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水木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8 8:26:1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

作者:水木欢

第二章 神秘男人

白柠“噗通”被车子撞得老远,脑袋一道白光闪过直接失去了意识……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傍晚,白柠只觉得浑身麻木,完全没有一点直觉。说明xbxys.com

白柠心里猛地一动,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她这该不会瘫痪半身不遂了吧。

白柠下意识的起身看看,但是刚动半分面前就闪过一道人影,直接挡住了白柠的身体。

“现在最好不要乱动,车祸造成了身体多处骨折以及面部损害。”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儒雅的气质,深邃的眼眸上架着半镶边的圆框金丝眼镜,西服的衣领微微敞开,隐隐从骨子里透着随性不羁。

一半儒雅一半洒脱。

着实让人着迷。来自xbxys.com

三年前,若是遇到这种男人,白柠还可能厚着脸皮搭讪几分,但是这种环境让白柠完全生不出那些心思。

刚才从男人的话中,白柠敏感的捕捉到后面几个字,抬手就直接摸上自己的脸。

“面部损伤,我的脸……我的脸到底怎么?”

“别乱动,会伤口感染。”

男人强势的将白柠的手拽了回来。

虽然男女力气有差别,但是白柠很难以置信这男人会轻易的将自己的手拽开,看着似乎没有用什么力气。

男人似乎不如表面看着这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说,毁容?”白柠深呼吸了一口气。【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水木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男人垂眸,顺势放开白柠,理了理领子抬步转向一旁的椅子。

“你可以这样理解。”

白柠身子猛的往后缩,手指颤抖着贴近自己脸部,但是却始终不敢伸手去摸。

毁容……

这两个字眼无限在白柠脑海中循环。

“撞你的人当场死亡,案件已经移交警方,有必要的话你康复之后可以去警局询问进程。”男人眯了眯眼睛,淡淡的从白柠的身上抽回眼神。

白柠皱眉,眼神恍惚了一下。来自http://www.xbxys.com/

呵……

当真是薄枭的手段。

自己不过刚刚出狱,薄枭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斩草除根。

“没必要了,警察都惹不起的人,我怎么敢指望他们会把他绳之以法?”白柠冷了冷嘴角,自嘲的笑道,垂眸敛起所有的情绪。

自己去找警察能怎样?

无非是自投罗网,再给薄枭一次随意宰割的机会。

“小姐到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男人嘴角噙着笑意,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推了推镜框,眼神划过点点深意。

“先生的身份似乎也并不简单,在k国鲜少有人拥有完整体系的家庭医院。说明xbxys.com”白柠同样浅笑着。

从刚苏醒过来,白柠便不动声色暗暗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在白家还没有落魄的时候,她也享受过这种待遇,大病小病从未出过门,除过家庭医生,家里还会购买一整套常用的医疗器械。

要知道医疗设施这种东西很多都是需要国家审批厂家才会发货的,不仅仅是有钱就可以办到的。

这样分析下来,这个男人的身份又怎么会简单。

“女人太过聪明不是一件好事。” 男人玩味的看了白柠一眼,戏谑的摇了摇头。【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水木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太过愚蠢的人只会被人踩在脚下,无关于性别。”白柠撇了撇嘴。

现在什么社会了,并非女子无才便是德。

她已经蠢过一次了,又怎么会在其他地方跌倒两次,她也不会同一个人伤害自己两次的机会。

“到是有趣。”男人抬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对于白柠满是兴趣。

很少见到这般有主见的女人,倒是不枉费他费尽心思去救她一命。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若先生不认为麻烦的话,烦请先生请一名整容医生过来。”白柠很客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这个男人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整容?你?”男人看上去有些惊讶。

“不,或许说成重生更为恰当。”

第三章 整容

重生?

白柠想这两个字用在自己的身上现在再合适不过。

脱胎换骨,甚至连这张脸都要换掉。

“小姐如何称呼?”男人并没有立即答应白柠,而是抬眸看了一眼白柠,故作不经意的问道。

“白……程欢。”白柠差点脱口而出,但是万幸的是最后一秒她及时收回。

白柠这个名字太过招摇过市了,三年前白家突然破产,她沦落成情人的事情,现在在上流社会还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程欢?承欢膝下?”男人眸中掩不住的玩味,尤其是最后的四个字,特别加重了音调,似乎像是在强调点什么。

白柠听着着然一愣。

程欢不过是她紧张之余,脑海里面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名字,但是被男人这么一说,却显得十足的风情,偏偏生出点风尘气息。

“先生的解释到是让人眼前一亮。”白柠……不,程欢下意识习惯的收起眼眸。

在程欢的心里,早就将面前的这个男人规划为危险种类。

一个一眼看不透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一个善于伪装自己真正情绪的人,程欢更不敢轻易招惹。

薄枭这个男人已经够她一番琢磨了,自己没有必要再招惹上另一个同样的深不可测的男人。

“楼漠寒。”男人轻启唇角,淡淡的吐出三个字。

楼……

倒是个少见的姓氏,在程欢的记忆中,k国那些大家族里,似乎并没有楼氏一族。

楼漠寒更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

楼漠寒转身看了程欢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径直跨步离去。

程欢像是猛松了一口气。

楼漠寒算是默认了刚才自己那些请求吗?

通常这类人都不会平白无故的付出的。

楼漠寒这人虽然看着极为神秘,但是就现阶段来看,似乎并没有对她有什么恶意。

程欢觉得自己同楼漠寒之间更像是一场无形的交易。

只是她提的那些条件对于楼漠寒来说轻而易举。

程欢缓慢平稳下呼吸,现在整个人安静下来程欢才感觉到身体里传来强烈的同感。

程欢盯着天花板,一时间思绪万千。

自从白家破产之后,自己的人生当真是跌跌宕宕起起伏伏。

程欢……承欢膝下……

程欢在床上躺了没多久,就听到病房外面有动静。

“咯吱”一声门响,只见身着护士服的几个女人推门进来。

“程小姐,关于整形科的专家,他们明天才能乘坐专机抵达,麻烦程小姐现在配合我们,做一下相关方面的检查。”为首的护士长对程欢相当的客气。

程欢大概能猜到,大抵是因为楼漠寒。

“楼先生呢?”程欢故作不经意的问道。

“楼先生从您房间出去之后就外出了,只是吩咐我们好好照顾您。”护士长目光闪了一下。

作为楼家的固定医师团队,她在楼家呆了很多年,也从未见过这位楼先生叮嘱过特意照顾谁。

偏偏对于这个半路捡来的毁容女人特别上心,当真是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第四章 重生的代价

各项检查之后已经接近十点。

一场车祸后,程欢元气耗损,莫名的觉得困乏。

重新躺会回上,脑子瞬间混沌,才过半刻就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浑浑噩噩间,程欢隐隐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她床边走动,脚步很细微,听得不是很清楚。

程欢很想睁开眼睛,但是此刻的眼皮就像是有千斤重般,半分也抬不起。

看着程欢紧皱着的眉头,楼漠寒忍不住抬手,修长的手指慢慢抚平褶皱。

“楼先生……”

“嘘”

来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楼漠寒嘘声打断。

楼漠寒淡淡的收回手指,抬眸看了一眼床上睡的极其不安稳的人,转身示意身后的人出去。

“楼先生,程欢小姐确实是三年前一朝覆灭的白氏家族千金,当年薄枭收购了白家,看似接手了烂摊子,实则白家背后藏着不小的利益,程欢小姐进监狱跟薄枭也有着说不断的关系,更重要的是,程欢小姐曾经是薄枭的情人。”助理站在一旁恭敬地娓娓道来。

如果不是楼漠寒让他刻意去查的话,他永远想象不出来一个路上救回来的女人背景竟然如此深厚。

“嗯,下去吧。”楼漠寒眸中划过一抹深意,眼角不由内敛起来,呼吸也隐隐有些不对劲。

这女人……

和薄枭扯上关系!

“这是程小姐的往前资料,仅仅能查到的也只有白家破产前的事情,先生,您慢慢看。”助理将手中的文件袋递了过去,然后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

楼漠寒背靠在墙边,随手抽出里面的资料。

零散的几张照片映入他的眼帘,楼漠寒不由愣了一下。

照片上的女子一身白色的长裙,弯腰在海边嬉水,回眸一脸阳光的笑意。

他怎么也不可能把照片上这个活泼的女孩和床上满脸谨慎算计女人联系到一起?

三年中,这女人究竟在监狱遭遇了什么?

楼漠寒眸子动了动,最终将视线移动到姓名处。

呵……白柠。

……

程欢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脑子依旧有些混沌不清楚。

护士中途送早餐过来,程欢没有胃口只是草草吃了几口。

听护士说,负责这次手术的专家已经全部到了,现在已经讨论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光手术方案都列举了好几种。

最终,程欢被推上手术台是在晚上。

本来是要三五天准备的,但是程欢等不及了,一秒都等不了。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改头换面,迫不及待的去将薄枭千刀万剐。

当主治医生问她关于面部整形有什么需求的时候。

程欢只说了两个字。

重生。

重生的含义就是,重新的面孔。

一点都不像最好。

楼家虽说有抢救的器械,但是还没有完善到连整容科都搬到家里来。

所以程欢的手术是在某个私人医院进行的。

整个手术从晚上持续到了次日的傍晚,来来回回不知道拿了多少血袋进去,甚至出现了好几次病危。

整容有时候并不是全麻,程欢有时候会很清楚的感觉到,手术刀割破皮肤的声音。

这就是重生的代价。

这比利息她先欠着,她若今天真的能从手术台上走下来,今日所受之痛,她绝对会加倍还回去。

第五章 劫难与礼物

那晚,程欢差点没有从手术台上下来。

只因手术的时候出危及情况,神经重叠压迫差点落下半身不遂的后果。

得知手术成功的消息,程宁终于放松下一口气,劫后余生。

但是这仅仅是开始。

因为她接下来面对的还有无边无尽的康复。

整容恢复期一般最少也得一年才能完全看不出来。

这一年中,程欢便待在楼家,楼家有专门的康复室。

楼漠寒倒是极少回这里,就算回来也很少同程欢说话,有时候甚至连照面都打不上。

程欢到是觉得无所谓,楼漠寒没有赶她走,还让她白吃白喝的在这里呆这么久她已经很感激了。

程欢没事的时候就待在康复室,别人需要一年的康复的时间,她只需要半年。

终于在七个月后复查的时候,程欢身体各项体表正常,完全达到正常人的标准。

只是这脸……

说句丢脸的话,这漫长的七个月里,对程欢来说,每分每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甚至……

在这七个多月的时间里,程欢都未曾直面过自己的脸。

面对未知,人们总是那般的惶恐不安。

程欢并不是圣人,自然逃脱不开人类特有的喜怒哀乐。

全部的面部整容自然和割个双眼皮啥的不一样。

前者讲得一次成型,不像是后者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程小姐,不能往后拖了,之前换药的时候已经恢复不错了,看不出什么痕迹了,今天程小姐不妨自己看看。”医生看着程欢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好, 您先出去。”程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直到门声响起,程欢才缓缓将双手绕到后面。

慢慢解开缠绕着的砂布,指尖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心里莫名的慌乱。

在砂布取下的时候,强光刺进来,程欢忍不住遮住了眼睛。

恍惚间,看到面前有镜子,她才慢慢的放下手来。

当看见镜子里面的人,程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那张脸是自己。

美……

美的太过不真实。

嘴角勾笑,颇有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这是自己?

程欢手指慢慢抚上自己的脸蛋,眉毛,眼角,程欢一寸寸的摸过去,那是一种真实的感觉。

自己……重生了!

清纯的白柠死了。

现在的程欢只是一个为了报仇伪装自己不择手段的祸水罢了。

“咯吱……”

门被打开了,程欢以为是医生,但是没有想到身后却传来一道男声。

程欢背部猛地一僵。

是……楼漠寒。

许久,都没有见过他了。

楼漠寒缓步站立在程欢的背后,程欢本想说些什么的,却突然感觉到脖颈处一凉。

程欢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摸去,却直接被楼漠寒抬手抓住。

“别动。”

楼漠寒轻声制止,程欢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镜子。

楼漠寒竟然给自己戴项链。

程欢除了不自然还是不自然。

这么暧昧的动作楼漠寒都能做的出来,她自认为楼漠寒对于自己除了救命之恩,他们两人便没有太大的交集。

“这是你重生的礼物,还有你想要的东西。”

第六章 这些都是你需要的东西

除了戴项链,楼漠寒的右手也没有闲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文件袋,直接扔在程欢面前。

程欢下意识低眸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东西。

“是什么?”程欢不由皱了皱眉头。

她想要的东西?

她现在想要的只有薄枭一颗项上人头,其他就别无所求。

当然这里面自然不可能是人头,那么程欢自然是好奇楼漠寒口中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自己打开看看。”楼漠寒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看样子并不打算直接告诉程欢。

程欢桌下的手指不由紧紧攥成了拳头,抿了抿嘴角,最后还是挑了挑眉毛,摊开双手将文件袋拿了过来。

看到文件袋里面东西那一刻,程欢有些震惊。

这……这是身份证?

除了身份证还有一大堆东西,高中毕业证,户口本等等……

楼漠寒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是程小姐需要的东西吧?”

虽是试探的语气,但是从楼漠寒的口中说出来却十分笃定。

他查过程欢所有的过往,程欢需要什么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程欢愣了一下,但是一下秒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楼先生想要什么?”程欢透过镜子,定定的看着身后的楼漠寒,随手默默将桌子上的文件袋默默收了起来。

“程小姐认为我帮助你别有所图?” 楼漠寒淡淡看了程欢一眼,然后嘴角缓缓的勾勒出一抹淡笑,隐藏镜框下的眼眸始终看不清楚到底映射出何种情绪。

“难道不是吗?”程欢勾唇反问。

从一开始,她压根就不相信楼漠寒这种人会平白无故的帮自己。

“自然不是。”楼漠寒淡然的勾起唇角,不紧不慢的回答,修长的手指半搭在程欢的肩上,似有若无的撩拨着程欢的长发。

程欢猛地抓住楼漠寒的手,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直接转身站了起来,目光警惕的看向楼漠寒。

很久了……除了薄枭,她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那么近的距离。

“既然不是的话,那就多谢楼先生的救命之恩, 我程欢并非是不记恩情的人,往后楼先生有什么用的到程欢的地方,尽管找我就是了。”程欢快速的说完这句话,抓起桌上的文件袋就径直朝门外跑去,步子隐约看着有些混乱。

“站住!”

但是还没有到门口,身后就传来一道冷喝,程欢步子戛然而止。

楼漠寒直接跨步走至程欢的面前。

“你怕我?”楼漠寒死死盯着程欢,微微挑眉,眼中满是探究的光芒。

“我怎么会怕呢,楼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若真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我恐怕早就不能活着站在这里了。”程欢微微一笑,敛住了眼中的情绪。

“那你这么着急走干嘛?我还真有一个忙需要你帮,看看。”

说着楼漠寒就从怀中摸出一个东西递给程欢。

程欢瞥了一眼,竟然是请帖。

烫金的请帖透着股衿贵,楼漠寒的圈子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平民老百姓。

可是……程欢现在还没有做好出现在上流社会圈准备。

上流社会的圈子并不是很大,只是很杂。

什么人都有,但是能搅动局势的就那么几个。

白家当时也算有那么一方地位,现在的楼漠寒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我缺个女伴,程小姐别急着拒绝,还是先打开看看。”楼漠寒理了理西服的衣襟,从容的看着程欢。

程欢皱了皱眉头,鬼使神差的打开请柬,当看到里面内容时,程欢身子猛的一顿,瞳孔急剧皱缩。

主办方竟然是……

竟然是薄家!

夜夜承欢:薄情总裁扑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夜夜承欢 或 薄情总裁扑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书名:极品女房东1章(第1章 圈套)

    原标题:书名:极品女房东1章(第1章圈套)小说名:书名:极品女房东第1章圈套我是一个人,毕业以后就暂时留在了这座城市,没有女朋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工资待遇还不错,所以我在这里的这几年还是挺快乐的。当然,住在陶然水岸这种小区,是个意外,我的工资待遇还远远达不到支撑这样富人区级别的房租。我的一个关系不错的大学舍友,他是个富二代,在这里有一套房子,是留给他的婚房,家具一应俱全,他毕业后出国深造了,得知我在租房,就让我免费先住着了。每天在这样的小区里出入,不仅能看到各类豪车,更能遇到各类阔太太。她们大

  • 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1章(第1章 用不用帮你?)

    原标题: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1章(第1章用不用帮你?)小说名称:书名:我的千金大小姐第1章用不用帮你?雾都,朱雀街,飞扬小区。叶辰叨着一根烟翘着二朗腿懒散地坐在出租屋内的沙发上,目光饶有意味地看着上令他疯狂了一晚上的女人。昨天晚上他在酒吧和一帮同样开黑车的司机拼酒,拼完之后打算开车回家,眼前的女人慌慌张张钻进了他的车里,上车就是一通大吐,等叶辰有机会问她去哪的时候,女人居然睡着了,而且手机也打不开,身上除几张银行卡以外没有任何的证件。无奈之下,叶辰只得将她拉回了自己租房的小区,可谁曾想这女人被人

  • 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1章(第1章:神秘的死神)

    原标题: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1章(第1章:神秘的死神)小说书名:书名: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第1章:神秘的死神“我叫陆炎,身高一米七八,没房没车,没爹也没娘,我挺中意你的,不知道姑娘对我感觉怎么样?”盛夏傍晚时分,武阳市格调咖啡厅里,灯光昏暗,整个空间飘扬着蓝调布鲁斯,氛围美好而浪漫。身穿一身迷彩服的陆炎,冲着对面的女人自我介绍,满脸兴奋。美女面容清冽,身材匀称,一身黑色紧身皮衣把完美的身材衬托的妖娆性感,乌黑的头发直顺的垂在双肩,陆炎说话的时候,她轻轻抬头,神色高傲而冰冷。“我是奉命来给你交代任务

  • 美女警官爱上我 1章(第0章 公车上的艳遇)

    原标题:美女警官爱上我1章(第0章公车上的艳遇)小说:美女警官爱上我第0章公车上的艳遇每天清早起来,我总是不忘摸着胸口向天暗暗的祈祷,万能的上帝,仁慈的佛祖,全能的安拉,请怜悯一下你们所管辖下的我这个可怜的人吧,赐给我一个美女吧。哪怕是一段短暂的桃花运也可以。这是我上班以来养成的一个良好习惯,一来表示我对神灵的一种敬畏,二来也是寄托了我的一种信念。不过这种愿望并没有因为我的持之以恒的坚持祈祷而能实现,我也只好在梦里去实现这种目标了。不要怪我这么庸俗,我非圣贤,其实追求美女不仅仅是我之愿望,而且也

  • 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 1章(第1章 飞天)

    原标题: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1章(第1章飞天)小说名:步步惊情:花心王爷你好坏第1章飞天敦煌市。旅行大巴车很快就停在了那个阿若期盼了许久的地方。车门开的时候,她第一个就跳下了车,也不理会导游小姐的再三警告,只悄悄从车尾就溜了出去。阿若决定一个人开始她的敦煌莫高窟之行,想要看看那些佛像,还有那些传说中的栩栩如生的壁画。而她一直最最想要看的,是飞天。许久许久了,就连梦中都是仙女飞天的画面。雀跃的心带着她终于抵达了那个充满瑰丽和迷幻的壁画世界里,从一幅幅的壁画前走过时,她的心为着那画中的一个又一个

  • 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 1章(楔子)

    原标题: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1章(楔子)小说书名: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楔子任你机关算尽,笑靥如花,在那男子眼中,仍抵不过一世烟花!他曾说:“七月,有我,荷花便可一直盛开!”她说:“王爷,我信了呢,怎么办?”……………………她说:“我最喜欢的就是蔷薇,粉蔷薇,不是荷花!”他问:“为什么?”目光带笑。她答:“因为粉色蔷薇的花语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不懂前面的话,但最后一句话听懂了,心微微一动,抱住她!……………………可是当曾经的海誓山盟,已经不复存在,她没有流泪,血泊之中,她看着冷酷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1章(第一章 下药)

    原标题: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1章(第一章下药)小说名称: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第一章下药这是一家生意萧条的酒店,灯光昏暗的走廊里,一个五十岁左右,身形肥胖的男人,畏畏缩缩的走到502房间的门口,对旁边的中年女人说:“你在这里给我把风,等事情办完了,我就把东西给你。”女人点了点头,带着祈求的口吻说:“天凡,欣然她还是个孩子,你下手轻点。”李天凡嘿嘿的笑了,带动了满脸的肥肉,拍拍了女人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疼她的,以后你们娘俩就都是我的人了。”李天凡说完推门进去了,女人站在门外,心里

  • 萌系爱妻太难训 1章(第一章酒醉后的舞蹈)

    原标题:萌系爱妻太难训1章(第一章酒醉后的舞蹈)小说:萌系爱妻太难训第一章酒醉后的舞蹈西京的夜素来是酒绿灯红的璀璨,迷乱的光影和喧嚣的声色,掩去忙碌一天人们的悲欢离合。林芷白有些醉了。今天她不光情场失利,连游戏也运到也不好,回回罚酒抽牌,一抽一个准。“小白你还行不行啊,最后一轮了。”姜曼曼手中的色子摇得哐当哐当响,半带揶揄半是心疼,“不行就先休息会。”“行,当然行!我林芷白什么时候说过不行?”林芷白举手加入,此刻她需要热闹和欢乐,也需要酒,需要这种微醺的醉意,去埋没心头那丝丝分明的痛楚。在和朋友

  • 三世六道 1章(第一章 穿越异世)

    原标题:三世六道1章(第一章穿越异世)小说名称:三世六道第一章穿越异世“卧槽,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一声惊讶的尖叫,刺耳至极,寻声望去,却是看到了一个坐在地上的少年,他面色苍白,好似白纸,吊梢眉,不是太过于浓厚,双眼皮,啪嗒啪嗒的动着,打量着这个世界。“这谁的身体啊,怎么这么瘦弱……”摇摇头,有些疼痛,叹了口气,便是站起身,这时,才看清此人的身高,约莫一米八,身长玉立,身材颀长,配合上他的吊梢眉,竟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一身古代的服饰,看起来精神壮硕,一头短发,梳拢的一丝

  •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1章(第1章 命运)

    原标题: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1章(第1章命运)小说书名: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第1章命运冷夜,唯有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偶尔那轻轻坠落的枯叶带着几许飘渺,让夜只更加的凄清。空寂中,伴着整个青城浅浅的呼吸,星星点点的烛光却掩不尽夜的黯黑,这一夜,就连更夫也偷了懒,那梆子只响过了一更天便再也没了。青城的西北角,荆州刺史的府宅却被悄悄的围了个水泄不通,院子里沉睡着的人突然被一阵阵纷乱的脚步声惊醒,刹时,宅院里便乱成了一团。吴承光醒来的时候,门外的脚步声刚好就停在了他的门前,无人进来,只一声低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