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谁能年少不轻狂》全文免费阅读三拳

2017/11/13 11:12: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谁能年少不轻狂

作者:三拳

第7章 禽兽

我想了想,决定跟上去看看。小百姓养生网

才到客房门口,便听见石磊与他那帮兄弟一阵惊叹与淫笑声。

“妈的,这么正点,上了她,死了都值得!”

“是啊,这女人长得就跟柳岩差不多!要是让我来一下,我也愿意去死。”

“靠,就你们这点出息!跟老子混,天天可以来上她!”

石磊说着拿出一部数码相机,递给他身边的一个跟班狗说道:“我先上,你好好给我拍,妈的,老子要将它珍藏!”

那跟班狗接过相机,嘿嘿笑道:“好勒,磊哥,你放心,我摄影的技术那是一流的。”

石磊脱掉上衣便朝床上扑去,准备脱许丽丽的衣服。

另一个人也拿出手机,“这女人太正点了,我得拍几张,没事了拿出来撸撸。”

我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安,不由想起平时许丽丽对我的好,想起她每天对我的关怀,以及那天帮我教训了石磊等人的情景,而现在,我却要这么对她,我……我感觉我不是人,是禽兽!而且,他们还在摄影,又拍照,万一公布到网上,那许丽丽岂不是……

“住手!”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叫一声,然后冲了进去。

石磊正要脱许丽丽衣服的手停了下来,与他那帮兄弟齐回头朝我望来,板着脸叫道:“你嚷嚷什么?没你的事,快滚出去!”

我朝许丽丽看了看,对石磊说:“我反悔了,你别碰……别碰她。[全集]《谁能年少不轻狂》全文免费阅读三拳

“妈的!”石磊骂了一声,朝他的几个跟班狗看了一眼,指着我说:“把这碍事的混球给老子赶出去!”

石磊的那几帮兄弟立即朝我走来,将我往门外推。我怒不可遏,一拳朝其中一人打了过去,那人双目一瞪,也一拳回了过来,正打在我脸上,我只感觉身子一震,差一点被打倒在地。接而,那几人一拥而上,连踢带打地把我推出了客房。

我这时既懊悔又愤怒,他们人多势重,又是一心想要上许丽丽的畜生,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慌乱之下,我冲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然后心急火燎地向客房跑去。

当我跑到客房的时候,却发现门竟然关上了。我用力推了推,门没开。我怒火中烧,提腿狠狠朝门踢去。说明xbxys.com

踢了三下,门开了。门后出现石磊的一名跟班狗,他正要冲我骂,我举刀就要朝他砍去,他脸色立马变了,惊中一声,“妈呀!”慌忙朝后退。

我冲进房里,只见石磊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裤子,露出自己的老二,然后胡乱的扯着许丽丽的衣服,旁边的一帮人还在不停的吹口哨,起哄,拍照,看到这样的场景,我更是怒不可遏,大声叫道:“你们都给我住手。”

石磊听到我的声音后,停下他放在许丽丽身上的爪子,朝我手中的菜刀看了看,冷哼了一声,不紧不慢地问:“你小子怎么了?想砍人?”

我用刀指着他,“你下来,不要碰她!”

石磊耸了耸肩,嗤之以鼻,“怎么了,你想第一个来?”

他一说完,身旁的人齐都哈哈大笑,“你还是等等吧,我可是想上她想了好久了。”

另一个立即接茬,“等我们上完了,你再来吧,反正在你家里,你有的是机会和时间。”

“你们都滚出去,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我手里胡乱挥着菜刀,走到石磊面前,作势就要去砍他。[全集]《谁能年少不轻狂》全文免费阅读三拳

石磊震了一下,忙伸手挡在面前,“杨浩宇,我们都说好的,可不带你这样的,放下刀,咱们有话好好说。”他说着还给自己身旁的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的赖子使着眼色。我认识那人,是隔壁班的,大家都叫他黄毛。

“没什么好说的,你们都滚,都滚!”我怒吼道。

我正说着,便看见那个黄毛向我冲了过来。

刹那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黄毛就已经捂着胳膊躺在地上了,这一变故不仅吓到我自己,还成功的吓到了石磊这一帮人。

“你们出去不出去?再不出去我就把你们都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可是我的心告诉我,一定不能让他们染指许丽丽,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说明http://www.xbxys.com/

还没等我说完,石磊已经忙不迭的说道:“你别冲动,我们走,我们走……”

石磊虽说有些横,可是在一个失去理智还拿着刀的人面前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他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床上陷入昏迷的许丽丽,利索的穿好衣服,然后示意周围的两个人扶起在地上受伤的黄毛。

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失去性命,今天是他没有想到向来软弱的我会拿菜刀砍人。

但是,当他走到门口时,伸手指着我,眼中掠过一丝阴狠之色,冷声说道:“杨浩宇,你小子有种,敢拿刀,你记着,我会让你后悔今天所做的!”

我将心一横,举刀又要冲上去,石磊等人吓得扭头便跑,边跑边骂。我一直追到大门口,直到他们走后,我才软倒在地,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我不是一直希望许丽丽被伤害吗?可为什么我刚才又为了她跟石磊反目成仇?

以石磊的性格,他绝对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这样做,又何必呢?

我似乎失去了意识,感觉一切像是在做梦,信步朝楼上的客房走去。

进了房间里,当看到床上完好无损的许丽丽时,我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她的睡颜并没有因为刚刚的气氛而改变,只是短袖因为石磊的动手动脚而被拉倒了脖子上,露出了黑色的文胸,雪白的浑圆装在黑色蕾丝的下面,好像有点挤,还有小小的肚脐也暴露在空气当中。[全集]《谁能年少不轻狂》全文免费阅读三拳

“啪拉!”

是菜刀落地的声音,我忽然就全身全身无力起来了,继而口干舌燥,我不受控制的向床边走去。

我蹲下身,眼睛转也不转的盯着着难见的美景,我颤抖着摸上她的腰间,她有着雪白的肌肤,她的皮肤像是新剥的鸡蛋,光滑而水嫩,然后我的手再慢慢往前移,终于到达她的双峰,我狠狠抓了一把,真的很大,我一只手都抓不过来,手感很好,很有弹性,我忍不住又重重的捏了一下,她好像是有感应似的樱咛了一声。

随着她的这声樱咛,我的心,猛地动了一下。

我以为她醒了,连忙移开手,跑到自己的房间,由于跑的太急了,还微微有点喘气,我将我的门反锁上,捂着自己的心口,我感到自己心跳的很快,一下又一下的。

我闻了闻自己的手,好像还带有她身上的香气,想到她,我的下身又开始肿胀了。

我跑到洗手间,冲了一个澡,才平复了刚刚的心跳。

坐在床边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我才记起自己忘了将菜刀收拾了,我想去客房看看,可又担心许丽丽已经醒了。

可是等了好久,许丽丽也没有来敲我的门,她会不会一直昏迷下去?我决定去看看。在路上,我想,要是许丽丽一直昏迷不醒,我……我就……我立马打断了我的这个邪恶的念头,不管怎么样,她好歹是我的后妈,我怎么能对她做那种事呢?

可是,一想到她那迷人的身材,我实在是忍不祝

当我推开客房的门时,顿然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第8章 报复

许丽丽竟然就站在门后面,而她的衣服都已整理好了,只是脸上飘满疑惑。“我怎么会在客房?而且……”

“我不知道。”我转身逃似地跑向我的房间。

希望许丽丽不要发现真相,我心中暗暗祈祷。

第二天早上,由于心虚,我早早的就出了门,还好没有看见许丽丽。

等到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以为石磊会带人堵我,我都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们。难道他们计划着一件大事,要不然依着石磊的性格,不管我怎么着一顿打是逃不掉的。

我越发担心的向教室走去,教室里也没有石磊的身影,我想,或许是我今天来的太早了,所以石磊才没有堵到我。

果然,直到上课了,石磊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当他在教室看到我的时候,朝我冷冷地笑了一声,然后慢腾腾地走到了他的座位上。

整整一节课,我都提心吊胆,在猜测着石磊会怎么对付我。可当我望向他时,发现他却在盯着路颜,一只手在玩弄着一只圆规。

下课的时候,一个同学走到我面前说:“磊哥说叫你出去聊聊。”

我的心一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一刻,终于来临了。我也知道,只要我还想在学校里读书,石磊绝对是不会放过我的,与其天天逃避,不如现在就去面对,长痛不如短痛。

于是,我硬着头皮走出了教室,跟着那同学一直走到了操常

在一棵大枫树下,站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人正是石磊。他看到我时,嘴角上扬,冷笑了一声。我走到他面前想跟他谈判,如果他肯放过我,我愿意给他一笔钱。可是,还未等我说出口,石磊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用力一拉,将我拉了过去,恶狠狠地道:“小子,你他妈的挺屌,今天还敢来学校,你说,昨天的事,怎么结了?”

我支支吾吾地问:“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石磊猛地一巴掌朝我扇了过来。

“啪”地一声脆响,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烫。我恼羞成怒,想还手,石磊冷哼道:“怎么,想打我?你他妈的要是敢动手,今天要不是废了你一只手,老子就不信石!”

围着我的那几人一听,齐朝我又围近了一些。

黄毛伸出手到我面前,指着手臂上的绷带,阴阳怪气地道:“看到没,你的杰作,医药费八百,精神损失费八百,一共一千八,你他妈的要是不给我拿来,我就废了你的那只手!”

我心里直问候他妹,八百加八百也就一千六,你这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么?不过,我不敢做声,低着头在盘算着怎么弄来那一千八。

石磊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阴沉沉地说:“小子,昨天的事呢,暂时不跟你算帐。黄毛刚才说的那个数,你记好了,一千八,一分也不能少。”

我依然没做声,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愤怒,他们三番五次的敲诈我,当真不把我当人看吗?我也是个男人,就这么怂?

石磊朝我看了看,哼了一声,突然阴笑道:“你喜欢路颜?还想追她?要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你想不想听?跟路颜有关。”

我猛地抬起头望向石磊,不知道他又想耍什么阴险的把式。

石磊显然对我的反应很满意。

“你喜欢路颜?呵呵,可是,你一定不知道,路颜她妹的其实是一只破鞋。”石磊阴阳怪气地说道,不过说完之后又冷着眼上下打量我的表情。

“破鞋?你把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我立刻反问。我不允许任何人败坏路颜的名字,就算是我害怕的石磊也不行,谁要说路颜的坏话我会跟他拼命。

“哼!破鞋就是破鞋的意思,还能有什么意思,本来想把她弄到手尝尝滋味的,可是谁叫你后妈出现了呢,我也就不想着那个被人穿过的破鞋了。”石磊恶狠狠地说道,“可惜,你他妈的在最后关头坏了我的好事,我现在是恨不得把你拿刀的那手给跺了!”

石磊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楚,甚至根本就没有去听。怎么可能呢?他说路颜是破鞋,那么单纯善良的路颜,怎么可能……

我不会相信石磊的话。

“当然了,路颜那个婊子你别看她平常青春的像一朵小百合,可是据说在床上可是风骚的紧呢!”

我愤怒的打断他的话,愤怒地问:“谁告诉你的?你告诉我谁他妈的告诉你路颜是那种女人的?”

我听着石磊的污言秽语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我心目中的女神是他口中那个风骚的下贱的婊子。

“你还不相信?我告诉你,路颜做过峰哥的女人。峰哥知道吗?就是那天问你后妈的那个男人,够帅吧?听说路颜求着峰哥上的她呢。”说到这里,石磊还忍不住吹了一记口哨,他又接着说:“库房外面的兄弟可都听到路颜那小娘们的叫声了,只道是一声比一声婉转好听呢!”

“别说了,你他妈的别说了!”我怒不可遏,不想在听到石磊说的一言一语,可是该死的那些话还是那么清晰,心中的愤怒也猛然爆发,挥拳便朝石磊打去。

石磊早有防备,朝后一退,轻易地避开了。而我身后的几个人立即抓住了我的手臂,我顿时动弹不得。

“别说了?你不是叫我说的吗?现在受不了了?要我停下别说可不行,你知道的路颜可是一个大美人呢,她还是第一次呢,不过峰哥上起来可是毫不留情的,起先兄弟们听到的可是她痛苦的呻吟呢,不过到最后就是愉悦了,峰哥让她舒服的越叫越大声,听得兄弟们都欲火焚身呢!怎么样,你想不想去试试?”石磊将嘴伸到我的耳边,阴恻恻地道:“说真的,我也挺想试试的。我他妈的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我上路颜,要么,我上你后妈,你自己选择!”

第9章 放学别走

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石磊生吞活剥。我握紧拳头,挣扎着,想要狠狠地给石磊一拳,但是,我的手劈被人给紧紧拽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石磊伸手在我脸上拍了两下,冷笑道:“别费劲了,告诉你,搞你这种货色,我分分钟的事!”

“妈的!”我暗骂一声提腿就要朝石磊踢去,突然听到一人问道:“你们在那边里干什么?”

我一听,赶紧收回脚。来的是我们的体育老师。老师牛高马大,并且整天阴沉着脸,我们大家都有些怕他。

石磊放开了手,朝体育老师干笑了两声,“在闹着玩呢。”说完朝我看了一眼,阴阴地笑了两声然后就与他的那几个狗跟班走了。

体育老师倒也没有再多问,我低着头快走朝教室走去。

整整一天,我都在想着怎么应付石磊的找碴。黄毛的医药费,还有他对路颜和许丽丽的觊觎。这些事像一只只蚂蚁在我心头蠕动,令我心神不宁。还好,白天石磊倒没有再来找我麻烦,只是在放学的时候,走到我身边说了一句,“记住,那一千八,明天就要。”

我没有理会他,急急朝校门外走去。

“操!”石磊骂了一声,大叫道:“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我见路颜在朝我们这方望着,生怕石磊会当着她的面打我,他人多势重,我自然打不过他们,这样以来肯定会在路颜面前丢脸,因此,我提步便跑,就算被他们打,也要去一个没人的地方。

“妈的,给我追!”石磊叫着,与另两个同学立即朝我追了上来。

我一路狂奔,在冲出校门口时,回头一看,他们离我不过一两米了,眼看就要被他们抓祝突然,石磊停了下来,并且将另两名同学也叫住了。我朝前一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前面绿化带旁边停着一辆奥迪。一条倩影正从车里钻了出来。

是许丽丽。

难怪石磊他们不敢追上来了,一定是畏惧许丽丽。我回头一看,果然,他们在校门后站着,远远望着这方。

我走出学校的时候,许丽丽已经在等着我了,我不敢面对她,只是低头走着,许丽丽看到我后,立马走过来,将我拉近了车里。我担心若我走路回家,石磊会追上来,因此也没有拒绝。

上了车后,许丽丽启动了车子,待驶出百来米后,许丽丽扭头朝我看了一眼,问:“你同学为什么追你?”

我有意偏过头望向车外,没有理她。

许丽丽又说:“还是那天那几个人,还在欺负你,怎么,你没有跟你们老师说吗?”

“没有。”我悻悻地道:“我们是闹着玩的。”

或许是做贼心虚的原因吧,我自知理亏,不敢跟许丽丽说明真相。

回到家后,饭在桌子上摆着,经过昨晚的事后,我根本不想和许丽丽同桌吃饭,经过饭桌时我顿了一下,然后大步向我的房间走去,许丽丽在我的身后开口说:“先吃饭,饭吃过了,我还有问题要问。”

她的声音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听完她的话后,我也不好再走,只好坐下说:“你先问吧!”

“先吃饭,吃完饭后再说事情。”

她从电饭煲里盛饭,盛好饭后递给我。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吃完饭。

“昨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睡在客房,还有房间里怎么会有菜刀?”许丽丽望着我问。

果然是问这个。

“我不知道。”我说完便朝我房间走去。不过才走两步,便听到许丽丽说道:“你在我水杯里下了药。”我闻声,心中一沉,脚步不由停了下来。但是,我立即又反应过来,脱口而出:“没有!”说着便跑了起来,逃似地进了我的房间,然后将门紧紧关着。

还好,许丽丽倒没有再来找我。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她怎么知道我在她的水杯里下了药?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门了,因为怕碰到石磊,一直在路上徘徊,久久不敢去学校,直到上课后我才慢慢走了进去。

到教室后,见老师已经在上课,我偷偷从后门溜了进去。

一下课,石磊与黄毛等人就来到了我桌边,向我伸出了手来。我怕他们在教室里向我下手,便撒谎道:“放学后再给你们。”他们倒是没有再为难我,只是石磊在我耳边威胁道:“别企图给我耍花样,不然,要你以后来不了学校!”

最后一节课快要上课的时候,我的心提了起来,偷偷地朝石磊的座位看了一眼,见他座位空着,我如释重负,那小子一定又去厕所吸烟了,我得趁他没回来先走。

下课铃一响,我就立即站起身准备闪人。

“杨浩宇,放学别走,磊哥叫你在学校西门口等他,有事找你。”一个同学对我喊了一句。我心随之一沉,不知道这是谁在跟他说话,因为这时候,他的心里乱极了。

平时我们一般是从校东门口出去的,因为许丽丽会来接我,石磊这才选择去校西门口。

下了教学楼后,我正准备去校东门口,黄毛与两个男生立即朝我围了上来,冷冷地问:“去哪儿?磊哥不是叫你去西门口么?”

在他们的威胁下,我忐忑不安地走到校西门口。远远看见石磊与那几个跟他混在一起的同学站在绿化带旁,石磊在抽烟,他身边站着两名女生,穿得很流气,其中一个还戴了个耳丁,一个个像极了小太妹。难怪他今天最后一节课没上课,想必是跟那俩小太妹去混了。

石磊看到了我,吐出一口烟圈,半眯着眼睛,笑呵呵地朝我招了招手,那帮同学全部像预料到这种状况似的,那种戏谑的表情让我心里不舒服。

我心里七上八下,委委缩缩来到石磊面前,他将烟头一扔,抓着我的头发语气十分和谐地问:“宇哥,钱呢?”我的头发略微有些长,他抓我的头发就像抓鸡毛掸子似的,我的头发都要快被揪掉了,很疼。

我不敢叫出声,抖抖缩缩地将口袋里皱巴巴的五十元钱拿了出来递到石磊面前。

第10章 被打

石磊朝那五元钱看了看,脸色立马变了,猛地一扯我的头发,头皮都快要被他扯掉了,他吼道:“什么,什么,什么,拿五十块钱你来打发我?当老子是叫化子吗?”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他一巴掌又扯到我脸上了,

“哈哈……”其他同学齐声大笑。我低着头,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烫。

石磊抓住我的头发朝上扯,我低着头不敢吭声,石磊问:“你他妈还有吗?”我心里一阵下沉,小声应道:“没有了。”

“妈的!”石磊又是一巴掌拍了过来,接着猛地一脚踢在我肚子上,我向后一个趔趄坐倒在地,石磊骂道:“傻逼!他妈的,老子等了你半天,就拿五十块钱来打发我?都给我打!”我想站起来跑,但周围那帮人立即拽住了我。我眼前只感觉到一片黑暗,整个人蹲在地上,不知道到底被打了多少下。我不敢还手,也不敢逃跑,我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只希望这场恶梦能早点结束。

其实我决定好了,他们要钱,我没有,大不了打我一顿。钱没有,命有,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吧。

就在我被打得都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好像听到了谁在叫他们停下手来,这清脆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你们都在干什么?给我住手!”

我以为是许丽丽来了,因此身子没有动。但又感觉到这声音不对,突然想到,这是路颜的声音!可是,我又不敢相信。路颜怎么会来西校门口了?而且她平时心高气傲,不怎么喜欢打架斗殴的同学,怎么今天会为我强出头了?

踢我的那帮人停了下来。我浑浑噩噩地抬起头,鲜血流了我一脸。擦了一下眼前的血,见果然是路颜。路颜朝我看了一眼,然后冲踢我的那帮同学又叫道:“你们怎么又打杨浩宇呢?”

“哟喝,这不是路颜吗?你这是来救这软蛋的吗?”石磊阴阳怪气地说道。

“哈哈……”踢我的那帮同学齐声大笑。

路颜将头一昂,大声说:“石磊,你再敢欺负同学,我明天就告诉老师!”

石磊嗤之以鼻,“路颜,别老是拿老师来压我,我不吃这一套,这小子欠我的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不对?”

“对——”周围的那帮同学齐声应道。

胡说八道!我心里暗骂了一声,但他不敢站起来澄清,担心他一开口,等待他的,将是更凶猛的踢打。

路颜问:“我欠你多少钱?”

“多少?”石磊抬头想了想,不紧不慢地说:“好像——是一千八吧。”

“他怎么欠你这么多钱?”路颜又问。

石磊阴阳怪气地道:“这就不用跟你解释了吧?”

路颜顿了顿,大概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大笔数目吧。她想了想说:“人家现在没钱,你何必咄咄逼人?”

“没钱?没钱就打呗。”石磊朝身边的那几个人看了一眼,他们立即朝我拥来,我下意识地抱住头,听得路颜大声说道:“你们别打,不就是一千八百块钱吗?我替他还。”

路颜从口袋中掏出了两百块钱递向石磊,“先给你两百钱,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不要让我看到你,不然,我会向老师打你的报告。”

石磊不紧不慢地接过这两百块钱,顺带还捏了捏路颜的手,路颜赶紧将手缩回去,双眼狠狠瞪了一下石磊。

接过这两百块钱,石磊扬起手中的钱,耀武扬威地向周围的同学说道:“兄弟们,看到了没有,这是班花路颜替杨浩宇还的钱。嗯……虽然少了点,但就当作是利息吧。既然路颜替他撑腰,那,兄弟们,咱们撤吧。”

石磊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算你好运。”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一帮人撤走了,只留下我和路颜留在原地。

此时的我浑身疼痛无比,额头上起了一个包,血流了我一脸,浑身也沾满了血迹,衣服上到处都是污渍。我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路颜把手伸向我,我不敢碰她手,不是害怕血渍沾到她身上,而是像是我这种人,摸人家的手,简直是对人家的一种侮辱。现在恐怕全校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软蛋,我没有一点骨气去握路颜的手。

路颜见伸出半天手,我也没搭,忽然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了,很疼吗?”

我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稍微缓了一口气,我一下子站了起来,看也没有看路颜,一摇一摆地夺路而逃。

站在后面的路颜向我大声说道:“杨浩宇,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啊?他们打你,你难道不会还手吗?你难道喜欢别人叫你软蛋吗?”

我的身子忽然间顿了一下,握了一下拳头,不再理会身后的路颜,一路小跑朝自己的家中直奔而去。

回到家里后,走到床前,我将自己上半身衣服脱掉,往床上一坐,轻抚着身上肿胀的部位,想起石磊欺负我的情景,心里既恨又无奈。我抱住自己的头,不断地问老天,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我是软蛋,我好欺负吗?我想离开这里,不想在这个学校读书了,要远离那帮混蛋,不想再被人欺负了,再也不想看见石磊那个浑蛋了。但是,我犹豫了。如果我要转学,我爸非骂死我不可,而且,我若走了,以后就离路颜更远了,更没有机会跟她在一起了。

第二天,我无精打采地来到学校,碰见石磊时,我远远避开了。还好他并没有来找我麻烦。

我以为石磊放过我了,可是,事情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第二节课是数学课,老师将试卷发了下来,显得非常高兴,公布成绩时,我这才知道,我们班这一次考得非常好,有一个人竟然还考了满分。我的成绩也不算太坏,考了130,在班上排名第五。

下课后,同桌颜铭问我怎么老是愁眉苦脸地,这一次考的这么好,应该高兴才对埃

“考的好有个屁用,照样是软蛋。”我们后座的苏旭博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个苏旭博跟石磊是一伙的,昨晚打我的那帮人当中就有他。

颜铭为我打抱不平,对苏旭博说:“你们别欺人太甚,在学校是来读书的,不是来打架欺负人的。”

苏旭博立即冲颜铭叫道:“你小子欠揍,是吧?”

这时,石磊走了过来,他朝颜铭的课桌踢了一脚,近乎命令地说:“滚开!”颜铭想回嘴,但一看见石磊那横眉怒对模样,最终退却了下来,乖乖地走开了。石磊大大咧咧地在颜铭的课桌上坐下了,朝我的脸上轻轻拍了一下,笑呵呵地说:“哟,恢复得挺快的,昨天好像肿了,怎么今天就消了?”

全班的同学知道石磊又想欺负我,近一半的人看好戏地朝我们这方看来,有一些同学似乎看不惯,但他们也不敢吭声。

我像是一个被人剥光衣服的小丑,颜面无存,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烫。但是,我又不敢还手,只得将凳子朝后移了移,低着头不想说话。

石磊将我的数学试卷拿过去放在面前看了看,有意扬长声音说:“考得不错嘛,看不出你这个软蛋脑瓜子挺灵活的。”说着,他对着试卷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将试卷朝我脸上扔来。

第11章 觉悟

石磊跳下课桌,拍了拍两下屁股,慢悠悠地走了,边走边唱:“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头……”

突然,听得路颜大声说道:“石磊,你太过份了!”

“哟,路大美女,你这又是做哪样?”石磊走到路颜面前拿起路颜的试卷看了看,“考满分,就了不起?我跟软蛋玩玩,关你屁事,你可不要多管闲事埃”

“把我卷子放下!”路颜说:“你再这样,我就告诉老师了。”

“好好,放下。”石磊将试卷放在课桌上,低声对路颜说:“放学后见。”

“哼!”

羞辱、难堪及愤怒齐涌上心头,我不由地握了握拳头。但是,慢慢地,我又将拳头展开了,将数学试卷揉成一团,然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放学后,想起石磊对路颜所说的“放学后见”那句话,令我感觉有些奇怪。难道,他要对路颜做些什么?并且奇怪的是,今天石磊并没有叫我放学等他,也没有叫我给他钱,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我担心又在校门口碰到他,有意在教室里留得久了一些,估计到石磊等人已经回家后,我这才慢腾腾朝学校门口走去。

奇怪的是,今天竟然没有看到许丽丽。不过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想看到她。

因为我家离学校并不是很远,所以我一般步行回家。还走半路上时,突然,我发现前面有一条熟悉的人影,一颗心猛地跳了一下,那不是石磊吗?我忙停下脚步,想等石磊走远了我再走。可我又感觉不对,石磊的家不在这个方向埃我见他抬头朝前面望着,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在石磊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他所熟悉的背影,是路颜。

路颜的家离学校 比较远,也是这个方向。这时候,路颜在一家店铺前面停了下来,石磊立即也停下,躲在一根电线柱子后面。一会儿,路颜走了,石磊也从电线柱子后面走了出来,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我意识到,石磊在跟踪路颜。他为什么要跟踪路颜?我突然想起石磊今天对路颜所说的那句话:放学后见。难道,石磊跟踪路颜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以石磊的人品,跟踪路颜,绝对不想干好事。我隐隐为路颜担心起来,想追上去告诉路颜,但是,他又怕被石磊发现。若让石磊知道他向路颜告密,非杀了他不可。如果让石磊发现我在后面跟着,只怕也会打我。但是,出于好奇,我还是悄悄跟了上去,想看看石磊对路颜到底想干什么。

跟踪了约七八分钟,我不敢离石磊太近,一直在他后面二十多米处。而石磊也跟在路颜身后十来米,路颜自顾自地走着,根本没有发现后面跟着一只狼。我这时既担心又害怕,还有一丝刺激与好奇,以致于我的心在不断地嘣嘣直跳。

渐渐地,天暗了下来。前面是一排烂尾楼。听说地产商本来将这里建一座居民区的,可是在建造时,偷工减料,又听说地产商因为某种原因一夜倾家荡产,导致这数幢未建成的楼停了下来。这一共有二十幢楼,一致排在马路两旁,像一个个黑色的巨人,挡住光亮,导致这儿的路面更加黑暗。还好政府在这条路上面安装了路灯。不过,今天好像停电,路灯没有亮。

在路颜走到烂尾楼中间时,石磊突然加快了步伐,很快追上了路颜。我再次担心起来。石磊在这里跟上路颜,估计不是好事。

果然,石磊在走到路颜身后时,突然抓住路颜的手,一把将她拖进了一条巷子里。

我大吃一惊,那混蛋想干什么?

“啊,救命——”

我的心猛地一沉,这是路颜在大声呼救。可这时,天色已晚,这里附近除了我们三人,根本没有其他人经过,任路颜叫得太大声,除了我,也没人能听得到。

我走了过去想看看什么情况。到了胡同口,惊讶地发现,石磊将路颜推到了墙上,这时正在脱她的衣服!石磊有一米七五,长得五大三粗,十分强悍,相对而言,只有一米六五的路颜显得要弱小的多,这时被石磊按着,根本无法挣脱,衣服也被脱掉了,只剩下一件内衣,露出她那白净而发育完美的身材。而这时,他正要脱路颜的裤子。

这个畜生,怎么会干出这种禽兽的事?我震惊了,想冲上去拉开石磊。但是,想起我曾经被石磊欺负的一幕幕,我又害怕了。如果我上去坏了他的事,以后只怕再也别想在学校里混了。想到这儿,我准备离开。

突然,身旁的路灯亮了。我吃了一惊,没想到会突然来电,石磊与路颜望向我这边,我完全暴露在他们的视野之内,连自己的血液一下子都凝固了,我傻眼地望着他们。

路颜用力去推石磊,冲我叫道:“杨浩宇,来帮我!”她边说边挣扎,但是,被石磊死死按住了。石磊用左手指着我骂道:“你他妈的软蛋,要是敢过来,老子明天就废了你!”我望着石磊与路颜,内心在激烈地作着斗争。去帮路颜,她曾两次为我出头,怎么能见死不救?可我若去帮了路颜,我将会遭到石磊疯狂的报复,他杀了我都有可能……

“快滚!”石磊冲我凶恶地叫道。

犹豫再三,我转过身,慢慢地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妈的,算你识相!”石磊得意地骂了一声。

我的心里也在骂自己,我没用,我真的没用……突然,听得路颜近乎吼道:“杨浩宇,你难道真的想永远这样做一个软蛋吗?你给我回来!”

“哈哈,他本来就是一个软蛋,就是我下面这个软蛋,你摸摸……”

“不,石磊,你放开我!”

“你摸呀,我,他妈的连我胯下的这两个软蛋都不如。路颜,你不是想为他出头吗?看到没?这就是软蛋我!从今天开始,老子干了你,看你以后还为不为他出头!”

“我,我恨你!”路颜愤怒而近乎绝望地吼道。

我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石!磊!我咬牙切齿,猛地转过身,见地上有一块火砖,我一把捡了起来,疯狂地朝石磊冲去。

石磊怔了一下,指着我叫道:“你他妈,你敢!”

我冲到他面前,抓紧砖头,对着石磊高吼一声,“磊——磊,我操你妈逼!”接着我不顾一切,用力朝他额头敲了下去。

第12章  恋爱的感觉

砖头夹着我那满腔的怒火重重地敲打在石磊的额头上。石磊惨叫一声,身子猛地朝后退了两步,额头上顿然破了一块皮,接而鲜血直流。

“杨浩宇,你他妈——”

未等石磊出手,也没等他的话骂出口,我又是一砖头狠狠地敲了下去。这一砖,又打在石磊的额头上,石磊身子一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杨……”石磊被敲懵了,想跳起来,想骂,但是,我已没有再给他机会,我跨上来对着石磊的头便是一阵猛踢,每一脚都重重地踢在石磊的脸上,鼻子上及额头上。石磊想站起,但头还没有抬起,便被我的脚给踢了下去。不大一会儿,石磊的脸上便流满了血。

石磊下意识地抱住了头,翻身想爬起,正要起来,我扬起手中的砖头就要朝他的头打去。

“杨浩宇!”路颜突然大叫了一声,“别打了,再打他会死的。”

我一怔,手停在半空中。

石磊趁这机会一骨碌爬了起来,惊惶失措地朝巷子那头逃窜而去。他因为额头被砖头敲破,脸上又被我连踢数脚,这时已经头晕目眩,再加上额头上的血流在眼睛上,令他眼前模糊糊地一片,他跌跌撞撞,几次都撞到了墙上。

见石磊跑远了,我绷紧的心渐渐松弛了下来,手掌一松,砖头掉在地上,然后,转头朝路颜望去。

这一望,令我永永远远记住了这一天。这一天,不是因为我战胜了自己的懦弱打跑了石磊,而是,我第一次看见路颜的身体。路颜的外套被石磊脱掉,这时只剩下内衣,她那白皙而发育得近乎完美的玉体在我面前一览无余。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一个女孩子的身体,特别是路颜的胸部——那里似乎有一块磁铁,我的眼睛深深地被吸引,望着那儿一刻也移开不了。

因为刚才我对石磊是一阵连敲带踢,事情来得太突然,路颜一时怔在那儿还没有回过神来。这时忽然发现我的眼睛正色眯眯地盯着她身体的某一部分,路颜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将双手捂在胸前,然后失声叫道:“流氓!你还看!”

像是被打了一棒,我赶紧将眼睛收回。

路颜也是第一次赤裸裸地面对男生,羞涩与惊慌令她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她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然后头也不回逃似地朝胡同外面跑去。我一直望着路颜的背影,像傻了一眼,直到路颜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心中感到一阵痛快。多日以来压抑在心中的怒火终于得到了发泄,令我感觉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任人欺凌和嘲笑的软蛋。不过,我又感觉到一阵后怕,不用说,明天石磊一定会疯狂地报复我。至于会用哪样的手段,我不敢想。

回到家里,见许丽丽竟然不在家。难怪她今天没来接我,一定是去哪儿有事了。这样也好,我也乐个清静。

晚上,我上网的时候,收到了石磊的一条信息。石磊说:你他妈的软蛋给老子记住,明天老子会好好跟你算帐!

看到这条信息,我的心里一阵忐忑。我连网也不敢上了,正打算下线,突然又收到了一条信息。没想到这条信息是路颜发来的,她说:今天谢谢你。

我的心微微动了一下,回信息说:不用,你不是也曾帮过我两次么。

路颜说:你今天打了石磊,他明天一定会对付你的。

我口是心非地说:我不怕。

等了三四分钟,路颜没有回信息。我索性关了电脑准备睡觉。

躺在床上,想起明天石磊可能会狠狠地教训我,我的心里七上八下,辗转反侧。这一次,石磊绝对会将我打得半死。记得上一年,有个别的班的叫杨林的,好像是初二的,因为和他们班的一个小混子打架,那小混子打不过他,可是隔了一个星期,那个叫杨林的学生全身上下被打得都是血,吊在校门口旁边的一个大树叉上。当时的那一幕让我记忆犹新,我很害怕,所以每次挨打,我绝不会还手。

在床上一直“滚”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没有睡着。我索性爬起来打开电脑,决定看回电影。可登上QQ后,收到了路颜的一条信息,只有一条,她说:今天的事你谁也别说。

路颜的意思我懂,今天石磊将路颜的衣服脱光了,这事,自然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不然,路颜以后在同学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女孩子的面子很重要。

路颜的QQ头像已黑,想必她已经下线了,但我还是回了一条信息:我知道的。

没想到路颜的头像立马亮了,并且还回发来一条信息:你还没睡?

我很惊讶,没想到路颜也没睡。我说睡不着,问路颜为什么也没有睡。路颜说她也睡不着。我知道,我和路颜失眠,这都跟今天的事有关。路颜问我为什么他一直都那么软弱,为什么要做软蛋。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不想惹事。路颜说:你是一个男生,怎么也胆小怕事?你越懦弱,别人就越欺负你。接着,她又鼓励我,要战胜懦弱,不能任人欺负。我听了很受鼓舞,暗暗给自己打气,以后不能再做软蛋。

他们一直聊到很晚,我很兴奋,有一种恋爱的感觉。不过我知道,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路颜是不可能会喜欢我的。

还有石磊说路颜被李峰给睡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不相信。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我心一怔,这脚步声较轻盈,我很熟悉,是许丽丽的。

脚步声渐渐地近了,最终在我房门外停了下来,接而,听得许丽丽在门外叫道:“浩宇,睡了吗?”

我下意识地关了床头灯。

又听到许丽丽说:“我知道你没睡,你开门,我有事要跟你说。”

“明天再说吧。”我闷闷地道。

许丽丽说:“我今天去找你们老师了,你们老师说你从没有跟他讲过你在学校 被欺负的事,还有昨天放学你也被你同学打了,这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谁能年少不轻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谁能年少不轻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普洱茶山丨布朗山—勐龙山头茶,普洱茶你不能不知道到的山头茶

    布朗山—勐龙山头茶布朗山一勐龙山头茶,指的是勐海县布朗山乡和景洪市勐龙镇(勐宋村一带)茶山的古树茶。一、布朗山拥有栽培型古茶园9505亩,均为普洱茶种。古茶园主要分布在布朗山东部的班章村委会、南部乡政府附近的勐昂村委会和西北部靠近打洛的吉良村委会。班章村委会古茶园集中分布在老班章、新班章、老曼娥三个寨子,另外两个拉祜族寨子坝卡囡、坝卡鼋也有古茶园。勐昂村委会古茶园主要分布在帕点和曼糯。吉良村委会古茶园主要分布在吉良村民小组。此外,在布朗山西南部的新龙村委会,有曼新龙和曼别两片古茶园;在曼囡村委会

  • 22万收来一根木头 是人傻钱多 还是另有玄机

    近年来,海南黄花梨的热度越来越高,各大新闻媒体、报刊杂志、社交APP都频繁爆料海南黄花梨的相关资讯,有海黄基本知识,有海黄类手串的鉴别,也有最新海黄工艺品现世,拍卖的行业动态。海南黄花梨成材的时间过程非常长。野生的黄花梨树至少需要十五年才能出芯,百年方能成材,一点都不夸张,它的生长速度异常缓慢。如果是做家具,那么至少需要三百到五百年。这也是为什么明末清初,海南黄花梨只是昙花一现,每一次的辉煌,都是沉淀了数百年之后的爆发。这不一位盛先生,花22万收来一根海黄木头,一刀切开,木头呈现出天然璀璨的纹理

  • 吴敬琏:念兹在兹,改革唯大

    1月24日是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88岁生日。在过去四十年里,作为中国经济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吴敬琏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市场化改革,他的理论主张和政策建议推动了中国改革事业的前进。谨以此文向吴敬琏先生致敬,也向所有为改革奋斗的人们致敬!十天前,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的“2017新京报·腾讯年度好书致敬典礼”上,作为获奖新书《改革大道行思录》作者的吴敬琏再次谈到改革。他呼吁每个人都致力于推动改革。这位老人头发几乎完全都白了,可是他还在谆谆地谈论改革。一颗拳拳报国之心,让听众听众无不为之动容。念兹在兹,改革唯大

  • 北京顶尖大学和中小学的学生都读什么书?

    清华附小、北师大二附中、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从政治、语文到地理、英语,应有尽有!一、北师大二附中(一)北师大二附中语文教研组推荐书单外国小说:《红与黑》(司汤达)《巴黎圣母院》(雨果)《海底两万里》(凡尔纳)《死魂灵》(果戈里)《静静的顿河》(肖洛霍夫)《欧·亨利短篇小说》(欧·亨利)《源氏物语》(紫式部)《1984》(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乔治·奥威尔)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施耐庵)《三国演义》(罗贯中)《西游记》(吴承恩)《红楼梦》(曹雪芹)《初刻拍案惊奇》(凌濛初)《说岳全传》(

  • 《论老年 论友谊 论责任》: 古罗马最伟大的演说家 | 汉译名著700种(43)

    马尔库斯·图利乌斯·西塞罗是古罗马最有才华的政治家之一,他不仅当过执政官、元老院元老、总督,而且也是当时最伟大的演说家、哲学家和散文家。凯撒大帝评价西塞罗:你的功绩高于伟大的军事将领。扩大人类知识的领域比扩大罗马帝国的版图,在意义上更为可贵。论老年1.年、月、日、时都在流逝,过去的时间一去不再复返;至于未来,那是不可知的。因此,每个人无论能活多久都应当感到满足。2.一个演员,为了赢得观众的称赞,用不着把戏从头演到尾;他只要在他出场的那一幕中使观众满意就行了。3.一个聪明的人也不需要老是留在人生的

  • 四大名著最全插曲,重温时代经典之音!

    来源:诗词天地(ID:shicitiandi)◆◆◆从孩童到少年,从少年到中年,《西游记》《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陪我们走过了无数春夏秋冬,足足影响了几代人。今天,我们一起重温岁月,重温那些年我们听过的四大名著插曲,怀念那永恒的经典之音。【西游记】在很多人心中,86版《西游记》是无法超越的经典。不管后来演化出多少个版本,都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和电视剧一样,《西游记》插曲更是无法超越!《西游记序曲》此曲为《西游记》的片头曲,虽无歌词,但只要音符一响,西游的感觉立马就来了。这首由许镜清老师

  • 三位奶奶告诉你: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

    来源:洞见(DJ00123987)作者:洞见Alicia来源:洞见(ID:DJ00123987)2018年的曙光早已照亮了你崭新的一年,别总说年龄渐长,一切太晚。对于一个真正有所追求的人来说,生命的每个时刻都应该是年轻的。就像下文的这三位奶奶一样:人生从来没有太晚的开始。01摩西奶奶:76岁学画,80岁成名,享年101岁,一生留下1600多副画。经典语录:人到底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并没有谁明确规定。如果我们想做,就从现在开始,哪怕你现在已经80岁了。人生启示:想明白了一万遍,也不如动手做一点点

  • 3张图告诉你:什么叫换位思考!

    推荐珠宝实体店如何做微信营销|十二年微刊01生活换位思考,珍惜才配拥有这张图告诉我们:生活本来不容易,当你觉得容易的时候,肯定是有人在替你承担属于你的那份不容易,生活经常换位思考,珍惜才配拥有。02想法换位思考,感恩与理解一人请一个瞎子朋友吃饭,吃的很晚,瞎子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主人就给他点了一个灯笼,他就很生气的说:我本来就看不见,你还给我一个灯笼,这不是嘲笑我吗?主人说:因为我在乎你才给你点个灯笼,你看不见,别人看得见,这样你走在黑夜里就不怕别人撞到你了,瞎子很感动!理解不同,结果就不一样,

  • 精髓漫解——5分钟解读丰田管理的14项原则!

    导读:丰田公司就是一本教科书,其成功的背后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理论科学。以下的丰田模式14项原则,分享给你,Enjoy:如觉侵权,请于后台留言,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 传统文化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节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一些地区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的由来自先上古起,腊八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包括门神、户神、宅神、灶神、井神)的祭祀仪式,祈求丰收和吉祥。据《礼记·郊特牲》记载,腊祭是“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夏代称腊日为“嘉平”,商代为“清祀”,周代为“大蜡”;因在十二月举行,故称该月为腊月,称腊祭这一天为腊日。先秦的腊日在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