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重生至三国做英雄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7 1:55:20 来源:网络 []

书名:重生至三国做英雄

第八章 袁绍对不起你了
    袁绍对不起你了,你的谋士我要了嘎嘎,陆毅着。小百姓养生网

    到了巨鹿,休息一天以后,陆毅便准备去拜访田丰。

    一听说要去拜访田丰,崔言这回高兴了,竟然热烈的支持陆毅,也不急着去洛阳了,看来,这田丰还是很有名气的。

    第二天吃罢早饭,陆毅便带着崔言管亥二人来拜访田丰,还没等通名,就听那门人问道:“来人可是吴郡陆毅陆凌宇?我家主人有请。”

    陆毅大惑,心想:“这田丰怎知道我今天要来?难道这田丰竟有未卜先知之能?”

    不过,尽管疑惑,陆毅还是随着门人来到了客厅。当然,那崔言和管亥也是同样的迷惑。

    来到厅中,却见有两人正在下棋,两人皆三十左右年纪,儒士打扮,品貌端正,目光专注,苦苦沉思,此时已棋过中盘,但棋面却很是混乱,黑白二子正激烈的绞杀在了一起,难解难分。

    二人很是用心,陆毅等人进来以后,二人也没有发现,家人欲知会二人,但被陆毅制止了。小百姓养生网看见棋盘,陆毅和崔言二人便走上前来,管亥是个粗人,不懂围棋,也就站在原地没动。

    二人看了半晌,却是黑棋占了上风,但白棋也有转圜的余地,此时应该白棋落子了,可执白之人却久久无法落子。见此情景,陆毅便执白下了一子。

    一子落幕,满盘皆惊。陆毅这一子,竟将白棋陷入了绝地。那执白之人也是吃了一惊,想何人这么大胆,竟敢如此落子。那人看了陆毅一眼以后,也没有说什么,眼睛又盯在了棋盘上。推荐http://www.xbxys.com/

    这时,黑棋也开始落子了,于是,陆毅便执白同黑棋战在了一起。十几手过后,白棋竟有了一丝生气,几十手过后,白棋竟渐渐占了上风,又过了一会儿,只听执黑棋的人长叹了一声:“置之死地而后生,妙啊!凌宇不愧吴郡三才之名。”

    陆毅赶紧谦虚的说:“不敢不敢,侥幸而已。”

    这时只听那执白棋的人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今日赌局也输,棋局也输,真是双输之日。”说罢又哈哈大笑。

    那执黑棋的人只是捻须微笑不语,上下打量着陆毅。

    这让陆毅更感到郁闷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呀,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呀。阅读xbxys.com

    片刻之后,那人停止了大笑,转而对陆毅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吴郡三才之一的陆毅陆凌宇了,在下田丰田元浩。”接着他又指着他对面执黑棋的人说:“这位是广平沮授沮子正,沮子正可是专门为你而来啊。”说完又呵呵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两人就是田丰和沮授,他们可是三国时顶级的大谋士啊,尽管不是很出名,那是因为他们明珠暗投,跟着袁绍了,没有发挥出他们本来的实力。他们的真正实力,绝不在荀愈荀攸贾诩郭嘉之下。曹操曾经给过他们公正的评价,那是在袁潭死后,王修哭丧之时,曹操说:“河北义士,何其如此之多也!可惜袁氏不能用!若能用,则吾安敢正眼觑此地哉!”

    唉!没有跟着好领导,致使英雄无用武之地。一部三国史,又湮没了多少人才呢?英年早逝的郭嘉周瑜庞统,明珠暗投的田丰沮授审配,一生郁闷无奈的徐庶,生不逢时的诸葛亮,没被曹操重用的陈登……数不胜数啊。阅读xbxys.com或许,历史就是这样吧,它永远为成功者书写着胜利,对于失败者,它也只能是一带而过,这也难怪,谁让中国的人太多了,人多了,人才就多了。但世间万物却以稀少为贵,人才多了,也就变便宜了,自然不会有好价钱,也就不为人知了。对于这种现象,谁都只能是一声长叹了,毕竟当局者迷嘛。

    听完田丰的介绍,陆毅赶忙深施一礼,“原来是二位先生,风今日遇见二位先生,真是三生有幸。”

    “呵呵,凌宇不必客气。”田丰说道,“吾与子正打赌,子正说你今天会来,我言未必。想不到凌宇今天果然来了,真不出子正所料。推荐xbxys.com

    一听田丰这么说,陆毅心里就明白了,难怪呢,人家早知道你要来了,所以你一到门口,人家就认出你了。不过陆毅也奇怪,这沮授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要来拜访田丰呢?

    沮授看出了陆毅的疑惑,解释道:“凌宇在涿县之时,便立志要结识天下豪杰,北上并州抵御匈奴,所以,凌宇来到巨鹿,岂有不拜访元浩之理?故此,吾料凌宇今日必来,想不到凌宇今日果然来了。”

    “常听人言:‘河北名士,巨鹿田丰,广平沮授,皆当世之大才也。田丰亮节,沮授多智。’吾今日一见,才知所言非虚。”

    “哈哈,凌宇谬赞了,不知凌宇此来所为何事?莫非欲请我二人同去并州?”

    田丰果然是耿直的人,居然开门见山的实话实说。而沮授却依然是微笑不语。

    “不错,我正有此意,不过,吾欲先去洛阳,以求取功名,否则,其事难成。”见田丰如此直率,陆毅也就直说了。

    “子诚此去洛阳,恐怕并非是求取功名,说是买取功名更合适一些吧。”

    晕呐,这个田丰,也太直接了,本来挺好的一件事,从他嘴里一说出来,就变味了。不过,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咱就实打实的来吧。

    “诚如先生所言,吾打算贿赂十常侍,买取功名。”

    见陆毅说的这样露骨,崔言直着急,频频目视陆毅,可陆毅却象没看见一样,依然信口开河。

    “吾亦别无他法,当今朝堂,皇帝昏庸,宠信宦官,十常侍专权,在朝堂之上,已无所作为了,所以,我才想去并州,建立一番功业。虽然辛苦,但总比哀叹时光要好些。”

    “哈哈,凌宇果然是爽快之人,居然实情相告于吾,吾深为感动。以凌宇之人品才学,家世名望,求得官职应不是难事,况且凌宇身边尚有这一文一武二人相助,何愁大事不成?不知这二人怎么称呼?”

    崔言等了半天,见终于问到自己头上了,于是赶忙答道:“在下崔言崔季节,清河东武人。”

    管亥也上前一步,施了一礼说:“我叫管亥,表字子威。”

    经过几天的相处,管亥对一些往来参拜的礼节已经很熟悉了,与人交往时,也象那么回事了。并且,管亥还穿了一身新衣,梳洗的也比较干净,再加上崔言的配剑,身上竟也有一种英雄气概。

    说来也怪,崔言竟对管亥十分投缘,几天相处下来,二人居然交情非浅,崔言把配剑都赠送给了管亥,还美其名曰“宝剑赠英雄”。这让管亥激动了好几天,成天的早起练剑,生怕辱没了崔言的宝剑。

    田丰看了看二人,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沮授亦微微颔首。

    “如此文武际会,凌宇又何须我二人,不知凌宇之志是在一州呢?还是天下?”

    陆毅现在可是知道田丰的厉害了,盛名之下,却无虚士呀。就看田丰问自己的这几个问题吧,哪一个是好回答的,哪一个不是关键所在,他这是要干吗呀?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什么事情,彼此心照不宣,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呗,干吗非要说出来呀?可关键是现在人家问了呀,如实回答吧,那就是将自己的野心暴露出来了;如果不如实回答,自己恐怕骗不过老奸巨滑的田丰,唉!怎么办呢?成败在此一举,反正也瞒不住,还不如实说了,当着聪明人,就别耍小聪明了。

    于是陆毅坦然说道:“吾欲荡尽世间之不平事,使天下人人人皆有衣穿,有饭吃,有钱使;吾欲建立一个和谐美满的太平盛世,让天下百姓均可安居乐业;吾欲为世间留下一种完美的思想和体制,使之可以万世传承而不朽!”

    陆毅此言一出,众人久久无语,田丰和沮授二人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半晌,田丰说道:“凌宇大志,吾不如也,然凌宇所想,恐难实现啊。”

    “是呀,”陆毅不无感慨的说,“然事在人为,付出终究会有所回报的,世间盗贼虽多,但捕一个就少一个;人间豪杰虽少,但只要有一人就足以振奋百姓之心。夸父敢追日,精卫思填海,愚公能移山。世间之事,并非难成,而在是否敢为耳。故凌宇愿为天下先,虽千万难,吾往矣!不问前程如何,但求今生无悔!”

    “好!壮哉!凌宇之言也。”陆毅话音未落,田丰便高声赞道。

    田丰说完,沮授也开口说道:“想不到凌宇心中竟有如此志向,授不如也。”

    “二位先生过谦了,风虽有此志,但毕竟一人计短呀,所以,需要二位先生相助,还望二位先生能不吝赐教。”

    虽然陆毅说得很诚恳,但田丰还是没有直接表态,而是说道:“如果凌宇没有急事,在寒舍小住几日如何?我等还可与凌宇促膝长谈。”

    见田丰这么一说,陆毅也只得答应了。

    于是,陆毅一行人便住进了田府,田府很大,田丰另给陆毅等人准备了一套院落。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田丰沮授陆毅,再加上崔言,几人在一起畅谈古今,指点江山,可以想象,几个胸怀大志又愤世疾俗的人到了一起会怎么样,再加上他们聪明的智商,基本上天底下能想到的事都让他们想到了。要不是崔言的催促,陆毅还会在田府多住几天的。

    几天以后,陆毅便辞别了田丰,踏上了去往洛阳的大路。

    临别时,田丰说:“凌宇此去,万事小心。我等在这里静侯佳音了。”

    沮授也点头说:“凌宇大可放心而去,我等会为凌宇造势,希望能有更多的河北名士去并州。”

    陆毅一行人走后,田丰便问沮授:“此人如何?”

    “天子气概。”

    田丰大惊,“果真如此?”

    “授夜观天象,见天下不久会大乱,到那时,必会豪杰四出,英雄并起,汉室江山不久矣。然北方却有一大星横空出世,光芒四射,紫云环绕,气势恢弘,由幽州入冀州,并渐有南移之意,以分野度之,当应陆凌宇。今见此人才学见识,可是平庸之人?可是久居人下之人?且此人正结识天下豪杰以为羽翼,借抵御匈奴之名北上并州以为根基,待天下乱起之后,便可乘势而起,席卷天下。能平乱世者,必为此人。此人一出,天下必将大治。”

    田丰听完点了点头,说道:“希望陆凌宇能不负你我之所望。”

    “哈哈,元浩多虑了,我等回去收拾东西吧。哈哈。”说完,沮授竟大笑着向屋里走去。

    田丰无奈,也只好苦笑的摇了摇头,跟着沮授回到了屋内。

    在路上,陆毅不禁对田丰和沮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二人之才学见识,皆非凡品。且二人忠君思想淡泊,对天下局势有很正确的预见。从方才的情形看,二人已经属意跟着自己了。要成大事,有了这两个人的襄助可就好办多啦。不过,陆毅也更奇怪了,二人如此智慧,怎能死拽着袁绍这根救命稻草不放呢?曹操虽然奸诈狡猾,但总比袁绍强啊?旋即,一个念头闪过之后,陆毅似乎明白了:是家世。

    曹操出身宦官家庭,父亲是宦官的养子,成分不好,纵使你曹操雄才大略,可名声早就在外了;而袁绍呢,四世三公,门多故吏,家庭背景好啊。如此一对比,袁绍很明显占有先天的政治优势。所以,天下之士,才会附于袁绍者居多。可惜后来袁绍自己太不争气,白白浪费了自己手下的一大批谋臣勇将。而自己如今能有如此的名气,也是沾了家里的光啊。

    想到此,陆毅不禁高兴了起来,感谢上天吧,让自己又重生了一次,让自己拥有了一个荣耀的家世背景,如今可是万事具备了。老天,该吹东风喽。

    迎着春风,陆毅一行人向南飞驰着。

重生至三国做英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至三国做英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魂天剑5章(5.修者高峰)

    原标题:魂天剑5章(5.修者高峰)小说名:魂天剑5.修者高峰高峰“有好酒吗?”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唐枫依旧怔怔的看着那妖人爆体而亡的方向,仿佛要看到那妖人重新的出现,才敢相信这个酒鬼一般模样的青衣人,居然如此厉害!这便是修者的力量吗?抬手之间,主宰凡人之生死,甚至比自己弱的弱者的生死主宰于己手。猛然,唐枫的脑中闪现十六个字:“苍天不公,我掌生死!地狱无门,我持屠刀!”从来没有过现在这般热切想要踏入修真!当年父母的事,让唐枫对修真这一条路充满了厌恶!可是现在,他抬起了头看向风雨中那朦胧神秘的飘雪

  • 吐槽之神5章(第0005章 我勒个去)

    原标题:吐槽之神5章(第0005章我勒个去)小说名字:吐槽之神第0005章我勒个去叶天文笑呵呵的说道:“儿子,老爸我中了大奖了!”。我勒个去,还真被叶天一给说中了!在叶天一眼中,这大奖似乎变得很容易中了,叶天一没有说什么,他已经无语了!随后叶天一也恢复了兴奋,坐上这辆豪华跑车,顿时有点难以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丢下一句我走了!就已经启动车子向外面驶去。叶天文两人看着叶天一驶出家,叶天文说道:“老婆,我们的儿子竟然会这么强!”何一兰也点头,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强,作为父母自然是高兴的。坐在车子里的叶天一无

  • 圣临传说5章(第五章 家族禁地圣碑)

    原标题:圣临传说5章(第五章家族禁地圣碑)小说书名:圣临传说第五章家族禁地圣碑清晨,天还蒙蒙亮,空气中几许白雾飘荡,颇有迷幻优雅的意境。冷潇然也早已醒来,看着因疲惫而在床上沉睡的冷清,小嘴还嘟着,梦呓几句。冷潇然淡淡的笑了笑,走上前,走在床边,轻抚冷清的青丝,如同华贵的丝绸布匹一般。十圣子前往族长府邸,推门而入,却见十数人在,其中也有冷泉这位水系一脉的副族长和那位豪气横生却阴险狡诈尔等颜如烈族长。“十圣子驾到了,光临此地,我等未派人接送是在有愧。”其中一位华发横生的老者说道。“大元老说笑了,虽然

  • 阴阳猎心诀5章(0005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原标题:阴阳猎心诀5章(0005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小说:阴阳猎心诀0005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妈的,出院!”邪傲天愤怒的喊道。“不要啊,小天你的病还没好,就这么出院太危险了,你放心母亲一定想办法去借钱!”邪秀玲连忙说道。“不出院你还要受这个畜生的欺负,我的身体我自己会想办法调理的,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被这种卑鄙小人侮辱!”邪傲天坚决的说道。“可是你的病……”“没什么可是的,我说出院就出院,给我找个地方好好静养,不出一个月我就能恢复!”邪傲天不容置疑的说道,他以往的性格就是这样独断专行,就算是楚明娇

  • 斩鬼少年5章(5 夏家千金)

    原标题:斩鬼少年5章(5夏家千金)书名:斩鬼少年5夏家千金内力狂涨,林有些不太适应,于是他就在家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他收拾了一下,半年来他也攒下了上百个金币,可以说在外行走,吃喝是不愁了。想起师父不惜背上骂名也要传他神功,想起自己曾经的血海深仇,他暗暗发誓:师父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爹娘安心,按孩儿现在的修为速度,再有一年,定能成为世间少有的高手,定要为你们报仇雪恨!一觉醒来,林已经适应了新的自我,内力充沛得直想找地方发泄一下。此时他已经离开珍图镇数十里了。午睡过后,在旅馆的镜子里照着自己的面

  • 武极战魂5章(第五章 神民之血)

    原标题:武极战魂5章(第五章神民之血)小说名称:武极战魂第五章神民之血面对徐志云必杀的一记掌刀,杜云飞竟然选择了不闪不避,眼里充满着噬血的疯狂,甚至已经露出了森森的牙齿。嗡……空中的紫色魂珠终于有了动静,周围的紫色光圈猛得向外扩散,轰然一声,把魔级战魂弹飞到了百丈之外。紫光流转,倏然间就到了徐志云的身前,正正挡在他那一记掌刀的前刺位置。“嗯?”徐志云猛然看到紫色仙魂到了自己的面前,不惊反喜,化掌为爪,伸手就要把它抓到自己的身边来。相比紫色仙魂的诱惑来说,杜云飞表现出来的恐怖眼神,也不再能给他造成

  • 阴阳雇佣兵5章(第五章 夏小悠!)

    原标题:阴阳雇佣兵5章(第五章夏小悠!)小说名字:阴阳雇佣兵第五章夏小悠!“哦……”郎君有点脸红,挺丢人?是挺丢人的,差点忘了,这里是华夏,不是外国,不是所有的饭店服务生都要穿制服的,他歉意的一笑,道:“对不起,我…哦呵呵~”“嘻嘻~先生您又笑什么?”服务生小姐对郎君的态度又好了不少,要不怎么说微笑能改变世界,傻笑能改变女人呢?“嘿嘿,我是…嗯,华侨,也没吃过正宗的华夏菜,您给我介绍一下?”瞧瞧,他就是有礼貌,张口闭口首先就是‘您’这种尊称。再说服务生,特别是这种小地方,有几个客人会这么有礼貌的

  • 再踏浊苍路5章(第四章:极始水火盾)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5章(第四章:极始水火盾)书名:再踏浊苍路第四章:极始水火盾“你那小弟让我告诉你,他没辜负你的期望,自从上次分别后他便按照你给的功法努力修炼,终是在那个什么妖郡名额争夺战举办之前达到了丹化期圆满,并且在擂台上与那齐杰打了个不相伯仲,最后如愿以偿得到了前往妖郡历练的名额,近来他是刚刚从妖郡传送回来,据我所察,那小子这一次出去历练倒是真得了不少好处,年轻人锋利的目光他收敛了许多,而且修为也达到了丹融初期,抛开凌小兄弟你那妖孽修炼速度不说,这小子倒也是紫岚州数一数二的年轻天才了。”听

  • 绝品印尊5章(第五章 灵恒现身,势力浮面(求收藏,求推荐))

    原标题:绝品印尊5章(第五章灵恒现身,势力浮面(求收藏,求推荐))书名:绝品印尊第五章灵恒现身,势力浮面(求收藏,求推荐)只见到上空有着两个女子和一个少年从空中直接掠来,中间的少女脸庞秀雅绝俗,线条优美的雪白肌肤犹如一朵出水芙蓉,张开优雅的双臂,纤手持着一柄宝剑,剑尖之上有着锋芒显现,幽黑的眸子仿若一潭深水,往林志这里缓缓降落。左边的则是一袭橘黄色长裙,简配身上白色衣衫,也掩饰不住这纤纤细腰,乌黑长发柔顺缠腰,双目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红色的嘴唇淡出一抹微笑,点缀着美丽的如鹅蛋般的脸庞,释放的

  • 凤倾之痞妃有毒5章(005 宁家三小姐(2))

    原标题:凤倾之痞妃有毒5章(005宁家三小姐(2))小说:凤倾之痞妃有毒005宁家三小姐(2)一户高宅大院的侧门口,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一个身穿墨色暗纹月牙白长袍的小少年下了车,三下长三下短地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便应声而开。她冲着马车挥了挥手,而后动作迅速地溜了进去。偌大的宅院,角瓦飞檐,曲折回廊,小桥流水,假山林立,好不气派!她却沿着一条曲折小路,走进了一个孤零零的小院落里。“小姐,你可回来了!”刚进门口,香月便急匆匆地迎了过来,神色间是掩不住的焦急。宁玉槿边走边问:“出什么事了?”若是香巧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