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极品娘亲太妖娆》全文免费阅读逗逗

2017/11/13 12:02: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极品娘亲太妖娆

作者:逗逗

第七章 小小皇爷

“殿下,殿下……不好了,不好了!”老太监老远看见涣千殇,就不要老命地狂奔而至,到地方了,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上来。[全集]《极品娘亲太妖娆》全文免费阅读逗逗

  “总管大人,有话好好说。”不等涣千殇搭话,冷曲意急忙劝阻道,生怕他一口气没喘上来,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这位姑娘是……”

  “朱叔,先别急着认亲戚,把事儿先说了吧。”见老太监又要转移重点,涣千殇好心提醒道。

  “哦,是……是这样的,家里面……闯……闯进来两个强盗,蛮不讲理,在莲塘和……他们打——”一说到正事儿,这朱叔又喘上了。

  “笙大~爷!”冷曲意顿觉不妙,赶紧跑过去,跑了两步,又折回来,腆着脸:“哪边儿?”

  涣千殇石化,用手弱弱地指了一个方向……

  这丫头,真是……

  等到曲意两人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了满地狼藉和遍野哀鸿。

  “殿下,就……就是他们!”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捂着被踹疼的胸口,挣扎着爬起来,可怜兮兮的抱住涣千殇的大~腿。说明xbxys.com

  “儿子!”

  “爹爹——”曲笙高兴的张开双臂,飞奔过去,抱住了涣千殇的大~腿。

  这是什么情况?

  冷曲意傻眼,“笙大~爷,不是我叫的你吗?”按理说儿子应该来抱她的啊。

  “你有爹爹有钱吗?”曲笙不耐烦地白了曲意一眼,转过脸又对着涣千殇一阵撒娇卖萌。

  那不是我的专长吗?冷曲意彻底凌~乱了。

  “还有!什么时候,涣千殇成了你爹了?”冷曲意问。

  “你在车上睡觉的时候。”

  “小,小,小皇爷?”家丁们看到眼前的上演的一幕,感觉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是他们听错了吗?

  涣千殇宠溺地抱起地上撒娇的小孩儿,一脸歉意外加一本正经道:“不好意思,忘了给大家说一声,从今往后,这就是你们的小殿下。版权http://www.xbxys.com/

  家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殿下何时竟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关键是他们刚刚还和小皇爷动手来着,虽然结果并不怎么乐观。

  “咳咳——”朱叔从东倒西歪地人群中挤了进来,不无担忧道:“殿下,圣上可知道此事?”

  “暂且还不知道。”

  “啊?那你准备何时让圣上知道此事?”

  “今晚。”

  “噗——殿下,可否给圣上一点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不用。”

  夕阳西下。

  涣千殇一手拽着情~妇,哦不,是一手拽着曲意,一手提着儿子,后面跟了个芍药,前脚刚他进门,就闻得堂内惊堂木一拍!

  “混账东西!你哪儿来的儿子!”

  “是我的。”

  “混账东西!儿子这么大了才领来见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不是我亲生的。推荐xbxys.com

  “混账东西!竟然替别人养儿子!”

  “是朋友的。”

  “混账东西!什么朋友,竟要你来替她养儿子?!!!”

  涣千殇用手指了指旁边。

  “草民参见嘉赫皇上……”冷曲意不好意思的唤了一声。

  啪嗒——一声巨响,浣千乘从太师椅上跌坐到地上,“儿子果然好眼光!”

  “唤我叔叔便好。”

  一番寒暄后,嘉赫帝国不靠谱的皇帝浣千乘唤来了皇后浣夫人,一家人热情地将冷曲意三人拥进后堂,浣千汐到了盘龙城,就急着要侍女带着她出去逛,到现在也还没回来。

  涣千殇屏退了下人们,将事情的前后说了个清楚,当然自动省略了冷曲意逼他答应条件的地方。只是说自己愿意帮她拿此次摹云帝国举办的一品神捕的头筹。小百姓养生网

  嘉赫帝皇听了,面色似有犹豫道:“殇儿,这事可能我们帮不上什么忙,我只是应邀前来观赛。摹云帝国此举无非是想想我国炫耀他的人才实力,若是我们出手干预此事,可能会使冷曲意陷入危险,引起宣德帝的猜忌。”

  涣千殇闻言,也是神色凝重,不知该如何作答。

  一旁沉默的冷曲意突然开口,道:“放心吧,浣叔叔,我不需要你们直接出手,你们只需要在必要的时候,派给我一些人手和银子。”

  “这个简单,只是你打算怎么做?”嘉赫帝皇一口答应,并疑惑问道。

  一个弱女子而已,要在群雄中一举夺魁,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冷曲意只是淡淡笑笑,道:“这个……还请浣叔叔恕罪,曲意实在不能直言。说明xbxys.com

  若是对方知道得越多,就更容易被卷入进来,于她,是百害而无一利做法。

  浣千乘也爽朗地笑笑,不再强求,毕竟,这只是摹云帝国的事,与他无关。

第八章 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时间慢慢地流淌着,柔和的月光也沿着窗户浸了进来。

  冷曲意突然觉得倦意来袭,低头看曲笙,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窝在嘉赫皇后的怀里睡着,好像这个皇后很喜欢曲笙。

  待太阳消失了一夜之后,再次以崭新的姿态回到了人间,日子如同被鬼追般,逃得飞快。

  冷曲意从推开房门,靠在门口伸了伸懒腰,感叹道:“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自从离开忘忧谷之后,为了自家三条小命,即便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冷曲意睡得也不是很沉。

  “咦?殇哥哥,你也这么早就起来了?”冷曲意揉了揉眼睛,不经意地一瞥,却看见对面的门里走出一个白衣男子。

  冷曲意迈着轻快的步子靠过去,“昨晚睡得好吗?”话一出口,冷曲意就后悔了,涣千殇如同冠玉的脸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呵呵,殇哥哥,你这是?”

  “昨天晚上被一只蚊子咬了,痒痒的,睡不着觉。”涣千殇闷闷地回答,他才不要让她知道,是因为做梦梦到她了,才睡不着觉的呢。

  “不会是因为突然见到了我,兴奋得睡不着吧?”冷曲意顶着一张嬉皮笑脸脸,邪恶地笑道。

  “才不是!”涣千殇俊脸一红,一口否认。转身逃开。

  “哈哈哈哈哈……”背后传来冷曲意得意的笑声,在他的耳边肆虐不已。

  这个殇哥哥还真是可爱!

  “那我们几天要做些什么?”芍药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冷曲意嘴角扯出一个邪魅的笑容,道:“今儿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的逛逛街,剩下的交给殇哥哥来做就好了。”

  “逛街?!!!”芍药又恢复了淡漠地神情,眉心微微一拧,暗自疑惑道:“逛街要怎么逛?”

  冷曲意注意到芍药越来越深沉的脸色,试探着问道:“你——不会还没逛过街吧?”

  芍药闻言,抬头,又认真的点了点头。

  “欧,天哪!”冷曲意无语问苍天,“我们在忘忧谷的日子就算了,在没遇到我之前,你到底是怎么过的啊?”

  “杀人。”

  “那你的人生乐趣呢?”

  “杀人。”

  “……你的人生追求呢?”

  “杀人。”

  “好吧。”冷曲意扶额,“我承认,我们的三观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

  “不过……”冷曲意突然拽着芍药的手,毫无节操地狂奔出去,“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原地掠起一阵狂风,惊呆了一干小伙伴。

  冷曲意带着芍药在大街上肆意的扫荡,反正花的都是涣千殇的钱,他堂堂一国皇子应该视钱财为粪土,而她冷曲意则心安理得的帮他处理掉这些粪土。

  而冷曲意正在一旁莫名其妙地打量着,买得不亦乐乎的芍药,可芍药却丝毫不觉,依旧一心挑选着她的东西。

  冷曲意出门的时候,带了一层面纱,现在还不是暴露她身份的时候。偶尔有店小二见芍药生的端庄秀丽,便自告奋勇过来引荐的,却被芍药冰冷如霜的眼神给震了回去。

  “原来是个冰山美人啊。”走远了的店小二嘀咕道,却再也不敢靠近。

  终于清静了,芍药再次认真的挑选商品,不一会儿,又选出了一大堆,看得冷曲意是一个劲儿的心惊肉跳。

  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反正花的又不是她的钱,她把所有的帐都记在了浣府的头上。

  刚开始的时候,没一个店家愿意相信的,直到在芍药的淫~威之下,有一个掌柜的硬着头皮找上了浣府,得到浣府传出来的话——任她们挑选,所有的银钱由浣府报销。

  所以,这些商家现在是争先恐后的拉这两尊大佛进入自己的门店,——精明的人们都猜测到了,这位小姐很有可能就是以后那座宅邸的女主人。开玩笑,那么大的宅子,修得跟皇帝行宫似的,会缺钱花吗?

  芍药和冷曲意挑了一件红色和蓝色弋地长裙,各自去了试衣间试过之后,穿了出来,让对方评价一番。

  芍药挑的是一件红色长裙,她的肌肤如雪,在这件长裙的衬托下,竟如同雪梅绽放在冬季,再加上她脸上的冷傲之色,真真是一个冰山一样的美人。

  而冷曲意则选了一件蓝色长裙,她静立于铜镜前,轻纱覆面,衣襟上暴露的肌肤清透如玉。长裙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风一掠起裙摆,仿若天上仙子误入了凡尘。掌柜的见过了各色各样的美女,这样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即便被毁掉了半张脸,那如兰如玉的气质,却也让众人自形惭秽。

  “这两件衣服我要了!”就在众人沉沦在这两个别样的容颜之际,一个不和谐的娇~媚声音突然响起。

第九章 原来是故人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模样甚是娇俏的女子,一脸怒气的看向她们二人。冷曲意却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并不搭理,转身,进了试衣间,不一会儿便拿着那两件衣服出来。

  冷曲意对掌柜的说道:“麻烦掌柜的替我把它们包起来。”

  “诶。”老掌柜接过冷曲意递过来的衣物,小心整齐地将它们打理好,还做了一个精美的包装。

  那骄横女子不多十八~九岁的样子,此刻她的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自然而然的伸手想要去拿那个包裹。

  大概她以为冷曲意是害怕了吧,所以特地嘱咐掌柜的包好,希望借此向她赔罪。

  可就在她的手即将触碰到那个包裹的时候,另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却先她一步,抓~住了包裹。

  “你什么意思?!!!”骄横女子大怒,对着冷曲意恶狠狠道,她长这么大,放眼整个盘龙城里,还真没几个人敢当面与她叫板。

  冷曲意闻言,只觉得有点熟悉,便抬头拿正眼瞧了一下来人。原来是她,看清了来人之后,冷曲意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

  此人名叫黄英儿,是朝中某位大臣的亲侄女儿,听说那位大臣因膝下无女,所以对这个侄女宠爱得紧。

  冷曲意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来找自己的茬了,别人不知道她黄英儿,她还不知道吗?

  这个黄英儿从小就爱慕炎尺钺,因为炎尺钺与冷七七有婚约的缘故,她小的时候,没少被这个黄英儿欺负。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黄英儿居然还死性不改,那就不能怪她不客气了。

  冷曲意勾唇一笑,轻蔑道:“什么什么意思?你是白~痴还是瞎子?没看见我在取我的东西吗?”

  “谁说这东西是你的?”黄英儿自信满满地转身对掌柜的道:“这两件衣服多少钱,我出十倍的价钱。”

  呵!又是这招,俗不俗啊,都老掉牙了好不好!

  冷曲意在心底暗自腹诽,嘴上却道:“掌柜的这家店可是在这条街上开了十几年的老字号了,岂会因你这点蝇头小利就砸了自家的招牌?你说对吗,掌柜?”最后一句话却是带着一脸笑意转向了掌柜的。

  老掌柜原本听了黄英儿的话后,脸上有了一丝松动,毕竟是好几倍的利润。再加上这两件衣服本就是这个店里最贵的两件,价格上若是翻倍的话,可不是一笔小数。

  但转耳,又听到冷曲意的话后。他环顾了一眼四周的人群,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若是他真的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顾信誉,那以后这家店还怎么开得下去。

  至此,只得狠下心咬咬牙,对着黄英儿鞠了一躬,抱歉道:“实在是对不住黄大小姐,这两件衣服确实是两位姑娘先看上的,还请黄大小姐不要为难小人。”

  “你竟敢忤逆我?!!!”黄英儿柳眉倒竖,指着老掌柜威胁道:“你信不信我叫我伯父将你这间铺子给查封了。”

  “哟,口气倒不小。”冷曲意双手抱胸,饶有兴趣道:“不知小姐的伯父是哪位贵人?若真是尊贵至极,民女在小姐面前也得注意注意礼数。”冷曲意与黄英儿虽是自小认识,但因为地位的原因,这个黄英儿除了会欺负她,根本就不给她靠近她的机会,所以冷曲意不知道黄英儿的伯父是谁。

  “说出来吓死你!”黄英儿两条柳眉扬了扬,十分得意道:“我伯父乃是当今——”

  “英儿!”黄英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直跟在她身后未发一言的男子一阵抢白,“不许胡说!”

  直到这时候,冷曲意才注意到黄英儿身后的男子,长得也算是英俊潇洒,但与涣禾殇还有那个人比起来,却只如同天上与地下,连给他们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哥——”黄英儿抱着男子的手臂撒娇道:“告诉她了又能怎么样?伯父可是堂堂的京都史。有几个人敢与伯父作对,恐怕也得掂量掂量再动手,何况只是她们。”黄英儿说这段话的时候,一直紧盯着芍药,目光甚是轻蔑。

第十章 求我吗

“你瞧她那下~贱样儿,整个就像一只狐狸精!”黄英儿顿了顿,眼睛里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芒。

  “住口!”男子两道浓眉深深皱起,这堂~妹说话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自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看来还是家里对她太过宠溺了啊。

  黄英儿闻声,微微一愣,却并不惧怕。在家里伯父可是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爱远远超过了这个堂~哥,怕他作甚?

  黄英儿不屑地扫了她的堂~哥一眼,不作理会。径直走到芍药的面前,伸出一只手,钳住芍药的下巴,狠戾道:“怎么样?怕了吧?我看上的东西,你也敢抢?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来这两个小妞儿今天是撞在铁板上咯。”有人等着看好戏。

  “真是可怜了这两个大好年华的女孩子。”有人为她们感到惋惜,黄英儿调转跋扈的恶名,在这盘龙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冷曲意笑着看着事态的发展,即便看见芍药被人如此羞辱,却也没有要上前搭救的意思。

  反而笑着问道:“不知道黄大小姐要准备怎么个不客气法?”

  黄英儿闻言,回头一瞥,却看见冷曲意正满脸笑意的看着她,都这个时候了,她怎么还笑得出来?为什么她表现得如此淡定,为什么她的笑容如此森冷?让黄英儿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黄英儿不敢再看下去,转回头,强撑着回答道:“当然是……是在她这张狐媚子脸上划上一刀,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到处出去勾引男人。”

  “哦——”冷曲意笑意更深了,“小药,既然人家都说了自己的愿望了,你还愣在哪里做什么?”

  芍药闻言,眼神骤然变得冰冷异常。

  “你……你要干什么?”黄英儿突然觉得一股杀意直冲面门,目光闪烁,钳住芍药下巴的手,也无力地垂了下来,她转身欲逃。

  可现实始终是残酷的,就在她转身的那一霎那,芍药飞身一脚踢在了她的后背上,黄英儿整个人飞了出去,人群很配合的让出一块空地,黄英儿刚好就摔在那块空地上,下巴磕在坚硬的地面上,顿时满嘴鲜血淋漓。

  她的堂~哥想上前阻止,刚跨出一步,想起这些年来,黄英儿仗着爹爹对她的宠爱,丝毫不将他这个正主放在眼里,又停了下来,冷眼看着事态的发展。

  她挣扎着翻过身,眼看着芍药一步步逼近,黄英儿手脚并用地向后面退缩着,金钿银蓖迤逦在地,一头青丝散乱不已。狼狈不堪地样子,完全不复方才那般盛气凌人。

  她转首,却看见她的堂~哥却在一旁袖手旁观,不觉得恨意顿生。

  男子感受到了黄英儿身上的滔滔恨意,却只当做看不见,完全忽视。

  但,芍药依旧步步紧逼。

  “我要是你,我一定会后悔为什么要转过身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不是更加安全吗?”冷曲意阴冷地笑声传来,黄英儿却不敢再像她投去半分恶毒的眼神,只得隐忍不发。

  芍药,拔~出腰上的佩剑,放在阳光下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阳光折射~出长剑的寒光,更折射~出芍药眼神中的冷意。

  黄英儿瑟缩道:“您不能动我?否则我伯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芍药面无表情道,眼中的寒意却更深了。

  黄英儿总算是明白了,面前的两人根本就不惧怕任何人,她们究竟是凭的什么?

  她看了看旁边的堂~哥,咬了咬牙,梨花带雨道:“枫哥哥,救我。”

  然而,对方却无动于衷。

  “李世枫!你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被外人折辱?要知道,他们侮辱的可不仅仅是我,还有你们李家的脸面,倘若伯父知道了此事,你一定会被重重责罚的!”

  说到此处,李世枫的脸色才微微有了一点松懈,不紧不慢地跨出两步,拦在芍药和黄英儿之间,拱手道:“还请姑娘给在下一个面子,饶了她这一次。”话虽如此,可这李世枫眼里却尽是桀骜之色,根本就没把冷曲意二人放在眼里。

第十一章 此二女子不能留

芍药却是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只是回过头,征求冷曲意的意见,这让李世枫顿感一阵窝火,却也毫无办法,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

  冷曲意眸华微转,淡淡道:“你又是何人?”

  “在下李世枫,乃是你们所擒之人的堂~哥。”李世枫傲然道:“家父乃是朝中大员,望两位姑娘给在下几分薄面,放过此人。”李世枫说罢,还厌恶地扫了地上的女人一眼,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嘴巴周围全是鲜血,原本还算有几分姿色,现在看起来却只如同厉鬼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既是薄面,我等又何必给?”冷曲意轻笑一声,李世枫眼底的那一抹不屑一点不落的全落入了冷曲意的眼里,对于这种人,冷曲意认为,她完全没必要给他任何台阶下,反正今天不管她们放与不放,这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你,你说什么?!!!”李世枫惊疑不定,不敢相信,如今凭着他老爹在盘龙城的地位,居然还会有人不卖他的面子。

  “你是听力有问题,还是智力不及格?”冷曲意冷嘲道:“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李世枫神色变幻不定,狠狠道:“姑娘若执意不放人,休怪李某不客气!”

  “我倒想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冷曲意淡然道,语罢,转眸示意芍药动手。

  只听见一声惨厉地尖叫,芍药的利剑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黄英儿捂着脸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起来,鲜艳的血液从她的指缝中缓缓流出,划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看这血流量,只怕这黄英儿脸上非得留下好几道疤痕不可。

  “黄英儿!”李世枫惊叫着跑过去,扶起痛苦的黄英儿,看着那道道血痕,眼中迸发出熊熊怒火。

  回过头,怒吼道:“贱人!你实在是欺人太甚!莫不是当我李家无人?!!!”

  “是呀,那又怎么样?”冷曲意笑得童叟无欺。

  李世枫彻底的愤怒了,放下怀中不断呻~吟的黄英儿,拔~出腰间的佩剑,指着冷曲意道:“既是你欺人在先,那我只好让你血债血偿!”黄英儿脸上额每一道血痕,都将成为李家上下此生洗不掉的耻辱。

  冷曲意闻言,脸上笑容不变,似乎是脚站得有些酸痛,微微往后一斜,靠在柜沿上,懒懒道:“我就在这里呢,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冷曲意真的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面前的这个男人,芍药的功夫刚刚虽然只露了一招,但稍有武功底子的人,都能看得出,芍药的功力至少已经达到融甲以上。

  他是怕自己敌不过芍药,所以才将矛头指向了她,希冀借此来牵制芍药!好恶心男人!

  可冷曲意依旧面不改色,“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是软柿子?”她一副洗干净了脖子待宰的表情。

  “她怎么能如此淡定?”可是她的对方这时候却又犹疑了,李世枫拿剑的手松了松,又握紧,心里不断地打鼓,希望没错吧。

  他堂堂一世家公子,这话既然放出去了,哪还有反悔的余地?

  “啊——”李世枫大喝一声,似乎这就是作为即将开战的警告,所以的观光者都极有默契的挤挤攘攘到门外去,连掌柜的都溜了,为他们腾出一大~片空地,生怕他们误伤自己。

  毕竟为了看戏而搭上一条命,怎么算都不觉得值当!

  只见李世枫剑如游龙,身形在空中不断地翻飞,剑尖破开一阵空气,杀气凝成另一段无形的利刃。明剑直击冷曲意的面门,而暗剑则欲破开太阳穴。

  “竟是裂甲大圆满!”人群中,有人习武的人发出惊叹。这世上,本来体质适合习武的人就不多,大多数的人都停留在基甲大圆满的境界,终其一生也无法再往上窥得一斑。

  能练得裂甲境界的人少之又少。

  而这个看似养尊处优的年轻公子,竟然是少见的裂甲大圆满!

  若此事被圣上知道了,绝对会对他倍加重视,放眼朝廷上那些独霸一方的将军,哪一个不是裂甲境界的奇才。

  这是一击必杀的招,李世枫明白,他只有这一次机会,那个冰山女子散发出的杀气,令他心悸。若是一招失败,他绝无机会发出第二招。

  更何况,此二女子,不能留!

第十二章 惹怒我的下场

世间本就难见融甲境界的人才,即便有,也是隐居于山间,痴心于武学,不问世事。冰山女子一出,绝对会引起一方骚乱!

  若是与她二人未曾有过节,说不定还可以招拢。但既然已无可能,就必须除之而后快,否则祸患无穷!

  天下怎能容下比他还天才的鬼才?!!!

  一念及此,李世枫剑上的杀气更盛!眼看着,就要逼近冷曲意的面门!他的唇角绽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贱人!你死定了。

  凌厉的剑气掠起一阵狂风,舞动冷曲意胸前的青丝,此时的冷曲意一脸恬静淡然,出尘得仿若凌波仙子。

  这个男人,实力不错,不过……还是太弱了!

  冷曲意的唇角微微上扬,眼角却瞥向一边。

  嘭!电光火石之间,人们还未来得及看清,两股强劲的气流猛地碰撞在一起,擦出一阵强烈的火花,一阵无形的波纹散开,掠过之处,障碍物化为齑粉!

  当一切尘埃落定,人们再次睁开眼,却看见被视为天才的李世枫捂着胸口,侧躺在地上不住的咯血。

  而在那个玉~面女子身前,玄衣女子一手执剑,面色冷漠如常。

  “天啊——一招搞定了裂甲大圆满的李世枫,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强悍?!!!”

  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叹。

  “不会是融甲境吧?”更有人像打量怪物一般,审视着芍药。

  而一切的赞誉,作为事件的主人公芍药,她可一点都不关心,她在乎的只是身后的女人,避免她暴露出她真正的实力。否则,那将会对摹云帝国,甚至是整个天苍大陆,都会是一场新的争夺之战。

  “呵呵,这个李公子,还真以为自己达到裂甲大圆满,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真是井底之蛙没有一点见识。”

  “对啊,今天竟然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上,看他以后还怎么见人。”

  听到人群中对自己传出的一阵非议,李世枫胸中愤懑之气难出,一激动,又咳出一大滩血来。

  “哎……李公子,你就省省吧,李大人养了你二十多年,积攒出这么一点血,着实不容易啊。”话音刚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哄笑。

  然而,此时的李世枫已经再也无法拿出他那一股桀骜不驯之气,血气上涌,顿觉眼前一黑,就要昏了过去。

  临昏前,他看向芍药充满恨意的瞳孔猛地紧缩,一个他不敢承认的事实,与她对招的芍药,根本就未拔剑!

  原来自己在别人眼中,连令她拔剑的资格都没有,李世枫这次是真的昏了过去,死死的,宁肯再也不要醒过来,太特么侮辱人了。

  “堂~哥!”黄英儿透过指缝看清了这一切,她不懂武力。但她却知道,一向所向披靡的堂~哥居然输了,在人家的一招之内,被打得昏死了过去。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一定不愿招惹这两个怪物,可是,悔之晚矣。

  黄英儿此次出来,就只与堂~哥一起,并未带其他的侍卫。可是眼前堂~哥昏迷不醒,能将堂~哥带回去的,就只有她一人。

  无奈,她只得放下遮住脸颊的双手,踉踉跄跄的移过去,吃力地将李世枫抗在自己的身上。

  “嘶——”当她放下自己的手的同时,围观的人群中,发出倒抽凉气的声音。

  “好好的一张脸,怎么就成这样了?”

  “哎……自作孽,不可活啊!”

  黄英儿闻言,慌忙将头深深地埋在胸前,借着李世枫宽大的身体挡住了一部分,她知道,此刻的她一定像个厉鬼。

  临行前,她冰冷的眼神向着冷曲意方向扫去,铺天盖地的恨意让在场的人都觉得一阵胆战心惊。

  女人一生中最珍爱的,除了丈夫和儿子,就是这张脸蛋儿了。

  她有把握,对方一定不敢真正取她性命。

  芍药见状,握剑的手紧了紧,准备踏脚出去,取她性命。却被冷曲意一把拉住了。

  待人群散去,黄英儿蹒跚的身影也消失不见的时候。芍药才缓缓转过头,不解地问:“为何不直接杀了她?”十年的杀手生涯告诉她——斩草,就必定除根!

  冷曲意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走吧。”冷曲意说道。

  芍药伸手要去拿那个包裹,冷曲意纠结地看了看此刻满身挂满大小包裹的芍药,无奈道:“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罢,便提了包裹走出店门。

  芍药亦如同一颗挂满礼物的糖葫芦架子,一言不发地跟在身后。

  送走两尊大佛的老掌柜总算松了口气,将店门给关了起来。反正最近这段日子也甭想开店了,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在那一招之内化成了齑粉。

  好在刚刚两位姑娘说了,一切尽管找浣府开销便是。看起来,这两位姑娘也不算是坏人,至少,在打烂了东西之后,还知道赔偿。掌柜的在心里面如是想到。

  冷曲意带着芍药心满意足的回到浣府,可前脚刚一抬进门,只见朱叔神色匆匆的奔过来,对着冷曲意行了礼后,气喘吁吁道:“大小姐,老爷叫你马上过去一趟。”

  冷曲意与芍药相视一眼,难道是今日在街上大打出手之事,这么快就被浣叔叔知道了?

极品娘亲太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品娘亲太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人堆里的男人第二章缝经结脉第三章死那儿去第四章印在脑子里第一章死人堆里的男人天刚蒙蒙亮,位于天璃国西北边境的一个山坳子里,沐书瑶和一群村里的孩子正在做热身运动。他们所在的空地前方是一片浓密的树林,穿过树林就是乱葬岗,由于林妇里时常会发出一些古怪的声音,村民们便出这林子里有鬼,那些声音就是乱葬岗的那些鬼魂在找替死的人。曾经也有胆子大不信邪的,进林子里打猎,可是都是有进无出的,慢慢地这片地

  •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目录预览:第一章相遇红尘中第二章宝贝情人第三章妈妈病危第四章走投无路第一章相遇红尘中G城女子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出去后好好做人,往前走,永远不要回头。”女狱警扭头瞥了眼简初貌美如花的脸,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谢谢。”一股冷风夹着雨雪迎面扑来,简初打了个寒噤,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服,红唇紧抿,低声道谢后,五指搼紧了手中的皮包,快速踏出了监狱笨重的大门。今天,她出狱了!今年,她年仅二十一岁!在这座监狱里,呆了整整

  • 《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目录预览:第01章被他囚禁02粗暴的吻第03章让她伺候他第04章仇人的女儿第01章被他囚禁这是颜洛诗被囚禁的第48天。她被人从婚礼上绑架,醒来后就关在这个小木屋里,已经整整一个多月了,无人问津。身上还穿着新娘白色的婚纱,双脚却被锢上一条带锁的铁链,拖在地上,每走一步都会发出一声诡异的声响。铁链的长度让她无法走出这间木屋,只能让她走到窗前。她推开了窗子,惊愕地看着外面的景象,除了一排白色的木屋,到处都是珍奇的树木,最多

  • 《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目录预览:001头号大BOSS!002厨房play003车厢里的纠缠004酒桌上的挑衅001头号大BOSS!住宅楼顶层的公用露台,不知被哪双巧手精心打造成了一个空中花园,大朵大朵的鲜花堆得满地都是,五颜六色开得如火如荼。已近黄昏,女子坐在花丛中的长凳上,脉脉斜晖洒满她的白色长裙,及腰的波浪长发迎风拂动,空灵清纯。芬芳中,她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裙角,似乎在等待什么。高大的男子一身黑色名贵西装,缓缓从楼道里走出,

  • 《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目录预览:第一章爹地,你不要我和妈咪了么第二章让她来陪我喝酒第三章你是康乐乐?第四章电脑天才第一章爹地,你不要我和妈咪了么“求你,放过我……”昏暗的石屋里,女人伏在地上,无力的请求,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康乐乐已经两天没有进食,只喝了少许水,她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不是她不想吃,而是对方不让她吃。她被关在一间幽暗狭窄的石屋里,刚从监狱出来她就被绑到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她一无所知。另一个角落里,男人优雅的坐着,双腿

  • 《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1章凄凉结局第2章重生袁府第3章凌厉手段第4章长幼有序第1章凄凉结局天空似要坠塌,风声鹤唳,闪电伴随着雷声在天空炸响。袁叶离跪伏在汉白色的大理石砖上,黑白夹杂的发丝在冷风中凌乱飞舞,她犹如一朵枯败的菡萏,低垂着头。“这个女人真是恶毒,连胎儿都不放过。”“将军把她迎进门的时候我就看出来她是个毒妇了,如今又做出这等恶事,真应该把她拉去剁碎喂狗。”各种怒骂声渐渐听不真切,袁叶离这才抬起了头,真是张令人难以置

  • 《斗战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斗战神》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斗战神目录预览:外星来的奇妙晶体(上)外星来的奇妙晶体(下)一气化三清,迟来的委托(上)一气化三清,迟来的委托(下)外星来的奇妙晶体(上)这是个崇尚武力,崇尚自由的年代。自从人类现自身潜能秘密之后,个人战成为了世界的主流,而热兵器统治一切的时代,早已经在几百年前结束。传说中,修炼到一定级别之后的人类高手,甚至能够拦截洲际导弹!这种高手,被人们称为“斗神”!所以除了维护日常防卫任务的警察外,枪械火炮之类概念,已经退出了战场。现在的地球,被大小三百多

  • 《一遇萧少误终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一遇萧少误终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一遇萧少误终身目录预览:第1章静静的看你表演第2章有眼不识泰山第3章扯上我,就与我有关第4章睡睡更健康第1章静静的看你表演魏颐萱躲在了洗手间内,心里盘算着,待会儿一定要给男友一个惊喜。过了没多久,洗手间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开门声,魏颐萱的情绪被充分地调动起来。魏颐萱悄悄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脸上扬起了一抹笑:“一帆,惊……”话还没说完,魏颐萱脸上的笑容僵住,被一道粘腻的嗲音惊的伫在原地。“一帆哥哥……惜惜想跟你睡嘛。”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外面迫不及待

  • 《那天晚上的秘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那天晚上的秘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那天晚上的秘密目录预览:第1章美丽少妇第2章香水体验第3章古怪信件第4章仓库诱惑第1章美丽少妇深夜十二点,正是我工作的开始。衣领挺直,洁白的衬衣上,我刻意在腕扣上别了一枚精致的印章,印章上面一朵小小的黄色梅花图案,印章边上压着金缕,象征着这并不是一枚普普通通的印章。它整整价值五万元!我在这个铺着波斯地毯的走廊上,稳步的走着,同时又小心翼翼的。因为我手上端着是一个精致的西式欧美风格的托盘,盘子上有着各式各样的精美玻璃瓶,每一瓶里都散着晶莹透剔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桀骜不驯,强势唐少目录预览:「001」少爷驾到「002」美女老师「003」流氓校长「004」错误选择「001」少爷驾到S市。清晨,腾龙高中校门前人山人海,好不热闹。今天是9月1日,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不远处,一辆黑色的顶级奔驰轿车停在路边。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打开后车门,将手挡在门框上方,毕恭毕敬道:“唐少爷,下车吧,我们到了。”少顷,从车上缓缓走下一个拎着单肩书包的少年。看着学校门前停着无数豪车,以及那些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