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极品神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14:09:48 来源:网络 []
书名:极品神医
第1章 超级天才

九月三号,是江州大学医学院举行入学考试的日子。小百姓养生网

教室里,考生们都认真的坐在位子上,等待老师发卷。陡然,一个沉如闷雷般的声音传了出来:阎王爷,我草你姥姥!

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众人一跳,纷纷扭头望向教室最后排的那个男生。

只见他个子不高,留着短碎发,清秀的面孔此时涨的紫红,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神经病!”

“白痴!”

不少学生骂道。

安静的考场里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安静,考场内禁止喧哗。”

监考的女老师严厉的语气说了一句,然后走到最后排,扫了一眼男生的准考证,严肃的说道:“叶开同学,考试的时候请不要讲话。小百姓养生网

女老师的话叶开根本没听进去,此刻,他正在心里问候阎王爷的祖宗十八代。妈的,好说歹说自己也是阴间的首席鬼医,虽说修炼九百年未能成仙,但也不至于被发配到人间做一名苦逼的学生吧?做学生也就算了,居然废掉了自己九百年的修为,狗、日滴阎王爷,老子与你不同戴天。

见叶开没理自己,女老师有些恼怒,伸手敲了敲叶开的桌面。

叶开这才回过了神,抬头一看,眼睛顿时直了。只见面前站着一位高挑的美女,她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发齐肩,面容姣好,戴着黑框眼镜。穿着衬衣短裙,两条长腿裹着黑丝,显得十分性感。

御姐,我爱御姐!

叶开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都市言情小说《极品神医》在线免费阅读

看到他的动作,女老师脸上出现了愠怒,冷声道:“同学,你听到了我的话没有,考试的时候禁止说话,OK?”

“YES!”

叶开咧嘴一笑,眼睛盯在女老师高耸的胸部上,心想,只怕自己一手握不下吧?

女老师狠狠瞪了叶开一眼,转身回到讲台上,望着大家严肃的说道:“今天是医学院的入学考试,希望大家能够认真答题。考试时间为两个小时。考试期间禁止交头接耳,更不允许作弊,否则,将被清退。”

哎呀,真是个漂亮的老师,严肃地时候都这么有味道,叶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很快,一阵铃声响起,试卷分发下来了,叶开快速扫了一眼题目,考的都是医学方面的基础知识,这对于他这个阴间首席医官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叶开拿起笔开始了答题。

只见他一题答完,迅速答下一题,中间根本没有停笔。都市言情小说《极品神医》在线免费阅读

韩韵是江州大学医学院的老师,作为这次新生入学考试的监考老师,她其实带有一点私心。她想给爷爷找个优秀的弟子继承衣钵。可看着下面一个个抓头挠腮的考生时,她心里微微一叹,只怕爷爷又会失望吧。

她的视线不断地从考生身上扫过,突然,眼神落在了叶开身上。

看着叶开从开始答题到现在,手中的笔根本就没有停下过,韩韵眉头微皱,这个家伙也太不负责了吧!

韩韵有些不满,轻轻走到叶开的身边,眼神从叶开的试卷上扫过,心里顿时一震。她发现,叶开已经在做最后一道题了。

他怎么可能做的那么快?

这,这……这才开考半个小时不到啊!

难道他是胡乱做的?要不然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快?

韩韵在医学院工作两年了,参加过无数次的监考,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叶开速度这么快的考生。来自xbxys.com就是医学院公认的几个天才,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何况,这次出题都是来自医学院几位顶尖教授的手笔,难度超出历届很多。

想到这里,韩韵心里已经断定,叶开是在胡乱答题。对于这种态度不端正的考生,没必要再关注了。想到这里,她转身看其他考生的答题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教室里,只听得见呼吸声和笔尖“沙沙”的声音。

半小时转眼即过,对于别人来说,也许一百道选择题都没有做完,而叶开却在这个时候放下了手中的笔,举起了右手。推荐http://www.xbxys.com/

原来入学考试这么简单,比考医官简单多了,没想到人间医学竟然沦落到此地步,可悲!叶开心中一叹。

瞬间,监考的两名老师,包括韩韵在内,眼神在第一时间落在叶开身上,另外一名年纪稍大的男监考员脸上明显有着震惊。

难道这个考生,把试卷做完了?不可能,绝对没有这么快。

韩韵再次来到叶开身边,或许别人不敢相信,叶开已经做完了试卷,但是韩韵相信,如果按照叶开先前胡乱填写的速度,此时应该做完了整张试卷。

“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问题?”韩韵眼神从叶开面前整齐的试卷上一扫而过,开口问道。

叶开对着韩韵微微一笑:“美女老师,我要交卷。”

他声音不大,可在安静的考场中,其他考生都听得清清楚楚,几乎每个人在听到叶开这句话后,都停下了手中的笔,迅速扭头望着叶开,眼中带着震惊。

果然是个差生。

韩韵脸色更冷了:“既然你想提前交卷,那就出去吧!”

看到她这幅模样,叶开嘴角出现了一丝无奈,不就是提前交卷么,没必要这么冷冰冰的吧?

叶开站起身出了教室。

考场内,因为叶开的提前交卷,引起了轩然大波。

其他考生不敢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叶开居然做完了整个试卷,难道他是医学天才?不对,就算是医学天才,也不可能这么快完成试卷。

还有些考生脸带不屑之色,望叶开的背影,他们心里都觉得,这个家伙就是个草包,否则怎么会这么快就交了卷。

就连另外那个监考的男老师,眼中也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考场内因为叶开的离开,引起了骚动。

“考试期间请保持安静,不许交头接耳,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听韩韵的话,骚动的考场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是入学考试,谁都不希望还没考完就被老师赶出教室,否则那可就丢人了。霎时,大家把对叶开的鄙视抛之脑后,继续闷声答题。

等恢复了秩序,韩韵这才拿起叶开的试卷。小小的楷体字,十分漂亮,每一道题的答案都写的满满的。顿时,韩韵心中露出一丝好奇,这个提前交卷的家伙到底能得多少分?

一百道选择题:第一题对,第二题对,第三题对,第四……第五……

对!对!对!对!对!

第五十题,对……第六十题,对……第七十题……第一百题:还是对。

韩韵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一百道选择题她看完了,竟然一个都没错。

这,这怎么可能?

带着五分震惊和五分期待,韩韵继续往下看。

第一百零一题,对。

第一百零二题,对。

……

一直到一百二十题,全是对!

韩韵越是往后看,震惊就越大,每一道题,叶开的都答得非常标准。甚至到了最后,叶开的答案,让韩韵都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整张试卷看完,韩韵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怎么可能,满分答题他竟然只用半个小时,就算给自己这么一套试卷,自己也绝不可能在半个小时内完成。

他还是不是人?

韩韵震撼至极,忍不住惊呼出声:“天啊,满分!竟然在半个小时之内答对所有题目,这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第2章 胖子小弟

韩韵的声音很小,但是听在其他考生的耳里却犹如炸雷。

这是真的吗?

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考了满分?这怎么可能。如果他真的有这么厉害,还用得着参加这个入学考试吗?

顿时,教室里再次骚动起来。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韩韵,震惊中还带有一丝怀疑。

监考的那名男老师也来到韩韵的面前,问道:“韩教授,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他只用了半个小时考了满分?”

韩韵嘴角有着苦涩的笑容,要是早知道这个叫叶开的家伙这么厉害,怎么说,也要把他带回家让爷爷瞅瞅。现在这么一闹,等考试结束,只怕整个医学院都知道了,到那个时候,那两个老古董肯定会争着抢着要叶开。

哎,怎么自己先不好好看一下他的答题。韩韵心中后悔不已,连忙收起脸上的震惊,淡淡道:“没什么,没什么。”

那个男老师狐疑地看了韩韵一眼,从课桌上拿起叶开的考卷。

韩韵心里暗自懊恼,都怪自己一时震惊忘形了,居然说了出来。随后看到那些考生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当即神色一正:“现在距考试结束还有一小时二十分钟,请大家抓紧时间。”

考生们脸上虽有有震惊,但骚动的声音却消失了。没有人怀疑韩韵的话,虽然他们都是新生,但是对韩韵的芳名早就如雷贯耳。

她不仅是江州医学院的副教授,还是国医圣手韩长青的亲孙女,她出生在医学世家,见过的天才数不胜数,能让她在监考中失态,由此可见,那份试卷给她多么大的震撼。

半个小时,满分!

还哪是人,分明就是妖孽啊!

很多人心里都在颤抖,他们遇到了什么?遇到了一个天才中的天才。能在半个小时内答完题,还获得满分,堪称逆天。

其他考生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继续埋头做题。

叶开从教室出来,在校园里溜达起来,看着那些穿短裙露大腿的姑娘,他心里又开始YY了,尼玛,做学生真不错啊。

江州大学是华夏排名前十的大学,占地面积极广,叶开转了两个小时才来到校门口,正当他准备出气的时候,却见两个青年把一个小胖子按在墙上。

“陈小胖,飞哥说了,你今天要是不交钱,以后见你一次揍你一次。”一个黄毛的家伙叉着腰牛逼哄哄的对胖子说。

见小胖子瞪着眼,黄毛啪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没好气道:“草,你丫的还敢瞪我,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信不信老子先打残你,再去办了你那个残废校花姐姐。”

胖子小眼睛盯着黄毛,咬着牙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要敢动我姐姐,老子跟你们拼命。”

“卧槽,反了天了。”黄毛旁边那个留着板寸头的青年火了,扔掉手中的烟头,一脚踹将胖子踹倒在地。

尼玛,这哪是打架,分明就是欺负人嘛,叶开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两个欺负一个有意思么?”

“你他妈是谁啊?飞哥的事你也敢管,信不信老子连你一块揍?”黄毛狠狠瞪着叶开。

叶开指了指小胖子,笑眯眯地说:“我不管什么飞哥还是飞机哥,你赶紧放开他,否则的话,别说老子以大欺小。”

“哟,你小子挺狂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好,老子成全你。”板寸头说完,握着拳头冲了过来。

砰!

板寸头刚靠近叶开,还没来得及出拳,就感觉腹部一痛,然后,整个人凌空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吐血不止。

“就这也敢跟老子动手,草包!”叶开不屑地撇撇嘴。

看到这一幕,黄毛脸色发白,他很清楚板寸身手,那可是飞哥手下的二号战将,没想到连叶开一招都没挡住。

“你,你,你别过来……”看到叶开走过来,黄毛吓得说话都结巴起来。

“回去告诉那个什么飞机哥,他若再敢欺负同学,老子踢爆他的蛋。”叶开眼睛一瞪,吼道:“还不滚?”

“滚,我马上滚。”黄毛扶起板寸屁滚尿流的跑了。

等黄毛和板寸走后,叶开才打量胖子,只见他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圆脸,小眼睛,留着一个鸟巢头,身上穿着件发白的校服。

“他们为什么打你?”叶开问。

“我没交保护费。”胖子说。

“你没钱?”叶开问。

“有钱。”胖子说着,手伸到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全是红票子,据叶开目测,最少有五六百。

“擦,你有钱怎么不给他们,还让他们打你?”叶开奇怪的看着胖子,心想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居然为了钱不要命。

“这钱是给我姐姐买演出服的。”说到这里,陈小胖的声音低沉起来:“我和姐姐相依为命,她要在迎新晚会上要表演节目,这是她第一次上台表演,我要让她漂漂亮亮的出现在舞台上,不能让别人瞧不起她。”

叶开深深地看了胖子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小胖。计算机系大二的。”

“陈小胖,你别怕,从现在起我罩着你,那个什么飞机哥要是再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帮你灭了他们。”叶开说。

“真的?”

陈小胖眼睛一亮,叶开的身手他刚才亲眼目睹,飞哥手下的二号战将连叶开一招都扛不住,要是有个这么厉害的人罩着自己,飞哥以后想要动自己,那也得先掂量掂量才行。

叶开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老大!”陈小胖忙叫道。

叶开亲热地搂着陈小胖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那个,小胖啊,你看我现在是你老大了,你当小弟的,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啊?”

陈小胖心里一抖,这家伙该不是也来要保护费的吧?

就在他惊慌的时候,只听叶开说:“小胖,我还没吃早饭,你给我买十个馒头,从今以后有我罩着你,谁要敢动你,我扒了他的皮。”

神马,十个馒头?

陈小胖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的望着叶开:“你不要钱?”

“要你妹啊,你看老子想缺钱的人吗?”叶开气呼呼的说。想当年,老子随便吃一碗热干面都得花几千两银子,怎么可能为了区区几百块钱丢掉节操。

“好,好,老大你等着,我这就买馒头去。”陈小胖说完,一溜烟的跑去了食堂。

陈小胖刚走,叶开忙在身上找钱,翻遍全身口袋一个钢镚都没找到,就连芥子袋里的金元宝也不见了,他忍不住破口大骂:“阎王爷,老子日你仙人!”

叶开郁闷的走出校门,刚走出来,就见前方不远处围满了人,指指点点,还小声议论着什么。

咦,出了什么事?

叶开好奇的走了过去。

第3章 这个女人很害羞

叶开悄悄钻进了人群,只见几个穿白大褂医生的围着的一个女人,叶开只看了一眼,眼睛就挪不开了。

女人很漂亮,她上身穿着一件修身白色衬衣,将36D的胸部撑的饱满,下面穿着蓝色短裙,两条修长结实的美腿露在外面,白花花地炫人眼目。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偏偏这么一个大美女,时不时皱眉,贝齿轻咬下唇,露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极似某片中的女主角。

擦,让人受不了。

叶开咽了咽口水,连忙转移视线,目光落到女人的脚上。只见她右脚的踝关节那里,鲜血流个不停。

哎,贼老天,自己长得没人家好看,就把人家脚上破个窟窿,太TM可恶了。

叶开为女人感到不平。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小护士带着哭腔问旁边的护士长:“糟了,血止不住,护士长,现在该怎么办?”

“止不住也得止,我马上联系专家!”护士长皱着眉头说。

尼玛,这么点小事还要请专家,叶开撇了撇嘴,走了过来。

“喂,你是什么人?”看着叶开走过来,护士长愤怒的吼道,现在场面已经够乱了,这小子进来不是添乱么?

叶开眉头皱了一下,换了以前,要是有人这样跟自己说话,他非踹死他不可,可现在情况不同,为了让美女少受点罪,他必须站出来。

扫了一眼女主任,叶开淡淡道:“这一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也配当医生?”

说完,向那位漂亮女人走去。

“喂,小子站住,你是什么人?”护士长挡在叶开的面前。

“医生!”叶开说。

“把你的医师资格证拿出来看看。”她可不相信,看叶开的样子,也就是二十一二岁,这么年轻,会有医生资格证?笑话。

“没带!”

“无法证明你的身份,请你出去。”护士长很不客气的对叶开说。

听到这话,叶开感觉有些好笑,盯着护士长,笑道:“您见过医生逛街有带医师资格证的么?或者说,你每次上街都会穿上白大褂,告诉他们你是护士长?拜托,阿姨,现在是刷脸的社会。奥,对了,估计你这脸也没法刷,满脸皱纹,跟二维码似的。”

四周一阵哄笑。

“你——”

那个女主任气的脸色涨红,正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小伙子,你真是医生?”

“你说呢?”

叶开瞅了一眼说话的老头,只见他满头银发,穿着一身唐装,颇有几分高人的意味,可叶开并没有给他面子,而是老气横秋的说道:“你中医学的还不错。”

听到这话,护士长怒了,冲也开吼道:“你知不知道韩老可是———”

“小王!”老头打算护士长的话,笑呵呵地望着叶开:“何以见得?”

“因为你身上有药香的味道。”叶开说完,不理会老头和那个医生,径直向坐在地上的漂亮走去。

“韩老,你看着——”女主任急着叫身边的老头。

“没事。”

老头摆摆手,也跟了过去。

一个能闻出药香的医生,绝对不是一般的医生。

叶开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一眼漂亮女人的右脚,才说:“小问题,一会儿就好,你不要紧张。”

“你能帮我止住血?”女人问道。动人的声音之中,又夹杂着一丝娇媚。

叶开抬头,呆了一下。

浅月般的眉毛,琼鼻,樱唇桃腮,最让人难以挪开眼的是她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还好,叶开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短暂的呆滞过后,他点了点头。

“麻烦你了。”

“不客气!”

这个时候,护士长也走了过来,冲叶开吼道:“你到底行不行?”

“呆到一边去,今天给你长长见识。”叶开说完,一把将漂亮女人的右脚抬了起来,脚底朝天,扭头对女主任说道:“踝关节血管破裂,应该将她的脚腕抬高,你让她垂着,止得住血才怪。”

叶开的话刚说完,忽然发现周围看热闹的人,特别是男人,一个个顿时眼神火热,恨不得立马扑过来。

没见过美女么?

乡巴佬!

叶开鄙视,回头一看,顿时愣了,女人穿的是短裙,自己把她脚抬了起来,让她露底了。

罪过,罪过!阿弥托福!

大庭广众之下走了光,苏婉俏脸通红,忙用手中的提包挡住禁区,柔声对叶开说:“你……你……能不能……放开我。”

就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

好一个极品少妇。

叶开暗自吞着口水,手掌一抄,苏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脚上一麻,一根银针已经插在了她的踝关节上。

好快的手法。

韩老眼睛一亮。

在场的人全都愣了,先前护士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止住血,就凭这么一根银针能行么?

就连苏婉,望向叶开的眼神,也夹带着一丝怀疑。

他真的行么?

“美女,今天你能遇到我,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叶开咧嘴一笑,食指在针尖弹了一下,瞬间,银针开始颤动起来,发出“嗡嗡”的声音。

这一手,震惊了所有人。

韩老眉毛动了动,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又听小护士大声惊呼道:“护士长,快看,血止住了。”

“不可能!”护士长摇摇头,她在医院工作了几十年,还从没见过银针可以止血的。而且她也不相信,自己都束手无策的事情,叶开凭一根银针给治好了。

小护士帮苏婉擦去了伤口周边血水,明显感觉到,溢流的血液越来越少,再到后来,一点血丝都看不见了。

“咦,怎么感觉不疼了?”苏婉疑惑的嘀咕了一句,试着用脚踩了踩地,没想到真的一点都不疼了。

苏婉站了起来,好奇的看了看伤口,只见伤口处已经全部愈合,真的一点伤疤都没有。

“怎么可能!”

“天啊!”

“我瞎了!”

“奶奶滴,这也太他妈也太神奇了吧!”

第4章 麻烦找上门

叶开双手背在背后,享受着众人崇拜的眼光。可就在这时,只听陈小胖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过来:“老大,你要的馒头。”

叶开额头顿时冒出了黑线。

陈小胖将手中一大袋馒头递到叶开面前:“老大,你要的馒头。”

尼玛,没看到这么多人啊,丢人现眼。叶开无语,瞪了陈小胖一眼,一脸不耐烦:“有多远拿多远。”

“可是老大——”

“滚!”

然后,在陈小胖委屈的眼神中,只见叶开凑到苏婉面前,笑嘻嘻地说:“美女姐姐,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已经好了,医生,真的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苏婉话还没说完,叶开就抢话道:“美女姐姐,如果你真想谢我的话,就请我吃饭吧!”

听到叶开这话,陈小胖望向叶开的眼神充满了鄙视。

贱,太他妈贱了,免费送上门的馒头不要,居然找女人要饭吃,身为男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没骨气?

“好啊。”苏婉想都没想到答应了。

偶也!

叶开暗自开心,脸上却装的很平静,对苏婉说:“美女姐姐,那我们走吧。”

“嗯。”

见叶开要走,韩老急了,连忙冲叶开道:“小兄弟,请留步。”

“你还有事?”

叶开神色不悦,你没看到小爷正在泡妞么?

“小兄弟,你医术高明,刚才露的那一手,老头子从医几十年来可从未见过,不知是什么针法?”韩老眼巴巴的望着叶开。

叶川嘴角微翘:“你想知道?”

韩老点了点头。

“小爷偏不告诉你。”叶开接着对苏婉说:“美女姐姐,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走吧!”

说完,潇洒的转身,留下韩老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

“韩老,这小子也太目中无人了,竟然连您都不放在眼里。”护士长望着叶开的背影,愤愤不平的说道。

“小王啊,但凡有真本事的人,都是有脾气的。”韩老说完,转身向校门走去,留下满脸通红的护士长。

韩老是在说我没本事么?

叶开跟在苏婉的身后,一双眼睛不停地在苏婉的背部,腰部,臀部这些地方扫过,时不时还咽口水。

苏婉如芒在背,停下脚步红着脸对叶开说:“那个,神医,你能不能走在前面?”

“可我不认识路啊。”叶开理直气壮地说。

“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指路。”

“那可不行,作为男人,指路这种既费脑又费力的事情,怎么能让女生做呢。美女姐姐,天气这么热,要是再不走,你我今天估计都会被蒸熟。”

噗嗤——

苏婉被叶开逗笑了,这一笑不得了,如同桃花绽放,娇艳而又诱人。

叶开咽了咽口水,盯着苏婉的俏脸,呆呆地说道:“美女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苏婉的脸更红了,小声道:“神医,你别老叫我美女姐姐,我叫苏婉,我比你大,要是你不嫌弃的话……”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怎么会嫌弃美女?

苏婉的话还没说完,叶开立即抢白道:“不嫌弃不嫌弃,美女姐姐,我明白你要说什么,我叫叶开,你以后也别叫我神医,叫我名字好了。”

苏婉红着脸点了点头,接着小声说道:“叶……叶开,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到我家我给你做饭吃。”

不嫌弃,美女邀请怎么好意思拒绝,何况还是这么害羞的美女。叶开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略显犹豫道:“婉姐,我去你家,不会打扰你家里人吧?”

苏婉嫣然一笑:“我家里就只一个人。”

“婉姐,你家里就你一个人,还敢把我带回家,就不怕我引狼入室?”叶开开着玩笑。

听到这话,苏婉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跺了跺脚,冲叶开道:“你爱去不去。”说完,转身就走。

望着眼苏婉那左右摇摆的丰臀,叶开嘿嘿偷笑,真是一个极品,连害羞都这么有味道。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婉已经走远了,叶开飞也似的追了上去。

十分钟后,两人在马路对面的一间规模很小的家常菜门口停了下来。

苏婉打开门后,笑着对叶开说:“我这餐馆不大,平时人也不多,所以就只我一个人。叶开你先坐坐,想喝什么冰箱里都有,我去做饭。”

“恩。”

苏婉进了厨房,叶开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优哉游哉的喝了起来。

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饭菜就上桌了,饿的不行的叶开拿起筷子就开动了。还别说,苏婉的厨艺真不错,色香味俱全,纵使叶开这个吃遍两界的吃货,也不得不对苏婉的厨艺竖个大拇指。

“婉姐,你做的菜真好吃。”叶开边吃边说。

“是吗?不会是骗我的吧?”苏婉一脸笑意,被人夸奖,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真的,婉姐你做的菜就跟你人似的,好看又看吃。”

听闻这句,苏婉俏脸刷的一下红了,害羞的望着叶开,他什么意思,是想吃了我吗?

看着苏婉的表情,叶开也自知说错了话,忙解释道:“婉姐,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啊!”叶开没想到苏婉竟然会反问自己,一时愣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餐馆的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粗狂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苏婉妹子,虎哥来看你了。咦,白天怎么关着门,你该不是在里面私会小白脸吧?”

听到这个声音,苏婉脸色大变,惊恐的对叶开说:“叶开,你赶紧到楼上去,快点——”

叶开不明所以,奇怪的问苏婉:“婉姐,你怎么呢?”

“你别管那么多,赶紧到楼上去,不然就来不及了。”苏婉话话音刚落,只听“嘭”地一声,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完了!

苏婉的心沉到了谷底。

极品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极品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经典故事:卧铺

    作者:刘洪文在外地实习半年的刘凤放假了,因为几个高中时的好友要来这边聚一聚,所以刘凤没有马上回家,没想到这一耽搁就是一周多的时间,于是就赶上了春运。刘凤只买到了无座火车票。八九百公里的路程要一直站到家,这让刘凤很是懊恼。母亲不合时宜地打来了电话:“凤,咋样,买到火车票了吗?”母亲显得很着急,声音里满是期待。“没有,今年不回去了!什么忙也帮不上,就知道问问问!”刘凤没好气地吼道,然后恼火地挂断电话,拖着拉杆箱朝候车大厅走去……火车上的人真是太多了,刘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放好了行李

  • 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一定会来

    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馁的,因为,我有着长长的一生,而你,你一定会来。——席慕蓉《写给幸福》聊天记录不能翻,翻开就知道两人怎样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的。——网络语录愿你独立到不需要有人疼有人宠,愿你幸运到有人疼有人宠。——美好祝福借钱就是要向悲观主义者借,因为他们不会期待你还钱。——王尔德没有另一种选择,你所有现有的选择都是对的,它就像人的感情一样,无须去假设,因为无论怎样去假设,那假设都不会成立。——日本作家山本文绪一生当中,常常会遇到某个人,他打破你的原则

  • 一起一落是人生,一朝一夕是日子

    一起一落是人生一朝一夕是日子一起一落是人生。人生,是一道多解的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一朝一夕是日子。日子也就是这样,往往当你在回首往事的时候,才发现,岁月是无情的,它流走了,流失了,有的时候带给我们,才是无尽的忧伤。一喜一忧是心情。三分真假,三分浅薄,一半真诚,一半无辜,有些人,是非看不清,有些话,无奈走得累。一苦一甜是滋味。人生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一生一世,不可能再重来,无论喜或悲,都值得珍惜。一忙一碌是生活。生活,是一部无字的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读法。生活,一步一步别想多了,一步

  • 人老了,千万别低头!(说得太精辟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年轻人喜欢挑战、刺激、冒险,人老了则更愿意过平静、安稳、有规律的生活。但是无论是哪种活法,我们都要记住一点,永远别低头,一直昂首挺胸地走下去!01不向疾病低头人生病很正常,不要因为生病了就失去了生活的激情,忘记了生活的美好。忘记疾病,不向疾病低头,不等于不积极治病,而是不要被疾病压倒,更不能丧失战胜疾病的意志。即使是癌症也存在自然消失的概率,然而奇迹只可能发生在那些,精神上没有被疾病压垮的人身上。02不向子女低头这里的不向子女低头,意思是不要过分依赖子女。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庭

  • 一首《一年更比一年好》送给所有的朋友!祝福朋友健康快乐!

    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致张兆和」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过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钱钟书致杨绛」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节后,祝你依然快乐!经典,经典!

    春节激情已退,生活回到原位。过年吃喝很累,餐餐都是美味。自己身体宝贵,开始清理肠胃。白天多喝开水,晚上早点去睡。大家友情珍贵,上述提醒免费。每天睁开眼睛,发现我还活着,这样挺好挺好。每天闭上眼睛,发现还能睡着,这样挺好挺好。每天粗茶淡饭,照样能够吃饱,这样挺好挺好。每天摸摸衣兜,发现钱还够花,这样挺好挺好。忙也一天,闲也一天,平安就好。苦也一天,笑也一天,快乐就好。穷也一天,富也一天,知足就好。爱也一天,恨也一天,过去就好。想开看开,快乐就好。此文献给我爱的所有的人有你们,真好,真真好!这条微信

  • 老年10大最美心境,每一句都说到心坎里!

    一、童心只要我们保持一颗童心,不管是80岁、90岁,还是100岁,我们都是年轻的老顽童!二、糊涂对于还没发生的事,不要想太多,正在发生的事,不要过于困扰;已经发生的事,就由它去。不争不抢不气,才是适当糊涂的最高境界。三、浪漫我们这代人以前没有条件浪漫,现在生活富足了,也得慢慢学会浪漫。偶尔给老伴买一支花,一起吃一顿烛光晚餐,这样的小浪漫不仅能增进夫妻感情,也能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哦。四、优雅优雅是一种气质,优雅是一种风度,优雅是一种做派。女人需要优雅,男人也要学会优雅。轻言细语,尊重别人,礼遇他人

  • 活着,让自己高兴;做人,让别人舒服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被向善和向上的力所牵引。用心地付出,尽情地徜徉,不亦乐乎?。。。佳句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雅智静情朗读1.活着,让自己高兴。著名导演冯小刚说:“年过半百终于活明白了,让自己高兴才是真格的,其他全是瞎掰。钱挣得再多又怎么样,能带走吗?去西山采景,看了十几座百年大宅,主人均已无处可寻,拿钥匙的全是不相干的人。”钱财,够用就行,挣得再多,真的带不走一文。人生的关键是,要让自己活得开心,活出真性情、真境界和真意义,如此最好。谁规定每个人一定要活得精彩?我本平凡,不求精彩,只求自在。活着就是

  • 收藏字画的增值方法分享

    黄戈《高帆浩渺间》70x70cm黄戈:1975年出生于天津,南京艺术学院博士,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后,现为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工程”培养对象,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艺委会委员,南京市青美协副主席。专著《傅抱石画学思想研究》、《渐染华风——中韩绘画交流的历史呈现》等专业论文若干篇。随着现在人们收入增加,家庭投资越来越重要,那么到底应该怎么选择呢?炒股、炒金还是炒房?数据告诉你,世界上效益最好的三大投资项目是:艺术品投资、金融和房地产。在这里

  • 人品好的人,自带光芒(深度好文)

    关注点上方绿标收听主播莹丽亿番洛瓦美妙音频一个人真正的资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钱,而是人品。人品是生活的通行证,在冷峻又善变的时代,人品是彼此心灵最后的依赖。“子欲为事,先为人圣”,喜欢一个人,始于共鸣,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可见人品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好人品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它构成了人的地位和身份,它是一个人真正的最高学历,是每一个人的黄金招牌。01人品,是最好的学历白岩松曾说:“人品是最高的学位,德与才的统一才是真正的智慧,真正的人才。”一个单位无论管理制度多么严谨,一旦任用了品德有瑕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