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全集]《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全文免费阅读阿彩

2017/11/13 10:11: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

作者:阿彩

007怀疑

“管家,王爷中毒昏迷你把王妃拉过来干吗?”雪天傲房门口一黑衣劲装的男子挡住了去路,这也让东方宁心的脑子变得清醒起来。[全集]《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全文免费阅读阿彩

“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转过身去,略有些淡漠的离开,东方宁心不想扯上雪天傲,在走到门口的那一刹那,她想到了自己被他下令送进马厩的难堪。

东方宁心转身欲走,可是管家却很用力地拉住了她,此时真不知他一老人家哪儿来的力气,总之东方宁心是走不动了。

“石护卫,宁心姑娘她会医术,医术很好,你让她试试,救王爷要紧。”管家噼里啪啦的说着,也不管东方宁心愿不愿意救人。

“王妃你会医术?”石护卫,也就是面前的黑衣男子,他叫石虎,雪天傲的贴身护卫,对于东方宁心他倒是没有嫌恶,他的主仆观念很强,在他心中东方宁心嫁给了王爷就是王妃,无所谓尊重与否。

东方宁心轻扯着嘴唇苦笑,这一苦笑让她右脸与左脸那丑与美的对比更加的明显了,不过她是不在意了。[全集]《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全文免费阅读阿彩

“我的母亲是天耀赫赫有名的才女,我会医术也不足为奇吧,我是我母亲一手养大的。”

东方宁心的苦涩也许只有她自己明白,如果不是受容颜所累,她应该也会和母亲一样,成为名耀天耀的大才女,只可惜一切都改变了……

“对啊,我居然忘了王妃的母亲可是一个传奇女子,如此……”石虎有些为难,对于这个王妃王爷是很嫌恶的,可是王爷的毒,唉,不管了,先救人再说。

“王妃,请!”石虎撇开为难,立刻拉开了雪天傲的房门,让东方宁心进去。

原本不想进去,可是……她现在似乎没有拒绝的余地,索性大大方方走了进去,东方宁心也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而且,而且她也不希望雪天傲死了,有雪天傲在她至少还是雪亲王妃,可要是雪天傲死了,那她变成什么了?她的命运似乎再次不受自己主宰了。

想到这里,东方宁心也不纠结了,也许她可以借这个机会,救下雪天傲,好令自己能在这雪亲王府安度晚年呢?实在不行雪天傲也会看在救命恩人的份上,对她好一点吧?可惜此时的东方宁心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

房间的布置极其简单,一看就知道主人喜欢简洁,东方宁心在石虎的带领下,也不敢过多的打量,径直来到雪天傲的床前,看着这个骄傲狂妄而又自负桀骜的男子,此时一脸发黑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阅读xbxys.com东方宁心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这算不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不过,东方宁心可不敢笑,面前的雪天傲,即使中毒昏迷,眉眼间的傲气依旧不减,王府中人也依旧围着他转……

“王妃,如果你能解掉王爷之毒,那么你应该明白,接下来你在王府的地位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如若你救不了王爷,你也应该明白你的下场是什么……”看着站在床前发呆的东方宁心,石虎有些狐疑的望向管家,确定这个女人到底会不会医术?

“我明白”东方宁心沉重的说出这三个字。意思就是说解了雪天傲的毒,那么她就是对雪亲王府有恩的人,如果雪天傲死了她也不用活了……这算什么?落地的凤凰变成乌鸦了吗?雪天傲可以任意的欺辱她,就连雪天傲身边的护卫也可以肆意的威胁她?

008解毒

东方宁心的医术其实算不得高明,毕竟她缺少实践,她真正高明的是一手金针术。她的金针之术可是尽得娘亲真传,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她曾在自己身上试验了无数次。

东方宁心确定了雪天傲所中之毒后,便每天以金针将毒一点一点逼至双腿处,解毒的办法她现在还找不到,先把人救醒再说。

而每一次用金针刺穴时,东方宁心都以不得打扰为由将石虎打发出去,只一个人看着这昏迷过去没有丝毫杀伤力的男人。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六日后,金针运行七天雪天傲就会醒来,也就是说明天东方宁心再也见不到这般安静的雪天傲了。推荐http://www.xbxys.com/

看着雪天傲那即使在这种环境下依就一脸防备的样子,东方宁心有些哭笑不得。

雪天傲,如果我趁机将你的脸毁了,你说会怎样?

看着雪天傲那完美的如同上天杰作的脸庞,东方宁心忽然有些嫉妒。

可惜她是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天耀人人都知宁可得罪阎王也不能得罪雪亲王,因为雪亲王的报复比阎王更狠,阎王只会让人死,可是雪天傲却能让人生不如死……收起金针,东方宁心再次看了一眼雪天傲,确定他没事后,这才转身离开。

“王妃”

硬邦邦的石虎如同门神一般守在门口,看到东方宁心出门,便打了声招呼,而后走了进来,丝毫没将东方宁心放在心上。而东方宁心对于这点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想来也是,雪亲王府有谁因为王妃这个身份而尊重她了?

而就在东方宁心离去时,那原本以为还要过一天才能醒来的雪天傲,居然醒了过来。

“查的如何?”雪天傲冰冷的神色满是杀意,这世间居然有人敢对他下毒,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石虎万分佩服的看着雪天傲,王妃说要七天才能醒,可是他们王爷却硬生生比王妃所说的时间提前了两天。网站xbxys.com

是的,雪天傲昨天就醒了过来,只不过为了麻痹敌人,他一直装着昏迷不醒的样子。

“回王爷的话,是皇上的人。”石虎的声音有些迟疑,毕竟被自己的兄长下毒,这实在是让王爷伤心。

原本让王爷娶东方宁心王爷就是万份的气愤,而现在呢?居然还对王爷下毒。

“解药哪里有?”雪天傲通过石虎知道东方宁心只能将他的毒控制在双腿以下,而无法做到解毒,只能暂时让他没有生命之忧。

“药谷,天池老人。”白虎简明扼要的说道。[全集]《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全文免费阅读阿彩

这话一出,雪天傲陷入了沉默,这两个人的东西都不好拿……

“东方宁心是怎么回事?”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雪天傲想起那个被自己丢进马厩的女人,没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有两下子,皇兄这是不是错失了明珠呢?

一个女人居然能有如此精准的医术,这可真不容易,这一次要不是有东方宁心在,他也许就没命活下来了,想到这里,雪天傲不得不重新评估一下东方宁心,这个象征了他的耻辱的女人的存在价值

009

“天耀第一才女之女,琴棋书画无不一通。医术也略有涉足,其他不详……”

石虎低着头,他也不敢相信那样的一张容颜下,居然是如此聪慧优秀的女子,对于管家之前所说的东方宁心会医术,他还以为是东方宁心想要接近王爷的幌子,当时也实在是逼急了,不然他断然不会让东方宁心碰王爷。

“有才无貌,能屈能伸,可惜错为女儿身。”雪天傲淡淡道,他在想着,东方宁心是不是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或者棋子。

“王爷,王妃她……”石虎本想借此机会替东方宁心说几句好话,可是一看到雪天傲那副不愿多谈的样子,当下也只得做罢。

“好了,继续盯着她,看她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先出去。”

“是,王爷。”

……

次日,最后一根金针抽出后,东方宁心狠狠地松了口气,微喘着气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同时亦替雪天傲穿好衣服。

唉……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你永远保持这个样子,睡着的你比醒来的你容易亲近多了。

东方宁心小心翼翼的将雪天傲平放至床上,按理说这些事情她完全可以让石虎来做,可不知为何,她从不愿借他人之手,明明很累可这七天来她依旧坚持着。

伸手搭着雪天傲的脉搏,东方宁心确定无恙后松了口气,原本这个时候她应该出去了,可是今天却有几分不舍。

静静的站在床边,东方宁心静静的看着雪天傲,心里有着比大婚那天更甚的恐惧与苦涩。

那一天她可以平静的面对雪天傲的折辱与鄙夷,可是现在呢?

“雪天傲,你醒来后我要怎么办?”东方宁心在心里苦涩的自问着。

“唉……”叹了口气,东方宁心收拾好东西离去,今天雪天傲就会醒来,而她……要再回马厩吗?轻轻的抚着自己被毁了的左脸,东方宁心无奈的离去,她的平静生活终结了,不是吗?

“王爷?”石虎恭恭敬敬的走了进来。

“去找秦羿风,让他去给天池老人下贴子,告诉他我雪亲王府要与他赌琴,赌注则是绝世名琴龙吟。”雪天傲双腿受毒,无法起身,但坐在床上的他依旧霸气逼人。

“是,王爷。”石虎毫不犹豫的去执行命令,他相信王爷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天池老人手中有他们想要的解药,既然暗的抢不到那就明得来,天池老人视琴如命,而且琴术高超,一生无败绩,这一次雪天傲以绝世名琴龙吟为饵,想来天池老人定会答应。想到这里,石虎不得不佩服他们王爷的冷静与睿智,他总是能将最差的局面扭转为最有力的。

“把东方宁心叫来,本王有事要和她谈。”谈一个小小的交易,关系到东方宁心未来的命运。

“是。”石虎当然知道王爷意欲何为,要和天池老人比琴,那么去比的人想必就是王妃了。

唉……可怜的王妃,遇上他们王爷真是倒霉了。

010威胁

东方宁心再次被石虎带到雪天傲面前,心里隐隐有着不安,她知道自己当初将毒逼至双腿的做法不对,可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能令雪天傲活命的法子。

“王爷……咚。”东方宁心在雪天傲面前摆不起王妃的架子,很是配合的跪了下去。

雪天傲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东方宁心,本来过了三个月的时间,他都快忘了他还有一个妻子,可惜一个中毒让他们再次碰面,并且让他挖掘到了她隐瞒在丑陋容颜下那么一丝丝的价值,既然如此,那他就好好利用吧……

“你毁了本王的腿?”半响过后,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如此严重的罪责。

东方宁心垂眉敛目,心里苦笑,明知道这个男人不可理喻,自己还奢望他能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让她有个平静的生活,不想……

“宁心知罪,请王爷责罚。”明知辩解无效,又何必再言,东方宁心大方的认错,了不起就让她再住一次马厩吧,反正天暖和了……

“既然如此,那就承担毁了本王双腿的代价。”

话一落,手一挥。

“咚……”

东方宁心只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抛起,然后又重重落下,整个人直接拍在地上,心口撞的生痛,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哈哈哈哈,这就是她东方宁心救人的报酬,真好……

“谢王爷不杀之恩。”看看她东方宁心是多么的卑微,看看她东方宁心是多么的虚伪,趴在地上的东方宁心咬着唇,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

“哼,本王不屑和一个女人计较。”

“是,王爷大恩,宁心没齿难忘。”咬着牙,吐出一口血,东方宁心知道雪天傲出手并不重,因为她的肋骨还是好好的,没给摔断,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挣扎着爬了起来,东方宁心摇摇晃晃的站着,从容自若的眼神望着雪天傲,这个她救下的男人,她无喜无悲,也不后悔,不后悔救醒这个男人,因为他死了也就意味着她东方宁心也活到头了。

而此时,雪天傲的那双黑眸里只有寒霜弥漫,冷冷道:“现在本王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七日后本王将在府上举行一场琴艺比试,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要赢。如果你输了……”双眼如同锁命阎罗,看着东方宁心的目光杀意毕现。

“如果你输了,本王就毁了你这双手,听说你自幼聪慧,一目十行,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尤其是写得一手好字,而且双手可成书,是吗?”雪天傲将自己所知一件一件说了出来。

其实,雪天傲还是很欣赏东方宁心的,如此一个女子,有如此才华实属不易,可惜她是东方宁心,那天耀有名的丑女,皇上不要的女人……

“宁心明白,宁心一定不会令王爷失望。”低着头,东方宁心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手……从原本的细腻变得粗糙,从原本的柔软变得僵硬,现在她的双手还能弹琴吗?

从她在雪亲王府住进马厩的那一天起,她就放弃了弹琴,因为雪天傲的意思很明显。她东方宁心不是他想要的妻子,她东方宁心在雪亲王府比下人还不如,弹琴何用?

冷冷的扫过东方宁心的双手,这双手七日来一直为他扎针,他当然明白这双手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恢复,但是那又如何,这些都不是他需要考虑的。

“东方宁心,你还有七天的时间可以准备,这七天本王会让王府上下尽皆配合,你应该明白本王对你的期待……”

这是威胁,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可是东方宁心她能拒绝吗?不能……即使她是面前这个男人的救命恩人,可却因为他的一句话而从恩人变为罪人,她无法辩解的道理是一样的。

“宁心明白。”

“下去吧,本王不想看到你的这张脸。”伤人的话脱口而出。

“是……”噎着泪水,东方宁心一脸漠然的踏出雪天傲的房间……

011情心

七天,只有七天的时间,东方宁心看着自己那双僵硬的手,原本以为这双手再也没有机会弹琴了,可偏偏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弹。

有雪天傲的命令,东方宁心搬回了原本是新房的落院,在陪嫁的物品中取出母亲留给她的名琴冰清,轻轻地抚着……七天,七天之内她必须让自己的双手恢复柔软,把这段时间在马厩做粗活带来的影响消除掉。

东方宁心为了让双手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天天用药草泡手,即使夜里也是涂抹着药草才睡,而且为了让这些药草更快的发挥功效,东方宁心不惜用上一些日后会对手有所损伤的禁药。

形势比人强,她没的选择。

第四天,就在东方宁心以为那天别后雪天傲会不管不问她时,石虎来了,而且手里捧着一把不逊色于冰清的好琴。

“王妃,这是王爷给您准备的凤鸣。”皇室珍藏的名琴,具说是策封皇后时,才会让皇后弹奏此琴,凤呜凤呜,后为凤,至于雪天傲怎么弄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多谢,宁心有琴了。”东方宁心没有收下石虎的琴,凤呜也许比她手中的冰清更好,可是她不习惯,而且她就不是皇后的命。

石虎不懂琴,但听到东方宁心的话也不再多说了,只是硬邦邦的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三天后比试的曲目是《情心》,王爷让我来问问王妃还有什么需要?”

“《情心》?”东方宁心有些愕然的问道,比琴不是比技巧吗?怎么会用这样的曲目?

《情心》确切的说是一首很简单的曲子,任何一个只要会弹琴的人都能够弹奏《情心》,而且《情心》几乎不需要任何的技巧,并且不容易分出优劣。

当听到这些,你若认为《情心》很简单的话,那么你就想的太天真了,天池老人想要那把龙吟琴,怎么可能会用如此简单的曲子呢。

《情心》难的地方不是它的弹法和技巧,而是它的完整性,传闻《情心》是一女子所做,,所表达的就是这女子与她心上人从相识、相知、相爱、相许到相离的心境,心悦、情窦初开、满心甜蜜到伤心……很简单的一首曲子,感情却极为复杂,启今为止没有人能将《情心》一次性弹完整,因为《情心》的曲谱不是一本两本,而是整整两厢。

一首曲子两厢琴谱,足以想象这曲子有多么的长,没错,这曲子要不停歇的弹上三天三夜才能弹完。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样的曲子并不是什么绝世名谱,只因它的意境与指法太过简单,学的人很多。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拥有完整的琴谱,因为……这琴谱实在太多了,两厢六十七本琴谱,没人会无聊的找全来弹。

可是没有人不代表东方宁心不会,因为《情心》便是她母亲所做,而她从小听《情心》长大……石虎与雪天傲不知道这一点,所以雪天傲特意派石虎来提前告知东方宁心,看她需不需要找琴谱。

“是的,《情心》。”石虎再次答道,然后便等着东方宁心开口说要琴谱,可惜东方宁心只是静静的点了个头,淡淡道““我知道了,我会做好准备的。”

如果比试《情心》,东方宁心有九分的把握不会输,只不过要赢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石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方宁心,心道莫非王爷算错了?可却也没有多问,乖乖的退了出去……

012羿风

“王爷,王妃没有说要《情心》的琴谱,只是听到属下说比琴的曲子是《情心》时,有些不太相信。”

“本王知道了,退下。”雪天傲听到石虎的汇报,只是点了个头,心里想着依东方宁心的做事的风格,她应该是有万全准备的,不然不会如此的大意,毕竟她很在乎她的命。

“是,王爷。”石虎没再多说,乖乖退下,他相信王爷问这些定有他的打算,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雪天傲对于东方宁心的反应,说实在的是相当的感兴趣,不知为何,他很期待东方宁心三天后的比琴。

《情心》,也许他有幸能听到完整的版本了,看样子也许真如他所查到的那般。

《情心》是由东方宁心的母亲所做,而东方宁心极有可能是她母亲与琴谱中那个男子的女儿,当然这些还只是猜测,没有丝毫证据的猜测。

三天时间一晃即过,本来东方宁心还挺担心的,一直想着要在双手恢复后练琴,可她一听到比赛的曲子是《情心》,就没有练琴的打算了。

一是她对《情心》已经熟到可以闭着眼睛弹奏,二是《情心》比的就是手力,如果她练多了琴以至于累坏双手,她可能就无法弹完整,记忆中娘亲亦从未一次性将《情心》弹完。

比试的日子到了,东方宁心抱着冰清琴走向雪亲王府的琴房,对着那高高在上一身黑袍的雪天傲优雅的行了个礼。

今天的东方宁心一身白衣,长发随意的拢在脑后,额前碎发恰好将那有伤的半边脸遮住,绝色的右脸露在外面,怀抱古琴,白衣翩翩,让人有种仙子降临的感觉。

可惜雪天傲见过东方宁心的全貌,对于她此时的样子也只是一怔。

“入坐吧。”

“谢王爷。”

如此生熟的对话发生在一对刚刚成亲几个月的夫妻身上,这实在是很可笑吧……他们还真是相敬如“冰”。

东方宁心刚入坐,就听到下人高声禀告道:“天池老人到,秦堡主到……”

说话间,只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青衣俊朗的公子哥走了进来,白发老人精神矍铄,脚步稳键,气质文雅,手捧一把古琴,颇有几分超然绝世老仙翁模样。

而青衣男子身材颀长,英俊不凡,嘴角总是会轻轻上扬,眉眼间有着意气风发的味道,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为出色的美男子,与雪天傲不相上下,只不过一个是冰一个是水。

东方宁心坐在一旁默默打量着,保持微低着头的姿态,自从她的左脸受伤后,她就习惯了低着头看人……

“傲天,这位就是天池老人。”青衣男子也就是雪天傲口中的秦羿风,秦堡堡主,他的好友兼盟友。

“天池老人……”雪天傲端坐在原位没有动身,只淡淡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依他的身份这已经足够了。

秦羿风接着介绍道:“天池老人,这位就是雪天傲,天耀王朝的雪亲王。”

“雪亲王。”天池老人亦是神色冷漠,毫不畏惧,像他这样的隐士高人根本不屑于同皇室打交道,若非雪天傲以他渴望已久的龙吟琴为饵,又有秦羿风牵线,他根本不会来比这个琴。

选择《情心》为比试的曲目本就是有意刁难,毕竟这世间有《情心》全谱的人不多,有也没有人能够弹全,就是他天池也只是将三分之二的琴谱弹熟悉了。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没有人可以连续弹上三天三夜不停歇……

“天池老人客气了,请坐。”

“王爷不用客气,还是直接比琴吧,老夫没空寒暄。”天池老人一脸的倨傲。

雪天傲倒也不恼,只淡淡吐出一个字:“好”

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国倾城之代嫁丑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被风吹散的思念 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被风吹散的思念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被风吹散的思念第五章羞辱可再看看她已经布满风尘的眼睛,他深黑色的眸子逐渐变得冰冷,真是让他恶心!他将酒杯递给丁蔓:“喝!”她今天已经喝得够多了,再加上没有吃东西,胃痛才刚刚缓解,她看着那杯酒有些犹豫。“怎么?小姐还要挑客?“一句话,讽刺了丁蔓的神经。她接过酒杯,利索的一饮而尽。陆盛霆拍手叫好,随即又给她倒了一杯。她照样昂头一饮而尽。一瓶酒,在陆盛霆不停的灌溉中全都咽下了她苦涩的喉咙里。她虚弱的靠在沙发边,胃痛的直冒冷汗。陆盛霆将她压在身下,眸

  • 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五章比狗还狼狈顾西庭不急不缓地浅啜一口咖啡,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苏小姐真是健忘,昨晚你缠着要我帮你修理那些人渣,作为报答,你自己心甘情愿跟我缠绵。如果不相信,大可去看走廊的视频。”苏影整个人僵在原地,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大意确实如顾西庭说的差不多,可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又被糟蹋了,她握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眼眶隐忍之下还是蒙上了一层水雾,“你为什么不推开我?”“一个女人硬往男人身上贴,我要是把你推开了

  • 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五章:痴心错付,相伴枉然福晋的房里檀香的气味略显得浓郁,李怀萍只觉得吸入了肺,呛得窒闷。“福晋,不是妾身想着来搬弄是非,只是接连的几件事情,都是冲着年侧福晋去的,未免太惹人注意。再往深里说,年羹尧如今乃是咱们王爷的家奴,来日……”有些话,轻易宣之于口并不妥当。李怀萍拿捏了分寸,只说恰到好处的话。“你是个明白的。”静徽自然知道她的来意。府中每一个人不都是这样的心思么?希望自己成为王爷最心疼的,希望面前没有绊脚石。“耿

  • 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第五章:何景同就是她的软肋程梓珊别过头,口吻生硬,“别碰我。”何景同停下手里的动作,深深地盯着她。“脏。”一想到男人曾和别的女人上床程梓珊就觉得难受。这种情绪不断的累积,忽然间就爆发了。何景同似一只敏捷的豹子,将人压在身下,声音滚烫焦灼着心,“你没有资格!”因为没有前戏,程梓珊疼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眼眶泛红,“可别把什么病传染给我。”“既然没了孩子,那就做到怀上为止。”“你做梦!”程梓珊挣扎起来,可刚刚爬出去一步就被狠狠地拽回来,

  • 小说宠妃天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妃天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宠妃天成005背后主使者“我也正想知道,她身后那人到底是谁呢,竟这样大手笔。”林清轻笑着问道。秋姑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这般轻描淡写的姿态有些莫名,却还是道,“我也是听人说的,含香的娘,当年是伺候裕嫔的,也就是如今的裕太妃娘娘。后来求了恩典,出宫嫁人,只得这一个闺女,自然要求旧主照拂的。”难怪,若是裕太妃开口,秋姑姑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虽然说新帝登基,先帝嫔妃除了太后之外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但到底如今才是永宁元年,宫里的人,也都是先帝时的老人。

  • 小说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005全是阴谋算计“心儿,不许你这样说你阿姨和哥哥妹妹。”温志东出生呵斥温心缇一句。温心缇嗤笑一声:“哥哥妹妹?爸爸,您大概忘了吧,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孩子,我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哥哥和妹妹。他们在我眼里,不过是小三从外面带进来的野种,他们甚至都不姓温。也就你当作宝一样的供着,对自己亲生女儿弃之如敝。你当着我妈的牌位,难道就一点都不心虚吗?你就不怕晚上睡觉做梦,梦见我妈找你算账吗?你们难道就不怕下地狱吗?”越说,温心缇的

  • 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5章鬼牙“快接,吵。”我捧着手机盯着云骞的侧脸看了半天,身为一个鬼,为什么帅得这么没天理,直到他回头瞪了我一眼,我才反应过来,电话的声音吵到他了。还夫君呢,说好的温柔体贴都是在放屁吗?!“喂!谁啊!”被鬼吓又被云骞瞪,所以我的心情非常的不美丽,接电话的语气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一句话,却让我瞬间安静了下来。“想要鬼牙吗?我在老地方等你。”“嘟嘟嘟嘟……”对方根本没等我多说一句话就把电话挂了,但是

  • 小说神医弃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医弃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神医弃妃第五章痛苦的滋味“是要喝水吗?”两个丫头的脸上都露着担忧的神色,东篱的眼中竟然还有未干的眼泪。两个丫鬟都是真心实意对原主的,原主竟然不知道。“东篱……咳咳……”林染想说一句完整的话,但是胸口太疼了。采菊连忙倒来热水递到她唇边说:“王妃喝口水。”林染不想喝,喝水更疼。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喝水,强提起力气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这两个傻丫头,以为亲人就可以解决夫妻间吵架的事情?可能暂时会缓解,不过那也只是片刻的时间,但是等他们

  • 小说旧爱晚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旧爱晚成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旧爱晚成第五章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安然收拾好自己的衣物,拖鞋行李箱离开别墅。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在马路上,安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轰隆隆,天空开始打起了响雷,顷刻间的功夫便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打在身上,传来刺骨的冰冷。安然停住脚步,抬起头来,雨水跟泪水混在一起,掩饰了她本身的脆弱,她想大哭,想大喊,但是所有的情绪却发泄不出来。没有了薄靳宇,她感觉自己就像失去了全部。眼神呆滞的一步步往前走,在安然要穿过马路的时候,不远处一辆车冲了过来,等到安

  • 小说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五章盛宴开始向敏脸上的笑意渐渐放大,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的促黠,艳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却带领着现场再一次‘嗨’了起来。激情盛宴?这般赤裸裸的暗示,富人之间的游戏,在圈子里早已是某种放纵的暗语了。肖梓童明显感觉到贴着她站的何媛媛打了个冷颤,在这高热的大厅里显得那般的突兀,却又那般的不协调。“梓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生日PARTY吗?我……我怕!”何媛媛毕竟是中规中矩的家庭里教育出来的孩子,见着这般景象,早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