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三生三世,一醉方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6:24: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三生三世,一醉方休

关于第二卷的大纲

关于第二卷的大纲,不是特别详细,透露给大家看,喜欢就注册推荐收藏。完整版【三生三世,一醉方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强调下,与原文可能有差落。

  第七八章

  (妖月官家小姐身份入宫,三女为刺客刺杀国王被妖月苦肉计挡下,红霜迷晕王爷带着王爷隐居起来(伏笔),)

  第九章

  (妖月一朝得宠,颜晰玄痛苦仰望,国王赐婚太子,娶江南第一富之女婉儿。婉儿却已经订婚。于是国王要杀婉儿,结果见了婉儿的未婚夫后众人地吃一惊)

  第十章

  妖月要魅惑主,救婉儿一命,并且废了太子,杀了忠臣。

  第十一章.疏影狱中见太子,疏影性情大变。太子自尽

  第十二章.王爷“杀”了绑架她的红霜,看着红霜跌下山崖,回来带兵讨伐国王。

  第十三章,王爷顺利进的宫中,却发现宫中库房被洗劫一空,而国王被妖月杀死。来自http://www.xbxys.com/

  第十四章。妖月和疏影相见,得知婉儿所救,也因此了解婉儿的身份,众女觉得与其一个乱世不得治,不如他们为王。而此时疏影的能力也开始觉醒。

  第十五章。华乐国重新建国,强大的财力支撑,一举灭掉上挺,其他国家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却被掠月教扰乱的国类局势动荡不安,上庭灭华乐现。、

  第十六章,王爷一个人在王宫想要自杀,却被已然毁容的红霜救下,自此放下王国大事,跟着红霜走了。网站xbxys.com

  第十七章,华乐国建国大典,妖月的哥哥妖掠出现,颜晰玄也来了,看着妖月的神情却是变了

  第十八章.少狱成了代理的国王,欲迎娶疏湘为后,去被妖掠的出现打断。

  第十九章,神龙一族出世,疏影湘失踪

  第二十章,疏影疏湘被带回神龙一族,男主角君如出来也就是男主角。

第一卷.西风残照音尘绝

第一章.何处月影遇归人

意逍遥,音尘绝,伤心空对玉阶影,都付红颜醉。

  烟如织,梨花落,莫待人去空烟雨,何处遇归人。

  晰玄,你会记我多久。依偎在他怀中她,如所有恋爱中的少女般娇羞的问道。

  你扎根在我心里,永远忘不掉……那么月儿呢,能记我多久?他拥着她,深情款款极尽宠溺的望着她,许下的是一生的承诺。小百姓养生网

  也许,可能,大概是,嗯……一秒钟。呵呵!我错了,是一辈子。永不相忘。

  永不相忘……

  那一刻,被忽略的全世界,只因为彼此的眼中都只有对方的身影,四周努力绽放的蓝玫,开的妖冶动人,却不及她一半美丽,含下独自凋谢的命运与无法摆脱的寂寞。靛青的湖水中模糊的倒影,相依相偎。

  妖月的脑海里全是曾经他对她的承诺,也是她能想到全部的幸福,女子一生当中能够遇到那样的男子,谁都会心动,更何况他的心里只有她,至死他们都不会放弃彼此刻骨铭心的爱。她不要忘记,那个扎根在心底的人啊……噬心,来者怕是下了决心.虽不愿伤她性命,却也派出奇葩姐妹,外加十六名族中高手,也全然不顾江湖道义,围攻,下毒,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这小树林中将她打成重伤,强逼着喂她服下噬心,只等着她自己的一个念头将那个人忘的一干二尽,可是她不要,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曾经相爱,两眼相望之间,却不记得你是我爱的人。阅读xbxys.com

  想来也可笑,这噬心本是神龙一族的巫女为了救族人,逼迫自己忘记心爱之人所炼制的,当时自己听晰玄讲起这个故事,为了巫女的爱情而感动,却也骨子里鄙视巫女放弃爱情选择守卫族人,她太傻,。现在她恨那个自私的女子了,她将要间接的夺走了他,夺走了她关于他所有的记忆。噬心,噬心,吞噬的是内心最深切的牵挂。无爱者不得噬心,深爱得忆起便失灵魂。

  “晰玄……对不起……对不起……”泥泞的小道上没有来者,也无归人。只有身着紫衣的妖月痛苦的喃喃自语。惨白的脸色,血污的外衣,乱不去她的绝美妖冶。说明xbxys.com此时的她,任谁看到了都会心疼……恐怕躲不掉了,只是再让她忘记之前看他一眼就好……

  “不要,不要忘记你,我不要……”妖月不断的回忆着与他相识的点点滴滴,不断的捕捉与他在一起的记忆片段,痛苦的声音,痛苦的脸色,呢喃着呻吟着,却是她不愿意放手的痛苦的幸福。记忆中的他,开始模糊了,消失了。

  意识不断的被抽离,心却是破如碎片,痛,痛彻心扉。那两小妮子还真下的了手,“为了少主,为了神龙一族,姑娘对不起了,遗忘是你最好的结果,希望姑娘你得到解脱”,她们不能伤害至高无上的少主,那么只能用这个女子做为突破口,无情无爱的她们,怎么会懂得这不是解脱,是多么残忍的伤害。

  “月姑娘,我们不能失去我们的少主,只能得罪您了,这样对您对少主都好。”噬心的毒真狠,怕是真的要与君长绝了。可是,不要,我们说好的永不相忘的,对不起,晰玄……纵然明白越是去强记和他有关的回忆,她越是痛苦,可是她不愿意忘记那个扎根下心底的人……

  答答的马蹄声过,渐起的水花污了马身,近了……又远了。最后一点渺茫的希望在她的心中也渐渐的消失了。

  “晰玄,是你吗?”妖月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一牵情丝却是上万条小虫钻进她的脑子里面撕咬。勉强睁开双眼,如蝶衣的睫毛此时挂上了泪珠,在斑驳的阳光下,两眼无神的挣扎着。然而那条小道上空无一人,只有绚烂的彩虹挂在天际。微笑的看着她的绝望,她的痛苦。她牵着嘴唇笑了笑,上天为什么要开

  这样的玩笑,让我拥有了他,为什么妖让我失去他。

  远去的马蹄声又近了,她撑起虚弱的身子吃力的望着两名神韵相似的女子向她走来。是奇葩吗,不,不对。阳光的余辉斜射在她们的身上,给她们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这么的脱俗怕是天上来的仙女了。妖月牵着美艳缺失血色的唇笑了笑,自己连敌友都还没清楚了。

  那身穿红衣的女来到她的面前,她俯视着她,望着地上身负重伤女子皱起了原本不够舒展的眉头。她仰视着她,终于还是来了,终于还是等到了,那失去她的五个年华中,她时常会想起这个自己立誓保护一辈子的女孩,她长大了,唯一让她还记得的是那不变的冷清的孤独的眼神,还有一身的火红,如血般流淌过了她的全部思绪。

  妖月笑了,即便受伤而痛苦,也笑得倾国倾城,你回来了……“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疏影。”忘记了晰玄,也忘记了痛苦,只因疏影,那个自己幼时立誓守护一辈子的人。她还是回来了,失去她的日子里,她一直会希望再次遇见她,只是现在的自己……眼前一黑,妖月失去知觉,嘴角还留着浅浅的微笑。

  “湘儿,她好熟悉,她的眼睛,我在梦中似乎看过。”看着眼前女子安心的笑容,疏影似乎想起了什么,却什么也没想起来。看到被血污的紫色身躯,看着那苍白的面庞,看着她,她感到害怕,没来由的紧张,没来由的害怕,因为妖月,因为笑,因为血,因为泪,因为怕失去。疏影,让我一辈子保护你好吗?是她,是她,月啊……,泪盈满了眼眶,在一起的日子是她最快乐的,没有使命,没有饥饿,没有驱赶,所有的快乐都是她给她的,这一辈子没有她,恐怕笑是什么她都会不知道。

  姐,没在意疏影的自言自语,没注意到疏影的不正常,湘儿用乞求的声音问道:“姐,她好可怜,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救救她吧?”说着,疏湘拿出胸前的碧玉石头,意欲上前。疏影止住她,“快,把冷香拿来。”快速上前两步,疏影扶起妖月,也不顾那精制的红衣被血泥所污,探上妖月的脉搏,“先喂她服下冷香,我们要迅速回岛,这要是误了时辰,湘儿,你的病可能会因此耽搁了。”紧紧的抱着她,怕松手就会就此失去了。因为得到过幸福过才会害怕失去……

  “姐,带上她吧。”没来由的好感,只因那绝美而又幸福的微笑,所以善良的香儿不愿意丢下。

  “当然,湘儿,帮我把她扶上云夜,回岛,我才能救她,我们要快!否则,来不及了!”

  两人小心翼翼的扶了昏迷的女子上马,坚韧的鞭子猛的抽在马背之上。

  “嗯,驾,驾,姐她中毒了么?”

  驾、驾。

  “噬心,蚀人之心,忘记便是终结,无爱者不得噬心,深爱得忆起便失灵魂,一般不伤人性命。可是,她太执著,以致伤了心脉,只有醉瑛樽才能救她……驾……”朱红的唇缓缓的道出险毒的药效,静波如水的心已然乱了!

  马蹄声消失了,空气中的香味也飘远了,那被血染的泥土发出黯淡的光芒。暗示着这里流过血液,遇见是回忆的开始,即便回忆让人疼,我却是幸福的……遇见真好……

第二章.山重水复月为引

音尘岛,人称的世外桃源,人惧的世外高人,还有人求的救世圣女--郁疏影,郁疏湘。

  疏湘常常再想,遇见开辟怎样的天地,给人生到底带来了痛苦亦或是幸福?还是不过一个过客,一声叹息,滚滚红尘只不过擦肩而过。

  可是她最爱的姐姐啊!遇见那个女子,心满意足的笑容羞了月落了雁沉了鱼闭了花。那十分的冷清却是添上了八分的柔情。看着姐姐这难得一见的紧张,她意识到这怀中的女子想是姐姐很重要的人了。

  因为身份,她们博情博爱,爱天下爱苍生,只道是无情无爱。救人治人渡人,也是因为生不由己,责任使命背负在身。

  疏影习惯去面对死亡,因此从第一个孩子在她怀抱中永久的睡去到第二个第三个,她开始保留了一切和情绪有关的表情,这样紧张的神情是开始会害怕失去。疏湘呆呆的想着,望着靠在自己怀中昏睡的女子,心里由衷的赞叹,若是红颜祸水,这女子当得起祸水一词。却又心中思绪百转,不,姐姐才是最美丽动人的,可是她也好美好美。使劲的摇了摇头望向江边的疏影,想要阻止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暗暗的为自己在这紧要关头走神而羞愧不已。

  疏影就着一袭红衣,发间斜插一支桃簪,独立江岸。乌黑的发随风扬起,如雪的肤在月下发光,绝色的容颜带着淡淡的哀愁,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孤高,寂然。

  纤若无骨的玉手握着碧玉的酒杯,放下,举起,又放下。叹息一声,再一次将碧玉的杯子举起,对着圆月,轻声吟唱

  “从过去走到现在,从现在渡到未来,从生存走向死亡,以死亡倾覆重生。

  看时间与生命在我指尖舞蹈,轮回的大门请为我开启,

  我是与你定下契约的郁疏影,

  金木水火土

  塑造孕育毁灭,毁灭重组新生,

  为君愿倾城,

  醉瑛樽,开!”

  霎时,波涛汹涌的江面平静了下来。如同光滑的镜面,倒映着一轮明月。水面的月影逐渐明晰,直到成为实体……

  “湘儿,我们被跟踪了。可是,今天是最后的机会,带着她,你先回岛吧。我解决了他们,就会回来……”波澜不惊的说着一个事实。

  一路走来,不断绕路却还是被跟踪到了这里,可是湘儿不能耽搁,月也不能耽搁,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师父的预言一个接一个的应验了……面对才是最好的方式,人定胜天必须以面对来对待未知的命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来吧,就来吧。

  “可是,姐姐……”想着在外的种种阻难,疏湘不得不开始担心,师父的预言真的要成真了吗?世外桃源的音尘岛终于要迎接它的劫难了吗?还是这怀中的女子便是劫难的开始?无论怎么样,她都不要姐姐受伤……

  “湘儿,音尘岛对于你我的含义很是重要,该来的终会到来,我们逃不过命运,只能面对。湘儿,带她回岛。她,对于我,就像你对于我一样重要。快走吧!”

  可是……看了看妖月苍白的面容,望了望姐姐那带愁而又决绝的倾城容颜,“驾,姐姐,我等你回来……”说着,骑着马抱紧妖月跃入到江水中的月影,泪水挥洒在空中,在月亮的清挥中融入了江水,两人一马消失在疏影的眼前。

  江水恢复了它的惊涛骇浪,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两名气度不凡的男子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由远而近,男子先后下马走到她的面前,欲言又止,想是被这女子空灵的气质所影响了……疏影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青丝,恢复了她特有的冷清孤傲,站在江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阻止不了来者为那绝色而惊叹,可是多情必被无情扰。

  “公子,是为了人而来?”看着眼前神带担忧之色却掩不去王者气势欲问还休的白衣男子,疏影邹了邹眉,不带感情的询问着,却是肯定的语气,怕是为了月而来,却不知道是敌还是友。

  为首的男子不禁一怔,为这女子的准确判断,也为女子的神情,这女子怕不是一般人了,月怕是危险了。忆起树林中的血迹,他紧紧的握住拳头。想要让自己保持镇定。“姑娘,可见过一面容姣好的紫衣女子,年龄在十八岁左右。”急迫的声音,急切的眼神,似乎从绝望中抓到了希望的曙光。却依旧保持镇定,语气不急也不缓,却是无法掩饰的担忧。他在害怕啊,他宁愿她忘记她,也不愿意她受到伤害…只因为,他爱她,刻骨铭心的爱。但是,她却因为他失去了踪影。若是她有事,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见是见过,只是……”看来非敌是友了,那眼神错不了,疏影暗暗的想着,冷清的神情收了不少,语气也柔和了。

  “只是什么,姑娘求求你告诉我,她对于我,很重要,只要姑娘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失去方寸的颜晰玄紧紧的抓住疏影,方觉失礼又赶忙松了手。世界上怕是只有那月才会让自己如此慌张,想当年族内动乱,父母被害,他也仅是哭过就立刻接手族内事务,少年老成的平息动乱。力挽狂澜般改变格局,定下稳固的地位,因此被族人神明般的奉为天人。那个时候有难过吗,有吧。但是害怕紧张却是没有丁点。

  “那么,请公子随我一同去音尘岛……”罢了,该来的总会来,毕竟那个女子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不善说话,便选择寡言少语,想起自己那个一说话就不停的妹妹,不禁牵了牵嘴角,给了人春风般的微笑。沉鱼落雁般……

  音尘岛?月该是没什么事的吧,该是被她所救了吧,颜晰玄将心中担忧的大石放下,此时才仔细的看了看着眼前的女子,觉得眼熟,却是从来没见过的。心里想着月,惦记着她的安慰也不多想,于是在心里祈祷着,月儿希望你没事。

  “姑娘可是音尘岛的圣女……”一直安静于以旁的古泪煞突然问道,身在江湖的人,若非避世者和无心者都知此岛不是一般人可进,甚至传言那圣女是由仙岛而来,而那音尘岛便是可遇不可求的仙岛,寻找此地的人往往失望而归,然而五年前那圣女却也明明白白的告知此岛乃他们所处之地,现今一听说此岛之名,不得不怀疑女子的身份。眼前的女子又是如此般气质,古泪煞不得不做此猜想。

  疏影没有回答,再一次拿出碧玉杯子,不避忌的在他们惊讶的目光中吟唱着,率先踏入那月影之中,而后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上,白衣和黑衣男子于是不加迟疑的跟了上去,三人逐渐消失在月影之中。

  黑暗中的影子看着消失的江中月影,看着消失在月影中的数人,从黑暗中冒了出来,在明亮的月光下悉数大约8人,那八人走向他们消失地方,发现什么都没有,也不确定刚刚看到的是真是假,于是领头人一个手势,他们如影子样,不曾出现般消失在月光中……

第三章.回首已然陌路歌

爱你或许真的是我的全部,我可以允许你不再爱我,可是我不能阻止我的心为你跳动,如果你幸福。我可以离开你,直到你想起我,直到你需要我……

  “月儿,你真的把我忘记了吗?”颜晰玄痛苦的神情有那么一瞬纠住了妖月的心,而妖月只能带着求助的眼神望着他以外的人。她怕他,看见他,她的内心感到恐惧,也感到怜惜,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要去接近他安慰他。可是,关于他的回忆她怎么想也记不起来,她记得她是谁,认识眼前的所有人除了他。她把他忘记了。彻底的,只是梦里却有那么的一个声音,有那么一个眼神和他是那么的相似。她努力的想着,却觉得头疼,不自觉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神情看着痛苦至极。

  晰玄看到妖月这样,想要上前阻止她,而妖月却是一惊,恐惧般的缩进床角,晰玄于是不甘的收回了手,而这一幕恰好被刚刚进来的疏影看到。“颜公子,你这样会害死她的。湘儿你先去喂她喝药。”后面端药进来的疏湘于是走上前去稳住了妖月的情绪。疏影看着晰玄幽幽的说到,“除了你,她可以记住任何人,她也只记得任何人。忘记又何常不是幸福……若不是她太执著,她可以……不用伤的这么重,我甚至以为我会永远的失去她。”那样不带表情的声音却是内心最真切的话语。

  看着妖月无助的神情,疏湘拉了拉疏影的衣袖,疏影顿时会过意来,脸上的哀愁换做了明朗的笑容,那么的真切,不带任何的掩饰,用温柔的声音对妖月安慰到,宛若一首催眠曲。“明天,你还是你,只是忘记的就不要再去执著……乖!睡吧,什么都不要想……睡吧”,妖月那美丽的双眼,缓缓的闭上。是累了也是安心了。

  看到妖月睡着后,她坚持的将余下的几人请了出去,包括痛苦深情的望着妖月的颜晰玄。

  看了看熟睡的妖月,他无奈的转身离开。他是多么的想将妖月拥入怀中,也许再相见就是痛苦的开始。想起看不到妖月时的恐惧,却又觉得现在很好,至少她很好。若不是疏影启用醉瑛樽的力量,开启放逐之渊的大门,恐怕……。不,这样的事绝对不能允许发生。都是自己害了她,可是唯有自己不能替她报仇,因为他是他们的少主……他有自己的使命。

  处变不惊,上者无私情,却是绝对的孤独。看了一眼熟睡的妖月,晰玄静静的走了出去。古泪煞和疏湘也退了出去,只剩下疏影在那儿。

  疏影抚摸着妖月美丽的面庞,淡淡的自语着,我以为我救不活你了,说着一滴眼泪滴落在了妖月净白的素手上,想着想着不禁睡意袭来,她听到妖月哭着对她说:“你还是把我忘记了,可是,疏影,给我守护你的机会,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哭泣的妖月全身都是血,气息很是微弱,不,月,影儿从来没有忘记你。她大声的哭着,而妖月没有任何的回应,她探上妖月的脉搏却发现不到任何的迹象,她死了,她死了,于是她不停的泪,却分明的听着湘儿叫她,然后一切都消失了,那包围他们的烈火,还有怀中的妖月,此时才发现,那只是一个梦,想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帮妖月掖了掖被子,便走了出去。

  “啊……”颜晰玄提着手中的火魅,发泄般,在空旷的江岸边乱舞。岸边的芝兰也无辜受罪,想当初湘儿种它们的时候可是宝贝着了,如今却被一剑一剑的剑气毁了花容,可是那始作俑者却因为发泄心中的不快,没有意识到此时他的做法,也丢了上者无私情的王道,什么处变不惊,什么自私无情,这不是他要的。这个世间月会乱了他的心。

  远处的繁逝亭中,古泪煞叹气般的看着天空自言自语“惜儿,我想你了,虽然不能在一起,可是我们还知道彼此的爱,于我,足够了……”

  月亮逐渐爬上了树梢,空旷的江岸上,是风声也是剑划过的声音,破竹般,玉碎般,心死般,没有任何的灵气……突然,一片竹叶飞过,打在颜晰玄的手腕上,剑未掉,而乱舞已停。杀气也消失在夜空下。只是那一地的随风摇曳的芝兰也香消魂飞了成了花泥。

  “公子,请你明天离开吧!你的无奈,你的存在,会让她想起你,她的身体不能再一次如此般折腾了,独自守护你们的爱,又何尝不是一种爱的方式。命运,是我们无法抗拒的。若你爱他,明天就离开吧。”疏影从房中出来,来到平时最爱呆的地方,这里有湘儿种的芝兰,此时看随风摇曳芝兰也香消魂飞了成了花泥,她不禁皱起了眉头,湘儿怕是会难过了。但是想到月也不多想,此人离开才是对妖月最好的。要不那噬心真被激起了,她难以保证能够再次救回她。

  “郁姑娘,也许你是对的,若不是姑娘,恐怕在下早已失去她,多谢姑娘,明天我就会离开,希望姑娘好好照顾她……”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原来自己是会哭泣的。想着自己失常的举动觉得很是惭愧。

  “我会的……我欠她的一辈子都还不清,我对她的关心不小于你。”

  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火魅,却也明白自己怕是她最不需要的了。自己的出现该她带来了太多的痛苦,后悔了吗,也许吧,没有自己,妖月可以更加幸福。

  许是看透了他的心,疏影上前安慰道“妖月从来不会后悔爱过你,爱一个爱自己的人是幸福的,她所受的痛苦,是她愿意的,只是这是你们必定要面对的命运,公子好自为之吧。”说完便转身离去。不习惯与人交往,不懂得如何去安慰他,那个命已经被注定男子。

  看着离去的疏影,他想起了那个妖月五年前所救的孤傲女孩,一大一起的两个身影融合为一,妖月五年中一直念念不忘的姐妹,她一定会得到最好的照顾,那么离开吧,再见怕只是陌路人。

  相守太短,若可以让你幸福,就忘记我吧。寂寞,哀愁的身影缓缓的走向妖月的房间,她不忍去看他。中了噬心之毒的妖月真的不能再爱他了……因为他是她唯一的爱,忆起便是死亡……忘记是一种遗憾,记住却是痛苦继续……可是我不怕死亡,却怕忘记你。

第四章.缘聚却叹当时景

大江东去,淘不尽人间喜乐哀苦。

  有些事被命运注定了,我们逃不开只能选择面对

  正如与你之于我便是逃不开的命运

  ……

  面如桃花,眉如柳。樱唇微启,欲说还休。疏影幽然的看着江边的枯叶败草,绝世人是否也该是绝情者。任是哪一颗被冰冷外表包裹的跳动温和的心,她也是多情的女子。

  江水击打着水岸,浸湿了红衣。泪滴落,似风沙迷住了双眼,心有多痛,泪有多苦。泪水顺着如凝脂般的脸颊滴落到手中的碧玉酒杯之中,一阵芳烟过后,苦泪酵成香酒。

  仰首,醉了佳人心,也许这样真的能忘记来世今生的苦痛,她背负的疾苦太多太多……

  也许我们还有来世,只怕今生是个错误。让颜晰玄离开,是为了妖月。让妖月留下,是为了那儿时相伴无忧无虑的美好回忆,那些如同甘泉般的美好记忆一直都给她那快干涸的心注入力量,若这世上有什么是她留恋的,月是重要的一个人。

  疏湘提起衣摆,以免被那有点湿了的泥沙污了那纯洁的白色,走至疏影身旁。玲珑如她,聪慧如她,又怎能不知道那平淡表情下的无奈。她什么也不能做,唯一可以做的便是默默的守护,直到她不再需要。

  “姐姐,妖月姑娘已经好多了,她请你过去,说是有重要的事,姐姐?”疏湘银玲般的声音打破了疏影的沉思。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此时已经换上了温暖明朗的微笑,她宠溺的顺了顺湘儿被风吹乱的头发。“我知道了,以后的药就不要加迷迭香了,你也要注意下自己的身体。你先回去,我马上就来。”

  “嗯,我先去看看妖月姑娘。”疏湘轻轻的叹了口气,仿若白色的蝴蝶一眨眼便消失在江岸。疏影收回看向疏湘的目光,转而看了看手中的醉瑛樽,一抹嘲讽出现在她的嘴角,世人皆以为得醉瑛樽者得天下,唯有拥有者明白,醉瑛樽不过酒杯一只,醉人忘忧罢了。得到的天下,怕也是一个人的孤独。

  疏影将酒杯收如衣内,望了望天空,刚刚还是风和日丽的天空此时已经是乌云齐聚,看来暴风雨要来了。她收回视线,突然发现,不远的江岸边似乎有一身影,看哪体型该是一名男子,她迟疑的想了想,向那男子走了去。这音尘岛何时能让外人进来了?

  若这真是暴风雨的前奏,她只能面对……多少年后她还在想,若是当初没有救他,她是不是可以一直活的心无芥蒂。一直做那世人眼中不可亵渎的救世圣人,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公子,醒醒。”音尘江岸,芝兰齐放。疏影跪在那兰草中,看着昏迷不醒的男子,此时她不知道,她是如何的出尘脱俗。

  男子白衣加身,面如冠玉,鼻如悬蛋,高梳的墨发此时已然散了,随意的散在他的面颊上。那即使昏迷不醒,却也藏不住那如神般的气质……若颜晰玄是地上的王,他便是天界的神,这仅仅的一眼便注定了她无法逃开他,她的灵魂已经为他沉沦。

  “公子,醒醒。”疏影轻轻的摇着男子,随后从怀中取出药瓶,将一粒金黄色的药送入了他的口中。那金黄色的药便是集解毒疗伤于一体的冷香。

  “嗯……”男子呻吟着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锐利的星眼,仿若可以看透一切……略显苍白的脸此时在冷香的作用下已经恢复了神色,她看着他,他盯着她。明明是他仰着头,她却觉得他君临天下般,不畏不惧,不惊不慌,王者之势自然的流露出来。

  疏影浅笑,为自己的有这样的想法感到好笑,可是在旁人看来,却是倾国倾城更倾人心,有那么一瞬他想要放弃所有的目的,只为守着如仙女般的人儿,然而一瞬也只是一瞬……

  忽略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变化,她轻语,“公子运气真好,但是这里是世外桃源,不是凡人该来的。无论为了什么,待公子身上的溪雾花毒去了,就请回吧……”

  “多谢姑娘救了在下,只是敢问姑娘芳名……”她很美,如仙女下凡,美的不仅仅是那外表,更是那冷艳的气质下,淡淡的哀愁会惹人心疼,他多么的希望她不是她——那个醉瑛樽的拥有者。在旁人看来,一个有神的气质,一个有仙女般的容貌,这是多么美的一幅画啊,真实到不真切,因为他们,这里的一切都失去自己的美丽。那些清纯动人的芝兰只剩下苍白的色彩,谁愿意离开这样美丽的画中人,不得已的理由却是最不该的理由。

  “郁疏影……”说完,便起身离开,没有任何的迟疑,决绝的当从来没有相见般的离开。即使,他那么的让人心动,只是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场荒唐。

  ……

  回到小屋已然不见疏湘的身影,只有那一抹蓝妖冶的蓝,在门口静静的等候。若疏影是公认的仙女,她便是美丽不可方物的妖精。她们的友谊,却是交心般,舍身般。

  “影儿,我们会长大,我们会改变,但是我绝对不会改变,让我保护你。”往事历历在目,你还是那个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妖月吗?“影儿,你回到我的身边来了!”妖月的话打断了疏影的思考。这是初见还是再见?都不重要了。

  “妖月,我好想你,我以为会救不了你。”即便相隔五年又怎样,我们还是再见了。

  时间仿佛停止,远处的疏湘看着这一切茫然了,她真的是月姐姐……红叶飘落在两人的眼前,疏影在妖月的怀中发泄般的哭着,仿佛一个孩子要哭尽自己所有的委屈。

  “影儿,想不到再见你,你却爱哭了,以前你从来不哭的,还是来让我保护你好吗?我只会让你笑,我喜欢你的笑。”妖月紧紧的抱着哭泣的疏影,妖月觉得很是安心,那个失散多年的女孩,那个儿时立誓永远让她快乐的女子,那个自己以为已经死去的女孩,此时活生生的热呼呼的让她抱着,她觉得很满足。

三生三世,一醉方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生三世 或 一醉方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第15章体贴的未婚妻“总裁,盛小姐约您今晚一起吃饭。”助理林安上前汇报。“今晚没空……算了,告诉她,我会赴约。”林安点点头走出去,靳少琛摩挲着手中的银色钢笔,俊美的眉头微蹙,薄唇紧紧抿着,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神情一会儿充满怒意,一会儿又带着一股莫名的欣喜。不知过了多久,靳少琛才重新把视线转回文件上,只是他还没有看完一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少琛,你今晚是不是要加班?我没关系的,我就在饭店等你。”盛语蝶温柔体贴的声音响

  • 小说男神不好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男神不好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男神不好惹第15章阿森哥哥“小妩啊,你别整天赖在家里,你吉阿姨家的哥哥回来了你去相个亲又咋滴啦。”奶奶整天都在给她准备各种相亲,她才二十一岁好不好!“哎,说起吉阿姨家的阿森哥哥,小妩啊,你哥哥也有好久没打电话回来了,他联系到你时记得让他给我们打个电话啊,那孩子光顾着工作连家都不要了。”正在看电视的爷爷碎碎念着。“奶奶,我一会有事要外出,你就行行好放过我吧。”神色诡异的罗云妩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每次只要他们一说起哥哥来,她都坐立不安。她回到家才三

  • 小说恋了爱了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恋了爱了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恋了爱了第十五章母女“呕……唔……”顾正祁沉黑着脸,看着扶着大树不断呕吐的女人,心里怒气升腾,他的话就那么让她无法忍受吗,居然当着他的面就吐!“对不住啊顾总,我,呕……”唐语欣抱歉的说,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想必顾正祁早就气坏了吧,看看他的脸色,唐语欣就知道了。但是道歉的话还没说完,胃里翻涌的难受感又让她忍不住回过头去呕吐起来,呕得太厉害,眼泪都差点出来了。直到确定肚子里真的没有能吐的东西了,她才再次回过神来。“喝口水簌簌口。”“谢谢啊。”接过

  • 小说女不强大天不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女不强大天不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女不强大天不容第十五章婚姻是牢房,是坟墓素质真差!陆叙瞧了一眼,自动过滤,刷新页面继续等待。等了好久都没见再有新的回答,陆叙索性将悬赏再提高了三倍,继续守着电脑等。果然肉多了好钓鱼,不一会儿就见五花八门的回复滚满了屏幕,嘲讽当中也有不少实实在在的在回答。其中一个说:“你是从哪一方面看出来她不爱你的?如果是她不愿意和你有夫妻生活,可能是你平时太粗鲁了,不能带给她愉悦的感受。”是这样吗?陆叙想了想就最近一段时间二人的床上生活……怎么感觉,每一次

  • 小说对不起,我爱你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对不起,我爱你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对不起,我爱你15:我没有报警!“没有。”我坐在地上,看着窗外的星星,感觉自己就像笼子里的鸟,好想能有一双翅膀,可以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洛珍呀,你快乐吗?”我呐呐自语,沉寂在空寂的世界里。突然,洛珍推我了一把,我手下一滑,差点躺在地上,她开心的冲我笑,“你瞎想什么呢?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很快乐。你看,我们有吃的,有喝的,有穿的,多好啊。”是啊,一个人只满足于吃穿用,那么她活着,就是满足于最基本的东西,不可悲吗?或许,我没资格思考这样的问题。

  • 小说春光乍泄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春光乍泄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春光乍泄记015你是我的女人我已经迷失在这濡湿侵占的吻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抱起我,扔在了宽软的大床上。紧接就欺身而上,紧紧与我贴合在一起。逐渐的,我已经变得一丝不挂,他精壮的胸膛烫的我浑身燥热不安。当他手触碰到底线的时候,我倏然睁开眼,满是惊恐;他眼底似有绿色火光摇曳,声音性感的沙哑。“薇儿,戈薇...你说过,你喜欢我?“我迷惘点头,他就似已得到占有我的全部理由。野性不再压抑,而是被彻底释放。他霸道的将我双手摁在发梢,濡湿的唇瓣一路探索,仿佛每

  • 小说爱你,到此为止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到此为止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你,到此为止第15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纵然庄潇潇的承受能力锻炼的够强,可当听着父母亲口说着这种话时,她的眼中依旧划过了一抹苦涩。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会得到亲生父母这种对待?庄可儿则是隐隐之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来这么多年,她给庄家父母洗脑很深啊!“我不稀罕你们那些臭钱!行动是我自己的自由,我凭什么听你们的?”庄潇潇让自己镇静了下来,冷笑道。夏凤不敢相信眼前跟自己顶嘴的是一向懦弱的庄潇潇,她气的颤抖着手臂说道,“你不走难道要留下来破坏你妹妹的

  • 小说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先婚厚爱:权少的心尖宠第015章流言蜚语窃窃私语的声音响在耳边。“什么嘛,原来是靠走后门啊。”“难怪今天前台说总裁亲自去说有人今天会进我们设计部。”“呵,就她长得这样难道总裁还能看上她?”……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射来。安好景蹙了蹙眉。什么叫她长成这样总裁怎么会看上她?!那你倒是让唐煌跟她离婚啊!还什么走后门,这家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有我的一半,进这儿就跟进自己家似的。安好景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不置一词地朝38楼走去。她们设计部在20楼,

  • 小说谁寄锦书来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谁寄锦书来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谁寄锦书来第十五章:你不用担心,其实我的金主也有些背景叶昊天闭着眼睛说着话,嘴角勾起一抹欠揍的微笑。我白了他一眼,无奈的起身,出门去洗澡。他的洗手间也是很现代化的装扮,里面是简单的男性用品,漱口杯都只有一个人,我心里有点疑惑,难道金主都不在这里过夜吗?不对,管我什么事情,这个男人太恐怖,我不想介入太多。等洗好澡以后,我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看着床上闭眼的叶昊天,再看了眼床头柜上我的包。我为什么不走,留在这里继续被他奚落?他这种人,不过是嘴上功夫厉

  • 小说爱恨一线牵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恨一线牵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恨一线牵第15章:她犯贱宋楚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要被逼疯了一样,她有病吗?干嘛要站在这里看着他作威作福?她为什么不将手里的杯子狠狠的丢到他的头上,砸破他的脑袋?她为什么要面对他如此坦然的态度时,心里面会觉得难受,会觉得如针扎一样的痛呢?最后,她终于是得出了一个结果。她犯贱!将陆君城丢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捡起来,然后连同脚凳上的毛巾,一起拿进了浴室。宋楚然打算将陆君城名贵的衣服全部都丢进洗衣机里搅一搅时,却无意间发现,在他衬衫胸口的位置上,有一个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