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10:00: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第四章 沧海一战

瑟瑟收复了水龙岛的海盗,便即刻派人将四大龙将从地牢中解救了出来。版权xbxys.com可是看到他们,瑟瑟忍不住心中巨恸。两年的囚禁,早已使他们憔悴得不成样子,更令人心痛的是,他们的武功早已被西门楼废去了。

西门楼真是作恶多端,而且,就连他自己的老父西门耀也没有放过。

西门耀对着瑟瑟,痛心疾首地说道:“少主,我那个逆子你一定要帮我制伏他。他习练了魔功,会吞噬人的内力,我等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一定要小心啊。”

原来是习练了魔功,怪不得这么疯狂。看来,这一次,是要试试娘亲留下的烈云刀法了。小说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瑟瑟点头道:“西门叔叔,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四大龙将听闻瑟瑟娘亲亡故的消息,更是欷歔一片。他们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便由青梅的娘亲捧出了一袭金红色盔甲,奉到了瑟瑟手中。

“这是当年你娘亲穿过的盔甲,自从她嫁入侯门,这盔甲便搁置于此,如今终于派上用场了。日后这海上,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都不中用了。明日出战,定要谨慎。”

瑟瑟伸手接过盔甲,清澈明净的黑眸中流转着坚定的幽光。推荐http://www.xbxys.com/

当日晚,明月皎洁,万里无云。因为料到西门楼得到消息会派人前来袭击,是以瑟瑟当晚便统领五千海盗,出发前往伊脉岛。留了一部分兵力由四大龙将在暗礁群布下阵法,来迎战西门楼可能会派来袭击的海盗。

一夜行船,在第二日清晨,五千海盗,顺利抵达伊脉岛海域。

朝日初生,将伊脉岛周围的海域映照得红彤彤的,遥遥望去,便看见海水之上,浮着一片极大的陆地,望不到边际。

伊脉国的都城连云城坐落在伊脉岛上,遥遥看去,倒也是气势恢弘。只是,这样的一座都城,如今,却落在了西门楼的手中。推荐http://www.xbxys.com/

冲天的号角声在海面上震响,千帆竞发,云集在伊脉岛周围。

黑压压的海盗群中,有一抹金红色人影,在日光照耀下,反射着太阳的光辉。正是身穿金红盔甲的瑟瑟,她站立在最前端的一艘战船上。

三千青丝在一片金红色之中飞扬,金红色头盔压住了纤长的黛眉,只余一双清眸流转着聪慧静逸的光芒。

伊脉岛上,连云城头。

西门楼兴致勃勃地望着驶来的上千战船,黑眸中绽放着一抹兴奋的幽光。

江瑟瑟收复了水龙岛,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小百姓养生网一直以来,他都未曾将身患重病的骆龙王和她纤柔的女儿放在眼里。却不想,原来,这个纤柔的女子竟是有武功的。

不过,有武功又怎样,他相信以他现在的功力,就算骆龙王在世,也是敌他不过的,何况是她的女儿。不过才五千海盗,竟妄想战胜他,不能不说是不自量力。

他眯眼轻轻笑了笑,命令手下开水闸,他要亲自迎战,会一会这个不自量力的丫头。

连云城的水闸打开,无数只战船涌了出来,为首的战船上,站立着身着寒铁战甲的西门楼。

双方的兵将,在海面上,展开了一场殊死斗争。推荐http://www.xbxys.com/

在朝阳映照下,本就是一片彤红的海水,似乎是更加红艳了。

“你就是骆龙王的千金,江瑟瑟?”西门楼微微眯眼,眸光阴冷,声音狂傲。

“不错,西门楼,你作恶多端,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瑟瑟淡淡说道,语气中既没有冷厉也没有狂傲,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即将发生的事实。

西门楼倒是没料到瑟瑟是如此冷静,他哈哈一笑,道:“好,听闻你收复了水龙岛的海盗,倒也是一个人才,只是,想要击败我,却是痴心妄想。倒要看看,今日到底是谁的死期。”

他眯眼,黑眸中忽然透出妖异的红色来。他抽出长剑,向瑟瑟战船上跃来。同时狠狠一刺,长剑不断颤动,幻化出无数剑尖,向瑟瑟刺去。

瑟瑟轻轻皱眉,纵身跃起,在空中连续变幻了三次身形,才堪堪躲过这虚虚实实的一击。她伸手探向腰间,新月弯刀出手,在跃下之际,向西门楼劈去。

西门楼低呼一声,纵身后仰,躲过瑟瑟这一击。妖异的红眸,望着瑟瑟的新月弯刀,冷笑道:“以为新月弯刀便能胜我?真是可笑。”

他长剑一挥,展开绵绵剑势,向瑟瑟不断攻来。

瑟瑟展开烈云刀法,和西门楼在小船上战在一起。很快,瑟瑟便感觉到有些吃力。因为,她的弯刀每一次和西门楼的剑击在一起,便感觉一股冷意顺着他的剑,蔓延到她的弯刀上,再顺着弯刀,渗入她体内,让她有一种压抑的不适感。而每一次相击后,都有一瞬,她似乎使不上内力。

瑟瑟乍然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吸附内力。西门楼很乖觉,每一次都吸附一点点内力,令人难以察觉,就这样和他战下去,到最后,会内力全失。若不是有四大龙将的提醒,瑟瑟也很难发觉。

这一发现,令瑟瑟心中顿时警觉,她尽量避免和西门楼刀剑相击,这样一来,瑟瑟便落了下风。

就在此时,只见海面上忽然窜起一大片浪花,直直砸向船上的西门楼。而浪花之中,不见人影,却分明有冷肃的杀意袭来。西门楼皱眉,纵身躲过这一击,就见得海面一波一波地涌起,不住地袭向他。

瑟瑟知悉,这是伊脉国的忍术,看来有高明的忍者出现。良机不可失,瑟瑟手中弯刀挥出,和海中忍者一上一下,夹击西门楼。

西门楼不敢大意,挥剑迎战两人。

可恨西门楼吸附了四大龙将的内力,内力暴涨,剑势狠辣,瑟瑟一时之间,却也很难取胜。战了几十招,西门楼忽然连攻几招,瑟瑟的弯刀不敢和他硬碰,连连后退。西门楼借机纵身跃回到他的战船上,船像箭一般向伊脉岛驶去。

他似乎也知晓难以胜过瑟瑟和海下之人的夹击,竟然逃走了。

海面下的人不肯放过西门楼,隐在海下,向西门楼追去。西门楼望着海中的波浪,红眸一眯,手中长剑掷出,海面下,涌动的海波一顿,海水慢慢被红色浸染。

瑟瑟本也驱船在追西门楼,见此慌忙停船,就见得水中露出一道黑色的身影,纵身跃到她的船上。

在海中和西门楼决斗的,竟然是恢复了男装的莫寻欢。他一身黑衣,此时被海水浸透,湿淋淋的,不断滴水,肩头上有鲜血不断流出。俊脸在冰冷的海水中浸过,苍白得好似透明的纸。而一双黑眸,却深幽中燃烧着浓烈的杀意。

瑟瑟直到这一刻才知晓,原来,莫寻欢也是会忍术的。

“快追!”他嘶声吩咐摇船的人。

然而已经晚了,西门楼的战船已经驶进水闸,放下了水门。

不一会儿,就见西门楼出现在连云城头,他挑衅地望着莫寻欢,邪恶地笑着。忽然,他拿起令旗,一声令下,飞蝗般的羽箭从空中不断落下。很锋利,很短,铺头盖地,就像雨丝一般密集。箭如雨下,从瑟瑟的角度望过去,甚至有那么一点儿美丽壮观的感觉,不断有海盗的惨叫声传来。

瑟瑟颦眉,她知晓守城容易攻城难,今日必将有一场苦战。就在此时,听到隐隐约约的琴音响起,婉转动听,缠绵悱恻,在血战正酣的战场上响起。

众人以为出现了幻觉,可是,那琴音却明明越来越近。

双方兵将都忍不住罢手,向琴音的方向瞧去。瑟瑟也忍不住回首望去,只见海盗船的后方,又出现了无数条战船,而当瑟瑟的清眸触到战船中的一艘大船时,目光忽然一凝,视线紧紧胶着在那艘船上。

那是一艘白船,很大,很精致。隐在战船之中,显得是那样的华贵和雅致。黑压压的战船中,出现了这样一艘白船,着实令人目眩。

白船的甲板很平整,一把绿色的罗伞竖立在甲板中央,伞下放着一张卧榻,榻上侧卧着一个白衣公子。

甲板上摆放的盆花开得正艳,海风猎猎,卷起数朵嫣红的娇花,扑上他雪白的衣袂,宛如红花开于雪野,说不出的魅惑艳丽。

琴音是从他身侧侍女指下流淌而出的。他身侧,还有几名侍女,或捧茶,或扇着团扇,或执着罗伞。

那白船,太过精致。那船上的人,太过悠然自在,似乎不是面对着一场血战,而不过是在自家后花园里品茶、小憩、听曲儿。

瑟瑟眯起眼,目光凝注到那人脸上。

日光明丽,笼着他的面庞,使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容色,只看到他脸上那白玉雕琢的面具,反射着日光,辉光一片。

白船出现的那一瞬,时光仿佛也停滞不前,周围再无其他声息。方才还杀气腾腾的战场,似乎因为这艘白船的出现,血腥不再,杀意无存。刚刚发生的那场厮杀,似乎只不过是幻梦一场。

从白船上传来的琴音,低柔婉转,好似清澈的流水,勾起人们心头无限美好的向往。盘旋在心头澎湃的斗志和杀意,似乎在这铮铮琴音里,消失无存。

瑟瑟震惊地凝视着那一抹月色身影,自从解媚药后,这是她第二次见到他。上一次是在“墨鲨号”上,从大浪中救出她的人,也是他,可是那时他并未承认他的身份。

而今日,他带着无数只战船,到这里是要做什么?是要助她吗?

瑟瑟淡笑着抬眸,她的视线和他深幽的眸光相撞。她从他眸中,看到的只是宁静,宛若月光流水一般的宁静悠闲。似乎就算是泰山压顶也不会破坏他这一份宁静悠闲。

这样的他,似乎富贵权位、功名利禄、尊崇膜拜,在他眼里,都是废土一堆。这样的他,怎么可能因为她而出战,真是可笑极了。

瑟瑟定了定神,淡若轻烟地笑了笑,为自己可笑的想法而笑。

“七星琉璃盏!”有人惊呼一声。

众人抬眸细看,只见在白船的船头上,果然挂着一只“七星琉璃盏”。这一瞬,所有人都明白了突然出现的这些战船是来自春水楼。因为七星琉璃盏是春水楼出现的标记。

春水楼为何要来这里,无人猜得透。

众人知晓这是春水楼的船只,但大多数人却不知这白衣公子是谁。

据闻,春水楼楼主明春水神秘莫测,极少现身。是以,这些人猜测着,这或许是春水楼楼主座下四大公子之一。

春水楼楼主座下有四花公子,分别是惜花公子、葬花公子、簪花公子、摧花公子。只是不知这来的是哪一位公子。

众人正在猜测着,就见得白衣公子的白船两侧,驶过来两条战船,以保护的姿态一左一右驶在白船两侧。那两条战船上,分别站立着一名紫衣公子和蓝衣公子,脸上皆戴着五彩斑斓的面具。

这两个人一出现,众人心中猛然一惊,这紫衣公子和蓝衣公子看上去是白衣公子的下属,莫非他们才是四大公子中的两位?而那位白衣公子,难道是春水楼的楼主?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明春水竟然出现在这里,怎能不令人惊异?城楼上的西门楼,望着乍然出现的白船,也呆了一瞬。

“你们是什么人?”他厉声喝道。

无人理他,袅袅琴音,依旧在海面上铮铮流淌。

西门楼喊了两声,怒意便在眸中膨胀。

“你们要做什么?再不说,我放箭了。”西门楼大喊。

琴音依旧不徐不疾地流淌着,很动听,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才慢慢低缓直至消散。当最后一抹尾音在空气中消散时,那抚琴女子缓缓站起,向明春水屈膝行了一礼,便钻入到船舱之中。

明春水缓缓抬眸,露在面具外的薄唇勾着一丝笑意,娴雅迷人。“杀你!”他悠然说道。

杀气,伴随着淡而雅的笑容,弥漫而出。

西门楼禁不住一僵,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恐惧,他眯眼凝视着这个白船上白衣翩跹的男子。

这个男子,令他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错觉,似乎此人能在一瞬间夺走他的一切,令他一无所有。他的风华,他的仪态,他高雅的王者之气,都让他心中胆寒。

可是,西门楼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海盗,他迅速恢复了冷静。

他有上万雄兵,而这个人,身后也不过只跟着几十艘战船而已,他没理由输掉。

“你,又凭什么能杀我?”西门楼狂放地一笑,重又恢复了自信和跋扈。

“放箭!”妖异的红眸冷冷一眯,他挥手下令。

然而,预想中的箭如雨下,并未实现。

他惊愕地发现,城楼下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爬上来无数个人影。执箭的弓弩手,在一瞬间便都被击倒在地。

这些人是何时爬上来的?西门楼大惊失色。

原来,白船出现的一刹那,琴声拨动人心之时,那个白衣公子的进攻,就已经开始了。琴音,白船,船上的侍女,只不过是迷惑人的手段。

他恍然明白,这个白衣公子竟是来相助莫川的。

这样好啊,他呵呵一笑,又一挥手,几个兵士簇拥着一个妇人走上城楼,西门楼将明晃晃的剑架在那妇人纤白的玉颈上。

那个妇人,云鬟高绾,身着一袭碎花红袍,腰带宽大,背后系着方形布包。她生得温婉美丽,只是苍白的脸上却没一丝血色,美眸幽深而空洞,一行行珠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使她看上去像一朵备受摧残即将枯萎的花。

“阿姊!”站在瑟瑟身侧的莫寻欢忽然低低呼道,他脸上五官,忽然沉郁了几分。

瑟瑟记起,夜无涯向他述说莫寻欢的事情时,说是海盗之首西门楼是做了伊脉国的驸马,才趁机攻占了伊脉岛的。这个妇人,原来就是那个招赘驸马的公主,莫寻欢的姐姐。

“阿姊,别怕,我会救你的。”莫寻欢高声呼道。

当初他极恨姐姐引狼入室,然而,此时看到姐姐在敌人手底下挣扎,他心中,怎能不痛?她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西门楼,放过我阿姊!”莫寻欢脸上的恬淡和平静被打破,俊美的脸上,出现一抹杀气。

他的声音,比雪花还要冷,在无边无际的海上飘荡,带着森冷的杀意,传到西门楼耳畔。

西门楼闻言,哈哈冷笑道:“莫川,怎可和姐夫这般说话,身为伊脉国的皇子,难道说,你连皇室礼数都忘了吗?”

瑟瑟清楚地感受到身畔莫寻欢的愤怒,看着他如岩石般沉默着,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是那样冰冷。但是,瑟瑟统领的海盗可是不管什么莫寻欢的姐姐的,就要驱船攻去。瑟瑟挥手制止,示意大家后撤。

战事陷入僵局。

明春水从白船上缓缓站起身来,手中执着琉璃盏,低首品了一口美酒,他的眸光,透过杯沿,不动声色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阿川……”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叫,那妇人忽然拼了全身力气撞在了刀口上,断断续续的话音在风里飘散,“阿姊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

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这句话,如同轻烟般在海风中消散。然而,这句话,却饱含着一个女子深沉的悔恨,绵绵不绝。

“阿姊!”莫寻欢的声音,在风中嘶呼着。

之前对阿姊的恨意瞬间消散无踪,他只是恨自己,恨他为何没有保护好这个家这个国。

怒意,在眸中弥漫而出。肩头上刚刚止住血的伤口,此时再次迸裂,血色溢出。

西门楼一声冷喝,将妇人的身子一把从城楼上推下。莫寻欢身影一转,不见如何动作,便御水而起,黑色的身影,如同魅影般,冲到阵前,接住了那下坠的身影。

瑟瑟清眸一冷,胸口涌起一股悲凉,为莫寻欢,为他的姐姐。她眯眼瞧了瞧城楼,不过丈余高的样子。她忽然足尖一点,金红色人影已经跃起,整个人影在船只间接连纵跃。顷刻之间,便已到了城下。足尖在礁石上一顿,再次借力而起,跃上了丈余高的城楼。

城楼上,西门楼惊异地瞧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子。

他一向瞧不起女子。可是这一刻,他不得不说,这个江瑟瑟,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并不怕她。

方才一战中,他也已经瞧出来瑟瑟的实力,她虽然剑术精妙,只是内力尚浅。是以,眼看着瑟瑟从天而降,他后退一步,长剑前刺,快如闪电,袭向瑟瑟的左胸。他有信心,这一剑,她必将拿刀去格,否则他的剑便会刺穿她的左胸。而她一旦和他的剑相击,他必将吸尽她的内力,进而依旧刺穿她的左胸。

然而,他似乎想错了。因为他忽略了一个人。那在白船上悠然品酒的白衣公子似乎是不会出手的,可是,他想错了。

那白衣公子忽然掀翻了面前的几案,在瑟瑟从船上跃起时,同时从白船上冲天而起。他如同闲庭信步般,悠悠飘过海面。在下一瞬间,降落在城头。人未到,白袖却扫来,如同鼓风的白帆,带着凌厉的气势,袭向他的长剑。内力激荡之下,他的剑偏了偏。

西门楼望着一前一后跃来的人影,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今日就要死了吗?他狰狞一笑,红眸中闪过一丝冷狠。那好吧,即使要死,也要寻个做伴的。他不再闪避,长剑依旧是照着瑟瑟刺去。可是,他依旧没有得逞。

他看到瑟瑟清澈的眼眸中忽然闪现了一丝悲悯。她的身姿,忽然一飘,以常人无法做到的动作,偏离开他的长剑的剑势,而她的弯刀,迅如闪电般从他后心穿过。

同时,他的前胸,被白衣公子澎湃如浪般的内力击中。

刹那间,他感觉到体内五脏六腑都被激荡的内力搅碎,后心,传来使人窒息的疼痛。

日光是如此明丽,他仰望着漫天闪耀的日光,闭上了猩红的眼眸。西门楼终于结束了他罪孽的生命。

两军交战,主帅阵亡,所有的攻势瞬间便被瓦解。

城楼上,瑟瑟和明春水无意间对望,一个眸光幽深淡定,一个眸光清澈冷静。

明丽的阳光下,瑟瑟忽然展颜一笑,笑容皎如朗月,艳若朝霞。她想这个男子纵然不爱她,却是关心她的。两次,在危难之时,他都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这份情意,是值得她欣喜的。

明春水望着瑟瑟灿烂的笑脸,微微一怔,深邃的黑眸一弯,薄唇边亦勾起一抹暖如朝阳的笑容。

两人对望一眼,都飘身从城楼上跃下,分别回到自己的船只上。方才那一瞬间的对望,似乎只是幻梦一场。

瑟瑟刚在船上立足,便听到冲天的号角声响起,心中一惊,战事已结束,哪里来的号角声?她极目远眺,只见遥遥的海平线上,又有黑点出现,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那些黑点行得很快,瞬息之间,便驶到眼前。这次来的,依旧是战船,将瑟瑟的海盗船,还有明春水的船只包围得水泄不通。

瑟瑟站在船上,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忽然出现的船只。这又是谁的队伍?她抬眸看去,待她看清了为首之人,瑟瑟只觉得海天在这一瞬似乎暗了暗,她压下心头的震惊,再次抬眸细看。

如若第一次明春水的出现,令她有一丝欣喜。而这一次,她却有些心痛。因为那为首的帅船上,立着好几道身影。其中有一道,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她的爹爹,定安侯江雁。

其实她不应当感到意外,当年,爹爹就是在收复海盗之时,和娘亲一战,才让娘亲倾心恋慕上他的。今日,他再次出战,为的还是收复海盗吗?她不过才做了一日海盗之首,便要被爹爹收复了去吗?

战船上,江雁凝眸,望着战船上那抹金红色倩影。

那副战甲,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战盔上,雕琢着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双肩上,雕刻着两朵祥云。

再见这副战甲,可是,当年那披着战甲的倩影,再也不会在他眼前出现了。只能成为他心头最真、最美、最痛的回忆了。

前尘往事,在这一瞬涌上心头,他禁不住剧烈颤抖。

江雁身侧,站立着一个身穿银甲的男子,相貌英俊,盔甲下的那双黑眸,透着一丝精明强干的幽光。那个人竟然是太子夜无尘。

瑟瑟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他亲自领兵来征战。论打仗,他应当是比不过夜无烟的。或许是夜无烟的战功刺激到了他,是以他才领兵来讨伐海盗的吧。

瑟瑟眯眼冷笑,夜无尘倒是精明。这一次恐怕是要坐收渔翁之利了。既收复了海盗,又替伊脉国收复了领土。一石二鸟,着实是好计谋啊。可是,他们又是怎么知晓这里有战事的?

从南玥到伊脉岛,少说也要十几天的船程,若不是及早料到会有战事,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赶到。瑟瑟心中一滞,夜无尘出兵,绝不是偶然。是谁泄露了消息?

瑟瑟眯眼,她来时,是乘坐的“墨鲨号”,莫不是明春水?

瑟瑟直觉又不可能,因为春水楼在江湖上,一向并不畏惧朝廷的。可是瑟瑟却没有时间再去思量这个问题,因为夜无尘的船只已经黑压压地将他们的船只团团围住。

战事,再次一触即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明春水,恐怕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日吧。”夜无尘站在战船上,高声说道,“功高盖主,你可懂?收复海盗你们要管,治理洪灾你们要管,消除瘟疫你们也要管,朝廷的事情你们都要插手,你们春水楼已经成为朝廷的一块心病。这一次,必要铲除尔等。”

瑟瑟心中一惊,夜无尘竟然要铲除春水楼。这么说,不是一石二鸟,而是一箭三雕了,端的是好计谋。

瑟瑟抬眸向白船上望去,只见明春水依旧悠然坐在卧榻上,唇边挂着疏狂淡然的笑意,似乎几万海兵,也不能惊动他一丝笑容。

旁边战船上的紫衣公子静静开口,声音冷冽如冰,“夜无尘,我们只是做了朝廷该做却不去做的事,何罪之有。你等既然要铲除我们,何必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今日,倒要看看,你这两万水师,是否有诛杀我们的本事。”

“你是哪位?”夜无尘冷笑道。

“葬花公子!”紫衣公子悠然冷笑道。

“葬花公子,倒要看看,今日你要葬谁?”夜无尘冷冷笑道。

“是吗,那就拭目以待吧。”一侧的蓝衣公子邪邪笑道。

“你又是谁?”夜无尘冷声问道。

“簪花是也。”蓝衣公子曼声答道。

葬花公子和簪花公子,夜无尘不是没听过这两个人的名头,也知晓他们被人传说得如何厉害。但是,今日在两万精兵环绕下,葬花和簪花的威名,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云烟淡淡,不值一提。

他望着这两个戴着五彩斑斓面具的公子,掀了掀眉头,冷声道:“定安侯,你先去降伏你的女公子。好好的王府侧妃不做,却来做什么海盗头子!”

明春水闻言,举杯的手微微一顿,有些担忧地望了一眼瑟瑟。让她和自己的父亲决战,这夜无尘是何等的残忍。

定安侯江雁神色一僵,默立着没说话。

“定安侯,还不出战?!这次可是圣上亲自命你出战的,难道你要抗旨吗?”太子冷声说道。

定安侯江雁沉声答道:“是!”

他纵身跃下战船,乘坐小船,向瑟瑟的战船驶去。船越行越近,终于停了下来。

自从知悉娘亲为了爹爹,习练了有损年寿的内力,瑟瑟心中便对爹爹生了几分痛恨。此时再见,不想竟是在对阵之时。

她看着载着爹爹的小船驶近,纵身向爹爹战船上跃去。

海风浩浩,黑发飞扬,她横掠过海面的身影是那样轻巧。帅船上夜无尘也忍不住悚然动容,他听闻定安侯的千金会武,着实有些不可思议。他对江瑟瑟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次王孙宴上的浓妆艳抹。却不料,今日,她摇身一变,竟成了海盗之王。看她飞掠而过的身影,不管武功如何,这身轻功和步法,已令他刮目相看。

瑟瑟翩然落在船头,清澈的眸光直视着爹爹江雁,她浅浅笑道:“爹爹,能和你一战,是孩儿一直以来的心愿。我很想知道,当年,爹爹是以怎样的风姿迷惑了娘亲。”

江雁心头一震,他苦涩地笑道:“她终究还是背着我教了你武功。”

“爹爹,就算没有武功,我也不会如你希望的那般,甘心做你仕途上的棋子,在深深宫苑中终老。”瑟瑟凝声道,心中不无悲苦。

“爹爹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可知,爹爹也有无奈的时候。随我回吧,爹爹求情,圣上或许会开恩,留你一命的。”江雁痛声道。

“爹爹,您不用说了,我们开始吧,孩儿对不住了。”瑟瑟曼声说道。夜无尘会给她安上什么样的罪名,她不用想也知道。那定是和春水楼勾结,意图攻占伊脉岛了。这样的罪名,有生还的机会吗?就是有,她也不会扔下水龙岛的海盗不管的。

两人一个站在船尾,一个站在船头,相对而立。

此时已是日到正午,阳光很盛,海面很平静,如一面镜子,似乎能照见人的影子。瑟瑟清澈的眼眸极是幽深,就连作为爹爹的江雁也不能看到她内心的想法。瑟瑟抽刀在手,纵身一跃,挥刀攻向江雁。江雁知晓瑟瑟已尽得她娘亲真传,不敢小视,抽剑在手,迎上瑟瑟的凌厉一击。

江雁的剑招如行云流水,带着浑厚的剑气,袭向瑟瑟。

瑟瑟舞动新月弯刀,将娘亲的“烈云刀法”施展开。剑气刀影在空中飞舞,夹杂着一丝丝冰凉的剑气。

金红色身影在阳光映照下极是绚丽,而瑟瑟的身姿又是那等曼妙轻灵。

观战的人,忍不住沉浸在这一场决斗之中,浑然忘了这是战场上的生死决斗。两人斗了几十招,瑟瑟凝眉,爹爹不愧是征战多年的将军,不说这浑厚的内力她抵不上,还有那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机敏,也是她所不及的。时辰一久,她只怕就要败了。

清眸流转,只见得周围的人都在观看他们这一战,夜无尘也没有号令战事开始的意思。她要如何才能救得这些海盗脱离险境?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擒住夜无尘了。

瑟瑟暗使内力,使小船缓缓向夜无尘的帅船靠近。看到距离差不多时,她利用烈云刀法的优势,连攻几招,想要将爹爹攻退几步,纵身跃向帅船。

但是,江雁是何等机敏,好似早就瞧出来了她的意图,对于她的进攻竟是没有躲闪。眼看着新月弯刀就要刺入爹爹胸前,瑟瑟收不住刀意,只好身子右倾。而爹爹的剑,便好巧不巧地直直插入到她右肋。

瑟瑟扑倒在船舷上,险些跌到海水之中。右肋处,疼痛一波波涌来。

“啊?瑟瑟!”江雁大惊,弯腰去扶瑟瑟。

“爹爹,你可知娘亲为何这么早亡,是因为她习练了有损年寿的内力。你可知她为何习练有损年寿的内力,只因为要助你征战。爹爹,你很爱娘亲是不是?那夜,我在灵堂看到你痛哭。可是,为什么爱娘亲,却要和大夫人双宿双飞,在她病中,还要冷落她?”瑟瑟被爹爹扶起,忍着肋部的疼痛,痛声问道。

江雁大惊,似乎根本就不知瑟瑟所说之事,黑眸中一片沉痛。

“你是说……你娘亲习练的内力是有损年寿的?”这一瞬间,他似乎又苍老了好几岁。

这一刻,他方知,功名利禄不过都是幻影,只有心头最真、最暖的情感,才是最值得珍爱的。

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爹爹,你要将我交给南玥朝廷吗?”瑟瑟轻声问道。

江雁摇摇头,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从画舫上掠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俯身,从江雁怀里将瑟瑟抱了过来。

“定安侯,你可以回去交差了。”明春水淡淡说道,低沉的声音里听不出他是什么情绪。但是,莫名地,还是令人感到了他隐忍的怒意。

他抱起瑟瑟,如闲庭散步般跃回到白船上,将瑟瑟轻轻放到船舱内的卧榻上。外面是日光明丽,船舱内光线忽而一暗,极是凉爽。

“明春水,你要做什么?我要出去,我还要救我的弟兄!”瑟瑟忍着疼痛,低声呼道。

“你这样子要怎么去救他们?”明春水凝眉说道,他的声音,清澈而动听,“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再来两万兵将,我明春水也不放在眼里。你乖乖躺下。”言罢,他伸指点住瑟瑟伤口周围的穴道。

就在此时,外面的号角声响起,很显然,是海盗们看到瑟瑟受伤,而夜无尘也终于发动了进攻,厮杀声响了起来。

瑟瑟眉头一凝,挣扎着又要起来,却被明春水伸手按在卧榻上。

他吩咐身侧的侍女道:“去,叫簪花和葬花速速结束战事。”

“这样你不用担心了吧!”明春水缓缓向前欠身,漆黑的长发宛若流瀑倾泻,披垂在他肩头。

并肩比翼〖3〗第五章

让葬花和簪花结束战事,只是这一句话,她就能放心么?夜无尘带来的可是两万水兵,而明春水带来的兵士加上她的海盗也不过才六七千人而已。

她依旧担心外面的战事,可是伤口的疼痛却令她无法动身,只好有气无力地躺在卧榻上。

明春水俯身,幽深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担忧,他伸手去解她身上的盔甲。头盔摘下,三千青丝立刻披垂而下,幽黑的发,映得瑟瑟失血的脸更加苍白。战甲、战裙、战靴,一件一件他都小心翼翼地为她褪下,生怕触到右肋的伤口,他的动作极其轻柔。卸下盔甲,一袭青袍的瑟瑟看上去柔弱多了。

明春水凝视着她右肋依旧在淌血的伤口,面具后的黑眸微微一眯。他抬手,便要去揭开瑟瑟胸前的衣衫。

“别……”瑟瑟有气无力地说道。

“怎么,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怕我看吗?”明春水勾唇浅笑,看上去颇有些无赖。

因媚药事件,她面对他时,心头不免有一丝尴尬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的轻松和调侃,让瑟瑟心头一松。她又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那次事件,不过是一次意外,就当幻梦一场好了。思及此,瑟瑟无力地扯开苍白的唇,轻声道:“明楼主,你轻点儿,很疼的。”

明春水小心翼翼地揭开她的衣衫,露出了她纤细白皙的纤腰。他的黑眸一眯,眸光好似被烫了一般忽然变得幽深。曾经的缱绻旖旎在眼前乍然浮现,他原以为能够忘掉的,却不想他的手指似乎比他的心更忠实,它似乎记得曾经在她纤腰上抚过的感觉。手指微微一顿,便沿着纤腰一路向上,揭开了她的衣衫。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王盗妃 或 侧妃不承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426】推荐《婚色撩人:腹黑老公,难伺候》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婚色撩人:腹黑老公,难伺候》在线阅读小说:婚色撩人:腹黑老公,难伺候目录预览:第1章缠绵的拥吻]第2章男人的味道]第3章扑面而来]第4章酒香醉人]第5章床单上的血迹]第1章缠绵的拥吻]“啊……”凄厉的一声喊叫,也撕破了T大校园里宁静的夜空,随着那一声喊,仲晚秋转身仓皇的奔跑着,泪水满溢在眸中,刚刚看到的一幕已经彻底的撕裂了她的心。夏景轩。靳若雪。那华丽而痴缠的拥吻。可是,夏景轩一直都是她的男友,这是T大人尽皆知的事情。可现在,什么都变了,夏景轩与靳若雪不止是

  • 【今日20180426】推荐《梦中情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梦中情人》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梦中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幻梦第二章怀才不遇第三章两个大老板第四章狂欢之夜第五章尴尬的事情第一章幻梦有人说,人生最高境界是,拿沙特工资,住英国房子,用瑞典手机,戴瑞士手表,娶韩国女人,包日本二奶,做泰国按摩,开德国轿车,坐美国飞机,喝法国红酒,吃澳洲海鲜,抽古巴雪茄,穿意大利皮鞋,玩西班牙女郎,看奥地利歌剧,买俄罗斯别墅,配以色列保镖,洗土耳其桑拿。我认为,大自然是公平的,富人拥有香车、美女和别墅;穷人拥有幻想、阳光和空气,富人可以

  • 【今日20180426】推荐《姐妹情仇》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姐妹情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姐妹情仇目录预览:第一章伦理第二章失踪第三章手术第四章脱险第五章网友第一章伦理炙热的天气整整持续了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锦都市终于降起了一场暴雨,凌晨一点左右,大雨倾盆直下,闪电划破了茫茫的太空,雷声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在锦春花园一幢双层楼的别墅里,艾美沉睡在二楼一间卧室的一张双人床上。突然,一声闷雷将她从梦中惊醒,她打了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伸手去摸睡在自己身边的丈夫,可触摸到的却是一床软绵绵的被褥。一道闪电划过,震耳欲聋的雷声滚

  • 【今日20180426】推荐《错乱的婚姻》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错乱的婚姻》在线阅读书名:错乱的婚姻目录预览:第一章婚姻变奏曲第二章同病相怜第三章悲剧人生第四章不省心的儿子第五章团圆第一章婚姻变奏曲大年三十上午九点,吕小燕终于为前来丽婷美体中心的肖琳做完了全身护理。老板娘将三千元人民币交到吕小燕手里,说:“小燕,今天是大年三十,你暂时领这些钱回家过年去吧。”吕小燕从中数了两千元钱出来说:“文丽姐,你一个人带孩子也不容易,我欠你那一万元钱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先还你两千元行吧。”“你别急着还我,我知道你家条件不好,大过年的,

  • 【今日20180426】推荐《萌妹爱上坏大叔》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萌妹爱上坏大叔》在线阅读书名:萌妹爱上坏大叔目录预览:第1章要订婚了吗?第2章小白兔,发怒了第3章求你了,不要这样第4章乖,不哭,叔叔在第5章四叔?第1章要订婚了吗?王家,灯火通明。欧式风格的别墅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订婚宴的请帖设计,是用蔷薇花还是玫瑰花?”方妈妈笑着拿给一旁的方晓棠看。“妈,您决定就好。”轻咬嘴唇,桌下,女孩细白滑腻的手指扭在一起,内心纠结。方晓棠是王家的养女,抱回来,就随了养母的姓氏。方妈妈带着金丝花镜,翻看手里的老皇历,“日子就选在

  • 【今日20180426】推荐《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爹地宠上天目录预览:第1章继母陷害第2章时隔五年再回国第3章一对萌宝宝第4章玉女不是用来形容她的第5章拿回属于她的东西第1章继母陷害痛……清晨!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唐悠悠头痛欲裂的睁开双眼。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个陌生的房间,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眼睛猛的撑大,她一只手扶着后劲的位置,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是被打晕的,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此刻,她身上一丝没挂,身体隐隐的刺痛灼伤感,刺激着

  • 【今日20180426】推荐《总裁大人超给力》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总裁大人超给力》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总裁大人超给力目录预览:第1章总统套房的男人第2章要了她一个晚上第3章用力过猛第4章陷害她的狗男女!第5章亚洲最成功的企业家-陆白第1章总统套房的男人S城五星级酒店,名流云集,今晚是慕氏的太子爷慕斯城和安家二小姐安夏儿的订婚盛宴!“斯城……在哪个房间啊?”订婚礼开始之前,安夏儿脑袋晕晕沉沉接着电话离开宴厅。“8607。”电话里慕斯城声音有丝冷漠,好像把以往对她的激情和疼爱都压了下去。“琪儿姐姐说,你是想要在我们的订婚礼前给我

  • 【今日20180426】推荐《豪门亿万宠婚》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豪门亿万宠婚》在线阅读小说名:豪门亿万宠婚目录预览:1.渣男贱女2.高段位白莲花3.酒吧夜遇第4章4.邀请神秘男第5章5.男人的天性1.渣男贱女夜,已深。淫靡浪荡的呻吟,在寂静的别墅内,连续不断地响起。“阿琛,你……你好棒……”“……”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此起彼伏,扰乱了皎洁的月光笼罩下,那寂静的深夜。沈意从出租车上下来,精致的脸上,满是倦容,绕过小树林立的庭院往屋内走去,秋风带来的凉爽让她席卷上来的困意被一扫而光。进了屋,她习惯性地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

  • 【今日20180426】推荐《腹黑逆天大小姐》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腹黑逆天大小姐》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腹黑逆天大小姐目录预览:第001章毒蝎心肠第002章再世为人第003章想得太美第004章齐家来人第005章太不要脸第001章毒蝎心肠窗外白茫茫一片大雪,卫青岚躺在火炕上,却觉得心都在发凉,有一种自欺欺人的心酸。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个男子脱下身上的银貂走了进来,用手拨弄着已经快要熄灭的火炉。“你这屋子里的人都干什么吃的呢?怎么连这炉子都快给你灭了。”男子不怒而威,自有一种威严。卫青岚看着这个男子,自己爱了十多年的男子,嘴角扯出

  • 【今日20180426】推荐《爱是花火一场梦》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爱是花火一场梦》在线阅读小说:爱是花火一场梦目录预览:第一章踹她的肚子第二章永无尽头的偿还第三章强行引掉第四章快,快抢救第五章床头的离婚协议第一章踹她的肚子“走开,不走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跑上天台,对众人说着。陆靳南追上来,紧张道:“别冲动,绾绾!”慕绾绾发疯的眼睛突然定睛在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身上,笑着指着她说:“叫她过来陪我,快点儿!”“慕小姐,这是有七个月身孕的孕妇,我们叫别人过去,你看……”“不行!就要她就要她,快!”陆靳南盯着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