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强索欢:恶魔首席狠狠爱在线阅读

2017/11/15 17:40: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强索欢:恶魔首席狠狠爱

第3章 葬礼闹场

  慕府,里里外外摆满了白色的花圈。原文http://www.xbxys.com/正堂上方有张中年男人的遗相,遗相下面有一个小小的骨灰盒。

  许多穿着黑衣的宾客出面悼念,然而此时他们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

  大堂中央,十几个大汉将一个小姑娘紧紧地包围起来。

  大汉们凶神恶煞,手里拿着铁棒以及大刀这样的凶器。

  那个小姑娘就是林槿如。

  今日是T.F集团董事长慕敬云的葬礼。林槿如是慕敬云一手养大的。小百姓养生网

  整个葬礼由她一手操办。

  那个带着流氓进来闹事的人就是慕敬云的亲弟弟慕叶枫。

  慕敬云死了,留下慕家这块肥肉,慕叶枫怎么可能白白放过?

  此时,慕叶枫翘着二郎腿,冷冷地扬了扬手里的枪支。

  那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瘦男人,头上光秃秃的,毛都没有一根。

  他神情猥琐,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黄牙,看上去特别恶心。

  林槿如穿着黑色的长裙,胸前戴着白色的小花,一脸冷然地看着这个让她厌恶的老男人。

  她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一幅梨花带雨的模样。小百姓养生网

  黑色的衣服衬托得她更加纤瘦。与几天前在美国的时候相比,她现在又瘦了一些。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林槿如的模样那样疲惫。

  慕叶枫的眼睛里闪过淫邪的目光。

  没有想到林槿如这个臭丫头长得这样好,老大还真是懂得享受。

  如此年轻的身体真是招人喜欢,尝起来肯定不错的吧?如果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呵呵呵呵……

  林槿如打了一道冷颤。

  她抱着双臂,戒备地看着慕叶枫。小百姓养生网

  他的眼神太邪恶了。她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样。

  在慕叶枫的身后,那些长得凶神恶煞的大汉不怀好意地看着她,让她更加心慌。

  众人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谁都没有出来说句公道话。毕竟她现在是个没有后台的孤女而已。

  “慕二叔,死者为尊,有什么话改日再说行吗?”林槿如捏紧拳头,尽力忍耐。

  “改日还有我们说话的余地吗?哼,老子又不是傻子。版权http://www.xbxys.com/

  “慕二叔,我敬重你是长辈,请尊重慕叔叔。”难道不能让慕叔叔安安心心地上路吗?

  “把东西交给我,我立即走人。”慕叶枫眼神阴狠。

  “慕叔叔的东西自然有律师处理,你无权接收。”林槿如神色不耐。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慕叶枫冷冷地瞪着林槿如,挥了挥手。网站xbxys.com

  那些大汉将她包围起来,她脸色发白,惊惧的神色一闪而逝。

  “你想做什么?”早就听说慕叶枫不学无术,偷鸡摸狗无所不干。

  这种人为了财产连人都敢杀,她应该怎么办?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我的兄弟可是饿了很久了。难道你没有发现他们很喜欢你吗?”慕叶枫阴阴地笑道。

  “你敢……”林槿如狠狠地瞪着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慕叶枫冷笑,对身旁的大汉说道:“你们给我搜,我就不信找不到东西。”

  “不许去……”林槿如拦在楼梯口。

  她顾不得这么多,说什么也不许这些流氓毁掉慕叔叔辛苦打下的基业。

  虽然她也很害怕,但是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拦住这些人。

  “吵什么吵,都给我滚出去……”

  一道低沉的吼声,带着无形的威压,冲击着众人的耳膜。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高大伟岸的身形挡去了大半的光线。

  裁剪得体的阿玛尼西装,紧紧地包裹着他狂野的身形,一双漆黑的眸子,鹰狼般的犀利,让众人不寒而栗。

  随着他一声怒吼,几十个黑衣保镖冲了进来。

  嚓!他们手里的枪支抵着慕叶枫带过来的大汉的头上。

  那是枪,真正的枪!

  慕叶枫手里的枪算什么?与这种玩具枪相比,那才是真正的大家伙。

  男人双手插在裤袋里,一步一步走进来,给人无形的威压。

  空气仿佛一瞬间抽干,全场的人都觉得呼吸不畅,房间里只能听见众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第4章 慕清,把他扔出去

  “你是谁?知道我是谁吗?竟敢与我作对!”慕叶枫表情狰狞地吼道。

  “再不滚,都不用出去了。”砰!男人朝房顶射了一枪,冷冷地环视四周。

  尖叫声四起,众人不敢逗留,纷纷作鸟兽散。一刹那,房间里只剩林瑾如和慕叶枫等人。

  慕叶枫心有不甘,脑袋又有枪支抵着,只能狠毒地瞪着男人。

  男人锐利地看着林槿如,嘴角一撇,冷笑。

  林槿如心中一慌,眼眸垂了下来。

  他回来了。

  慕叔叔的独生子——慕默之。

  早就料到他会回来,只是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出现。

  十年不见,他变得更加成熟。

  同时,更加冷冽可怕。

  她觉得无法呼吸,好像心脏被他捏住似的。

  近了,更近了……

  好想逃……

  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会觉得他是天使呢?

  其实他的性情与他的容貌成反比。

  容貌像天使一样美好,性情像恶魔一样恶劣。

  此时,她觉得这种可怕的气场有增无减。

  林槿如捏紧手掌,心里七上八下。

  “丫头,我们又见面了?”慕默之抿嘴,眼眸一沉,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

  “痛……”林槿如伸手想推开他,却被他拦在怀里。

  慕默之抬起她的下巴,眼眸里闪过疑惑的光芒。

  他们是不是最近见过面?为何与她分开十年,他却没有陌生感?

  而且……该死的想要亲近她。

  当年的黄毛丫头已经变成大姑娘了。

  模样清秀,身姿迷人,果然有让男人冲动的欲望。

  这样的她……玩起来肯定更有意思吧?

  慕默之的手指轻轻地拨弄着林槿如的红唇。

  林槿如心里一紧,用力推开他,眼含戒备。

  “呵……”慕默之冷笑。“宝贝,多年不见,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热情的吻?”

  说着,慕默之抱住她的腰,脚下一勾,形成一个半弯腰的姿势。

  他吻上她的唇,紧紧的,无情的啃咬。

  林槿如愣了一下,拍打着他的胸膛。

  他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嘴唇被他咬破了,嘴里有浓郁的血腥味道。

  好痛……鲜血的味道好恶心……

  她推打着他,他抱得更紧。直到好一会儿,他才放开她。

  她的嘴唇破了,他的嘴唇沾上她的鲜血。

  这场面太邪恶了。

  慕默之舔了舔嘴上的鲜血,冷笑道:“果然还是喜欢你的血。”

  “变态……”林槿如用力地擦拭嘴唇,仿佛想要将他的气息彻底消灭。

  真是可恶,果然比十年前更加讨厌。

  她必须赶快离开,否则早晚被他玩死。

  “你是慕默之……”慕叶枫终于反应过来。

  他眼眸闪了闪,不甘的神色更加明显。

  “默之,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叔侄好久不见,你就这样对待你的亲叔叔?”慕叶枫痞笑道。

  “慕清,把他扔出去。”慕默之连看都不看慕叶枫一眼。

  “你敢……”慕叶枫话没有说完,立即被一个保镖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慕叶枫的脸憋得又红又青,他狠狠地瞪着慕默之,连话都说不出来。

  所有捣乱的大汉都被扔出去,别墅里只剩慕默之、林槿如和刘姐等下人。

  “少爷,你回来晚了,老爷已经……”刘姐从二楼跑下来哭道。

  “行了。”慕默之挥手,制止刘姐长篇大论。

  他走到遗相的面前,淡淡地看着照片中的男人,抿嘴冷笑。

  他的眼神如同万年枯井,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他拿起旁边的花圈,眼眸阴沉:“全部给我扔出去,如果再让我看见这些东西……”

  “少爷……”刘姐不赞同地看着他。老爷还没有下葬呢?怎么可以这样乱来?

  “很早之前他就留下了一份遗嘱……”慕默之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

  “我回房收拾东西……”林槿如对刘姐说道。

  这里已经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或者人,她就不在这里防碍别人了。

  “站住……”慕默之冷冷地看着她:“你去哪儿?”

  “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回头,淡淡地迎视。“我会尽快离开,你放心。”

  “我说过让你离开吗?”慕默之挑眉。

  两个保镖走到林槿如面前,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槿如心里发怵,只得走向对面的沙发。

第5章 遗嘱

  他的话让她不安。

  这里是慕府,不是她林瑾如的家,难道她不应该离开吗?

  慕默之与她水火不容,绝对不会善心发现想要收留她这个无家可归的人。

  因此,只要她还有一点脑子,就懂得留下来才是万劫不复的开始。

  慕默之拿出雪茄,淡淡地看着林槿如。

  站在他身后的保镖明白他的意思,将打火机交到林槿如的手上。

  林槿如愣了一下,不悦地瞪着慕默之。

  休想!他以为她还是十年前的胆小女孩吗?

  十年前,只要他皱一下眉头,她就吓得哆嗦发抖。

  虽然……她承认他还是那样可怕。

  然而休想像以前那样欺负她。

  “我不是慕家的人,没有留在慕府的必要。”林槿如做好谈判的心理准备。

  她不愿意在这里多呆,那种压抑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

  “老头子刚死,你就这样迫不及待地与慕家撇情关系。你不怕老头子从地底下爬起来吗?”慕默之冷笑。

  “慕叔叔会明白我的。”林槿如脸色一僵,神色微恸。

  她不愿意留在慕府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慕叔叔。

  慕叔叔之所以会离世与她有关。

  那日,她伤心过度,不愿意接听任何人的电话。

  慕叔叔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坐上了去美国的飞机。飞机中途出事,他尸骨无存。

  所谓的骨灰其实是衣服的灰烬。

  只要她留在这里,就会日日夜夜想起慕叔叔的死。她良心不安。

  “你知道老头子的遗嘱里写了什么?”慕默之笑得很深沉。

  “与我没有关系。”林槿如垂下头,面无表情。

  “慕清,把遗嘱交给她。”刘姐为慕默之点燃雪茄。

  林槿如的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

  慕叔叔的遗嘱与她有关吗?否则慕默之不会让她看。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它,粗看一遍,差点昏迷过去。

  “慕叔叔不会这样做,这份遗嘱是假的。”林槿如猛地站起来,愤恨地瞪着慕默之。

  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伤害她,他居然连假遗嘱都做得出来。

  “在你大学毕业前,我是你的监护人。”慕默之站起来,淡淡地说道。

  “不,我已经成年,不需要监护人。”林槿如沉声说道。

  “这由不得你……”慕默之走向她,一字一句道:“接下来,你的人生由我作主。”

  林槿如心如死灰。

  她无法逃离吗?如果只有一个魔头监护人,她还可以咬牙忍下去。

  然而遗嘱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她还被安排联姻。

  说什么她是慕叔叔的私生女,从小与人定亲,将安排十九岁生日这天与那人定婚。

  才不是呢!她母亲与慕叔叔是旧识没错,但是他们肯定没有私情。

  慕默之根本就是借着一个“兄妹”的由头压制她。以后,他做什么事情都有理由了对不对?

  “你要如何才能放过我?”林槿如叹息。

  她清楚慕家的权势。

  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包办婚姻,但是慕默之非要她嫁,她没有逃脱的可能。

  想要逃离这样的命运,就必须让慕默之收回成命。

  “你不是很聪明吗?慢慢想……”慕默之喷出一口雪茄的气息在她的脸上。

第6章 校草的追求

  樱美学院,大一四班。

  林槿如坐在座位上,眉头深锁。

  她的眼眶黑黑的,与传说中的熊猫差不远。

  “小如,那位帅哥又来了。”好友语小紫撞了撞她的手肘,兴奋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林槿如抬头,发现同班的女生都用嫉妒的眼神看着她。

  她叹了一口气,不耐烦的神色越来越明显。

  她讨厌帅哥。

  帅哥就是麻烦和恶魔的代名词。

  别人不说,慕默之就是头号恶魔。

  自从慕叔叔去世后,慕默之接手了T.F公司的管理权。

  他约束了她的行为,不允许她去学校。她求了很久,这才得到他的允许。

  想到早上的吻,林槿如的脸颊时而红艳时而铁青,他竟然在幕叔叔的葬礼上羞辱她,这个人简直是禽兽!

  “林槿如,我……”校草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捧着艳丽的玫瑰花。

  “阿嚏,学长,不好意思,我对花过敏,可以拿远点吗?”林槿如抚着鼻子,一脸无奈地说道。

  “啊……对不起……”校草狼狈而逃。

  语小紫同情地看着逃走的校草,语气酸酸地说道:“如果我有这样的帅哥追求,别说对花过敏,就算见花死,我也愿意接收。”

  “我先走了。”林槿如拿着书本出门。

  “等等我……”语小紫赶紧追上去。“小如,我从来没有去过你家,今天去你家玩怎么样?”

  林槿如的脚步顿了一下,表情僵硬。

  她家?

  她没有家。

  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与慕默之古怪的关系。

  “对不起,我家最近装修,可能不太方便。”语小紫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想伤害她。

  “又装修啊?你家经常装修吗?”语小紫狐疑地看着她。

  语小紫与林槿如是从高中开始的朋友。她家开了一个小工厂,所以有钱读这所贵族学校。

  林槿如苦笑。

  她真笨!居然连借口都找得这样烂。

  “对了,最近没有看见佩儿那女人呢!”语小紫嘟囔道:“最好永远别出现。”

  一路上,无论男女都对林槿如行注目礼。

  林槿如不是学校最漂亮的美人,但是她皮肤白皙,就像玉做的似的。

  再加上她有校草追求,而且还拒绝了校草,所以学校的男女都认得她。

  语小紫挺了挺胸膛,仰着头一脸得意地跟着林槿如身后。

  从以前开始,她就觉得跟着林槿如很威风。只要知道林槿如的人都知道她身边的语小紫。

  校门口,一辆加长型的限量版林肯停在那里。

  许多同学围在那里指指点点,一双双眼睛露出贪婪向往的神色。

  虽然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是有钱人的孩子,但是有钱人的世界也分等级。

  至少他们这辈子还没有坐上过这样的车子。

  林槿如刚到门口就有种不妙的预感。她往回退走,却听见司机李叔的声音。

  “小姐……”李叔穿着西装,露出完美的绅士笑容,快步朝她走来。

  林槿如察觉一双双眼睛如同探照灯似的盯着她。她真想找一个洞钻进去。

  她快速钻进车里,吩咐李叔赶快开车。

  这时候,如同呆头鹅的语小紫快步赶上来,打开车门跟进去。

  “哇,小如,这是你家的车吗?载我一程。”语小紫毫不客气地说道。

  “小紫……”林槿如一脸为难。

  “这位小姐,你去哪里?”李叔还是好脾气地微笑。

  “东街的向阳小区……”语小紫笑道。

  语小紫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不停地摸摸这里摸摸那里。林槿如满头黑线。

  “小如,原来你家这么有钱啊?难怪你看不上校草了,他算什么鸟?”语小紫一脸不屑地说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丫头,刚才还是一幅替人打报不平的模样,转眼就变了,真是现实。

  “小如,你太低调了吧?我们多年的朋友,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家这样有钱。”语小紫不满道。

  “不是我家,一个亲戚的家里……”以前她不让慕叔叔派车接她,平时都是坐公交车回去的。

  “哦,原来如此……”语小紫一脸同情地看着她。

  林槿如无奈。她知道语小紫喜欢看言情小说,所以满脑子都是言情剧里的狗血女主角。

第7章 到底谁被包养了

  “平时装出清高的样子,还不是做人家的二奶?真是好笑。”

  “我也看见了!那个老头可以做她爷爷了。她也好意思。”

  “你看她的穷酸样,如果不是攀上高枝,以她的条件怎么进得了这所学校?”

  林槿如刚进教室就听见这些话。

  她们看见她进来,停止交谈,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

  “小如,你今天好早啊!”语小紫拍拍她的肩膀,在她的身边坐下。

  “你也早啊!”林槿如微笑。

  “语小紫,你坐在那里做什么?那里是你能坐的吗?”班花张青,也就是刚才讨论的人之一说道。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位置,我为什么不能坐?”语小紫没好气地说道:“你又想抢?”

  语小紫与张青有过节,平时总是争来争去。

  “呵,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这种人也只能交那种恶心的朋友。”张青的死党赵童心说道。

  “喂,你又皮痒了是不是?什么那种朋友?我的朋友怎么了?”语小紫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

  “那就要问林大小姐了。我们苏少多帅啊,她居然不要帅哥要老头,真是下贱。”

  “你又从哪里听见这些谣言?小如才不是那样的人。你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行了!张青,饭不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最好说清楚,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林槿如站起来。

  她这才听明白他们刚才说的话是针对她。

  平时他们总是在背后说三道四,这还是第一次当着她的面说。

  “昨天那么多人看见了,你还想狡辩?”张青厌恶地看着她。

  如果把眼里的嫉妒隐藏起来,或许会更有说服力。

  “那是小如的亲戚,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恶心?”语小紫振振有词。

  “亲戚?不会是干爹吧?”谁都听得出来她话里的讽刺意味。

  “对啊!你看你的衣服,你的打扮,哪里跟得上我们?你这种人却读贵族学校,不是被人包养是什么?”

  “我是不是被人包养我自己清楚。我没有必要给你们解释,但是也容不得你们胡说八道。”

  林槿如冷冷地看着她们。

  “我要你们道歉。”她走向张青和赵童心,神色不愉。

  “嘴巴长在我们身上,我们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你受不了,那就别做恶心的事啊!”

  “你们太过份了!我要告诉老师。”语小紫生气地涨红了脸。

  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众人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他们。

  原本对林槿如有好感的男同学的眼里闪过厌恶的神色。

  还有一些作风不正的男同学露出诡异的眼神。

  林槿如不是全班最漂亮的女生,但是却是最有个性的。

  男同学悄悄给她一个称号:冰莲。

  她有着莲花般的清丽容颜,也有莲花般的高傲个性。

  再加上总是冷着一张脸,所以是名副其实的冰美人。

  “除了告诉老师,你还有什么能耐?切,白痴。”张青不屑地冷笑。

  “青姐的爸爸是校董,你不会不知道吧?告诉老师?你以为还是幼儿园吗?”

  “恶心的女人。”几人露出不屑的表情。“乡巴佬。”

  “你们在做什么?”老师站在门口,怒气冲冲地看着几人。

强索欢:恶魔首席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强索欢 或 恶魔首席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用哑语的手势和表情 寻找 潜移默化的家

    租点光阴(组章)文/王延艳选稿:中乡美驻陕西选稿基地主编杨小明租点光阴租点光阴。在太阳背后我走进月亮的家乡用星星点点的火苗取暖租点光阴。听退耕后的农夫,怀想种子的宿命一粒麦子对春天的忠诚租点光阴。我们扬起年轻的帆。河的第三条岸虽然遥远,一不留神就会飘到跟前租点光阴。游子推开一扇扇方言的篱笆用哑语的手势和表情寻找潜移默化的家太阳灶粘贴无数的小镜片调整旋转仰的角度只为捧住一颗红心塬上人家。撑起了一口天堂的锅煮沸大海一瓢烫暖米酒和日子牛门洞涉过千重刼难归来了一头驯顺的牛在黄土的家园种下牛毛一样温存的植

  • 那些在单位里“等死”的人丨四十岁之后,请不要自作多情

    01张存每一天的生活都是这样的:早上7:00起床,8:00到单位食堂就餐,8:30打卡,然后到办公室开始收拾办公桌,这擦擦、那擦擦的功夫一杯绿茶正好晾成温水,小抿一口,坐下和同事开启聊天模式,领导安排活儿了,就忙会儿工作。就这样,11:30左右,开始盘算中午吃什么,有人约了就去外面吃,没人约了就还在食堂吃。吃完午饭,在办公室休息一会,14:00打卡,然后复制上午的生活,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17:30,下班。张存是我的同学,他说,小舟,我这工作啊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今天和昨天一样,明天和今天一样,

  • 北方戏曲传媒【人物】 河北梆子传人齐花坦:一生为它着魔

    她,是“四大名旦”之一荀慧生的入室弟子;她,曾受到毛主席、周总理、朱德等领导人的接见;她,是国家级“非遗”——河北梆子的传承人;她,是河北省内首位获得“戏剧终身成就奖”的艺术家;她是齐花坦。初见年近80岁的齐花坦,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眼光依旧锐利。正是这双眼睛,让她跟戏曲结下了一生缘分。老家保定高阳县,解放前就盛行纺织染布。12岁那年,也就是1949年,小齐花坦跟随姐姐到保定印花厂子做“童工”。老板是位戏迷票友,“这孩子这双眼睛多大啊,去学唱戏吧。”一句话改变她的一生。进团没几个月,齐花坦就成了

  • 当传统文化遇见移动迷宫,托马斯来解码!

    科幻动作惊悚片——《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将于1月26日登陆秦安太平洋电影城。《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是《移动迷宫》系列的最终章,迷宫已至尽头,事实真相近在眼前,主角们也需要直面自己的命运,这部影片无疑是2018年度最受期待的科幻惊悚动作片之一。《移动迷宫》系列前两部分别于2013年、2015年上映。故事背景设定在地球被太阳闪焰影响后的末世之下,因闪焰症爆发,病毒肆虐让感染者变成丧尸,人类世界面临毁灭危机。《移动迷宫》系列又名“美国版奔跑吧兄弟”,因为在影片中,跑步实在是太重要了,跑得快,你才能

  • 【融空间——诗歌】寻访烟雨江南

    寻访烟雨江南梦醉清风作于2010-3-29随江南丝竹用一种语音寻访烟雨江南塞满笛孔的相思在宁静的禅意里舞成醉花的蝴蝶*****************************像一朵花活在枝蔓上根吮清泉在感恩的海洋里凝神谛听时间发出的声音*****************************一种爱滴落融进血液奔流成潮汐端起岁月的量杯用无限的词汇收集有限的情感*****************************行云般的温柔在缱绻中都化成了尘烟心徘徊在雨巷撑一把古典的小伞寻觅执著的追梦人(摄

  • 我们都有双面性

  • 祝福2018您发发发

  • 刘禾:《控制论阴影下的无意识—— 对拉康、埃德加·坡和法国理论的再思考》(2010)

    控制论阴影下的无意识——对拉康、埃德加·坡和法国理论的再思考THECYBERNETICUNCONSCIOUS:RETHINKINGLACAN,POE,ANDFRENCHTHEORY作者:刘禾译者:王钦转载地址:见“原文链接”封面图片:后人根据巴贝奇的差分机一号(DifferenceengineNo.1)改进建造的差分机二号我最近留心到,埃德加·坡的一个文本让控制论领域的专家们谈论不已,它出自《失窃的信》,是一篇很棒的小说。这篇小说对我们会有所帮助,甚至还可以说是每一位精神分析学家的必读书。——雅

  • 【墨竹原创诗歌】爱情的滋味

    文/墨竹问一问世间爱情是什么滋味是苦还是甜你的答案为哪般若你感觉是甘甜的祝贺你遇到了真爱选对了人若你感觉是苦涩的我想给你个拥抱抚平那颗受伤的心听着刘筱的夜听在凄美的音乐声中慢慢落下无名的泪水众多听友五味杂陈什么是爱情的滋味是孤独与寂寞交织的无眠之夜是心痛与泪水伴随的一杯苦咖啡是苦涩与思念无法用酒精替代的泪什么是爱情的滋味是在一个安静的夜晚关掉灯彻夜难眠地想着一个人什么是爱情的滋味是在一个寒冬的夜晚喝着一杯冰冷的水眼里却一遍一遍流着滚烫的泪什么是爱情的滋味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打开手电筒把酒和水拼命往

  • 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11章(第11章 有人想陷害她)

    原标题: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11章(第11章有人想陷害她)小说名: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第11章有人想陷害她宁蓝挑了挑眉,老实的举起手来,这会儿她竟然想起了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就叫举起手来,情节和她现在的情况貌似还有点相似。巡逻队走上前来,拿着军用手电筒在她脸上照了几下,“你是什么人?”宁蓝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元帅夫人!”小队士兵一惊,看了一眼她手上拿着的手枪,又看了一眼匍匐在她脚下生死不知的男人,心头大骇。现在这个基地的人差不多人人都知道元帅结婚的事实,难道这个号称自己是元帅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