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一念情深,偏执总裁欺上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5:31:24 来源:网络 []

小说:一念情深,偏执总裁欺上身

009 是人是鬼

安忆眼睑上的黑色胶布被撕开,突如其来的白光让她下意识的瞳孔微缩。完整版【一念情深,偏执总裁欺上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难以适应的眨眨眼,安忆诧异的打量着四周,非但没有想象中水牢肮脏幽冷的模样,反而干净明亮的刺目。

这就是管家说的水牢?

突然,身后彪悍的保镖推搡,安忆几乎是踉跄着跌入水中。

“果然是人渣,”安忆恨恨的咬牙,看着头也不回的离开的保镖暗啐了一声。

分明是将人折磨到死的地方,却刻意布置的圣洁温暖,这样的刑法比温水煮青蛙更加残忍。

安忆嘴角的冷笑渐深,奈何温热的水透过肌肤一点点的勾出体内的疲 惫,睡意袭来,一点点吞噬了安忆的意识。

“啊!”安忆突然低声惊呼,狠狠的扑腾着水面,她分明感觉到有东西攥住了她的脚腕!

难道是蛇?

眼底满是惊惧,安忆剧烈的挣动反而让她彻底滑入池底,温热的水瞬间溢满口腔,窒息的感觉缠绕而上。

安忆胡乱的挥舞着手臂,惊慌间却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用力将她拖出水面。完整版【一念情深,偏执总裁欺上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咳咳……”安忆狼狈吐出硬呛下去的水,黑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劫后余生的心悸让她的脸色涨红。

艰难的睁开双眼,一张如同猿猴一般毛发绺结的脸瞬间放大在眼前,吓得安忆猛退几步。

“你是人是鬼?”安忆戒备的咽了咽唾沫。

“如果我是鬼,现在你已经死了。”

男人嘶哑的开口,磨砂般的声音让人有些脊背生寒。

干笑的扯了扯嘴角,安忆不由的有些尴尬,男人刚才分明是在救她,可她却不分青红皂白的质问。

安忆试探性的伸出手掌,“你好,我叫安忆,你叫什么?”

“维纳,”男人顿了顿,好像没有看到安忆的手一般,掩在乱糟糟的头发下的眼睛让人看不出情绪,“你是因为什么被铂森关进来的?”

安忆悻悻的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铂森那只疯狗……”

难道要说铂森想要她做他的情人,却被她拒绝了,铂森一怒之下将她关进水牢?

安忆一怔,意识到被关的原因实在难以启齿,安忆只能默默咽下后面的话。推荐http://www.xbxys.com/

但是维纳的眼神却是突然一变,诧异的看着安忆,敢这样咒骂铂森却还能活着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你又是因为什么被关进来的?”安忆干笑着转移话题。

气氛却是陡然沉寂下来,安忆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她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维纳眼底的冷漠即便透过杂乱的头发也清晰的吓人,“不关你的事。”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安忆讪笑的避开维纳的目光,想要退到一旁的角落里。

可是她没想到她酸软的腿被温水浸泡之后更加无力,竟直接软倒,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后仰……

完了!

安忆紧闭双眼,但是预想中的落水感却并没有出现。

她诧异的睁开双眼,却发现原本视她如无物的男人竟然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双手牢牢托着她的腰肢。

“谢谢,不用……”安忆长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想要退出维纳的臂弯。来自http://www.xbxys.com/

“别乱动,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什么时候会死在这里。”

维纳嘶哑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势,健壮有力的手臂揽紧,安忆更加紧密的贴在他的身前。

安忆脸色倏然一红,维纳的心跳声透过肩头的肌肤清晰可感,让她不敢再乱动。

“嘭”

遥控器撞上监视器的显示屏发出让人心颤的钝响。

“真是温馨呵。”铂森的双手抵在桌面上,巨大的劲力几乎让桌面凹陷,浑身散发着让人惊惧的低气压。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拒绝了他的要求,却明目张胆的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真当他铂森是死的不成?

休息室内的众人顿时低垂着头眼观鼻口观心,生怕引来迁怒,维特见此也是为安忆捏了一把冷汗。说明http://www.xbxys.com/

010  维纳竟然是铂森的堂弟?

哐当一声,水牢沉重的铁门被人一脚踹开,巨大的声响足见来人有多愤怒。

安忆一怔,抬头往入口的方向望去,却见铂森面若寒霜的死死瞪着她被维纳揽住的肩头。

“看来,二位相处得不错。”铂森幽兰色的眼眸含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反而是莫名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慌。

“堂哥,你这是在嫉妒吗?”

安忆刚想挣脱维纳的手,维纳却大手一捞让两人的距离更加贴近,墨绿色的眼眸里尽是嘲讽。

维纳挑衅的话语让安忆怔在原地忘了挣扎。

维纳竟然是铂森的堂弟?那为什么又会被关在这里?而且两人绝没有半点兄友弟恭的模样,反而是一派弓拔弩张……

不等安忆说话,铂森嘴角便勾起一丝残忍的冷笑,轻抬下巴示意身后的保镖,“给我把他拖上来。版权xbxys.com

安忆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变故,但维纳却像是见怪不怪,甚至连挣扎都不挣扎。

“堂弟?你也配!”

铂森伸手掐住维纳的下颚,幽冷的声音像是从地狱深处而来,高高在上的姿态,倨傲狷狂。

“不要让这种货色再出现在我面前。”

铂森猛地一甩手,维纳整个人又不受控制的跌入水池。

飞溅的水花让安忆猛地清醒过来,却见铂森用锦帕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就好像维纳是什么垃圾一般。

而铂森身后的保镖面无表情的上前,直接将维纳从水池中强拖上来,如暴雨般的拳脚毫无预警的落下。

“铂森,你又发什么神经?”安忆想要拉开那些保镖,却被铂森轻易的一拽,直接撞入他的怀中。

“这就要问你了,安忆,你明明知道不该惹我生气的。”

铂森的薄唇暧昧的擦过安忆的脖颈,带起一片鸡皮疙瘩,安忆却怔在原地浑身如坠冰窖。

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偏执疯子!

“先生,接下来怎么处置。”

保镖停手询问,而维纳此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刺目的血色直接染红了那片池水。

可是维纳却依旧冰冷优雅的笑着,好像被殴打的人不是他一般。

安忆看着这样的维纳,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和铂森之间关系不简单。

维纳看着铂森的眼里,分明是恨意……

铂森的目光漠然的扫过瘫软在地上的维纳,森冷的语气让保镖出了一身冷汗:“这种事情,还需要我来教你?”

“是。”

保镖连忙退下,直接将维纳拖了出去,那姿态根本不是在对待活物,反而是将维纳彻底当成了尸体一般。

见状,安忆忍不住浑身颤抖,她死死地瞪着铂森,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这个男人真的是魔鬼,他根本就不是人!

“铂森,你这样是杀人你知道吗?你这个杀人犯,死变态!”

铂森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将怀中震惊到无法呼吸的女人揽的更紧,“你以为,你的下场会比他好多少?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近乎暧昧的语气,却让安忆的呼吸更加收紧。

她近乎麻木的看着冷漠的铂森,根本无法想象这样残忍的话语是从这样一张天神一般的面容的口中说出来的。

“你就那么担心他?”

铂森看安忆的视线始终跟随着铂森,脸色更加难看。

“你怎么会懂?你这个冷血疯子。”安忆撇过头,眼底是无声的嘲讽。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人情冷暖!

“好,真好。”铂森闻言冷笑,低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维特。”

“是,先生。”维特依言上前,不着痕迹的看了安忆一眼,眼底是化不开的担忧。

安忆不明所以的看着铂森,不意外的看到他眼中的寒冰,一丝不安的感觉在她心底蔓延。

铂森抬手拨开贴在安忆脸颊上的湿发,动作温柔的像是呵护绝世珍宝,可是他的声音却阴鸷的吓人:“既然安小姐这么热血,那维特你不妨给她降降温。”

维特听到铂森的吩咐,脸色不由的微变,先生这次恐怕是动了真火……

“还不快去!”铂森见维特犹豫,脸色一沉。

这女人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让维特都动了恻隐之心……

“是,先生。”

安忆微不可见的拧眉,见维特的神情也明白铂森的安排绝非什么好事,可是那又如何?

011我让他给你陪葬

重新被推进水池,安忆看着衔着高脚杯,一派悠然的坐在水池边上时不时品上一口红酒的男人,气的牙根直痒痒。

池子里的水温变化很快,安忆能明显的感觉到水渐渐变凉,惹得她忍不住打了个颤。

刚才因为维纳的帮助倒不觉得,现在安忆就算是靠着池壁都觉得疲乏无比。

而此刻池水的温度一低再低,每一滴水都无孔不入的向她释放着寒气,几近零度的水牢呵气成冰,才正式展露出了它狰狞可怕的一面。

“水温已经到达零度,再这样下去安小姐恐怕要坚持不住了。先生,你看?”

维特担忧的看着池水中颤抖着想要蜷缩成一团,却又不得不伸展开来以防溺水的安忆微微蹙眉。

“腾。”

铂森将酒杯重重的砸在桌上,语气阴沉的可怕,“维特,你注意自己的身份。”

铂森看着安忆单薄的身躯在池水里微微颤抖更显纤弱,却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去把水温调到更低。”

没有人再敢求情。

安忆微阖眼睑,白皙的皮肤因为寒冷而更显苍白。

不让她狠狠受一次教训,这个女人永远不会明白他对她有多仁慈……

铂森撇过头不再去看水池里咬牙强忍的女人,将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荆

良久,整个水牢里没有半点声响,寂静的吓人。

铂森诧异的看着安静的女人,显然这个女人的忍耐力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突然,“噗通”的一声,像是一块木头一般始终没有动静的安忆突然不受控制的滑向池底。

“该死。”铂森心念一动,低声咒骂了一声,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已经跃进了冰冷的池水。

众人显然都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傻了,被铂森碰到在地玻璃杯碎裂,声音打破了恐怖的低气压,水牢中的众人才反应过来连忙让人上前帮忙。

铂森将已经晕死过去的安忆拽出水面,安忆毫无起伏的胸口让他莫名的生出了一丝不安的想法。

没有脉搏。

也没有心跳。

铂森扔下安忆的手腕,将头贴在安忆的胸口,可是胸腔里没有一丝心跳的动静,安静的可怕。

铂森脸色微变,不停摁压着安忆的胸口,面无表情的替她做着人工呼吸,可是安忆却像是一个残破的布偶一样没有丝毫反应。

精致的脸上满是寒气侵蚀过的苍白,铂森捧起安忆的脸,第一次心底有了一丝想要退缩的情绪。

“你这个女人,给我醒过来听到没有?不然,我一定杀了维纳给你陪葬!”

没错,维纳只是被关到另外的地方去了,可是要是安忆死了,他不介意让维纳一起去死!

“咳咳……”

安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铂森的话竟然头一偏吐出了一口水,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这个变态……”

安忆眼前一片朦胧,却下意识的对着铂森低声轻骂。

本来因为安忆听到维纳的名字才醒来的铂森脸色就很难看,闻言更是像吃了死苍蝇一样。

因为安忆醒来的喜悦顿时消失殆尽,铂森正欲狠狠的骂安忆一顿,可是安忆却干脆头一歪彻底晕死过去。

铂森见状喉头一哽,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抽搐,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断的在挑战他的极限碍…

012  因为照顾她一夜没睡

“你不是说她只是短暂性假死休克吗,那为什么还不醒来。”铂森因为愤怒而拔高的声音让安忆挣扎着醒转过来。

私人医生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有些惶恐的低声道:“先生,安小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之内就可以醒来。”

“要是她今天没有醒,你也不用再出现在我眼前了。”铂森冷漠的扫过医生一脸惊异的苍老脸庞。

医生眉头紧蹙,他可是从铂森父亲时就在家族内部当私人医生的老人了。

可是铂森竟然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就要开除他,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安忆迷糊的听着男人的话,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吗?铂森这是在关心她?

安忆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熟悉的场景让她有些迷茫,她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竟然是铂森的房间。

难道救她的人真的是铂森?

安忆本以为昏迷前的一切不过是她的臆想,这么看来一切都是真的了?

那维纳应该也没有死,安忆长抒了一口气,心底的石头微微放下。

“醒了?”

突然,一道清冷磁性的声音传来,安忆循声望去,却见一道倾长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她有些不自然的撇开头。

看到安忆爱搭不理的神色,铂森有些恼火,可是一想到安忆的倔强又强压下想要掐死她的愤怒。

“你一定要那么倔强吗?要是我不让人停止,你就准备一直那么忍下去,就算是死也不怕吗?”

铂森突然双臂撑在床前,将安忆锁在他的面前,强迫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就不能爱惜自己一点?就对我服个软又会怎样?”安忆被铂森也有些挫败颓废的语气弄得莫名其妙。

这还是高高在上,倨傲不可一世的铂森吗?

现在的铂森更像是一直炸毛了的狮子,而让他炸毛的人竟然是她……

“你下次再这样别指望我会放过你,我一定会亲手把你杀了,再狠狠的上你!”

好变态……

安忆嘴角抽搐的看着有些幼稚的男人一时间有些语塞。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现在的铂森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要不到心爱玩具的孩子。

“不许走神,你不回话,是觉得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突然颈侧微疼,安忆低头就看见铂森幽兰色的眼睛牢牢的锁定着她。

分明是从她醒来到现在,他根本就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好不好。

安忆哭笑不得的翻了一个白眼,根本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变态程度。

“你还会把我送回水牢去吗?”安忆懒得和铂森废话,她直视着铂森的眼睛近乎一字一句的问道。

水牢的可怕程度,实在是让她心有余悸。

根本没想过送她回水牢的铂森闻言一愣,看着一脸认真的安忆不由的起了捉弄的心思。

“当然。”

安忆心底一颤,脸色不自觉的黯然。

她问这个问题根本就是在自取其辱不是么?

“真是个傻瓜。”铂森挑了挑眉,看着安忆精彩的神色忍不住生出一丝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安忆听到铂森的话,再看他笑得不能自已的模样顿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不由的满头黑线。

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个幼稚鬼真的是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让人闻风色变的MS公司执行总裁……

安忆不自觉的轻勾嘴角,突然想起维特管家的话,或许这个男人真的不像想象中那么难以接近。

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她愿意顺从,那她还是有离开他的希望?

“我说过了,不许在我面前走神。”

锁骨突然的疼痛让安忆猛地回过神来。

“你……”这个男人是狗吗,怎么老是咬她?

“安静,你需要好好休息。”

“那你……”安忆看着兀自爬上床的男人额角划下三道冷汗。

她需要好好休息,跟铂森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安忆还来不及将男人踹下床,铂森已经大手一捞,直接将安忆摁在怀中,眼睑轻阖掩去那双魅惑的眼。

“乖,别闹。”安忆正要挣开铂森的手,可是铂森轻柔中带着些许疲乏的声音却让她僵住了动作。

安忆抬眼望去,却见男人眼睛下方浅浅的青灰色,一时间有些呆愣。

是因为照顾她一夜没睡吗?

013  想离开,除非你死

安忆微微侧过头,小心的看着搂着自己的腰肢双目紧闭的铂森,眼底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安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现在还是一片的混乱,微微的低烧让安忆没有完全的精神和精力去思考铂森这种种行为下的深意,慢慢抵不住的闭上自己的眼睛睡了过去。

就在安忆闭上眼睛,传出平稳缓慢的呼吸声的时候,刚刚还闭着眼睛的男人瞬间睁开了眼睛,墨色的双眸暗沉的看着被自己搂着怀中的女人。

“你永远都别想逃离我!”

铂森看着安忆的睡颜轻轻的吐出这句话,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要安忆即使在睡梦中也要将自己的话记住一样。

“唔……”安忆嘴里发出了一声嘤咛,不安的的转了一个身子,整个人下意识的向铂森的怀中贴的更近,像是在寻找热源一般。直到安忆在铂森的怀中调整好姿势之后,才又安静的睡过去。

“呵呵!”

铂森看着安忆睡梦中无意识的动作显然是十分满意的,这女人在醒着的时候,没有一件事情是让自己满意的,没想到现在睡着了,反而做的事情更能够取悦自己。

屋外的白桦林还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屋外的月色一片阴沉,空气中弥漫着湿漉的水珠,屋里的两人相拥而眠,一夜安好。

安忆早上醒来的不是自己睡到自然醒,而是被铂森给吻醒的。

铂森看着已经醒过来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让安忆看着莫名奇妙,这个男人今天干嘛看着自己笑着如此的奇怪。

就当铂森准备给安忆一个早安吻表示自己对她昨天晚上让自己满意的行为的嘉奖的时候,安忆却是一个偏头,准确的避过了铂森的亲吻。

铂森看着身下的女人,脸色骤变。刚刚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立马就变得阴冷无比,看着安忆的眼神也变得阴沉起来。

“你这是在躲我吗?”

铂森伸出自己的大手一把用力的捏住安忆的下颚,狠厉的问道。

安忆看到铂森这样的反应,这才意识过来自己刚刚的举动触碰到了铂森的底线。想起自己被关押在水牢中的种种,安忆发誓自己此生绝对不想体会第二次。

“我只是还没有睡醒而已!”安忆看着铂森寒这一张酷脸的样子,略微有些紧张的避重就轻的解释道。

“哼!”

铂森听到安忆的话后嗤笑了一声,这个女人现在是当自己是三岁小孩,用这种话来骗自己吗?

“安忆,我劝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我面前撒谎,否则我会再一次让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的!”

想起安忆三年前对自己的背叛,铂森的声音越发的冰冷。

所谓抓蛇要打七寸这个道理,铂森熟练的运用到了安忆的身上。这个女人怕什么自己就偏偏要做什么。

安忆听到铂森无情的话,经过一夜的休息刚刚恢复了一点红润的脸上立马变得煞白。

这个男人就是恶魔,就是来自地狱的撒旦。

“想要离开,除非你死!”铂森那句冰冷无情,令人绝望的话突然闪现在安忆的脑海当中,看着眼前男人愤怒的样子,安忆浑身上下害怕的颤抖了一下。

“我没有背叛你!”

铂森看着躺在床上明明就一副怕的要死,脸色惨白的女人,却是毫不退缩的看着自己的眼睛说出了这话。

这世上有这个胆子和自己双目对视说话的人就没有几个,更别提是在自己暴怒的情况下了。

铂森放开自己钳制住安忆的手,从女人的身上翻身下床,挺拔的站在床边。眼神冰冷的从上而下的看着安忆说道:“记住我说的话,想要离开我,除非你死!”

铂森说完这话之后看都没看床上的安忆一眼,脸上满是不屑的离开了房间,他离开没有多久,维特就带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头子进来了。

“安小姐,这位是铂家的内部家族医生,先生吩咐再给您检查一遍身体!”

维特在说这话的时候特地在先生两个字那里加重了语气。

经过一夜的休息,安忆的精神显然要逼昨天好的多了。安忆自认自己还不是傻子,自认懂得维特这样做是所谓何意,但是安忆就是不想就如此向那个男人低头,自己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错。

“我已经没事了,谢谢!”安忆也学着铂森平常的样子,对维特冷着一张脸说道。

凭什么那个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他说的话自己就全都有遵从吗,那是不是他让自己去死,自己还得义无反顾的凑上去。

“这……”医生站在一旁迟疑的看着安忆,又转头看看维特,犹豫不定,不知是否应该上前。

“安小姐,先生说的话谁都不可以违抗!”维特对身边的医生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就坚定的看着安忆,横竖就是这个检查不管安忆愿不愿意都得做的意思。

安忆在这栋精美的别墅当中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里上下对铂森所说的话的唯命是从的程度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是铂森的傀儡一般。

安忆默默的在心中发誓自己绝对不要沦落到这个地步,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014  屈服

安忆看着医生在维特的命令之下,一步步的接近自己,双眼防备的看着这一切。铂森此时正隔着冰冷的监视器注视着安忆的一举一动。

可是就在包括铂森和维特在内的众人以为安忆会再一次放肆的反抗铂森所下的命令的时候,安忆却是突然变得温顺了起来。

“好吧,既然你们执意要替我检查的话,那就检查吧!”安忆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带着不屑。打一巴掌给个红枣,就以为不会疼了吗?

医生从维特那得到明确的示意,只好上前为安忆做检查。

“安小姐,请问您现在身体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吗?”

医生拿出听诊器在安忆的身上诊断了几处,细细的看过安忆因为长时间被浸泡在水中的双腿之后问。

安忆对于医生问自己的问题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般,房间中是死一般的沉寂。

“安小姐,先生对你和对别人是不一样的,我想您应该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一遍,像您这么聪明的女孩应该是懂得怎么做的吧?”

维特看着安忆拥着被子半盖着靠在床头上,故意不理会医生所说的话,上前再一次提醒道。

先生的执念和诞妄症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了,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到了一个病态的程度也不为过,安忆要是想在这里不受皮肉之苦,就应该要学会如何去讨好先生。

看着维特对自己话中有话的暗示和饱含深意的眼神,安忆刚刚还冷淡的表情慢慢的变得和缓起来。铂森刚刚离去的时候对自己所说的话和不断的萦绕在耳边。

想要不受折磨,想要在这里安然的度过甚至是平安逃离自己,或许能做的就只能是服从铂森。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小女子也是能够能屈能伸的。

“只是双腿还觉得有些酸涩而已,其他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了!”就在医生准备放弃,认为安忆不会给出自己回答的时候,安忆却是突然开口说道。

安忆明白自己现在不是和铂森斗气的时候,自己现在对铂森而言甚至是比一只蚂蚁还要脆弱,折磨一个比蚂蚁还脆弱的人对MS跨国集团的总裁来说简直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看着安忆的软化,维特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一点就通。

安忆心中此时要是知道维特的想法,一定可以一口咬碎自己的牙齿。如果不是因为反抗无效,自己又怎么会像铂森低头。

铂森看着安忆逐渐屈服的态度,放在黑色的皮质沙发上面紧握的双拳慢慢的放松,优雅的托起面前水晶桌上摆放的红酒杯,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杯中的红透的液体,抿了一口,露出了狮子成功捕捉猎物之后的微笑。

“安忆,你永远都跑不掉的!”

铂森,对发誓不会再给安忆第二次的机会背叛自己,谁都不可以!

对狩猎者而言前期的潜伏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成功的潜伏才能够机会捕捉猎物,对安忆而言也是,只要暂时的屈服,才能够换来铂森对自己放松警惕。

“维特管家,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总是说我和铂森之间有着一段我从未有过印象的过去,但是我还是想要向你强调一次,我和那个男人之间没有过去,我希望你们可以给我调查清楚,这样我好赶紧离开!”

在上一次逃离失败之后,安忆已经不奢望能够从这栋别墅的任何人那边得到离开这里的帮助和方法了,只希望这群疯子能够给力一点赶紧查清楚自己不是铂森要找的那个人。

一念情深,偏执总裁欺上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念情深 或 偏执总裁欺上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这创意满分!!!高人用塑料布在森林绘画涂鸦!

    也许你看过街头的涂鸦,但你应该未见过在森林的涂鸦!来自俄罗斯的一名网友Evgeny,他的职业是街头艺术家,他自己分享了打破艺术传统的作品,其作品让网友们赞不绝口!他用最简单的塑料袋绑在两棵树的边缘,形成一幅画廊,这样他就可以用喷漆来进行涂鸦!这些作品非常的逼真,借助野生森林带来的灵感,不逊色城市街头的涂鸦。你猜猜他准备画的是什么?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些作品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官视觉,这些作品必须给满分!你觉得这些用塑料袋创造出来艺术感觉如何呢?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