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绝世邪神在线阅读

2017/11/15 16:59:14 来源:网络 []

书名:绝世邪神

第三章 前世暗恋

“真的是你?想不到你这败类居然真的活着回来了?”梁善望着面前熟悉的面容,一些兴奋的喊道!刚他随从见鬼一般结结巴巴说叶楚找他,他还不信大骂了一顿随从,在随从的连番保证下,这才出来一看。小百姓养生网欣喜的在叶楚的胸前狠狠的捶了一拳,却发现以前弱不禁风的叶楚承受这一拳丝毫未动,让他有几分诧异。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吗?”叶楚笑看着梁善,这是他的狐朋狗友,虽然叫良善,可做下的孽事却不比叶楚少多少。当年和叶楚一起祸害尧城,声名远播,被合称为尧城双害。当然叶楚承受的骂名比他多的多,不是因为叶楚做的坏事比他多,而是叶楚很享受这种声名远播的感觉,被骂的越凶就越有成就感,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叶楚打头阵,导致梁善的家人都认为是叶楚带坏了他。梁善因此心生感激,甘心跟在叶楚身后做小弟!

叶楚救下白萱两人离开后,打听到梁善所在,就赶过来找他。在尧城叶楚现在能找的也就只有他了,至于他那个家,此时万万是不能回去的!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命大,能说出‘敢与九天争风骚,敢破神女幽泉洞’的祸害,怎么可能被打死!”梁善哈哈大笑,对叶楚的崇拜就来自这样一句话,当年尧城一群跟随叶楚人,谁不膜拜在这一句放浪的话语下。当年他们就以叶楚马首为瞻,只是没有想要叶楚居然敢对帝国那位艳名远播的天之骄女纪蝶下手,梁善不得不佩服叶楚的勇气。小百姓养生网

“嘿嘿!我很想知道,当初你下药意图不轨,到底成功了没有?”梁善贱贱的望着叶楚,好奇的心里痒痒的。

叶楚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这混蛋第一次见面,就戳他的伤口。难道他不知道连番对两个女人意图不轨都失败了,这是打男人的脸吗?叶楚心底默默的想,是不是给他灌巴豆然后塞住肛眼!

见叶楚不怀好意的眼神,梁善打了一个寒颤,他连忙摆手道:“玩笑玩笑!”

梁善可是很清楚对方的恐怖,当年他就没少被叶楚整。最让他记忆幽深的是当初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叶楚。叶楚就骗了自己吃巴豆,让自己直奔茅厕。

可这不是他此时都做噩梦的。让他至今无法忘怀的是,他因为灌了巴豆的缘故在茅厕方便,可叶楚居然叫人进来把他的草纸给抢了!梁善被逼在茅厕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版权xbxys.com

但这只是开胃菜而已,而后叶楚更是叫人拖来了几箱的癞蛤蟆,梁善清楚的记得叶楚当时对还在茅坑的自己笑的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随后挥手让一群人把几箱的癞蛤蟆都倒进茅厕。

可以想象,活蹦乱跳的蛤蟆从厕所跳出来,是何等的恶心,特别是跳到自己身上。

被懒蛤蟆跳的一身粪便的他,已经顾不得没擦屁股了,逃似的出来。刚刚逃出来,就有人送来了毛巾。当时梁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结果就往身上擦拭着那些恶心的粪便。当然,他没有忘记擦屁股。

可是……可是……叶楚居然在毛巾上染了辣椒水,梁善现在都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火辣辣的疼痛!

看着打寒颤的梁善,叶楚耸耸肩,心想这家伙心里承受能力太脆弱了。网站xbxys.com梁善并不知道叶楚在想什么,要是知道定然会破口大骂:你要是有这样的经历,你这混蛋会不会留下阴影!

打量四周,这是一条花船,装饰的十分奢华,叶楚能听到花船中的莺莺歌声,很显然里面有人在风花雪月。

“三年不见!祸害了多少美艳的女人了?”叶楚笑容淡然,自然的问着梁善。

梁善感觉叶楚有些不同,三年前的叶楚就如同一个泼皮,攀上谁咬谁的恶霸疯子。但此时的叶楚却带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不羁,这种感觉让梁善摇摇头:“见鬼了!泼皮叶楚能变这模样,真是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

“这三年我被父亲关在家,研读诗书,修炼武技。可一件坏事都没做!迄今为止还是一个处!”梁善很正派的说道。

叶楚上下打量了一下梁善,沉默了许久,才吐出一句话:“你说的处是上面处还是下面处,或者是后面处?”

“当然是下面处了!”梁善觉得自己要发狂了,这混蛋太恶心人了!

叶楚面色一变,猛的离梁善退后了几步:“下面还是处!那就是说上面和后面都不是了?三年不见,你居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靠!”梁善觉得自己要疯掉了,胃液都翻腾要忍不住吐出来。小百姓养生网

“叶楚哥!我错了!”梁善想哭了,心想自己没事提他表妹的事情干什么,现在终于遭报应了吧。梁善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不过,当初叶家把你丢出尧城的时候,可说你要是再回来,就打断你的腿。看他们当年的举动,可不是说说啊。你冒这么大风险回来做什么?”

梁善很疑惑,叶楚在这座城池的声名早就臭的不能再臭了,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回到这里完全是找罪受!

“总是要回来的!”叶楚沉默了一会儿,良久之后才回答,眸子有些深邃,陷入了某种情绪中。

叶楚的这番姿态落在梁善眼中,梁善惊呼一口出口:“你不是为了苏蓉吧!对的,一定是这样的,以前你也是如此,只有谈到苏蓉就会变深沉!你居然对她还念念不忘!”

被梁善误会,叶楚哭笑不得,脑海中却情不自禁的冒出一个柳腰娉婷的少女身姿,苏蓉在叶楚记忆中有思想,是之前叶楚暗恋的少女,长的很是清美!

看到叶楚沉默,梁善以为自己猜对了,他咋舌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还暗恋着她啊!你真是为她不要命了,你不知道你在尧城是什么情况吗?而且,她会看得上你吗?叶楚,还是别做梦了!”

“胡说八道什么!我可不是为了她来的!”叶楚笑骂道,“我这三年见过的美女太多了,要不是你提醒,都差点忘记她是谁了。”

“你就嘴硬吧!你要不是为了她回来,那为什么来到这条花船,不就是知道她此时也在这条花船上吗?”梁善撇了撇嘴,十分不屑的看着叶楚。

“她在这花船上?”叶楚错愕,倒是没有想到这么巧。推荐http://www.xbxys.com/

“还装!”梁善嗤了一声,拉住叶楚,“也罢!就带你进去看看,让你彻底的死心!”

梁善虽然觉得此刻带叶楚进去花船不好,毕竟此次花船是接待一个大人物,而且这其中有不少当年就厌恶叶楚的人!当初叶楚有叶家庇护他们不敢做什么,可现在叶楚被驱赶出叶家了,这要是找叶楚麻烦的话就危险了。

不过为了让叶楚死心,梁善觉得还是让叶楚见见苏蓉的好,不见苏蓉怕叶楚也生不出自惭形愧的想法!

==选在2013,1,4发书,爱大家一生一世!新书每天保证最少三更!至于家丁,异界篇已经完了,都市篇每天修改两章发吧!这本书花了不少精力,相信一定能超越魅影家丁,希望大家喜欢,能为大家带来快乐!爱你们!

第四章 再见故人

花船不小,装饰的很奢华,在花船的中央有着偌大的空间,其中穿插着男男女女,其中不乏美貌的女子。这里虽然比不上前世的酒吧灯红酒绿,但也差不了多少,莺莺燕燕,不少贵公子在其中紫醉金迷。

“这条花船奢华吧?这不是最重要的,最流连忘换的是这花船中的姑娘,都非常漂亮一个!”梁善对着叶楚炫耀道,“过了今晚,本公子就带你好好玩玩,忘掉苏蓉!”

梁善咬定叶楚就是为了苏蓉再回尧城的,叶楚没法和他解释,只能当做没听到:“这是一条花船,苏蓉怎么在这里?难道她好男色,并且这花船中也有男性服务不成?”

这一句话让梁善吓的跳起来,打量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他才松口气。赶紧跳到叶楚神色有些苍白:“大哥啊!可别再乱说话了,被别人听到,你我都要完了,你不知道苏蓉在尧城是怎么一种情况!就为这句话,不知道多少人会扑上来咬你!”

见叶楚并没有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梁善也无可奈何,解释道:“花船虽然是风月场所,可有活动的话,也有人出资包下!不知道你还记得方心远吗?此次就是这家伙包下来的!”

方心远是方天侯的长子,在京城有些小名气,三年前不管是文还是武都有些成就,叶楚和他没有什么交集,不过当初争强斗狠和他弟弟方心虎有过一些过节。

“苏蓉小姐来了!”

四周响动把叶楚的思绪惊醒过来,叶楚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从花船的另一端,缓缓的走出了一群人,虽然这一群人中,男的俊美,女的美艳,可大家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注意到一个女子身上。

女子有着又长又直的秀发,飘逸动人,鹅蛋形脸是标准的美人胚子,光洁的额头,皮肤洁白如雪,秀直的长眉下眼眸深邃而明亮,鼻梁挺直,唇形的弧度异常的柔美,娇嫩得想让人去咬一口,尖而圆润的下巴,总之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米黄色的紧身衣裙勾勒出略显规模大的胸部和纤腰的柔细,隐隐能看出翘臀的弧度,绝色飘艳!

这个女子一出现,就成为中心,叶楚的目光也被吸引到她身上,时隔三年后再见到,都有着一种惊艳。叶楚感觉心里有着几分触动,似乎灵魂深处有着几分眷恋。叶楚很清楚,这其中有前一位身体主人残留灵魂的缘故!

苏蓉两旁跟着一群人,除去身边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子,身边还有数个俊美的男子。方心远兄弟就站在苏蓉的左侧,身体挺拔,有几分意气风发。其他几个围在苏蓉身边的少年,也都是在尧城有些名气的人物。

“怎么样?死心吧!苏蓉身边的男子一个比一个优秀,方心远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梁善在叶楚面前说道,“何况,苏蓉在武道很有天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甚至王上都认她为义女。这样的女子,不是你我能奢望的。”

听着梁善的感叹,叶楚忍不住笑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太贬低自己,自然把迷恋的女人抬高成女神了。你知道女人是什么吗?”

“女人是什么?”梁善好奇问道。

“女人如蛋!”叶楚笑道,在梁善的疑惑中,继续说道,“外表很坚硬,里面很清纯,内心很黄!打破了蛋壳,剥离了蛋白,还怕征服不了吗?你不要告诉我,你征服不了被你带上.床的女人!”

“靠!”梁善忍不住骂了一声,突然觉得叶楚似乎比起以往还要淫荡的多,这他丫的是什么比喻。这要是被女人听到,会用唾沫淹死他。不过……这比喻真贴切!嘿嘿……”梁善突然觉得,在苏蓉面前的自卑少了许多。梁善嘀咕完,突然想到了一点什么,问着叶楚说道,“那男人呢?是不是比女人内心纯洁多了!”

见梁善笑的很无耻,叶楚耸耸肩道:“男人如芒果!外面很黄,里面…………更黄!”

“靠!我还以为你会赞美一下我们男人!”梁善很不满叶楚这样的回答,“不过,苏蓉的蛋壳可很难打破!劝你还是放弃!”

“我想,现在不是我放不放弃的问题,而是有麻烦找上门来了。”叶楚望着前面,感觉头皮有些疼了起来。心想前一世的叶楚真给自己留下不少麻烦,站在这么偏僻的地方,都能被人认出找上门来。

梁善顺着叶楚的目光看上去,方心远一群人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这一群人眼神中流露出诧异,但很快就被厌恶覆盖。

“叶楚?”方心虎远远就看到这一边,见有人和三年前的败类人渣长的很像,加上和梁善站在一起,他就有些怀疑这人是叶楚,只是想到叶楚怎么还敢踏足这一片土地,又有些怀疑。

“好久不见!倒是没有想到你还记得我!”叶楚笑道,“大家聚集在这里,不是在给我组织一个欢迎会!”

梁善差点没有哭出来,心想还欢迎会呢,不给你丢臭鸡蛋就不错了。往脸上无耻贴金,也要看场合吧,这个时候怎么能承认是叶楚!

方心虎一众人见叶楚亲口承认,几人对望了一眼,眼中的厌恶就更胜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当初被丢出尧城的败类居然还敢回来,甚至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苏小蓉!好久不见!”在众人还沉浸回忆中时,叶楚靠着墙身对着亭亭玉立韶颜雅容的苏蓉淡然笑了笑。

苏蓉眼中露出诧异之色,对于叶楚她并不陌生,当初在尧城的声名狼藉她也有所耳闻,苏蓉也知道叶楚对她有想法。只不过,以前的他看到自己都不敢搭话,只敢远远的看着自己。倒是没有想到三年后再次见到他,他居然能如此自然的叫出苏小蓉,背慵懒的靠着墙身,居然有着几分与众不同的放浪不羁。

“苏小蓉也是你能叫的?”苏蓉还未说话,在苏蓉身边一个长相甜美,嘴角有着一点痣的女子站出来,对着叶楚喝斥道。

张素儿气炸了,苏蓉是她的至交好友,她很清楚苏小蓉这个称呼只有苏蓉关系极为亲密的人才能叫。可是叶楚却叫了,这要是因此被别人误解,传出苏蓉和尧城最大的败类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不把苏蓉恶心死!

方心虎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对着叶楚吼道:“你居然还有脸步入尧城!还不快滚出尧城!要不然本公子把你丢进寒湖喂鱼!”

对于这个结果叶楚一点都不意外,他耸耸对着方心虎笑道:“我丢进寒湖起码还有鱼会吃!不过你丢到寒湖,怕鱼也不敢动吧。”

梁善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叶楚的口齿依旧那般凌厉,只不过想到这所在的位置,他马上又提起了心。这时候,叶楚和他们起了冲突,和找死无异!

“你这是活腻了!”方心虎吼叫,手臂上的青筋暴动起来,这一幕让梁善看到,心忍不住要跳出来。方心虎的实力他很清楚,修行武道小有成就,在他们这一群公子哥中,也在中等偏上的水准。

梁善虽然不知道叶楚这三年做了什么,可三年前叶楚弱不禁风他很清楚,要是被对方打上一拳,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第五章 欺男霸女

见方心虎手臂颤动,青筋涌动,不少人幸灾乐祸了起来。当年他们中不少被叶楚欺负过,只是当时叶楚仗着家世的缘故他们只能忍下去。可此刻叶楚已经被驱除出叶家了,正是可以好好教训的时候!

叶楚淡然自若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方心虎舞动拳头而神情有所变化,梁善却拉着叶楚,低声在叶楚耳边喊道:“快跑!不要再回尧城了,你现在斗不过他们!”

可显然方心虎不给叶楚逃走的机会,让身边的人挡住退路,嘿然的看着叶楚说道:“本公子没有忘记当年你让我跪在地上学狗叫的一幕,今天你要是也跪下来求饶,并且从我裤裆钻过去,说不定本公子一高兴就放过了你。”

叶楚看也没有看他一眼,依旧以一种慵懒的姿态靠在墙上,目光落在苏蓉身上:“苏小蓉!你是相国的女儿,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身边总不能带些阿猫阿狗吧,像这种开口就要人家钻裤裆闻他那股都飘骚九百里气息的家伙,应该远远驱离你身边。”

“你他妈才飘骚九百……”方心虎怒吼,一拳忍不住要砸上去。自己怎么飘骚了,怎么飘了!!

“好了!”方心远喝了一声,挡住了他这弟弟的胡闹。他倒是不介意叶楚死活,只不过这次是招待一个大人物。要是能和这个大人物搭上关系,他方家说不定一飞冲天!这个时候,不能让方心虎坏了大事!

方心远喝斥住他弟弟,目光落在叶楚身上:“我要是你,就远远的滚离尧城!而不像你一样,还不知羞耻的在这里!你好自为之!”

方心远说完,带着一群人离开这边。苏蓉看了一眼叶楚,同样离开这里。张素儿见苏蓉如此,对着叶楚蔑视的一笑:苏蓉还是漠视叶楚的,这样才对,这样声名狼藉的人如何能入的了苏蓉的眼里,在她看来苏蓉和叶楚说一句话都是对他赏赐,而自始至终,苏蓉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这才是高傲的苏蓉!

见这一群人走开,梁善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要是他们出手,你今天就麻烦了。幸好有位大人物要来,所以他们才忍住?”

“大人物?”叶楚疑惑问道。

“嗯!传言是帝国古老传承世家的一位世子,尧国虽然是一个王国,但却远远比不上深深扎根在帝国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古老世家,王上都邀请他去宫殿做客。相国,大将军,王城不少大臣都曾邀请他做客,不过除去王上的邀请他答应过,其他人的都被拒绝了。”

叶楚心中倒是有几分惊讶,心想这人身份确实够尊贵。在尧国王城尧城,居然连相国大将军的面子都不给,没有一定的身份,怕早就被整死了!

就在叶楚和梁善说着话的时候,花船另一头走进一个少年,这个少年长的并不高,肥肥胖胖的,圆嘟嘟的脸上有着油腻的光泽。眼睛眯着,那双细小的眼睛中时不时扫过四周的女人,很是猥琐。

这个少年出现,方心远赶紧迎上去,恭敬在少年面前说道:“大人!你终于来了!”

方心远心中兴奋不已,这可是相国都邀请不到的大人物,可居然被他邀请来了。要是能和对方沾上一些关系,那他岂不是要飞黄腾达。要是他愿意帮自己说话的话,自己都有胆量向相国提亲迎娶苏蓉。

“嗯!”胖少年嗯了一声,目光从苏蓉和张素儿身上移开,脸上露出笑容,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心远的肩膀,“好!不错!这花船没有白来!”

这一句话,让方心远心花怒放,连连摆手道:“只要大人开心,我就是连包一年都行!”

“那倒是不用!”少年摇摇头,“刚本少在这花船转了一圈,其中的姑娘虽然还算不错,不过还配不上本少!”

“那是那是!”方心远一众人赶紧迎合,甚至一群女子都没有因为他这句话而心生反感。反而是美目流转的盯着他。这个少年虽然长的不怎么样,可是身份尊贵,足以让她们倾心了。

唯有苏蓉和张素儿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她们都知道他身份特殊,即使心中不喜也得忍着。

梁善见到这少年,忍不住耻笑:“刚刚还趾高气扬,可在这少年面前还不是谄媚的像条狗!”

不过马上梁善又嫉妒了起来:“方心远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怎么能和他搭上关系。要是我能和他搭上关系,方心远之流在我们面前就是一条狗!”

说完,梁善转头看向叶楚,却见叶楚面色古怪的看着胖少年。梁善只当叶楚心中被胖少年的威势震动,没有多想。可是扭头去发现方心虎鄙夷的看着他们,和对胖少年的姿态截然相反,对待他们带着趾高气扬。

方心虎鄙夷嘀咕:“两个废物!迟早收拾了你们!”

“大人!你还有什么要求,我们去准备!”方心远对着胖少年说道。

“不必了!”胖少年摇摇头,突然手指一点,指着张素儿缓缓的说道,“让她给本少陪睡吧!”

一句话,让四周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瞪眼看着胖少年,随即目光又愣愣的看在张素儿身上,任谁都没有想到胖少年会提出这个要求。

苏蓉和张素儿也呆了,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方心远。方心远一愣之后,随即哈哈大笑道:“大人真喜欢开玩笑,素儿小姐是张男爵的女儿,不是花楼的姑娘。”

“本少没有开玩笑!”庞绍盯着方心远说道,“本少把花船转了一圈,没有合适的女人陪睡。在这里看上的就两个。你们王上的义女自然不能陪睡,那就退而求其次了。”

对方认真的语气,让张素儿面色苍白,直直的盯着一群男子。希望他们站出来帮她拒绝掉!可是,平常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男子,这时候都扭过头当做没有看到。

“我不陪!”张素儿见无人为她说话,她只能自吼出口。

“那由不得你!就算问你们王上,你们王上也会把你送我!”庞绍笑道。

没有人怀疑这句话真实性,其中包括苏蓉和张素儿。张素儿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她哀求的看着一众男子,希望他们站出来,却发现这一重男子都远远的离着他。

“随本少去房间!”庞绍笑道,可他的笑声和这四周的寂静格格不入,每个人都感觉刺耳至极,可是却没有人敢打断这笑声。

张素儿神色惨白,最后把目光放在方心远身上,蛮带哀求之色,同时投来请求目光的有苏蓉。

被两个女人盯着,方心远虽然头皮发麻,可还是站前一步打起精神说道:“大人,能不能我为你找别的女人陪……”

可方心远的话还未说完,庞绍就怒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少面前说话!”

庞绍丝毫没有给方心远面子,也用不着给他面子。这一句怒喝,如同雷霆之怒,震的四周噤若寒蝉,方心远面色苍白,再不甘说一句话。

苏蓉失望了,张素儿也失望了,没有想到一向自诩君子的方心远被对方一喝斥,连话都不敢说了,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同伴送到虎口。

张素儿那双眸子中毫无生机,滚滚热泪不断从眸子里面流淌出来。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似的,在这寂静压抑的空间,她站立不稳,抓着一张凳子才没有摔下去。

张素儿望了方心虎一眼,他一直喜欢自己,曾经扬言可以为她去死,可是此刻却也避开她的目光。张素儿心如死灰,咬着嘴唇,嘴唇咬出猩红的血液。

而就在张素儿认命,对着苏蓉惨然一笑准备跳寒湖时,却发现在苏蓉的身后,一个少年缓缓的走出来,依旧是那副慵懒的模样。

第六章 为美出头

张素儿捂着嘴巴,原本毫无生机的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流淌的如同溪流的泪水猛然止下,脑袋一片混沌。任她如何猜测,也不会想到会是这个人站出来。她呆呆的站立在那里,愣愣的看着那个手插着裤兜,带着漫不经心不羁姿态出现的少年。

苏蓉见到张素儿的异状,疑惑转头看过去。当她看到面前一幕时,同样为之失神,美眸盯着这个她之前漠视的少年,这个曾经声名狼藉的少年缓缓走来,步子不快去十分平稳,每一步都让苏蓉心底颤了颤。

四周依旧一片寂静,没有人主意到这一边的变化,庞绍的喝斥使得他们不敢开口,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噤若寒蝉,压抑至极。

少年的步伐不快,张素儿和苏蓉的目光却都集中在他身上,两颗晶莹的心随着他的步子而震动,死气沉沉的心在这一步步下,悄然的绽放了几分生机。

“庞胖子!祸害够了云龙城,又来祸害尧城了?小心被人割了你那东西!”

可就在死寂的让人呼吸都困难,阴云密布般压抑的空间,一句笑骂却扬起来,声音不大,却在这噤若寒蝉的环境下,如同惊雷一般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响起来。

“谁他丫的想找……”庞绍怒了,他最讨厌有人叫他胖子。以前就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叫他胖子,被他生生的剪掉了舌头,可是他这句暴怒还没有说完,当他扭头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猛然的把下面那句话止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尧城碰到这个祸害。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骤然射到叶楚身上,和张素儿一样,他们也不相信叶楚会站出来为张素儿出头。一个个脑袋有些转不开来!但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一众人终于反应过来,心中却扬起了嗤笑。

“不知死活!他居然敢出头!”

“嗤,人渣居然改性了!还会英雄救美了!”

“色迷心窍了吧!惹上胖少年,死的会更彻底!”

“……”

这些人心底讥讽,忘记了自己刚刚在庞绍的威势下,连呼吸都极力压制不敢出声。

梁善看着走到场中的叶楚,他同样张大嘴巴,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一片惨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楚会站出来阻拦胖少年。面前的胖子何其身份,收拾叶楚,挥挥手就能把叶楚大卸八块。

“完了!”梁善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念头了,梁善看向方心远一群人,果然见他们面带笑容,显然是等待着看好戏。方心虎更是激动,叶楚出手拦住了庞绍,庞绍的注意力被叶楚吸引去,张素儿因此安全了,同时这个讨厌的小子要被庞绍给整死了!

众人都期待着叶楚被庞绍一巴掌拍死,可这一幕却没有出现。方心远一众人看到的是另外一种场面,而这一幕却挑战者他们的小心脏,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如同小媳妇遇到情郎的频率,他们每一个人瞪圆眼睛,瞳孔收缩吸着凉气看着面前。

走到场中的叶楚,一脚直接飞了出去,踹在了庞绍肥大的屁股上:“你骂我一句试试!”

梁善觉得这一刻他要晕眩了,使劲的掐着自己,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用着手撑着身边的桌子才没有倒下。使劲的眨了几下眼睛,确定面前看到的是真实后,他呆滞在原地,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叶楚疯了!”

包括苏蓉在内的所有人,看着庞绍肥大屁股上的脚印,都涌起了这个念头。这是让王上都礼敬有加的人物,在尧城谁对他不是恭恭敬敬。可居然有人敢踹他一脚,此刻不要说庞绍不放过叶楚,尧城那些想和庞绍攀上关系的人,也会为庞绍出手。

不要说叶楚此刻被驱除出叶家,就算此刻他还是叶家子弟,也不见得能保住他。

刚刚还不敢说一句话的方心远一众人,此刻如同找到发泄的目标一样,对着叶楚怒吼:“大胆!方心虎,抓他过来!”

方心虎兴奋,跑上去准备出手擒叶楚,可他化作鹰爪的手要狠狠的抓在叶楚肩膀时,他的动作猛然的截止下来。

被叶楚踹了一脚的庞绍,却转过身子,也不拍他肥屁股上的脚印,狠狠的一拍叶楚的肩膀:“靠!你这祸害怎么也在这里?”

两人的亲热举动配合庞绍的话,原本对叶楚出手的一众人,生生的止住了他们的攻势,动作还定格在空间中,仿佛这一刻时间都为此而静止。

叶楚刚见到庞绍同样错愕,那里知道会在这里碰到故人,一年前游历大陆,在帝都结识了庞绍,并且带着他做了几件疯狂的事情,没有想到一年后的今天,能在尧城再见到他。

“知道你要做坏事!所以我来阻止你!”叶楚耸耸肩,“毕竟,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

梁善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一口唾沫喷出来,刚刚的惧怕因为叶楚这一句话扫的一干二净,就叶楚在尧城的名声,也敢大众广庭下说出他有良知这典型被雷劈的话。

庞绍早就见识过这人的无耻,他又不是第一次贬低别人抬高自己,所以叶楚说出这句话他一点也不奇怪:“要早知道你这祸害在这里,打死本少都不来!见到你太恶心人了!”

庞绍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门没烧香的缘故,要不然怎么可能在尧国这样的小王国见到这个祸害。对于这个祸害,他可是记忆幽深,自己被他连番算计了多次,偏偏有苦都说不出来。

一年前在帝都云龙城认识了他,见他是新人,觉得好欺负。但没有想到,身为云龙城一霸的他,次次被他算计,折腾的死去活来,让他恨的直咬牙,偏偏没有办法。

不过,这祸害虽然折腾他们半死,可带他们做了几件特别疯狂热血的事。让他们恨的同时,又忍不住和对方亲近!

“叶楚和庞绍是认识的!”

众人都明白过来,都古怪的看着叶楚。心中惊奇不已,无法理解尧城声名狼藉的败类怎么可能认识帝都来的大人物。

梁善更是觉得不可思议,看着和梁善谈笑风生的叶楚,感觉一阵恍惚。

这三年叶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连庞绍这样的人物都认识?这可是帝国古老世家的世子啊!每一个古老世家都是神秘的,他们的世子自然不用说,一般人能和他们有交集?

看叶楚能踹对方而不发火的份上,两人显然是熟到了一定程度。

方心远一群人也呆傻在原地,任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目光都停留在叶楚和庞绍身上,心中疑惑和好奇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蓉和张素儿也忍不住握着秀拳,期待叶楚能改变庞绍的主意。美丽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叶楚,这是叶楚以往从没有过的待遇!

==希望大家喜欢新书,另外请求大家看正版书籍,正版地址3G书城。也是更新最快的网站……

第七章 庞绍发怒

“你来尧城做什么?”叶楚退后几步,离庞绍隔的远一些。这家伙天生最好色,别的坏事不做,就是喜欢到处威逼利诱勾搭美人,仗着家世和自己的几分武力,鲜少有失手的。这些年女人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也因此叶楚不敢和他靠太近,鬼知道他如此糜烂有没有染上花柳病,自己毕竟是一个纯洁的人,不想染上这罪恶的气息,沾上一丝那都是对自己纯洁的亵渎!

不过,这家伙却还有几分道德,虽然会威逼利诱把女人拖上床陪睡,但女人真要是拼死抵抗的话,他也不会真的用强。只是,被他拖上床的女人,鲜少不从的,不是因为他帅气有魅力,而是用金币砸开女人双腿,一百金币不够,就用一千,一千不够就用武技或宝物,总有诱.惑能砸开女人的双腿,所以有很多女人被他玩了之后,心中还感激他。这也导致庞绍很嚣张无耻的炫耀‘本少的魅力举世无双!’

就为这句话,叶楚不知道收拾了他多少次,到最后庞绍终于屈服不敢在叶楚面前说这句话了。

“来尧国自然是找美人的!嘿嘿,本少刚刚看上了一个,还很刚烈!等我拖上床,不知道能不能挡住本少的攻势!本少希望她能挡得住!要不然,我只能再次怀疑自己的魅力太大。”庞绍对着叶楚嘿然一笑,目光再次看向张素儿,“美人!来给本少陪睡!”

张素儿面色剧变,再次变的惨白了起来,她没有想到庞绍居然还未放过她。原本升腾起希望的心,再次打入湖底,如入冰窖。

方心远一群人看向张素儿,有可惜,有同情,却依旧不敢发一言。

“方心远!你不是和我说和庞绍关系匪浅,他才答应前来花船参加你举办的活动吗?那你为何不能阻止他?”苏蓉盯着方心远,美眸之中流淌着期待,精亮的眼眸带着希望,希望方心远能站出来阻止庞绍。

被自己倾心的人盯着,方心远有些慌乱,可终究还是别过头当做没有听到这句话。庞绍是他邀请来的没错,但要说和庞绍熟那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至于阻拦庞绍,他是万万不敢的。

苏蓉清眸黯淡,苦笑了一声,一直以来他认为方心远还算一个男人,可对方却让她失望了。目光看向方心虎:“你呢?你以前一直说可以为素儿奉献生命?此刻就退缩了吗?”

“我……”方心虎被激,想要站出来,可一接触到庞绍的眼神,他马上就退缩,低着头不敢直视苏蓉。

“苏蓉!不要再请求他们了!”张素儿阻拦了苏蓉,惨然一笑,笑容绝望,“他们不配你求!”

苏蓉最后把目光转移到叶楚身上,刚刚只有这个被尧城辱骂的男子站出来,之前也让她们心生希望。可现在苏蓉却迷茫,叶楚和庞绍是旧识,那刚刚他站出来到底是帮张素儿,还是只是为了证明他和庞绍相识抬高他自己的身份?

被一双如画清丽的眸子直直注视,叶楚有些不习惯的把头扭到一边。苏蓉见到叶楚也避开她目光,心中苦涩难耐:“叶楚终究还是那个欺男霸女的人,怎么能期待他站出来!”

就在苏蓉和张素儿心如死灰时,却见扭过头的叶楚走了几步挡在了庞绍的面前:“庞胖子,你这些年也玩够多女人了,今天就修身养性养养身体吧!”

苏蓉和张素儿目光骤然射到叶楚身上,原本黯淡的眼神,生出了几分希望的光芒。

“你要管我找女人?”庞绍的声音骤然的冷了起来,看着叶楚也冷冽了起来。

叶楚也感觉头疼,庞绍这个胖子虽然和他关系不错,也被他欺负的多了。可这家伙也是一个疯子,别的事情嘻嘻哈哈无所谓,唯独在找女人上,谁拦他他就咬谁,简直就是一条疯狗,,毫无理智。

一年前他带了一个女人回家,他那位地位崇高的爷爷阻止不让他祸害。这家伙居然暴走了起来,举剑就向着他爷爷砍了过去,直接砸了他爷爷最爱的一对花瓶,口中更是老家伙老家伙的骂,气的他爷爷暴跳如雷!

可以想象,这家伙连对他平常恭敬有加爷爷都敢如此,别人就更不用说了。反正,只要拦他找女人,这家伙可不管你是帝王还是天神,直接就变成了他的仇人。要是别人的话,叶楚也就不管了,可偏偏是张素儿。张素儿虽然对他冷眼讥笑,但他父亲张又龄却对他有恩。当年他被叶家抽的鲜血淋漓丢出尧城,也是那时候前一世叶楚死亡被他占据身体,以当时他的伤势,就算占据了这具身体也活不了多久。是正好经过的张又龄为他疗伤,保住了他一命,叶楚总不能看着他女儿被祸害。

庞绍眼中寒光凌厉,气氛猛然变冷,梁善见状原本放下的心再次提紧了起来:叶楚你管什么不好?偏偏去管这家伙?

“你最好不要管本少找女人的事!”庞绍盯着叶楚,“你知道本少脾气,不让我找女人那是要我命。你都要我命了,我还管你是谁!”

听到这句话,叶楚哭笑不得,心想一个人好色好到这种地步,也算是极品,叶楚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叶楚显然忘记他就是好色直接把命丢了才来到这个世界,比庞绍有过而无不及,根本没资格鄙视庞绍!

“让开!要不然我拿剑砍你!”庞绍眼中有着凶狠的光芒,好像叶楚真要挡住他找女人,他就真的会拿剑砍似的。

剑拔弩张的场面让苏蓉心也被揪紧,庞绍如此强势,谁能挡得住他的锋芒?叶楚又如何敢和他针锋相对!

但让张素儿和苏蓉不敢置信的是,叶楚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让开,反而站前了一步,盯着庞绍说道:“庞胖子,别人可以动,这个女人我一定要保!”

叶楚这坚定的话语,让梁善猛的一拍额头:“完了!叶楚这是被猪油蒙了心了!苏蓉果然会让他头脑发热!”

在梁善看来,叶楚敢和庞绍如此对持,肯定是因为苏蓉的缘故,想要因此得到苏蓉的好感。这家伙三年不见,也变成了一个要美人不要命的傻瓜了?他就爱苏蓉爱的这么深吗?

“好……好……”庞绍气的那张胖脸都扭曲了。这一幕让方心远一群人看到,更是胆战心惊,甚至心中开始恨叶楚了,激怒了庞绍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处。

“你当真要管?”庞绍抓紧他随身携带的剑,手臂都气的青筋都暴动出来。

绝世邪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邪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间至味是清欢第7章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碰过“没有!”夏一念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但是又怕他起疑,连忙道,“我是怕,我们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做安全措施,会不小心怀上……所以,如果一旦我怀孕了,你是不是会让我……”“是。”还没有等夏一念说完,傅景琰就截断了她的话,“我吃好了,不要再谈这些无意义的话了。”话落,男人起身,抬步直接上楼了。看到男人的背影,夏一念的眼眶倏地就红了,在他心里,她怀孕这样的事情,是无意义的。甚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7章就是要羞辱她白冷擎一说完,立即拽着霍轻轻往人最多的酒吧舞池里走。霍轻轻后背发凉,她知道白冷擎对她狠起来的时候有多么的狠辣不留情,所以也完全不怀疑,这个男人,是真的会当着无数的人面,对她做出那种事情的!“不要!白冷擎,你放开我!”霍轻轻拼命挣扎,“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她一边挣扎,一边死死抠住了路过的拐角,奋力抵抗。白冷擎一时竟然奈何不过她,干脆回身,顺势一把将霍轻轻压在了墙壁上。“怎么,刚刚跳舞的时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7章震惊了苏小柒以为顾嫣然做过的那些事情,泼在她身上的脏水会担心被拆穿,却没想到她在陆亦卓的跟前还敢如此放肆。难道她不怕陆亦卓怀疑吗?苏小柒震惊了!“嫣然,不要这么激动!”陆亦卓一把拉住失控的顾嫣然。顾嫣然却痛哭不已:“卓哥哥,我的心好痛!”顾嫣然紧紧地揪着陆亦卓的衣袖,哭着喊着:“卓哥哥,三年前这个狠心的女人想方设法害死了姐姐,偷走了姐姐的心脏,现在,她又害死了我的孩子,害得我没了子宫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公我爱你第七章隐忍男人略带妩媚的眉宇,篆刻着一种极致的隐忍,他安静的坐在那睡着了的女人身边,指尖轻轻的拿掉了女人还夹在指尖的烟头。丰腴的风尘女子,带着一身的水珠,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迎来了男人最凌厉的眼神。“滚!”男人冷沉的声线,全然与刚刚的性感沙哑不同,那风尘女人一惊,抱着衣服便落荒而逃。香奈儿五号的浓烈气息在屋里与香烟的味道混合了,带出了一股奇特的味道。阳光逐渐消失而去,总统套房内的光敏灯自动而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顾少的独家挚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顾少的独家挚爱第7章我可以的“再多喝一点。”刘爽怂恿着,就怕白雅喝少了,药性没有发挥。白雅以为是醒酒的,她头重的厉害,咕噜咕噜又喝了两口。肚子里太撑了。胃里翻腾的厉害。她跑去洗手间,哇的一下,全部吐了。吐完,头更晕了。刘爽扶住白雅,担心药性被她吐光了,她就白忙活了。她把水杯顶住白雅嘴唇,“再喝两口,一会就好了。”白雅不疑有他,全部喝光了。不一会,热量从脊椎出发,到处乱窜,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身体软绵绵的。她靠在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盛世甜妻:总裁来招惹第7章你关心我?不要脸三个字,分明就是在骂年诗雅。“你……”年诗雅气得面色扭曲,隐忍的优雅矜持在这一刻终于消失殆尽,抬手就是狠辣的一巴掌朝着楚锦然的面上扇去。楚锦然猝不及防,尽管已经往旁边闪躲了一截,还是被年诗雅的指甲刮到了侧脸,拉出两条鲜红的指甲印子。“楚锦然,你算个什么东西!”年诗雅指着她破口大骂,“总有一天,我会抢回陆琛年,到时候,你就充其量就是个没人要的下堂妇!”楚锦然抬手摸了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婚姻不如意第七章你以为我想干什么尖叫声在半途戛然而止。江暖阳不敢置信的看着顾席城,而后无地自容。天啊!她怎么会发出那么暧昧且缠绵的叫声?明明只是被打了PP,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江暖阳愣神之际,顾席城也停下定住身形,眸子轻轻的转向门口。几秒后,他快速的从她身上弹开,长身玉立的站在床边,面不改色的看着江暖阳。江暖阳拉拉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顾总,你……”“爷爷在外面。”顾席城长话短说,她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于是愤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七章你们可以更无耻点“你还真敢讲!”潘觅蔓腾地站起,漂亮的丹凤眼冒着火,指着杭南宇就骂,“杭南宇,你要不要脸?这种话你也敢讲!你把我们芷安当什么?小三扶正的戏码你们不要脸的唱了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要过来让正室给小三服务,做乐千薇的化妆师?好啊,我直接拿桶硫酸泼了她的脸!”“蔓蔓姐——”乐千薇身子一抖,脸色惨白,紧紧地咬着唇,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她们也是从小就认识,但不知为什么,潘觅蔓只喜欢梁芷安,每次见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再宠豪门弃妻第七章:迁怒裴寒临的警告就像一记警钟,在温璟心的脑海里一直回响,她不知道怎样和顾淮珂相处才叫不失本分。“温总监,这是您的信件。”温璟心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冲送信的人淡淡一笑:“好的,谢谢。”打开信封,里面是两封邀请函,温璟心仔细地看了一遍,原来是本市几个企业巨头联手发起的慈善晚会邀请函,有一封邀请函是给裴寒临的,可是也一起寄给了温璟心。温璟心将自己的那一封收好,捏了捏眉心,起身拿着那邀请函往裴寒临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情难舍路难行第7章陷害她以为林宛是要将她推下游泳池,赶紧用手抓住一边的香槟台,可噗通一声水响,摔下游泳池的却是林宛,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抹颀长的身影就从她眼前闪过,跟着跳了下去。陆流深抱着湿淋淋的林宛站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她,那双好看的深眸盈满了滔天的怒火。“流深,别怪姐姐,她不是故意推我的,她只是知道我回来了,以为我要从她身边抢走你,太过冲动了。”林宛脸色苍白的咳了几声,在陆流深怀里虚弱的开口,那副样子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