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5 3:16: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

第3章 你为什么不死

季凉的眼睛倏地睁大,反瞪着程燕西,浑身僵住再动不得半分。小百姓养生网

“好好好,咳咳……”程老司令终于放心,笑了笑,“丫头啊,你怎么说?”

“我……”季凉皱了皱眉,“程爷爷,我还很小啊!”

“不小了,燕西的奶奶嫁给我那时候也才十八岁,跟你一样。”

“是啊,”陈婷笑道,“燕西比你大,知道疼人。”

季凉看了程燕西一眼,眼前这个男人,从上看到下,没看到一点他会疼人的样子。

“丫头啊,燕西都答应了,只等着你点头了,你想让爷爷求你吗?”

季凉心中一阵烦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程爷爷的压力,姑母一家说不定会怎么折腾自己,如今老人家卧病在床,就这么一个心愿,自己按理说应该答应,可是,结婚啊!她还是个孩子,结婚对她来说太遥远了!

“丫头啊,燕西是个好孩子,把你交给他,爷爷也放心哪!”程老司令又开口,“这么多年你一个娃娃过生活,结婚了就有咱们程家护着你啦!”

季凉还在犹豫。

“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可你跟燕西的婚事是你父母答应了的,”程老司令苍老的脸上有一丝动容,“他们在九泉之下肯定也不希望你孤孤单单的。你要是不答应,爷爷我到了地底下也没法跟他们交代啊!”

“程爷爷你……”季凉咬了咬唇,“我,我答应就是了。”

“好孩子,好孩子!”程老司令终于笑开,握着程燕西和季凉的手,久久没有放开,“等小凉一到十八岁,你们就去登记!”

“行。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小说txt全文阅读

“程然没有来啊?”程老司令扫了一圈病房,淡淡的问道。 程燕西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皮一跳。

“小然,她,”陈婷颇为不自在,解释道,“她还在国外学习,回,回不来……”

“哼。”程老司令重重的哼了一声,“没来就没来吧。”

季凉大脑中思绪飞转,程然,程燕西异父异母的姐姐,是陈婷嫁过来时带来的女儿,比程燕西大一岁。程老司令一向不待见她。

程老司令说了没多会儿就睡过去了,几个人悄声走出病房。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小说txt全文阅读程旭因为突发急事先行离开。

季凉手心直冒汗,程燕西手掌的温度久久消散不去。

“季凉。”

“恩?”季凉听到程燕西叫她,连忙回神,一看走廊里已经没有人了,“有事?”

“你什么时候成年。”程燕西单手插在口袋里,盯着季凉,似乎有些不耐烦。

“还有几个月。”

“我要具体时间!”

季凉淡淡瞥他一眼,“十月八号。小百姓养生网

“好,我们就那天去登记结婚。”程燕西果断的下达命令。

“结婚?”季凉微微蹙眉,“真的要去结婚?”她还不想结婚啊!

“不然你以为我说着玩的吗?”程燕西勾了勾嘴角。

“可是我们两个才刚见面……”季凉有些手足无措的开口。

“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程燕西哼了一声,“我要娶你纯粹是为了爷爷,爷爷的要求我不可能不答应,娶你,只是为了让他老人家放心。”

“然后呢?”季凉不复刚刚的慌张,心里莫名轻松,“你究竟想说什么?”

“就算结婚我也不会爱上你。”程燕西眼神冰冷,有些飘渺,“爷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医生说撑不过三年,如果……如果爷爷去世,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小说txt全文阅读

“好。”季凉应下。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对不住程爷爷,可是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这么多年来程爷爷对我一直很照顾,他老人家的心愿我会尽力达到,”季凉继续说道,“只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手上的镯子还是我的。”季凉淡淡的开口。从小看着这个镯子长大,又加上母亲的熏陶,让她对设计珠宝首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才选了如今的专业。这个镯子要是收回去,她可不干!

程燕西看了眼她纤细的手腕和暗金色的镯子,没有说话。小百姓养生网

“这个镯子是你母亲送给我的,”季凉呼了口气,想要说服他,“本来你也没有权力收回去。”

“不要提我的母亲!”程燕西忽然发狂,猩红着眼,一掌拍在季凉身后的墙壁上,恶狠狠地盯着季凉,“你有什么资格!”

季凉吓得倚在冰凉的墙壁上,嘴唇有些颤抖,“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程燕西嗤笑一声,“你忘了十年前的车祸吗?”

季凉眼睛猛地睁大,看着程燕西,就像在看一个恶魔。

“十年前的车祸中,她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程燕西咬牙切齿,拳头狠狠攥起,一字一句的开口,“因为那场车祸,我的生活全都变了!天翻地覆!季凉,是你母亲害死了我母亲!”

季凉的瞳孔一下子放大,程燕西的话像刀剑一样刺进胸膛。他说,自己的母亲害死了他的母亲!

“我恨你们季家的人,可惜季家只剩你一个了!季凉,父债子偿!”

父债子偿,父债子偿……

程燕西说完,大步离开,可他的话还在走廊里久久挥散不去。

不顾陈婷的挽留,季凉坐着小张的车,执意回到四季景都。

她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一直泡到水凉了,才裹着浴巾走出来。

季凉站到镜子前,擦了擦上面的雾气,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到后背上两条丑陋的扭曲的疤痕倒映在镜子里,疤痕几乎贯穿季凉的整个后背。

这是车祸那天留下的泯灭不掉的印记,改变她命运的那天历历在目。

“妈妈,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八岁的季凉坐在车子后座,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瓢泼的大雨将视线全部遮挡。

“去我们家呀!”回答她的是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程燕西的母亲,她转过头来,笑着说道,“今天你燕西哥哥回家,我们去看看他,小凉你一定会喜欢燕西哥哥的!”

季凉抬起头来,甜甜一笑。

“可惜天公不作美啊,这么大的雨,我都有点不敢开了。”驾驶座上是季凉的妈妈。

“没关系,开慢一点就可以了!”

铃铃铃……

车子行驶到怡海南路,温暖的车厢中,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似乎有些急促。

“你开着车,我帮你接电话!开免提,你就可以听见了。”副驾驶上的女人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喂?”

“夫人,不好了!”听筒那边传来季凉父亲的警卫员慌张的声音,“季政委出事了!出任务的时候中了两枪,现在……”

“什么!”

两个女人同时开口,季凉的母亲把着方向盘,一张脸煞白,转头冲着电话喊,“在哪个医院?!快点告诉我!”

“在滨海……”

“小心!”警卫员还没说完,程燕西的母亲就忽然尖叫一声,声音之大,几乎穿透季凉的耳膜。

“吱……砰!”

警卫员的声音埋没在巨大的轮胎摩擦和汽车相撞的尖锐声中,季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身子先是重重的撞在前座的靠椅上,然后整个人随着车子翻了好几翻,最后被狠狠的甩出车子,倒在路边。

季凉以为自己会死的,后背疼得几乎像是裂开了,可究竟是她命大。

“妈妈……”季凉挣扎着坐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瓢泼大雨打在身上,她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看到十几米开外正冒着烟的车子,车顶朝下,车轮朝上,车头已经撞烂。

沥青路面上混杂着血水和雨水,季凉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双手艰难的撑着地站起来想要往车子那边走,可刚走了一步,她小小的身子就轰然倒下。

“啊……”

镜子前的季凉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闭上眼睛又睁开,擦干了身上的水,往卧室走去。

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

程燕西的话又一次回荡在脑海,季凉嗤笑了一声,原来这世上有人这么恨她。可程燕西又有什么资格指责自己?

因为后来季凉才知道,他们出事的那天,父亲也没有被抢救过来。

一夕之间父母双亡。

父亲中的那两枪是替程燕西的父亲挡的,一命换一命好了。程燕西凭什么恨他季家?

第4章 这是我孙媳妇

滨海西郊的墓园里,季凉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包了几束菊花,拿着往父母的墓碑前走。父母的墓碑挨着,在一处山坡上,在那里,几乎可以看到整个滨海市的风景。

走了十来分钟,就看到墓碑,季凉上次来的时候是二月底,因为高考倒计时一百天,学校采取封闭式教学,人都出不来了。

“爸妈,”季凉将两束菊花分别放在父母的墓碑前,低垂着眼,拔着石头缝里冒出来的杂草,说道,“高考成绩出来了,我考了全市第二,报了京南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但是我肯定能去的。你们的女儿是不是很棒啊?”

“还有,最近程爷爷身体不好,我就搬来滨海市了。初中的时候我就想回滨海市了,想住在咱们以前的家里,谁知道咱们的大院被拆了,我气得要死……这次程爷爷帮我买了房子,在学校附近……以后我就可以经常来看你们了。”

“爸妈,你们给我订了娃娃亲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你们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啊!”季凉似是撒娇般开口,“程爷爷突然告诉我,我都吓坏了。程燕西啊,他那么凶,还那么老……他比我大九岁,我不想嫁。”

说完之后,季凉又笑了笑,道,“我就是抱怨一下,不会真的任性不嫁的,你们在那边可别担心。我很好。”

说了不知多久,季凉跟父母告别,拿着剩下的一束菊花往墓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远处,是芸阿姨,程燕西的母亲的墓碑。

“芸阿姨。”季凉走到墓碑前,轻轻把菊花放下,看着照片里年轻漂亮的女人叹了口气,“芸阿姨,对不起。当年的事,请不要怪我妈妈,相信她如果知道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一定很愧疚的。”

“程燕西,我也不怪他,因为我知道失去父母的痛苦。我听程爷爷说过,自从陈阿姨进了程家,程燕西的性子就变得更加捉摸不定。”

“他怪我妈妈没关系,芸阿姨,请您一定要原谅我妈妈。”

一阵微风吹来,季凉的眼眶里有些酸涩。想起程家,她就想起过世的父母。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逃避着程家,她以为成年了就可以不用程爷爷的帮助了,谁知道,她还是逃不开。

季凉走出墓园的时候,小张还等在外面。

“张大哥,辛苦你了。”季凉快步走过去。

“司令下的的命令,我只是按规矩办事,不辛苦。”小张规矩的开口,“季小姐上车吧。”

“好的。”

坐在车上,季凉问道,“张大哥,你以后不会这么一直跟着我吧?你是程爷爷的警卫员,一直跟着我,我心里很不安的。还有,这车子实在太夸张了,我……”

“我知道。”小张笑了笑,“司令说,因为季小姐刚到滨海市,人生地不熟,先让我跟着您几天,等您熟悉了,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季凉舒了口气,“谢谢你,张大哥。”

季凉直接让小张把自己送到医院,今天的程爷爷的气色好多了。

“程爷爷!”季凉刚进门就开口。

“小凉来了!”程老司令一笑,招呼道,“快过来,过来这边。”

“恩。”季凉坐到床边,拿出一个蓝色的卡通食盒,“程爷爷,这是我给您做的午饭,您看看要不要尝一下,可能不太好吃。”

程老司令脸上的笑容越发扩大,“好好好,我孙媳妇做的肯定好吃。”

看护一听,连忙在床上摆好小桌,把食盒接过来。

季凉脸色有些红,程爷爷的一声‘孙媳妇’让她听得别扭。

“小凉啊,以后就别程爷爷程爷爷的叫了,以后跟着燕西直接叫爷爷。”

“……好。”季凉点头,医生说,程爷爷的火气大,凡事要顺着他的心来。

咔哒。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程旭、陈婷、程燕西三个人排着进来。

程燕西依旧一身军装,帅气逼人。

“小凉这么早就来了啊!”程旭笑了笑。

“程叔叔,陈阿姨……”季凉站起身打招呼,自动忽略那最后一个。

程燕西冷冷的瞥了季凉一眼,似乎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走到床边喊道,“爷爷。”

“燕西来啦?”程老司令笑着,看着小桌上摆的饭菜,冲众人道,“燕西过来看,你们都过来看看!都过来看,这是我孙媳妇给我带的午饭!三菜一汤,有粥有饭,色香味俱全。燕西啊,你看看小凉多贤惠,你这小子有福啦!”

季凉只是迎着程爷爷的话微微一笑,因为有程燕西在,她的眼底还是冷冷的。

“是啊,小凉人长得漂亮又心灵手巧。”程旭含笑点点头。

“跟小凉做的饭菜一比,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了。”陈婷也笑着夸了一句。

“陈阿姨您这样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季凉客气的说道,“都是平常自己做来吃,也不管好吃不好吃,能咽的下就行,就怕爷爷吃不惯。”

程老司令一听,脸色顿时沉了,想起她受的苦,拉着季凉的手,“以后想吃什么尽管跟爷爷开口,不想自己做,爷爷就派个炊事班给你。以后,凡事都有爷爷。”

十年来,程爷爷都是这么护着自己的。

季凉点点头,“爷爷对我好我知道,谢谢爷爷。”

“哎,好好。”

“那爷爷您快吃吧,尝尝好不好吃。”

程老司令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对了,燕西,”程旭开口问道,“你跟小凉决定什么时候结婚了吗?”

“十月八号。”程燕西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怎么这么晚?”程老司令皱眉。

“已经是尽可能的最早了。”程燕西面对自己的爷爷,语气虽然还是很硬,可终究不那么冷了,“她十月八号那天成年。”

“那敢情好,”陈婷笑道,“十月八号是个好日子,早点安定下来,给父亲冲冲喜。”

“燕西啊,”程老司令开口,“你那个结婚申请要尽快着手申请,还有程旭,你给我麻利点办下来,耽误我孙媳妇进门可不行。”

“好的,父亲。”

“是,爷爷。”

“小凉啊,离你开学还有段时间,你打算干什么呀?”陈婷问道。

“我……”季凉刚要说自己打算找份兼职,又一想,说出来程爷爷肯定不同意,于是脑袋一转,说道,“我准备到滨海市四处转转,一边熟悉环境一边写生。”

“写生?”陈婷优雅的笑了笑,“小凉学美术吗?”

“恩,一直在学。”季凉淡淡的笑了笑,“大学学的是设计专业。”

设计专业,设计师……

“程燕西,我以后会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设计师!”

“你的处//女作我要定了!”

“嘿嘿,好!肯定是你的!”

记忆的片段突然出现在眼前,程燕西一愣神,心弦像是被羽毛轻轻地撩拨了一下,又连忙回神。

“小凉啊,你跟燕西就要成婚了,也该好好处处对象,你们年轻人叫什么来着,”程老司令一脸纠结,“哦,对,叫约会!”

“父亲懂得还不少。”程旭难得开一次玩笑。

“部队里事情太多了,我没时间。”程燕西无声的拒绝。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重要任务,你不会放权给你手下的人吗?!”程老司令几乎吹胡子瞪眼的说道,“我以司令的身份命令你,好好跟小凉约会!”

“是!”程燕西立刻起身,行了个标标准准的军礼,“司令!”

季凉目瞪口呆。

第5章 我做你监护人

“你的手机号是多少?”走出病房,程燕西问。

“没有。”季凉淡淡的说道,“我没有手机。”

“没有手机?没有手机你怎么跟别人联系?”程燕西恼怒的盯着季凉。

季凉冷笑着勾起嘴角,“季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拿手机来联系谁?”

“你……”程燕西眼睛危险的眯起,怒气刚要发作,却换成了一笑,“小妮子这张嘴倒是利得很!”

“拜你所赐。”季凉哼了一声,“程少将,我们两个以后相处的日子多得是,你那么恨我可不好。别忘了,如果没有我父亲,程叔叔现在怎样也未可知,你没有理由恨我。”

“他们是军人!在战场上牺牲是天经地义的!”程燕西真的动怒了,好看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怒火。

“执迷不悟。”季凉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摇摇头,转身要走。

“谁让你走了!”程燕西暴喝一声,拧着季凉的手腕将她一下子甩到墙上,身子几乎贴上她的,低着头睥睨着她,“你还真是不听话!”

季凉的后背摔得火辣辣的疼,背上的两条疤痕似乎也在隐隐作痛。

“我不是你手下的兵!”季凉倔强的跟他对视,“我没必要听你的!”

“是吗?”程燕西突然邪邪的一笑,“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监护人。这样能管得到你了吗?”

“你凭什么?!”季凉的火气也上来。

“凭我是你的未婚夫啊,”程燕西勾着嘴角,故作苦恼的样子叹息道,“哎,还真是麻烦,娶个未成年少女还要给她做家长。”

“你可以不做!”

“我答应爷爷好好照顾你的!”程燕西说完,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冷冷的直起身来,转身往外走,“记得买手机,相信我,你会用到的。”

他的黑色军靴踩在走廊的大理石地面上,‘咔咔’作响。

季凉呼了口气,手心里竟然冒了冷汗。跟程燕西对峙,真的是一件非常需要高心理素质的事情。

不过手机,她的确是需要。

第二天一早,季凉就带着自己的画板、画纸和铅笔出了门。

“张大哥,你把我送到手机店离开就好了。”季凉道,“我想买完手机自己转转,找点灵感画画,我已经很久没画了。”

“季小姐,司令让我们保护你。”

“我真的没什么保护的,”季凉淡淡的笑了笑,“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季小姐,我们只听司令下的命令。”

季凉有些无语,又有些无奈,摊开手,对小张说道,“那张大哥,你把你的手机拿过来,我要给爷爷打电话,我亲自跟他说。”

“好的。”

小张给程老司令拨过电话去,“喂?司令,季小姐有事找你。好……季小姐,给你电话。”

“谢谢。”季凉道了声谢,拿过电话,“爷爷。”

“哎,丫头,有事吗?”

“爷爷,我今天想在外面转转,您就别让张大哥一直跟着我了好不好?”季凉尽量用撒娇的语气开口,“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的。”

“这怎么行呢?你刚来这边什么都不懂!”

“爷爷,”季凉叹了口气,“你知道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的。”

程老司令思量了半晌,也是叹口气,“行,那爷爷知道了,丫头你注意安全。”

“好的。”季凉松了口气,把电话交给小张。

“是,好的,司令。”小张挂断电话,对季凉说道,“季小姐,我们送您去买手机。”

病房里,程燕西站在程老司令床边,将电话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冷峻的脸上没有表情。

“不是让你陪小凉去约会吗?”程老司令将电话放到一边,“你看看,她自己出去了。”

“我没时间,明天周一,我今天下午就要动身回部队了。”程燕西默默拿了个苹果开始削皮。

“你说你……”程老司令想了想,说道,“你带那丫头一起去部队好了,她不是要写生吗,你们那里风景不错,正好。”

“我们部队里全是男人,你让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去做什么?”程燕西皱眉。

“她不是你老婆嘛!”程老司令作势要打程燕西,“你不跟她处,我怎么要曾孙!”

程燕西笑着将削好的苹果递到自己爷爷手里,“爷爷,您吃苹果,这是燕西孝敬您的,我这就去把您心心念念的丫头带到部队里,一步也不让她离开,拉练的时候也带上她。”

“你个臭小子!你敢!拉练的时候让她坐车去!”

“哈哈,爷爷,我走了!”程燕西笑着站起身,往病房外走,“下周我回来的时候,爷爷您可该出院了。”

程燕西的警卫员孙天浩一直守在病房外,看到程燕西走出来,连忙行了个军礼,“首长!”

“恩。”程燕西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殆尽,一张脸冰冷得可怕,“走。”

“是!”孙天浩连忙跟上。刚刚还听见病房里少将爽朗的笑声,出了病房门竟然一张脸冷成这样,怪不得部队里的人私下给少将取外号“喜怒无常”。

“我们先去接个人再回部队。”程燕西高大的身影往外走,带着一股凌厉的风。

“是!”孙天浩心里一万个疑问,可面上只能规规矩矩的点头。接个人,是谁呢?

滨海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上人来人往,季凉下了车,自己一个人准备去买手机。可一下车,就被眼前公交车站牌上的广告吸引住了目光。

“Jewelry珠瑞公司新一季珠宝设计大赛,诚邀您的参与。一等奖作品将获得百万元推广奖励,作品设计者将有机会成为本公司设计师。无需学历,只需才艺。你,还在等什么?”

季凉看完,连忙取下身后的画板和铅笔,将上面的信息全部记了下来。

“少爷,您在看什么?”

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轿车里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公交站前的季凉。

季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柔柔的扫在画板上,手指飞快的誊写着广告上的字,微微抿着唇,一双迷人的眼睛里写满了认真。

“福伯,”男子轻声开口,“看来我们的广告有人看到了。”

“少爷,咱们的广告早就很多人看到了。老爷不是说报名参赛的已经有几百人了吗?”

“哦?是吗?”男子淡淡的回答,嘴边勾着一丝轻笑,刚要再开口,却看见季凉把东西抄完,转身离开了。

男子神情一变,立刻拉下车窗,在人海中寻找季凉的身影。

“少爷,您在看什么?咱们还不走吗?”

“走,走吧。”男子默默的叹息一声,坐回原来的位置,只是眼神还一直流连在刚刚的地方。有缘,一定会再见,我记住你了。

季凉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默算计,爸妈留给自己的钱也只够撑到大学毕业了,如果这次能获奖,工作和钱就都有着落了。

这样想着,她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梦想和现实能兼顾,简直没有比这更棒的了!

程燕西从拉风的越野车上下来,抱着双臂等着季凉朝自己这边走。

孙天浩站在一旁,纳罕,敢情少将让自己把车横在这里,就是为了堵眼前这小姑娘的?小姑娘长得真漂亮!是少将的妹妹?

“季凉,你在笑什么?”

程燕西看着季凉一步步往他这边走,却丝毫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冷道,“你是故意装作没看见我吗?”

季凉听到声音,脚步一顿,抬起头来看着十米开外的程燕西,嘴边的笑一僵,“你来做什么?”

程燕西挑挑眉没有说话。

“天哪,军哥哥好帅啊!”

“好有气势啊!”

周围逐渐响起议论声,程燕西挑眉的动作换成蹙眉,忽然大步往季凉走来,走到季凉面前,一把拽起她往车上走,“跟我去部队。”

“你疯了吗?”季凉拼命挣扎。

“如果你不想在这么热闹的大街上被我扛到肩上,最好不要挣扎。”程燕西冷冷的警告,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只想赶快上车离开。引起民众的注意,对他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部队?”季凉问。

程燕西拎小鸡似的将季凉塞到车里,自己钻到副驾驶座上,“没有为什么,我是你的监护人,你必须听我的。小孙,开车。”

“是!”

“喂!”季凉伸手去开车门,车子却稳稳的发动起来。

“放弃挣扎吧,我还治不了你一个小姑娘?”程燕西似嘲笑的看了季凉一眼。

“你到底要做什么?”季凉一字一句的回问。

“带你去部队,约会!”程燕西将最后两个字咬得极重。

警卫员小孙嘴角一抽,重大新闻!

“你……”

“爷爷的命令,”程燕西截了季凉的话,“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还没买手机。”

“哼,”程燕西在座位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起来,闭上眼,哼道,“女人就是麻烦。”

看他这样,季凉知道这谈话是进行不下去了,干脆扭头往窗外看。

车子一路向西,车厢里一阵沉默。小孙的车开得稳,程燕西的觉睡得稳。

季凉觉得无聊,拿出画板来信手涂鸦。

落款处写上日期之后,又添了四个字——随遇而安。

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只欢不爱 或 军官老公太冰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王健林离场,保镖全程粗鲁对众人,王健林一脸淡然装没看到

  • 印度农村阿三哥跳鸡舞 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

  • 人的好运从哪里来?

    一、从好身体来健康是福。有了健康的身体才有奋斗成功的本钱。要有健康身体,除了要注重饮食与运动外,还要正常的生活习惯。心理的健康也很重要。身心健康,就能顺利工作生活,迎着阳光,灿烂美好,安康愉快。二、从好心眼来人存好心,善良为本。慈善胸怀.厚德宽人。让人感受到你的存在,这世界充满阳光,好人多好报。社会温暖,人心温暖,得道多助,路自宽行。三、从好观念来观念带来决定,决定影响行为,行为就有结果。人生在世,创造生存条件,努力学习生存本领,为自己活,活的像模像样。有条件时,也帮助他人。四、从好脾气来坏脾气

  • “边缘效应”——袁子涵及多伦多青年艺术家联盟作品联合展

    “边缘效应”——袁子涵及多伦多青年艺术家联盟作品联合展荣誉主席:马鹏,迈克尔.简森MichaelJanzen主办:“艺学就会”,五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FOFA,加拿大)协办:ArtaGallery时间:2018年4月9日-11日每日10:00am-6:00pm.地点:ArtaGallery:14DistilleryLane,Toronto,ONM5A3C4电话:289-772-6624;647-784-1581;416-364-2782网站:http://www.artagallery.ca/e

  • 戊戌狗年,名家画狗作品欣赏

    黄胄(1925.3—1997.4.23)中国画艺术大师。长安画派代表画家。1925年3月生于河北蠡县,后迁居西安。早年参加革命,任西北军区战士读物出版社编辑。1942年任蠡县中学美术教员。1946年任陕西省西安雍华图书杂志社主编。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部队美术工作,任西北军区政治部文化创作员,美术组组长。1955年任总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1959年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公司顾问。1981年任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黄胄画狗作品选(以

  • 陆俨少:好作品一定是气韵生动的!

    中国画主张在似与不似之间,所以一幅画包括两部分:一个是具象部分,即所谓“似”。摄取形象,令观者看懂所描写者为何物;另外一个是抽象部分,即除去具象部分以外,其他一切,都包括在抽象部分范围之内。即所谓“气韵”。是一幅作品完成后的整体效果、气势等等。以上种种,首先要生动,即要有生气,以及灵动的感觉。中国画应和书法一样,点画要能独立存在,画上一点画,除了为形象之外,要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峡江险水气韵之高下,大部分是通过点画显示出来的。点画用笔必须活,如书法讲求一波三折,以及龙飞凤舞、高空坠石、渴骥奔泉等等

  • 淡淡的岁月,淡淡的心

    生命一场,或喜或悲,都是一次洗礼,一次岁月的历练;或浓或淡,都是一抹绽放,一抹美丽的风景。春风得意时,不必张扬骄傲,淡定从容一些,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一切得与失、隐与显,无非风景与风情。淡看世事,静对春花秋月,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不必辩解讨好,云淡风轻一笑,用时间来证明自己。何必追慕名车香宴,我只需清茶淡饭,爱相随,情也真。该来的自然来,会走的留不住。不违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放开执念,随缘是最好的生活。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遇山过山,遇雨撑伞,有桥桥渡,无桥

  • 妙印法师:佛陀明明说法49年, 为何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

    第5集:不昧因果讲经说法佛陀明明说法49年,为何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有人问:“释迦牟尼佛,明明说法49年,说了‘三藏、十二部经’,为一切众生演说诸法,而为什么佛又说:‘实无所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答:如来所说之法,无非是声音或文字(经典记载)。佛在一切大乘经里都讲,宇宙世间,尽虚空,遍法界,一切法,空!一切法,无自性!一切法,无自相!一切法,无所有!一切法,不可得!所以,声音,文字这些有为法,绝对是无所有,毕竟无!佛在大般若经中特别强调说:“若法无自性,是法无所有!”无

  • 聆听丨做自然之子,回归淳朴 文/刘理燕 诵/皓月

    微文美刊2018/02/26星期一总第180448期做自然之子,回归淳朴作者│王理燕朗诵│皓月编辑│蜀国后生初夏,当大地穿上清新靓丽的盛装,又迎来一年繁花似锦的季节。碧绿的草地,盛开的月季,苍翠的松树,经园艺修饰的花坛,在蓝天白云下,透着清新。路边的古银杏树,古老的树干上长出了新枝,层层叠叠缀满了如孔雀尾翼的叶片。还有一簇簇怒放的蔷薇,在微风中散发着淡淡的芳香……春姑娘经过闺房的精致梳妆,盛装展现在人们面前,透着无限生机与活力。从小在乡村长大的自己,对自然界的一草一木,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感受。喜欢

  • 没有比这更高清的《兰亭序》了,耐心欣赏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兰亭序》冯承素摹本没有比这更高清的《兰亭序》了!这是故宫博物院使用最新数码技术高清微距拍摄的冯摹本《兰亭序》,堪称书法里的显微镜成像图,丝毫见诸,高清到似乎能听见笔触的声音!请耐心慢慢观赏,也许对你会而言,会有新的发现!(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