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玄幻仙侠小说《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14:09: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
第1章 火云剑出世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偏远的院落中,一个微弱的女子的声音传来,语气中的屈辱感,可以听出来此时的女子正在受着非人的折磨!

“小贱人,在送你上路之前,先让哥哥好好疼疼呢。网站xbxys.com

这句话一出,一大群男人的声音传来,其中不乏污言秽语,还有女子拼命挣扎的声音,视线转过,之间院子中,粉红色衣裙的女子被七手八脚的压在地上,而一群男人正围着她,似乎目的明确。

女子的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却在她转头的瞬间,瞳孔放大,因为,在不远处,有一个,拿着一根棍子的乞丐。

小乞丐手拿棍子,就这么冷然的看着这一幕,小乞丐无动于衷的样子,让女子心里充满了绝望。

小乞丐似乎看够了,冷冷清清的声音很好听,没有什么情绪,好像只是在提醒他们!

“放开她吧。”

语气中,竟然有些许的,无奈?

一大群男人听到声音转过来,却在看到小乞丐的样子的时候,哈哈大笑,那刚刚说话的男人笑的都快要哭出来,只见他一手指着小乞丐。

“哪儿来的小乞丐,竟然管爷爷的闲事儿,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男人膀大腰圆的样子,很是吓人,粗气从鼻孔里出来,仿佛嘲笑小乞丐自不量力。

小乞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明http://www.xbxys.com/

看着地上衣衫凌乱的女子:“你想活下去吗?身为相国府的小姐,却受到这样的待遇,你想要活下去吗?”

女子一愣,随即拼命的点头

求生的欲望明显,小乞丐手中的棍子调了个头,继续站着。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挑衅,挑衅院子里的男人,那个说话的男人瞬间脸都黑了。

“臭小子,你找死。”

当即就冲向小乞丐所在的位置,老大的速度很快,在场的一众小喽啰都知道,那种看好戏的表情全部摆着的,这小乞丐会死的很惨。

显然这个老大对自己的速度也是很信任的,而且,这样一个小乞丐,估计都没有段数的,他不放在眼里,沉重的杀气掠过地面向着小乞丐而去,他们这些人,都是青色的人,对这个女娃出手,也只是接钱办事儿而已。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出刀,横砍,收刀,一切,只在瞬间,老大就已经将大刀收回了自己手中,然后转过身子,等着让他手下的人看看小乞丐被大卸八块的样子。

“老大威武,老大威武,老大威武。推荐xbxys.com

所有人都在呐喊,其中一个人‘咦’了一声,好像很是惊奇的样子,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像是盯着鬼魅一样盯着老大后面,这时候他也感觉到了不对,转过头,刚刚战斗的地方,哪儿有什么小乞丐,下一秒,脖子上就多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无声的威胁着他。

是一根棍子!

在棍子的那一头,站在的,是毫发无损的小乞丐?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看错了,毕竟老大是一个灵者高手,在这样的段位,即使没有用玄气的情况下,速度也是决定了一切的,现在小乞丐安然无恙,只能说明,小乞丐比老大还要快。

在明天大陆上几个阶段,武者,灵者,青者,王者,王者上面还有明通,帝通和神通三个大界,在这个大陆上,明通的高手很少,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帝通和神通的高手。

所以像老大这样的灵者高手,已经很吃香,在青色盟,是很有地位的。

可是,竟然被一个小乞丐躲过了攻击。

再看到威胁老大的是一根棍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此嘲笑了起来,这小乞丐简直是不自量力,竟然用棍子来威胁老大,在这群人大笑时,只有在小乞丐棍子下的男人,不住的颤抖着身子,因为,这看似是一根棍子,实则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剑,藏在棍子里面。而这把剑的主人,是那位!

“早就说过让你放了她的,为什么就是不听呢。原文http://www.xbxys.com/

小乞丐再次出口,这时才听出来,是个清亮的女声。

从寒剑上传来的死亡之气,源源不断,让这个亡命之徒感到害怕,他从不会怕的,即使权贵,即使其他,他都不怕,可他怕这把剑,和这把剑的主人。

“请,请您放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老大的请求,让一众小喽啰感到奇怪,只是这么瞬间,为什么局势发生了转变,而且,这样转变这样的大。

“老大,不过是根棍子,打开不就行了,一把捏死这小乞丐啊。”

人群中,有人这样说着,下一秒,自家老大的眼睛带着威压扫过来,灵者的威压不是开玩笑的,对于他们这些玄气底下的人来说。

“青色盟,是让你们来欺负弱女子的吗?”

小乞丐半分要把剑拿走的意思都没有,轻飘飘的问了一句,然后这个老大又惶恐了几分。

“是我们不对,是我们见钱眼开。小百姓养生网

看到自家老大这样的态度,一群人觉得奇怪,也觉得窝囊,所以,有人不怕死的开口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青色盟的事情要你管,我们拿钱办事儿,什么地方碍着你了。”

这人原本是好心,殊不知,就是这样的话,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这个老大的汗嗖嗖的往下滑,心下暗道:蠢货,怎么养了这么一群草包,平日里不知道在干什么,为什么会不认识这把剑。

“你听到了,我不想留着你们了。”

手下微微一用力,剑下的人,就已经去了阎王殿报道,死的时候,肯定都还在想,问什么会惹上这个修罗。

其他人一看见老大被杀,眼中都红了,叫嚣着冲了上来,小乞丐手中的木棍飞舞,所到之处,一片血红,而她,竟然没有用玄气!

好恐怖,这样恐怖的实力,看不出来段数!

在小乞丐飞舞的衣袂中,终于有人看清楚了她的脸!

一双眼中,都是冷冽,五官藏着杀气,重要的是,拿着剑的样子,气势很足!

“是火云剑!她手中的,是火云剑!快逃!”

终究还是认出了小乞丐手中的剑,可是已经没有办法逃离了,因为,很快,一柄泛着寒气的剑,就爬上了他的脖子,此人转过头去,看到剑的主人,眼中泛着的邪气,不甘心的咽了气!

火云剑!

喊声漫天,所有人都想要逃离,却逃不开,没人能快的过她的剑,火云剑的主人,是魔鬼!

“碰”

一声巨响,最后一个人倒在了地上,这个院落中,活物就只剩下了小乞丐,和惊讶中,忘记了闭上嘴巴的女子!

女子惊恐的说道:“火云剑,你是,你是竹王!”

然后惊恐的大叫着逃离了这个比起被糟蹋还要恐怖的院子……

第2章 遇袭

最近的上京流传着很多传言!!

一个是青色盟的景王殿的一个分队全部被击杀在相国小姐的院子,另一个则是那个相国小姐声称自己见到了火云剑!

火云剑是明天大陆的传说,没人敢动!瞬间灭掉一个小分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尤其,还是景王殿的。阅读http://www.xbxys.com/

如果说前面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那么相国小姐说自己见到了火云剑的事情绝对是神话故事!

谁不知道,火云剑,是那位的东西!

这个消息一出,立马在上京城掀起了一阵热浪。

而此时,火云剑的主人,恣意张扬飞奔回家,这个人,便是霍青遥!

车速很快,马车的左上角,有一个烫金的标志,那是一个霍字,在明天大陆上,凡是带有这个字的东西,很少有不开眼的惹上来。

只见地上寒光一现,马儿的双腿狠狠地跪在地上,两只前腿已经折断。

霍青遥一身玄色布衣,从车中飞身而出,稳稳的站在地上,手中的棍子捏紧,环顾四周!

一瞬间狂风大作,原本明媚的天突然之间暗了下来,风吹着刺骨的疼。

霍青遥眼神变得认真起来,她能感觉到这儿至少有四个以上,杀气全是冲着她来的!

只是眨眼之间,已经从地底下冒出来六个黑衣人,身上带着的是压迫的玄气,团团将马车与霍青遥围在中间。

每个认手中拿着的是统一的长剑,都是灵者高阶!

霍青遥心下诧异,好大的手笔,六个灵者高阶!是要她非死不可!

一刻也不停歇,几乎是同一时间,六个黑衣人全体攻了上来,。

这些人真是狠毒,目的是三天后,就是霍家家主接位大典,而她霍青遥,则是霍家新一任的家主。

霍家有的是人想要她霍青遥去死的!

其实霍青遥此时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别说一个霍家家主,就是一百个霍家也抵不上她一个青色盟啊,只是她刚好的,做了上任家主的女儿而已!

霍青遥手中棍子横飞,一脸平静棍子瞬间打出,一步踏出,棍锋瞬间直逼黑衣人咽喉。

这时候,六个黑衣人心中齐齐的震惊,这种速度,漂亮到让人惊叹,即使面前这个小个子没有灌注半点玄气,这样的速度,也让人敬佩。

这个时候的杀手注意力更加集中,直直逼近的全都是命门。

霍青遥身体笔直后倾,脚尖瞬间点地向后划出,任由剑锋停留在自己咽喉前段,一个逼近一个后退,原地急停,单脚为轴瞬间变向,轻巧躲过必杀一剑,剑锋擦着皮肤划过,顺势出棍同样取黑衣人咽喉。

霍青遥借势返攻,招式快准狠,手中玄气提起,灌输在棍身,看到她的玄气,她的敌人反而不这样紧绷了,她一亮招式,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小个子,竟然,只是一个武者。

对于这些灵者高手来说,无论她速度多快,在他们眼中,她都是不够看的。

“兄弟们上,他只是区区一个武者而已。”

这个时候黑衣人们斗志昂扬,在看到霍青遥的玄气之后。

只是他的话才说完,下一秒胸口已经被洞穿了。

这个黑衣人眼睛缓慢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贯穿他胸口的竟然只是半截竹棍。

他要击杀的目标已经绕在了他的身后,给了他狠狠一击。

“是吗?你说只是一个武者,而已吗?”

霍青遥声音清冷,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可是这个时候的黑衣人们竟然有一种这个声音来自地狱的错觉。

就连动作都迟缓了几分。

随着这个人的身体倒下,下一个声音是再次惊悚的声音。

又有一名黑衣人折损与霍青遥手中。

她的招式太过怪异,甚至他们都没有人看清她的身影。

霍青遥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然后折身从人群中穿过,一眼看过去,霍青遥姿然而立,而所有人脸上都是惊讶,转瞬全部倒在地上!

秒杀!

这是越级击杀,而这些杀手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霍青遥就那般站立着,随手一挥,似乎有雨水顺天空而下,霍青遥勾起嘴角,再看这些黑衣人的尸体,竟然已经开始腐烂。

如果识货的人就知道,此时空气中散发的味道,是化骨水!

不自量力的人啊!

霍青遥看着自己的马苦笑,然后准备往前走的时候。

突然,一阵强烈的光刺过来,霍青遥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是山谷下?

霍青遥转身看着,这儿竟然有这样的一个山谷,幽深!

看来,下面有东西!一个纵身,霍青遥朝着山谷跳去……

从上面一直往下掉落的霍青遥,下落中拉住了悬崖上的藤条,拉慢了下降的速度,这样会减少自己身上的划伤,可尽管如此,跌落到谷底的时候,霍青遥身上所有的衣物全部都破碎了,极其狼狈。

原本以为,谷底应该会全部都是野林荆棘,没想到等到霍青遥定睛看去时候,竟然美不胜收。

原本该四季如春的地方竟然有着那么刺骨的寒意,似乎是从地底传来的寒气一样,包裹住了整个山谷。

霍青遥站定身形,试探着往前走去,因为,她知道,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毒。

果然,没想到她刚是踏出一步,竟然四周的景色一瞬间全部变了,一瞬间她置身火海,而且似乎真的感觉到了焦灼,糟糕,她这是掉入了阵法之中了。

此时的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幻象,要结束这个幻象,必须破了这个阵法,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打破整个阵法的阵眼。

所有的阵法布置,全部都是由阵眼支撑的,也就是布局中最关键的那个点。霍青遥只知道直接摧毁,却从来不知道怎么找寻阵眼,这下她是彻底的蒙圈了。

突然,,霍青遥脸色凝重,有一阵疾风从东北角向着霍青遥袭来,攻击力极强,快速而有力的破空而来……

第3章 冰棺里的男人

弹指一瞬间,霍青遥只觉得劲风擦过自己的脸颊,往反方向而去,脸颊的地方,被轻轻的擦出来一个划痕,血珠立刻顺着脸颊掉下来,妖娆而诡异着,要是她速度再慢那么一点点,只怕现在穿透的,就是她的整个头颅了。

这个阵法的厉害她已经领教过了,若是不赶紧破了整个阵法,她肯定会埋骨于此。

疾风从各个方向向着她射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漫天箭雨,目标都是她,丝毫不偏不倚,这时候的她真的是想要骂人的心都有了,没想到,六个灵者高手没能奈何她,却马上要被这个小小的阵法给玩儿死了。

看着漫天而来的箭雨,无论她速度有多快,躲得了这一批,肯定躲不过下一批,难道真的要葬身于此吗?真的好不甘心啊。霍青遥想着这些,眼中流露出不甘,旋身躲过一些箭雨,可还是有将她擦伤的。

“哼,小小阵法,奈我如何?”

霍青遥平吸一口气,手中棍剑重重的点在地上!

只听到‘咔擦’一声,竟然是开启了什么东西了一样,近在咫尺的箭雨,全部硬生生的停住掉在了地上,霍青遥此时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看来她无意之中,竟然碰到了阵眼了。

这样也行?

只能说一句运气好,不然这样都能碰到阵眼,这个时候,一阵混沌,待到一切再次清晰的时候,霍青遥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冰天雪地!

看来,这个才是谷底真正的景象,难怪她刚刚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寒意,原来这谷底,原本就是这样冷的。事出反常必有妖,此时霍青遥的警惕心,比刚刚身在阵法之中的时候更加的高了。

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寻找出路,手中棍子死死的捏着横在身前。

只有自己的脚踏在地上的声音,安静到让人窒息!

霍青遥慢慢的往前走着,谷底竟然这样的宽阔,像是一个湖,湖面上的冰很厚。

一切,都太过诡异…连心跳都听的那么清楚。

一阵耀眼的光芒照射过来,霍青遥顺眼看去,惊讶了。

这应该就是上面引起她注意的东西!

那是一副冰棺,在这种地方,竟然有一副冰棺,怎么想怎么诡异!

走近才发现,这个冰棺不是一般的大,因为距离远了没有看到,现在一看,这个冰棺竟然有四个人并排躺着那么大,真是不可思议,而且,雕琢着一些看不懂的图纹,看起来古老,蜿蜿蜒蜒的爬满了整个棺身。

霍青遥看着这些字符,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直到锥心刺骨的寒意传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半个身子都伏在了冰棺上。

霍青遥大惊,怎会突然魔怔了?

就在她站起来的瞬间,冰棺的棺盖,缓缓打开了。

此刻她的心突然跳的好快,额角渗下冷汗,这个场面诡异到了极点,一个满身鲜血,衣衫褴褛的女子,一座徐徐开启的冰棺,冰天雪地中带着的血色诱惑,。

她就这样站在那儿,似乎整个天地间只有她一个人。

‘碰’的一声巨响,冰棺的棺盖掉在了地上,将冰面都砸裂了。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有冰棺在冒着寒气,气流缓缓上升,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霍青遥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慢慢上前一步,想要看看冰棺里的东西。

只是,等到她看到冰棺里面,她是彻底愣住了。

是个男人。

那男子立体的五官犹如刀刻,整个人透露出震慑天下的王者之气,但是却因为眼睛是闭着的,平添了几分轻柔,邪恶而俊美的脸庞,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邪魅的笑,还是很诡异,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暗红色的衣袍,完美邪气的倒三角身材,此时他闭着眼睛,霍青遥却听到了似有若无的呼吸声。似乎因为封存在冰棺中的原因,眉梢都染上了些许寒意。

冰棺中的男人,眉头紧皱,整个身体呈防御姿势!

有一瞬间,霍青遥几乎魔怔的想,这双眸子,要是张开,会晕出多少光华?

其实她是太过入迷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电闪雷鸣,这个时候的她以为只有山谷,其实在外界,只有少数人可以看到这里冲天而上的一股光束,天生异象,必然大乱。

不过这个男人长的真是不赖。

美好的东西就是用来欣赏的!

霍青遥戏谑的低下头,定睛后,霍青遥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人睁开了眼睛!

犹如利剑一般的眸光,从男人的眼眶中喷涌而出,似乎直直看进了霍青遥心中,霍青遥一顿,吓的后退了半步,如她所料的,男人眼中光华,似乎倾了全天下,可是绝对不是这样的眸光。

这样的眸光,带着毁天灭地的强烈欲望,似乎多看一眼,都会被这样的眸光灼伤。

多年后,霍青遥才知道,有些事情,早在那个男人睁眼的瞬间已经注定,即使天也不可违。

霍青遥想要后退,却感觉有如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双手,死死的拉住了她的双腿,她一步也动不了!

“活物,你好大的胆子,本尊没让你走,你竟然敢后退。”

冰棺里的男人站了起来,霍青遥看到他一步一步的向着她走来,仿若谪仙,步步生莲,又如鬼魅,带着死亡的气息,两种极端的形态在他身上体现的是那么的淋漓尽致。

活物?霍青遥压下翻一个白眼的强烈念头,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变的男人,竟然说活物!

“笑话,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要走要留,关你屁事儿。”

霍青遥本就是这种性格,听到他说什么好大的胆子,心里肯定不舒服。

“哦?是吗?既然腿长在你的身上,那么这双腿,我锯下来就是了。”

男人将下巴轻轻抬起,到十分轻蔑的弧度,肆无忌惮的说着,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霍青遥觉得双腿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拉扯着,疼进骨头里。

她才知道,这个男人说的话,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想要自己的腿。

而且看到男人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薄唇微微勾起的样子,似乎很得意的想要看到她呼叫。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拿走了。”

霍青遥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即使没有看到双腿上有什么,但是锥心刺骨的疼痛传来让她知道这是真实的,这个男人眼中带着的玩味儿,想要看她求救吗?

是吗?想的美,你是什么东西,让我求救,不可能!

所以,霍青遥将嘴唇咬的铁青,甚至是出了血,她一句呼痛都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男人眼中玩味更甚,甚至眉梢轻轻挑起弧度。

“确定不叫吗?”男人眼中流露出的促狭一闪而过.,让人无法轻易捕捉,只是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此时他很高兴。

很久没有见到活物了,这个女人竟然能承受如此痛苦不叫一声,这样的傲骨也是少有的,却也是他痛恨和厌恶的,顺着女子紧紧咬着的薄唇往上看去,这个丫头眼中带着的是不服输和清冷,一瞬间让他怔神。

似乎很久以前他也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带着同样的东西,让他厌恶至极。

第4章 丹霞谷

男人眸光一闪,加注在霍青遥腿上的所有压力全部消失,霍青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几乎跌倒在地上。

“若有来日,我霍青遥定报今日之辱!”

霍青遥扭头看着这个男人,咬着牙的样子让男人眉头深皱!

“女人,你敢威胁本尊?”话语中似乎有些诧异,没有活物敢威胁他,

“威胁都威胁了,你能怎么办?”

霍青遥颇为无赖的说着,是啊,威胁都威胁了,能怎么办?

“呵呵,你来日若有本事,便来找本尊报仇好了,记清楚,本尊叫司凤缺。”

这个时候的司凤缺才看到,这个丫头身上竟然褴褛不堪,颇为嫌弃的蹙眉,到处都是血腥味的女人,让人感到不爽。

司凤缺是吗?霍青遥暗想,若有来日,定要这个司凤缺知道什么叫做莫欺少年穷,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实力的差距有多可怕。

难道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已经注定吗?弱小者就该被欺负吗?不,绝对不是,即使是这样,她霍青遥也绝对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眼中坚定光芒,此时的她非常的灼眼。

司凤缺挑眉,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之人,若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朝着霍青遥而去,是别人估计会怕,但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是不会怕的,。

霍青遥再转头去看时,男人眼中已经带着薄怒,不形于色的样子艳压苍生。

只见他双手成爪,微微向后一拉,霍青遥的身子竟然不受自己控制的向着他的方向而去。

霍青遥大惊,但也知道自己挣扎不了,不过,这个男人完全可以直接杀了自己,但是为什么没有?说明要么就是她无意之中帮了他,要么就是他需要利用她。

司凤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说真的,这个男人美则美矣,但是太过强大,当真如罂粟一般带毒!

须臾之间,她已经撞进了一个冰冷冷的怀抱,犹如地狱一般的冰冷,锥寒刺骨。

“带我出谷。”

只有短短的四个字,却不是在和霍青遥商量,命令式的口吻让霍青遥很不爽,凭什么他让带她就带?

等等!既然这个男人这么强大,为什么不自己出去,非要让她带着?除非……

“司凤缺,你是被人封印在这儿的吧!”

没错,就是封印,只是霍青遥不知道,有能力将司凤缺这种人封印的,到底是什么恐怖的势力!

听到封印两个字,司凤缺眼中强烈的杀气闪过,有些触目惊心。这更加让霍青遥确定了,他是被人封印,可被人封印了,打开封印了即可,为什么要让她带他出去?

“没错,我的确是被人封印的,而你,刚刚打开了封印我的结界。”

这个女人的无意之举,打开了封印。

霍青遥一阵脸黑,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打开这个结界的,然后再回去重新将这个可恶的男人封印起来。

“所以,你带我出去。”司凤缺一顿,然后继续说“只有我才知道山谷下,第二条出路在哪儿。”

这是个不亏的买卖,霍青遥此时一心想着怎么报仇!

要是司凤缺知道此时的霍青遥想着的是算计他,那么他肯定将霍青遥撕碎的。

司凤缺大手一挥,山谷中的冰全部开始融化,这个时候的霍青遥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在看到男人如此变态之后,还有什么值得惊讶?

沉睡在冰棺中都能站起来,而且实力吓人,还有什么值得惊讶?

将自己的体重全数压在霍青遥身上司凤缺示意她往前走去,霍青遥要紧牙关,真的想要问候司凤缺,因为他特!别!重!

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霍青遥到出谷都没有发现,即使冰雪腿去,这儿还是一点生机都没有,而且,在她的身后,竟然是到处的白骨累累,直到后来,渐渐知道了所有事儿之后,她才明白,竟然招惹了这么一尊大佛回来。

三天后,霍家接位大典

在霍家宗族大会的商榷下,确定了五个家主候选人来参加这次霍家的接位大典,从这五人中选出最强的一位。

而霍青遥,现任家主霍平的独生女,候选人中有她不足为奇,只是相传霍青遥资质中上,似乎不适合参加这种盛典!

在霍家教武场,早已忙碌的准备着的擂台,各个地方都布满了结界,今天就是霍家宗族大会开始的时间了,可是,出了点麻烦的事情。

霍青遥失踪了!

眼看大典就要开始了,如果霍青遥还不到,麻烦就大了。

到处都是庄严肃穆,这个接位大典在霍家是很神圣的事儿,宗法祠绝对不会允许霍青遥无视法度的。

霍平思索之间,只见一个穿着玄衣的年轻小厮走了过来,那是霍青遥院子里的,细细看,那小厮竟然红着眼眶。

“主子,我们发现了少主的车架。”

这话无疑是让霍平看到了希望,太好了,只要看到了车架,就能证明青遥是安全的,可是,为什么小厮的表情不对?

霍平知道他还没说完,示意他继续说。

“现场打斗痕迹明显,据估计,当时至少有五个以上的灵者在场,少主的车架是在悬崖边上发现的,只怕,只怕已经。”

小厮的话说不下去了,霍平一顿,只怕已经车毁人亡了!

犹如遭受雷击一样,霍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侥幸的希望霍青遥只是跌落山谷,也许还活着。

“那山崖在何处,你可清楚、”

小厮立即说道:“回主子,是丹霞谷。”

完了,听到丹霞谷的瞬间,霍平只觉得完了,被人们誉为死亡之谷的丹霞谷,从那儿掉下去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而且,而且丹霞谷底有……

凤临天下:逆天狂妃太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凤临天下 或 逆天狂妃太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