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撩妻有道:宝贝你别逃】夜觞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22: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撩妻有道:宝贝你别逃

作者:夜觞觞

第2章 捡了一个男人回家

陌予予三步两步跳上楼梯,在男人面前站定,“你不要这样瞪着我,我,我不是要害你。版权http://www.xbxys.com/”男人定定地凝视着她,一双狭长的眸子清清冷冷的,盯得她脊背发凉。不过是一个受了重伤,手无寸铁的男人,陌予予,你怕什么!

“我现在扶你去止血,你不要动哦。”她像叮嘱小孩子一般对他说道,盘手将他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男人这次反常的很听话,当她的身子触及他时,一股淡淡的清香顿时萦绕在他鼻间,渗进他的心间,柔软的身体令他脑中紧绷着的那根弦中终于放松下来。

“不要去医院。”说完这句话,他终于失去意识,整个人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

“啊!”瞬间的重量倾倒令陌予予一个重心不稳,和男人一起摔在了地上。小百姓养生网

不要去医院?那要去哪里?她家?可是这么重的伤……

陌予予趴在男人胸前,纠结了几秒,知道男人的伤势不允许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

家里就家里吧!陌予予,反正你早就倒霉习惯了,再倒霉一次也不会少块肉!

她一咬牙,毅然决然地把男人连拖带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搬到了家里,幸好只有半层楼梯,要是再远一点,没等自己把他拖上来,她就先累到身亡了。

她搬出急救箱,脱下男人的上衣,眸子在触及到胸口那道惊心动魄的口子时瞬间闭上了眼,同时发出一声低呼,心里惊得砰砰直跳。

天哪!她到底捡了什么人回家?难道他是电视上演的那种黑社会?可是,这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一点都不像是黑社会啊!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先救人再说!

陌予予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迅速拿出消毒水,药水和绷带,帮男人清洗了一下伤口,上了药水,然后缠上绷带。

做完这一切后,她终于有时间来好好观察他了。

陌予予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床边,仔细端量着他的容颜。

这个男人,五官还真不是一般的精致,就像是雕刻师一刀一刀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精美得让人惊叹。【撩妻有道:宝贝你别逃】夜觞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狭长的眸子紧闭,只露出浓密微翘的睫毛,挺直的鼻梁把他原本立体感就强的五官衬托得更加高雅,清晰的下巴轮廓把两片薄薄的红唇渲显得无比性-感。

漆黑的短发衬得皮肤更加白净,还有那健壮得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身材,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也只好委屈他裸着上身咯……他就像是上帝的宠儿,专门生来嘲笑21世纪颜值榜。

“明明是个男人,皮肤竟然这么好,拉仇恨……”陌予予撇了撇嘴,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白皙的脸。

目光落在他紧蹙的眉间,她微挑眉梢,伸出手将男人紧蹙着的眉头抚平。

这样子,更加顺眼了……她满意地勾勾唇,嘿嘿笑着。

陌予予揉了揉眼,刚才的动静消耗了她不少体力,加上她今天本来就没有睡够,这男人的睡颜又太过养眼,此时,陌予予忍不住昏昏欲睡起来……

第3章 学长被加入黑名单了?

陌予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

她眨了眨眼,坐起身来,她刚才不是在凳子上吗?怎么会跑到床上来了?诶,那个男人呢?

陌予予望望周围,“他不是应该在床上睡觉吗?怎么不见了?”

50平米的小租房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了什么人,而陌予予还是再三搜寻了几遍,这才确认那个男人是真的离开了。来自http://www.xbxys.com/

不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有事?自己只是简单止了下血,包扎了一下,根本就不能跟那些专业医生比啊?他应该会去医院治疗吧……算了,陌予予,别管那么多了,又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陌予予叹了口气,却在无意间瞄到客厅上的时钟时,惊呼起来,“天哪,学长!”

她翻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却发现学长的号码被拉进了黑名单!就在陌予予一头雾水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了过来,刚接起电话,一个着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予,你没事吧?!”

“学长?”她记得学长不是这个手机号码啊,陌予予疑惑地眨眨眼,问道。

“是我。小予,你现在在哪?”

“我在家。学长,对不起,我……我忘记时间了,你……对不起!”陌予予想了想,还是不把早上那件事说出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松了口气的声音,温柔的声线依旧听得陌予予一阵暖心,“没事就好。我早上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最后打不通了。我还以为你是在躲着我,于是就借了别人的手机。小百姓养生网小予,你是不是讨厌学长?”

“不,不是。我怎么可能讨厌学长?!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小予,你还过来吗?”

陌予予看了看身上的血渍,估计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很狼狈,这样子怎么能去告白啊?想想还是算了吧。

“学长,对不起,今天我还有事。你明天还……”陌予予拿着手机,转过身,靠在墙壁上,她微微抬眸,张着的嘴巴却瞬间僵住,眼睛倏然睁大,呆呆地看着倚在门边的人,一动不动。

“小予,小予…….”

陌予予回过神来,急忙对手机说了声,“学长,我还有事,明天再说,就先这样,拜拜。”便挂上了电话。【撩妻有道:宝贝你别逃】夜觞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祁安看着突然被挂断的电话,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小予这是怎么了?

“谢谢。”他把手机递给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女人,温和地微笑道,彬彬有礼中却略带着一丝生人勿近的冷漠。

祁安微微抬眸,透过车窗看着破旧的居民楼,好一会,他才敛下眸子,侧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微微勾唇,眼里却闪着淡漠,“看够了吗?”

“怎么,不上去?”女人勾唇讽刺,鲜艳的红唇显得极为妖艳,“要不要,我去帮你说?我的未婚夫大人。”

男人倏然沉下脸,眼里的淡漠瞬间转化为狠戾,白皙的大手如鹰鹫般迅速猎住女人的脖子,冰冷的话语如冰雹般一字一字打在女人的脸上,“尹灵儿,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小心引火上身。”

“是吗?还真是期待呢!”女人不怒反笑,红艳的嘴唇在昏暗的车间里绽放出极为诡异的光芒。

第4章 何等挖槽

“你你你……”陌予予惊讶的看着倚在门边的人,支支吾吾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御戮延倚在门边,斜倪着她,打电话打得那么入神,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就这扇破门,能拦得住我?”他轻笑一声,宛若天使般动听华丽的声音传入陌予予的耳中,同时在这狭小空荡的客厅里来回低吟。

他这时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简单却不粗糙的白衬衣与他白净的皮肤相融在一起,黑色的休闲长裤给男人增添了几分慵懒的感觉,但是慵懒中又给人一种极为犀利的疏离感。

陌予予被男人盯得发毛,微微转移视线,看向一旁已泛黄的墙壁,问道,“你有去医院吗?”

御戮延牵动嘴角,薄唇浅笑,只见他缓缓走到她面前站定,低眸定定地凝视着她清澈的眸子,轻喃道,“你很关心我?”

陌予予倏然抬眸,却对上他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一般。

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仿佛受了他的蛊惑一般,呆呆地看着男人精致的脸庞。

看见女孩点头,男人眼里瞬间流光溢彩,嘴角地笑容渐渐扩大,魅惑中又给人一种极为纯真的感觉。

他倏地抓起她的手,问道,“那,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陌予予被男人突如其来的问题震得发愣,脑子一片空白……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啦!”男人自顾自说道,开心地牵起她的手,走进房间,将她按坐在床上,轻声说道,“你先坐着,我叫人开车过来。我们回家。”

什么?她好像听到了回家?为什么要回家?刚才,他好像说什么在一起?等一下!什么?

“在一起?!”陌予予惊呼出声,抬头瞪着正一脸幸福模样打着电话的男人。

听见她的声音,御戮延转过头,挂上电话笑看着她,“对埃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现在是我的人。”那笑容要多纯真有多纯真,看得陌予予一愣一愣的。

“可我没答应埃”陌予予欲哭无泪,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早上还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峻模样,现在就不顾她的意愿擅自决定她的感情关系。她又不是洋娃娃,没有自己的思想,只能接受别人的安排。

男人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充满了委屈与受伤,“你也不要我了吗?”

浅浅的声音里,透着悠长的悲伤与浓浓的孤寂感,飘荡在房间里,震得陌予予心灵发颤。

“我……我,你没有亲人吗?他们会要你的。”陌予予眸光闪烁,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看到他悲伤的眸子,她心里总有种浓浓的愧疚感,总觉得自己欺负了他似的。

“我是孤儿。”男人低眸,敛去眸中闪过的一抹精芒。

“那你的朋友呢?”陌予予愣了一下问道。

“朋友?”男人貌似疑惑地蹙了一下眉头,他的人生里只有三种人,敌人,下属,陌生人。他不知道何为朋友,也不需要朋友这种概念。

“我没有朋友,也,不需要。”

第5章 装可怜

陌予予看着男人眼中的淡漠,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泛起一丝丝异样。

这个男人究竟经历过什么事情,长得这么帅,理应有很多人喜欢才对,竟然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手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骤然,她眼睛一亮,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其实脾气超臭吧!”

他脸色一僵,眉宇间一丝不悦飞闪而逝,眸底黯淡无光,他挪了挪身子,撇开她的手,独自一人黯然神伤。

陌予予唇边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将事实说了出来,让他不高兴了。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嗯……算了,既然你没有亲人,那我就做你亲人吧。”

男人愣了愣,惊讶地看向她,旋即眸中迸发出惊喜。

其实话一出口,陌予予就后悔了。

却没想到他把手机一扔,倏地抓住她的肩膀,漆黑的眸子睁得大大的,充满了希冀,“那你会不要我吗?”

陌予予一愣,这下怎么办?反悔?可是,看他这副只要自己点个头,他就会马上哭出来的表情,她要怎么说出口啊?要是他一气之下,把自己毙了怎么办?

见她愣着,他又问了一遍,“你会丢下我一个人吗?”从七岁那年起,他就没有再这么紧张过,她清澈的眸子让他迷恋,她柔软的身躯和淡淡的体香让他舍不得放开。他想把她占为己有,即使不择手段。

“不,不会。”陌予予支支吾吾地答道,只是做亲人,有个这么帅气的亲人好像也不错。

他蓦地将她紧抱住,光滑粉嫩的脸颊不断地蹭着她的脖颈,轻声喃着,“太好了,太好了……”

陌予予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浑身一僵,下意识地用力推开他,耳边却传来一声闷哼,她心中一个咯噔,看见他倏然变得极为痛苦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你胸口有伤了,对不起……”陌予予真想拿块豆腐把自己拍死,早上自己处理的伤口,竟然还忘了,脑子今天老是发抽!

她忽然有些内疚,目光猛地落在他白衬衣上若隐若现的血迹,心中一个咯噔,当即二话不说去解他的衣服。

他抓住她的手,‘虚弱’一笑,“我没事。”

“什么没事?!”她扒开他的爪子,将他的白衬衣解开,眼眸一眯,“你没去医院?”这分明还是她早上弄的绷带,她缠绷带的手法跟别人不同,可以轻易分辨出来。

“我真的没事。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的。”他瞅见她暗含着心疼的眸子,唇角抿了抿,掩藏住眸底的笑意,当即不以为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他真的没事。

陌予予眉梢一挑,那么深那么长的口子,没事才怪!

“既然你自己都觉得无所谓,那我也没有理由逼你去医院!我不管了,你自生自灭去吧!”

陌予予所尊崇的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的人,没有资格得到别人的关心!

第6章 撒娇卖萌

窄小的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气氛陷入一片尴尬之中。

男人委屈的声音忽然突兀地响起,“我不想别人碰你亲手为我缠的绷带……”

陌予予身子一震,有些后悔刚刚说出那么重的话来。可是,可是,“那也不能就这样放着伤不管埃”

御戮延的恢复力惊人,加上从小混黑,这样的伤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当他看到她眼中的担心和生气时,突然就想要依赖她,“那,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他睁着黑溜溜的眼睛,不住地盯着她,语气里有着明显的讨好意味。

陌予予看着他无辜的脸庞,竟然觉得有些萌动,心里一软,便带着他去了医院。

一路上,御戮延又是装可爱又是装虚弱,看得冒充着出租车司机的陆阳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下限了?!而且, 还是对着一个女人?!难道,传闻都是假的,老大其实不是gay?!天哪,他要赶快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这得高兴死多少美女啊!不过,肯定伤心死一大批美男……

御戮延随意往后视镜一瞥,正在无限YY的陆阳顿时收回目光,连带自己的思绪。不过,老大为什么要去医院啊?家里明明有私人医生……

心里这么想着,陆阳可不敢问出口,老大的决定从来都不允许别人有任何异议。枪打出头鸟,刚才那一瞥已经让他脊背发凉,心中颤栗,还是乖乖地开车去医院吧。他还想长命百岁呢。

车子在一家大医院外面停了下来,陆阳急忙下车,迅速打开后座的车门,恭敬地说道,“老……顾客,您好,医院到了。请慢走。”呼……好险,差点小命不保。陆阳吞了吞口水,小心肝砰砰直跳。

“怎么样?还走得动吗?”陌予予扶着他下车,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担心的问道。

“头晕晕的,胸口也好痛。”御戮延将半个身子挂在她身上,时不时用侧脸蹭蹭她粉嫩的脸颊,眼里闪过一丝满足。

陌予予将自己的身子往里挪了挪,一只手扶着他精壮的腰身,问道,“这样好点了吗?”

“嗯嗯。”他的小予身体好软好香好舒服,御戮延忍不住扬起嘴角,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那我们走吧。”陌予予被男人的重量压得抬不起头来,根本就看不见他现在的表情。

陆阳看得目瞪口呆,这画风不对啊!老大什么时候这样子笑过了?他从来不是面无表情,就是嘴角带着浅笑,眼里闪着狠戾,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呆萌?!

不对不对,他竟然用“萌”来形容老大,疯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糟了,是不是最近夜生活太过丰富,脑细胞都被精细胞给吞噬了,神经错乱了……陆阳,你真的是神经错乱了,竟然骂自己神经错乱……

陆阳一锤车窗,感叹道,“老大的心思是凡人可以揣摩的吗?叫你不知死活,现在神经错乱了吧。”

撩妻有道:宝贝你别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撩妻有道 或 宝贝你别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紫宸道:传说中民间惩恶的九大法术!

    惩恶扬善,自古就是修道人所追求的。但有道是,人善人欺天不欺,作恶到头终有报。我是不主张随便做这些法的,哪怕是他伤害了我,我也不愿意出手,除非是遇到罪大恶极的人。作为民间惩恶道法,我把搜集到的给大家写一写,希望大家有个了解。1,收魂勾魄术,知道对方八字姓名住址,可以利用一定的符咒,对其进行收魂,也叫勾魂法。可以把对方三魂七魄的部分或全部收入某个替代物品上。这时候,对方丢魂,就会出现一睡不醒,贪睡多梦,每日没有精神,丢三拉西,不爱说话,不爱吃饭。久而久之,身体抵抗力下降,运气下降。多病,特别是骨血不

  • 史铁生:人活着,必须要有一个最美的梦想

    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虽一动不能动,却是个体育迷。我不光喜欢看足球、篮球以及各种球类比赛,也喜欢看田径、游泳、拳击、滑冰、滑雪、自行车和汽车比赛,总之我是个全能体育迷。当然都是从电视里看,体育馆场门前都有很高的台阶,我上不去。如果这一天电视里有精彩的体育节目,好了,我早晨一睁眼就觉得像过节一般,一天当中无论干什么心里都想着它,一分一秒都过得愉快。有时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赛集中在一天或几天(譬如刚刚闭幕的奥运会),那样我会把其他要紧的事都耽误掉。其实我是第二喜欢足球,第三喜欢文

  • 丝路花语 —陕西第三届画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

    著名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先生致辞本网讯(汪帼萍):2018年1月20日下午3时,由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陕西省花鸟画院主办的“丝路花语——陕西第三届花鸟画写生作品展”在西安力邦美术馆盛大开幕。参加本次展览开幕式的嘉宾有:原陕西省军区副政委、少将李登武、原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少将姚天福、原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李广利、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王家春、文化学者、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著名漫画家王培琪、陕西省文化厅社团办公室主任纪志壮、陕西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陕西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樊昌

  • 【散文】闫秀明 | 走进国学

    【作家档案】闫秀明,女,1970年出生。吉林省东丰人。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辽源日报》通讯员。东丰县作家协会会员,东丰县诗词学会副秘书长。喜欢诗词美文,作品散见于《辽源日报》《现代作家文学》《画乡诗词》《诗乡文艺》《地脉文学》以及一些网络平台等。走进国学文/闫秀明(吉林东丰)暑假没事,我走进了以国学教育为主的夏令营,看到那些本该在家休假的老师们,放弃了休假时间,认认真真地报名授课,确实令人感动。听他们给孩子们讲《孔融让梨》,《孟母择邻》等故事,每天了解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 【随笔】郑妍| 若流年记得

    郑妍,网名妍舞芳菲,吉林东丰县人,小学一级教师,热爱文学,散文诗词发于《画乡诗词》,,《诗乡文艺》,《鹿乡文苑》。愿借一支素笔,书岁月静好。若流年记得郑妍(吉林东丰)今晚没出去散步,无事,坐在窗边,星光已睡在蓝色窗舷,又一个寂寞又思念的小日子就这样从时空的罅隙里安然溜走了。什么都没做,一个假期就这样过去了,感觉刚刚惊艳了春,转眼就萧瑟了秋,如此看来,匆匆已不足以形容我不惑的脚步了。对于季节的变幻,常常只在眼底和眉间,衣衫的纷然,草木的浓翠与萧然,阳光的灼然,时光的悄然。而不想忘记的,则常常以顾盼

  • 【诗歌】原野绿草 | 没有窗的夜晚

    【诗人档案】王丽,笔名,原野绿草,1965年生于辽宁鞍山,自由职业,喜欢文字,热爱生活,曾在《北方时报》,《挠力河》《海城日报》《雪魂》《鸡西矿工报》《临溟诗词》上发表文章,作品多发表于网络各平台。没有窗的夜晚文/原野绿草(辽宁海城)有一段时间了守着没有窗的夜晚外面的树不知道我的心事在我睡觉的时候掉了很多叶子好像这是个掉落的季节我也丢掉了一些东西包括心情和记忆包括衣服,鞋子还有那个窄窄的路口那扇窗离我有些距离有一个夏天到秋天的路程或许也有冬天的表情很多时候不愿意想那些个夜晚黑夜终归是要醒来的有没

  • 【散文】坐山威 | 大美东丰 情起南照山

    【作家档案】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农民,高中学历,居住东丰县东丰镇东方明珠小区,经商多年,曾任吉林日报社通讯员,现在辽源市名都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作,热爱诗词,文艺等。大美东丰,情起南照山文/坐山威(吉林东丰)十月金秋,风清气爽拂旷野,溪澈天高日敬头;恰逢双节休假,闲暇之余,我陪同母亲一起去了南照山。走进老山门,拾阶而上,仰望松柏簇拥的纪念碑,伟岸雄姿,肃然起敬;悠闲的人们舞拳弄剑,一派生机。沿栈道,过榭亭,婉转盘旋,在鸟儿的吟唱中我们来到了电视高塔下……站在高塔下,任秋风拂面,思

  • 【诗歌】高秀军 | 日历 (外四首)

    【诗人档案】高秀军1968年生,党员黑龙江大庆市人,大专文凭,自16岁自学诗歌写作,同年处女作在黑龙江《农村报》发表。2002年至2004年在黑龙江《新闻传播》做编辑。见证人彭立涛。诗歌作品在全国二十几家报刊杂志发表。现为黑龙江作协会员,顺义区作协会员,平谷区作协会员。有诗歌作品入选《寻梦人》《中国作者》《世纪星语》《我和老舍说句心里话》等。2013年在北京作协举办的中轴诗会诗歌,《我爱你前门大街》获得三等奖。2013,2014年夏各庄村我的梦中国梦宣讲员。2013年顺义文联左邻右舍的事事情情征

  • 【诗歌】阳娟 | 立春(外二首)

    【诗人档案】阳娟,80后,祖籍湖南省,现居黑龙江省密山市,从事个体经营。鸡西市作家协会会员,密山市作家协会理事,北大荒作家协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湖南日报》、《鸡西矿工报》、《雪花》、《小兴安岭》、《北方诗刊》、《北方时报》、《中华日报》、《诗中国》、《双清》等等报刊杂志。立春(外二首)黑龙江密山阳娟阳光暖暖的,多好我要留下一大片让其拥抱在我的诗行里大地上这些坦诚的白雪是我们一冬的语言像明天即将盛开的梨花满满地撒在我的长发,妩媚香艳立春是我们俩涌动的心思一会向你,一会向我无法停止……这是希望这

  • 【小小说】张鸥| 最苦是谎言

    【作者档案】张鸥,女,四十六岁。家庭主妇,兼人民陪审员。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区榆关人!崇尚直白简单的生活。写简单直白的生活正能量,感动生命!最苦是谎言(小小说)河北秦皇岛张鸥冷冬,国道102线,两旁风景柳老妪般干瘪的熬着,盘算着能否挺过严寒。从东向西而行,右手方向护沟边有棵独立挺拔的白杨树。树是普通的速生杨,朝上串着长,大有怒向云天之势。这不是什么可引人注意的,是树就生根发展的。神奇的是,节次而生的树卡把上,四个喜鹊,另一种生灵安的家,给荒野添抹一线律动。他常常从此经过,常常暗叹,白杨的依托支撑冬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