们姐妹两个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母亲!她诬陷我!”

凤倾城拉着苏氏的胳膊,马上变成一个娇弱的大家闺秀了。

这女人倒会先告状啊!凤浅在心中不屑地想到。

“难道夫人也认为是我杀害了白芷吗?”

也不知道这死丫头到底是怎么了,自从在启睿的床上拉出来到现在,连一声母亲都不喊她了!

苏氏不悦地在心中想到,可脸上还挂着当家主母该有的微笑。

“浅浅啊,不是母亲故意来陷害你,只是像你大姐所说,整个凤府里,你确实是有很大的嫌疑!”

“哦?看来你们都觉得是我杀害了白芷啊!”

“凤浅,你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了,白芷就是被你杀死的!”

凤倾城听了苏氏的一番话后,也跟着附和了起来,好像她亲眼看到凤浅杀人了一样!

“怎么,你们说是我杀了白芷,我就杀了她啊?”

凤浅的声音不高,说话的语调也是异常的平和。

就在凤倾城又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凤浅突然一个凌厉的眼神从她和苏氏的身上扫过去,话锋陡然一变。

“我还说是你们杀害了白芷呢,难道你们就真的害死了她吗?”

“凤浅,你怎么能够如此跟母亲说话呢?”

“很不好意思,我的母亲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006 惊喜,智能医疗室

“凤浅,你竟敢诅咒母亲早死?看来你不但放荡无耻,还心肠狠毒!”

凤倾城扬手就要打她,谁知道,凤浅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对上凤倾城的双眼。

“凤家的夫人,从来都不是一个!”

凤浅的话刚落,苏氏面色苍白地捂着心口。

她最介意的就是别人提起她的身份,谁知道凤浅居然在这个时候提了出来。

可还没等苏氏开口,凤倾城挣脱凤浅的手,一边揉着手腕,一边高声说道。

“整个帝京,有谁不知道凤家的当家主母?”

“呵呵……当家主母,是吗?”

凤浅冷笑,向前走了一步,还没等她开口,苏氏一把拉过凤倾城,抢先说道。

“好了倾城。”

“母亲,女儿难道说错了吗?帝京谁知道母亲是凤夫人?为什么……”

“你给我闭嘴!”苏氏扭头瞪了凤倾城一眼,鲜有发火的她这一吼,连一向骄纵的凤倾城也乖乖地闭嘴了。

“浅浅啊,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要跟母亲走一趟。”

“那就走吧!”

凤浅直接的态度,完全出乎苏氏的意料,她面色一怔,不过还是微笑地点了点头。

后院,池塘边,赫然摆放了一具少女的尸体。

凤浅裹着披风,冷冷地看着已经死去多时的白芷。

“浅浅,这里没有外人,如果是你一时气愤杀了白芷的话,你承认了便是。左右不过是一个卖身到凤家的下人,即便是你父亲知道了,也不会太过怪罪于你的!”

苏氏说完,却没有得到凤浅的任何回应。

“哼,你再不承认的话,那可就要报官了!”

凤倾城不屑地望着凤浅,谁知道凤浅连个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沉默地走到了白芷的面前,凤浅刚蹲下来,脑中顿时响起了机械的女生提示音。

“死者女,十七岁,中毒而亡。具体毒物不明。”

云系统智能医疗室!

这对凤浅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前世,她是一名常年奔波在各个战场的特种军医,也是云系统智能医疗室唯一的测试人!

真没想到,她死后穿越到了这里,她的智能医疗室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凤浅低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下左手手腕上,果然上面有一个类似于电脑开机键的小图案,图案上红色的十字架闪着耀眼的光芒,这是智能医疗室在工作的标志。

凤浅第一次觉得这小图案美丽异常,放下衣袖,她抿嘴轻轻地笑了笑。

上天待她果然不薄啊!不但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更给了她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技能。

“怎么,是不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们找到了尸体?凤浅,你就老实承认了吧,大不了在父亲知道之后,大姐我为你说几句好话!”

凤浅起身,望着凤倾城幸灾乐祸到得意的脸,心内冷笑。

“大姐就这么肯定白芷是我杀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真是没想到,你居然狠心到把自己的贴身丫环推进池塘淹死!”

“是吗?大姐觉得白芷是淹死的了?”

“从池塘里捞出来的尸体,不是淹死的还能是烧死的不成?”

凤倾城愣了一下,不知道凤浅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蠢货!

凤浅在心内骂了她一句,目光落在了苏氏的身上。

“白芷不是淹死的,她是被人下毒害死的!”

007 破绽,好大一朵双标的白莲花啊

凤浅的话一出,苏氏和凤倾城立刻对望一眼,眼底也都滑过了细微的慌张。

这一定点的眼神变化,也没有逃过凤浅的眼睛,她在心中嗤笑。

果然是这对母女下的手!看来,为了让她死,她们真是什么手段都能够使出来啊!

不过这样也让凤浅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白芷一定是知道“抓奸”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凤浅,你说白芷是中毒死的有什么证据?我看啊,你就是想要隐瞒真相!”

凤倾城的话,打断了凤浅的思索,她一个冷眼扫过去,凤倾城胆怯地挑了下眉,却还是高傲地昂首看着她。

“大姐就这样肯定人是我杀的?”

“不然呢?整个凤家就你的嫌疑最大!”

凤浅低头,把身上的披风解开递给了身边的刘嬷嬷。

“错了,凤家除了我之外,还有大哥的嫌疑也同样大!”

“不会的!启睿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苏氏开口说道,不知是紧张还是着急着撇清,她的声音有些尖锐。

“这话就不对了!既然你们说我是因为白芷揭发了我和大哥的事情,一时气愤不过才杀了她,那大哥难道就不能够因为同样的原因杀了她吗?”

“才不会呢!是你不知廉耻地勾引大哥上床,又不是大哥的错,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杀人?”

凤浅看都不看凤倾城,这件事根本就不用想,完全就是苏氏母女俩联手害死了白芷,再嫁祸到她的身上!

现在就看凤浅能不能够找到证据还自己清白了!

这个凤浅……和以前那个任她们欺负摆布的凤浅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倾城说不了几句话,凤浅就会不知所措地哭,那时的她,可是完全捏在了她们母女手掌心里。

不过,现在看来,倾城完全就不是凤浅的对手,两个人再说下去,肯定会有更多的破绽。

苏氏这样一想,咳嗽了一声,缓缓说道。

“你说白芷是中毒死的,有什么证据吗?”

凤浅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蹲下身子,指着白芷的手指。

“淹死的人,在落水的时候人还是清醒的,出于求生的本能,一定会在水中挣扎,双手想要去抓东西,这个塘里有泥沙和水草,如果白芷是淹死的,她的指甲内一定有这些东西!”

凤浅隔着帕子拿起白芷的手,“可是白芷的指甲内很干净,双手放松没有任何想要抓东西的样子。”

苏氏面色苍白,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能有任何的慌乱。

双手紧紧地扭着帕子,用尽了全力脸上才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就算你说的是对的,又怎么能够证明白芷是被人下毒害死的?”

凤浅起身,冷冽地看着苏氏,她苍白的脸已经泄露了很多事情的真相,枉她还不自知,在这边苦苦挣扎。

“白芷到底是中毒死的,还是被人推到塘里淹死的,只要找个仵作过来,就一清二楚了,夫人说对不对呢?”

“凤浅你疯了吗?找仵作过来,你是觉得凤家的脸丢得还不够大吗?还要再加上一个嫡女谋杀丫鬟的笑话吗?”

“到底是嫡女谋杀丫鬟,还是主母谋杀丫鬟,这可都说不定呢!”

“你……居然诬陷母亲!”

凤倾城简直气急败坏,倒是苏氏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已经面色如常了。

“倾城说得不错,凤家不能够再丢脸了。”说着失望地看着凤浅。“昨日的事情,已经让凤家成了帝京的笑话,浅浅,这件事如果再传了出去,你是想让你父亲自此无脸出门吗?”

如果她还是以前的那个凤浅,估计现在苏氏母女俩已经报官抓人了!

现在看到她说出了这么多的疑点,就开始强调传出去会给凤家丢人了!

真真是好大一朵双标的白莲花啊!

“一大早,都围在这里吵吵嚷嚷地做什么?成何体统!”

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心皇叔之盛世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豪门首席女秘书19章(第19章 首席秘书)

    原标题:豪门首席女秘书19章(第19章首席秘书)小说名:豪门首席女秘书第19章首席秘书颜清然失踪了!当周寒墨和周寒宣慌张的赶回去,用尽浑身解数也没办法安抚下那个正处於傲娇状态的小公主时,周寒墨只能给颜清然打了个电话,然后发现她手机关机、家里座机是留言信箱。周寒墨有些恼怒,直接叫周永去家里逮人,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颜清然给带过来。周永带了一批人过去,敲门没人应,直接让人拆锁。开门进去后才发现,房子里头空空如也。周家的人几乎把整个城市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到人到底去了哪!翌日,天气晴朗!周寒墨顶着一张

  • 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19章(第19章 多情自扰)

    原标题: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19章(第19章多情自扰)小说书名:霸道首席的隐婚宠妻第19章多情自扰明明已经举办了发布会,按照往常的经验,莫知秋觉得接下来的事情就该是拿到剧本,见导演,可一连几天她都不用去公司,反倒是关书煜忙里忙外的。这天又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面,和不知道是谁开着视频会议。在家里呆着也不舒坦,莫知秋就想着要带着关关一起出去游乐场玩,等到他的视频会议结束了之后,莫知秋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关书煜,得到他冷冷的一句:“你还是好好修饰一下自己吧,马上就要开工了,这幅样子可不适合去当女主吧?”“我什

  • 农女悍妃19章(第19章 上门逼婚)

    原标题:农女悍妃19章(第19章上门逼婚)小说书名:农女悍妃第19章上门逼婚孟氏顿了一下,然后笑道:“难为他还记得。那时候你爹给人帮忙得了点钱,正好家里头也不需要什么花钱的地方,咱们就装一回阔置办了那东西。那东西当然在,娘一直好生收着的,打算往后给你儿子戴,你们可别说出去叫你大嫂听到。”颜秋霜没好气地道:“知道,二郎,县太爷后来又说了什么?”颜秋果道:“他接下来问了我一些咱们家里的情况,让咱们往后别怕,只管大胆做买卖,遇上什么麻烦直接去找他。他还让我向娘问好。说二姐的亲事不用着急,他和他家夫人会

  • 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19章(第一卷 前世今生第19章 以命相搏)

    原标题: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19章(第一卷前世今生第19章以命相搏)小说名字:封疆皇后:皇上别惹我!第一卷前世今生第19章以命相搏想来这个白胡子老头就是她的爷爷吧,看这个样子当真是和爹爹水火不容。“当年若不是你强制我留在族里,让我失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我又何必出此下策与那人立下契约。我又何尝不后悔,都是因为我当年的决定才会让萱儿与我一样困在那个泥潭当中。萱儿自小就是去了母亲,这是你的错。她如今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我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医好她。”“宫氏与人立下血誓,唯独一死解脱。如果你气我

  • 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19章(第19章 偏离生活轨迹)

    原标题: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19章(第19章偏离生活轨迹)小说: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第19章偏离生活轨迹这一室的旖旎让桐一月羞愤得想撞墙,难道在他面前,她就只能是如蚂蚁般的存在吗?“你住手……我不要跟你睡一起……我出去睡……”桐一月使劲想掰开他的手,但那是徒劳的。她的脸蛋都红到了耳根,身子在发颤,明明是想抗拒他的,但不知为什么,心尖上会蹿过麻麻的感觉,好像他的手是带电的。他深邃的眼眸比夜空还要迷人,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两人呼吸相闻,平添了几分暧昧的刺激。“嘴挺硬的……还是你的身体诚实一点。”

  • 强婚:女人别想逃19章(第一卷第19章 重蹈覆辙)

    原标题:强婚:女人别想逃19章(第一卷第19章重蹈覆辙)小说名:强婚:女人别想逃第一卷第19章重蹈覆辙她的八卦嗅觉异常灵敏,从他救她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儿,他们看彼此时的眼神分明就不像是陌生人。“你怎么不说话?”杨岚目不转睛的盯着林艾希,“我猜对了是不是?”杨岚觉得自己猜对了八成,只是她没想到林艾希竟然认识这样的人物,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极力隐瞒。就在她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病房的铃已经不知道第几回响了起来。到了下班的时间,林艾希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尽。交接班的时候,她特意找了个脾气好心又细的护士接

  • 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19章(第19章 我怎么能放过你)

    原标题: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19章(第19章我怎么能放过你)小说名称: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第19章我怎么能放过你秦世修拿着花洒对着七夕的脑袋就浇了下去。“秦世修,你干嘛啊,你放开我。”“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帮你洗澡。”“不关你的事啦!”七夕忽然抓住秦世修手中的花洒,对准了他身上浇了下去,“秦世修你这个神经病……”“宋七夕,不要过分!”这个只许自己放火的州官!“是你先对我过分的。”七夕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喷头对着秦世修一阵乱喷。温水顺着秦世修的发丝滴进了他的衬衣里,一会儿的时间他的衣服也全湿

  • 痞妻拒爱:老公,来战!19章(第19章 遭遇危险)

    原标题:痞妻拒爱:老公,来战!19章(第19章遭遇危险)小说名字:痞妻拒爱:老公,来战!第19章遭遇危险陆小曼身上本来只穿着一件秦瀚宇的背心,实在没什么防护能力。“我的衣服,是谁换的?”陆小曼突然惊觉。“医院的护士,不过待会就是我了。”秦瀚宇低头亲了亲她的唇,陆小曼战栗了一下,浑身酥软。本来只是想逗她一下,到后面秦瀚宇自己却控制不住了,呼吸渐渐沉重,想索要的也越来越多。陆小曼脑子里一片浆糊,各种画面纠缠在一起,直到秦瀚宇吻到她眼角的泪水时,终于停了下来。她浑身都在发抖,双腿自然地蜷缩着,秦瀚宇懊

  • 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19章(第19章 隐而不发)

    原标题: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19章(第19章隐而不发)书名: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第19章隐而不发说到吃,顾少薇心情大好,也不再计较顾少凛给她的难堪,和一旁的叶眉一边吃饭,一边聊八卦。被顾少凛干涉了几次无效之后,居然听到顾少薇道:“叶眉姐,我听说过两天有个慈善拍卖会,不如一起去参加吧?”“别听她的,她不是去看慈善表演,而是去见某个人的。”顾少凛在这时放下筷子插话道。“大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好吧,是他破戒了,顾家的家规,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显然顾少薇没有把这条家规当回事,这里也不是京城,所以她

  • 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19章(第19章 想我了吗)

    原标题: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19章(第19章想我了吗)小说名称: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第19章想我了吗薄暮沉从兜里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递给安然。安然放大了照片,看到的是安嘉睿申请A国的HF大学考试已经通过的资料。这一刻,安然的心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很高兴弟弟的才智能去上全国顶尖的好学校,但是另一方面,出国念书,是很贵的,一年学费都至少要四五十万块。她不想让弟弟在外面上学还要去打工。听说国外对待留学生都是让洗盘子的工作。而且,他一个人,从小到大连江城都没出去过,怎么能在国外照顾好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