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天阳传之苍穹令15章(第十五章 借刀杀人)

2017/11/4 14:26:54 来源:网络 []

书名:天阳传之苍穹令

第十五章 借刀杀人

任飞被那马脸汉子一掌劈晕。版权xbxys.com紫珂和狐姬都吃了一惊,她们顾不得那些人在旁边虎视眈眈,立刻俯身下去,察看任飞的伤势。那马脸汉子做了个手势,指挥他的手下向她们围了过去。

  紫珂和狐姬见任飞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显然是真晕了过去。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们面色惨白,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随后紫珂头发上的金簪已经被她握在手里,狐姬也强行运气,将体内的真气一点一滴的汇集到指尖,做好拼命的准备。她们向倒在地上的任飞看了最后一眼,此时却看见任飞的右眼微微睁开一线,朝她们眨了眨。

  那群黑衣汉子正准备抓住任飞等人,却只听得惨叫声连连,那马脸汉子竟然趁着手下背对自己的时候,对那些人下了杀手,他身形掠过,在每个人背后上轻按一掌,真气透过,直接震碎了心脏。网站http://www.xbxys.com/

  那门板下面还昏迷的人,被马脸汉子一脚踩爆了头,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飞溅了出来。

  马脸汉子杀完自己的手下,随后眼神转向任飞三人,冷冷说道:“小子,别怪大爷要杀你,功夫不行,就别拿着藏宝图到处招摇。你们两个女人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杀。哈哈,不如跟着大爷,等大爷找到了宝藏,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

  马脸汉子一边说,一边走向任飞,紫珂和狐姬离开任飞的身边,站在一旁,用一种讥讽的眼光看着马脸汉子。

  躺在地上的任飞忽然睁开眼睛,朝马脸汉子做了个鬼脸。随后他的身体直挺挺从地上弹起来,马脸汉子只觉得胸口一凉,一把散发着彻骨寒意的长刀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天阳传之苍穹令15章(第十五章 借刀杀人)就在马脸汉子倒下前,他依然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任飞。任飞从马脸汉子的怀里掏出那张羊皮:“其实这是我擦鼻涕用的,你要是要的话,我这里还有好多。”任飞从怀里掏出几张一模一样的羊皮纸,在马脸汉子面前晃动着。

  马脸汉子一口血喷了出去,睁着双眼倒了下去,身子在地上抽动了两下,一命呜呼。

  任飞拉着紫珂和狐姬,匆匆离开马灯部落,空荡荡的院子里面只有那七具尸体和满地的鲜血……

  一炷香的时分不到,任飞、紫珂和狐姬已经坐在一辆马车里,匆匆离开了小镇。马车里堆满了吃的喝的东西。狐姬坐在任飞的对面,闭目调息。版权xbxys.com任飞则惬意的喝了一小瓶大成帝国出产的尔霏拉果酒后,就舒舒服服地半靠在马车里,开始眯着眼睛打盹。

  紫珂忍不住问任飞:“我们是在逃命吗?”

  “我们不是在逃命,难道是在游山玩水吗?”任飞伸了个懒腰,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对了,雇车花了两个银币,买喝的吃的花了十六个银币,这都要算在你的费用中。”

  “有没搞错啊,一般雇车三十个铜币就够了啊。”紫珂听到任飞的报价,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被宰了。在青炎帝国,包一天马车三十个铜币就够了。

  “我的大小姐,你想想看,第一,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找到一辆能立刻出发的马车,除了多给钱,还能有别的方法吗?第二,你难道没看出来,这辆马车可是镇上最好的马车了。你那三十个铜币只能雇来最普通的那**车。说明xbxys.com这么好的马车,价格至少翻一倍。第三,”任飞压低了声音,“咱们后面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追着呢,人家车夫做的是玩命的生意,你还那么小气啊。”

  紫珂的脸一下白了:“那个车夫知道有人追杀我们?”

  “且,当然不知道了,所以我才要在最快的时间里离开啊。不然很快全镇人都知道马灯部落里面七个人被杀的事情了。这事情一旦传出去,你以为你还能在镇上找到马车送咱们?你出一个金币人家都未必肯来。”任飞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紫珂。

  紫珂又有想杀人的冲动了。说明http://www.xbxys.com/

  任飞不再搭理紫珂,半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又开始打盹,一副天塌下来都懒得动一下的样子。

  紫珂垂下头,感觉胸口的伤势又在隐隐做痛。此时,坐在马车里,她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这次本是紫珂第一次离开朔州出远门。他们兄妹是青炎镇北大将军、朔州藩主翼峰身边的狼牙亲卫。这次紫珂随着哥哥奉镇北大将军,朔州藩主翼峰大人的命令,去九原城给仲井真城主的父亲送寿礼。

  可是他们兄妹在仲井真的府邸中,却无意知道了仲井真和大成帝国勾结,要反叛青炎帝国的密谋,哥哥拿到了仲井真亲手写给大成帝国帝君的一封密信。随后他带着紫珂连夜逃出九原城,却被仲井真的手下一路追杀。最终,哥哥死在了魔狼手里,而紫珂被任飞所救。

  按照任飞的说法,他本来是刚结束一趟护送一个商队去代州的任务。回来的时候本想看看卡塔戈壁的风光,一个人穿越卡塔戈壁,结果居然会遇见魔狼,最终上演了英雄救美的一幕。

  就在这短短几天内,却让紫珂觉得自己经历了一生一样。唯一的亲人就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从此天地之大,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想到这里,紫珂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那个玄铁扳指。这是哥哥留下的唯一遗物。那上面,似乎还带着哥哥的体温。

  而眼前这个懒洋洋的任飞,只是自己的保镖罢了,他送自己去朔州是为了赚钱罢了。等他拿了五千金币后,是不是他和自己就再没关系了?而她接下来的唯一目标,就是复仇!杀掉魔狼,为哥哥报仇!

  复仇!紫珂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把要流出的眼泪又硬生生逼了回去。

  任飞忽然睁开眼睛,看着紫珂,脸上又露出那种带着一丝惫懒的笑容,他伸了个懒腰,握住紫珂的手:“没事别咬牙切齿,来,笑一个,做女人,会笑比会哭重要。会笑的女人,才能嫁个好男人。你这个样子,会把男人吓跑的。”

  紫珂忽然发现,她跟任飞在一起,大部分时间会被气的要死,以至于她都顾不上伤心了。

  狐姬靠在马车上,虽然试着默运玄功,但是经络中的真气竟然丝毫不受她神识控制,那任飞的寒息元力虽然只是凝滞了她的真气,可是她本身所修的是火属性的真气,任飞的寒息恰好克制火属性真气。当时如果立刻就运功逼出寒息,那么对狐姬的修为是没有丝毫影响的,可是偏偏魔狼发难,在她功力未曾恢复的时候,又用黑焰之火灼烧她的经络,经络大伤后,真气凝滞,让她的修为大损。

  狐姬几次用功都无法恢复真气运转,反而胸中烦闷欲呕。她心中恼怒,索性不再调息,心里暗想,都是这可恶的小鬼头,害的自己功力锐减。等到自己功力恢复了,一定不能轻饶这小鬼。

  想到这里,狐姬抬头向对面的任飞看去,却见任飞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似乎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似的。狐姬一惊,这小鬼聪明机智,万一猜到自己心里的想法,如果现在下毒手的话,那自己可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任飞忽然喃喃自语:“听说女人最喜欢耍赖了,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说不承认就不承认。上次虽然说过化敌为友,但是和女人的约定,还是小心点好。”

  狐姬心里一跳,想到自己自从遇到这个少年,就一直束手束脚,吃亏不断,看来以后要打起十分精神,不能轻视这个少年,稍有个疏漏,可能自己就被这少年钻了空子。狐姬此时查看体内伤势,估摸着至少要静养好几个月才能恢复以前的功力。只是这段时间,她何去何从?

  任飞既然已经帮她打发了那群来追她的人,她也答应和他的恩怨一笔勾销,那么此时,她其实已经没有理由再跟着任飞了。

  狐姬心下一转,有了决定:“任飞,多谢你这次帮我摆脱麻烦。你既然是保镖,那我就请你送我去一个地方,如何?”

  任飞一听狐姬这么一说,顿时精神大振:“好说好说,不过我先得把紫珂送到朔州,你要想请我,得排在紫珂的后面。”

  “我可以出更多的钱。”狐姬瞥了一眼紫珂。

  “那也得按先来后到的顺序,对了,能问下,你愿意出多少金币?”任飞脸上又浮现出那标准的奸商笑容。

  “我可以出十倍于她的价格。”狐姬淡淡一笑。

  紫珂的脸色变了……

天阳传之苍穹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阳传之苍穹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总裁的专宠弃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专宠弃妇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的专宠弃妇第9章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看着他嘴角满是讽刺意味的笑容,叶挽宁感觉到了刺痛,她微微一笑,“你是想让我和你道谢吗?”这个位置她从不留恋也从不奢望,可是现在,只有这个位置才能保住叶家!“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他狂妄的伸手擒住她的下颚,强迫着她直视着他的深邃双眸,“叶挽宁,你给我记住,你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你就试试看!”“我不像老公你,有那么多红粉知己。”“牙尖嘴利才是你的本性吧?”的确,他说得对,她不会伪装,更不会佯装成一直披着羊皮的

  • 小说庶女毒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庶女毒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庶女毒妃第9章公婆见礼不待芝兰问,跃林郡主已经进屋并转身把门关上了,找辛若说话去了,怕王妃病情复发,跃林有些扭捏的道,“我寻个借口把姐姐留在王府住几日给我母妃瞧病可成?”她一个未出嫁的闺阁女子怎么好住在外人府上,辛若摇头拒绝,“不成,王妃生病,我一个外人不好留下,那药方先给王妃吃三日,三天后你再派人去接我来就成了。我待会儿再留个方子给你,是些药材,你想办法送到我那里去,我这几日也闲,制些药丸给王妃日后调理身子用,记住,要送两份,一份给顾四姑娘,只需

  •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恶魔少爷别吻我第332章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顺着凌寒羽的视线看去,姜圆圆正穿着她的粉色小兔子睡衣疑惑地往这边走来。想来应该是有佣人注意到大门口对面停了一辆车,然后去叫了姜圆圆吧?当下她转头用最快的语速对凌寒羽说了句:“谢谢晚安再见不送!”转而打开车了跳了下去。凌寒羽听到姜圆圆惊讶地大叫一声,然后就拖着拖鞋飞一般地朝安初夏扑去,那一瞬间,他有那么一点失神。但没有做过多的停留,他启动引擎,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小初夏,你知不知道我就快叫人跟

  • 小说王妃要溜走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要溜走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王妃要溜走第九章该不会是个断袖吧?自打那日之后,苏子归更是发现了祁宿以欺负她为乐趣的生活方式。祁宿似乎也习惯了有这么一个活泼机灵的女书童在身边的感觉,时不时的还能调戏一下,何乐而不为?他就是喜欢看着苏子归被他调戏,鼓着腮帮子要打他,还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换上这个,随本王出去一趟。”祁宿朝着苏子归丢去一个包袱。她很精确的接在手中,这是……?男装?苏子归不解,“王爷,您是要我重新换回男装吗?”这祁宿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会子要她穿女装,一会子又叫他扮回原

  • 小说这个前夫不太冷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这个前夫不太冷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这个前夫不太冷第九章娱乐圈的戏子“项四叔……不不不,项御尘!是项御尘!”楚若晴吓得差点尖叫出声。因为项御尘的脸离她的脸不到一公分了,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楚若晴屏住呼吸不敢吸气,也不敢动,她觉得自己只要稍微一动,就能跟项御尘鼻子碰鼻子嘴碰嘴。天知道此时此刻楚若晴的心里有多紧张。“唔!”楚若晴蓦地睁大了眼睛。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项御尘竟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嘴唇。项御尘轻轻退开一些,眼睛盯着楚若晴粉嫩得像蜜糖一样柔软的唇瓣,诧异自己为什么会

  • 小说这个王爷有点蠢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这个王爷有点蠢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这个王爷有点蠢第九章下面见血(下)这几天,老爷都歇在玉苑,她就不信这肚子会没有动静。“老爷,您觉得今天奴家伺候得好不好啊!”李姨娘粘着秦中正,嘟着嘴巴娇声问道。秦中正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副骚劲了,所以一听到她的话后,宠涨的捏了捏她的下巴,往她耳朵里面吹了一口气,语气轻佻的回答道:“爷自然是觉得好,才会经常到你这里来,你不是知道吗?”秦中正说完又觉得欲.望为了,一个翻身又开始种田忙了。清早。玉荷苑里面的人个个睡得很好,秦苑也是一早就精神搂擞得

  • 小说总裁一往情深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一往情深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一往情深09有个性的姑娘,我喜欢邹青拿起俞寒刚倒在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个精光:“处心积虑接近你的人,还有什么手段使不出呢?我听老张说这个女生的资料和进你公司提供的信息有出入,所以就好奇看了一下她的照片。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啊,你找个时间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啊。”“怎么后来还转到了播音主持专业?”俞寒将资料反复的翻了一下,很多疑惑得不到解答。“我还听老张说,这个女生在高三时被你的那位导演朋友梁岸看中,出演过一部很火的电影,并且担任了女主角。但是进入大

  • 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你从不言弃第9章讨要彩礼“什么?你这说什么屁话呢?你都跟他睡了,他占了这么大便宜你居然不嫁给他?”穆大海愤怒的吼道。“飞上枝头变凤凰啊,小彩,你可不能不嫁给他。你看看我们家这房子这么小,你弟弟都没地方住,你嫁出去了好歹能给弟弟腾出来个房间啊!”齐美对于穆小彩说不嫁给应寒,异常心慌。只要穆小彩嫁入豪门他们家也是能得到很多好处啊,吃的用的穿的住的,那还不都是小菜一碟!实在是不想跟他们啰嗦,穆小彩径直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了门,留下他们三个在门口讨论。由于

  • 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九章如此伟大的情操窦芷橙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时,全身都在疼。特么的,谁告诉她这个男人半身不遂又圈叉无能的,给老娘拖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她强忍着满身酸痛将柏天翊放在自己胸上的狼爪丢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睡熟的凶手,然而龇着牙弯身拾起地上的睡袍,爬下床一瘸一拐的朝浴室走去。泡在浴缸中,窦芷橙回想起昨夜的疯狂,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蠢死了,居然会相信男人的话!”她无力的捧着自个的脑袋,满心的悔恨与咬牙切齿。昨晚,她和柏天翊被送回别墅。她

  • 小说旧城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旧城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旧城第九章: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姐姐,你这算是在威胁我吗?以你目前的处境,你哪来的底气?”苏知画笑得有几分放肆。“苏知画,就你们母女俩干的那些缺德事,难道不怕遭报应吗?”苏篱落狠狠地回应道。“报应?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又是哪门子报应?我苏知画活得人前风光,这就是报应吗?”“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苏篱落甩下一句话,就要转身离开,她不想在这里过多纠缠。“苏篱落,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背后传来顾长泽冰冷的声音,苏篱落转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