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梦里依稀共采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6:05: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梦里依稀共采薇

第九章 塞翁失马

外衫褪去后,三娘率先哎呀一声,登时把我从父亲怀里推倒,又拉着父亲退到几步之后。小说梦里依稀共采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我心下明白,胎记的秘密是保不住了。

父亲不明所以,三娘惊恐道:“老爷快看,婉儿背上何来的胎记?”二娘看了几眼,也有些惧怕之色。底下一干侍婢丫头窃窃私语,颇有怀疑之意。秋熙见状说道:“难怪四小姐能死而复生,又不记得人事,性格大变,如今又出现妖印,哎呀,莫非……莫非四小姐也是妖孽?”

我脑袋里瓮的一声,完了,这主仆三人分工明确一唱一和,想要用妖孽之说置我于死地。在这种迷信的朝代,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三娘得意的看我,吩咐道:“去叫十个家将来,不拘是谁,要那身强力壮的。”她这意思,分明是要我重演裴婉当初的惨剧,我不能,绝不能坐以待毙!

我撑着爬起来,众人都唬的往后急退,我冷眼看这些人,个个都面露怀疑、嫌弃、惊恐、憎恶之情,只有长姐,小纯,锦心站的还算靠前。版权http://www.xbxys.com/我心想,若我此时做一个德古拉血盆大口的造型,只怕真的能吓破几个人的胆。不过,好玩归好玩,小命可就不保了。

我坐在地上,背部一阵一阵抽痛,这作死的冬熙还真下的去手。“小纯,扶本小姐起来。锦心,替本小姐赏秋熙一个巴掌!”小纯愣了愣,忙跑过来扶起我,坐到软榻上,可比地上舒服多了。

锦心应了,扬手便是一个脆生生的巴掌,秋熙刚想还手,我怒道:“你敢!这府里没王法了?烫伤了本小姐,不说延医问药,居然污蔑本小姐是妖孽!你一个下等婢子,仗着三娘宠爱,越发猖狂!你若是不服,本小姐便要锦心打得你服!”

父亲他们都傻站着,连三娘都没反应过来,可能他们想不到我这个妖孽居然还能稳如泰山发号施令。

我对三娘道:“三娘你养的好丫头!春夏秋冬四熙都是我母亲从陆府带过来的,母亲走得早,把婉儿托付给你养教,三娘不但不疼婉儿,反而任由秋熙冬熙两个丫头对婉儿肆意妄为,三娘你想想我母亲素日如何待你,你现时又是如何待婉儿?”

三娘正要反驳,只听厅外一阵喧闹,原来是家将到了。版权http://www.xbxys.com/众侍婢让开之后,三娘从家将怀里抱过一只金黄色小犬道:“你休想妖言惑众,见识过国师亲养的灵犬之后再做道理!”小犬一跃而下直扑我而来,我虽然不怕猫狗之类,但见它来势凶猛,还是偏身让过一边。

那小犬形状酷似腊肠,毛多而短,只管围着我打转。我看它不像凶恶之辈,便伸手抚上它的背,它微微侧目,露出雪白獠牙,我忙摸上它的下巴,轻轻挠动,它昂着头,舒服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声。

众人见我不怕,灵犬也未有动作,不免惊叹,窃窃之声四起。三娘脸色难看,我趁机对父亲道:“女儿自幼深受父亲宠爱,想女儿七岁那年高烧不退,父亲昼夜守护在侧,是何等焦虑?母亲仙逝,父亲不吃不喝,母亲在世时极爱食樱桃酥酪,父亲见此物与女儿抱头痛哭。这些父亲都不记得了?今日却任由他人指责女儿是不详妖孽,女儿实难承受……”我说到伤心处,不禁大哭,眼泪大滴大滴滚落。父亲见状不忍,正欲上前却被三娘一把扯祝

三娘冷笑道:“你也不必惺惺作态,若真不是妖孽邪祟,可否敢让我刺穿中指取血一看?”我虽不解其意,但无愧于心,便回道:“有何不敢?”三娘命家将将我牢牢按住,拔下头上的一根宝蓝点翠蝶形簪,拉起我的右手便狠狠扎下!

鲜血,一滴滴涌出,红的耀眼惊心。原文xbxys.com三娘脸色有异,又朝另一根手指扎去,五根手指被她扎了个遍,血依然是红的,并没有她所希冀的颜色。她只管发疯似的扎来扎去,十指连心,我已经痛得几乎昏厥。

长姐见势不好,忙跪下对父亲说:“父亲,女儿虽身居闺中,也听过丫头们说起妖印之事。民间传说妖印乃是蓝色黑色之印记,而妹妹背后的印记呈火焰形状,红的像火。灵犬与妹妹亲近,扎破中指所流之血又俱是红色,一一与妖孽之说不符。还望父亲三思!”

二哥挣脱家将拉扯,不顾腿伤也跪下说:“四妹幼年顽劣,如今九死一生,自然铭感天恩脱胎换骨,性格变化也不是什么奇事。如此便被污为妖魔,着实让人寒心!”

父亲早把蹲在我面前的三娘推开,将我搂入怀中道:“我的儿,那一碗酥酪为父终生难忘!难为你当时年幼,还记得你母亲去世时的事情。来自http://www.xbxys.com/”我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我哪里知道这些,与裴婉有关的大事都是棠璃告诉我的,就为了防着三娘突然发难,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常

我两手垂向地面,均是鲜血沥沥,父亲转头怒视三娘,三娘吓得拔去钗环跪倒在地:“老爷,妾身也是一时糊涂,妾身也是怕像傅家那样,所以才疑神疑鬼!老爷,妾身错了老爷!”

长姐望着我背后胎记又说:“父亲请看妹妹这印记,可不极似火焰?妹妹大病初愈,又凸显火焰胎记,当今圣上乃火德天下,谁说不是上天庇护,佑我东秦呢?这…莫不是大吉之兆?”她虽是疑问,但语气却已是肯定,府里一向敬重长姐娴静大方,她说的话多少有点分量。

底下人又唧唧喳喳起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凳子好像海绵一样,承受不了我的重量,开始歪来扭去。她们的脸仿佛在我面前一张张放大,再放大,再放大。

“小姐!小姐!”在一片惊呼声中,我终于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的沉香木雕花大床上,屋里一片明亮。我伸手想揉揉眼睛,发现双手都缠着布条,这才记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若是我反应慢一点,或者事先没有准备,又或者长姐二哥没为我说情,那么现在我躺在哪里,就很难说清楚了。

“小姐醒了?”一张又是紧张又是担忧的脸蓦然出现在我面前,是棠璃。阅读xbxys.com她见我挣扎着要起身,忙一把扶住,侧坐在旁问道:“小姐可觉得身上好些?”我偏头一看,从胸至背已裹上一卷棉布,想必背后的烫伤已经诊治过了。棠璃见状说:“医官已经来看过了,说小姐气虚体弱,所以昨晚昏厥了过去。 背后虽有烫伤,幸而不是沸水,不会留疤。承奉一早又拿了进上的药膏来,红肿已经消退了些。小姐十指也是皮外伤,平日注意不要擦碰,不几日也就痊愈了。”

她拿起蹙绣桃花椅枕垫在我背后,起身端来一碗药汤:“老爷上朝去了,临走千叮万嘱要小姐醒来莫忘吃药。”我看着那泛黑的药汤子,一时怕苦有些犹豫,初蕊这时掀帘子进来,见我端着碗不喝,忙说:“小姐放心,这药汤是婢子守着熬的,绝没有问题。”

我禁不住笑,仰头将药服下。初蕊将八仙过海雕花窗户一扇扇打开,棠璃又端上一碟蜜饯瓜条,我拈了一根入口,慢道:“昨晚的事怎么说?”棠璃半跪在床前俯身道:“小姐晕过去之后,老爷即刻命人绑了秋熙冬熙,扔在马房听候发落。三夫人禁足在房里,老爷说小姐一日不好便关一日,若不消气恐怕也不得出。”

我冷笑道:“那我这妖孽之名可算是烟消云散了,再也无需提心吊胆。”初蕊笑道:“可不是,现在府里都说小姐是火德圣人下凡,是上天派来佑我东秦的。人人都想沾一点小姐的光,现在谁还敢混说?”我扔下蜜饯道:“哦?如此说来,我还算因祸得福了?昨天晚上她们可不是这么说。若是昨晚我死了,倒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棠璃忙上来掩住我的口说:“大吉大利,不敢胡说!”

我拨开她的手笑道:“有什么吉利不吉利呢,人早晚也是要死的。”棠璃嗔怪道:“小姐真是百无禁忌,只是老爷听了又要不高兴。”听了这话,初蕊忽然拍手笑道:“说起老爷不高兴,我突然想起,听说老爷昨晚赏了秋熙七八个耳刮子呢。打得她大气不敢出一声儿,只管磕头认罪。可惜我不在,若在的话我也上去啐她一口!”

棠璃正用犀角碧玉梳为我拢头,听见初蕊说话,便用梳子指着她道:“你这毛病还是不改,小姐面前还‘你’呀‘我’的,你忘了去年在三夫人屋里讨的那顿打了?”初蕊吐了吐舌头,笑的腼腆。

只听锦心在外厅问道:“厨房差人来问小姐醒了没,想吃点什么?”棠璃看我,我想想说:“也不拘什么,我只是口渴的很,做碗汤罢了。”初蕊出去说了,那厨房的小杂役丫头诺诺而去。

听见我说口渴,锦心泡了一杯庐山云雾送进来。我和颜悦色道:“昨晚可让你受惊了。”锦心惶恐跪下回道:“小姐说哪里话,都是婢子不警醒才让冬熙有机可趁伤了小姐,婢子心里悔的不知怎么才好,还请小姐责罚!”我笑道:“起来吧。你这傻丫头,就算你再怎么警醒,别人在暗我在明,一样是防不胜防。”初蕊突然问道:“听说昨晚你打了秋熙一个耳光?”锦心气色一下活跃了起来:“可不,小姐让我赏她,我便狠狠的赏了她一个耳刮子,打完我都手疼呢,够她受的!可算出了我们这些年受的气!”听她说的有趣,我们都撑不住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们三人,觉得心里暖暖,这种放松的状态,她们曾经大概都没有过吧。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这样维护她们,她们也同样敬爱我,这本就是人世间的法则,即使主人奴婢同样适用,可是为什么裴婉当初参不透这个道理,非要弄出个尊卑的款儿来立威,难道弄得人人都怕她、疏远她,才是她追求的最佳境界吗?

梦里依稀共采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里依稀共采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念念如梦1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18章书名:念念如梦第18章不再见单凉没有想到,审判来得这么快。当安逸尘把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摆在她面前的时候,五官已经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了,从眼眶慢慢流向心里的,只剩苦涩。安逸尘见一击没有反应,朝着单凉忍不住又出言讽刺:“看来不用我自己出手,头上这顶绿帽子已经稳稳的了。”“你在胡说什么?”单凉表情变得支离破碎,不明白安逸尘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狭促。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看见单凉的身边又出现这样出色的男人时,心里的竟然燃起了一团无名火。他把这一切都归咎到单凉好歹也曾经是他的

  • 挚爱成伤1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18章书名:挚爱成伤第18章别墅里的神秘女人姜洲将车驶回别墅,看到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苏禾,走过去把书抽走。“你那个小男友挺厉害,查到我这里来了,还是说,你把我们的事都跟他说了,你说了你睡了姐姐的未婚夫,背叛了他?”如果不是这样,他不知道谁能有本事查出苏禾是被他藏起来,甚至惊动了青木。“我什么都没有说过。”苏禾害怕姜洲会对沈亦司下手,只能诚实回答他。“你很关心他?”这个认知让他心情非常不愉快。苏禾沉默,不愿意回答他这个问题,可在姜洲看来,她就是在关心沈亦司。他死死捏住苏禾的下巴,咬牙

  • 功盖三村18章

    原标题:功盖三村18章小说名字:功盖三村第一八章新到的村支书上河村的建设,在热闹的进行着,有了娄兰的帮忙,杨峰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干点其他的事情,比如进山找找有没有什么独特的物种,各种花花草草都是他搜刮的目标,每多一种物种,黑土域的面积就大一分,这一特性连张道风都不知道,因此杨峰又鄙视了他一顿,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还神仙呢,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前不知昨天后不知明天,真不知道他这个神仙是怎么当的。因为这一特性,杨峰把能移植进去的,全都移植进去,如今黑土域已经有近60亩大小了,有张道风这个超级管理

  • 至强龙战神18章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18章小说名:至强龙战神018:猎狗葛昌盛的动作要比柳逸尘想象中的快。不到中午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该死的猎狗已经被找到了。不过他没动手,等着柳逸尘去。找到了他,就等于是要了他半条命,剩下的,就得看他们怎么做了。换了一套衣服,柳逸尘开着车直接去找葛昌盛。此时除了葛昌盛之外还有三个人,俩男一女,聚在一个偌大的包间内。气氛有些沉闷。他们进来的时候,那两个男人站了起来,分别和柳逸尘打招呼。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的出来,对其很尊重。女人走过来,朝着柳逸尘的身后张望了几眼,一脸的失落:“

  • 借我一双慧眼18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8章小说书名:借我一双慧眼第18章难熬的寒假对于陆雅飞来说,这是史上最最难熬的一个寒假。从当学生开始,陆雅飞每个寒假都是欢乐的记忆。因为寒假意味着考试的结束,意味着新年的来临,意味着可以穿新衣,穿新鞋,买鞭炮,过新年。意味着可以和小伙伴痛痛快快玩,意味着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夸奖拿到压岁钱。但这个寒假却不是如此,回到南方的小城,回到自己出生的土生土长的城市,回到自己曾经熟悉温暖的家,回到自己非常熟悉的房间,躺到自己曾经睡了很多年的床上,她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有对朱建华的思念,也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8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8章小说名字: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8章把所有的恨双倍奉还“萧贺,你要做什么!”云玥哭成了泪人儿,吴辰怯懦地丢下了她,自顾自的逃走。面对她,萧贺没有一丝同情与怜悯。“那天你是故意摔下楼梯的吧?你应该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打掉。”萧贺扶起云玥朝着花园的泳池走去。云晴为了保住那个孩子,宁可跪求萧诺的成全,以孩子的名义赌命。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吗?那天在养老院的情形历历在目,他竟然相信了这个毒妇,还让救护车走了普通车道,任由云晴无助地大出血……“那天我真的是脚底一滑,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章小说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我警告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医生吓得战栗不已,但该说的话还是得硬着头皮说完,“其,其实只要恰当调理,宋,宋小姐的情况还是能稳定下来的,最重要的是不要刺激她。”医生几乎是一口气把这段话给说完,面对厉琛的质疑,他连忙让护士把检验报告拿过来,仔细的分析起来。“厉总,你看这里。”他指着宋瑶的B超照片,小心的瞄了眼身旁的人,“宋小姐胸前的肋骨上有一些细小的裂缝,但大部分已经被修复了。可刚才因为情绪过分激动,导致裂痕扩大了些,如果再这样下去,断裂的骨头

  • 我在时光里等你18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8章小说书名: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8章不是非你不可辰亦铭仿佛被重物猛击了一下,嘴唇发白,声音嘶哑:“不行,我不许。”“你不是说爱我吗?那就放我走。”姜紫头一次在他面前,用如此斩钉截铁地语气说话。“你说我三分钟热度,你又好到哪里去?我们只差最后一步,只要你同意,我们就能修成正果。可你还是退缩了。你就是个胆小鬼。”姜紫一笑了之:“天底下的人千千万,我们最后会发现并不是非彼此不可。”辰亦铭想到了一种可能,急急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离婚了要去找张徐?”太可笑了!如果她找和张徐在一起,

  • 放下爱情放下你18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8章小说名字: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8章监视他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林正叶这一个亲人了,如果他也离去,那她真的孤立无援了,而且嫂子还怀孕在家,即便之前嫂子对她不好,但那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也得喊她声小姨。为了这二十几年的兄妹情谊,也为了那未出世的小侄子,她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林正叶被人打死!“住手!”林凡眼一闭,声音放软带了些许颤抖:“我求你,放过我哥哥!”片刻,耳边的哀嚎声并未停止,林凡气愤睁开眼看向赵子豪的方向,却不知何时他已经走到了沙发处,正怡然自得的喝着红酒。“不好意思,你犹豫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8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8章小说名字: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8章以心换心他在顾安跟余梦玥之间犹豫了,他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着三年来的场景。他脸色难看的直视着远方,可眼底的聚焦四处涣散。他双手紧紧的揪住头发,耳边全是这三年来顾安说的每一句话。“宁林泽你昨晚喝酒喝多了,我煮了点粥,你喝点在去上班吧!”“宁林泽,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宁林泽,我没有推爷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宁林泽,宁林泽这三个字,死死的缠绕着他,他冰冷的眸子露出一丝纠结还有犹豫。可另一个声音,却打破了那美好的声音。“阿泽,你看这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