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江山战图7章(第007章:初遇(下))

2017/11/4 2:43: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江山战图

第007章:初遇(下)

眼看太阳就要西落,延嗣慌忙随延庆延昭飞也似的往天波府方向急奔。小百姓养生网

  不近不远紧随在他们身后的化缘和尚喃喃自语:“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侠义之心,日后定非池中之物。也罢,就再护送他们一程,量来也不至耽误大事。”

  延庆延昭延嗣三个孩子在和尚暗中护送中安然回到宋太宗御赐的天波府大街前。他们远远的看见延辉和延德正在一处面摊前坐着。延嗣连忙跑上前高兴地说:“四哥五哥,你们都没事啊!我和三哥六哥好担心你们啊!”

  “小柒,我看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延辉说。

  “怎么啦?”延嗣拉着延昭坐下。

  “是啊,四弟,怎么了?”延庆也坐了下来。推荐http://www.xbxys.com/

  “三哥,”延德瞅瞅天波府方向说:“我和四哥回来的时候,看见娘守在府外,我们不敢进去。”

  “啊?娘守在府外?”延嗣有些害怕,拉着延庆说:“三哥,怎么办啊?”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延庆看看弟弟说:“如果爹也已经回来,咱们就会更惨!”

  “那怎么办?”延嗣似乎快哭了。

  “三哥,”延辉想了想说:“还是让小柒翻后墙回去看看,爹如果没有回来,咱们再回去。”

  “如果爹爹已经回来了呢?”延昭小声地说。

  “那咱们就只有等着挨板子了!”延德无奈地说。

  “不管怎么样,还是让小柒先去看看!”延庆点头同意。

  于是几兄弟商量完毕,便绕过大街来到天波府的后墙处,一起用力将延嗣送了进去。小百姓养生网

  延嗣悄悄的来到杨业书房门前,耳朵贴着房门,想听听屋内有无声音。这时一个惊讶的声音叫道:“哎呀,七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夫人都快急死了!”

  “啊,洪叔!”延嗣叫道:“洪叔,爹爹有没有回来啊?”

  “老爷和大少爷二少爷还在军中,夫人说要是再见不到你回来,就要派人找老爷去了。七少爷,快跟我去见夫人,她还在府外等着呢!”杨洪拉着延嗣就往外走。

  “不要!不要!”延嗣挣脱了杨洪,回身便往后院跑。

  “七少爷!”杨洪追了出去。

  延嗣跑到后院墙前,还想攀着石头翻过去,却被杨洪一把拽住:“七少爷,老爷不在家,你又不知跑哪里去了,夫人真的很着急。网站xbxys.com你听话,快去见夫人,也好叫她放心!”

  正等着延嗣回音的延庆等四兄弟在外面听见杨洪与延嗣的对话,心知延嗣无法再出来,于是几人相视一看,无奈地绕过后院回到天波府正门前。

  佘赛花正徘徊在天波府门前,焦急的翘首等待着儿子。

  “娘!”延庆延辉延德延昭走到了母亲面前。

  “你们......”佘赛花看见几个儿子回来,这才略微松了口气,接着又严厉地说:“你们还知道回来么?”

  “娘,我们知道错了!”几个孩子垂首而立。

  暗中护送几个孩子回来的化缘和尚远远地看见他们在天波府门前停住,又看见翘首等待的佘赛花,不禁暗自点头:“原来他们果然是杨贤弟伉俪的少公子,不愧为将门虎子。和尚的确没有白走这一遭!”说完便转身离开。

  “延庆!”赛花看看三儿子说:“娘问你,延嗣是不是去找你们去了?”见延庆点着头,赛花追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催促他回府?现在他人呢?”赛花又问。推荐xbxys.com

  “娘!”延嗣的声音在赛花身后响起。

  “延嗣?”赛花转身看见儿子安然无恙,不禁又喜又怒。

  她快步走到延嗣面前,扬起手便要打。手到中途忽然又放下,对几个儿子说:“都给我去祠堂跪着!”

  几个孩子垂头丧气的随母亲来到祠堂中跪下。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一个个都到哪里去了?”赛花问。

  “娘!”延嗣小声说:“是我要三哥四哥五哥六哥和我一起出去玩的!”

  “你还敢说!”赛花气恼地盯着儿子:“既然你这么不听话,今天这件事你自己向爹爹解释好了!”

  “不要啊,娘!”延庆延辉延德延齐声求道。

  这时杨洪急匆匆的走进祠堂对赛花说:“夫人,老爷和潘大人一同回来了!”

  “潘仁美?杨洪,他来干什么?业哥不是去军营了么?怎么又会和潘仁美一起回府?”

  延庆他们听说父亲从军营回来,均吓得慌了神。版权http://www.xbxys.com/

  “可能是在府外碰上老爷的吧!听潘仁美的口气,似乎要还什么东西。”杨洪接着说:“夫人,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你们几个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反省!”赛花看看儿子们说,然后抽身与杨洪一同离开了祠堂。

  “这次咱们谁也逃不掉了!”延庆看着弟弟们。

  “三哥四哥五哥六哥,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们!”延嗣抹着眼泪说。

  “算了,小柒。”延庆安慰着弟弟:“你也是希望我们大家开心一点啊。”

  “是啊,小柒!咱们这次出去,见到了好多有意思的事情,也算值了!”延辉延德延昭也同声说道。

  兄弟五人互相安慰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他们跪得困乏了的时候,忽然从祠堂外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这几个小东西不只私自溜到外面胡闹、在街上和人打架,甚至还掀翻了潘家少公子的马,简直是无法无天!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孩子们被这威严的声音吓得睡意全无,眼神中充满了畏惧,脸色也变得煞白一片。“老爷!”杨洪的声音:“几位少爷此番也属侠义之举,而且他们还年少。老爷,你就饶了他们吧!”

  “不行!倘若现在不对他们严加管教,日后还不知道这几个小东西会再闯出多少祸事来。杨洪,你不必再替他们求情!”杨业说着便推开了祠堂的大门,怒气冲冲地走到几个儿子面前。

  “爹爹!”几个孩子战战兢兢地看了父亲一眼,慌忙又垂下了头。

  “你们不错啊!”杨业沉着脸瞪着儿子们说:“越来越威风了。小小年纪就敢在街上和人动手,真给我长脸啊!”

  几个孩子大气不敢出一声。

  “延庆!”杨业怒声说:“你身为兄长,应该知道怎么办!说给我听听!”

  “爹,我......!”延庆咬了咬牙说:“孩儿身为兄长不能以身作则,愿受爹爹杖罚!”

  延嗣惊恐万状地看着门外,似乎在盼望什么。

  “你不用看了!”杨业恼怒的一扫延嗣说:“你娘不会来的!”

  “爹爹!”延辉延德延昭抬头望着杨业说:“孩儿知错了!”

  “好!”杨业凌厉地看看几个儿子点头说:“延庆延辉,你们身为兄长,自当以身作则,劝导幼弟。现将你二人各杖责十五,以示惩戒!延德延昭,你们本该在私塾好好读书习字,却定力不足。你二人各罚十杖!听见没有?”

  “听见了!”四个孩子小声说。

  “杨洪,家法!”杨业命令道。

  杨洪无奈,拿过一根又粗有硬的藤杖交给杨业。

  祠堂里响起阵阵噼啪与抽泣。

  杨业罚完几个儿子,又瞪着延嗣说:“私自离府、偷懒胡闹。你说该怎么罚你!”

  “爹爹,我不敢了!”延嗣望着抽抽噎噎从凳子上慢慢爬起的哥哥们,哭声更大。

  “哼!这次不让你受点教训,恐怕你以后还会再犯!”杨业说着便将延嗣摁倒凳上,褪下他半截衣裤,拿起藤杖重重地打了下去。

  站在祠堂外的赛花听着里面频频抽打声、嘶喊哭叫声,心如刀割。她几次想推门而入,却又强忍心痛转身离去。

  清晨,琼儿在清脆的鸟鸣声中醒来。她想着昨日发生的事情,不由甜甜的笑了。

  “小姐,你怎么起来这么早?今天还要出去玩?”十三岁的婢女珊儿端着清凉的水走进来说。

  “珊儿姐姐,”琼儿清脆地问:“你知道这边有没有姓杨的啊?”

  “姓杨的?”珊儿奇怪地问:“哪个姓杨的?”

  “就是......就是......”琼儿红着脸说:“会用银枪的。”

  “小姐,我听岛主说,这里的天波府杨家就是用枪的。”

  “天波府?珊儿姐姐,咱们今天去天波府看看好不好?”

  “小姐,你说什么呢?岛主这次来就是为了探查......”

  “咳!”一个身着儒衫,年约三十许的男子走进来打断珊儿的话,说道:“琼儿,今天爹爹带你去潘世伯府上坐坐好不好?”

  “爹爹,”琼儿娇声说:“爹爹,小琼不想去嘛!爹爹,我想今天再出去玩玩,可不可以啊?”

  “你呀!”男子点点琼儿的额头说:“都是爹爹平时把你宠成这个样子。好了好了,你自己去玩吧!不过记住,明天咱们就要起程回月霞岛了。”

  “明天?爹爹,为什么?小琼还没玩够呢!”

  “爹爹这次来主要是奉......受朋友之托来这里和你潘世伯商谈议事。事情办完了,咱们自然要回去的!”

  “可是爹爹,小琼......”琼儿还想和爹爹撒撒娇。

  “好了,爹爹要出去了。珊儿,你陪琼儿在周围逛逛就可以了,不要让琼儿玩得太疯!”

  “婢子明白!”珊儿点点头。

  见爹爹转身离开,琼儿高兴地对珊儿说:“珊儿姐姐,咱们去天波府看看!”

  “诶,小姐!”珊儿话还说完便被琼儿拽着离开客栈。

  两个少女东问西问,终于来到了天波府大街。

  琼儿远远地看到天波府门前屹立着的两座威严的石狮子,自语道:“嗯,我认识了,这就是他的家。”

  这时从府里走出一个威武不凡的军人,手执银枪,跨上坐骑疾驰而去。

  “嗯!这个一定是他爹爹了。看起来好厉害啊。不知道昨天他有没有被他爹爹罚呢?”琼儿暗自思量。

  “小姐,咱们去别处看看。明天回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了呢!”珊儿拉起琼儿便要走。

  “珊儿姐姐,再让我看看嘛。”琼儿眼望天波府,似乎在期盼着什么。过了一会,再不见有人从天波府出来,只有三四个家丁在洒扫尘灰。“好了,小姐,走吧!”

  “哦!”琼儿恋恋不舍地随珊儿离开。琼儿无聊地走在街上,忽听一些人正议论着过两天即将举行的花灯大会。

  “花灯大会?杨延嗣应该会来的!”琼儿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又高兴了起来。

  于是琼儿左思右想,终于想到用装病的法子拖延了回岛的日期,希望能在过两天的花灯大会上再次看见杨延嗣。

  五彩斑斓,流光飞旋的花灯一闪一闪的转动着,琼儿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每一个经过花灯前的少年,翘楚企盼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五光十色,交相辉映。琼儿回头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朦胧的身影越行越远。

  “杨延嗣!”

  蓦然回首,如梦如幻。灯火摇曳处正闪现出一张气宇轩昂,英姿勃发的少俊面庞。

 

江山战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江山战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独占小萌妻:帝少老公强势宠目录预览:第8章幸福,是对他最好的报复第9章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第8章幸福,是对他最好的报复“无耻。”“老婆,你的声音真好听。”男人根本不理会苏小小说什么,只是暧昧的夸赞,他缓缓凑近她的耳畔,笑的荡漾。“不过,别叫这么大声。毕竟,司浩廷在上面直播,我们在下面直播,与人渣同步,降低了咱们的幸福品质。”“……”苏小小无语。她懒得和这个嘴上流氓的男人说话,更懒得和他讨论司浩廷那个人渣。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心里想着

  • 小说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盛世嫡妃:鬼王专宠纨绔妻目录预览:第8章豪华院子第9章千金小姐第8章豪华院子郁飘雪也不恼,依旧笑着,却抱起了手,不发一言的看着郁夫人。郁夫人连忙安慰着自己女儿,可是她实在没想到郁飘雪会变成这样,居然敢骑到他头上,只是无奈她现在的拉人垫背心态,只能忍。“飘雪啊,这么晚了,你妹妹也要睡觉了,要不这样吧!母亲再给你安排一座院子。”郁夫人尽量笑的得体,郁飘雪却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看的母女两人一脸诧异。“夫人,我母亲可是个乡野村妇,你怎么

  • 小说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甜婚蜜爱:试婚老公轻轻宠目录预览:第8章跟你商量件事呗第9章不恶心第8章跟你商量件事呗“乖一点,别忘了,你父母姐姐的命都在我的手里。要是不能让我满意,那么……”他欲言又止,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郁可可咬牙切齿,这个混蛋,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威胁她,她承认,他的威胁奏效了,她是在乎这些。否则,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代替郁爱爱做这种事。“凌先生,虽然我们一家子人的命运握在你手里,可我们都是有节操的人,不是随意被践踏的,谢谢。”郁可可有些生气,语气微

  • 小说狼性总裁温柔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狼性总裁温柔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狼性总裁温柔宠目录预览:第8章她逃了出去第9章姐姐要和姐夫住吗第8章她逃了出去这边既然没有其他人,那么逃跑应该就简单多了。叶以笙并没有想过真正意义上的逃跑,她还有理智,知道真的逃跑的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别的不管,至少叶宏的病还需要钱。她已经不是叶家的大小姐了,没有了张扬跋扈的资本。不过是想趁着陆司岑没在的时候,去看看小宏的情况,把小宏送到医院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小宏,天知道陆司岑是不是真的在给小宏治病。叶以笙想到这里更是不安,走到了窗外,看了看

  • 小说握不住的十年韶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握不住的十年韶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握不住的十年韶光目录预览:第8章我被别人羡慕着第9章当我看到那一幕第8章我被别人羡慕着我陪伴着秀秀一起来到了医院,护士给秀秀扎了针。在北京,医院扎针都算是件奢侈的事情了,所以我不敢感冒,因为要花钱。我看着秀秀的精神状态很低落,我知道,她一定是又和化林川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我想要去关心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又害怕碰触到她内心的那道脆弱的防线。所以,最后我还是不说话,不问她为什么不开心,也不问她为什么不是化林川陪她来。我只是陪伴着她,看她躺在床上

  • 小说步步惊华:腹黑太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步步惊华:腹黑太子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步步惊华:腹黑太子妃目录预览:第8章臭妖孽真该死第9章睁眼睛说瞎话第8章臭妖孽真该死呼呼呼!“谁干的?你知道不知道堵住别人用来呼吸用的芦苇管,这是一种蓄意谋杀啊!”墨七珠伸手一摸脸上的水珠儿,睁大一双濯濯如碧玉般的眸子,恶狠狠地对着池边的人娇斥着。“蓄意谋杀?太子殿下杀人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如你这样践踏太子殿下尊严,干扰太子殿下办大事的臭丫头,死有余辜,天理难容!”猪头一小贵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冒出来,咬牙切齿地对着墨七珠说道。“又是你,

  • 小说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目录预览:第8章敲诈村长第9章去顾家第8章敲诈村长刘佬愣了愣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就知道闺女你是福大命大的人。依我看,你哪里是什么不祥人,分明是天上下来渡劫的仙女。也不是你八字硬克你爹娘,是他们肉体凡胎没法能承受身为仙人转世的你,这才早日西去位列仙班。”顾玲珑瞪大了眼睛,这老头可是比她还会编排。细细一思量,刘佬后面几句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要把自己那不祥人的帽子给摘了。两人正说着话,院子里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一

  • 小说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养狐为妃:高冷摄政王夫君目录预览:第8章先下手为强第9章讨王爷欢心第8章先下手为强凤凌然有些诧异看着怀中的幼狐,除了那次它受到惊吓,没出息的躲进他衣襟中,它几乎没有主动和他这般亲昵过,那双黑葡萄似的狐狸眼闪烁着一种独占的光茫。凤凌然有些失笑,这只小狐狸果然是个成精的,眼睛里透着古怪。他对小狐狸的亲昵不讨厌,也就纵容了它。云霓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心里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他的冷漠给浇了一盆凉水,心底有些失望。“好吧!那云霓就不打扰凤哥哥处理

  • 小说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目录预览:第8章我说过了,我不卖第9章我的女人你也敢动第8章我说过了,我不卖东一离开之后,凝欢就一直站在门口的位置,只是这大厅内全然都是烟味,男人的手里都夹着一支烟,有些女人手里也夹着烟。“阿嚏……”凝欢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有鼻炎,在这样烟雾缭绕的环境之下,她越发觉得不舒服了。权少承怎么还没来?“阿嚏,阿嚏……”凝欢又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她实在是受不了烟雾腾腾的环境,转身提着裙摆朝着甲板的方向走去。入了夜的海

  • 小说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目录预览:第8章蛇瞳,兔子变美男第9章妖王?天啦吓死了第8章蛇瞳,兔子变美男南浔眨了眨眼,一双美目瞅向了长耳兔,笑嘻嘻地道:“小白,跟我一块喝酒吧,咱们来个不醉不归,如果是毒酒,咱俩刚好黄泉路上做个伴儿。”说着,她把着酒壶,仰头饮了一大口,那饮酒的姿势豪迈得简直不像女人。嘴里鼓了一大口,然后拎起长耳兔,嘴一撅就朝那兔嘴儿里灌去。在南浔唇瓣碰触到长耳兔小嘴的那一刻,长耳兔周身释放出强大的血煞之气,一双血色兔眼竟在一瞬间变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