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烈焰魔君19章(第十八章)

2017/11/4 21:21:1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烈焰魔君

第十八章

再说龙霸天。版权xbxys.com

  今日他虽然坐的是主位,却明显的感觉到其他门派来者不善。气势汹汹的模样,皆是要找他潜龙帮的麻烦。他心知,这等事端定是那个门派挑起,这才有了这群聚闹事的荒唐事情来。

  “龙帮主,我这人说话直,您听的时候可别介意。”一位壮汉突然站出来,说道。

  龙霸天心里头不由鄙视了这人一下,瞧着也不过是个莽夫,竟然是能进得了这潜龙帮来参加武林大会。

  “不知这位是哪个帮,哪个派?”

  其实龙霸天问的算是客气,只是这位不怎么领情,当下只觉得龙霸天是瞧自己不上,说出这等话来,只为了羞辱自己。网站xbxys.com立时怒气冲冲:“怎么,今日这说话,难不成还要讲求个辈分儿等级来,还要讲求个帮规派别来?”

  “这位侠士说的哪里会。我龙霸天自然不会不让你说话,只是,也不会让随便什么人来说话。既然你有心问我,我便是问你一句出处,也无不妥吧。”

  这位壮汉被龙霸天说的羞愧,脸憋得通红,半天都说不出个什么来。只好讪讪退场。

  他这边刚下去,就有人顶了上了,只是这一次来的,却是龙霸天熟悉的。

  “龙帮主,好久不见。烈焰魔君19章(第十八章)

  这青山人一出来,话到礼数也到,全然正经做派,只怕龙霸天也不好以别的说辞将这人激回去。

  “肖庄主,好久不见。”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云麾山庄庄主肖一天。

  “自那日以后,你我也都未能再好好聚上一聚,如今前来,倒是有些唐突了。”

  “肖庄主说的哪里话,你肯赏脸来,已是我龙霸天莫大的荣幸了。”

  肖一天听到这话,自然是高兴,毕竟龙霸天也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只是不知肖庄主,到底有何要同在座各位说的,亦或是,在座的各位有什么事要我龙某人来解释解释的?”

  龙霸天这话一出口,在座的也都是变了脸色。推荐xbxys.com这等于说是把话就挑明了讲的。

  肖一天挑了眉,看向龙霸天说道:“既然龙帮主说的爽快,我们也不好做着落人腿脚的事来。我们今次来,是为了十六年前地狱熔岩一事。”

  龙霸天听罢,不由笑出了声。

  “哦?这事也值得大家伙的兴师动众?”

  “龙帮主说笑了,正因为是这事,才要兴师动众。”

  “这话如何说?”

  “自然要从那日那麒麟血说起。”

  龙霸天心中一凛,不由心中说道:早该想到是为了这事。版权http://www.xbxys.com/当年不过是为了以绝后患让那孩子喝下麒麟血,世人知道这麒麟血能增加百倍千倍的功力,却不知这麒麟血是封印魔神的圣品。可如今就算他他再说这事,只怕也没人会信。

  “那日那婴儿,九莲圣尊要保他,我们自然无话可说,以这九莲圣尊的威望,他说能将那婴孩儿教养好,我们也自然能信得过。可龙帮助你这所做作为倒是让人不由得不奇怪,那麒麟血,全世界也不过是有两瓶,你竟是舍得拿出来喂了那孩子吃。遂是我等想要从龙帮主这里要个说法来。”

  龙霸天一笑说道:“肖庄主这话说的好。只是如今我再如何解释只怕也不得你们心意。小百姓养生网我只能说,我并不信那孩子同烈焰魔君无关,遂是让他喝下麒麟血,能封印魔神。”

  “这话自然由得帮主你说。只是,我们听说的却是那麒麟血是增加内力的圣药。你若说它能封印魔神,那岂不是他同样可以让这魔神的传人得到内力的提升?”

  龙霸天确实无话可说,他沉吟半晌,才开口道:“当日不过是权宜之计。”

  “权宜之计?只怕是你另有打算吧。将那孩子养大成人,自然是有养育之恩,可若是能拿着麒麟血说事,那孩子只怕也得对你言听计从。”这话自然不会是肖帮主说的出来的。不过是哪个小门小派的突然强出了头来。

  龙霸天自然是变了脸色,斥责一番:“哪里来的人物,竟是说了这等话出来辱没我龙霸天。我倒是要敲个仔细。”

  听得龙霸天这一席话,那人自然是吓个半死,毕竟是正道人士之首,又是一帮之主,他这气势,不是别人能够承受的。那人自然也受不住这一吼,只得讪然退下。可肖一天自然不会如此善罢甘休,接着话茬说道:“龙帮主何故以大欺小,既然龙帮主也觉得这事不实,那又为何怕别人这么一说?”

  “肖帮主如此咄咄逼人,又是何故?”

  这就算是翻了脸来。

  “既然帮主不愿多说,不如就将那孩童请了出来,也好与我们当面对峙。先试试这功夫是否了得,再来说说这麒麟血是否管用?”

  龙霸天自然是巴不得他们将这事赶紧的引到秦烈身上去,但他自然是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毕竟,他还要留着秦烈为自己做了那挡箭牌来。

  “呵呵,那孩子不是十六七八的样子,他就算功夫再好,如何能够到家?你们这些个都是他的前辈,倒是要对小辈出手,实在是让人不齿。”

  众人见龙霸天对秦烈百般维护,更是加深了对秦烈身世的怀疑。

  “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是不能够欺负小辈,只是叫他出来试试身手罢了。若武功路数皆是圣教所授,那自然不说什么,可怕就怕,他所使招数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只怕龙帮主也不好交代不是。”

  龙霸天听他这么一说,不由一愣,他虽然有心找秦烈过来为自己挡事,却从未想过,万一这秦烈所使的武功路数全然不是那圣教的,他这该要如何,还真是下不了台来。

  “龙帮主如此的不干脆,莫不是真有什么?”

  龙霸天并不言语。

  “我等可已经听说,那小子已然来了这潜龙帮,莫不是龙帮主有心隐瞒不成?”

  一干人等对龙霸天紧紧相逼,却是一旁的秦烈看不过眼去了。方小艾,见他不对劲,刚想拉一把,却不过是晚了一步,没拉住,眼睁睁的看着秦烈跳了出去。

  “这下要糟、”这是方小艾那一瞬间的想法。

  “你们几人不必为难龙帮主,有什么自然找我说。”

  秦烈跳出来,皆是吓了许多人一跳,不知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之前竟是没感觉到他的意思动静,不由吃惊他功夫了得,竟是没让在场的人觉察到什么来。

  “你是哪门哪派的小子?”

  “在下便是你们要找的那婴孩。我乃秦烈是也!”

  众人一听,不由喝了一声。原来这俊朗少年竟是当年地狱熔岩里走出来的小小婴孩儿。时光荏苒,如今竟是长大到如此模样了。

  “来的正好,就由我来同你比试两把。”

  说着那人就跳入了场中。

  龙霸天一看,心里不由一乐,真是要什么来什么,可面上却不显,只是露出担忧的神色冲着秦烈喊了一句:“贤侄小心。”

  秦烈自然是无法答话于他,忙于应付。方才那番话他听的清清楚楚,自然不敢使用那玄天诀,只得用了本家功夫来对抗这些人。一拨多过一拨,一拨比一拨厉害,竟是全软不顾江湖规矩,以多欺少了起来。秦烈体力有些不支,恨不能用那玄天诀将这一干蝇虫尽数杀尽才好。

  眼见势头不对,一方就要压倒另一方,却在这时,突然于场中跳进一个彩衣女子,听的她大喝一声:“想不到这天罡国竟然有这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的事情来,倒是要让我念殊好好领教一番。”

  来人正是念殊。听的她这么一说,秦烈浑身一震,看向念殊,眼眸中尽是惊喜与不置信。念殊也望向他,见着他那傻模样也不由一笑说到:“还要愣到什么时候?”

  这话一说完,便动了手中浮沉朝着那些个喽啰们甩去。

  其他人皆是知道他拂尘仙子的雅号,如今这一入战,自然是半分都不干怠慢。

  他二人配合默契至极,简直是令人吃惊。方小艾在一旁看了不由的是既羡慕又嫉妒。只觉得这念殊竟是和秦烈要融为一体一遍,剑虽人走,人随心意,当真是要出神入化了。

  他们场中打的痛快,却叫场下的人不由的笑了起来。只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同个妖女眉来眼去,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话一出口,地下便是炸了锅一般的叫嚷起来。

  “龙帮主先是替那魔君余孽辩解,如今又请魔教来参加大会,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

  念殊听见有人说他巫毒教,便是分了心来,结果却是被人偷袭,一剑伤到了左臂。

  “念殊!”

  秦烈气愤难耐,当下什么也不顾,竟是杀红了眼一般的使了这玄天诀来。

  这招式招招狠厉,皆是要取人性命。包括龙霸天在内的这些人皆是没看过这等功夫,只当秦烈使的是看家本事,不由大惊。而此时,龙霸天又想到自己当初喂他喝下的麒麟血,真真是悔不当初。

  “秦烈,住手!”

  秦烈听到这声音竟是自己大师兄惊无命,当即收势不及,反噬了,吐了血出来。念殊不由大惊,慌忙奔过去,将人扶住。

  “秦烈,你还好吧?”

  秦烈点点点头,又看见念殊左臂还在流血,心中心疼不已:“你呢?”

  念殊却是爽快一笑说道:“这点小伤,能有什么事。”

  秦烈见她落到这般狼狈地步仍能笑看一切,不由对她佩服不已,更是有丝丝悸动。加上她第一个奔过来关心自己伤势,而不是质问自己是否是那烈焰魔君的孩儿,也让秦烈对她好感连连。

  “谢谢。”

  念殊听他如此柔声一说,倒是不由脸红了,只说了句:“说的这话,先顾好自己再说。”

  秦烈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师兄惊无命,不由抬头想惊无命望去。

  惊无命一个轻点,足尖生风,便是落在场中秦烈和念殊身旁。

  “师弟,可还好?”

  “多谢师兄挂念,我还好。”

  惊无命点了点头,再次看向台上:“龙帮主,家师有事在身不方便前来,便派无命来此处,还望龙帮主见谅。”

  龙霸天还真是没想到惊无命会来,不由心中忐忑,只怕这惊无命会坏了事,可到底是老江湖了,心里就算再九曲十八弯,面上也都是一派正直。

  “无命贤侄说的哪里话,你能来,已是给了我龙某莫大的面子了。”

  惊无命也知这龙霸天不过是面子货,哪里就是什么正道人士。他虽气恼秦烈同个妖女搅和在一道里,可却毕竟是自家的人,不好当着外人的面就训斥。但这龙霸天就着实可恶了。仗着自己是长辈,又是这武林泰斗,竟能做出这等卑鄙的事来,将小辈推出来为自己挡拆。

  原本惊无命还想着,若是来到此处定要给这龙霸天和在场的诸位一个下马威,如今,被秦烈一搅合,竟是让他难以下台了。

  “无命贤侄,快些劝劝烈贤侄,怎的能同个妖女与正道人士比划起来了,说出去倒是要叫人笑话呢。”

  惊无命还来不及说什么,却听见场中一女子声音响起,此人正是念殊。

  “好大的笑话,我倒是不知道,你个老不休坐在那把交椅上,让这个小辈替你在下头顶着,倒是见正经事了。我是魔教妖女,可我倒是要说上一说呢,龙帮主礼数上周全的很,即使我这魔教来了潜龙帮拜会,也是被奉做上宾,一丝一毫的都未怠慢。我还想,这怎的同教主所说不同,这龙帮主宅心仁厚又有侠士之风,待人真真的和蔼。只是,我这谢字还未来得及说,不如趁着今日这大好的日子,就让我念殊好好的代巫毒教上下谢谢龙帮主款待了。”

  念殊这话说的是不卑不亢,且是气势十足。看的秦烈心中有些激荡,只是望着念殊不转眼。而这龙霸天猛然听到念殊竟然如此说话,不由气了个半死,却也不能将这念殊怎样。毕竟,他也清楚的很,若是他做了什么,那便是心虚,那便是坐实了这念殊所说之话。

  龙霸天不由心中呕血,倒是让这死丫头摆了一道。

  秦烈见着念殊说这话甚是痛快,自己当然也不甘落后,只说到:“龙帮主自然是宅心仁厚,只怕在场的诸位哪个又不是宅心仁厚的?”

  “小子,说话别没分没寸的!”

  不知是谁吼了这一句来,直把肖一天气个半死,心想,这他娘的是谁,如何说的出这话来,不是叫人笑话么。

  果不然,秦烈不放过这机会,只是悠悠然说道:“这位大侠,您这话说的,我说你们宅心仁厚,你却跳出来说我说话没分寸,合着,你们不是宅心仁厚啊。”

  那人被他气得只要挥刀上前去将秦烈给砍了,却听见肖一天低声吼道:“还嫌不够丢人么!”

  念殊被秦烈这说辞逗得发笑,她本就生的好看,这么一笑,倒是真明媚。

  他二人相视一笑。惊无命一看,却暗叫一声不好。

  “原本就还在猜测这秦烈是否是那烈焰魔君之子,如今看来,倒是应该不差,毕竟,能同个妖女在一道,就可见,这人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爹是什么样,儿子只怕也不会是二样去。”

  这话是肖一天身后的人说的,却是没人看见这人模样,只是,这人发话,却不见肖一天有何动怒,或是被僭越的不满之情,心中想道,只怕这人也是个厉害的。

  “你这般多嘴多舌的,可见你爹也如此吧。常说虎父无犬子,瞧着你这犬子模样,只怕也无什么虎父。”

  “好个利齿小儿。定是魔君之子,倒是要在这里扮作什么少侠,了得了这。”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一旁方小艾生气,惊无命生气,念殊亦是生气,可就是秦烈不生气。

  只因念殊同他说了句话:“秦烈,你堂堂男子汉,竟是要被拘束于什么爹爹妈妈的说辞来,那可真就要被人瞧不起了。”

  秦烈看向众人,最后眼光落在念殊那焦急的面孔上,不由一笑:“不相干的人放的屁,难道我还要凑上去闻上一闻么?”

  念殊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糙的话,好在理的话。”

  惊无命却是恨不能这妖女赶紧的闭紧了嘴吧,莫要再出一丝声响来。如今,他再怎么解释,也无法同众人说秦烈不是从那地狱熔岩里救出的那个孩子。大家原本不过是来向龙霸天讨个说法的,如今却将矛头齐齐指向秦烈。

  听着众人唧唧歪歪乱成一锅粥,念殊不由冷笑出声:“呵呵。”

  其他众人听到不由大怒:“你个妖女,我们于此说说话,又有你何事?”

  念殊自然不会被他这口气激怒,只是悠悠然说道:“教主还同我说什么天罡国大多是些仁人志士,武功高强不说,关键的是都是正道人士,秉持的可都是正义。如今一看,哼,倒是连你们口中的魔教也不如了。”

  肖一天没想到这念殊竟然真敢在这么多天罡国人面前说出这话来,当下眯了眼睛厉声说道:“呵,我们如何,自然不用一个外人来教训我们,只是,你作为巫毒教的圣女竟然来维护一个天罡国的人,我倒是很想知道,这可是你们巫毒教的规矩?”

  念殊刚要说什么,却被肖一天继续打断:“莫说你们巫毒教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只说这你竟是何时认识了这秦烈,又何时同他关系这般好了?”

  念殊说不上这话来,急的小脸通红.秦烈看她心中不由一阵暖意,如此时候,却是一个外国之人来帮着自己说话,而面前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哼,竟是做一些落井下石的事情来。

  “念殊,你可愿意同我在一起?”

  秦烈小声问道。

  念殊一愣:“什么?”

  秦烈依旧这般望着她,完全无视场中所有人,那眼眸深情,只是再问了一句:“你可愿同我在一起?”

  念殊慢慢笑了开来,然后同他说:“我听不清,你朗声说与我,我便给你我的答案。”

  秦烈也是不由一笑,拉起了念殊的手来,灌注内力喊道:“念殊,你可愿同我在一起?”

  众人还在顾及着如何通过秦烈将龙霸天拉下马的事,结果却没成想,这秦烈竟是如此大胆,竟然公然想着魔教妖女示爱!

  而此时,念殊则全无了往日侠女形象,竟是柔柔一笑,答道:“这天底下若是不容咱们,咱们便不要在这天底下谋生存。天高海阔,只任咱们游。”

  她这话说到秦烈心坎儿里去,只将秦烈感动到眼泪在眼眶里头打转。

  却在此时听到方小艾突然跳出来大喊:“秦烈,难道你要被这妖女蛊惑么?”

  秦烈却似没听见一般,只是看着念殊。

  惊无命紧皱眉头看向秦烈,原本就是为了缓和这事的,如今让秦烈这么一折腾,反倒是更加复杂了。

  “师弟,你……”

  惊无命话还未说完,便被肖一天打断:“如今看来,还没说清楚这烈焰魔君的事情,就又来添了另一桩事了。咱们若是不好好说道说道,只怕这事今天是过不去了。”

  肖一天有心拿着这秦烈的事情来牵绊龙霸天,自然是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只恨不能现在就将这龙霸天拉下那主座来。只是可惜了秦烈了。他不过是想让人都集中对付龙霸天,可却没想到这龙霸天实在狡猾,竟然是拉了个小子出来垫背。他于这秦烈并无甚感觉,只是觉得不过是九莲圣尊座下弟子,为人如何他也并不是太过清楚,毕竟,虽是少侠,就算是在怎么有前途,可也还是未成气候的,自然也不会太过在意他。可如今看来,只怕这少年将来不得了。

  既然将来会不得了,那肖一天自然不会做这种为自己存隐患的事情来。事情也是赶得巧,恰好他就与这魔教妖女有沾染。既然这样,也就别怪他心狠,将他二人全扯了进来。

  “贤侄,莫要做这等傻事来!如何能够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快些过来。”

  龙霸天也不由厉声呵斥。他原本也不过是想让秦烈的身份曝光罢了,可如今,若是秦烈这小子同那妖女混在一道,只怕自己也是要受牵连的.

  秦烈如今是谁的话也不听,只是拉着念殊的手不松开。

  “秦烈!你这般作为,是要将你师父置于何处?!”龙霸天终是发了怒,“这些人说你是烈焰魔君之子,难道你便是吗?如此不珍惜自己,偏要同魔教为伍,你却是要为哪般?”

  秦烈却是颇为嘲讽一笑:“龙帮主这话说的好!我的确是将师父置于了尴尬地位,只是,比起你所作所为,我又算的了什么?你将我留在这潜龙帮,不过是为了用我身份替你解围,如今又抛出我是魔君之子,也不过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现在,我如你愿,你又说我同魔教关联不清。秦烈初出江湖不久,确实不知道这江湖上的规矩,只是,长辈叫我如何做,我便是顺应了下来,如今倒是我的不是了。”

  他这话说的严重,龙霸天也恨的牙痒痒。原本不过是秦烈自作主张,如今说的,倒是他龙霸天挑唆的一般。

  “休得胡说!”

  “是不是胡说也不由你说了算。”

  “师弟!莫要再胡说,同龙师伯道了歉,再同各位侠士配个不是,赶紧的过来。”

  “师兄,连你……”

  “秦烈,你快点回来,不要被那妖女蒙了心。咱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同那妖女魔教搅做一团,你以后可要怎么在这江湖上走下去。”方小艾也是急的快哭了出来。

  “小艾,我不同你们回去了。师兄,替我向师父说声对不住了。”

  说完这话,惊无命和方小艾心下凉了半截。只见秦烈拉起念殊的手,说了声走。他二人便是足尖一点,飞身出去了。许是因为事发突然,竟是没有半个人反应过来,就任着他们这般离开。

  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只剩下这惊无命在场中带着。

  “无名少侠,如今,你可是要如何与我们交代?”

烈焰魔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烈焰魔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目录预览:第5章因为你很帅第6章你是不是疯了第7章家里缺根葱第8章锅锅最坏了第9章再见初恋男友第10章不会卖给你第5章因为你很帅凌琦月的小脸蛋微微发红,呼吸急乱了些,“因为你很帅。”顾明煊想笑,薄唇微弯,“因为帅就要有老婆?”这么一反问,凌琦月的眼睛就闪亮了,“帅叔叔,你还没娶老婆咩?那你喜欢像我这么漂亮的女生吗?”“酸菜!”凌琦阳真替她脸红,伸手拉她,“你过来。”凌琦月却扑进了顾明煊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不等他开口,

  • 始知你倾城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始知你倾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始知你倾城目录预览: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假山奇遇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6章绝世美人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7章天山童姥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8章掐指一算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9章不长记性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0章我接着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假山奇遇那只猫的眼睛闪了闪,居然撅着那条腿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走。我诧异,急忙跟上去:“我要进宫,你知道在哪里可以避开宫中的侍卫吗?你是要带我进宫吗?”白猫回头看了我一眼,喵呜一声叫,然后一瘸一拐的

  • 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阴胎十月:鬼夫,缠上身目录预览:第一卷碟仙第5章不许欺负我妈妈第一卷碟仙第6章尸妖第一卷碟仙第7章鬼上身第一卷碟仙第8章夫君,你就帮帮我吧第一卷碟仙第9章这个是什么东西第一卷碟仙第10章忘恩负义的小丫头第一卷碟仙第5章不许欺负我妈妈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在我还没来得及冲过去,顾凉身体的上半部分就软倒在了桌面上的血泊里。血液顺着我好姐们顾凉的伤口,流满了整张桌子,晕染了桌面上的白纸。还顺着桌子的边缘,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我看着这一切,脑子里“嗡”的一

  • 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天使联盟:花瓶太冷情目录预览:第一卷第5章早知是你就不忙活了第一卷第6章尹家的晨会第一卷第7章想要地,拿命来换第一卷第8章换你挖角我了第一卷第9章你是天使第一卷第10章非去不可第一卷第5章早知是你就不忙活了“你要帮忙没有人拦你,但这护栏跟你也没仇,你不是非要摧残它才可以捉到人吧。”中年警官心疼的看着惨不忍睹的护栏,等会交通部门又要打电话到警署去投诉了。“嘿嘿,我下次保证注意。喏,这两个坏胚子就交给你们了,放心,这个如果真有赔偿的话我会掏钱的啦。”她

  • 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毒妾谋权之王爷有点冷目录预览:第5章北慕寒第6章美图更甚第7章夫唱妇随第8章妾身怎敢第9章谁在试探第10章密谋第5章北慕寒已是早晨,宏伟而宽敞的冥王府内人来人往。大堂之中,一名男子坐在主位之上,他有着一双深邃的潭目,英俊不凡的脸蛋。浑然天成的霸气让他显得格外高贵。北慕寒,今年满二十五,明国三皇子。素有“煞神”之说,平定明国南北霍乱,令敌军闻风丧胆,受帝王喜爱。袁术是北慕寒最为看重的亲信之一,也是北慕寒身边的谋士。带着一顶黑色帽子的他恭恭敬敬的站在

  •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目录预览:第5章我想要爆料第6章他究竟是谁第7章我要离开这里第8章我就是王法第9章她的掌心第10章真的是出了大事第5章我想要爆料擦干净身子,她换上睡衣,站在镜子前足足愣了半个小时才走出去。她缓缓地走到沙发前,看着男人英俊的眉目,明明是一张完美无瑕的俊脸,却让人恐惧的完全不敢接近。周围还散落着刚才被他撕碎的文件,她皱了皱眉,见男人并没有抬头,心里不由得更加紧张。深吸了一口气,她沉沉地开口:“贺总。”“不是要走吗?”男人刷

  • 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目录预览:第5章什么最宝贵第6章道姑不好当第7章大家都是演技派第8章计上心来第9章天上掉下个美道姑第10章一失足成千古恨第5章什么最宝贵等顾洛凝带着宫女跪下后,那老宦官清了清嗓子,用鸡鸣般的尖细嗓音念道:“上谕,圣人用心,方悟真宰。女子勤道,自昔罕闻。云和公主洛宁,素以端懿,虽为皇女,每在精修,心诚所至,雅志难违。用敦宏道之风,特遂由衷之情,着暂削云和公主封号,即日起赐玉真观出家,度为女道士,钦此!”顾洛凝听到这里浑身一

  • 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目录预览:第一卷第5章纳兰出口第一卷第6章又去赌了第一卷第7章纳兰出手第一卷第8章学武第一卷第9章偷听第一卷第10章发威第一卷第5章纳兰出口凌月确实在那一刻有了叫对方竞价的心思,可林木桥的话叫她马上打消了。是啊,做人不能太贪心,还是先留个好印象吧。最主要的是,眼见第一桶金就到手了,赶紧接着,要是中途变卦可怎么办!哪知一边始终没开口事不关己的纳兰忽然道:“竞价倒是不错,不如你们试试好了,低价我看就定一两银子吧。”凌月刷地看向

  • 溺宠一等狂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溺宠一等狂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溺宠一等狂妃目录预览:第5章预期的效果第6章准太子妃的荣宠第7章慢慢算账第8章不消停的主第9章十六年前第10章伪善的庶妹第5章预期的效果叶婉欣微惊,自己刚刚的举动难道还不够逼真,这男人到底想干嘛?“血……啊……”双手全是冷子荣身体里流淌出的不许鲜血,为了营造自己可憎的嘴脸,她故意捅了冷子荣的肋下三寸,貌似要命,实则死不了人,只要见血,今天也便达成了预期的效果,只是这太子,貌似也是个重口味的家伙,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刚刚听他和叶婉怡对曲吹箫的时候,怎么就没觉得

  •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斗破宅门:农家贵女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斗破宅门:农家贵女目录预览:第一卷韬光养晦第5章心狠手辣第一卷韬光养晦第6章认娘第一卷韬光养晦第7章嘴碎的妇人第一卷韬光养晦第8章人美,是非多第一卷韬光养晦第9章哑口无言第一卷韬光养晦第10章活泛心思第一卷韬光养晦第5章心狠手辣“奶娘,我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有个女的叫我表姐,叫我不要破坏了她大哥和那个叫什么芬芳的女人的婚事。我喉咙痛,说不了话,她就打我。我的脸,我的身上……”刘嬷嬷是杜伊的奶娘,她从小到大可谓来说,就是刘嬷嬷照看长大的,就连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