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刘海粟逃婚创办上海美专,蔡元培寄语“闳约深美”,厉害了!

2017/11/4 12:00:55 来源:020艺术 []

原标题:刘海粟逃婚创办上海美专,蔡元培寄语“闳约深美”,厉害了!

著名的文学家和教育家叶圣陶赞叹上海美专的“一切考虑,一切措置,全都充满着革新精神。说明http://www.xbxys.com/”并称一所美术学校在上海站定脚跟就是一项奇迹。1912年11月23日,当刘海粟等人在乍浦路上挂出“上海图画美术院”牌子的时候,来来往往的匆匆过客,有谁会停下来对它多看两眼呢?

正如刘海粟所指出的那样:“当时人目光短浅,重实用而轻思想,好像人生的目的就在物质的享受,……所以一说到提倡美术,就群起反对。”

然而,尽管刘海粟感到办学“有如逆水行舟”,需要“艰苦奋力前进”,但没过几年,学校就以成绩斐然而开始受到各方面的瞩目。

到了第10年,改名为上海美术专门学校,简称上海美专。初创时播下的种子“终于发扬光大了”。

叶圣陶赞叹上海美专的“一切考虑,一切措置,全都充满着革新精神。”这位著名的文学家和教育家说:“不妨想一想,在二十世纪的十年代到二十年代之初,在刚才号称民国的十年间,竟然有这样一所美术学校在上海站定脚跟,不是可称为一项奇迹吗?”

上海美专有着怎样一种革新精神?这项奇迹又是如何创造出来的呢?

一个最为根本的原因,就是“不息的变动”。小百姓养生网

对于“不息的变动”,刘海粟曾经在《上海美专十年回顾》一文中专门予以揭示。他说:“因为学校的教学本来是活的,是要依着时代的发展而改进的,决不可以依着死章程去办事,美术学校的情形,更与其它学校的情形不同。况且美专之在中国,要依什么章程也无从依起,处处要自己依着实际情形实事求是去做,因此时时发生变动来。……在这种不息的变动之中,也许能产生一种不息研究的精神,我以为在时代思想上,当然应该要刻刻追到前面去才好。”

南京艺术学院党委书记文晓明认为,刘海粟先生把“不息的变动”作为治校方略,其核心就在于“创新”。上海美专从创办开始,到后来的学科和专业不断地发展和充实,都是紧跟着时代和社会的需求。

上海美专创办之初,即强调室外写生。刘海粟逃婚创办上海美专,蔡元培寄语“闳约深美”,厉害了!黄浦江畔,苏州河边,市内的园林,近郊的集镇,都是他们的户外课堂。

美专的部分教师曾经共同发起组织过“东方画会”,刘海粟也名列其中,“试图以画会的形式,来共同研究和促进西画运动。”“东方画会”提倡以写生为宗旨,暑假还举行了到普陀山的写生旅行,是中国西画户外写生的最早事例之一。

翻看上海美专当年制定的“野外写生团规则”,不能不令人赞叹其计划之周密,考虑之实际。

野外写生的课程,每个学期一次,每次一个多月;上半年在春光明媚之际,下半年在秋色烂漫之时。

杭州是学校野外写生的首选之地,刘海粟特别喜欢西湖的景致,他说:“每至夕阳西下,更依恋不忍去。”

另外,文化名城常熟、海滨城市青岛、六朝古都南京等地,也是上海美专喜欢光顾的地方。推荐http://www.xbxys.com/写生活动结束,作品往往就地展出,既展示了师生的成绩,又扩大了美专的影响。南京的江南贡院,就曾经举办过这样的展览。

从一些上海美专的写生队伍的老照片中,出现了女同学的身影。

上海美专是什么时候开始招收女生的呢?

1918年10月创刊的上海美专学报《美术》杂志,曾经引起鲁迅的重视,他在评论中说:“这么大的中国,这么多的人民,又在这个时候,却只看见这一点美术的萌芽,真可谓寂寥之至了。……我希望从此能够引出许多创造的天才,结得极好的果实。”

在1919年出版的一期《美术》杂志上,一句“不论男女均可入学”的招生广告词语,启示了上海美专敢为天下先的破冰之举。

男女同校是近代教育的产物,也是教育民主化的结果。来自xbxys.com刚刚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中国的小学男女同校已经普遍实行,而大学和中学还很少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但刘海粟认为是时候了,他举了个浅显的例子来说服同事:“既然马路不分男马路女马路,为何学校要分男校、女校?”

于是,1919年9月,上海美专招收了第一批11名女生插班学习,其中有刘海粟的姐姐刘慕慈。

多少年后,电视剧《画魂》播出,一个社会底层的青楼女子成为知名画家,潘玉良的传奇人生吸引了亿万观众。

这部电视剧改编自《潘玉良传》,作者惊讶地发现,在众多的读者来信中,有一封竟然署名为刘海粟。

《潘玉良传》作者石楠介绍说:人家看了电视剧就问刘海粟,这个里头的这个刘校长可是你?他就一看,他说他看了三遍,他看得自己都感动得流泪了。

“纸上人间烟火,笔底四海风云”,这是刘海粟倾诉的心声。而凡是刻苦用功的学生,总是在他心中挥之不去,潘玉良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原文xbxys.com

在1920年9月第二批入学的女生名册中,我们看到的“潘世秀”,就是潘玉良。她原名陈秀清,7年前被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从青楼赎出结为夫妇,舆论对这两人很不宽容。

对于能不能招收潘玉良这样的学生,学校中不是没有争议。

刘海粟一锤定音:“不论出身,一律以才取人!”

我们现在看到的潘玉良的自画像,虽不秀美但充满着智慧和自信。

外出旅行写生之余,潘玉良常给大家唱京戏,擅长的是老生,甚至还能唱花脸。一些好事者在惊异之余,打听到了她的来历,顿时传出流言蜚语,给学校带来了压力。

好在潘玉良考上了官费留学的名额,到法国学习美术,摆脱了周边的非议。

潘玉良入学的这一年,由于报考的女生太多,基础又各不相同,上海美专就在林阴路神州法专旧址,另外设立女子美术学校。聘请李超士为校长,所有教授与设备,一如美专本部。

然而,对此应急措施,许多人表示不满意,认为既然已经招收女生,何必分开办学?因为,大家看到了男女同校带来的好处,最显著的变化如同刘海粟所说:“许多男学生,因成绩不如女学生,就在羞愧的同时发奋用功;许多女学生也不愿甘居人后,因而格外奋发。”而且,自男女同校以来,“绝无越轨的行为”。

因此,“经过几次精详谨慎的讨论”,上海美专决定:各年级对女生“全部开放”。

在北京的著名教育家蔡元培,专门为上海美专题写了“闳约深美”四个字,并欣然接受上海美专校董会主席一职。

蔡元培毕生致力于“教育救国”的实践,直面封建主义的纲常礼教,是最早在中国倡导美育的“中坚人物”。

蔡元培在《新青年》杂志发表引人注目的《以美育代宗教说》,提出了“舍宗教易以纯粹之美育”的观点。刘海粟读后,写信给蔡元培,深表对宏论的敬意,并希望对学校给予支持。

1918年春,蔡元培为上海美专题写了“闳约深美”四字,刘海粟非常赞同其中所包含的精髓,请人刻成匾额,挂在了礼堂。

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冯健亲介绍说:海粟先生对蔡元培提出的“闳约深美”作过简要的诠述:“‘闳’就是知识要广博;‘约’就是在博采的基础上加以慎重的选择;‘深’就是钻研精神;‘美’就是最后达到完美之境。”海粟先生正确地把握了“闳约深美”的精髓,既作为对教师治学的规范,又是对学生能力培养的目标和要求,自然成为海粟先生创办艺术教育的基本理念。这个理念至今仍在南京艺术学院办学的道路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1919年12月,上海美专成立校董会,蔡元培欣然接受主席一职,并且推荐梁启超、袁希涛、沈恩孚、黄炎培等一批社会名流担任校董。

刘海粟的首次北京之行,时间是1921年的年底至第二年年初。一向自信的刘海粟接到蔡元培的邀请,顿生几分紧张,为了让外形显得老成些,他特意留起了胡须。

此时,正值蔡元培因病住院治疗之际。

蔡元培之女蔡睟盎回忆说:1921年,刘先生曾经去北京的德国医院访问我父亲,他画下了一幅父亲的肖像,画得非常神似。他先画了一幅素描,回家以后就画成了油画。

对于这幅肖像,蔡元培极为珍惜,一直悬挂在家中。行家点评说:刘海粟用极强烈极单纯的色彩和线条,将蔡元培伟大的人格和温和的性情直接表现了出来。

初次见面,蔡元培就高兴地说:“刘先生来的正是时候,我在医院里很寂寞,看了一些评论艺术的著作和画册,欢迎你常来,互相研究。”这番温和的话语,很快打消了年轻人的拘谨。

在蔡元培的病房里,刘海粟还幸运地认识了思想文化界的领袖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人,以及一批美术界的知名人士,他感到受益匪浅。

刘海粟白天外出写生,风雪无阻,几乎每天完成一幅。下午4点,他把作品送给蔡元培评点。

在北京的日子里,刘海粟一共画了36幅油画和水彩。

看着蔡元培和蔼可亲的面容,刘海粟激动地说:“我很年轻,治学办校皆无经验,修养差,请先生多多指教。”

蔡元培安排刘海粟在北京作了10次讲演,其中一次是在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介绍外国现代美术。

蔡元培又为刘海粟举办了一次个人画展,并在《京报》发表文章《介绍艺术家刘海粟》,指出他的绘画倾向于后期印象主义,色彩和线条都有强烈的表现,“处处可以看出他终是走自己要走的路。”“为他举行个人展览会,写这篇文(章),不独是介绍刘君,并希望我国艺术界里多产几个像他那样有毅力的作者。”

蔡元培十分欣赏刘海粟在实践中不断革新的精神,在为上海美专精心创作的校歌中,既包含着他的美育思想,又寄托着对刘海粟、对学校的厚望。歌中唱道:“我们承继了四千年建设文化的祖先……而今又感受了欧洲学艺的源泉。我们要同日月常新,我们要似海纳百川……将来要在全世界上发扬我们国光而绵绵。”

刘海粟广结善缘,为学校请来了许多学者名流,不仅有蔡元培、康有为、梁启超,还有陈独秀、胡适、郭沫若、章士钊、叶恭绰、徐志摩等人。

1922年初春时节,到了天马会举办第五届画展的时间。

天马会是以上海美专的西画教授为骨干,联合美术同仁发起成立的一个社团组织。成立之日,大家推选刘海粟为特别会员。

3月18日,上海霞飞路尚贤堂,展览会的第二天,一位气宇不凡的长者步入展厅,人们发现,在刘海粟的作品前,他停留的时间最久,他就是康有为。

康有为早就听说刘海粟等人刻意求新,在西风东渐中独树一帜,今天就是来看个虚实。他提出想和刘海公谈谈。等到刘海粟出现在面前,他问:你是刘海公的儿子吧?他一直以为笔墨老练的刘海粟是个50岁左右的人。

康有为不仅以改良派领袖和保皇派首领出名,还有着过人的艺术见解,他的书法,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首次见面,他就喜欢上了这位青年才俊。次日一早,刘海粟应邀来到位于愚园路上的康府。他惊奇地发现,这里竟然收藏有米开朗基罗等人的作品。而且,康有为“合中西而为画学新纪元”的论点,与陈独秀“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洋画的写实精神”,和蔡元培倡导写生的观念,是多么地一致!

刘海粟回忆说,我们“一起欣赏台子上的古代书画名作”,“看完以后,康老先生说:‘我要考考你!’便指了一些画要我说说来龙去脉,我作了详细回答。他喜形于色……便向我提出:‘我就是少了一个美术学生,非你不可。’”

青岛康有为纪念馆馆长隋永琦介绍说:当时刘海粟跟康有为说,先生,我跟你学什么呢?康有为说你就跟我学写字吧,从那以后的每个周五,刘海粟先生都到康有为在上海的府上去跟他学字。

刘海粟学习书法的成效如何呢?

广东潮州水患,康有为写字义卖赈灾,每天来定书法的至少有二三十人。老先生忙不过来,就让刘海粟代笔,再由他审定。只要点头的,就署上自己的名字,女婿和儿子跟着就盖上两方大印,一方是“康有为”,一方是“维新百日出国十六年三周大地遍游四洲三十一国行十四万里”。

因为拜康有为作老师,刘海粟与出任美专校董的梁启超就成了同门师兄弟。刘海粟认为:“康、粱晚年的政治活动虽然不一定为我所悦服,但他们戊戌变法的精神和治学的态度,是给我以深厚的影响的。”

在他的精心安排下,一度反目的这对师生终于在上海言归于好。

刘海粟为学校请来的学者名流不仅有蔡元培、康有为、梁启超,还有陈独秀、胡适、郭沫若、章士钊、叶恭绰、徐志摩等人。美专学生可以幸运地听到他们的演讲,尽管这些人的政治见解和学术观念或许是南辕北辙,但是大大活跃了学校的学术空气,甚至成为学生发展的动力。

在全校的一次纪念会上,康有为谈到,数年来周游全球,确认中国唐宋绘画为世界艺术高峰,一位正在聆听演讲的上海美专普通师范科学生深受触动,因此激发起献身绘画艺术的志向,这位学生,名叫李可染。

早在1920年5月,上海美专便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举措:完全废止各项考试和计分法。

刘海粟认为:“学校是教人发展才能的机构,美术是表现情感抒发个性的法宝。”教育的目的在于发展学生的才能,“人本来有差异,是智能的种类不同,不能说是智能的等级。”学生的个性、喜爱不一,“不能拿我们的主观来比较他们的高低”。

中国艺术研究院书画家汪易扬毕业于上海美专,汪易扬回忆说:他对学生没有什么约束,他对老师也经常这么说,不要去限制学生的创造意识,所以在上海美专的同学,创造意识都比较强。只要你能成才的,肯定你创作意识很强的。

废除各项考试和计分法以后,上海美专如何为学生的成绩把关呢?

学校专门制定了严密的规则,实行了严格的考核制度。

原上海美专学生,中央美术学院原党组书记王琦回忆说:上海美专的同学成绩好坏用什么来表示?毕业的时候要画4张毕业的作品:一张人体、一张风景、一张静物、一张自画像,要画4张,这4张作品都留在学校的话就是最好的学生。

李可染的毕业作品以王石谷派的细笔山水名列第一,刘海粟欣然为之题跋,一时传为佳话。

直到两位大师晚年在全国政协会议上相聚,这仍然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上海美专毕业的上海城建学院教授马承镳介绍说:有的人说,上海美专不会画素描,也不教素描,而恰恰相反,我听了这个话,感觉到很可笑,在我生活中间体会到的,上海美专恰恰很重视素描,但是这个素描并不是依样画葫芦。

刘海粟曾举例说:上海汇丰银行门口的一对铜狮子,同动物园的一模一样,可是没有人研究。因为它仅仅是仿形,而没有生命。他希望学生们能够找到适合自己个性发展的艺术道路。

上海杉达大学艺术系教授吴汉英,也是原上海美专毕业生,吴汉英回忆说:我们是一年级,但是我们一面可以上课,一面可以看米勒的素描,看安戈尔素描,看毕加索的素描,看米开朗基罗的素描,这说明上海美专是非常非常开放的,所以我们一进学校的时候就受到各种各样的流派的影响和启发。

为了让学生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校开设了系统的技法理论和专业史论课程,并且形成了传统。

除了聘请名师授课,刘海粟也承担了这方面的教学任务。

中央美术学院原党组书记王琦回忆说:海老讲课有个特点,他不带讲稿,他有讲义先发给学生,让你们自己去看,他上讲堂的时候,他就是随便讲。海老也很健谈,声如洪钟,同时还摆一些手势,所以大家听得很有兴趣、很有劲。他讲课的时候在大礼堂,人很多,全校人都来听。

早在1923年,刘海粟发表的《石涛与后期印象派》一文,就旗帜鲜明地指出,欧洲所谓的新艺术、新思想,中国在300年前便已经产生了。后来他还写过一系列中西比较的文章,其深刻性使今天研究美术理论的专家也由衷叹服。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林木认为,刘海粟的理论,他是因为透彻地研究过中国古代传统,也比较深地研究过西方的美术传统,而且他是中国把中西美术进行比较的最早的一批人之一。

聘用老师,刘海粟的标准是学有所精、学有专长,而不在乎年龄、文凭和名气,因此学校名家荟萃,流派纷呈。

蔡元培在北京大学当校长时,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那种气度,在这里蔚然成风。而且,刘海粟从蔡元培的学说中受到启迪,拓展和加深了对美育乃至美术的理解。

1925年,上海美专开始在师范院及工艺图案系分别设置音乐系,学制3年,另设图画音乐专修科,学制2年。学校的音乐教学很快便呈现新的局面。

人们耳熟能详的《康定情歌》,唱红这首歌的是喻宜萱教授,她是上海美专艺术系图音专业的学生。

中央音乐学院原副院长喻宜萱回忆说:老师都是备了课来上课的。像刘质平老师教基本乐理,他都是备课备了很好,讲得很好。丰子恺就更不用说了,他讲音乐学,音乐理论,讲得更深。

上海美专音乐系毕业的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系主任钱仁康介绍说:有好多同学都是上海美专音乐系毕业以后再进国立音专的……可见,上海美专对音乐教育方面是起了很好的作用的。

上海美专的教育方针日渐明朗,学校培养人才的目标确定为:其一、研究高深艺术,培养专门人才,发展民族文化;其二、造就艺术教育师资,培养国民高尚情操,促进社会美育;其三、造就工艺美术人才,辅助工商业,发展国民经济。

1925年2月,刘海粟结合社会需求在上海美专开设了工艺图案系。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丁涛介绍说:那个时候需要发展工商业,需要发展工商业,而我们的很多设计比较差,就没有什么进展。所以刘海粟就提出了建立图案课,教授工商美术设计,当年在这任教的,有我们第一流的、从日本留学回来的陈之佛先生。

刘海粟不单单着眼于为高等美术教育培养专门人材,而且也注意到美术教育如何在全国中小学中普及。因而在他被邀请参与审定新学制的时候,经过激烈的辩论,胜利地争取了艺术教育在中小学列为必修课目,以至亲自编绘过美术课本。

1926年6月13日,上海美专举行新校舍落成典礼,学校的部分校董前来祝贺。《申报》报道说,新校舍之一室名存天阁,“乃校长刘海粟之画室,布置绝精……”

存天阁,出自康有为的手笔,寓意为储蓄天才的地方。

新校舍凝聚着刘海粟与其志同道合者的心血,也饱含着蔡元培的关心,因为有要事耽搁,蔡元培未能前来出席典礼,但上海美专的后续发展,是他萦绕于怀的一个问题。他和刘海粟商议,想让上海美专由私立转为公办。他说北京有一个国立艺专,希望江南也有一个国立艺专,这样也可以解决办学经费不足的问题。

但是,刘海粟却提议在杭州另建一个国立艺专,蔡元培接受了这个意见。

1928年初,由蔡元培亲自选址设立的国立艺术院在西子湖畔诞生了,这就是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

对于蔡元培,刘海粟向来是非常敬重,这次为什么没有顺从呢?

一方面,刘海粟希望把上海美专留下来,让他的历史得到尊重,使私立美专也能得到尊重。另一方面,他刚刚从生死攸关的风波中解脱出来,他更加钟爱亲手创办的学校,更加珍视自己追求的艺术教育事业。

那场风波,惊动朝野,影响深远,也是他不息变动的思维所激起的波涛,史称“人体模特儿风波”。

刘海粟

责任编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让你垂涎欲滴的“冻海棠”

    让人垂涎欲滴的“冻海棠”有些年了,一直想这一口儿:冻海棠。(北京人平常说“这一”俩字时,发合音,称“zhei”)小时候,冻海棠容易吃到。一到冬天,小摊儿、店铺都有卖的。现在,北京市面上很难看到。我是开车到潭柘寺买来鲜海棠后,冻完化开,方吃上这一口儿。有点儿没出息了,别笑话我,谁让人们总是念旧哪?当下,吃喝不愁,又有条件,追回一些有滋、有味儿的往事,也是一种幸福。冻海棠吃起来,是酸甜口儿,凉滋滋的,感觉独特。不过,我今天吃上冻海棠,好像感触胜过感觉。嘴中是果,心中满是回忆。在众多群友点赞,并发来点

  • 玉友兴高采烈的拿着玉观音来炫耀,为何半个小时后愁眉苦脸离开?

  • 如何分辨中国、韩国、日本男人?【传媒机器人】

    很有意思,中国、韩国、日本男人站在一块,不管任何年龄,你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气质或者言行举止上有什么不同吗?中国人-我只说在国外怎么在大街上快速分辨出中国人。男的走路很慢,爱晃荡,年轻的会一直搂着女朋友,穿着随意,年轻的有的打扮的很好看;女的走路相对于男的要快些,外八字很多,站着的时候爱叉腰,肤色各异但肤质都很好,素颜。总体嗓门大,一群人爱同时说话。经常见是很容易区分的,不仅仅是长相上,还有穿衣打扮和气质。韩国人都是很白的,男生女生都很白的,很大可能是化妆化白的。而且男生女生妈妈阿姨都很注重打扮

  • 和田玉人造皮颜色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应该怎样才能见招拆招!

  • 邓州市长罗岩涛到孟楼镇调研指导工作

    1月18日,邓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来到孟楼镇,就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等进行调研。冬日的孟楼寒意正浓,但土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激情丝毫未减。孟楼大地干群联动,掀起了“三权分置”改革的新热潮。罗岩涛一下车,就在孟楼镇党委书记李爽陪同下,深入该镇“美丽乡村”耿营项目和“美丽小镇”时代家园项目现场,实地调研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推进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商讨推进“三权分置”改革的办法措施。罗岩涛指出,党的十九大着眼于更好解决农村发展不充分、城乡发展不平衡等重大问题,提出实施乡村

  • 闲时读诗——陈育新诗歌两首!

    陈育新,笔名蜗牛、仲妮,教师,中文系本科毕业。2014年真正开始文学创作,有多篇文章在报刊杂志上发表。2015年在安康市举办的图书馆大赛中散文《太空图书馆》获得优秀奖。2016年在“我欲飞天”征文中,散文《飞天梦》获得优秀奖。2014年成为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诗词协会会员。2016年成为河北省散文协会会员。著作有散文集《浅唱低吟梦中花》。《黑暗》它,躲在一角像一只怪兽只因伟人的光遮住了它的光芒时而出来捣乱被锋利的刃斩掉刀已变老失去往日的辉煌蹒跚着脚步迎难而上黑暗走出夺走了太阳的闪亮虽然一代伟人复

  • 陈少霖之化装程序

    今日推送之《陈少霖之化装程序》出自《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为乐詠西摄影。陈少霖为京剧老生,又名福寿,字沛如,自号春阳居士,出身梨园世家,其父陈德霖是青衣宗师。这组照片记录了他在后台化妆的全过程。(《半月戏剧》1937年第1卷第3期)怀旧

  • 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召开

    1月17日下午,邓州市农村垃圾治理攻坚会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对我市农村垃圾治理工作进行再安排、再部署。市领导罗岩涛、张栓誉、李景龙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岩涛在讲话中指出,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是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加快全面小康建设进程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农村环境,群众对城乡环境的满意度不断提升。但对照上级要求,我市农村人居环境还存在一定差距,农村“脏乱差”现象还没有彻底根除。各级各部门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强化措施,扎实推动农

  • 两篇幽默短篇,揭露两种深刻人性!

    人性太复杂,有多复杂呢?看看这2个短篇就知道了。哎……01《都病得不轻》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小伙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02《最大的炫耀》一老头骑三轮蹭了路边停的一辆

  • 西游未解之谜:唐僧的亲生父亲不是状元,不是水贼,那到底是谁?

    (六石映像第334期)西游世界是很讲究出身门第的,神二代本身就有更多的机会,更大的发展空间。二郎神就因为出身问题得不到重用,一身本事却只能在灌江口管理水利工程,能力很重要,出身更重要。取经团队里的每个人,出身都很耐人寻味!孙悟空真的是天生地长,无父无母,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猪八戒怎么成为掌管天河的元帅的?沙僧又怎么当上的玉帝秘书?最奇怪的还是唐僧,这个江流儿!唐僧的母亲是当朝宰相殷开山的千金,那长的如花似玉,任何形容都不过分,从血统上说是高贵的。她是怎么嫁人的呢?抛绣球,天上不会有馅饼,但是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