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都市热血小说《大法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4 7:32:21 来源:网络 []

书名:大法医

第一章 变化太大了

荒凉的戈壁滩,不知名的鸟儿有气无力的呻吟着,再加上烈日的炙烤,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网站xbxys.com

  “没想到竟然来到了这个鬼地方,连人烟都没有呢。”墨子轩把身上的长袍脱了下来,系在了腰间,然后把大包放在了身边,坐了下来。

  “已经是夏天了,在山里可没有这么觉得。”他嘟囔着说了一句,掏出所剩无几的水,浅浅的润了润口唇。

  自从下山以来,他已经徒步行走了一个多月了,都没有见过一个人影,怪不得从小到大他只见过爷爷和苏柠两个人。

  “苏柠,你在哪里呢。”墨子轩掏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那是在他小时候过生日的时候,爷爷带回一个叫做照相机的东西,给他和苏柠照了一张相片。都市热血小说《大法医》在线免费阅读

  照片上,他一脸呆滞,而她则是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对他的表情感到非常的不满。

  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只可惜爷爷已经去世了……

  太阳慢慢的西沉,戈壁上的温度开始快速的下降,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原地坐了一个下午。

  戈壁上的生物也随着夜幕的降临开始活动了,这意味着这个地方已经不再安全,他再次拖着疲惫的身体,开始他的未知之旅。

  就这样,他走了一夜。

  当然,这一夜还是有收获的,他背包里多了一个很大的水瓶,里面装满了沙蝎,这种蝎子的毒性足已致命,但是除了刺之后就可以食用,而且营养价值非常的高。

  当清晨的时候,他掏出了另一个水瓶,里面装着一条蛇。推荐http://www.xbxys.com/

  剥皮,烤熟,用来解决他的早餐问题。

  好罢,看看他吃的这些东西,大家都能想象出来他这一个多月是怎么过的。

  坐在原地小憩了一会,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他继续前走,然后看到了一条柏油路。

  “听爷爷说,这种路上一定有车通过,这样我就可以到达有人的地方了。”

  他嘟囔了几句,把衣服穿好,盘腿坐在了地上等候车的到来。

  随着天越来越亮,他看到有车悠哉悠哉的通过,但是没有一辆车停下来,因为他的打扮太过于奇特,而且全身脏兮兮的,没有人愿意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载一个奇怪的陌生人。

  他摊开手掌,手掌中的硬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是他全身唯一的一块钱,在山上,所有的吃食和用品都是爷爷一手操办的,他根本就不用钱,就这枚硬币还是他爷爷逗他开心的时候给的,然后他就一直保存到了现在。都市热血小说《大法医》在线免费阅读

  “公交车?”他霍的站起身来,挥了挥手。

  山中的他自然是不知道公交车长什么样子,他能认出来也是因为上面写着字而已,他爷爷在几年前就开始教他学字,然后给他看了大量的书和照片。

  难道说,爷爷知道我有一天会下山么?

  他晃了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抛在脑后,车停了下来,他才慢慢的走上车去。

  司机是一个长着络腮胡的男子,他扫了一眼墨子轩,并没有说什么。

  “这么炎热的天,车里竟然这么凉爽,看来以后我得买个车了。”墨子轩把手中唯一的一块钱扔进了投币箱,司机看了他一眼。

  “空调车两块。来自http://www.xbxys.com/

  “嗯,是啊,空调车的确凉快。”墨子轩连连点头。

  “我说,空调车两块!”

  “我知道,空调车凉快,对了,空调车是啥意思?”墨子轩奇怪的看了司机一样,这人有毛病么?凉快就凉快呗,怎么说了两遍,还带蹿火的呢?

  “你TM在逗我么?”司机头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我说,空调车是两块钱!”

  “两块钱?”墨子轩愣住了,他身上只有这么一块钱来着……而且书上说公交车不都是一块钱么,怎么涨价了?

  “听懂了吗?”

  “嗯,听懂了,但是我只有一块钱……嗯,要不我到车顶上去好不好?你就载我一程吧?”墨子轩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趴在车顶上我还敢不敢跑了?”司机仔细看了一眼墨子轩,发现他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不由得问道,“我说小伙子,你打哪里来的?看你的打扮,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本地人,我是从山上来的。”墨子轩解释道,“要说我是哪里人,我爷爷也没说过……”

  “原来是山里的孩子,好么,得,算了,你坐下吧,你这是去哪里呢?”司机来了兴致,问道。

  “我不知道……”墨子轩摇了摇头,说道。

  司机有看了一眼墨子轩,唉,挺帅的一小伙,怎么就脑袋有些问题呢,当下也不说啥了,上档,走人。版权http://www.xbxys.com/

  这条路上并没有什么车,所以车速非常的快,司机有点玩的嗨了,有些地方都是一个大甩尾过去的,直到快到市里的时候车速才慢了下来,司机才想起车上还有一个人来着……

  “对不起啊小伙子,刚刚玩嗨了,忘记你还在来着。”司机挠了挠脑袋,转头一看,墨子轩很淡定的看着前面的路,一点都没有不适的感觉,“小伙子不错呀,一般人都吓得哇哇大叫了,挺刺激的吧?”

  “嗯,还行吧。”墨子轩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比从悬崖上跳下去差远了。”

  嗯,这孩子果然有病。

  一进市区,人也就多了起来,墨子轩的奇异装扮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人们也没表现出太多的诧异来,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COSPLAY的东东……

  “外面的世界真是变化太大了。”墨子轩对人们奇怪的眼神熟视无睹,而是心里暗暗的想到,“公交车涨价了,就连人的打扮都不一样了,男穿女装,女穿男装的,要分开男女都得蹲着才能看出来……”

  好罢,墨子轩又不是流氓,当然不会做出撩裙子一类的举动,他的意思是看喉结而已。

  至于说为什么要蹲着呢?嗯,只不过是因为她们没有墨子轩高,想要看到喉结可不得蹲着么。

  他扫了一眼身边的一个长腿美女,歪着头想了半天,然后嘟囔道:“唉,还是苏柠的打扮顺眼呢。”

  这时候,一个穿着白衣长袍的男人走了上来,墨子轩嗅了嗅空中的味道,顿时眼中露出了奇异的神彩。

  “好熟悉的味道呢……”

第二章 这人有毛病吧

“嗯……福尔马林的味道……”墨子轩闭上了眼睛吸了一口气。

  他对这种味道太熟悉了。

  听爷爷说,墨家的祖师爷是一名非常高明的仵作,仵作也就是古代的验尸官,等同于现在的法医。

  墨家的祖师爷便是通过这些知识创建了自己的流派,而且下了命令,仵作的手艺乃是墨家功法的基础,若要练墨家的功法,必须精通验尸。

  这也是非常有道理的,验尸需要对人身体的每个部位都非常的了解,而墨家功法的精髓就在于对身体比其他人要了解的多得多,所以墨子轩也在小时候系统的学习过验尸这门手艺。

  福尔马林是防腐剂,所以墨子轩对这种味道非常的熟悉。

  “闻着这种味道,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呢……”墨子轩轻声说道,“只可惜,爷爷不在了……”

  他的声音并不高,但是足够身边的人听到了,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墨子轩。

  对福尔马林熟悉?这小伙是干啥的?

  “尸体的味道……”墨子轩继续嗅着空气中淡淡的奇异味道,周围的人呼啦一下后退了一步。

  “嗯,骨骼不错。”墨子轩睁开眼睛,对着身边的一个男子说道。

  男子愣了一愣,然后逃也似的下车跑了。

  穿着白衣袍的男子褪下了自己的衣服,一转头就看到了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的墨子轩,心中涌起了莫名的异样感。

  “这个人……好奇怪……”他心中暗暗的想到,至于说什么地方奇怪,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到了目的地,他下了车,猛然想起自己为什么感到奇怪了。

  是墨子轩的眼睛。

  他的眼睛中含着一股子漠视感,就像漠视所有的生命一般,作为法医的他很清楚,除了屠夫之外,还有见惯了死人的人才会有这种眼神。

  待他回过神来,公交车早已跑了很远了……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墨子轩是被司机叫醒的。

  他这一个多月来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雪地的酷寒,丛林的野兽,沙地的毒物,这些对生命有威胁的东西让他睡觉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突然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神经一放松,他就睡过去了。

  至于说东西嘛,他身上仅有的一块钱都在投币箱里,当然,还有一样东西很珍贵。

  他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玉挂件,尸语。

  尸语,乃是墨家祖师爷的随身刀刃之一,以细腻为著,细小的刀刃可以挑断人身体里面的任何一根肌肉纤维,而且不会损伤其它的东西,可谓是神兵利刃,无价之宝。

  他的爷爷墨长青也就是因为丢失了自己的随身刀刃,死后都不得入祖坟,只能孤零零的被埋在无人知晓的雪山之上……

  “小伙子,终点站到了。”司机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晃了晃发沉的脑袋,伸了伸懒腰,走下了公交车。

  此时天已经黑了。他足足在公交车上睡了一天。

  清冷的夜风,墨子轩才微微清醒了一点,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好罢,对于他来说,除了山上,所有的地方都是陌生的。

  “正所谓,天为被,地为床,何等悠哉。”墨子轩自己安慰了自己一句,从大包里拿出了一张毯子,铺在路边的椅子上,往后一躺,又继续沉沉睡去……

  梦中,他又回到了山上,他和苏柠正开心的玩闹着,她拿着一根竹筒往他嘴里倒着什么东西,他砸吧了两下嘴。

  这是什么怪怪的味道……

  他细细的品尝了一下,不好,这是血腥味!

  顿时,他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猛地睁开眼睛,一张满是鲜血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我打!”墨子轩不假思索的出拳,只听得对方一声闷哼,噗通倒在了地上。

  “不对,鲜血都是温热的,猫了咪的,这是个人。”墨子轩的睡意顿时消退,蹲下身来查看对方的情况。

  “救……救……”那人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着,嘴角的鲜血都溢了出来,刚刚墨子轩的那一拳很重,已经震伤了对方的内脏。

  “这是什么鬼?”墨子轩挠了挠脑袋,抹去了对方脸上的鲜血才认清对方的相貌。

  这是一个男子,身体比较瘦弱,身上有两道刀伤,一处枪伤。

  “伤的挺重的。”墨子轩皱了皱眉头,把男子抱在了椅子上,由于鲜血凝结,一些衣服已经死死的黏在了皮肤之上,墨子轩只好用手术刀把衣服割开,然后沾点清水细细的清理伤口。

  虽然墨家是仵作,但是也要懂医术的,所以处理伤口啥的,对于墨子轩来说都不是事儿。

  “思思……思思……”对方依旧昏迷着,嘴里念叨着一个名字,墨子轩又是眉头一皱,“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像话,为了个对象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他貌似忘了自己也和对方差不多来着……

  “这样不行,处理好伤口之后吹冷风容易得破伤风的,看来也只能找一个地方先住一宿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声,“只可惜,没钱啊。”

  他掏了掏对方的兜,还好,男子的钱包还在,里面还有一沓毛爷爷,还有一大堆卡片一类的玩意。

  “王伟,欢乐谷经理?”墨子轩摸了摸鼻子,“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话说拿几张他不会介意的吧。”

  王伟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一个房间里面,伤口已经被包扎了,然后随手一摸。

  咦,不对呀,身边怎么还有一个男人?自己还赤着身体?

  “你醒了。”

  他身边的男子,嗯,也就是墨子轩被他惊醒了,淡淡的说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王伟警惕的看着墨子轩,“还有,你对我做了什么?”

  “放心,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墨子轩瞥了他一眼,“还有,你一直叫嚷着思思,思思的,她是你什么人?”

  “思思……”王伟揉了揉还略微有些痛的脑袋,“不好,思思还在他们手里!我得去救她!”

  “得了吧,救你现在这情况,救人顶多是把自己赔进去。”墨子轩说道,“嗯,对了,我拿了你一些钱来着,你不会介意吧?”

  “我去,我说兄弟,你是毛病不?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问这个?”王伟感觉自己要疯了。

  “好罢,看来你不介意。”墨子轩说道,“那么,该说说这个思思的问题了,反正拿了你钱,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你?”王伟看了看墨子轩,随即摇了摇头,“不行,你帮不上什么忙的,思思被人绑架了,我去救人也身受重伤。”

  “嗯,绑架啊……”墨子轩点了点头,“怪不得你受伤这么重,对了,思思是你什么人?”

  “我妹妹。”王伟说道,“他们为了威胁我,绑架了我的妹妹,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了……”

  “哦,妹妹啊……”墨子轩想起书上说的,现在的人都喜欢叫自己身边的人叫妹妹,或者妹子啥的,“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重点根本不是在这里好不好?”王伟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怎么感觉自己碰上了一个神经病呢,“我要去救人,别拦着我。”

  “嗯,去吧,路上慢点,哦,对了,留点钱给我,我没钱吃饭了。”墨子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王伟无语的看着对方,我天,这人有毛病吧?

第三章 走罢,去救人

王伟真的受不了这个人了,他知道自己是被对方救了一条命,发飙真的不合适……他掏出钱包来一把扔给了墨子轩,站起身来的时候伤口猛地一痛,鲜血又慢慢的染红了纱布。

  “嗯,麻烦你等了这么久,给你钱。”墨子轩打开了房门,把钱交给了外面的一个外卖工,然后取了两份饭,慢条斯理的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

  王伟顿时感觉天都塌了。

  “来,吃点,吃了有力气救人。”墨子轩说道。

  “吃个毛线啊,我说兄弟,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我再说一次,我的妹妹被人绑架了!我们应该去救人,知道吗?”王伟终于发飙了,对着墨子轩大声吼道。

  “我叫墨子轩,兄弟啥的就算了,哦,绑架了是吧,那不应该找警察么?”墨子轩奇怪的看了一眼王伟,“难不成你自己去救?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王伟继续抓狂,“找警察人家会撕票的!”

  “撕票?你开玩笑,这玩意还带发票的?”

  “我天……”王伟狠劲砸了两下床板,“我说墨子轩,你是不是神经病院逃出来的?好罢,我不跟你计较,你慢慢吃,我先走了。”王伟冷着脸说道。

  “你走不了,你腿上有枪伤。”墨子轩慢条斯理的说道,“等我吃完饭,咱们一起去。”

  “该死!该死!”王伟几乎要发狂了,但是他懂得墨子轩的确说的是实话,自己这副摸样,真的不适合去救人,所以他唯一能靠的人,就是这个二不拉几,反射弧从头顶到脚后跟的墨子轩……

  约莫十来分钟,墨子轩终于吃完了饭,然后收拾了一下桌子,顺便还洗了个澡,而王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能呼呼的喘着气。

  又过了半个小时,墨子轩才从浴室里走出来,穿上了自己的长袍,背上了大包,拖起王伟说道:“走罢,我们去救人。”

  “墨子轩,你到底从哪里来的?怎么这副打扮呢?”王伟奇怪的看着他的装扮,问道。

  “我从山上来的。”墨子轩说道,“你不是应该关心你的妹妹么?”

  “我被你带跑偏了。”

  一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一个烂尾楼前面,墨子轩付了出租车的钱,扶着王伟走了下来。

  坐着出租车出来救人的,你们见过没?还有心思给钱……等等,他好像在等司机找零??

  “你在这等着,我去救人。”墨子轩对王伟说道。

  “我们一起去。”王伟说道,“这里面有八个人,我正面吸引他们,你摸进去救人。”

  “好。”墨子轩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把大包放在了一个角落,手一抓墙壁,一提,整个人就像猿猴一样蹭蹭的爬了上去。

  “真人不露相啊,没想到这个傻里吧唧的墨子轩,竟然是个高手。”王伟看着消失在视野中的墨子轩,不由得惊叹道。

  “我道是谁来了,原来是王大经理,哟,这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王伟弄出的动静把里面的人惊了出来,两个男子戏谑的看着打着纱布的王伟,说道。

  “我妹妹在哪?交出她,我可以不计较这次的事情。”王伟站直了身体,冷冷的说道,“你们这样坏了规矩,不怕被灭了堂口么?”

  “呵呵,我说王大经理,你是脑子被打坏了么?欢乐谷那么强的实力,我要是放了你妹妹,你还能这么听话么?”

  他的话音刚落,墨子轩忽的一声从上面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王伟的身边。

  “里面没有人。”墨子轩说道。

  “没有?怎么可能?”王伟惊讶的说道,“我前几天明明查到……”

  “呵呵,人我们已经转移了,而这个地方也是我们故意泄露出去的,王大经理,现在明白了么?”对方又是一阵嘲讽的笑声,他的身后出现了六个男子,手里还拿着凶器,“这是一个局,既然你来了,也就别走了。”

  “人被转移了么……”墨子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来事情有些难办了。”

  “你们混蛋!”王伟目眦尽裂,“我今天要杀了你们!”

  “杀我们?凭你?还是凭你身边的这个神经病?”对方又是一阵嘲讽。

  王伟绝望了。

  “王伟,我帮你搞定,你请我吃饭。”墨子轩说道。

  “我们打不过……”王伟话刚说了半句,墨子轩身体一蹲,就像猛虎一般扑了上去。

  刷!他的手指一扭,一把手术刀便从指缝中探了出来,噗嗤一声,对方的三个人齐齐的捂住了自己的喉咙,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好快的身手,子轩,留活口。”王伟大声说道。

  “知道!”墨子轩没有多余的话语,他爷爷墨长青在他小时候教了他很多刀技,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啥,只不过是爷爷让他学,他也就学了。

  如果他有点阅历,就会知道,他爷爷教他的,都是顶尖的功法,如果放在现在的江湖上,定然会让人打破脑袋去抢。

  “真弱,还不如山上的豹子来的厉害。”墨子轩收了手,站回了王伟的身边,失望的说道。

  “呵呵,好厉害的身手,不过王大经理可想好了,你妹妹还在我们手中,如果我们没回去,你妹妹也就香消玉殒咯。”

  王伟的眉头顿时皱成了一团,对方的人应该是一些亡命徒,墨子轩杀了两人,对他们根本没有震慑力。

  “你们有什么条件,说罢。”王伟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只要能放了我妹妹。”

  “这不像你的作风啊,王大经理不是挺厉害的么,怎么今天认怂了?”对方哈哈大笑了几声,“欢乐谷占了不少我们的生意,我要你放弃这一片的生意。”

  “没问题。”王伟说道。

  “别着急答应,我还没说完。”对方又是一通冷笑,“最近哥几个可是被王大经理整的够呛,所以王大经理得给兄弟们道个歉,陪个礼。”对方继续说道,“嗯,出点血,补偿哥几个一下。”

  “好。”王伟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答应了。

  “嗯,还有,你那妹妹长得真漂亮,哥几个好久没碰女人了,如果她能陪兄弟们玩几天,我就放人。”

  “够了。”墨子轩脸上闪过一丝冷意,拍了拍王伟的肩膀,说道,“管我一个星期的饭,我帮你搞定他们。”

第四章 血雨腥风

“怎么,答不答应?”

  “答应你大爷。”墨子轩骂了一句,一记重拳便打了过去。

  那人只感觉自己的胸口被铁锤砸中一般,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呯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墨子轩的眼神就像一只野兽一般,这些人无耻的话语已经激怒了他,反手一记手肘打在了另一个人的肩膀上,卡擦一声,他的肩胛骨被生生击碎!

  墨家的锻体术,以狠为最,基本上都能打到一击必杀的功效,墨子轩也是微微收了几分力气,饶是如此,普通人吃上那么一下,也会丧失反抗能力了。

  “说,他妹妹在哪?”墨子轩随手拽起一个人,就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那人狠狠的瞪了墨子轩一眼,没有说话。

  刷!墨子轩手起刀落,切断了对方的喉咙,随手扔在了一边。

  “哈哈,你杀吧,就算你杀光了所有的人,他们都不会说一句。”那个领头的男子似乎是缓过气来了,说道。

  “哦?是吗?”墨子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他妹妹在哪?”墨子轩又拖起另一个人,冷冷的问道。

  对方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哼。”墨子轩冷哼了一声,手指一扭,一把手术刀从指缝之间探了出来。

  刷刷刷!刀刃发出的银光顿时笼罩了墨子轩的手掌,待他停下来的时候,对方胳膊上的皮肉被均匀的剐了一层。

  鱼鳞剐,是凌迟刀法中的一种刀术,在古代的时候,罪大恶极的人都会被判一种刑罚,叫做凌迟。

  凌迟没什么派别,一般以下刀的数量做区别,数量越大,那么难度就越高,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犯人是不能死的,如果死了,那么剩下的刀数都要侩子手自己补上。

  所以无论是下刀的手法,还是部位,都是非常苛刻的。据说要学会凌迟刀法,得练习很久的一段时间,刚开始是体型庞大的动物,比如说牛,马一类的,之后会越来越小,甚至到了最后会用老鼠等小体积的动物练习,实在是难上加难。

  而墨子轩学的,是三千六百刀的凌迟刀法,据说上面还有七千二百刀,只不过他并没有到达这个层次罢了。

  鱼鳞剐只是这三千六百刀凌迟刀法中的第一步而已,接下来是去肉剐,剔魂剐,鱼鳞剐削皮,去肉剐去肉,剔魂剐取内脏,最后那个人只剩下一副骨架了,实在是耸人听闻。

  “她妹妹在哪?”墨子轩没有在意对方响彻天空的惨叫声,而是继续问道。

  刷刷刷!墨子轩又是一百多刀下去,对方另一个胳膊上的皮肉也尽数削下,皮肉就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

  “我说!我说!”对方终于承受不住了,“她在XX库房,给我个痛快!”

  墨子轩一刀削断了对方的喉咙,然后抹了一把手中的刀刃,站起身来。

  “好了,我们去救人。”墨子轩说道。

  王伟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见墨子轩走过来,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放心,我又不是杀人狂魔。”墨子轩说道。

  王伟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尴尬的笑了笑,和墨子轩扬长而去。

  “呕!”车刚刚来,王伟就忍不住胃里的翻滚吐了出来,虽然他是欢乐谷的经理,也算不上是什么善男信女,死人也见得不少,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血腥的手法,那人死的时候胳膊上的皮已经全没了,然后地上全是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皮肉……

  好罢,他决定以后再也不吃什么烤羊腿和肉片啥的了……

  “吐着吐着就习惯了。”墨子轩嫌弃的看了一眼连苦胆都快要吐出来的王伟,“车来了,走罢。”

  当墨子轩把他妹妹从仓库里抱出来的时候,这个女孩已经有些昏迷了,全身脏兮兮的,俏丽的脸上显出异样的苍白,她受的惊吓太多,而且两天滴水未进,已经达到极限了。

  “思思,思思。”王伟叫了几声。

  “别叫她了,她已经很累了。”墨子轩把她额前凌乱的头发抚开,然后说道。

  “这群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王伟看着思思受了这么大的折磨,心中的怒火几乎要烧穿他的五脏六腑。

  “里面的人全死了,哦,对了,你抱着她吧。”墨子轩想要把思思交给王伟,结果发现她的两条胳膊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脖子,掰都掰不开。

  “好罢,你不会吃醋吧?”墨子轩认真的问道,“如果我强行掰开,她的手指有可能掰断。”

  “我吃哪门子醋去……”自己的妹妹被救出,王伟整个人都显得轻松起来。

  “我知道,你们城里人一般把自己的女朋友叫做妹妹,妹子啥的。”墨子轩说道,“你的妹妹一定很多吧?”

  “多你个头啊,这是我亲妹妹,李思!”王伟又郁闷了,这墨子轩看起来傻傻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玩意。

  “哦,亲妹妹,你姓王,她姓李,”墨子轩沉默了一下,说道,“嗯,明白了。”

  “你明白个鸟啊,我随我父亲的姓,她随我母亲的姓。”王伟生怕墨子轩再说一些脑洞大开的话,连忙解释道。

  一路上两人拌着嘴,然后去了医院。

  安排妥当之后,王伟和墨子轩二人坐在病床前,王伟不由得说道:“我说子轩,你到底是什么人呢?说你什么都不懂吧,你还知道妹子一类的流行语,说你杀人如麻,不懂得法律吧,你先前还劝我报警来着,我真是看不懂你了。”

  “嗯,这些都是书上看过的,我还是第一次来城市中。”墨子轩说道,“有些东西还是不太懂。”

  “我天,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真的不敢靠近你,一想起你把那人的皮肉剐了我就全身打颤。”王伟说道,“你说你从山上来,山上的人我也见过,哪里见过你这样的?还有,你这次来城市中要做什么呢?”

  “你是查户口么?”墨子轩挑了挑眉毛,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嗯,找人算是一个吧。”

  “好,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能帮的,一定全力帮你。”王伟说道。

  “嗯……呀,坏了。”墨子轩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王伟问道:“怎么了?”

  “他喵的,忘记退房了,还有两百块的押金呢。”

  王伟:“……”

大法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法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湖美大一"油画家"刘佳仪的作业展作品有深度彰显了该校教学水准

    湖北省美术学院大一学生刘佳仪在北京一得阁《领创书画新时代中国书画名家.拍卖公司签约交流展》上与中国古文物协会会长、文博研究员盛昶砚老师合影新华网北京2018年1月18日讯(记者周琼张敏),据《人民美术》杂志社权威人仕透露,湖北省美术学院大一学生刘佳仪的油画作品在《大一油画专业学生优秀作业汇报展》中,得到了该校内师生的一致好评,并被中国新闻网发现给予报道。《人民美术》杂志社2018年4月(第二期)本期专注由此,引起国内相专学院教授特别关注,推荐予《人民美术》杂志社。杂志社编委审定后,拟在2018年

  • 书法家观同老师写福字书法赠中国长城博物馆收藏

    2017年9月30日,寓意吉祥、平安的《中国福》文化景观石刻在北京八达岭长城——中国长城博物馆广场落成。当日,中国观赏石艺术届泰斗侯康乙、中国著名教育家、演讲艺术家王洪庆、中国长城博物馆副馆长黄丽敬、八达岭特区办事处宣传营销中心主任路秀娟以及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北京林业大学、中国孔子书画研究院等文化界、艺术界众多专家学者和社会知名人士共同出席了落成剪彩仪式。“中国福”创作者观同还现场书写福字书法作品赠予中国长城博物馆收藏。中国福文化源远流长,是古老华夏文明的重要内

  • 闲聊金庸:为啥欧阳锋要当杨过的义父?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很有心,当中还整了一个“射雕三部曲”。而从《射雕英雄传》过渡到《神雕侠侣》,当中有一个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的人物——他,就是欧阳锋。西毒是特别可怜的家伙,欧阳克的死几乎毁了他的全部心血。然而,欧阳锋很快就找到了欧阳克的替身。当然,他就是大家都熟悉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杨过。这两人也真有意思,一见面就情不自禁的惺惺相惜。而欧阳锋二话不说,将杨过收为义子。不要忘了,那时候的欧阳锋已经处于半疯癫状态。这决定,还靠谱吗?欧阳锋当杨过的义父,总的来说有三个

  • 逼自己一把,你就成功了

    来源:网络转载!不知出处!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特此感谢!很累,累到想要放弃。当你想放弃的时候就想想关心自己的人,想想自己已经付出过的努力,即使天塌下来,都应该全力以赴。唯有坚持,才能更勇敢的走下去。因为,人生已无路可退。01.人都是逼出来的。每个人都是有潜能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所以,当面对压力的时候,不要焦燥,也许这只是生活对你的一点小考验,相信自己,一切都能处理好,逼急了好汉可以上梁山,时世造英雄,穷者思变,人只有压力才会有动力。02.成功需要朋友,巨大的成功

  • 2018小说安利第一推:甲马

    甲马是2018年看完的第一本小说。也是第一本最想安利的书。真的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沉浸的看一本小说,也已经很久没有读书读到拔不出来的地步。整本书读完只花了7天时间,每天除了工作相夫教子之外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读这本上。所以自觉这两天的形象多半有点失魂落魄心不在焉。好的故事有时常有让人一眼看去便喜爱的气质。去年看到《甲马》出版的消息便马克了下。但是对于《甲马》的阅读纯粹是随机选择,没有任何的缘起。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咋一读,文字平铺直叙,甚至有时有点絮絮叨叨,有些该展开的剧情,简短如剧情简介,然后不经

  • 【惊呆了】百鸟汇集,这些奇石鸟个个价格不菲!

    百鸟汇集,万祥开泰——————俗话说,林中之鸟,高空之鹰,坐山之雕,云霄之凤。鸟文化从地面奔跑到神话图腾,都深深烙印在人们的生息之中,是自然与人,生活与艺术不可或缺的紧密相关因素。奇石之鸟更是人文雅趣中所喜爱的收藏艺术品范畴。怎么样?这些大自然在石头上画出的各种可爱的鸟儿是不是非常形象而生动?有没有震惊到你、打动到你呢?我要告诉你的是:在无奇不有的奇石世界,不仅有上面这些大自然画出的鸟儿奇石,还有下面这些大自然雕刻出来的鸟儿奇石。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并致谢意!——————————————

  • 我们的心一定要跟佛法融合才能从痛苦中解脱!

    密乘有无数个密续部都是莲华生大士所传授的,多祈请莲华生大士多念七句祈请文还有莲师心咒,我们可以多念一点。虽然有很多的本尊我们全部都要念的话有困难。念的话有时候发音也不一定标准。我们一般都念「嗡臧巴拉札列扎依梭哈」,也许有很多的弟子都念成「嗡刚巴拉刚列嘎依梭哈」。有很多的咒语像刚刚这样,音没办法念得很标准。莲师心咒「嗡m啊吽班扎咕如贝玛悉地吽」听起来,大家好像都念的满准的;其它很多的咒语好像都不是很准。也许我们舌头最尖的地方可能没有音效的关系,所以很多的发音没有办法标准。也有很多人请教法王:「有很

  • 逆天的根雕神品,简直不能再牛了!

    “三分人工,七分天成”说的就是根雕这门传统工艺。人工雕琢与木根自然形态浑然一体,让平凡无奇的木根化身为一尊尊惟妙惟肖的雕像。一个个腐朽破败的木根,在艺术家的手中“化腐朽为神奇”,变身一件件精美艺术品,令人惊叹不已!版权说明综合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

  • 万里长城中国福 图说百科

    万里长城中国福字书法万里长城中国福文化景观石刻位于八达岭长城——中国长城博物馆广场;采用晚霞红天然大理石雕刻,高4.7米,宽1.9米,重15.8吨;由中国著名福寿文化学者、爱新觉罗皇家写福文化传承人观同先生书写,字体圆润、饱满;上方加盖“吉祥平安”印章;又暗含了“福地之福”、“福多一点”、“福气圆满”等吉祥寓意,又被称为:万里长城第一福。中国福文化源远流长;是古老华夏文明的重要内容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福,代表了每一个人对未来最美好的期待与愿望;是中国最古老、最吉祥、最受欢迎的文字。

  • 【艺观万象-0456】赵梅阳:陈烟桥100幅作品欣赏 【全球艺术家编码3010】

    【艺观万象-0456】赵梅阳:陈烟桥100幅作品欣赏【全球艺术家编码3010】赵梅阳【全球艺术家编码189-0456】全球艺术家编码,赵梅阳艺术平台历经3年整理……【艺观万象】赵梅阳:中国近千位艺术家&作品视频欣赏本文作者系中华艺术平台发起人,《全球艺术家编码》系统创始人赵梅阳【全球艺术家编码189-0456】,战略管理专家,金融投资专家,艺术品藏家。(2016年8月19日~渴望~赵梅阳作品)(2016年8月19日~海藻~赵梅阳作品)(2016年8月19日~海堤~赵梅阳作品)(2016年7月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