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坏坏总裁:萌妻休要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30: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坏坏总裁:萌妻休要逃

第9章 十足野蛮的性子

挂断电话,走进卧室,看到床铺上那一小朵血迹,唇角再一次浅浅的一扯。小百姓养生网她还是处,太意外了。一个处,怎么可能是康裴的老婆。一定是那些记者搞错了,这女人虽然性子野了些,但是却不是一无是处,她有很多吸引男人的地方。比如那惹火的身材,还有那十足野蛮的性子,无不是引起火灾的关键。

这样的女人,康裴会不碰?

如果真如记者说的……认识康裴这么久,都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好老婆,结婚两年,居然还是处。

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醇厚的嗓音多了一丝冷意,“进来。完整版【坏坏总裁:萌妻休要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进来的是萧力,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毕恭毕敬的送到顾少寒面前。

顾少寒接过资料,表情冷漠的看着手里的资料,隐隐约约的他明白了什么。拧眉,他抬起来头:“是她,没错。只是,怎么会是……”他想说康裴的老婆怎么会是处?

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康裴的老婆,而他则成了康裴老婆的第一个男人,这层关系复杂了。

想到这里,淡淡的勾起唇角。有意思,他把康裴的老婆给上了,而且还上的很爽。

冷眸抬起,透着凛厉之色,“把昨天的监控录像全部销毁,除了我这里这份,其他的绝不允许留有备份,原版的你要亲自销毁。原文http://www.xbxys.com/还有……你去把栏杆上的领带解开。”萧力走到落地窗前,先是吃惊,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串领带系在一起。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

拿着那一串昂贵的领带,上面打了很多节,即便是解开也不能带了!

“总裁,这是……”萧力好奇的问。

“昨天,我回这里的时候有人提前来过,我惯用的酒杯上被人抹了药。在我倒好红酒后,去了浴室泡澡。并且将那瓶红酒和一个空的高脚杯拿进了浴室,在我泡澡的时候康裴的老婆悄悄的进来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喝了我先前倒好的那杯红酒。我们喝的是同一个瓶子里的红酒,她中招,我没事。阅读xbxys.com”顾少寒身子靠在座位上,悠悠的说着。

其实,进门后,他去拿那个高脚杯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那个高脚杯可疑。以前他放高脚杯的位置被人移动过,虽然是及其微小的移动,但是他也看出来了。所以他将计就计,用那个杯子倒了红酒,然后就去泡澡。又将红酒和一个空的高脚杯拿进浴室。

“顾总,您的意思是康裴的老婆替您喝了那杯带药的酒?”萧力低声问道,总裁的专用休息套房居然有人潜入,这无疑是他的失职,心里不由的起忧。

“可以这么说。原文http://www.xbxys.com/

萧力额头冒出冷汗,是他失职,没有管理好!可是……总裁的套房一直都是专人打理,怎么会有人借机进来?

“那……刚才那串领带?”萧力是顾少寒的心腹,所以一些事上他还是会直言不讳,问出心里的疑虑,才方便去解决后面的事情。

“那是康裴老婆逃走用的。”顾少寒起身去了挂衣间,拿起一件衬衣开始穿。

“啊——”萧力震惊的张着嘴,逃走?这里可是三十六层高楼!

第10章 总裁身边没有女人

汗!

康裴的老婆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敢从这么高的地方滑下去。

“不可思议,一个女人为了不让老公捉奸,这都敢。”顾少寒已经穿好衬衣,又拿出一条长裤穿上。

“顾总,是我失职,没有做好安保工作!”想到顾总从来都不近女色,心里很愧疚!

从他留学回来,就一直跟着顾总,总裁身边从没有女人出现过。说明xbxys.com为此,总裁的妈妈还多次找他私聊,说他经常和总裁在一次,她儿子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女人?

他实话实说:总裁身边没有女人。

总裁的妈妈每次在他这里得到的都是失望的消息。

想到此,萧力更加愧疚,自责!

总裁没有女人,却和一个有夫之妇有了关系,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康裴的老婆!康裴也是个危险且有势力的男人。而且他和顾总好像还很要好?

“你出去吧,今天是我回主宅的日子。”顾少寒已经穿好,悠悠的说道。

萧力固然失职,他却认为这次失职的好。

她,沈梦……不错。

这种感觉很好。

嘴角再一次扬起浅浅的弧度。

顾家主宅。

“儿子,今天你代替妈妈去参加燕山首饰展览会。妈听说今天有一块玉光天然翡翠玉石金镶玉观音会展览,你去了帮妈看一看,妈想要。”

“妈,让老二帮您去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顾少寒说着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他老妈紧跟其后。

“臭小子,你再忙也得去,老二今天有事!就这么定了,我约了人,先走了。儿子,一定要去——”他老妈说着拿着小包包离开了。

看着老妈急匆匆的离开,他什么也没有说。其实,他明白,老妈想要玉观音是想求子多福,观音送子。

他理解。

燕山首饰展览大厅。

富丽堂皇的展览大厅里,吊着蓝色精巧的大宫灯。

大厅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首饰,包括顾少寒老妈想要的那一条玉观音项链也在内。

此时。

一个浓妆艳抹,戴着超大圆圈耳环,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的女人走进来,在外人眼里,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哪家有钱的千金小姐来看展览的。

婀娜的身姿故意走过那条玉观音项链,从她的穿着打扮,大厅里的人认为这是一个爱美又虚荣的女人,都对她没有太多的关注。

女人灵敏的神色一扫,嘴角流露出一抹冷意,轻轻的按了一下食指上那枚特殊的戒指,戒指上有一个小按钮。

瞬间。

大厅的灯,闪了两下,随即整个大厅漆黑一片。人群里传来阵阵惊呼声。

执勤的安保迅速将所有出口封锁,拿着手电和电棒向控电室跑去。

此时,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哎吆——谁摸我!”一个少妇惊吼。

两分钟后。

大厅里的灯全部亮了。

“啊——”

有人惊叫,大厅的主要展览架上那条玉观音不见了。

顾少寒也在大厅里,高大英俊,犹如帝王般冷酷高贵的向这边走过来,给整个大厅带来了一股无以言说的压迫气势。

他,其实就是这次展览主办方的幕后老板,只是他老妈不知道而已,他名下的资产多不胜数,他老妈也很少关心他的事业,他老妈唯一关心的就是她儿子啥时候结婚。

只见他一双冷眸如鹰般在大厅里扫——

第11章 被算计

“刚才谁被摸了?”顾少寒冷声问道。

“是是我!刚才不知道是谁摸我这里!”一个穿着华丽的少妇走上前,委屈的指指自己的胸部说。

“带走——”顾少寒冷冷的扫了少妇一眼,随即转过身去。

“你们要干什么?不是我!”少妇焦急的吼道。

“马上带走,立刻从上面提取指纹。”顾少寒背对着女人冷冽的说道。

女人一听要在她胸上提取指纹,急了。她是来看展览的,才不要被他们研究那里!

“你们不可以这样,我要给我老公打电话,我很忙,没有时间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少妇很不配合,还嚷嚷着要离开这里。

为首的工作人员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顾总。

“立刻带走。”

少妇便被安保连拉带扯给带走,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眸底闪过一抹危险——

这时。

“各位请稍安勿躁,玉观音不见,我们要对在场的每一位人员检查。例行公事,请配合我们工作,各位请到这边来排队。”

所有的人员都跟着那名工作人员去排队。

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自然也不例外,淡定自如的走向排队指定区。微高的鞋跟,走起路来也很有节奏感,将那魔鬼般的身材发挥的淋漓尽致,身后一个男人看的入迷。

就在她经过顾少寒身边的时候。

“啊——”身子摇晃,差点跌倒。

转身,愤愤的看着身后一个一脸尴尬的男人。

“没长眼睛啊?我这衣服很贵!真讨厌,净碰上一些破事儿!”气呼呼的继续去排队。

身后尴尬的男人掏出手绢慌忙的擦了一把汗,也乖乖准备去排队。

“这个也带走。”顾少寒从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收回厌恶的目光,冷冷的说道。

于是……

工作人员向那个差点跌倒的女人面前走去。

“请跟我们走。”

只见女人神色不慌不忙,优雅的转过身来,抬起小手轻轻的按了按盘起的长发。

“为什么?”

“例行检查。”

“ok.”女人玩味的一笑,一副看好戏表情。

“把那个带走,你认为女人会摸女人吗!”顾少寒鹰眸一眯,眼底闪过一抹寒光。顺手指向一直在擦汗的男人,就是踩到女人裙摆的那个男人。

顾少寒又厌恶的扫了一眼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真不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难道爱美就可以把一张脸当画板,涂得五颜六色,尤其是那双眼睛,胆小的人看了必会做噩梦!

不过……

这种女人虽然让人讨厌。但是,据他观察还不是做小偷的料。

“不不,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只是不小心踩到那位小姐的衣服!”

“不小心?哼!想看美女,别来这里——”女人愤愤的说着,还认真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给人的感觉很在意自己的形象。

大家一致认为这种爱美的女人想必看衣服比命还重要。不过,这种女人不会偷,胸大的女人都没有心机!

“对不起,衣服我赔,我赔!”男人紧张的说道。

“你赔?你赔得起吗!你这种偷窥狂,我见的多了,还是乖乖得去配合调查吧。”女人嬉笑的说道,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安和紧张。

顾少寒皱眉,再一次厌恶的转过身去,他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还是康裴的老婆沈梦……好……

一个计划在心里默默的形成。

第12章 只要他别碰我就行

那名一直擦汗的男人被工作人员带走。

而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继续去排队,美眸闪过一抹冷意,淡淡的、冷冷的神色在顾少寒的衣兜上停留了一秒。他没有认出她来,世界还真小,昨天夜里才被这个男人拿走了清白,今天居然又见面了!

还好她乔装打扮了一下,还有那些该死的齿痕,小凡费了很大劲才遮住的,看来小凡的化妆水平是一流。

不错,她就是沈梦。

为了证明爸爸是无罪的,她迫不得已将玉观音盗走,等事情真相大白之日,她一定会将玉观音还回来。

然而,这里唯一一个能把玉观音带出去的就只有这个男人,看的出来没有人敢对他检查。

他是什么身份?

看来需要了解一下,刚刚回国,国内的事情还不很了解。

很快到她了,扫描仪上下转动着,把她上下都照了一个遍。

“没事,可以走了。”

她依然还是很有节奏的步伐,配上那婀娜的身姿像只高傲的孔雀离开了会场,执勤的安保都很同情刚才那个尴尬的男人,这女人的身材这么性感,难怪那个男人会踩到她的裙摆。

沈梦出了大厅,钻进一辆车里。

“丫头,到手了么?”她的闺蜜小凡担心的问。

沈梦没说话,伸出一个ok的手势。

“噢耶——太好了。丫头,叔叔的未来就看咱们的了,只要找到证据证明当年叔叔是无辜的,你就马上和那个混蛋男人康裴离婚。你不知道这两年你在美国留学,他在家里玩的不亦乐乎,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我恨不得将他那玩意咔嚓了!”沈梦的闺蜜抱不平的说道。

“小凡,他玩就让他玩,对我没啥影响,只要他别碰我就行。”沈梦淡淡的说道。

“也是,只要他不糟践你就行。啊呀——那你身上那些是谁咬的?”小凡忽然想到什么,一声大叫。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沈梦白了闺蜜一眼。

“我昨天把你打扮的这么漂亮,你到底捉到奸了没有?今天一早还穿着男人的衣服躲在厕所里,我看你不是去捉奸,是去通奸,我只忙着给你化妆,都忘了问你了。”闺蜜小凡兴奋的问道。

如果能让沈梦拍下她挂名老公的偷情的照片,她就可以用这个和她公公谈判,换取叔叔没有杀人的证据。

“别说了,烦!”沈梦想到昨天晚上,脸还有些热,怎么会迷迷糊糊失了身!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丫头,怎么了?

“还说呢,你把我搞的像一只鸡,我不但没有捉到奸,还……“

“还什么?是谁强了你?”闺蜜小凡兴奋的问道。

“一个陌生男人……你明白?”沈梦难以启齿。

小凡摇摇头,表示不懂。

“哎呀!你好烦——”沈梦恼羞的低吼。

“啊?噗——丫头你口味够重的,居然找个陌生人报复康裴。”小凡笑喷。

“你?你到底是不是我这边的?我被人给那个,你这么高兴!”沈梦恼怒。

“哈哈……你这个金牌老处女终于有人要了。”小凡隐忍不住,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凡,你还笑——赶快把我的头发弄下来,戴着这个假发很热知不知道!还有这该死的睫毛,还有这红的像猴子屁股的腮红,快点给我擦了!”沈梦一边说一边将头发扯了下来,还将脚下的鞋子一甩,舒服的光着脚丫子坐在后排。

第13章 这么多吻痕

“丫头,估计康裴见到你这个模样,晚上会吓得睡不着觉!你看看你脸上,还有身上这些齿痕,我怀疑那个男人八辈子没见过女人!这得亲多少口才能出这么多吻痕!康裴如果看到这个,到时候就算是他老子不允许他和你离婚,就你现在这个模样,他会去跳楼。”小凡越过车座,坐到后面,开始给沈梦卸妆。

“其实,今天好险!”想到把自己给那啥的那个男人,沈梦不想和他再见面,毕竟婚内出轨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要见的好,免得被公公知道,到时候再危机到爸爸。

她知道爸爸是被人陷害,爸爸没有杀人,爸爸不是杀人凶手。

所以在她和康裴离婚之前,她一定要找到证明爸爸清白的证据。

迅速换装。

头发,衣服,鞋子,统统脱了下来。

下身穿上背带牛仔裤,上身白色小体恤,将头发一绑,又戴上一顶鸭舌帽。拿出湿巾,撕下假睫毛,把那浓浓的眼影,红红的口红,厚厚的粉底彻底的清洗干净。立马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清纯小女孩儿的模样。

她们坐在车里静静的等着猎物出现。

片刻,展览厅的大门打开了,顾少寒从里面走出来。冷冷的望着前方,狠狠的皱眉——

沈梦和小凡看到顾少寒的表情,就知道东西带出来了。

顾少寒冷着一张脸,玉观音不翼而飞,让他很恼火,跟着他出来的人都是这次展览会的负责人,这些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乖乖的站在那里挨骂,然后都恭恭敬敬送他离开。

沈梦开车,巧妙的尾随顾少寒到了别墅。

看着顾少寒的车子缓缓的驶进车库,沈梦拿起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起来,将这套别墅的格局统统记在脑子里,她就是有这过目不忘的本事。

“丫头,今晚你想动手?”小凡问。

“嗯,今天晚上我来。越早拿到玉观音越好,我一定要还爸爸清白,不能拖。还有,我和那个混蛋康裴早就过够了,他在外面沾花惹草,连我也被他搞臭了!”沈梦不悦的说。

“还好这两年你去留学,如果你在家里,非气的你去跳楼,他玩女人玩的可嗨了!”小凡气氛的说。

“呵呵……我才不会为了那个混蛋去跳楼,我又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我喜欢……”沈梦低语。

“丫头,难道你……还没有忘了那个人?”

“不说这个了……咱回吧。”收起望远镜,开车离开。

“都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放不下!”小凡看到闺蜜伤心的样子,心疼的说。

“小凡,一些事和一些人哪是说忘就能忘的!我也想……忘了他!可是……很难。”

是啊,爱过一个人,岂是说忘就能忘的!

深夜。

一抹小身影出现在顾少寒别墅外。

她一身黑色紧身夜行衣,黑色面罩和黑色鞋子,完全与这黑夜融为一体。她动作敏捷的潜入男主人的卧室里。

悄无声息的走到衣架处,灵敏的摸索着挂在衣架上的衣兜。

该死——

衣兜里居然什么也没有!

白天在展览厅的时候,她明明趁着差点摔倒之际,将玉观音巧妙的转移到这个男人身上,怎么会没有?

玉观音哪里去了?

难道被这个男人发现,拿出来了。

懊恼!

丫的!白忙活了。

刚想离开。

身后冷冽的声音传来“不拿点东西就走?这似乎不是小偷的作风?”

第14章 被要挟

沈梦一愣。

漆黑的夜。

漆黑的卧室。

谁也看不清楚谁。

“怕了?”男人冷幽幽的说道。

“怕?就不来了。”沈梦淡定的说道。

听到沈梦说话,男人微微一震,这个声音……似曾听过?

黑夜里,顾少寒嘴角一抽,英挺俊美的线条僵成了冰凌,冷冷的瞪着那一团黑影。

小偷?

他家里居然有小偷。

在本市还没有人敢招惹他,即便是他敞着大门都没有人敢进来偷东西,这个小黑影居然敢闯进他家里来偷东西,够大胆的。

看着那抹小身影,嘴角扬起玩性的笑意。抬脚,迈着悠闲的步子向黑影走过去。

感觉到男人靠近,沈梦攥拳,心里升起一计:声东击西。

“站住,难道这里不是世纪大道203号?”沈梦故作疑惑的嘀咕道,语气里透着真真切切的困惑!

“不妨告诉你,这里是202号。”顾少寒说,他向来不怕被偷,还没有人敢在他头上动土的,今天这位是第一位,居然还是个女人。

有意思。

“哦?202号,二啊!!”沈梦说完,室内瞬间被一股冷冷的气势笼罩。

好大胆的女人!

顾少寒冷峻的脸庞绷起,凶光外泄。沈梦感觉到阵阵冷风传来,站在暗处的小身影也瞬间绷紧身子。

死女人,敢说二!

“你在找死——”冰冷的话传来。

“死……又有何怕!”沈梦幽幽的说道。

对于她来说最可怕的就是被人要挟,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

顾少寒一怔。

这个女人身上似乎发生了比死还可怕的事情——

不过,还没有人能在他的威严下保持的这么冷静和淡定,何况她还是个女人。

“做贼做到你这种地步也是一种境界。”顾少寒带着冷冷的嘲讽说道。

“贼?干嘛说的这么难听!有些贼是为钱财偷,有些贼只拿该拿的,我只为一件东西做贼。”沈梦淡淡的说道,语气里透着一丝忧伤。

“那么……你来我这里是准备拿……”顾少寒冷冽的说道,语气里却多了几分礼貌,就因为刚才沈梦说了一句:死……又有何怕!

他相信能说出这种话的女人一定有故事,也不会是坏人。也因此他才会这么有耐心和沈梦说了这么多。如果是平时,他不会陪着她站在这里费口舌。

“为拿……良心。”沈梦说完一个翻身消失在窗口处。

她双手敏捷的抓着排水管迅速的向下滑去。

顾少寒迅速跑到窗口处,探出头去,这里是三楼,她居然抓着排水管刺溜刺溜下去了。

这个女人……勾起他浓浓的好奇心。身手这么好,居然什么也没有拿就这么离开。

今天早上在酒店里,那个沈梦也是这么逃走,晚上他又遇到小偷跳窗离开,和女人犯冲!

这个小偷,她……不是为财而来。

这是顾少寒对她的看法,而且他还肯定这个女人不坏。

但是,不管怎样,她依然是贼,并且闯进了他家,已经触动了他的底线。

空气中蓦然凝聚起一股冷冽的杀气……

拿起电话,给守夜的保安打去,“养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刚才有人进来了知不知道。”

“刚才?大少爷,我们一直都在下面巡逻,什么也没有看到啊!”

保安额头冒出冷汗,他们一直都在这里守着,什么时候进去人了,居然还惊动了脾气最坏的大少爷!大少爷每周就回家睡两晚,居然让人闯进了大少爷的卧室,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是二少爷,或许还好些,估计这次麻烦了,奖金保不住了,搞不好工作也会丢!

“你是说,你们一直都在外面守着?”顾少寒凌厉的问。

坏坏总裁:萌妻休要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坏坏总裁 或 萌妻休要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老公威武8章

    原标题:老公威武8章小说:老公威武第8章苏亦心,游戏开始了瞿天灏缓缓的松开了嘴,俊美无涛的脸上满是倨傲,他的双手随意的插进裤兜里,向后退了一步,满意的看着她白皙的颈子上留下他的痕迹。苏亦心用手捂着被咬的地方,几乎咬碎一口银牙,“没想到堂堂一个集团总裁,居然会跟畜生无两样。”瞿天灏的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语气仿若寒冬腊月,让人不寒而栗。“若是刚才没能让你记住的话,我不介意在这边再咬上一口,不过等会儿出去的话,你可有想好,要如何跟顾昊宇解释。”“你就不怕我报警,不怕我告你吗?”苏亦心瞪着他,她从未恨过任

  • 温暖的爱8章

    原标题:温暖的爱8章小说书名:温暖的爱第8章我把你告了隔天上午,叶暖就去上班了。刚进律所的大门,同事苏溪敏叫住了他,“叶暖,有人在会议室等你,是个帅哥哦。”叶暖怀着疑惑推开了会议室的玻璃门,只见一袭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这时,这人转了身,竟是温舒朗。温舒朗微笑的跟叶暖打招呼,“你来了叶暖,坐吧,我今天来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谈一下。”他率先拉开了椅子,神情姿态表现的完全不像是个上门的客人。叶暖默默的拉开了椅子,坐在了温舒朗对面的座位上,“温先生你今天来,因为什么事情呢?”“第一件事,我把你给告了,叶

  • 萌萌小乖妻8章

    原标题:萌萌小乖妻8章小说名称:萌萌小乖妻第8章忽冷忽热顾逸辰搂着她走了出去,期间他弯下腰来,做出宠爱甜腻的样子,而不明真相的傻姑娘则是一脸甜蜜的傻笑。到了车里,顾逸辰似乎又恢复原状,成了一块万年寒冰,无论米雪再说什么,他都置之不理。突然,铃声响起,只见他接听电话,并未说话,只是听着对方的话。“逸辰,谁打来的电话,你怎么不说话呢?”米雪好奇的问道。顾逸辰没说话,而是挂了电话,突然对邵阳说道:“调转方向,去郊外别墅!”邵阳脸色一变,点点头猛踩油门,而他们的车后却有一辆黑色轿车紧跟不舍。到了郊区别墅

  • 我愿与你共余生8章

    原标题:我愿与你共余生8章书名:我愿与你共余生第8章合同看着不远处的宋小文,脸上表情各种变幻,顾爵西想起昨晚被压在身下的她,身体很快有了反应。那张水润柔软的嘴,此刻正时不时地轻咬着嘴唇,他真想走过去狠狠地吻个够。“总裁,我想和您商量下,您看……您能不能忘了这件事?毕竟我也……”吃亏了,剩下的话说不出口,恐怕像顾爵西这样的男人,才不在乎她是不是第一次。“如果被强上的人是你,你能忘了这件事?”语气尽是嘲讽。“……”如果换做是她,她可能会杀了那个混蛋!连她自己都做不到,要求别人确实好像过分了?“那总裁

  • 我家老公,你别动8章

    原标题:我家老公,你别动8章小说书名:我家老公,你别动第8章做我的情人她的这份谨慎怀疑并不是无的放矢。在秦家被季曜珉有事没事掻扰了那么多年,她早已习惯戒备。真要这么天真,她早就被季曜珉这个渣男吃干抹净,估计连骨头都不剩了,哪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叩叩……”这时,敲门声响起。“进来。”墨御霆冷冷出声。“墨少,这是您要的衣服。”酒店的美女经理恭敬垂首,将叠放衣服的鎏金托盘双手呈上。秦深深看着酒店经理胸口的工牌,水润双眸透着讶异。工牌上面印着皇亚酒店的LOGO。皇亚酒店,遍布亚洲的六星酒店,其背景雄厚

  • 我爱你,身不由己8章

    原标题:我爱你,身不由己8章小说书名:我爱你,身不由己第8章赔钱行不行耳边传来一阵阵热气,顾甜心挣脱不开,她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冷绍辰找个坏蛋,真是羞死人了。她都说了不要结婚了,怎么能还这么逼她?“怎么,你还是不愿意?”“冷绍辰,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要当冷绍寒的后妈,也不想当她的嫂子,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鼓着勇气,顾甜心一口气冲着冷绍辰吼出来。冷家的男人,怎么可以一个比一个奇葩。一个劈腿她的好闺蜜,一个逼着她结婚。好吧,虽然说这里面也有一些自己的原因。可现在她后悔了,不行吗?犀利的

  • 极品夫君8章

    原标题:极品夫君8章小说名称:极品夫君第一卷缘起第8章洗澡他撑着书桌,勾着唇,邪魅的笑了:“去,就算将整个院子都给我找遍,也要将她给我找出来!”很好!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的戏弄他。如果是别的事情,他自然很快的就会发现不对劲。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他一直以为自己对一个男人上心了,这样的认知让他无法接受,脑袋也一片的混乱。不过还好,虽然他确实是上心了,但是对方并不是男的。那个狡猾的小狐狸,他一定要将她给抓住。北冥承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势在必得的光芒。落在了一边的威凡的眼中,有些微微的震惊,因为他从来没有

  • 以爱强宠8章

    原标题:以爱强宠8章小说:以爱强宠第8章女人,我已经对你很有兴趣这分明是一间浴室,不远处的花洒还开着,溅起一团团的水雾。男人的身体好像刚在冷水中冲刷过,贴上来的薄唇带着冰冷的凉意,两人都哆嗦了一下。接着傅奕臣像是受了这温暖的刺激,一把扣住苏蜜的后脑,同时用力将她拥进了怀中。他身上的白衬衣和西装裤早已湿透,滴着冷水。苏蜜被拖进这样湿冷而坚硬的怀抱,浑身颤抖,身上那件白色雪纺裙顿时便浸染透明,变得和傅奕臣一样狼狈。冷热的交替,苏蜜像是被丢进冰火两重天。挣扎、害怕,悸动。她拍打着傅奕臣的背脊,然而砸的

  • 独宠妖妃8章

    原标题:独宠妖妃8章小说名称:独宠妖妃第8章爷爷帮你报仇“不管是谁,爷爷都会帮你报这笔仇!”只要一想到他的风儿受了这么多年的屈辱,慕忠魂顿时有种想要将人撕碎的冲动。“我知道爷爷有诸多顾忌,既然风儿已经无碍,有些人,该清一清了。”慕如风抬头,目光迎视着他。慕忠魂内心一震,是啊,是该好好清一清了,以前因为风儿不能修炼,才不得不培养那么多外人,因为他的放任,有些人越来越猖狂。“还有爷爷,那位好心人教了风儿不少东西,近期可能会经常和草药打交道。”慕如风道,终于说到了重点。“药房你尽管用,缺少的草药,只管

  • 总裁竟是牛皮糖8章

    原标题:总裁竟是牛皮糖8章小说名字:总裁竟是牛皮糖第8章第三任“正常人安静状态下为九十,而你,一分钟脉搏为一百四十八,你心跳过快,见到我,就这么兴奋?”兴奋个鬼啊!她这是在害怕!欧聿夜端起了一旁的粥碗,调羹上下舀了两下粘稠的米粥,用调羹舀了一口凑近慕筱夏粉嫩红润的唇瓣,“张嘴,不吃东西的话,你知道后果。”慕筱夏紧抿着双唇,一副不配合的模样。她的心里在激烈的挣扎着,如果忤逆这个暴君,说不定真的会被掐死在这里的。但是下一秒钟,慕筱夏的唇就被面前的男人狠狠的吻住了……软濡的米粥……送到她的唇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