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梦里依稀共采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6:05: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梦里依稀共采薇

第九章 塞翁失马

外衫褪去后,三娘率先哎呀一声,登时把我从父亲怀里推倒,又拉着父亲退到几步之后。原文xbxys.com我心下明白,胎记的秘密是保不住了。

父亲不明所以,三娘惊恐道:“老爷快看,婉儿背上何来的胎记?”二娘看了几眼,也有些惧怕之色。底下一干侍婢丫头窃窃私语,颇有怀疑之意。秋熙见状说道:“难怪四小姐能死而复生,又不记得人事,性格大变,如今又出现妖印,哎呀,莫非……莫非四小姐也是妖孽?”

我脑袋里瓮的一声,完了,这主仆三人分工明确一唱一和,想要用妖孽之说置我于死地。在这种迷信的朝代,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三娘得意的看我,吩咐道:“去叫十个家将来,不拘是谁,要那身强力壮的。”她这意思,分明是要我重演裴婉当初的惨剧,我不能,绝不能坐以待毙!

我撑着爬起来,众人都唬的往后急退,我冷眼看这些人,个个都面露怀疑、嫌弃、惊恐、憎恶之情,只有长姐,小纯,锦心站的还算靠前。原文xbxys.com我心想,若我此时做一个德古拉血盆大口的造型,只怕真的能吓破几个人的胆。不过,好玩归好玩,小命可就不保了。

我坐在地上,背部一阵一阵抽痛,这作死的冬熙还真下的去手。“小纯,扶本小姐起来。锦心,替本小姐赏秋熙一个巴掌!”小纯愣了愣,忙跑过来扶起我,坐到软榻上,可比地上舒服多了。

锦心应了,扬手便是一个脆生生的巴掌,秋熙刚想还手,我怒道:“你敢!这府里没王法了?烫伤了本小姐,不说延医问药,居然污蔑本小姐是妖孽!你一个下等婢子,仗着三娘宠爱,越发猖狂!你若是不服,本小姐便要锦心打得你服!”

父亲他们都傻站着,连三娘都没反应过来,可能他们想不到我这个妖孽居然还能稳如泰山发号施令。

我对三娘道:“三娘你养的好丫头!春夏秋冬四熙都是我母亲从陆府带过来的,母亲走得早,把婉儿托付给你养教,三娘不但不疼婉儿,反而任由秋熙冬熙两个丫头对婉儿肆意妄为,三娘你想想我母亲素日如何待你,你现时又是如何待婉儿?”

三娘正要反驳,只听厅外一阵喧闹,原来是家将到了。推荐http://www.xbxys.com/众侍婢让开之后,三娘从家将怀里抱过一只金黄色小犬道:“你休想妖言惑众,见识过国师亲养的灵犬之后再做道理!”小犬一跃而下直扑我而来,我虽然不怕猫狗之类,但见它来势凶猛,还是偏身让过一边。

那小犬形状酷似腊肠,毛多而短,只管围着我打转。我看它不像凶恶之辈,便伸手抚上它的背,它微微侧目,露出雪白獠牙,我忙摸上它的下巴,轻轻挠动,它昂着头,舒服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声。

众人见我不怕,灵犬也未有动作,不免惊叹,窃窃之声四起。三娘脸色难看,我趁机对父亲道:“女儿自幼深受父亲宠爱,想女儿七岁那年高烧不退,父亲昼夜守护在侧,是何等焦虑?母亲仙逝,父亲不吃不喝,母亲在世时极爱食樱桃酥酪,父亲见此物与女儿抱头痛哭。这些父亲都不记得了?今日却任由他人指责女儿是不详妖孽,女儿实难承受……”我说到伤心处,不禁大哭,眼泪大滴大滴滚落。父亲见状不忍,正欲上前却被三娘一把扯祝

三娘冷笑道:“你也不必惺惺作态,若真不是妖孽邪祟,可否敢让我刺穿中指取血一看?”我虽不解其意,但无愧于心,便回道:“有何不敢?”三娘命家将将我牢牢按住,拔下头上的一根宝蓝点翠蝶形簪,拉起我的右手便狠狠扎下!

鲜血,一滴滴涌出,红的耀眼惊心。小百姓养生网三娘脸色有异,又朝另一根手指扎去,五根手指被她扎了个遍,血依然是红的,并没有她所希冀的颜色。她只管发疯似的扎来扎去,十指连心,我已经痛得几乎昏厥。

长姐见势不好,忙跪下对父亲说:“父亲,女儿虽身居闺中,也听过丫头们说起妖印之事。民间传说妖印乃是蓝色黑色之印记,而妹妹背后的印记呈火焰形状,红的像火。灵犬与妹妹亲近,扎破中指所流之血又俱是红色,一一与妖孽之说不符。还望父亲三思!”

二哥挣脱家将拉扯,不顾腿伤也跪下说:“四妹幼年顽劣,如今九死一生,自然铭感天恩脱胎换骨,性格变化也不是什么奇事。如此便被污为妖魔,着实让人寒心!”

父亲早把蹲在我面前的三娘推开,将我搂入怀中道:“我的儿,那一碗酥酪为父终生难忘!难为你当时年幼,还记得你母亲去世时的事情。说明xbxys.com”我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我哪里知道这些,与裴婉有关的大事都是棠璃告诉我的,就为了防着三娘突然发难,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常

我两手垂向地面,均是鲜血沥沥,父亲转头怒视三娘,三娘吓得拔去钗环跪倒在地:“老爷,妾身也是一时糊涂,妾身也是怕像傅家那样,所以才疑神疑鬼!老爷,妾身错了老爷!”

长姐望着我背后胎记又说:“父亲请看妹妹这印记,可不极似火焰?妹妹大病初愈,又凸显火焰胎记,当今圣上乃火德天下,谁说不是上天庇护,佑我东秦呢?这…莫不是大吉之兆?”她虽是疑问,但语气却已是肯定,府里一向敬重长姐娴静大方,她说的话多少有点分量。

底下人又唧唧喳喳起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凳子好像海绵一样,承受不了我的重量,开始歪来扭去。她们的脸仿佛在我面前一张张放大,再放大,再放大。

“小姐!小姐!”在一片惊呼声中,我终于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的沉香木雕花大床上,屋里一片明亮。我伸手想揉揉眼睛,发现双手都缠着布条,这才记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若是我反应慢一点,或者事先没有准备,又或者长姐二哥没为我说情,那么现在我躺在哪里,就很难说清楚了。

“小姐醒了?”一张又是紧张又是担忧的脸蓦然出现在我面前,是棠璃。说明xbxys.com她见我挣扎着要起身,忙一把扶住,侧坐在旁问道:“小姐可觉得身上好些?”我偏头一看,从胸至背已裹上一卷棉布,想必背后的烫伤已经诊治过了。棠璃见状说:“医官已经来看过了,说小姐气虚体弱,所以昨晚昏厥了过去。 背后虽有烫伤,幸而不是沸水,不会留疤。承奉一早又拿了进上的药膏来,红肿已经消退了些。小姐十指也是皮外伤,平日注意不要擦碰,不几日也就痊愈了。”

她拿起蹙绣桃花椅枕垫在我背后,起身端来一碗药汤:“老爷上朝去了,临走千叮万嘱要小姐醒来莫忘吃药。”我看着那泛黑的药汤子,一时怕苦有些犹豫,初蕊这时掀帘子进来,见我端着碗不喝,忙说:“小姐放心,这药汤是婢子守着熬的,绝没有问题。”

我禁不住笑,仰头将药服下。初蕊将八仙过海雕花窗户一扇扇打开,棠璃又端上一碟蜜饯瓜条,我拈了一根入口,慢道:“昨晚的事怎么说?”棠璃半跪在床前俯身道:“小姐晕过去之后,老爷即刻命人绑了秋熙冬熙,扔在马房听候发落。三夫人禁足在房里,老爷说小姐一日不好便关一日,若不消气恐怕也不得出。”

我冷笑道:“那我这妖孽之名可算是烟消云散了,再也无需提心吊胆。”初蕊笑道:“可不是,现在府里都说小姐是火德圣人下凡,是上天派来佑我东秦的。人人都想沾一点小姐的光,现在谁还敢混说?”我扔下蜜饯道:“哦?如此说来,我还算因祸得福了?昨天晚上她们可不是这么说。若是昨晚我死了,倒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棠璃忙上来掩住我的口说:“大吉大利,不敢胡说!”

我拨开她的手笑道:“有什么吉利不吉利呢,人早晚也是要死的。”棠璃嗔怪道:“小姐真是百无禁忌,只是老爷听了又要不高兴。”听了这话,初蕊忽然拍手笑道:“说起老爷不高兴,我突然想起,听说老爷昨晚赏了秋熙七八个耳刮子呢。打得她大气不敢出一声儿,只管磕头认罪。可惜我不在,若在的话我也上去啐她一口!”

棠璃正用犀角碧玉梳为我拢头,听见初蕊说话,便用梳子指着她道:“你这毛病还是不改,小姐面前还‘你’呀‘我’的,你忘了去年在三夫人屋里讨的那顿打了?”初蕊吐了吐舌头,笑的腼腆。

只听锦心在外厅问道:“厨房差人来问小姐醒了没,想吃点什么?”棠璃看我,我想想说:“也不拘什么,我只是口渴的很,做碗汤罢了。”初蕊出去说了,那厨房的小杂役丫头诺诺而去。

听见我说口渴,锦心泡了一杯庐山云雾送进来。我和颜悦色道:“昨晚可让你受惊了。”锦心惶恐跪下回道:“小姐说哪里话,都是婢子不警醒才让冬熙有机可趁伤了小姐,婢子心里悔的不知怎么才好,还请小姐责罚!”我笑道:“起来吧。你这傻丫头,就算你再怎么警醒,别人在暗我在明,一样是防不胜防。”初蕊突然问道:“听说昨晚你打了秋熙一个耳光?”锦心气色一下活跃了起来:“可不,小姐让我赏她,我便狠狠的赏了她一个耳刮子,打完我都手疼呢,够她受的!可算出了我们这些年受的气!”听她说的有趣,我们都撑不住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们三人,觉得心里暖暖,这种放松的状态,她们曾经大概都没有过吧。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这样维护她们,她们也同样敬爱我,这本就是人世间的法则,即使主人奴婢同样适用,可是为什么裴婉当初参不透这个道理,非要弄出个尊卑的款儿来立威,难道弄得人人都怕她、疏远她,才是她追求的最佳境界吗?

梦里依稀共采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里依稀共采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神宠大陆1章(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一章引子)

    原标题:神宠大陆1章(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一章引子)小说名字:神宠大陆第一卷神秘的村子第一章引子秀明小区A栋303号房这是一间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两房一厅的房子,地方虽小但却胜在整洁干净。虽然这房子很普通,但它的主人可有名得很!网游的传奇玩家、曾在网游中掀起一阵阵的风波的展奇就住在这里!展奇,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这个很普通的名字却在网游界中及其的有名!凡是网游的爱好这当他们提起这个名字时无不严肃和崇敬起来!几乎了解展奇在网游中的种种事迹的人都无不赞展奇一个好字,就连在网游征战了几十年的骨灰级玩家

  • 时空逃杀1章(第一章 序 回忆里的秘密)

    原标题:时空逃杀1章(第一章序回忆里的秘密)小说名称:时空逃杀第一章序回忆里的秘密你可曾想过。在交错的时空中,在另一个世界里,还存在着一个你。在你的时空里,你,深爱着他。而在那个时空中,他却,一心想杀掉你。——初春的下午,天气还是有些冷的,我坐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远处的风景,很美很安静,阿威拿着一杯暖茶从我身后走过来,蹲下身子,轻轻的拉起我的手,把茶杯递到了我的手中,轻声说到“有风,小心着凉。”说完就转身回到了厨房里继续忙碌,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心里倍感暖意,六年了,我们搬进这间小

  • 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1章(第一章 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

    原标题: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1章(第一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小说书名: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第一章半夜闯入的陌生男人1“你看看吧。”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把一份装订好的文件递给了她。她坐在沙发上,翻开了这份厚厚的文件。这份内容苛刻繁复、条款长得像裹脚布一样的文件,是嫁进他周家的每个女人,都必须签的《婚前协议》。这份协议,除了提及任何夫妻结婚前都会考虑的财产分配原则,还要在婚后限制她的行动自由。她从第一条看到最后一条,最后视线在第八页停顿下来。第八页通篇都是关于婚内赠予的条例,上面清清楚

  • 丐盛天下1章(第一章孪生相残(一))

    原标题:丐盛天下1章(第一章孪生相残(一))书名:丐盛天下第一章孪生相残(一)万物复苏,一派盎然春意。丁香花、杜鹃花、忍冬花等竞相开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花丛中蜂忙蝶舞,各自享受着春日的温暖,春天的五龙山放眼望去一片绿色,处处尽显勃勃生机。远处的龙潭峡谷,潺潺的溪水从林间汇向峡谷,冲下绝壁,似一挂白纱从天而下,又如细雨一般化作了团团的雾气,升腾于绝壁之间,水落之势如雷声轰鸣壮观不已,让人为之动容。但此刻在峡谷两侧站着两道身影,遥遥相望,那二人丝毫不为此壮景所动。峡谷的一边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

  • 凶猛鬼夫别乱来1章(第一章出轨)

    原标题:凶猛鬼夫别乱来1章(第一章出轨)小说:凶猛鬼夫别乱来第一章出轨城市的夜色渐渐加浓,苍空中的“明灯”越来越多了。而城市各处的真的灯火也次第亮了起来,尤其是围绕在海港周围山坡上的那一片灯光,从半空倒映在乌蓝的海面上,随着波浪,晃动着,闪烁着,像一串流动着的珍珠,和那一片片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互相辉映,煞是好看。可是,刚从超市里出来的我心情却不像路上的行人那般欢乐。我不知道这是我多少次看见那些东西了。它们用淡薄的身体飘走在行人之中,然后用狰狞的眼睛和面容去寻找着今晚的猎物。在第一次可以看见这些灵

  • 重生之将门权妃1章(第一章痴心错付,霍家满门抄斩)

    原标题:重生之将门权妃1章(第一章痴心错付,霍家满门抄斩)小说名字:重生之将门权妃第一章痴心错付,霍家满门抄斩自古太平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帝都出了大事,飞虎将军霍清通敌叛国满门抄斩,说来也好笑监斩官竟是霍将军的东床快婿。池府。风吹过院子里的柳树,摇曳了一地阴影。在一个门窗紧闭的房屋内,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趴在地上,一脸破败之色,头上还插着几根杂草。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被斩首的霍家千金霍以然。丫头婆子乖顺的站在两旁,眼睛都盯着堂下趴着的霍以然。施柔坐在桌边翘着指尖掀开杯盖轻轻啜了一口杯中的明前

  • 余生有你赐教1章(第1章 逃离这个家)

    原标题:余生有你赐教1章(第1章逃离这个家)小说名称:余生有你赐教第1章逃离这个家我叫汪澜,老家在四川冉义的某小村里。我爸为人老实巴交,闷头闷脑只懂得在家务农,所以家里大小事都由性子要强的奶奶把持着,她重男轻女,见家里一连生了三个女娃之后,就哭着骂我妈没鬼用,害她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做人,非逼我爸妈再怀下一胎,还要他们逃到外地去躲着。可我妈身体不好,再加上怀着孕东躲西逃的没好好将养过,早落下一大堆的病,生下我小弟没两天就死了。我是家里的老三,我爸独自一人养活一家六口,他很快撑不住了,得靠兄弟姐妹接济

  • 校花的医流高手1章(第001章上学的资格)

    原标题:校花的医流高手1章(第001章上学的资格)小说名称:校花的医流高手第001章上学的资格沈懿一直都很喜欢夏天,因为这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季节,是一个挥洒着青春汗水的季节,而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短裙飘飘的季节。沈懿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一个大背包,慢悠悠地走在大学城的小路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东张西望,目光时不时在那些女大学生白花花的大腿上停留,嘴上自言自语道:“两年没来,大学城这里的美女还是这么多啊。”没错,距离上一次走这一条小路,已经过去了两年了。当年的沈懿只有十六岁,因为在医学上的过人

  • 恰逢暮雪亦白头1章(01 她是哑女)

    原标题:恰逢暮雪亦白头1章(01她是哑女)小说名称:恰逢暮雪亦白头01她是哑女“请放我离开。”幽暗的房间内,她跪在他的脚边,双手朝他不停地比划。她口不能言,是个哑巴。他帝王一般坐于沙发上,此刻俊颜阴沉,怒火在眼底沸腾,“没经过我的允许,谁准你走的?”半个小时前,阮软拉着行李箱正要离开这栋住了四年的别墅,偏偏他突然回来撞见,当即勃然大怒。阮软艰涩地比划着双手:“你要结婚了,我应该离开。”男人气势摄人,她只能坚持打着手语反复解释,随着她的坚持,男人越发愤怒,大掌猛然扼住她的下颚,“阿软,你凭什么离开

  • 逆天神帝1章(第一章 神异火晶棺)

    原标题:逆天神帝1章(第一章神异火晶棺)小说:逆天神帝第一章神异火晶棺“啊、嗷……”几声惨叫在洞窟中回荡、久久不息,令人毛骨悚然!齐浊皓和洪天磊痛苦的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强忍着身体的剧痛,齐浊皓破口大骂:“洪天磊你这个王八蛋,老子早就说过,盗墓这种事情不能做,可你偏偏不听,现在掉入这个洞窟中,老子彻底的被你害死了!”齐浊皓是华夏大地河淇市的一名高三学生,他自小就是个孤儿,得好心人帮助,他半工半读,期盼着能考上好的大学,不说脱离平庸苦难,至少毕业后能混个温饱。高考将近,齐浊皓计划出门放松心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