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前妻,我们复婚吧》全文免费阅读千寻

2017/11/13 10:39:13 来源:网络 []

书名:前妻,我们复婚吧

作者:千寻

第0007章 重要的东西

“嗯!”靳晨阳淡淡的嗯了一声,朝自己的书房走了去。推荐xbxys.com

白沫同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

“靳少爷!”

“白叔叔,你怎么来了?”

“那个云舒要是找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想留着?”靳晨阳撇了白沫同一眼,白沫同尴尬的笑着说:

“不不不,这要看靳少爷您的意思!”

“白云舒的孩子不是我的,难道朵朵没有跟你们说?”

“啥?不是你的?”白沫同始料未及,他以为白云舒肚子里的事靳晨阳的孩子,万一靳少爷看重孩子,他要对白云舒好一点,或者可以利用她来为白家换取更多的利益,没有想到竟然不是靳晨阳的。

“这个孽障,找到她我非要打断她的腿!”

靳晨阳抬起眼皮看了看白沫同,有一点他也很好奇,白云舒和白云朵都是他的女儿,为什么他对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

“白云舒现在跟江天白在一起!”

“江、江天白?”白沫同目瞪口呆的看着靳晨阳,她怎么就跟江家的人搞在一起了呢?还是说她的孩子是江天白的?

靳晨阳默默的看了白沫同一眼,这个白沫同是什么人,他清楚的很,要不是因为云朵的缘故,他实在不想跟白家的人来往。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

靳晨阳也没有想到白云舒竟然跟江天白认识,他们隐婚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没有尝试着了解过她,反正她留给自己的印象本来就不好,一个为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他一辈子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果然,他们还没有离婚,她就找好了靠山,他靳晨阳一定要让她知道谁才是真正可以靠得住的人!

中天集团总裁办公室

“江总,这是你要的资料!”徐如风将一叠厚厚的卷宗放在江天白的面前,江天白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一边,伸手将卷宗拿了过来。

徐如风站在一旁,这个卷宗都是关于白云舒的事,事无巨细,甚至出生在哪家医院,出生时候几斤几两都调查的清清楚楚,更别说七岁的时候,她的家庭变故了。

徐如风看到自家的总裁,脸色越来越差,干脆直接变成了黑色的,他有些心急,难道资料拿错了?

江天白将手里的资料看完之后,又重头看了一遍,最后将资料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窗外。网站http://www.xbxys.com/

他不做声,徐如风也不知道要怎么办,颤颤的开口问:“江总,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你先出去吧!”

徐如风看了看江天白,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资料,退了出去。

江天白在落地窗那里站了一会儿,又回到办公桌前,拿着白云舒的资料,细细的看了起来,一张张小时候的照片夹在资料中,他看着照片上的小女孩眼睛里带着一种同龄人不应该有的犹豫,心里划过一抹心疼。

下午四点,江天白准时从公司出发,赶往紫晶苑的别墅。

白云舒正在为江老太太做晚饭。

“小姑姑!佣人呢?”江天白见白云舒自己动手做饭,皱了皱眉头。

“……”白云舒非常无语,他看着也正常,怎么非要喊小姑姑?

“江先生好!佣人我让她回去了,家里有我!”

白云舒无奈的朝江天白笑了笑,现在江天白是她的金主,她要伺候好他,毕竟能不能对付白家的人,很大一部分还要取决眼前的这个人。

江天白见到白云舒脸上的笑容,有些心疼,一个有资格哭,却非要笑的女人,是令人心疼的。说明xbxys.com

“你的任务是照顾奶奶!”

“……她很好,没有闹!”白云舒有些忐忑的说,毕竟自己自作主张,不知道江天白会不会生气。

江天白看了白云舒一眼,不闹?

换成白云舒或者也用不着惊讶,之前在医院里奶奶是怎么闹的,甚至连护理都换了十九个,能让奶奶不闹的,也许只有她一个。

“奶奶呢?”

“在屋里看电视!”

江天白看了白云舒一眼,转身往江老太太的房间里走了过去,将近门前,听见老太太嘿嘿的笑,他的嘴角也浮现了笑意。

他推开门,老太太正一眼不眨的看着电视,江天白朝电视机看了过去,电视上正在播放经典动画片猫和老鼠,汤姆猫正在狂奔追杰克鼠,杰克鼠转回来整那只笨猫,画面童趣又搞笑。

“奶奶!”江天白喊了一声。

“小白,你回来啦?先坐一会,小姑姑马上就做好饭啦!”

江天白看了看江老太太,她这是好了吗?

“奶奶,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小姑姑已经带我走了半天了,刚回来!”

江天白朝门外看了一眼,没有吭声。

晚饭时分,白云舒揉了揉自己的腰,将饭菜端了上来。[全集]《前妻,我们复婚吧》全文免费阅读千寻

“明天让佣人回来干活,你只要照顾奶奶,陪着她就好了!”

“对啊,小草根,不用这么辛苦,小白可以养你的!”

白云舒听到江老太太的话,脸腾一下红了,有些不敢看江天白,江天白倒是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

“养得起!”

白云舒不敢睁眼看江天白,低着头帮两人盛饭,江天白的嘴角微微一勾。

饭后,江老太太睡了,白云舒敲了敲江天白书房的门。

“江先生!”

“小姑姑,有事?”江天白将门突然打开,白云舒吓了一跳,想说的话又逻辑不到一起去了。

“呃……”

“进来说!”也许是江天白看出白云舒的窘迫,径自往室内走,白云舒连忙跟上。

白云舒打量了书房的摆设,她以为男人的书房都是黑白相间,男性气息十分浓厚,没有想到他的书房处处透露着一种暖,温馨,让人感觉舒服,放松。

“我明天想回去拿点东西!”

“回去?”江天白皱了皱眉,没有缘由的,不喜欢她说回去两个字。

“呃,是去靳家的别墅,我有很重要的东西在那里!”

江天白看了她几眼,坐了下来,说:“什么东西那么重要?”

“我妈妈留给我的一串项链!”

江天白听到她说她妈妈,心里刚刚的那些不快自然消失了,说:“嗯,早去早回!”

妈妈留给她的东西,对她来说肯定是十分重要,但是如果他要是知道她回去会遇见什么事,他肯定会拦住她!

第0008章 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白云舒一早起来,招了辆出租车往靳家的别墅去了。[全集]《前妻,我们复婚吧》全文免费阅读千寻

这幢别墅在紫晶苑往西,幸福彼岸的花田那边,在S市的西山边。

那里有一块大大的花田,关于花田的来历还有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

上午十点左右,白云舒到了别墅,她专门挑这个时间,为了避开靳晨阳。

“终于舍得回来了?”白云舒刚开了门,靳晨阳阴沉沉的声音从沙发的位置上传了过来。

“你、你怎么还在家里?”白云舒诧异的看着靳晨阳,他背对着自己,饶是从后面,也能知道他的脸色不好。

“这是我家!”

“ok,我回来不是为了跟你吵架,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你的东西?你说的是这个?”靳晨阳说着摊开了手掌心,白云舒看到他手掌心里的东西,脸色都变了,一下子扑了过去。

靳晨阳将手换了一个位置,白云舒扑了一个空。原文http://www.xbxys.com/

“靳晨阳,你想怎么样?”

“看样子,这东西对你很重要?”靳晨阳把玩着自己手里的那串水晶项链,项链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那片绿色的叶子看起来很精致,看起来有些年数了。

“你把它还给我!”白云舒站在他的面前,怒吼道。

“如果我不呢?”靳晨阳把玩着项链,满意的看着白云舒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想要上来抓食,却又偏偏隐忍着怒气的模样。

“你还给我!”

“还给你也不是不可能……”靳晨阳故意卖关子。

“你究竟要怎么样?”

“想要这个东西,那么你就亲自去跟朵朵道歉!”

白云舒听到靳晨阳这么说,浑身像是在筛糠一样抖了起来,让她去跟白云朵道歉?

“不!”

“那这串项链……”

“好!我去!”白云舒见靳晨阳的手似乎要松开,连忙改口。

靳晨阳见白云舒改口改的快,立刻扬起一抹明媚的笑颜,说:“早这么听话,何必浪费口舌?”

白云舒看着他手里的水晶项链,整个脸都因为怒气而发红。

靳晨阳没有继续理会她,而是径自出门,白云舒识趣的跟在他的身后。

他的黄色的布加迪威龙很拉风的载着白云舒往白家的别墅跑了去。

白云舒坐在令人尖叫的跑车里,心情却无比的糟糕。

也就像经常有人看到豪车里的女人风光去,却不能看见她的内心多么的崩溃,一如现在的白云舒。

如果不是靳晨阳强迫她,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踏入白家的大门。

“靳少爷!”白家的管家见到了靳晨阳的车子,像是见到自己的老太爷一样,舔着脸上来点头哈腰的。

“嗯!”靳晨阳下车,白云舒跟着开车门。

管家见两人坐在一辆车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呦,我说一大早起来喜鹊就冲着我们家叫,原来晨阳今天要来呀,怎么不早点打电话,我也好准备准备啊!”于红玉捏着妖精一样的嗓子,笑的像是专业训练过的一样,见到靳晨阳的豪车就扭着屁股从屋里出来了。

“阿姨,我找朵朵!”

“啊呦,朵朵就在楼上。朵朵,朵朵,晨阳来了,晨阳来了!”于红玉说着朝屋里喊了一声,白云舒这时候从车的另一端走了过来,于红玉看到了白云舒,声音戛然而止。

她的脸色一变,看到白云舒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上来挠她的脸,只是刚挪了挪步子,听见靳晨阳说:“还磨叽什么?快进去!”

白云舒无视于红玉又惊又怒的脸,越过她往屋里去了。

白云朵在楼上听到了于红玉的声音,本来还以为是哄她的,但是她听到了靳晨阳的声音,什么也顾不上朝外跑了出来。

她站在楼上,看到靳晨阳和白云舒并肩进来的时候,跑的动作一下子就顿住了,她一眼不眨的看着两个人,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晨阳,姐……你们……”白云朵的眼泪在眼眶打转,面上都是不可思议。

“朵朵!”靳晨阳见白云朵的脸色不对,连忙喊了一声,白云朵回过神来朝靳晨阳身边跑了过来。

她什么也不顾,到靳晨阳的身边,一头扑在了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杆哭了起来,靳晨阳皱了皱眉,怎么又哭了?

他这才想起来,好像白云舒不怎么哭,那股生命力,真像一棵草,不管别人怎么踩,她都能坚强的活下来。

他伸手替白云朵擦了擦泪,说:“我的小公主,谁又把你惹哭了?”

白云舒的心像一把刀子捅的一样,她的丈夫跟妹妹无视她的存在,在她的眼前没有大摇大摆的秀恩爱,这种滋味还真叫,酸爽!

“呜呜呜……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丫头!”靳晨阳捧着她的脸说“我不要你还能要谁?”

白云朵破涕为笑,立刻将头埋在靳晨阳的胸前。

白云舒将脸扭在一边,心头像一个石磙堵着一样,出气都有些出不出来。

“对了,我今天给你带礼物来了!”靳晨阳将白云朵拉着坐了下来,转头对白云舒说:

“不是说好了要道歉吗?”

白云舒听到靳晨阳的话,恨不得上去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她的妹妹勾搭她的老公,她的老公竟然还要她来道歉,天理,到底还有没有这个东西?

白云舒心里暗暗的唾弃了一把,靳晨阳像是知道她一样,将手里的水晶项链拿起来放在手里把玩!

白云舒看到那串水晶项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白云朵说:“对不起!”

“姐,你在说什么?”

“对、不、起!”

“晨阳,姐她怎么了?她怎么对不起我了?”白云朵的话问的毫无心机,像一个傻傻的单纯的小丫头片子一样。

“怎么对不起你,让她自己说说看!”靳晨阳无所谓的把玩着手里的水晶项链,白云朵瞥见了那串水晶项链,眼睛里露出一抹算计。

白云舒看着他手里的水晶项链,脸色铁青,又深呼吸了一口,说:“我不应该拆散你们,我对不起你!”

“姐,我们始终都是姐妹,你说那么见外干什么啊,坐吧!”白云朵扬起一抹纯真的笑脸,没有等白云舒说话,立刻对靳晨阳说:

“晨阳,你手里的是什么,好漂亮啊!”

她说着就伸手抢他手里的项链,靳晨阳下意识的朝上一扬,却没有禁得住白云朵的算计,一把扯着上面的树叶,抢过项链自己却摔倒在地,项链甩到了客厅的另外一个角落。

“哗啦”一声,水晶项链掉在地上,绿色的树叶一下子摔成了好几瓣。

第0009章 白云舒,你不要太过分

“妈……”白云舒的心紧张的提起,在树叶摔碎的那一刻,整个人也像是被摔了出去一样,朝着水晶项链的地方扑了过去,并且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吼。

靳晨阳呆在了原地,看着四分五裂的碎片,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白云舒扑倒绿叶子碎掉的地方,将叶子的碎片一片一片的捡起来,眼眶里的泪再也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白云朵的脸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随即又换成一副无辜的模样,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垂着头站在靳晨阳的面前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没你的事!”靳晨阳的脸色不太好,白云朵看了看他的脸色,又看了看白云舒,不吭声了。

白云舒将叶子放在一起,再也拼凑不起来完整的模样,奔溃的爬起来朝白云朵扑了过来。

靳晨阳见状连忙将白云朵护在身后,一把抱住了白云舒,制止她疯狂的举动,那天在婚礼上,她再怎么崩溃,也没有像现在一样,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

“啊啊啊啊!!!!!”白云舒被靳晨阳控制着,打不到白云朵,愤怒的朝天嘶吼了起来,不断的拍打着靳晨阳的手,脚下还时不时的踢向白云朵的方向。

“你冷静些,冷静些!小心肚子!”靳晨阳对着白云舒说着,白云舒听到他说肚子,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斗志,浑身软瘫了下来。

这是妈妈留给她唯一的东西,是她的想念,多少个委屈的日子,她都拿着这串项链度过。

妈妈跟她说,这片绿叶子是玉家祖上传下来的,虽然不值钱,但是意义非凡。妈妈说绿色是代表生命,生命是一切的根源。

可是,跟自己讲生命的妈妈却因为抑郁烧炭自杀了,一个曾经那么热爱生命的人,竟然能走到亲手结束生命的地步,谁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心里路程,谁知道她的生命中看到了怎样的绝望?

这一刻,她也感受到了绝望,人世间自己唯一想念都没有了,她还指望什么来生活?

“不就是一串水晶项链么?至于么?”白云朵不大不小的声音传过来,白云舒听到了她的话再一次被她给刺激到了。

“对你来说是一串水晶,对我来说是我活着的想念,白云朵,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白云舒的嘶吼成功的将在外头想方设法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怀孕,要是怀孕了怎么能弄掉她的孩子的于红玉给引了进来。

她进门看到靳晨阳死死的抱着白云舒,眼睛像是充血一样的红了起来,但是仅存的理智让她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

“这是怎么了?又犯病了吗?”于红玉跑到靳晨阳的面前,越有两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你才犯病,你全家都犯病!”白云舒听到于红玉的声音,顿时想起了妈妈死的那一天,就在这幢房子里,她牵着六岁的白云朵扛着大肚子上门耀武扬威,她那个渣男爹对她也是各种宠,毫不避讳的在她的妈妈面前秀恩爱,最后导致妈妈抑郁自杀!

“白云舒,你就是有病,你从小打到都是一个惹事精,你弄死了我儿子,现在又想来弄死我女儿吗?”白沫同不知道从哪里出来,听到白云舒连他一起骂上了,整个人都想着火了一样。

白云舒听到白沫同的话,浑身僵硬了一下,靳晨阳能感受到她浑身的肉都在颤抖。

“你儿子,你女儿,对,我就是要让你断子绝孙,就是要你断子绝孙,活该!你们一窝狗男女!”

白云舒对着白沫同开骂,白沫同上前来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白云舒被白沫同一巴掌打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靳晨阳黑了整张脸,白沫同这是在打他的脸吗?

他松开白云舒,拦在了白沫同和白云舒的中间,说:“白叔叔,你的家事,我没有兴趣干涉!你们要是不欢迎我,我可以马上走!”

“靳少爷,不是……”白沫同见靳晨阳不高兴,当下有些慌神了,他本来是想要讨好这位太子爷,他知道他讨厌白云舒,也知道他不想留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下手没有留一点点的情面,谁知这位太子爷竟然不高兴了。

“晨阳……”白云朵听靳晨阳说要走,当下委屈的喊了一声,说:“如果是因为我不小心弄坏了你的东西,我可以道歉,我不应该这么好奇,都怪我,干嘛这么好奇,都怪我,呜呜呜呜……”

白云朵说着伸出手来将自己抢夺水晶项链的那只手打了几下,雪白的手背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印子。

靳晨阳见状,黑着的脸好看了一点,转过头看着白云舒说:“这件事是意外,你想要怎么赔偿?”

白云舒还在懵的状态,白沫同那一巴掌差点没有将她打死过去,她听到靳晨阳说赔偿,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擦了擦嘴边的血迹,问:“我说得出来的,你都能赔得起吗?”

“只要不过分,都可以商量!”靳晨阳自然也不是傻子,像那种东风来四两,天上的星星来一颗的,他自然是没有办法赔偿。

“既然做不到,何必假惺惺?”

“你没有说,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我要怎么赔偿?我要他们全都给我妈跪下道歉!”

白云舒的话一出,白沫同的脸色都变了,于红玉也慌乱了,万一靳晨阳真的要他们去给她妈下跪怎么办?

白云朵正在抹眼泪,听到白云舒的话,立刻停止了抹泪,张着嘴巴哭不住来了。

“姐,我不过是无心之举打坏了晨阳的东西,就算是要赔偿也跟你无关,凭什么你来提出?”白云朵刻意的说那串水晶项链是靳晨阳的,表明自己不是故意弄坏的,靳晨阳这个时候也算是相信了白云朵,他冲着白云舒说:

“白云舒,你不要太过分了!”

第0010章 为什么?

“我过分?靳晨阳,你拍着你自己的胸膛,扪心自问,到底谁过分!”白云舒的手指几乎要点在靳晨阳的胸口上。

靳晨阳黑着脸,没有吭声。

“姐,明明是你插入我们,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伤心,才硬要拆散我们吗?呜呜呜……”白云朵又一次哭了起来,白云舒头上的火苗一小簇,越烧越旺。

靳晨阳听到白云朵的话,突然想起了那天他折回医院听到她们之间的对话,对上白云舒的目光也不善了。

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心机深的女人!

“我拆散你们?我他么的吃饱了撑的为了恶心你搭上自己的一辈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吗?”

“那你为什么还要嫁给晨阳?难道你真的根本不爱晨阳?”白云朵捂着嘴,一副发现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一样。

靳晨阳也看向白云舒,他也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白云舒听到爱这个字,冷笑了起来,说:“爱,那个曾经爱着靳晨阳的白云舒已经被他亲手埋葬了!”

靳晨阳听到她的话,提着的心突然松了下来,只不过下一秒又被怒火给燃烧了起来。

“姐,你爱晨阳,为什么还跟别的男人上床?为什么还被骗晨阳?”

白云舒面色一僵,靳晨阳更是觉得头上冒绿光,他有没有碰过白云舒他比谁都清楚,这口气不能忍!

“我爱跟谁跟谁!你管不着,我就是个一千个一万个,也是靳晨阳名正言顺的妻子,而你,始终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白云朵被她戳中了心中的痛,脸色煞白,伸手指着白云舒,说:“你、你不要脸!”

“呸!到底谁不要脸?”白云舒朝白云朵淬了一口,靳晨阳忍无可忍的伸手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白云舒一会儿被甩了两个耳光,她捂着脸看着他们,伸手指着他们说:“你们,好的狠!总有一天,我白云舒会笑着看你们每个人哭!”

白云舒说着朝门外跑了去。

靳晨阳的手微微握着,抿着嘴不吭声。

“轰隆!”天很应景了打起了雷,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狂风大作,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哗哗啦啦的,雾气瞬间将窗户蒙住了。

雨滴哗哗的敲在玻璃窗上,江天白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高高低低的建筑物在风雨中沉默。

良久,徐如风敲了门。

“请进!”

“江总,刚刚确认过了,白小姐还没有回去。”

“还没有回去?”江天白皱了皱眉头,他抬起手腕上的江诗丹顿,现在已经过了午后,她竟然还没有回去。

“江总,您看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江天白将手放下,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过身去,看着窗外,外面那么大的雨,她应该不会傻到淋雨吧?

“不用了!下午的会帮我推掉!”

“江总,下午是一个高峰论坛的会,这……”徐如风有些为难,这次的会重要到很多国外的企业家都来S市参会,他居然不去了!

江天白再一次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我尽量赶回来!”

他说着拿起衣服朝外走了去。

十月底的天气已经已经转凉,但是这个季节下这么大的雨却是少见。

江天白开着全球限量版的迈巴赫,在路上听着交通广播,有些心急。

通往靳家别墅的路上没有一个人,他有些心急的拍了拍方向盘,急速的倒车往白家的方向去。

雨越下越大,没有任何要停止的迹象,雨刷不停的刷,也无法让视线清明起来。

江天白有些泄气,将车子往路边一停,少时再一次踩了油门。

白云舒刚出白家的大门,倾盆大雨从天将了下来,甚至连眼睛也睁不开。

雨水不停地冲刷着她的脸庞,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她仰起头朝天,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有些疼,但是也比不过她心里的痛。

她到底是那一辈子造了孽?全部都报应在这辈子了!

“啊啊啊!!!”她崩溃的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雨水泪水交织在她的脸上,顺着脖子流到衣服里。

她的头发已经被淋湿,发梢的水像是没有拧紧的水龙头一样,不断的朝下面流,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格外的狼狈。

“我还有事,先走了!”在白家坐立难安的靳晨阳终于站了起来,对白云朵说。

“晨阳,外面的雨这么大,等会儿雨停了再走!”

“我的事比较急,不能等!”靳晨阳没有给白云朵说话的机会,径自走了出去,白云朵想要挽留他,伸出去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拽住他的衣服,他已经到了车旁。

他坐进了车里,展开了手心,手心里是白云舒视若珍宝的叶子碎片。

他小心翼翼地将碎片放好,油门一踩,消失在白家的别墅里。

外面的雨太大,雨刷能刷挡风玻璃,侧面的玻璃却不能刷,他时不时的拿纸擦擦雾气,想要看看白云舒的身影。

突然,白云舒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只是那种出现的方式格外的令人心疼。

她坐在地上,不停地拍打着从她身边流过的水,头发全部黏在脸上,衣服全部都在滴水,那模样狼狈不堪。

“该死!”靳晨阳低低的咒诅了一声,将布加迪往她身边靠了过去。

突然,从对面横冲直撞过来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嘎吱一声停在了他的前面,他刹车一踩,想要骂人,却见那车上的人急急忙忙的下车,来不及撑一把伞,朝白云舒跑了过去。

第0011章 你还要不要脸?

“小姑姑,你怎么样?”江天白急急忙忙的朝白云舒跑了过去,连伞都忘记撑了。

“不要管我,不要管我,呜呜呜……”白云舒哭着推开江天白。

“我们回家!”

“呜呜呜……”

白云舒哪里顾得听江天白说什么,只是一味的拍打着他不让他靠近自己,江天白无奈之下捉住她的手,说:“你冷静点,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怎么冷静?呜呜呜……”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这样作贱自己,我们先回去慢慢说!”江天白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来。

“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都欺负我,呜呜呜……他们摔碎了我妈妈留给我的唯一的想念,呜呜呜……”

江天白周身一股冷意在流走,他知道对于白云舒来说,妈妈的东西是多么的宝贵。

“就算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孩子是无辜的,不要连累他。”江天白晃了晃她,她听到江天白说道孩子,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抬起眼来看了看江天白,努力的使自己的情绪平复。

“我们回家吧,奶奶还在等你!”

白云舒搂着他的脖子点了点头,还是止不住的抽泣。

江天白抱着白云舒刚走了几步,靳晨阳撑着伞站在他们的面前。

“放开她!”靳晨阳的声音很冷,里面带着不容拒绝。

“呵,靳总!”江天白的语气也不好,带着挑衅。

“我说放开她!”

“凭什么?”

“她现在还是我的妻子!”

“妻子?靳总的新婚礼上的新娘好像不是云舒吧?!”

靳晨阳的脸色微微一变,冷着脸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傲娇的说:

“我的话不想说二遍!”

“男人之间的事要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江天白没有丝毫的退缩,避开靳晨阳将白云舒塞到了车子里,将暖气打开。

靳晨阳也想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这一刻像是丢了猎物的狮子,浑身上下都带着危险。

“靳总,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解决?”

“择日不如撞日!”靳晨阳将手里的伞往旁边一扔,将外套一摔,松了松领带,双拳一握朝江天白砸了过去。

江天白没有防备他说动手就动手,脸颊被他重重的砸了一圈,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一抹血丝很快被大雨冲刷干净。

江天白也抡起拳头朝靳晨阳打了过去,靳晨阳也被他打个正着,倒退几步倒在地上,地上的雨水将他洁白的衬衫染上了黄土一样的污渍。

他连忙爬起来,又朝江天白打了过去,两个人扭打在大雨中,谁也占不了便宜。

白云舒见两个人打了起来,连忙将车门打开,大声吼着说:“都给我住手!住手!”

靳晨阳和江天白都僵硬了一下,随即又继续打了起来。

“都给我住手,住手!”白云舒大吼着,见没有人理会自己,随即跑了过去,死命的要分开两人。

江天白顾及她是个孕妇,连忙收住了手,靳晨阳一时没有收住,又打了他一拳。

“靳晨阳,你还要不要脸?”白云舒见状反手一巴掌甩在靳晨阳的脸上,空气凝固了片刻!

靳晨阳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回自己的车上,车门嘭一声被关上,油门一踩绝尘而去。

“江先生,你要不要紧?”

“没事!我们先回家!”

白云舒点了点头,坐上了他的车子。

靳晨阳开着车子飞快的在路上行驶,他刚刚是脑子抽了,竟然为白云舒那个女人打架!

他越想越生气,尤其是他下车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江天白抱着她驱寒温暖的问候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副画面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

难道那个孩子是江天白的?

靳晨阳的车子开的飞快,下雨天视线又不清晰,该转弯的时候,他直直的撞了过去。

另一边的白云舒,回家就开始发烧,江天白连忙将她送往医院,由于病人情绪太过激动,加上淋雨发烧,胎儿不稳,随时有流产的迹象,医生要求住院观察。

“小草根啊,你这是怎么了?快起来给娘做饭啊,娘饿了……”江家老太太在家里要死要活的闹着要见白云舒,江天白没有办法将她带来了,她看到白云舒躺在病床上,连忙上来摇她的胳膊,像个孩子一样的可怜兮兮的说。

“奶奶,小姑姑生病了!”江天白将老太太的手拉起了,不让她继续摇她。

“那她什么时候能好?”

“快了,医生正在帮她看病,奶奶不闹,小姑姑病好了,就回家了。”

“哦,我不闹,不闹!”

江家老太太坐在白云舒的床边一脸认真的看着白云舒,时不时的想用手摸摸她。

“奶奶,我送你回家,你跟小佣人玩好不好?”

“不好,我要跟小草根在一起。”

“奶奶要是不听话,小姑姑会生气的!”

“哦,我回家,小白你现在送我回家。”老太太说着,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白云舒,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江天白回去了。

隔壁的VIP病房里,白云朵正在给靳晨阳削苹果,靳晨阳黑着整张脸,一声不吭。

“晨阳,来吃点苹果!”白云朵将削好的苹果放在他的面前,他看着苹果,问:

“朵朵,女孩子在一个男人面前哭,是几个意思?”

白云朵以为靳晨阳说她喜欢哭,低着头说:“证明这个女的在意这个男的,要不然谁愿意将自己最丑的一面展示出来?”

白云朵说完,靳晨阳脸上更黑了。

“晨阳……”白云朵欲言又止。

“什么事?”

“我怎么觉得你对我姐的态度有些不明不白的?”

“你在说什么?白云舒那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你以为会入得了我的眼?”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白云朵说着,将头放在靳晨阳的胸前,心里还是悬着放不下来。

“别想太多了!”

“嗯!”白云朵乖巧的点头,靳晨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白云朵乖巧的模样,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白云舒倔强的模样,以及她崩溃的坐在地上拍打着水的画面。

第0012章 王八羔子的种

江天白送完江老太太又回到了医院,在VIP走廊处遇见了白沫同。

“江,江总?”白沫同见到江天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白总!”江天白的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笑却不达眼底。

“江总,好巧,您这是?”白沫同见到江天白,想起了他的女儿跟他在一起,心里又打起了如意算盘,假如他的大女儿能嫁给江天白,小女儿能嫁给靳晨阳,那么他白家的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探病,不打扰白总了!”

“哎哎,江总,我也正好探病,不如一起吧!”

“呵呵,白总,我不方便!”江天白笑的脸疼,被靳晨阳打的地方还是青紫青紫的,当然靳晨阳也好不到哪里去。

白沫同感受到江天白对他的冷淡,思来想去,觉得白云舒还有利用的价值,心里打定了主意,朝靳晨阳的房间里走了过去。

“靳少爷,我刚刚看到了江天白!”白沫同到了病房里对靳晨阳说,突然发现白云朵也在,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

白云朵从靳晨阳的胸前坐了起来,说:“爸,你进门都不知道敲门的吗?”

“我,我一焦急给忘了!”

“你刚刚说什么?”靳晨阳问。

“我刚刚看到了江天白,他的脸上还带着伤,可能是来看病的,咦,靳少爷,你的脸怎么了?”白沫同这才发现了靳晨阳的脸上也有伤,比江天白脸上的伤好不到哪里去,立刻惊呼道。

“我这是碰的,车子估计也报废了!”靳晨阳毫不在意的说,白云朵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脸上的伤,并没有作声。

“你在哪里遇见江天白的?”

“刚刚,就在门外,我还以为他来看你的。”

靳晨阳没有作声,江天白来这里,这里是病房,他不可能是来看病,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也住在这里,那么谁会住在这里,答案显而易见。

隔壁,白云舒躺在床上,她刚刚醒过来,精神不怎么好,神情恹恹的躺着一动不动。

“小姑姑,你怎么样了,感觉好些了吗?”

“我没事!”白云舒的嗓子有些沙哑,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有些为自己昨天的疯狂而难为情,也有些后悔,毕竟她现在不是可以任性的年纪了,肚子里还有孩子。

“没事就好,再养两天就可以回家了!”

白云舒听到回家这个词,鼻子莫名其妙的一酸,家对她来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个存在。

“江先生,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江天白看了看她没有吭声,她突然一句江先生,将他们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瞬间就远到了十万八千里。

他坐了下来,径自将手里的药水打开,对着镜子要给自己的脸消毒。

“让我来吧!”白云舒说道,江天白看了看她,将药水拿过来递在她的面前。

白云舒坐了起来,拿着消毒棉签沾了点消毒的液体,轻轻的擦江天白的脸,并且不停的吹。

她的气息近距离的萦绕在江天白的鼻尖,脸上传来阵阵的凉气,果然不见那么疼了。

“看看你的俊美无双的脸,要是毁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要上吊自杀了!”白云舒看到他眼角处了伤,调侃道。

“看样子,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以调侃我了!”

“你不会生气了吧?”白云舒问。

“怎么会?”江天白说完这句话没有再说话,白云舒仔细的帮他上药,生怕弄疼了他。

江天白有些感慨,白云舒果然就像一棵小草一样,刚经历过一场暴风雨,却更加的坚强了。

两人上药的画面极其的亲昵,白云朵在外面透过玻璃窗,将他们上药的过程都拍了下来。

很快,靳晨阳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点开看,竟然是一段视频。

他越看视频,脸色越黑,这个白云舒当真一点羞耻都不知道了么?

当他这个老公是个摆设不成?在他们还是夫妻的时候勾三搭四的,不知道检点。

靳晨阳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擦拳磨掌的想要去跟江天白再打一架,只不过他到了门口又转了回来。

为一个女人打架,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他靳晨阳做了一次就好了,再也别想见他干这种掉格逼的事。

靳晨阳又回到病床上,拿着手机看了看手机里的视频,随即将手机扔一边去,眼不见心不烦!

白云舒这样的女人,不值得自己多浪费精力!

闭上眼,眼前浮现的是她崩溃的坐在雨中的画面,如果不是自己好端端要让她道歉,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错!

靳晨阳想到这里,立刻坐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白云舒已经帮江天白上好了药,江天白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的俊脸,挑了挑眉毛。

“江先生,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我会好好的,你去忙你的吧!”白云舒看着江天白,她现在充其量不过是江家的一个佣人,怎么能让主人在这里陪着自己呢?

“我不忙!”江天白说,话刚出口,手机又响了,他歉意的拿着手机去了走廊上。

白云舒见江天白出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的确不能因为一些贱人来作践自己!宝宝加油!”

靳晨阳推门进来听见了宝宝加油几个字,脸色不是很好看。

白云舒听见了门的响动,问:“这么快就回来了?”

靳晨阳没有作声,径自往前走,出了玄关,白云舒就看到了他。

“你来做什么?”见到靳晨阳,白云舒的笑脸立刻拉了下来,语气很是不善,不过已经没有了昨天那么激动了。

靳晨阳没有作声,径自走到她的面前,在刚刚江天白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白云舒,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呸!”白云舒听到靳晨阳说道身份两个字,连忙淬了一口,说:“靳晨阳,你好意思跟我说身份两个字?你知道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你要是记得自己的身份怎么会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

“白云舒!”靳晨阳咬牙切齿的喊,脑门上的筋乱蹦。

“我听得见,你不用这么大声!”

“我不要脸,还是你不要脸?你肚子的到底是谁的种,说啊?”

“谁的种?谁知道是那个王八羔子的种!”白云舒听到靳晨阳问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种,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对着他吼了起来。

前妻,我们复婚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 或 我们复婚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缠情总裁,撩不停!11章(第11章 绝不让她们欺负)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11章(第11章绝不让她们欺负)小说名称:缠情总裁,撩不停!第11章绝不让她们欺负顾言馨疑惑了一下,这顾玉明又要玩什么花样。三两下吃过早餐,顾言馨便看见顾珊珊和白凤一直在打扮,两人不停地相互看对方的衣服,总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合适。“哟,今天是要准备出门啊。”顾言馨讽刺地说道,这母女两人打扮得跟两只花孔雀一样。尤其是白凤,之前一直在乡下小镇上呆着,那时候顾玉明还没什么钱,现在有钱了,恨不得将抽屉里面的金银珠宝全部挂在身上,一副暴发户的样子,顾珊珊也好不到哪里去。“废话,你以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11章(第一卷 血凤归来第11章 可笑算计)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11章(第一卷血凤归来第11章可笑算计)小说书名: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第一卷血凤归来第11章可笑算计行至半路。余辛夷的马车突然坏了,车轴整个断裂,根本不能再行。余惜月满脸担忧的说道:“大姐,我的马车太小,挤不下两个人,不若你在此处稍等片刻,我已经命了桃儿去另找马车来接你。”余辛夷看着她脸上虚假的表情,不动声色。余惜月克制内心欣喜,上车先走。她随行的丫鬟翠玉道:“二小姐,大小姐会不会发现啊?”余惜月眸子一眯,道:“发现又如何?她难道有证据说是我做的?况且我还准备

  • 帝业11章(第一卷 风乍起第11章 师兄教你打马球)

    原标题:帝业11章(第一卷风乍起第11章师兄教你打马球)小说:帝业第一卷风乍起第11章师兄教你打马球作为鱼非池来说,她做人的标准很简单,一,不理他人的麻烦,二,不给他人添麻烦。此话说来简单做来不易,比如她第一条就没做到,她风清云淡懒懒散散在这世上多活了十四年,依旧理上了刘白的麻烦,唯一指望的便是第二条要做到才是,既然已答应了朝妍要去打马球,那就得把马球打好,若是能在场上打死那么几个人,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心怀恶毒的鱼非池下了课堂后,牵着一匹枣红的骏马来到了艾幼微的院子,艾幼微瞅着她笑:“怎么着,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11章(第11章 用心可诛)

    原标题: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11章(第11章用心可诛)小说名: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第11章用心可诛那传话下人的语气太过傲慢,琳琅理都没理,自顾自的睡觉,不管外面洪水涛天,她巍然不动。慈安堂先后派出五名下人催促,还将雅月小筑围住,磨蹭了半个时辰后,琳琅才慢吞吞的起床,翻了翻送来的衣服,全是色彩斑斓的华服,应该是陈婉仪不穿的旧衣服。琳琅嫌弃的撇了撇小嘴,又是一个坑,明知她在守孝,还给她穿花梢的衣服,这分明是想按她一个不孝的罪名,毁她名声呢。虽然她本身不介意,但被人算计,又是另外一回事。她重新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11章(第11章 变成哑巴)

    原标题: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11章(第11章变成哑巴)小说名: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第11章变成哑巴……小……七……黑衣男人默默的磨了磨牙,藏在面具下的嘴角一阵抽抽。“喂,小七,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承认喽!小七,给我讲讲你们杀手的故事吧,对了,你杀一个人的价格是多少?一百两银子?不对?二百两?还不对?难道会是五百两?你的价格可真贵,咯咯……”若水的心情十分的好,自己没花一两银子,仅靠两片嘴皮子,就生生的说动了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杀手,心甘情愿的给自己当了贴身保镖……她正叽叽呱呱的说着,突然觉得没声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1章(第11章 故擒欲纵)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1章(第11章故擒欲纵)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第11章故擒欲纵“段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手段,我不需要像其他女人一样!”简烙心委婉地说道。两人距离太近,他炽热的呼吸喷在了简烙心的脸上,令得她的脸孔更是发烫。段凌希轻笑一声,“所以你的手段就是故擒欲纵?”简烙心微微一顿,好看的瞳中泛着奕奕有神的光,“段少真聪明!”她那薄如樱花瓣的唇瓣泛着一种诱人的光泽,水汪汪的大眼睛,清冷的神色,似是雨中的一缕柳枝儿,清凉又带着诱人的气息。“既然令你那么花心思,那我就成全你吧!”段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1章(第11章 老公我错了)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1章(第11章老公我错了)小说名字: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第11章老公我错了“你!慕初夏!你敢这样对我!”苏言脸色阴沉的可怕,眼里露出的凶狠的目光好像要将她吃了,这还是第一次,她这个市长的千金,如此地狼狈过。此刻,慕初夏觉得自己的心里感到无比的痛快,那日的痛彻心扉,比起现在她的狼狈不堪,又算的了什么呢?她苏言欠她太多太多,这区区一杯牛奶泼脸,根本不够!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对面的苏言已经抬手,朝着她的那张脸扇了过来。一阵风从她耳边吹过,等到慕初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

  • 大叔要抱抱11章(第11章 他的暗夜精灵)

    原标题:大叔要抱抱11章(第11章他的暗夜精灵)小说名:大叔要抱抱第11章他的暗夜精灵前一个节目终于结束了,主持人上台叽里呱啦讲了一番,介绍下一个节目。当主持人读到“领舞林默”的时候,俞子铭惊呆了。明明节目单上写了她的名字,可他没有注意到。不会吧,她能是领舞?吉他声起,漆黑的舞台上,灯光瞬间点亮,身穿黑色无袖长裙、梳着发髻的年轻女孩儿们伴着音乐舞动着灵盈的身体。“aboywithacoinhefoundintheweeds……”歌声响起,舞台中心的灯光突然亮了,灯光中,身穿红黑色长裙的林默出现了

  • 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1章(第11章 抢刀)

    原标题: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1章(第11章抢刀)小说:皇后在上:朕心甚悦第11章抢刀叶青梧摸摸两个孩子的头,笑了,“苏苏知道疼哥哥,真好。不过,外面坏人很多,你们身份也不一样,出去一定要注意安全,要和方怀叔叔一起。”“娘亲我知道了。”叶子苏半垂着头,有些害怕语气重的哥哥。“以后想出去玩哥哥陪你一起。”叶南砚拉住叶子苏的手,“苏苏,刚才哥哥不是有意凶你的,哥哥怕你被坏人带走。”叶子苏终于被安慰好,母子三人才一起进了正厅。锦芳却有些担心,可到底也没说什么,两日后,叶青梧和锦芳带着两个孩子便一起上了街

  • 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1章(第11章 这点疼算什么)

    原标题: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1章(第11章这点疼算什么)小说名字: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第11章这点疼算什么沈安然并没有马上就下楼,而是站在走廊的护栏前面探身打量了一下楼底下的情况。楼下的客厅里只有两个人,福妈跟路璐,那个男人也许已经离开了。路璐坐在长沙发上,大咧咧的将腿架在茶几上,手肘撑着沙发的扶手,托着腮,不知道在想什么。下了楼,沈安然将手里的碗递给了刚刚将客厅收拾了一下的福妈,然后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怎么了?”靠在软软的真皮沙发上,沈安然忍不住的抬起右手捏了捏脖子。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下午,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