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Hello,恶魔校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2 20:44: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Hello,恶魔校草!

第8章难忘的蛋炒饭

“阿拉呀擦擦呀哔哔拉哔哔……”一大早,闹钟就响起了甩葱歌。小百姓养生网给宁静的早晨添了一抹诙谐的色彩。某女慢吞吞的游出了被窝……

今天就是要去‘宫冥’报道的日了,欧阳樱绮打扮的依旧是男生的样子,蓝色的格子衬衫配上一条米色的休闲裤。欧阳樱绮呆呆的看着镜子足足有一分钟。好吧,他承认,他对镜子里那位‘帅哥’完全没有免疫力。随后,镜子里那位‘帅哥’自信的甩了甩他那亮丽的紫发。

咦?什么味道?欧阳樱绮隐约的嗅到一股烧焦的味道……难道房子着火了?妈呀,他得快点去叫老哥。

老哥怎么不在房间?来到老哥房间才发现他不在。小百姓养生网欧阳樱绮兴冲冲的跑到楼下,一大股浓烟扑面而来。看见某男正在厨房里到处乱蹿。

“哥,你在烧房子?”欧阳樱绮郁闷的看着一脸狼狈的老哥。顺便把一旁的窗户打开,好让那浓烈的烟雾散去。

此刻的欧阳殇冽被烟雾熏得黑黑的,满手的油污,此刻正在翻弄着锅里那团黑乎乎的、看不出原料的东东!看到她后,一脸尴尬的对着她笑。

“小绮,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今天你要去’宫冥‘了,我特地在给你弄蛋炒饭呢!待会就可以吃了。原文xbxys.com”蛋炒饭?原来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是蛋炒饭啊?欧阳樱绮的头上露出三条黑线。

欧阳樱绮从记事以来,从来没有见过老哥下厨,今天也不知道他怎么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给自己做的那盘‘蛋炒饭’能吃吗?欧阳樱绮畏惧的看着锅里的东西。

欧阳樱绮不安的坐在餐桌旁,“快点吃,我第一次做的东西,虽然样子不太好看,但味道应该还不错!”欧阳殇冽指了指桌上那盘黑乎乎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黑得像墨水,欧阳樱绮用筷子戳了戳,还硬得像石头。

“不用看了,这是蛋炒饭!”欧阳殇冽看出了她的心思,“我保证‘它’的原料是饭和鸡蛋,只是……放了半瓶酱油才会这样的!”欧阳殇冽语气越来越轻。

“……”半瓶酱油?欧阳樱绮郁结。

从小十指不沾春阳水的老哥,今天居然为了她下厨。原文http://www.xbxys.com/既然这是他亲手为自己做的,他誓死也要吃下去。

欧阳樱绮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蛋炒饭,凑到了鼻子面前,心理安慰着自己,一定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吃。在老哥期待的目光中,把一勺蛋炒饭放进了嘴里。

顿时……一股咸味、辣味、糊味都充斥着口腔。欧阳樱绮克制着想流泪的冲动,努力的挤出了一抹微笑。

“怎么样?”欧阳殇冽紧张的看着她的表情。欧阳樱绮生怕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他那幼小的心灵。网站xbxys.com

“很好吃……”欧阳樱绮投以一个美味的表情,同时手中的勺子也在不停的工作着,心想快点吃完。

“恩?是吗?”欧阳殇冽有些意外的夺过她手中的勺子,“那我也试试!”说完已经舀了一勺饭凑到嘴边,“不行。”欧阳樱绮快速的抢过了他手中的那勺饭。他怎么能让他吃呢,那岂不是要穿帮?

“哼!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才不会让给你吃呢!”说完把那勺饭得意的放进嘴里。欧阳樱绮她发誓,这是她迄今为止撒过的最善意的谎言。

欧阳殇冽愣了愣,之后又宠溺地说“好,都给你吃,我不跟你抢。”

痛苦并非具有延续性,很快,一盘蛋炒饭就见底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第9章原来不是梦

“哥,我吃饱了,去‘宫冥’了。”欧阳樱绮用纸巾边擦嘴边起身。

“恩,东西都别落下。”欧阳殇冽慢慢的起身拿走了桌上的餐盘。

呵呵,这次倒是蛮痛快的。

欧阳樱绮优雅的坐进了那辆限量版的紫色兰博基尼,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油然而生。自己多久没有开车了?记得最后开这辆车的时候是在上个暑假。当时她开着这辆车奔驰在法国的林荫道里。后来去‘圣岚’之后就一直停放在仓库,每天都会有人来做保养,所以看上去就像新的一样。

不过从今天开始,以后每天都可以开着这辆车去上学了,想到这,欧阳樱绮心头不由一热,快速的发动了引擎。

兰博基尼开在宽敞的柏油路上,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脸上,额前的刘海被风吹的有些凌乱,橘色的阳光映在她白皙的脸庞,欧阳樱绮的脸亮的有些反光。

“吱——”一生平稳的的刹车声后,兰博基尼停在了‘宫冥’的校门口,顿时引来了众多花痴的目光。

怎么‘宫冥’外面站了那么多的女生?难道是来迎接我的?但消息未免也太快了吧。

“哇!快看快看,那个男生好帅哦!~”一个花痴看着欧阳樱绮激动得大叫。同时更多人把目光聚集在了她身上。

“真的诶,好帅,而且他开的是兰博基尼,应该还是个富二代吧。”富二代?好先进的词语!

“啊!真的好帅,我看他不比三个王子差~”另一个女生连忙抢过话茬。

“对啊,我似乎有新的偶像了!”

“……”

正当这些女生唧唧喳喳的时候……“滴——滴——”后面传来了急促的喇叭声。

欧阳樱绮回过头,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映入眼帘,这辆车是上个星期刚刚上市的,听说到现在才被订出了一辆,不会是这一辆吧?如果这辆车不是盗版的话!

“滴——”又是一声急促的喇叭声,接着一张眉头紧皱的脸从车内探了出来“喂!前面的,快把你车开走,你挡到本少爷的路了!”声音异常的嚣张。

“啊!毅王子来了!”花痴群开始暴动……欧阳樱绮明白了,这些花痴并不是来迎接她的。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雕刻分明的五官,一头水蓝色的头发,白皙细腻的皮肤,此刻的剑眉紧皱着,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眼睛深邃得仿佛有磁力一般,又高又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性感十足。

好熟悉的一张脸……似乎好像在梦中出现过,对了!他不就是那天晚上半夜三更出现在自己梦里面——那个浑身是血的帅哥吗?难道……这一切全都不是梦?欧阳樱绮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正当欧阳樱绮还沉醉在自己思绪里的时候,一句阴森森的话在耳边响起“你看够了没有?小受?”

“什么?小受”欧阳樱绮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

靠!她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别人说小受呢。何况自己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呢!简直难以容忍……早知道让他死了算了,欧阳樱绮恶毒的想着。

“你是新来的?一脸细皮能嫩肉的样子,真像一个女生!”南宫霖毅拽拽的把一只手搭在欧阳樱绮的车框上,语调戏虐的说。

欧阳樱绮恶狠狠的盯着旁边这张祸国殃民的脸蛋,恨不得戳出几个洞来。先说她是小受,现在又说她是女生。好吧,她承认自己是女生。但现在对于女扮男装的自己,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欧阳樱绮很快的调整好面色,拍掉了那只停留在自己车上手,快速的走下车,也学着他的语调说“说我是小受,又说我是女生,我看你是嫉妒我长的比你帅,皮肤比你白对吧。”欧阳樱绮挑挑眉,凑近南宫霖毅的脸,故作大声的说“哎呀!真的诶,近看你的皮肤上有很多瑕疵哦~”话音刚落,花痴们齐刷刷的盯着南宫霖毅的连看。

不出所料,南宫霖毅的俊脸瞬间黑了下来,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想死吗?”冷冷的声音让周围的花痴不寒而栗,一溜烟的都逃跑了。

“我好好的,干嘛想死?”欧阳樱绮从小不是被吓大的,所以依旧面不改色,看他的表情她也知道他很生气。

“呵,很好!你是第一个敢这么挑衅我的人!”南宫霖毅扯出一个恶魔般的微笑“以后终于有的玩了。”说完,毅然的开着保时捷嚣张的闯进校园,还故意扬起地上的尘土,风一吹,都向欧阳樱绮的方向袭来。

“咳咳!可恶的恶魔!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手里!”欧阳樱绮心里暗暗发誓。

第10章变色龙

这‘宫冥’学院真的要比想象中大很多,欧阳樱绮算了算,从刚进门开车到停车场,足足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如果是走路,估计要花半个钟头。而且这哪是学校啊……处处都有地标:‘停车场’向右直走1000米,‘洗手间’向左走500米……汗!这程度可以赶上五星级度假景区了。周边的环境非常优美,最让她记忆犹新的还是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个圣洁的喷水池。

或许是因为欧阳樱绮驾驶着兰博基尼太过耀眼了,引来了很多‘混混’的目光,也因为欧阳樱绮的外表,又引来了花痴的目光,所以……她这一路下来,回头率百分之两百。

可是说也奇怪,传说‘宫冥’是黑道学院吧,可每年的升学率可达百分之九十八,丝毫不逊色于‘圣岚’。而且这里是一个纪律非常严格的学校,混混流氓虽多,却也都不是杀人放火都干的那种,在其他地区混混流氓中,算是比较有素质的。欧阳樱绮来前听别人说过,那是因为‘宫冥’有一个人专门制约着他们,简单地说就是他们的‘老大’!

欧阳樱绮对这位‘老大’也是充满了好奇心的,他能把那些人管理的那么有素质,想必他也是一位有素质的‘流氓’!

欧阳樱绮的车子开进了停车场,一个偌大的停车场里只停了两辆车,其中一辆她认识,就是那个‘嚣张男’的黑色保时捷。还有一辆就是限量版的白色玛莎拉蒂。这么大的一个停车场只停这么两辆车,真是浪费国家土地,不知道现在买房很贵吗?空出来的那么多土地不会去建房子啊?

突然,一道强光从欧阳樱绮的身后射了过来。“喂!前面的,在我没发火之前,快把你车开走,这是本少爷的车位!”一声好听略带愤怒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是招人驱赶呢?她又不是农场里的动物。而且都是从身后。欧阳樱绮瞄了一眼,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来这里停的车都不是一般般的好诶,这让穷人怎么活?

“这里的车位那么多,我为什么要把这个车位让给你?”只见车内的男生摘下了墨镜,真实的容颜还是让欧阳樱绮大吃一惊!车内的男生一头惹火的红发凌乱的有型,就连眼眸都是红色的,好比吸血鬼。皮肤像剥了壳的鸡蛋,没有一点瑕疵。嘴唇好看的有些妖艳。虽说长得是很好看啦,但是嘴角那抹狂妄的笑容在欧阳樱绮的眼中是那么的刺眼!何况……他也还没有自己老哥来的帅。

慕蓉荻一愣,这家伙怎么在以前没有见过?看来是新来的。慕蓉荻细细的打量着她:长得还真他妈的帅,身材虽然不太高大,但整个人看上去很修长。紫色的头发在他眼里野性的有些张扬。皮肤白的连女人都没法和他比,紫色的瞳孔神秘的让他看不穿,鼻子异常精致,嘴唇美的可以和自己媲美了!很简单,但识货的人都知道他身上穿的都是在‘璀璨星屋’买的。因为那边的衣服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他那辆紫色的兰博基尼也看得出他品味也不一般,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于一个男生来说,就是皮肤太白,个子有些矮,很像个女生!

要是他扮起女人来的话,肯定比他身边的那些女人都要强!等等……他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慕蓉荻迅速的甩了甩头。驱散了那些想法。

慕蓉荻也帅气的下了车,走到欧阳樱绮不到半米的地方,略带俯视的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欧阳樱绮,“谁都知道这个车位是我的。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会把车停在这里!”

欧阳樱绮明白的体会到,海拔低对于男生来说是个多么严重的问题。

虽然个子没他高,但气势绝对不能比他弱。欧阳樱绮玩味的看着一脸狂妄的慕蓉荻“呵呵!你说这个车位是你的就是你的啊?那你就叫几声,看看她会不会应,如果它应了,我就把车位让给你!”

欧阳樱绮说完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从白到红,从红转到青,又从青转到黑。之后又恢复了原来的颜色。看到他的变化,欧阳樱绮觉得他很像——变色龙。

许久,慕蓉荻开口“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丫的,又被人威胁,“知道啊,不就是一只狂妄的变色龙吗?”欧阳樱绮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狂妄的变色龙?“你……”慕蓉荻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好,小子,我跟你杠上了!”

看着慕蓉荻咬牙切齿的表情,欧阳樱绮潇洒的拿着转学手续走向停车场的出口,“随便你,本小……本少爷还有事,就不跟你在这里耗了!”不得不说欧阳樱绮确实够狂妄,对于那些狂妄的人来说,她就是他们的克星!

慕蓉荻看了看欧阳樱绮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停在自己车位上的兰博基尼。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子,居然会不把他放在眼里。

第11章银发少年

走出停车场没多久,欧阳樱绮隐约听到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欧阳樱绮好奇的探索着声音的来源……她走过了一条青草铺成的小路,虽然在走之前还是看到了告示牌:请勿踩踏小草!

额……如果小草不能踩的话,直接改种仙人掌得了!嘻嘻

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一个犹如仙境的地方,放眼望去,看到中央有一颗很大的樱花树,树下一位银发少年拉着《卡农》,悠扬的琴声正是来自源于这里。微风吹过,树上的樱花粉粉的落了下来,在空中旋转着……欧阳樱绮不禁被眼前的现象所惊呆。

突然间,琴声戛然而止……“你是谁?”耳边响起了犹如天籁般的声音,仔细听还略有一丝惊讶。

“我……我是新来的转校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吗?”欧阳樱绮很可惜破坏了这么一副美景,她也终于看清楚银发少年的脸,银发及肩,前面的刘海并不规则,但在他脸上却非常和谐,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气息,很少有人会这么适合一个发型。一双明亮的银白色眼眸,犹如一潭清泉,鼻子上没有一点瑕疵。嘴唇犹如树上的樱花一般轻薄,皮肤略显苍白。不得不说,又是一个极品!

此刻银发少年的眼中有丝不解,“新来的转校生?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来这里?”

一连串的几个问题,欧阳樱绮都如实回答,“我是今天刚来的,叫欧阳绮,刚刚是被你的琴声引到这儿来的。”欧阳樱绮觉得有些憋屈,自己什么时候被这么审问过。

“欧阳绮?”银发少年看着欧阳樱绮说:“你知不知道这里除了你,没有人敢进来?”汗!这里的人怎么动都那么怪癖,不动就说:‘这里是我的地盘,除了你,没有人敢进来’之类的话。难道那些东西都是他们自己花钱买的吗?但明明是一句很霸道的话,为什么从他口中说出来却是那么的柔和。

“好吧,那我先走了!”既然他都说了这里是他私人地盘,那她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等一等,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就在这里坐一会吧。”银发少年温和的一笑。怎么回事?刚刚还说这里是他的私人地盘,现在又让自己待在这里。

在他耀眼的笑容之下,欧阳樱绮还是很没骨气的屈服了。

千默见欧阳樱绮并没有走,于是靠着樱花树坐了下来,“你也来这边坐吧。”语气异常温和。

其实当千默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并不讨厌这个陌名闯入他私人领地的人,特别是看到他那双澄澈的紫眸时,心情从未感到过这么舒畅,好像只要看着他的眼睛,就可以忘掉一切烦恼。

欧阳樱绮的脚步不受控制的走向樱花树,也学着男孩子帅气的坐在了千默的旁边。

“我叫千默。”千默看着她说。

“千默?很好听的名字。”也很符合他安静的性格。

千默笑了,笑的很柔和,他盯着地上落了一地的樱花。欧阳樱绮才确定他并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而生气。

又一阵风吹来,樱花瓣在空中扬了起来,欧阳樱绮怔怔的看着千默的侧脸,还有他左耳上那颗闪闪发亮的耳钉。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千默好像天使。

“你看,樱花落到地上以后并不意味着都结束了对吗?”千默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

“啊?你说什么?”欧阳樱绮因为千默的话而反映过来,收回了在他脸上的目光。不过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千默抬起头看着欧阳樱绮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眸此刻亮的出奇,像是寄托着希望,“樱花落到地上之后,只要有风吹过,它依旧可以飘起来。”千默的语气笃定。

欧阳樱绮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可还是不由自主的思索着他说的话。

“你刚才拉的《卡农》很好听?”成默了一会,欧阳樱绮夸奖他。“不过……你不用去上课吗?”她眼中闪过疑惑。

“大概还有一小时吧。”千默淡淡开口,已经从刚刚的思绪中走了出来。

欧阳樱绮更好奇了,进来的时候看见已经有很多的班级上课了,难道他和别人不一样?别告诉她他有私人的教室,有专门的教师讲课,呵呵~那也太离谱了。

千默读到了她的不解,“因为我有专门的教室上课,和其他的学生不太一样!”额!还真让他猜对了!千默霎那间眼前一亮,“要不,你也转来我们班吧,反正我们教室只有三个人。”千默的语气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真的。

“不用了,我觉得普通教室挺好的。谢谢你的好意!”欧阳樱绮讪讪的笑笑。三个人一个教室……也太诡异了吧!

千默的眼神中有一抹小小的失落,但很快就消失了,“好吧,不过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来私立教室找我。或者,也可以来这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很吃惊,自己居然这么轻易就将秘密基地分享给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而且自己还这么在意他的看法。

“好啊,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喽!”欧阳樱绮兴奋不已,接着一只拳头伸在千默面前。

千默盯着那只白皙的拳头好一会儿,最终也可爱的伸出自己的拳头撞在欧阳樱绮的手上,“恩,朋友。”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开心……内心似乎有一种满足感。

第12章校长是女生

欧阳樱绮向来是会利用资源的,这刚和千默成为朋友后,就让他继续拉《卡农》给自己听。千默也非常乐意,好久都没有人能这么轻松的享受他的音乐了。

悠扬的乐声再次响起,千默用情演奏着,欧阳樱绮还是呆呆地盯着他的侧脸看。在阳光的映衬下,他的侧脸有一圈柔柔的光晕。真的——好像天使!

拉着小提琴的千默起先有些不适应,因为被一个男生直直的盯着自己,身为男生的他无法读懂他的目光,却也不反感。

欧阳樱绮觉得过了好久好久,思绪也随着音乐飘向了好远……千默的音乐有带动灵魂的魔力。再加上周围美丽的环境,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唯独眼前这片美景!

“欧阳绮,欧阳绮。“谁在叫我?欧阳樱绮回过神来,只见千默紧张的盯着自己。“你怎么了?都拉完了,在想什么?”

“……恩?恩!”欧阳樱绮先是疑惑,而后又是点头的让千默摸不着头脑。

许久,欧阳樱绮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他说:“千默,你知道吗,你的音乐可以让人忘掉一切。”

“呵呵…是吗?!”

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他的音乐,难得一见的表情有些腼腆。与其在聚光灯下拉琴给那些社会名流听和一些知名音乐家听,还不如在这么美的环境下一个人拉琴,或许这里有真正懂得他音乐的人。

“对了,我要去校长室报到了。下次见!”欧阳樱绮利落的起身,向千默挥了挥手。

千默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欧阳绮,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校长室

欧阳樱绮礼貌的敲了三下门。

“请进!”一到清脆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欧阳樱绮推门进去,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宽阔明亮的设施,接着是一张背向自己的皮椅,她看不见皮椅后面的人。

“校长,我是来报道的!”

“我已经等你好久了,你就是欧阳绮吧?”椅子转了过来,当看到椅子上的校长时,欧阳樱绮大跌眼镜,居然是一个女生……而且还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长得非常漂亮的女生。

看到欧阳樱绮吃惊的表情,沈诗怡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怎么?很吃惊吗?”

欧阳樱绮立刻领会到,“没有,只是没想到堂堂‘宫冥’学院的校长居然是女生。”她淡定的回答。

“呵呵…”沈诗怡嫣然一笑,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实话实说的。“其实我也是代理校长啦,我真正的身份是学生会主席。校长生病住院须一个月,学校暂时由我管理。”她看似轻松的语态,给人的气场却很强大。

欧阳樱绮心想,如果单单是一个学生会主席,绝对不可能当上代理校长的。除非——她是校长的女儿,或者拥有超强的管理能力,看来这个‘代理校长’不容小视!同时还发现她的洞察力非常强,即使不看自己,也能扑捉到自己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其实最可怕的还是当沈诗怡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已经猜出来她是女生。先凭她的直觉,然后是找到欧阳樱绮身上的‘证据’。但不可否认,他女扮男装非常的成功,大多数人很难察觉。她一开始也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妖孽版帅哥。只是她很好奇,为什么她要女扮男装来‘宫冥’?更让他好奇的是:他干嘛要好端端的要从‘圣岚’转来‘宫冥’?那里可不比这里差。这一连串的疑问,让她对欧阳樱绮充满了好奇。

当然,想要探索真相,先要不露声色。“欢迎你加入‘宫冥’学院。知道你在‘圣岚’读完了高一,而且成绩优异,就把你安排在二年A班。没有问题就跟我去教室吧。”

“哦。”欧阳樱绮也觉得理所当然,紧跟其后。对这位‘代理校长’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做事干净利落。

来到二年A班的门口,还未走进教室,里面的人就齐刷刷的把目光射过来。

“快看,是诗怡学姐诶!”一男生大叫。

“是学生会主席啦!”一女生补充。

“不是,不是,是沈校长啦。”另一男纠正。

汗!欧阳樱绮第一次感觉是被忽略的。这丫的‘代理校长’身份还真多!但还是承认,她的人格魅力很强。

不久一道声音响起:“大家快看!后面那个男生不就是早上那个帅哥啊?!”就在欧阳樱绮快爆发的时候,一女生激动得大叫。声音大的能让地为之一振。终于有人发现她了。

旁边正在睡觉的一可怜男生硬深深的被震醒了。一脸‘发生地震了吗?’的疑惑表情!

“没错,是他!可是他不是和毅王子吵架了吗?怎么还活着?”语调像发现奇迹一般。

欧阳樱绮:什么叫还活着?什么叫还活着?难道和他吵架后会si吗?忍!

某花痴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激动的有些过头:“对啊,他不会是要转来我们班吧?”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三、二、一“啊!….”整间教室瞬间爆发出尖叫声。波音足以颤动整幢教学楼。

欧阳樱绮当场石化……

“停!”沈诗怡一声令下,瞬间死一般的寂静……

欧阳樱绮不雅的抠了抠耳朵,还好,耳朵没聋,还可以听见声音。

两人迅速地走上讲台,“这是你们新转来的同学,请他做自我介绍吧。”沈诗怡首先发话。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欧阳樱绮扫视一眼班级,接着,转身,拿起了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个字!

这样的自我介绍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简单!’但在台下那些花痴眼里,三个字:‘酷到爆!’

第13章救命恩人?

“好了,现在你就找一个位子坐下吧!”沈诗怡看了一眼欧阳樱绮,说完之后就走了。

几乎同一时间,所有女生都把旁边的男生踹走了。一副‘我这里没人,你来这里坐吧。’的表情。

欧阳樱绮没看一眼,要是和她们这群花痴坐在一起,不被烦死也会被闷死的。所以她径直坐到了最后那桌没有人的空位。女生们的表情像是活活吃了一只苍蝇。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几秒钟后,一女生急急忙忙的冲进了教室。

女孩缕了缕因为奔跑而弄乱的发丝,“呼…还好老师还没有来!”说完自顾自的走了过来。其他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摸样。

“这位同学,请你让一让。你旁边那个是我的位子。”于子芊惊讶,他记得自己旁边没人啊,什么时候坐了一个男生。可还是仔细看了看,这的确就是她的座位。

欧阳樱绮缓缓的抬头,淡淡的看着她,很自然的让出一些位子。

于子芊看清他的整张脸后,整个表情写满了喜悦。“救命恩人?”于子芊捧住了她的脑袋,自己也凑过去,紧紧的看着他的眼睛。两人距离不到两厘米。姿势非常的怪异。周围的人嘴里都可以塞下两只鸡蛋了。

欧阳樱绮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因为两张脸凑得太近只能大眼瞪小眼,她看不清她的脸。心里只觉得憋屈。什么救命恩人?我看这丫的就是想调戏她!

于子芊看着欧阳樱绮面无表情的脸,一脸不解的问:“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昨天救的那个女孩啊。”

欧阳樱绮使劲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才看清了他的容貌。的确,她就是昨天那个女孩。可是这丫头也太神经大条了吧。哪有一激动就这样的!

“原来是你啊。”欧阳樱绮后知后觉。

“恩,昨天谢谢你救了我!”于子芊甜美一笑,“你应该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吧?”

名字?欧阳樱绮似乎之前没有在意,只是隐约的还有那么一点印象。“于-子-芊?”在她期待的的目光中欧阳樱绮不确定的说出了她的名字。谁叫他记忆力好呢。

“啊!太好了,我只说了一遍你就记住了。”于子芊高兴的活蹦乱跳。

欧阳樱绮无语的看着她,他丫头也太单纯了吧。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镜走了进来。于子芊很快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瞎子老太公来了。”班上不知谁小声的低估了一声。

所谓的‘瞎子老太公’走上了讲台。在班上扫视了一遍,最后把目光停在了欧阳樱绮的身上。他独步走下讲台。

“你就是新来的转校生——欧阳绮?”

“恩。”

没想到下一秒他说出一句让欧阳樱绮吐血的话:“听说你是从‘圣岚’转来的,成绩很不错,继续加油,希望你能成为我们‘宫冥’的希望!”倒——全体瞬间崩溃……

‘瞎子老太公’已经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课了

“原来你是从‘圣岚’转过来的啊?”于子芊小声的问欧阳樱绮,“‘圣岚’不比‘宫冥’差啊,为什么要转来这里?”

“……”欧阳樱绮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趴在桌上——睡觉!

于子芊也不自讨没趣,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欧阳樱绮突然抬起头,有一个疑问,“对了,你们为什么要叫他‘瞎子老太公’啊?”

“呵呵!你难道都没发现他上课的时候都不管下面的学生做什么吗?只要不发出声音,他就自顾自的讲,完全成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于子芊指了指周围的同学。

的确,他们都是各干各的。睡觉、化妆、吃零食、玩手机、纸条还满天飞……而且老师全当没看见,完全对得起他的这个称号。

这种景象在‘圣岚’的穷人优异班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但你们学校的升学率是怎么来的?”欧阳樱绮更好奇了,如果照眼前看到的相比,打死她都不会相信升学率居然可达百分之九十八。

只见于子芊神秘的一笑,“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Hello,恶魔校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Hello 或 恶魔校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这创意满分!!!高人用塑料布在森林绘画涂鸦!

    也许你看过街头的涂鸦,但你应该未见过在森林的涂鸦!来自俄罗斯的一名网友Evgeny,他的职业是街头艺术家,他自己分享了打破艺术传统的作品,其作品让网友们赞不绝口!他用最简单的塑料袋绑在两棵树的边缘,形成一幅画廊,这样他就可以用喷漆来进行涂鸦!这些作品非常的逼真,借助野生森林带来的灵感,不逊色城市街头的涂鸦。你猜猜他准备画的是什么?很多网友纷纷表示,这些作品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官视觉,这些作品必须给满分!你觉得这些用塑料袋创造出来艺术感觉如何呢?

  •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

    :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几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我们的不自由,通常是因为,来自内心的不良情绪,左右了我们。一个能控制住不良情绪的人,比一个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更强大。水深则流缓,语迟则人贵。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箴言16:32。

  • 有些中国人辱华起来,连老外都害怕

    ◎作者彭砰砰◎来源凤凰WEEKLY(phoenixweekly)已获授权“中国人暴打辱华老外”视频里的“老外”,一般都刚嗑药了一样,不是像坏人,而是几乎就不像人。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下,强行辱华,尤其是侮辱中国女人——就不信你看了不生气。1中国人拍摄的影片引发辱华争议最近,一部22分钟的喜剧短片,惹毛了许多中国人。在这部名为《逐梦摩女》的短片中,主角是3个生活在伦敦的年轻中国女性,在预告片中,她们表示:中国女孩,可爱、天真、顺从,保守且纯洁;擅长数学、乒乓球和照顾男人……去他的吧。我们三个女生,要把

  • 今天腊八,特意为您点播了一首歌,送给最在乎的你,听醉了

    今天是201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八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我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心情我把清晨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祝你每天都有好运气我用幸运米、开心果、美丽豆、发财枣、美满仁、如意蜜、健康糖、无忧水、做一碗腊八粥送给你:愿秒秒快快乐乐,分分平平安安时时和和睦睦,天天龙马精神月月身体健康,年年财源广进腊八快乐!腊八节先送你一碗“八宝”粥:健康是一宝,让你身体特别好;快乐是一宝,让你心情格外妙;平安是一宝,平平安安陪到老;好运是一宝,让你吉星当头照;幸运是一宝,好事全都跟你跑;顺利是一

  •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

    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文/敏生琉香❈每个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都不相同。在我心里,理想生活的场景之一是这样的:房间摆满各种好书、妙文,源源不断地供我欣赏,恣意挥霍;四周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在每个角落,俯首可拾;居所外,有目之所及的绿草坪和开阔的蓝天和朵朵白云……听上去好像有点矫情和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除了构成基本生活的必须物质之外,阅读和书籍,对我来说,显然更多一些诱惑。作为一名承担着不同身份的普通的社会人,有时也不得不奔波于各式各样的人群和环境中。也会因了生活里总有这样那样的偏差,情绪起起

  • 过了腊八就是年,一年一岁一团圆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是腊月的第一个节日。一岁之末为“腊”,意为新旧交替,辞旧迎新。过了腊八就是年古时候,人们常在十二月初八这天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渐渐形成传统的节日。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今天的腊八节,更多意味着春节序幕已经拉开,年味儿一天比一天浓了。腊八一过,家家户户洒扫庭院、杀猪宰羊。在外漂泊的游子归乡,与倚闾而望的亲人团聚,共话家常,句句都是乡音。这是团聚的时光,是安详的季节。过完腊八,就等于开始准备过年了。我

  • 生活,需要体谅和理解(经典)

    生活,就是一种体谅,一种理解。懂得体谅,懂得理解,懂得宽容,日子就会温馨,人生也会安宁。生活的好多烦恼,源于我们不能体谅,过分在意了自己的主张,互不理解,互不相让,伤了彼此的心灵。生活的苦与乐总在更迭,没有谁的命运是完美的,残缺才是一种大美。别为难自己,别苛求自己,心宽了,烦恼自然就少了,日子自然就顺了,人生自然就自在了。千般跋涉,万种找寻,需要的不过是一颗平常心。识得进退,懂得回归,以平常心对待生活,生活,无处不是坦途。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人生无处不是胜境。人生如潮,涨退更迭,唏嘘之间,总有失意

  • 巴黎“兔子”酒馆:这里讨厌拘束与做作

    NO°/7食尚亚洲第七期杂志文/启洋寻味法餐LeLapinagile,意思是“机灵的兔子”。这是一家酒馆(cabaret)。因为灵兔和文艺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法国人一贯把它归入文艺咖啡馆之列。灵兔坐落在蒙马特高地。当年,蒙马特是作家和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文艺咖啡馆便应运而生了。后来,巴黎咖啡馆的重心先后转移到蒙巴纳斯和圣日耳曼德培大街那一带,于是,蒙马特的文艺咖啡馆红消香断,先后凋零了。灵兔现今仍然开业,成了仅存的硕果。不过,它已经蜕变为一个歌厅,不再是一个作家论道、画家挥笔的沙龙,而是成

  • 【冬至】米菲 | 鸬鹚捕鱼

    (这是慢蜗牛第551篇原创文字)是日,冬至。这个节气里,我执迷于观察鸬鹚捕鱼。入秋以后,深圳湾沿岸成为了鸟儿们的超级食堂。除了明星鸟黑脸琵鹭之外,最吸引我的还是鸬鹚们。清晨,他们成群结队地飞来进餐,如乌云压境,给海面敷上一层阴影。不知鱼群们是何感想,估计要总结出“早起的鱼儿被鸟吃”的训条吧。岸边观鸟的人群低呼:“来了!来了!”大家满心期待着它们飞到近前,好好欣赏这黑黢黢的壮观景象。只是鸬鹚群貌似已经知道这边有长枪短炮守候着它们,略略打了个旋儿,就掉头远去了。大雁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

  • 法国法国

    1:法国人讲故事很厉害。芳汀,冉阿冉,沙威还有卡西莫多跟漂亮吉普赛姑娘的爱恨情仇。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我小时候从哪里听来的呢?我确信不是中午十二点半的长篇小说联播。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严谨的电影录音剪辑:《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唉,那个年代如果没电影看,居然还可以听,想想也是醉了。哈哈没办法不好意思人老了总是忆起无线电时代。当然,除了雨果这个这么诗意的名字。我还读过莫泊桑的《项链》《羊脂球》以及他的师傅福楼掰的《包法利夫人》。至于罗曼罗兰。普鲁斯特。当然也还有什么小仲马。大仲马。司汤达的小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