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若离去,谁来守望你的悲喜?

2017/11/4 14:11:55 来源:湖南教育网 []

原标题:我若离去,谁来守望你的悲喜?

今年,科学家首次全面统计出全世界树木的种类为60065种,并构建了全球树木查询数据库。我若离去,谁来守望你的悲喜?据评估,目前有9600多种树木处于濒危,300多种为极度濒危种。

世界上不能没有树,没了树,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层林尽染的风景,更有可能面临河水断流、风沙拂面、全球变暖等恶性问题。不仅如此,树还是精神的象征,更是人们情感的寄托。

无论你春风得意,抑或是落魄贫穷,那绿叶满枝的树,都对你一样亲近,给你宁静,赐你淡泊。

有一种精神

叫普通却决不平凡

白杨礼赞(节选)

文/茅盾

白杨树实在不是平凡的,我赞美白杨树!

当汽车在望不到边际的高原上奔驰,扑入你的视野的,是黄绿错综的一条大毯子。黄的,那是土,未开垦的荒地,几百万年前由伟大的自然力堆积成功的黄土高原的外壳;绿的呢,是人类劳力战胜自然的成果,是麦田。和风吹送,翻起了一轮一轮的绿波,——这时你会真心佩服昔人所造的两个字“麦浪”,若不是妙手偶得,便确是经过锤炼的语言的精华。小百姓养生网

黄与绿主宰着,无边无垠,坦荡如砥,这时如果不是宛若并肩的远山的连峰提醒了你,你会忘记了汽车是在高原上行驶。这时你涌起来的感想也许是“雄壮”,也许是“伟大”,诸如此类的形容词,然而同时你的眼睛也许觉得有点倦怠,你对当前的“雄壮”或“伟大”闭了眼,而另一种的味儿在你心头潜滋暗长了——“单调”。可不是?单调,有一点儿吧?

然而刹那间,要是你猛抬眼看见了前面远远有一排——不,或者只是三五株,一株,傲然地耸立,像哨兵似的树木的话,那你的恹恹欲睡的情绪又将如何?我那时是惊奇地叫了一声的。

那就是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实在是不平凡的一种树!

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的干通常是丈把高,像加过人工似的,一丈以内绝无旁枝。它所有的丫枝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也像加以人工似的,成为一束,绝无旁逸斜出。它的宽大的叶子也是片片向上,几乎没有斜生的,更不用说倒垂了。我若离去,谁来守望你的悲喜?它的皮,光滑而有银色的晕圈,微微泛出淡青色。这是虽在北方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那样粗细,它却努力向上发展,高到丈许,两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

这就是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决不是平凡的树。

它没有婆娑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也许你要说它不美。如果美是专指“婆娑”或“旁逸斜出”之类而言,那么,白杨树算不得树中的好女子。版权http://www.xbxys.com/但是它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当你在积雪初融的高原上走过,看见平坦的大地上傲然挺立这么一株或一排白杨树,难道你就只觉得它只是树?难道你就不想到它的朴质,严肃,坚强不屈,至少也象征了北方的农民?难道你竟一点也不联想到,在敌后的广大土地上,到处有坚强不屈,就像这白杨树一样傲然挺立的守卫他们家乡的哨兵?难道你又不更远一点想到,这样枝枝叶叶靠紧团结,力求上进的白杨树,宛然象征了今天在华北平原纵横决荡,用血写出新中国历史的那种精神和意志?

白杨是不平凡的树,它在西北极普遍,不被人重视,就跟北方的农民相似;它有极强的生命力,磨折不了,压迫不倒,也跟北方的农民相似。我赞美白杨树,就因为它不但象征了北方的农民,尤其象征了今天我们民族解放斗争中所不可缺的朴质、坚强,力求上进的精神。

有一种相守

叫陪你走过春夏秋冬

梧桐树(节选)

文/丰子恺

寓楼的窗前有好几株梧桐树。这些都是邻家院子里的东西,但在形式上是我所有的。因为它们和我隔着适当的距离,好像是专门种给我看的。它们的主人,对于它们的局部状态也许比我看得清楚;但是对于它们的全体容貌,恐怕始终没看清楚呢。小百姓养生网因为这必须隔着相当的距离方才看见。唐人诗云:“山远始为容。”我以为树亦如此。

自初夏至今,这几株梧桐树在我面前浓妆淡抹,显出了种种的容貌。当春尽夏初,我眼看见新桐初乳的光景。那些嫩黄的小叶子一簇簇地顶在秃枝头上,好像一堂树灯,又好像小学生的剪贴图案,布置均匀而带幼稚气。

植物的生叶,也有种种技巧:有的新陈代谢,瞒过了人的眼睛而在暗中偷换青黄。小百姓养生网有的微乎其微,渐乎其渐,使人不觉察其由秃枝变成绿叶。只有梧桐树的生叶,技巧最为拙劣,但态度最为坦白。它们的枝头疏而粗,它们的叶子平而大。叶子一生,全树显然变容。

在夏天,我又眼看见绿叶成阴的光景。那些团扇大的叶片,长得密密层层,望去不留一线空隙,好像一个大绿障;又好像图案画中的一座青山。在我所常见的庭院植物中,叶子之大,除了芭蕉以外,恐怕无过于梧桐了。芭蕉叶形状虽大,数目不多,那丁香结要过好几天才展开一张叶子来,全树的叶子寥寥可数。梧桐叶虽不及它大,可是数目繁多。那猪耳朵一般的东西,重董叠叠地挂着,一直从低枝上挂到树顶。窗前摆了几枝梧桐,我觉得绿意实在太多了。古人说“芭蕉分绿上窗纱”,眼光未免太低,只是阶前窗下的所见而已。若登楼眺望,芭蕉便落在眼底,应见“梧桐分绿上窗纱”了。

一个月以来,我又眼看见梧桐叶落的光景。样子真凄惨呢!最初绿色黑暗起来,变成墨绿;后来又由墨绿转成焦黄;北风一吹,它们大惊小怪地闹将起来,大大的黄叶便开始辞枝——起初突然地落脱一两张来;后来成群地飞下一大批来,好像谁从高楼上丢下来的东西。枝头渐渐地虚空了,露出树后面的房屋来、终于只搿几根枝条,回复了春初的面目。这几天它们空手站在我的窗前,好像曾经娶妻生子而家破人亡了的光棍,样子怪可怜的!我想起了古人的诗:“高高山头树,风吹叶落去。一去数千里,何当还故处?”

现在倘要搜集它们的一切落叶来,使它们一齐变绿,重还故枝,回复夏日的光景,即使仗了世间一切支配者的势力,尽了世间一切机械的效能,也是不可能的事了!回黄转绿世间多,但象征悲哀的莫如落叶,尤其是梧桐的落叶。

有一种灵犀

叫我能读懂你的孤独

孤独的树

文/席慕蓉

刚转过一个急弯,在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座不算太深的山谷,在对面的斜坡上,种了一大片的林木。

大概是一种有计划的栽种,整片斜坡上种满了一样的树,也许是日照很好,所以每一棵都长得枝叶青葱,亭亭如华盖,而在整片倾斜下去一直延伸到河谷草原上的绿色里面,唯独有一棵树和别的不同。

站在行列的前面,长满了一树金黄的叶片,一树绚烂的圆,在圆里又有着一层比一层还璀璨的光晕。它一定坚持了很久了,因为在树下的草地上,也已圆圆地铺满了一圈金黄色的落叶,我虽然站在山坡的对面,也仍然能够看到刚刚落下的那一片,和地上原有的碰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后者已经逐渐干枯褪色了。

天已近傍晚,四野的阴影逐渐加深,可是那一棵金黄色的树却好象反而更发出一种神秘的光芒。和它后面好几百棵同样形状、同样大小,但是却青翠逼人的树木比较起来,这一棵金色的树似乎更适合生长在这片山坡上,可是,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使它觉得很困窘,只好披着一身温暖细致而又有光泽的叶子,孤独地站在那里,带着一种不被了解的忧伤。

诺拉说:“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天还亮着呢。”我一面说,一面想走下河谷,我只要再走近一点,再仔细看一看那棵不一样的树。

但是,诺拉坚持要回去。在平日,她一直是很随和的游伴,但是,在那个夏天的午后,她的口气却毫无商量的余地。

于是,我终于没有走下河谷。

也许诺拉是对的,隔了这么多年,我再想起来,觉得也许她是对的。所有值得珍惜的美丽,都需要保持一种距离。如果那天我走近了那棵树,也许我会发现叶的破裂,树干的斑驳,因而减低了那第一眼的激赏,可是,我永远没走下河谷,(我这一生再无法回头,再无法在同一天,同一刹那,走下那个河谷再爬上那座山坡了)。于是,那棵树才能永远长在那里,虽然孤独,却保有了那一身璀璨的来自天上的金黄。

又有哪一种来自天上的宠遇,不会在这人世间觉得孤独呢?

素材来源于央视新闻

部分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在线阅读书名:邪王追妻:盛宠金牌特工妃目录预览:第一卷凤惊降世第3章死了最好第一卷凤惊降世第4章美男很危险啊第一卷凤惊降世第5章打的你狗啃翔第一卷凤惊降世第6章看我怎么训猴子第一卷凤惊降世第7章看戏得付门票第一卷凤惊降世第3章死了最好站在唐月清身后一身鹅黄色,裙摆勾百花,长相比唐月清还要略胜一筹的娇艳女子双手环胸,看好戏的插嘴一句道。“蓝姐姐,我们也是恨不得将这个废物剁个七八块的将她扔出去喂狗,可要是这个废物死了,那么我爹还不牵连我们?”视线朝着虚弱的唐映瑶

  • 小说: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在线阅读小说名: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目录预览:第3章您惩罚我吧第4章要你臣服我第5章可以拿奥斯卡奖了第6章洗个舒服澡第7章登徒浪子闯闺房第3章您惩罚我吧断了脖子的狼气息已尽,瘫软的倒在地上。趴在狼背上的凌若寒从狼身上翻滚下来,喘着粗气,实在是没有力气在动弹的倒在了地上。此时看着这一幕的凌若清双眼瞪大,脸上一片震惊。使劲的揉着眼睛,要确认她有没有看错这一幕。她是不是出现了幻觉,那个白痴,复活了,而且没有一丝斗气的她居然可以杀死那十几头狼。惊愕的看着躺在地上

  • 小说: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毒后难缠:邪王爆宠悍妻目录预览:第3章给我治伤第4章补药吃多了,爷不要介意第5章浸猪笼第6章险中求生第7章你有仇报仇第3章给我治伤一场恶战,鬼爷虽然脱离危险,可是身上也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这次秘密出行,他身边连个随从也没有,伤口溃烂的速度又奇快。这附近就这一家医馆,结果这个老头还是个庸医。看着鬼爷身上的伤口愣是不敢动手,只能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玄铁扇横在李大夫的脖子上,可这个老头还是不停的说自己不会处理伤口。“这位大爷,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吧。我

  • 小说: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龙神萌宝:逆天金瞳兽妃目录预览:第3章达成协议第4章不男不女第5章射中左眼第6章伪凤真凰第7章七年后第3章达成协议明真帝虽然年纪尚轻,却也分得出事情的轻重。墨云卿的性命可以留下,但作为墨瑾宣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子嗣,他将终生失去踏入朝堂,入朝为官的资格。至此,双方正式达成协议。墨瑾宣投降。明真帝赐墨云卿终生免死金牌。墨瑾宣被处斩的那天,风云变幻,雷雨交加。这个在天龙王朝创下无数战功奇迹的一代枭雄,终于在他四十五岁这一年,彻底结束了他权霸一方的政治

  • 小说: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在线阅读书名:逆天萌宝:爹地,妈咪不约!目录预览:第3章别碰我妹妹第4章他们被算计了第5章天啊第6章父子较量第7章有危险第3章别碰我妹妹“爹地!”凌小天跑过来,也喊了一声。韩碧柔捂着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两张跟舒宇辰相似度大于百分之九十的脸。“你们胡说什么?”舒宇辰皱眉,突然觉得,这两个小鬼是有预谋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处心积虑,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个跟他这么像的孩子!“爹地,你怎么可以背着妈咪和别人偷偷约会啊?”凌小乖指着那个“别人”大声的叫道,委屈得快

  • 小说: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在线阅读小说名:邪王枭宠:纨绔大小姐目录预览:第3章毁容,小小教训第4章小姐不是废物第5章别再去招惹她第6章身份,被识破第7章你不是她的对手第3章毁容,小小教训“萧云,你竟然敢污蔑景世子,我要和你挑战!”忽然间出现的紫衫少女拦住了萧云的去路,而她目光却是落在那景世子身上,显然是其爱慕者。“你不是我对手,滚开。”萧紫烟好歹也算是萧家年轻一代中修炼玄术小有成就者,虽是比不得萧华绯已经达到了玄灵三阶水准,可是却也是比萧云这个废物强得多。九州大陆强者为尊,修炼的乃是玄术

  • 小说: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在线阅读小说:勾婚夺魄:嗜宠和尚小萌妻目录预览: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3章少奶奶,饶命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4章小和尚要洞房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5章验货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6章勾魂师,太勾魂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7章被扭曲的布娃娃第一卷萌妻霸校园第3章少奶奶,饶命赤小月收拾好行李,顶着一个贼亮的小光头,和慈光寺的师兄们一一道别,说实话,她并不是特别伤感,毕竟下山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吃香的喝辣的了,生活得到一个“质”的提升,她很向往。师兄们的心态也别提有多好了,一个个乐呵呵的,

  • 小说: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目录预览:第3章调戏第4章景王第5章用意第6章麻烦第7章母女第3章调戏男子受伤前发生的事她并不想了解,她只要他这五年内的忠心,所以尽管男子和她们一起生活了两年,楚梓芸也仅知晓男子名为墨七,还是个面瘫。白芷失踪后,墨七以及跟在娘亲身边伺候的丫鬟映秋也跟着失踪了,想来映秋应该是跟着她娘亲一并被劫持走了,墨七应该是偷偷跟过去了,这让在得知白芷失踪后的楚梓芸能够稍微定下心神,细细思考究竟是谁劫持走了她的娘亲!在白芷被劫持走的

  • 小说: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在线阅读小说: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目录预览:第3章你回来了第4章主动招我,算不得强迫第5章这个男人有恶趣味第6章亲我一下第7章说两句好听话,把人套牢第3章你回来了顾浅抽抽鼻子,闻着这股熟悉的香水味道,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她抬头,路灯下,面前的男人背着光,低头看她。顾浅眼泪迷蒙,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但是这股香水的味道,实在是熟悉。她伸手抚上男人的脸,娇声嗔道:“你回来了!”陆御铖眼中闪过一丝隐忍的晦涩。他看着埋头在他怀中几乎要晕过去的顾浅,声音温柔:“

  • 小说: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在线阅读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好神秘目录预览:第3章极品渣男女第4章不会吃了你第5章至少比你的大第6章给他生猴子第7章你别乱来第3章极品渣男女罗依表面上很清纯,可私底下很放得开,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难道,她又找到新的男友了?“要我抱你吗?”一个清朗的男声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轰”地一声,莫小陶的脑袋要炸开了!因为……这个声音是她前男友的!“嘻嘻嘻,不用啦,昨晚你也辛苦啦!对了哲西,莫小陶不会来缠着你了吧?”罗依娇滴滴地问道。莫小陶站在墙边,怔怔的听着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