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遥遥婚途在线阅读

2017/11/15 18:07:05 来源:网络 []

书名:遥遥婚途

第3章 纪嘉诺,我们分手

  就在她万念俱灰准备拿笔签字的时候,裴少城一把抓住她的手,力气大得随时能捏断她的骨头。网站http://www.xbxys.com/

  “你干什么?”江曼有些生气,倒不是生裴少城的气,而是生自己的气,生命运的气。

  “江曼你听好了,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一颗棋子,这三年你最好乖乖听话,悄无声息地做你的少夫人,否则就算有老爷子,我也一样能让你生不如死。”

  在裴少城看来,自己给的这份协议算是对江曼的恩赐,可这女人不仅一点不感激,签字还跟上刑场一样,多少女人不择手段想嫁给他,他裴少城犯得着用钱来逼婚?

  “我知道。”

  江曼强忍着泪水,这男人跟她结婚一来是迫于裴家老爷子,二来便是想羞辱自己,一雪被退婚的前耻。

  这无可厚非,本来当初退婚时,她对他便深怀愧疚,只当是赎罪好了。

  裴少城丢开她,头也不回地阔步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便有一个男人进来收走协议,并且警告江曼:“裴少是什么人您应该清楚,既然您答应了做裴家少夫人,就要干干净净地进来,要是败了裴家的名声,就不单是您一个人的事情了。小说:遥遥婚途在线阅读

  江曼如同置身冰窖,心一点点裂开来,疼得她连话都说不出。

  男人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紧接着就有人进来直接把她带到了裴家别墅,不,应该说是裴少城的别墅。

  江曼去的时候裴少城并不在,保姆收拾了她的房间,告诉她除了那间房其他地方都不要随便动,裴先生会不喜。

  江曼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已经是晚上七点,她终于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当电话那边的声音传来时,江曼差点忍不住嚎啕大哭。

  “曼曼,你终于肯打电话给我了,以后我再也不迟到了,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因为江曼两天没理他,纪嘉诺正在酒吧和朋友喝酒,接到江曼的电话很惊喜。

  江曼深呼吸几口气,说话声音仍然有点哽咽:“纪嘉诺,我们分手吧。来自http://www.xbxys.com/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纪嘉诺故作轻松地调侃:“曼曼,别闹了好不好?你不就是想去法国玩嘛,再等一个月我凑够了钱咱们就去好不好?”

  江曼捂着嘴,已经泪流满面。

  纪嘉诺不知道她是纪家大小姐,更不知她现在已经家破人亡,这不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能够承受的。

  她不能让他跟她一起背负五千万的债务,毁了他的一生。

  况且,他们也不可能跟裴少城抗衡。

  “你在哪?我们见一面吧。”江曼决定彻底让纪嘉诺死心。

  “我在夜色,好多同学都在呢,曼曼,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回头我给你买冰激凌吃好吧?”因为前段时间江曼胃不好,纪嘉诺就不许她吃冰激凌,只有她实在馋的厉害了,哄他许久他才肯答应。推荐http://www.xbxys.com/

  想到这些,江曼心里又是一阵抽痛。

  “你在那等着,我马上过来。”江曼没再给纪嘉诺说话的机会,挂了电话。

  纪嘉诺有些郁闷,江曼不是爱耍脾气的人,刚才她说话的语气倒像是真的,可他怎么也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跟他分手。

  “纪学长,这么愁眉苦脸的干嘛?酒不好喝?”走过来的女人,面容姣好,身材婀娜,连声音也软软甜甜的,没几个男人抵抗得了。

  可纪嘉诺现在正心烦,敷衍地应了声:“怎么会?”

  裴想想紧挨着他坐下,跟他碰了一下杯,自顾自地说:“学长,听说咱们系上有出国留学的机会,学长你这么优秀一定拿到了吧?”

  纪嘉诺皱眉,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点:“我不想出国。”

  “为什么?那所学校在咱们专业可是顶尖的,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推荐xbxys.com”裴想想惊讶地说。

  纪嘉诺叹了口气道:“这样的机会又不是谁都能拿到的,况且,我真的不想出国。”

  “如果我能帮你拿到这个机会呢?”裴想想歪头看向纪嘉诺,微带着醉意的脸,显得娇憨可爱。

  纪嘉诺看她这样,也不再冷着脸了,漫不经心地说:“你有这个能力不如替自己争取。”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出国,因为江学姐对吗?你怕你走了之后江学姐跟人跑了?”裴想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试探。

  纪嘉诺皱眉,丢下酒杯有些不悦地说:“曼曼过来了,我出去接她。”

  裴想想看着纪嘉诺的背影喝了口酒,她不担心,这男人迟早都是她的。阅读http://www.xbxys.com/

第4章 我等着那一天

  江曼出门的时候,管家问她要不要派车送,她本来想拒绝,可是想到纪嘉诺便答应了。半个小时之后,江曼从一辆黑色迈巴赫上下来,一眼看到等在门口的纪嘉诺,心里一疼。

  纪嘉诺看到江曼从豪车上下来,也有点愣怔,他心里有着不好的猜测,却连去印证的勇气都没有。

  “曼曼,快进去吧,大家都到了。”纪嘉诺恍若无事地牵着江曼的手往酒吧里走。

  江曼鼻头泛酸,强忍着顿住脚步,冷漠地开口:“纪嘉诺,我们分手吧。”

  纪嘉诺的笑容僵在脸上,他看了眼停在路边的迈巴赫,深吸了口气道:“曼曼,你等我两年,我一定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江曼冷笑:“两年,我给你二十年你也买不起那辆车,纪嘉诺,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不想到最后连我们最初的那点美好都被磨尽。”

  “不会的,曼曼,我保证不会的!”纪嘉诺家境不太好,所以一向自尊心极强,从未像现在这样低声下气地哀求过。

  “纪嘉诺你醒醒吧,我想要的你永远都给不起,就当我对不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江曼甩开他的手,刚要扭头离开,迎面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打人的正是裴想想,她高傲地昂着头鄙夷地看着江曼:“江学姐,做人不能没有良心,纪学长为了你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为了你整天省吃俭用,你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吗?”

  江曼认得这个女人,从她见纪嘉诺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她喜欢他。

  不过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裴想想的话像一记重拳打在江曼心口,她难以置信地问:“你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那所学校她经常听纪嘉诺提起,每次提到的语气都非常向往。

  纪嘉诺苦笑:“你不是说等毕业就结婚吗?我怕你会不高兴。”

  江曼把指甲狠狠掐进肉里才遏制住自己扑进纪嘉诺怀里的冲动,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我从没想过跟你结婚,就算我愿意,我爸爸也不会同意我嫁给一个一文不值的穷光蛋。纪嘉诺,咱们好聚好散吧。”

  纪嘉诺终于愤怒了,他歇斯底里地吼道:“江曼,我们这三年算什么?你说算什么?”

  “就当是课余无聊的消遣好了。”

  江曼刚说完,裴想想又扬起巴掌想打她,却被纪嘉诺拦下了,他像头暴怒的狮子冲裴想想怒吼:“滚!”

  “纪嘉诺你发什么疯!甩你的人是江曼不是我,你睁开眼看看,欺骗你三年感情的是这个嫌贫爱富薄情寡义的女人,不是我!纪嘉诺,我有什么比不上她?”裴想想说着说着哭了,哭得梨花带雨,惹来旁边一群男同学的安慰。

  当然他们安慰裴想想的同时,少不了谩骂江曼。

  “你们俩倒是般配。”江曼脸色惨白,无情的话一句接一句。

  纪嘉诺抓住她的手,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女人暗恋你三年,你们在一起很般配。”江曼面无表情地说。

  “曼曼……”纪嘉诺想说什么没有说出口,通红的眼睛里渗出了泪水。

  江曼拼命眨眼还是忍不住滚落的泪水,纪嘉诺惊喜地抬头,江曼哽咽道:“纪嘉诺,我是人,对你自然有感情,可是我已经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你放手吧。”

  “不,曼曼,我不会放手的……”

  “纪嘉诺,我已经跟别的男人睡过了,你认清楚现实好不好?”

  纪嘉诺僵站在原地,周围的同学都鄙夷地看着江曼,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纪学长,为了这样肮脏的女人,值得吗?”裴想想小鸟依人地挽上纪嘉诺的胳膊。

  纪嘉诺低头看了一眼,又抬头看清楚江曼眼里的决绝和冷漠,眼底的痛色越来越深。

  他大手揽住裴想想的腰,阴冷地一字一句对江曼说:“江曼,我如你所愿。但是你听好了,我不会永远成为你看不起肆意糟践的纪嘉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的决定付出代价!”

  “好,我等着那一天。”江曼说完,快步走向迈巴赫。

  看到车边伫立的高大身影时,她一怔,随即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纪嘉诺。

  他也在冷冷地看着她,裴想想已经被他拥入怀里。

第5章 把我伺候高兴

  裴少城不耐烦地上了车,要不是他开来的车被撞,他才懒得看眼前这场狗血剧。

  江曼不敢再耽搁,连忙跟着上了车。

  “我以后不会再联系他。”江曼犹豫了一会,为了纪嘉诺还是开口解释了一句。

  裴少城闭目养神,在江曼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淡淡地嗯了一声。

  江曼以为他会跟她一起回家,可是裴少城却在半路下车,整晚都没回来。

  她怎么忘了,裴家大少爷风流成性,大晚上怎么可能乖乖呆在家?

  裴爷爷逼他娶了自己,他心里有怒气也是难免。往后三年,她顺着他、让着他、躲着他就是了。

  亦或者,如果他愿意,她也能跟他好好过日子,当个名义上的好妻子,就当是补偿自己当年对他的伤害。

  签完协议后的第三天,江曼从同学那得知纪嘉诺和裴想想交往了,并且在裴想想的帮助下出国留学。

  江曼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当天下午,裴少城带她去领了结婚证。

  她以为他们只是协议上的夫妻,却没想到他会跟她领证。不过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裴少城竟然回家了。

  “怎么?新婚之夜,你好像不想看见自己的丈夫?”裴少城松了松领带,看到江曼惊诧惶恐的表情,很是不爽。

  江曼扯了扯嘴角道:“怎么会?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准备晚饭。”

  裴少城一把抓住准备逃出房间的江曼,冷冷勾起嘴角,江曼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心里恐惧更甚。

  “你不会以为我花五千万买了你,会把你当菩萨一样供在家里吧?”裴少城语气嘲讽。

  “你想怎么样?”江曼隐隐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也知道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他,可她不想,真的不想。

  裴少城粗鲁地把她扔到床上,高大的身躯压下来,甚至没有脱去衣服,没有任何前奏,就这样拉下她的裙子,长驱直入。

  一阵胀痛从下身传来,江曼屈辱地去躲闪着裴少城的亲吻,裴少城似乎有些厌恶,抽身出来,却没有离开,仍然压在她身上。

  江曼松了口气,气恼地骂道:“裴少城,你想婚内强奸吗?”莫大的屈辱和无助让她低声啜泣起来。

  从小到大,爸爸和纪嘉诺都护着她爱着她,何曾有人这么粗鲁地对待过自己?甚至纪嘉诺好几次差点忍不住,但她轻轻哼一声,他就会立刻停住,生怕伤了她。

  可是现在那一切都没有了,世上再没有爱她护她的人,她把自己卖给了这个修罗样的男人。

  裴少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婚内强奸?江曼你太高看了自己。”

  江曼心里一怔,是啊,她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玩物,是她没看清自己的处境,竟还想过好好跟他过日子,补偿他。

  “老爷子说你妈妈至今下落不明?”裴少城挑眉,那眼神的确是在看一个破败的玩具。

  她已经失去了清白,也再没有想托付终身的人,这样守着,便像个笑话。

  江曼听到他的话心里却咯噔一下,期冀地看着他:“你要帮我?”

  “哼,如果你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可以考虑。”裴少城说完就这么大喇喇地靠着床头半躺下。

  江曼不敢看他的眼睛,视线落在他精壮的腰上。

  裴少城并没有什么耐心,见她迟迟不动,起身就走。

  江曼心里一急,连忙拉住他,可没想到她这一拉,裴少城就顺势倒在了她身上,看上去像她十分迫不及待似的。

  “我,我……”江曼满脸通红手足无措,裴少城双手托着她的腰,一个翻身让她跨坐在他腰上,姿势实在暧昧。

  而且他下面那东西火热坚硬,硌得她很不舒服。

  江曼挪了挪位置,就听见裴少城闷哼一声,看她的眼神像要把她吃掉。

  江曼以为他又生气了,连忙附身含住了他的唇,细细吻起来。

  虽然没做过,但是江曼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裴少城也沉得住气,任由她细细慢慢地在他身上胡作非为。

  看她小白兔似的涨红了脸,时不时茫然地抬头看向自己,还挺有趣。

  江曼一路从脖子吻到胸口,含住他胸前那点的时候,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她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而且对象还是这个男人。

  裴少城呼吸有些急促,突然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伸进下面。

  触碰到那灼人的温度,江曼下意识想缩回来,可裴少城哪肯给她机会,一个眼神瞪过去,她就只能乖乖替他脱了最后一层阻碍。

  可江曼自己到底是第一次,磨磨蹭蹭好几回也进不去,裴少城彻底失去耐心,翻身将她压下,毫不怜惜地索取……

第6章 竟然是他

  两年后……

  江曼穿着时尚套装,手里挎着一个大纸袋,紧跑了几步才赶上电梯。

  现在她是兰戈设计的一个小跑腿,虽然离设计师很远,但却离梦想很近,所以她干得很起劲。

  “麻烦让一让,让一让!”江曼一路狂奔到1230,今天送衣服的对象是大明星宋瑜,脾气很难搞,公司没一个人愿意来,最后这倒霉差事就落到了她头上。

  刚才跑得太急,肚子有点疼,江曼深吸了几口气压下来,理了理头发,敲了几下门里面没反应,见门虚掩着她就进去了。

  只是她才刚进门就听到宋瑜娇滴滴的声音喊着:“可以帮我递一下浴巾吗?我忘拿了。”

  江曼愣怔了一下,正想去找浴巾,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从她眼前一晃而过,朝浴室走去。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某玉女掌门人酒店夜会神秘男,共度春宵。不知道明天这新闻爆出来会不会炸得娱乐圈鸡飞狗跳。

  不过拿浴巾这套路,真是老掉牙了。

  江曼打算放下衣服走人,可是如果这样走掉,宋瑜不就知道自己撞破了她的好事吗?

  要不然待会再来?

  江曼见那男人送个浴巾送了这么久,大概猜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摇摇头正想走。

  身后一个娘娘腔突然尖叫一声指着江曼,“你是谁!你怎么在这?”

  江曼吓了一跳,连忙捂住他的嘴,嘘了好几声示意他安静,那男人才点点头让她放开自己。

  “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江曼举手发誓,她见过这个男人,是宋瑜的经纪人江凯。

  江凯哼哼一声,脸色却突然变得很难看:“小瑜,她是来送衣服的。”

  江曼有些懊恼,她刚才就应该快速闪人的,现在又惹上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事了。

  “说吧,要多少钱?”宋瑜漫不经心地开口。

  江曼错愕:“啊?”

  宋瑜看了一眼浴室方向,又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江曼:“要多钱才能把刚才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开个价。”

  看来那男人还躲在浴室里面,她刚才扰了别人的好事,恐怕正恨她呢,听宋瑜这意思,是要给她封口费?

  “宋小姐,我什么都没看到。”江曼最怕麻烦,虽然她需要钱,可也不想因此惹上娱乐圈这些腌臜事情。

  宋瑜向来是以清纯形象示人,往外说的是连吻戏都不能拍,恋爱也没谈过,要是被爆出来跟人开房,恐怕明星生涯就此断送了,难怪她这么紧张。

  宋瑜不屑地瞥了她一眼,脸上表情更加不耐烦,随手扔了张支票给她。

  江曼捡起来一看……二十万。

  娱乐圈就是娱乐圈,遍地都是黄金。

  江曼嘲讽地勾起嘴角,正想把支票递还回去,突然感觉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她打了个寒颤,慢慢抬头,看到那抹颀长的身影斜靠在门框上,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支票在手里被捏成了皱皱的一团。

  没想到跟宋瑜共度良宵的男人会是他。

第7章 她算什么东西

  算起来她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这个男人了,再次相见没想到会是这种尴尬的场合。

  “裴先生,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宋瑜的声音又恢复了荧幕前的软糯,听得江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扭着水蛇一样的腰,攀附在裴少城身上,36D的大胸在他手臂上蹭来蹭去,看得江曼都有点起火了。

  可人家裴少城还跟没事人似的,这得经历过多少女人才能修炼出这样的定力啊。

  裴少城没看宋瑜,冰冷的视线却仿佛钉在江曼身上。

  这个女人,他给她的钱不够吗,居然敢去捡别人扔给她的钱。

  他裴少城的女人,何需在一个戏子面前这样低声下气。

  还有,她现在应该乖乖待在别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刚好撞见他……

  一股莫名其妙的懊恼冲上裴少城的胸口。

  江曼感觉到裴少城动怒,认为自己坏了他的好事,心里很是懊恼,毕竟人家现在光着上半身呢,说不定刚才就要擦枪走火,却被自己给搅了兴致,当然生气了。

  这两年多来她尽量避着他,也算是相安无事,现在就剩下半年时间,她今晚真不该跑这一趟。

  虽然她只是他买来的妻子,可在这种时候看见她,是挺倒胃口,挺破坏兴致的吧?

  不过等江曼忐忑地抬头看他的时候,裴少城已经收回视线。

  怎么搞得她像第三者似的?

  但是他现在装作不认识她也好,宋瑜可不是省油的灯,要是让她知道她是裴少城的老婆,她还不活吞了她。

  娱乐圈能混出头的女人,还是很可怕的。

  “对不起,我马上就走。”江曼没再看他,逃命似的闪了出去,支票就等以后有机会再还好了,要是她再不走,恐怕裴少城就要发飙了。

  她可是很有眼力见的。

  房间里,宋瑜看裴少城的眼神始终落在那个小助理身上,不满地咬了咬唇,玉手抚上他坚硬的胸膛,声音酥软道:“裴先生该不会看上她了吧?长得倒是不错,也年轻呢。”

  裴少城握住她煽风点火的手,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冷下来,不过是淡淡瞟了她一眼,她就有些坐立难安。

  “她算什么东西?”裴少城拿起沙发上的湿衣服,就这样套上。

  宋瑜心里松了口气,见他穿衣服又有些不甘心,却又不敢阻拦,只试探地说了句:“衣服还没干呢。”

  裴少城没理她,径直出去了,今晚的目的本来就只是炒作,他没想过碰她,尤其是被江曼撞见之后。

  不过,江曼刚才的样子倒是一点也不在乎,看来他还真是娶了个大方的老婆。

  江曼靠在电梯里,紧绷着的心才松下来,转瞬又变得更加懊恼,完了完了,她本来是偷偷出来上班的,现在估计全被他发现了。

  他一向把她当宠物养着,若是哪天宠物不听话了,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还有半年,只剩半年了,江曼,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不仅被人戴了绿帽子,恐怕连工作也保不住了。

遥遥婚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遥遥婚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目录预览:第1章坐过牢的女人第2章我还是果果的妈第1章坐过牢的女人京州女子监狱。“出狱以后,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这是你的东西,检查一下,没问题就走吧。”监狱长将一个半旧的手包递过去。顾慕冉接过包,打开。五年前的东西原封不动的留在里面,她盯了一会那个钱包,数秒钟后,拿出打开,抽出里的那张照片。上面是六年前才二十岁的她和她那个亲手将她送进监狱的丈夫,不,应该是说是前夫的合照。她还记得,这张合照,是她求着他才能照下来的,可现在…

  • 最强狂兵在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最强狂兵在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最强狂兵在都市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找林芳菲!第二章我叫王二英第一章我找林芳菲!昆仑之巅。一个碎发青年正盯着眼前的坟墓发呆,应该是他的亲人去世了。令人惊奇的是,青年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悲伤,反倒是夹带着几分痞笑与好奇。青年名叫叶南,还有一个吊炸天的名号,来自于充满杀戮的佣兵界,被称为杀皇。叶南又盯了一会墓碑,脸上闪过一丝坏笑,向前一迈步,冲着墓碑就来了一拳。擦,这小子竟然干起了扒人坟墓的事。砰!随着巨响,一块大理石墓碑遽然崩碎,连带着把坟墓都带出了一个窟

  • 美女领导太刁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美女领导太刁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美女领导太刁蛮目录预览:第1章美丽的杀手银狐第2章突破性进展第1章美丽的杀手银狐夜色暧昧的酒吧里,重金属的音乐激烈震荡。一个二十四岁左右的年轻人坐在吧台前,他穿着白色的外套,身材显得有些单薄。不过他的脸蛋清秀,眼眸明亮而干净。他叫陈凌,此时正喝着一杯加柠檬的伏特加。在左边的吧台处,一名穿着黑色包臀短裙美女突然走向陈凌。这美女胸前白花花,脸蛋娇媚,整个人似乎要滴出水来。陈凌耳里的耳麦传来声音。“注意了,华夏龙,银狐向你走来了。”陈凌不动声色。银狐来到陈凌

  • 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目录预览:第一章夜店神秘男人第二章闪婚第一章夜店神秘男人下午两点,商贸大厦楼下,不知是谁,用粉红色的气球堆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形,浪漫至极。一时间所有的员工都隔着窗户,一探究竟,特别是一些女员工,更是开始激烈的讨论,羡慕这场浪漫求爱的女主角。“天啊……你看,是吴总监哎!”有人尖叫。“吴总监还是单身,这是要表白吗?”“天啊!如果是我就好了……”“你不要做梦了,怎么可能是你……”S珠宝国际的女员工全部疯狂的幻想着自己是这场盛宴

  • 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女人,惹不起第2章:狐假虎威的女人第1章:这个女人,惹不起静谧的办公室里头,透过门缝传来压抑的呻、吟声,厚厚的百叶窗下,将所有的淫靡都遮掩在总裁办公室。身前的男人目光很冷,看到身前女人的隐忍,嘴角划过一抹残忍的弧度,突然,加快了速度……“啊……”楚染咬着唇,双颊上泛着鲜血一般的绯红,不忿地瞪着这个男人,“慕修言,你……”“还有力气?”慕修言幽沉的目光里划过一丝戏谑,猛地将女人纤细的腰肢桎梏在身前,心头

  • 艳色女股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艳色女股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艳色女股东目录预览:第001章荒唐的同居要求第002章微信骚扰第001章荒唐的同居要求“陈斌,黄总监找你。”听到总监找自己,陈斌顿时头都大了。黄莺莺总监是个海归,不但业务能力极强,人还长的贼漂亮,有众多追求者。可不知道为啥,这个女强人居然看上了陈斌这个普通销售员,还不时的和他来个办公室骚扰,这让陈斌苦不堪言。陈斌硬着头皮进入总监办公室,见到黄总监还在伏案工作,她认真工作的模样真美,让人怦然心动。黄莺莺今年二十六岁,年轻漂亮,身材火辣,橘黄色的长发,精美的五

  • 危情交易:名门佳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危情交易:名门佳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危情交易:名门佳妻目录预览:001章扫地出门002章心怀不轨001章扫地出门夜。半山腰,大雨瓢泼下的别墅显得冰冷异常,昏暗的灯光在雨幕里曲曲折折。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咯吱”一声,后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丁薇趔趔趄趄被推搡出来摔倒在地上。“以后别回来了,我和你爸可不想被你克死。”说话的是个中年女人,她的脸隐在伞影里,只能看到身上价格不菲的旗袍。丁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雨水顺着她的头发往下,被溅了泥泞得脸上带着倔强的苍白,她紧抿着嘴唇,眼底满是支离破

  • 禁欲总裁宠上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禁欲总裁宠上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禁欲总裁宠上瘾目录预览:第1章小三撕正宫第2章莫少第1章小三撕正宫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洒落,昨天一夜暴雨,如今总算雨过天晴。酒店,总统套房。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十分钟后,女人裹着浴袍出来,一头及腰长发,黑如鸦羽,衬的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有些病态,发梢还在往下滴水,落在纤细的腿上,一路滑落至脚踝,连脚都精致的不像话。她绕过被扔了满地的衣服,来到床前。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人,应该快到了吧。”这话刚说完,门便被拍的叮咣响。“季谣,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尖

  • 幸得遇见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幸得遇见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幸得遇见你目录预览:第1章新婚夜的下马威第2章二人行的第三者第1章新婚夜的下马威今天是我和楚南结婚的日子。送走了宾客,又被闹了好一阵子的洞房,好不容易所有人都走了,现在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楚南两个人。我坐在床边,虽然身体很累但是更多的是紧张。我们是第一次。虽然,婚前我们谈了很久,但是约定要留到新婚夜,这样才算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婚礼。楚南的眼神炙热,我们依偎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时而看看彼此时而又羞涩的看看墙。我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过了好一会

  • 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目录预览:第1章被利用第2章谢赫第1章被利用我从来没想过,跟我已经订婚的男友会利用我来升职。当我站在酒店房间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的男人已经绅士般的褪下自己的外套,换好了家居服,单手撑着脑袋斜倚在床上,正眯着眼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我。“脱吧。”他的声音不冷不热,音质醇厚。此时,却如雷贯耳。脱……“脱什么?”“谢赫没提前告诉你,我时间很宝贵?”他低着眸看了看右手腕上的卡西欧,话里带着不耐烦。他口里的谢赫,就是我的男友,准确的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