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似曾相识妻归来】山扶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26: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似曾相识妻归来

作者:山扶苏

第2章  来人

昨天大婚,一大早方素问就起来上妆梳化,头顶那十几斤重的凤冠整整一天,除了上花轿时,吃了一点点离家面,整整一天未曾进食,吵架、悬梁又折腾了半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拿起碗,方素问不管不顾地一仰头把粥喝了个精光,抬头想让珮妞在帮着盛一碗,却看那珮妞有点愣神地看着自己,联想原主的记忆,方素问知道自己刚刚的表现让珮妞起疑心了,原主嫡女风范习惯了,从来对这粗茶淡饭都不屑一顾,于是连忙为自己的行为解释道:“我这次脑袋往白绫上一挂啊,整个人突然就想明白了!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嫡女芳华,都比不过安安稳稳活着好!以前呢,我处事乖张了些,做事难免不知道深浅!放心吧,我彻底想开了,日后,咱们主仆就在这随竹院里踏踏实实过日子!”

“是,是,奶奶说的极是,人生在世,全是事儿,不是这事儿是那事儿,但横竖却抵不过一个宽心,奶奶能这样想,珮妞真为奶奶高兴碍…”说着,珮妞竟又哭了起来。

方素问看珮妞这般模样,是又心疼又好笑,明明是件高兴的事,咋还哭起来了呢,这是病啊,得治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去给你也盛一碗!咱们一起吃!”难得身旁有这么个忠心的,方素问便要起身,端着碗往后去。

“不,不!我,我是伺候,奶奶!”一见方素问起身,杂珮着急了,横着身子拦住了方素问,便要伸手去拿她手里的碗,一时间,主仆两人僵持下来。

方素问真心真意地邀请,珮妞诚心诚意地拒绝,到最后,珮妞一着急,直接给她跪下了,“奶,奶奶,你,你折煞我了!”

她这一跪,跪得方素问连连叹气,估计以前伺候时,没少下跪,哎,自己要是变的太快,能把这小丫头吓死,“好了,我不逼你跟我一起吃,你起来吧!”她退回到凳子上,匆匆吃完剩下的面条,将碗往前一推,“收了吧!”

珮妞这才心满意足,含笑拿着碗匆匆出门,方素问看着珮妞那瘦小的身影,轻声喊道,“我要再睡会儿,我不喊你,你不要进来!”

珮妞回首福礼,诚惶诚恐地下去,忙碌了一晚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方素问腹诽,自己是从现代穿越到这礼仪繁重、尊卑划分明确的时代觉得不可思议,倘若,珮妞穿越到那个开放的时代,吓哭肯定是自然呢,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尿呢。

方素问想着珮妞又哭又笑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倚着床头,透过窗户支起地缝隙,看向院子,春意正浓,院里的迎春花开得正盛,清风徐来,丝丝寒冷沁来,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因不忍心喊珮妞,便将身子缩进了被子里。【似曾相识妻归来】山扶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方素问的记忆里,有关于新妇的礼仪是有内容的,大靖朝的回门有两种,一种是大回门,就是大婚三年后,回一次娘家;另一种是小回门,就是大婚次日,新妇是要去给家中长辈敬茶的,然后在众人的目送下,由夫君陪同着回娘家,俗称:二日回门。

昨儿林景荣已经明确表示过了,他不会陪方素问小回门了,那自己就没必要再去长辈面前刷存在感了,徒增事端不说,怕是挑了渣男的雅兴,整个南平侯府彻底容不下自己。

方素问想着,她的思绪却开始随着渐渐升起太阳慢慢陷入了昏沉,迷迷糊糊中,隐约感觉到门口有几道绰绰身影,随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珮妞低声说话的声音。

“杂果姐姐,你别为难我了,奶奶刚睡下,折腾了一宿好容易平复下来,你就别往她心口上捅刀子了!”珮妞说着,声音竟然哽咽了起来。

方素问一听珮妞要哭,不由地心头一紧,现如今自己落魄到这般境界,府里那些狗仗人势地怕是恨不得都来踩几脚,珮妞这般表现,怕是要吃亏。

方素问想着,便撩开被子想出去瞧瞧。

“哎呀,我的好妹妹啊,你别哭啊,你这一哭,要我咋办啊!”那个叫杂果的女子并没有像方素问设想的那般,因珮妞这一哭而出现半点不敬,声音反倒是更加诚恳了。来自xbxys.com

方素问站在墙角,透过支起的窗棂看向外面,却见这是一个穿着粗布麻裙,个子高挑的女子,正拿着帕子给珮妞擦泪。

方素问暗道一声,南平侯府里,竟还有不狗仗人势的奴才?

杂果给珮妞擦干眼泪,便紧紧拉着珮妞的手,好似担心一松开她就跑了,“珮妞妹妹,不是我诚心为难你,咱们都在静侯府呆过,我又怎能不知其中利害,但放眼整个南平侯府,我家瑞哥儿又比奶奶好到哪去呢!除了奶奶,我们还能投靠谁呢?”

这女子也在北宁静侯府呆过?又与珮妞姐妹相称,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去了的方柔身边的人。

那她嘴里的瑞哥儿,岂不是方柔生的那个孩子!

方素问侧侧身子看向杂果身后,这才注意到,那杂果身后竟然站着个小男孩,小男孩刚刚到杂果腰的位置,身穿一件半新的褐色单面小袍子,小脸发红,手紧紧地拉着杂果的衣衫,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哆嗦着。方素问惊讶一下,乍暖还寒,天气还是有点冷意,只穿单衣怎么能受得了。

“杂果姐,你这话咋说的,我们奶奶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能救得了旁人,倒是这瑞哥儿,南平侯府就是他家,哪会轮得我家奶奶来收养!”珮妞眼眶擎泪,不解地看着杂果。

被珮妞这一问,杂果的声音也变得哀怨起来,她长叹一声,悠悠开口,“珮妞妹妹说的没错,这南平侯府是我们瑞哥的家,可放眼整个府院,哪里有我们瑞哥的容身之所啊!侯爷昨儿大婚,一早传令说让瑞哥给新奶奶敬茶,要咱们瑞哥穿的整齐些,我找来找去,也只找到身上这件,虽说是单衣,却也算整齐,本想着新奶奶进门,瑞哥终于有人疼了,可小侯爷却连门儿都没让进,直接让来奶奶这!”

杂果半蹲下来,将瑞哥拦在怀里,瑞哥很明显体力已经不止,被杂果这一抱,腿一软便跌进了她的怀里,他小嘴哔叽着,却努力控制着,最后只发出了低低地啜泣,他委屈,却不敢哭,最后只是发出低低地啜泣声。

杂果说着眼眶也跟着湿润了,“可怜咱们瑞哥还不到三岁啊,一早请安就跪了两个时辰,却连小侯爷的面也没见到,若是奶奶不留,就是把瑞哥往死路上逼啊!”

好一个狠心的爹啊,听完杂果的哭诉,饶方素问这个泪腺不发达的,眼泪竟也差点落下了,这是让把孩子送到自己这里来,自生自灭埃

生,自然不会好生。【似曾相识妻归来】山扶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死,到时罪过可全是自己的。

好你林景荣,纵使对方柔、对方素问、对整个方家有仇,也不该连累到一个孩子,更何况这孩子身体里还流淌着他一半的血缘。

方素问红着眼圈看向珮妞,却见珮妞的累早已经流成了河。

“呜呜,瑞哥太可怜了,我,我这就去跟奶奶说说……呜呜!”珮妞哭得梨花带雨,泣不成声,“我这就去跟奶奶说!”

第3章 孩子三岁,娘十三

看珮妞哭得着实伤心,方素问不忍她再来跟自己费口舌,推了一下窗户,突然出声,“珮妞,让她进来吧!”

方素问突然飘来的声音,让珮妞猛地抬头,意识到刚刚的对话都被奶奶听了去,转身进屋,“惊扰了奶奶……”

她说着,就又要下跪,却被方素问一把扶住了双臂,“从今儿起,随随便便再下跪,小心我打你哦!”

这般俏丽亲切,珮妞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当下就怔在了原地。

“还不快把他们喊进来!”方素问催促道,珮妞连忙扭身去指引,方素问转身坐到了厅中的椅子上。

杂果牵着瑞哥儿,瑞哥脸上挂着两道泪痕,有点害怕却又带着点好奇看着方素问。

杂果连忙松开瑞哥儿收跪地给她磕头,“奴才见过奶奶!给奶奶请安!”

自打方柔去世,瑞哥儿就跟在杂果身旁,他一看杂果磕头,便也跟着磕,跟着杂果喊道:“见过奶奶!”

方素问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本应是这南宁侯府里最正统的主子,却落地这般胆小谨慎,她连忙把瑞哥扶起,方素问与他四目相接时,孩子眼泪露出胆怯,并害怕地躲到了杂果的身后。小百姓养生网

杂果三岁就被卖进了方家,那一年方素问刚出生,她可是亲眼目睹了方素问从小霸道到大,虽说现在方素问的境地并不如意,但却依旧是主子,她更知道方素问易暴怒,担心瑞哥的躲闪激怒她,连忙用力想把瑞哥拉出来,“瑞哥儿,别怕,这是奶奶!”

“不要勉强他!”方素问示意杂果把瑞哥抱上自己的床,给他盖上被子,双手搓热了护住瑞哥的手,“还冷吗?”

“不冷了!”瑞哥缩着脑袋,依旧不敢抬头,小声地回答。

方素问继续把手搓热,护在瑞哥的耳朵上,瑞哥脑袋微微一垂,正巧把头上的伤疤露了出来,指甲盖大小,已经结疤了,“头上的疤是怎么弄的,疼吗?”

身体暖和了过来,瑞哥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抬起头,用手摸了摸那块疤,奶声奶气,却认真地说道,“疼!可是我没哭,翠姨娘说了,爹最喜欢勇敢的孩子,她就让翔哥打我,用力的打我!都淌血了,可我没哭!可我没等到爹来看我,就睡着了!”

瑞哥说着,眼神里露出小小的落寞,林景荣在这个孩子的眼里是个英雄,可怜的孩子啊,你那渣爹却压根不配你这么崇拜啊,看着瑞哥倔强又可怜的小模样,方素问心里涩涩的,正好珮妞端来热粥,方素问安排她伺候瑞哥进食,她则喊着杂果到了外间。

坐在外间的椅子上,方素问开口问道:“怎么?小侯爷还经常教导瑞哥儿?”

“小侯爷公务繁忙,哪有那么多时间关注瑞哥啊!”杂果摇摇头,哭丧着声音道。

公务繁忙?呵呵,敢情从古至今,这都是男人善用的借口啊,方素问苦笑着。

她看着杂果,这是个性子跟珮妞完全不一样的丫鬟,聪明、伶俐更难能可贵的是忠心,不敢相信,若没有她,瑞哥会变成什么样子,静静思考,而后开口问道:“刚刚你说,是你家侯爷下了命令让瑞哥来我这的?可是真的?”

杂果眼圈又红了,“回奶奶,是小侯爷下的令!奶奶,从今日起,瑞哥儿、杂果全倚仗奶奶了!”她的眼中竟射出一丝倔强,宛如在说,去哪都是死路一条,倒不如留在随竹院,生死全凭方素问定夺。

方素问心中暗喜,这丫头倒是个有主意的,却也幸在自己穿越而来,若还是以前那个方素问,怕自然又是一条死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自己虽也落魄,但总归顶着小侯爷正妻的名,林景荣的态度已经表明这是任由自己自生自灭,既然如此,却也不过多两副碗筷。

“求奶奶,留下我们吧!”杂果哀求,“瑞哥很懂事,不会给奶奶添麻烦的,小侯爷说了,若您真不留,就让奴婢带着瑞哥去翠姨娘那,到时候瑞哥可就……”

我若真不留?呵呵,这话说的着实有意思啊,看来这林景荣倒是很了解原主的性子啊,好一个渣男啊,是不是还等着孩子送来后,来随竹院看好戏,捎带着为他休妻找理由啊,只可惜啊,可我却不是你以前那个方素问了。原文http://www.xbxys.com/

“昨日新妇,今日弃妇,未曾洞房,身下却已有了三岁的娃,想来我已经是这南平侯府里的笑话,小侯爷下令让你们来我这,我又怎担得起一个求字呢,留下是自然!”

方素问拢一下碎发,继续道,“不过有些话,我可是要说在前。想必我的光景你也明白,虽生养在夫人身旁却也是个庶出,既然嫁进南平侯府这边不待见,方家那边自然也指望不上!日子清苦这是自然,比起在翠姨娘那,日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你毕竟是跟着姐姐的人,若是还念着方家的好,回去也未尝不可!我虽不济,但在外人看来,我还是正妻,瑞哥儿在我身下,我定如亲生对待,这你大可放心……”

杂果一听这话,旋而明白方素问是什么意思,这侯门大院里,主子们最容不得有两件事:吃里扒外跟越俎代庖,方素问这是在责问自己的忠心跟识趣,要想回方家还是可以回的,要是想留下,既要忠于瑞哥,更要恪守奴才本分。

杂果性子玲珑,暗暗感叹,都说方素问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今日一见,竟是个很有分寸、知书达理的,心中不免暗暗下了决定,“奶奶,杂果既来随竹院,生是奶奶的人,死是奶奶的鬼!”说着就又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方柔死了三年,就连以前身边的第一丫鬟,那抬了姨娘的小翠,都学会了踩踏,难得杂果忠心跟随瑞哥三年,忠心程度自然不容怀疑,更难得是,这还个聪明人。

这丫头,我喜欢!

方素问暗笑,双手扶起杂果,“别,你还是别当我的鬼,我害怕做噩梦!”

被方素问搀扶着,杂果眼圈泛红,“奶奶,说笑了!”

话音落下,一阵鞭炮声从遥远的前院传来,伴随着鞭炮声,还有喇叭、唢呐吹吹打打的声音。

林景荣陪着孙迎瑜回娘家的轿撵,启程了!

方素问看向窗外,忍不住长叹一声。

阳春三月,春意盎然。

新妇回门,却是平妻,

正妻十三,送来娇娃,

深锁住院,叫我等死?

没门!

第4章 各自盘算

旭日东升,南平侯府的大门缓缓打开,孙氏挽着孙迎瑜相互搀扶着,从门内缓缓而出,孙氏一脸焦虑,紧紧地抓着孙迎瑜的手,“迎瑜啊,姑姑对不起你,委屈着你了!”

孙迎瑜是孙氏自幼看大的,原想着亲上加亲,却被方柔截了胡,好容易熬到方柔死了,半路又冒出个方素问,到最后还得不得不屈身给林景荣做平妻,想想侄女受的委屈,孙氏就满满地自责埃

“姑姑,您多虑了,能嫁给表哥,迎瑜已经心满意足,不敢在有所奢望了!”孙迎瑜身穿正红的喜服,娇羞低着头,轻声言语。

小侯爷林景荣身穿黑色如意紫螺纹长衫,盘成一个发髻,用镶嵌着白玉的发冠固定住,一双清澈的明眸,正看着身旁正在跟母亲说话的孙迎瑜,他的眼泪含着微笑,这是很少出现在这位小侯爷眼里的神色。

鞭炮的薄烟渐渐散去,林景荣看着慢慢升高的太阳,侧身对依旧叮嘱不停地母亲道:“娘,你就先回去吧!我见到外公,定会好好解释,您就放心吧,绝不会让迎瑜受半点委屈的!”

他说着,就阔步下了台阶,亲自挑开车上的轿帘,“迎瑜,上车吧!”

“姑姑,您回吧!”孙迎瑜盈盈施礼,举步优雅地站在车前,贴身丫鬟伸出胳膊,将她搀扶上车。

孙氏心心念念,不由地往前一步,直到确定看到孙迎瑜坐稳,这才微微放宽心,她看向自己儿子,“想你表妹是多么骄傲的一女子,她甘心给你做平妻,可毕竟还是齐国公府的嫡孙女,你外公、舅舅生气这是自然,到齐国公府切不可操之过急,好好跟你外公服个软……”

“娘,你放心便是,儿知道了!”林景荣答应一声,还未等贴身小厮林逸上前搀扶,他将袍服前摆一撩,便一跃上了马车。

林逸扑了个空,差点跌倒,幸亏手快扶住车框这才站稳,马车缓缓而行,他深吸一口气,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便站直了身子,却也被羞了个面红耳赤,连连感叹,幸亏这是在自家门前,若是在齐国公府前摔倒,丢人真是丢到家了。

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原本上了马车的小侯爷却再次挑开了轿帘。

却见刚刚面色和顺的林景荣又恢复了以往的清冷,林逸以为自己刚刚出丑被林景荣看了去,自然羞得脸通红,“小侯爷……”

林景荣探头自然不是为了林逸刚刚的出丑,却听他压下声音,道:“随竹院那边怎么样?”

林逸微微一怔,旋而缓过神,小心观察着自家主子,却猜不透林景荣到底要问什么。

早上敬茶时,小侯爷当着孙迎瑜的面,让杂果带着瑞哥去了随竹院,更没有陪那个女人回门,林逸本以为小侯爷为了齐国公府,这辈子不会在过问了,这才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问,几个意思呢。

林逸额头上滚出冷汗,跟着这么个做事诡异的主子,压力好大,他想了又想,而后小心说道,“回小侯爷,那边一直有人盯着呢!”

林景荣眼睛顺时变得狭长,他没有说话,一甩轿帘,重新收回脑袋进了轿厢里。

孙迎瑜端坐在轿厢里,她手里握着一块红线帕子,正媚眼如丝看着林景荣。

自打记事起,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是要嫁给林景荣的,恕不想,前面出现了个方柔,后面又冒出个方素问,但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嫁给了林景荣,虽说是平妻,得到的宠爱,却是方素问那个正妻遥不可及的,她本是担心方柔生下的孩子抢了自己的宠。今早敬茶,林景荣却直接把那瑞哥指派到了随竹院,足见其对自己的宠爱。

但现在林景荣竟然又问起了那边的事,孙迎瑜心中又起了涟漪,“表哥还是放心不下随竹院那边?”

林景荣听孙迎瑜这带着小性子的话,笑道,“你这是生气吗?随竹院的那位素来不是善茬,听说昨晚还悬梁了,我叮嘱不过是想着还要闹出麻烦!”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巴不得方素问闹出事来。

昨日,她敢擅自揭了盖头,自己今日就敢不陪她回门。

今日,她再闹出声响,自己就能休她出门。

不过是一粒棋子,还真想在南平侯府作威作福,林景荣想着,便狠狠抿紧了唇。

孙迎瑜一看表哥这般模样,鼻子一扬,“那位姐姐今年才十三吧,还未行及笄礼,本就是个孩子,你给她送了个三岁的孩子去,还不兴发脾气了!”

“听你这么说,这是对我把孩子送去随竹院不满啊!”林景荣说着就坐到车厢另一侧,手搭在孙迎瑜的肩膀,将他拉进自己怀里,笑道,“表妹若是不喜我这个决定,待咱回来,把孩子接到你院子便是!”

“别,我可听说了,那孩子脾气甚是暴怒,若在我这有个闪失,怕是又被方家抓了把柄!”孙迎瑜缩在林景荣怀里,嗔笑不已。

“方家是不会管他们死活的!”林景荣轻轻叹气,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些让人厌恶的场面,林景荣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车厢里刹时间安静了下来。

孙迎瑜缩在林景荣怀里,她也有自己的打算,林景荣不喜方素问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瑞哥儿去了随竹院基本上就已经注定了终身不会再得林景荣宠爱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维持好林景荣对自己的宠爱,早入诞下麟儿。

虽说翠姨娘身边有个大年初一出生的翔哥儿,但毕竟是个姨娘生的,那正妻之位迟早也是自己的,若是把瑞哥儿接到自己身边,出力不讨好不说,对自己生养也没好处,什么担心瑞哥、担心方素问,不过是孙迎瑜随口说说吧了,她从小生养在后院高墙里,见惯了各种争宠的手段,万变不离其宗,得不到夫君的宠爱,闹上天也只能是一溜儿烟。

她可怜方素问,心中却也跟着暗暗发狠,没跟方柔正面较量已经是她心里的憾事,若这方素问不知分寸,跟她那嫡姐一样闹腾,我孙迎瑜绝对不会饶了她。

且说随竹院这边,方素问痴痴地看向传来鞭炮的方向,瑞哥进门,鞭炮响起,怎么看都像是那林景荣故意激怒自己设下的层层圈套,那渣男想让我闹腾,偏不!

她一转身,却见杂果站在她身后。

方素问这猛地转身,杂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眼眸相对,竟有几分尴尬。

同日进门,如家新妇回门,小侯爷却只陪着孙迎瑜回门,方素问心里的酸楚,杂果心里也是清楚的。

杂果有心劝说,却不知道说什么,半晌后,却只轻轻道了一声,“奶奶,您累了吧,来坐,我给你做饭去!”

话还没说完,就见瑞哥鬼鬼祟祟地从里间冲了出来。

却看小家伙手里抓着两大把糖鼓,小衫内袋里也塞的满满地,一看到方素问站在外面,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第5章  改口

“怎么回事?”方素问见那瑞哥满手都是糖鼓,诧异不已。

“奶奶饶命,饶命!”瑞哥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原本抓在手里的糖鼓也撒了一地,他就像是一只还没满月,就从鸟巢里掉出来的小麻雀,没有任何东西庇护,缩着身子,等待着即将到临的各种狂风暴雨。

杂果见瑞哥闯了祸,连忙也跪在了地上,“奶奶息怒,奶奶息怒,都是奴婢的错!”

一看杂果这么护着瑞哥,方素问微微皱了皱眉,哎,她这就是她最担心的地方,面色不由地严肃起来,“杂果,刚刚你一直在外面跟我说话,何错之有呢?”

“奴才没有照顾好瑞哥,让瑞哥闯祸了!求奶奶责罚!”杂果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将瑞哥彻底挡在了她身后。

看着杂果一脸紧张且很担心自己会把瑞哥怎么样的样子,方素问自嘲到,看来,以母身份教育瑞哥责任重大啊,“既然你说是你的错,那杂果,你跟我说说,你哪错了?”

杂果自然语塞。

方素问继续说道,“你没有错,瑞哥也没错,是我错了!”她这话一出,就看杂果跟瑞哥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几乎同时看了过来,于是方素问继续说道,“我错在没有关心杂果,咱们瑞哥小小年纪,知道杂果也没吃饭,就好心给杂果拿糖鼓来充饥,我这当奶奶的竟然没有发现,所以……是我错了0

方素问的语气很温柔,没有半点逼人的语气,却惹得瑞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哽咽着,“瑞哥刚刚吃饱了,可杂果她还没吃呢,她昨晚就没吃饭,瑞哥要拿糖鼓给杂果吃!”

听到瑞哥的哭喊,方素问眼圈便跟着发热,小小年纪就经历了这般人间冷暖,更贴心的这还是一个知道分享的难得人儿,明明是嫡长子,却因娘死,爹不喜,虎毒不食子,林景荣竟不念孩子的一点好,竟想得把孩子当成弃子,这种渣男,永远不配得到这么一个孩子的崇拜。

她越发的喜欢这个孩子了。

“杂果,难为瑞哥了,还不快把他给你的糖鼓都吃了!”方素问擦擦眼泪,连忙吩咐杂果。

杂果也被瑞哥感动的一塌糊涂,她跪在地上,转身将瑞哥散落在地上的糖鼓捡起来,“谢谢,瑞哥,谢谢瑞哥!”瑞哥很是欢喜,高高兴兴地跟在杂果身旁,并将自己口袋里的糖鼓也一起放到了杂果手里。

珮妞给瑞哥喂好饭,就去灶屋收拾东西,这一进来没瞅着瑞哥,着急晃晃地往外间跑,当看到瑞哥跟杂果还有方素问在一起后,便长长输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急得我差点哭出来!”

“你想哭还用吓啊!你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得,说掉就掉!”方素问打趣,珮妞却急得直跺脚,连连嚷嚷着奶奶取笑自己,方素问撇撇嘴,继续笑道,“你这蹄子,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哭!快,去给杂果倒碗水,别噎着!”

珮妞涨红着脸,弯身给杂果倒了一碗水,并将她跟瑞哥从地上扶了起来。

瑞哥躲在杂果身后,扭捏着身子,最后,用力握了握拳头,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踱着小步子,走到了方素问面前,没等方素问缓过神来,他就一下子跪倒在地,“瑞哥错了,求责罚!”

方素问自然知道瑞哥说的是什么意思,看着跪在脚下的这个瘦弱不堪却聪明伶俐的孩子,着实喜欢的不得了,却依旧板着脸,反问道:“你倒说说,你错哪了?”

“我不该不经过奶奶的允许,随便乱动奶奶屋里的东西,瑞哥知道错了,瑞哥以后不会再犯错了,瑞哥要是再犯错,奶奶就把瑞哥撵出随竹院!”瑞哥抬起头,一字一顿地说话,一脸的小大人的模样,“求奶奶给瑞哥一个机会!”

孩子犯错这是固然,但难能可贵的是,瑞哥能这般自律且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这点让方素问欣喜不已,但她在高兴之余,却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瑞哥称呼她,可是口口声声是“奶奶”啊,这般疏远的称谓,每一声入耳,都让方素问的心就被扎一下,林景荣这个心狠的爹让瑞哥过来,就是为了折磨自己的,自己若应了瑞哥这声奶奶,就意味着跟这孩子彻底生分了。

她这辈子是不肖想有自己的孩子了,可怜瑞哥没有娘还爹不疼,更何况自己也喜欢这个长得聪明伶俐的小家伙,方素问静静思忖,如此缘分,看来也是老头眷顾自己,便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自然信你,只是……既然小侯爷把你送到我名下养着,便不能喊我奶奶了,你该叫我娘!”

“娘?姨娘?”方柔死的时候,瑞哥才刚满百日,“娘”这个字对他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他倒是听林玉翔喊翠姨娘是“娘”,脱口而出“姨娘”两字。

这一无心之举,吓得杂果花容失色,“不是,不是,是娘,亲娘,瑞哥儿跟翔哥儿一样,有母亲疼爱了!”

“母亲?我有母亲了!”瑞哥儿终于反应过来,顷刻间泪下如雨,扑过来抱住方素问的腿,大哭不止,“我也有娘了,我再也不担心翔哥儿欺负我了,我也有娘了!”

方素问把瑞哥搂进怀里,拿出帕子来给他擦泪,“瑞哥儿有娘不高兴吗?”瑞哥儿摇摇头,方素问继续道,“高兴为什么要哭呢!”方素问一抬头,却看那珮妞也跟着掉起泪来,于是故意把脸一沉,指着珮妞打趣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还想着瑞哥一男子汉怎么总哭,敢情是让你传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随竹院的人就只知道哭呢!”

“娘,不关珮妞的事,是我不好,我不哭,高兴也不能哭,爹爹说男子汉不能掉泪!”瑞哥抽泣一下,慌忙用衣袖擦去了眼泪,“我不能让爹爹看到我哭!他会不喜欢我的!”

听到瑞哥将林景荣挂在嘴边,方素问心又被刀割一样,瑞哥对林景荣有着一股天生的孺慕之情,可林景荣却枉为人父,只把他当成了一颗棋子,现如今就这般无情,怕是待他长大,关乎侯府声威时,这顶着嫡长子头衔的瑞哥也会被推出去当那替罪羊。

自己经历了这么一遭,她不能也让瑞哥这孩子重蹈覆辙,方素问深吸一口气,道:“小侯爷真是瑞哥心里的大英雄啊,不过呢,瑞哥还小,若是想一下子变成小侯爷那般有点不切实际,不如,娘给瑞哥做一个人生规划,只要瑞哥按照我的这个规划,迟早会跟小侯爷一样?瑞哥,你看可好?”

莫说,瑞哥还是个三岁的小孩,就是珮妞跟杂果也不懂什么叫人生规划,不过有一点,这三人都明白,就是奶奶这是真把瑞哥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若不然,岂会帮着往长远里看。

瑞哥点点头,“娘,你说,我一定老老实实地按照你说的做!”

“我儿真乖!折腾了一早上,瑞哥肯定累了,珮妞,带瑞哥下去休息……”方素问点点头,看向杂果,“杂果,我日后便要住在这随竹院里了,你在这侯府多日,想必对这院子也算熟悉,陪我四处走走可好!”

杂果立刻明白,这是奶奶故意要让自己跟瑞哥保持距离,福礼应声,跟着方素问出了院子。

第6章 院子的故事

这随竹院比方素问想象中要小很多,不过两个篮球场那么大,院墙却特别的高,比一般的院墙足足高了一个人,与其说是院子,倒不如说是牢狱。

四间正屋,一个灶房,灶房的角落里七零八落摆放着几个小缸,绝大多数小瓮是空着的,只有一个里面放着米,这是他们的所有粮食,林景荣昨天撵人撵得急,除了把方素问的嫁妆搬进了这随竹院,也就给了这点米。

刚过门就这般,也就不能想着日后还想被施舍什么了,现如今还能采点野菜来,待那秋冬,想要过活,还真得好好想想法子,最好能自己挣银子。

方素问抬头看看那两米多高的院墙,原想,为了折磨自己,林景荣也是煞费苦心,但走进院墙才发现,院墙并不是后加的,也就是说,这院子原本就是建的像个笼子。

杂果一看方素问对这院子这般好奇,便在一旁轻声说道,“这院子,还是柔奶奶建的!”

原来,四年前方柔进门后不久,林景荣的通房丫头鸣莲就触了她的眉头——怀孕了,方柔为保住自己的地位,便趁着林景荣出外差,给鸣莲按了个私通外侍的罪名,修了这如井一般的随竹院关了进去,得知林景荣终于回来,鸣莲欣喜万分,却传来林景荣抬了方柔身边的丫鬟小翠为翠姨娘的事,鸣莲羞辱之后便上吊自己了。可怜这位佳人,一道白绫一尸两命,后来,林景荣得知了实情,但这时的方柔已经香消玉损。

“如此说来,我住进这院子,倒也难为小侯爷了!”方素问冷笑道,方柔给他带来的耻辱,他要一点一点从自己身上找回,真是个小肚鸡肠的渣男。

听到这话杂果便将头垂下,可怜方素问要承担方柔做下的孽。

在杂果的陪同下,方素问绕着院子转了一圈,院墙太高,虽说是春日正屋,整座院子里却几乎全被墙的倒影铺满,没有半点春天的美好,方素问悠悠叹了口气。

杂果却道:“奶奶别叹气,小侯爷定是也听了传言不知道奶奶的好!奶奶是正妻,瑞哥是嫡长子,小侯爷就是在气头上,离开这如井一般的院子,也是迟早的事!”

她这话落下,却听方素问厉声喊道,“杂果!我今日把你喊出来,就是为了这事!”

“奶奶……”杂果一时惊住,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她只知道是奶奶怕瑞哥过分依赖自己故意把自己喊出来,可貌似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事。

“你既然与瑞哥到了我这,与我便是一条船上的人,我是因为什么嫁入这侯府的,你心里定比其他人还要明白,南平侯府容不得我,方家更绝对不会管我的死活的,什么正妻、嫡长子,若小侯爷真顾及瑞哥是什么嫡长子,也断不会将她送到我这!我若遭了罪,小侯爷自然也不会轻饶了瑞哥。小侯爷身旁不缺红颜知己,现如今小侯爷的心头尖是孙姑娘,后院里的诸位主子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自然不会为难我这不得小侯爷眼缘的弃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切切记住,日后断不可再有与小侯爷接近的念头!最好让他干脆忘记这随竹院!咱们才方可得一世安宁!”

方素问几句话下来,杂果后背惊出了一声汗,可不是正如奶奶说的那样嘛,小侯爷姑且能把方家跟柔奶奶的债算在奶奶跟瑞哥身上,若是随竹院的人不知深浅自己凑上去,可不就是自取灭亡吗,“可……可瑞哥他……”杂果想起了瑞哥,他可是个孩子,心心念念把小侯爷放在嘴上。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你喊出来单独说!瑞哥年纪还小,性子不定,我这当娘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哎,他身边也多亏了有你这个忠心的……”方素问停顿,她知道杂果是个聪明人,稍微一点,便能通晓。

“奶奶放心,瑞哥虽然性子未定,但本性纯良,奶奶为他好,他自然知道!奴婢定然不负奶奶期望!”杂果盈盈施礼,心里越发觉得,外界对方素问的传言太不公平,明明是个通理知情的人,非但要承受方家做的孽,还得受辱。

院子不大,说话的功夫,整个院子就已经逛完了,虽说这被高墙围住的院子见不到阳光,但是院子里种得各种树木倒是也算茂盛,该该花的也开了。

尤其是后院,在中间小径的东面,竟是一片让人称叹的圃子,虽然见不到鲜花,却也是绿油油地一大片,看得让人心旷神怡,方素问停步,却不禁诧异,为何不过是一路之隔,竟有这般差别。

她微提裙摆,迈步站在那松软且未曾耕耘的土壤上,只感觉脚下的土壤格外不在真实,就好似有什么硬板按在下面,她弯下身子,用手将土扒开,果然见一铁板出现在上面,却听杂果惊呼道,“哦,我记起来了,这院子下面有个暗间!”

杂果说着,就弯身与方素问一起扒土,很快一门造型的铁板就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用力拉开,先是一股土潮味扑来,然后纺车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方素问拉着裙摆,与杂果搀扶着进入了这地窖,却见这地窖二十多平,不但有纺纱车、织布机,竟还在墙边立着十几个蚕簸。

那被方柔囚禁的鸣莲出身织户,这鸣莲有的一手织布的好本事,女红也是一等一的好,被关在这里后,方柔为了羞辱她,便给她送来了纺车与络车,正好听说林景荣抬了新姨娘,这鸣莲还没等碰一下纺车,便悬了梁。

新物件进了随竹院,虽说没碰过吧,终归是晦气,方柔就命人归置了,正巧建院子的工匠还没走,便挖了这个暗房,把东西放了进去。

听闻杂果介绍这些,方素问大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方素问大学所学的专业是营销,但宿舍里恰好有美术系的同学主攻面料图案设计的,四年下来,倒是也学了不少东西。至于养蚕嘛,这活她更熟,小学时,上观察课,其中就有一项作业是养蚕宝宝,她跟小伙伴们弄了一下,后来福利院的刘院长,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便带领着大家一起养,不但培养了孩子们的观察力,还能给福利院创收。

方素问看着这满室的东西,想着想着就乐开了花,“杂果,你能弄到桑叶与蚕蛹吗?”

杂果一怔,旋而反应过来方素问要做什么,“能,能,奶奶着急吗?我现在就去办?”

“不急,这才刚进三月份,过几日弄来就好!”方素问提着裙摆出了地面,这个时节正好是养蚕的最佳时节,要说不急,这是骗人的,但她盘算着,自己虽然是弃妇,却也是个崭新的弃妇,这后宅里,无数双眼睛盯着呢,最怕刚把这蚕蛹弄来,某些人就会赶来,不如再过些日子,待风平浪静后,在动手也不迟。

“走,先回去,瑞哥若是看不到你,怕是又要嚷嚷了!”待杂果也从地窖里出来,方素问便迫不及待地要关上门。

“奶奶,这等粗活,我来干!”杂果抢到方素问身前,但这门还有些分量,她拉着门的一端,小脸瞬间涨红。

“这院子里,总共就咱们四个人,难为你跟珮妞不嫌弃跟着我,还说什么你、我的呢!”方素问却不在乎那么多,绕到门的另一侧,弯身,与杂果一起把门合上。

杂果找来扫帚,把土重新盖好,这才随着方素问回了正屋。却见珮妞正陪着瑞哥在那玩,方素问示意杂果不要出声,站着看两人在玩什么。

就听瑞哥说:“珮妞,咱俩比数数,若这次,我还比你快,以后你就再也不能掉泪了,你可不知道,你一哭,我娘就会跟着难受,娘一难受,我也不舒服!”

这瑞哥,竟把方素问不喜珮妞掉泪的事当成任务来完成了,方素问竖着耳朵,继续听瑞哥跟珮妞聊天。

似曾相识妻归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似曾相识妻归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妻会上瘾》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妻会上瘾》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爱妻会上瘾目录预览:第1章被人卖了第2章居然遇上了他!第3章娱乐版头条第1章被人卖了夜幕降临,华灯初上。S城威尔士大酒店。叶晓晓穿着礼服,跌跌撞撞走出电梯,不过是喝了两杯红酒,感觉头昏沉沉的,身上就像几千只蚂蚁在爬,痛痒难耐。这样的红酒她平时也喝过,从来没有如此的不胜酒力。今天是她和未婚夫柳言订婚的日子,为了不在客人们面前失了礼,她想先回客房去休息会。摇晃着来到1819号房,摸出房卡在门禁上刷了下。突然,一个满脸横肉、身材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迷糊娇妻:老公慢慢来!目录预览:第一章她在卖身第二章每个月500万第三章雪白的背第一章她在卖身G市、深夜。皇宫酒店。奢华的总裁套房里,冉乔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一平尺比她一条裙子还贵的手工地毯,眼神沉静如死灰。毕业季暑假,刚刚拿到国内最高学府的录取通知书的高三毕业生们在干什么?有的应该在狂欢,有的在旅游、有的在忙着和同窗道别……而冉乔乔……在卖身。是的,就是卖身。“冉乔乔,咱们冉家从小到大没亏待过你,现在公司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蛇蝎毒后覆江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蛇蝎毒后覆江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蛇蝎毒后覆江山目录预览:第一章剖腹灭门第二章与鬼交易第三章割舌立威第一章剖腹灭门凤妗宫,一片灼目的红。顾清瘫坐在地上,双手却依然紧紧护着高隆的肚子。她仰起头看着宋凌俢,一字一句的问道:“宋凌俢,我凤妗宫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惨遭此祸?”她身为皇后,却亲眼着自己宫里所有人都被残忍的处以极刑。那些伺候过她的,没伺候过她的,甚至是一个外殿负责打扫浇花的都不曾幸免。而她的贴身宫女香儿,当着她的面被十几个壮汉蹂躏至血崩而亡。香儿挣扎哭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黑面帝少寻娇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黑面帝少寻娇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黑面帝少寻娇妻目录预览:第一章:毫不怜惜的吻第二章: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第三章:初入职场的花瓶第一章:毫不怜惜的吻“该死的余向枫,居然这样对我!”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边数着房间门,边骂。好难过,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原因居然是她不解风情,交往三年只牵到了她的手,而苏颜,则已经和余向枫上了床,呵呵……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感情吗?嫌弃她不解风情?要跟她分手?哼!贱男!206,嗯?这房间号是206还是209啊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猛男诞生记》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猛男诞生记》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猛男诞生记目录预览:第1章怀疑偷电第2章离异美女第3章叫姐姐第1章怀疑偷电七月的滨海市炎热无比。这天晚上,陈扬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扬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陈扬。陈扬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扬哥,看不出你也是个贱人啊!”陈扬说道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帝君霸宠,绝代狂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帝君霸宠,绝代狂妃》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目录预览: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第2章红眼君第3章他的止疼药第1章落入血人怀抱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t轰隆!/t哗啦!/t吼嚎!/t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t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豪门秘婚小娇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豪门秘婚小娇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豪门秘婚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捉奸在床第2章出车祸第3章噩耗传来第1章捉奸在床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宁浅语揉着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区的楼底下,仰头望着楼上那个有一点点昏暗灯光的窗户,脸上满是甜蜜。原本一个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约定今天去渤海湾看婚纱的,却因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个重要的手术,她只好打电话给未婚夫打电话取消今日的行程,当时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挂断了电话。却没有想,昨晚医院把那台手术给提前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目录预览:第1章她是我家佣人第2章渣男,OUT!第3章正妻VS小三第1章她是我家佣人夏念念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给吵醒的。锦云苑这栋别墅,她一个人住了两年,一向无人打扰,怎么会突然这么吵?难道是?夏念念觉得心突突跳得厉害,是他回来了吗?她几乎是立刻从躺椅上弹了起来,拉开门朝楼下奔了下去。原本清清静静的客厅里,灯光暧昧昏暗,音响里放着响彻震天的音乐。夏念念正在疑惑,传来一个女声:“那个谁,你给我拿点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硬汉保镖要上天》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硬汉保镖要上天》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硬汉保镖要上天目录预览:第一章:以一敌五第二章:妹妹叶霜第三章:李雨欣(一)第一章:以一敌五“你就是安达保安公司派过来的保镖?”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个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的年轻男人皱着眉头问道。“是的”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模样的男人点点说道。“你们保安公司有没有告诉你应该要怎么做?”李先元继续问道。“保护雇主的安全,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如果存在必要的话,要为雇主挡子弹”男人依旧是淡淡地语气,脸上没有太多其它的表情,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你不负年华》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你不负年华》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爱你不负年华目录预览:第1章你是谁第2章未婚妻第3章典型的伪君子第1章你是谁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从公交车上下来,季半夏望望马路对面的豪华酒店,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下,只穿了一件丝薄的低胸睡裙。睡裙里面,是完全的真空状态。深深吸了口气,季半夏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今晚,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和男友欧洋相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