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以权力的名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3 20:16:2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以权力的名义

楔子

我已经五十三岁,马上就五十四岁了。来自http://www.xbxys.com/

  从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休没有退,一天精神旺盛得气冲斗牛。但是却拿着国家的工资,终日没有事干。就如同一个等死的人,或者说,我这一辈子就算是这样划上句号了。

  我这一辈子真的不甘心。

  这是因为我没有做出什么事业。

  我或者可以说出一万多个理由来为自己的辩护。

  比如,我从小死了父亲。原文xbxys.com

  我没有因此停止拼搏。

  我只读了一年半的初中,就考了全县第五十名。

  可是,当时全县想提高教学质量,把全县前五百名留下来读高中。虽然我们农村孩子都想读中专。那时候中专可是解决城市户口,而且全国正是缺人才的时候,中专生比现在的大学生还吃香。

  于是我读了尖子班。

  但是我读尖子班就多病。网站xbxys.com

  结果只得退学,我还是决定考中专。

  但是第二年,我分又考高了。

  县上又出台政策,前十七名报考中专的,留下来办师范,为自己县培养师资力量。

  就这样,我成了一个教师。

  我没有甘心,我就当了教师不久就下海经商。

  反正,我无论做什么生意,哪怕是累得自己的身体都受不了。

  但是最终的结局,我就是亏本。网站http://www.xbxys.com/

  我就带着满身伤痕回到学校做领导。

  可是,因为我不送礼,怎么也当不了校长。

  我于是就写书,书是卖出去了,可是最后出版商竟然不给我钱。

  我就混入社会,却遇到老大被抓了。

  我于是最终只能认命了。只想着某一日能够做一个校长。

  因为我母亲告诉我,我的爷爷那一辈遭到了诅咒。版权http://www.xbxys.com/说是我家三代不昌达!

  于是我就这样,在五十三岁时,还是一个学校的副校长,退了下来,似乎结束了失败的一生!

  所以,我不甘心。

  我却知道这个社会的现实,已经不允许我再来一次,也就是说,我的所有少年意气风华都将飘散在风里。

  所以,我终日地看着日月星辰,聊以度日!

  事情是那某一个夏日的夜晚,我在嘉陵江边看书,看星辰。

  只觉得星空波动,一股洪荒之力穿透了似乎荒古不变的星空。

  我觉得我的灵魂一下子升腾起来。

  我没有害怕,我只觉得我进入了一片浩瀚的宇宙。

  宇宙中有一座散发着洪荒之力的宫殿,或者说不是宫殿,而是一座座高山仰之的硕大无朋的山,组成的一个硕大无朋的殿堂。原文xbxys.com

  殿堂没有金碧辉煌,而是透露着让我忍不住想要膜拜的神圣。

  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认识,这是洪荒长老殿。

  那一座座高山正是一个个长老。

  突然,我听到居中的长老说话了:“我们选定了你,要进行一个试验。这个试验就是还人世间一个清明!你可愿意?”

  说实话,我讨厌神明,我举得如果他们存在,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我的努力,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将厄运降临在我的头上。

  所以我说:“我想知道,为什么选我?”

  居中的长老道:“因为你廉明,因为你一直恨不廉明的官吏!”

  我继续道:“你是让我去对付所有的贪官?”

  居中的长老突然呵呵笑了:“人心中有一个贪念,这是造物主造人的时候就赐予的。很多人去进行这个试验,结果自己也成了一个贪官!我们是要你去恢复这个世界的清明。让世人知道贪念是会遭到现实的报应的!我予以你以权力的名义,进行试验。”

  我继续问道:“在试验中我可以超越法律的界限么?”

  居中长老道:“只要不违背人道伦理!”

  我继续问道:“你有些好奇,你们会给我什么法宝或者说能力,去还世界一个清明!”

  居中长老道:“不可说!”

  我便不问了,或者说,我这个时候心中有一股怨念,对于贪官的怨念,能够获得这个机会,我纵然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于是,居中长老突然伸出了大手一拂。

  我就是一阵晕眩。

001 我现在十九岁

他用有些鄙视的目光看着我。

  他和我的是同僚,也就是说,他是副县长,我也是副县长。

  我根本不在乎他的目光,我的心理可是有着五十三年的承受力。

  但是,我现在的躯体却只有十九岁。

  也就是说,我的灵魂是在一个十九岁的躯体里。

  这个十九岁的躯体的灵魂已经死了,哦,他叫东方长空。

  或者说,我现在叫东方长空。

  我出生在一个将军府第里。

  我有着显赫家族背景。

  而我虽然只有十九岁,但是,我也有着显赫的经历。

  我十三岁读清华大学天才少年班,十五岁去剑桥大学JUDGE管理学院留学。十七岁毕业获得了剑桥大学顶级奖学金,同年从剑桥大学毕业。十八岁进入到一个美国公司任职,十八岁取得了美国公司的高层认同,被派往日本做公司副总。

  在我的记忆中,这些都是那样地虚幻,我觉得这一切都与我的家族有很大的关系。

  只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

  那就是我出了车祸。

  出车祸的原因是因为我这人其实一生对读书不感兴趣,对做官也不感兴趣,对金钱也不感兴趣,我和所有的官二代一样,特别喜欢玩。

  什么刺激玩什么!

  比如飙车就是我的最爱。

  可惜,这一次,一场车祸要了我的命。

  于是,我就在这尊躯体里得到了复活。

  我是作为国家人才引进计划引进的学者之一。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培训,我现在是蓬南县的副县长。

  主管经济建设,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一些局。

  现在我是和副县长陈再强交接工作。

  他继续以有些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听说你才十九岁。”

  我微笑着点点头:“十九岁就像八九点钟的太阳。”

  这话显然对近四十岁的陈再强是一种刺激。

  陈再强突然笑了,他这笑又些高声莫测:“你有很好的背景?”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如果没有呢?”

  陈再强的神色竟然变得有些改变:“这么说,你的父母是教师。”

  我想起了我的父母一个在军事学院讲过课,一个在艺术学校讲过课,于是我点头:“是的。”

  陈再强于是有些释然地点点头:“你是一个幸运儿。”

  我点头,这一世我真的需要几个朋友,而陈再强是我做副县长真正结识的第一个同僚。我笑得很开心:“我也是寒窗苦读啊!”

  陈再强笑了起来,是那种在同僚面前很平等的笑。

  我知道,他开始以为我的背景很深厚,鄙视不过是弱者在我的强大背景面前,做出的一种姿态。

  而这种姿态,是那样的虚弱。仅仅因为因为我的一个否定,和他的一个推断,这姿态就瞬间土崩瓦解。

  我知道,这个时候陈再强的心里一定好受了许多。

  他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曾经是一个幸运儿,十六岁就进了清华大学,还不是你那样的少年班。结果毕业我进了机关。我意气风华,我目中无人。就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人的一生真的是很快的,一转眼就是二十多年。”

  我心里知道,陈再强已经对我产生了某种认同感。

  可是,我知道我还没有彻底进入这个家伙的内心。

  至少是现在我没有时间进入这个家伙的内心。

  也许,我和他能够称为朋友。

  我不由得细细地看了看他的脸。

  他戴着眼镜,眼镜带着反光,这遮盖了他眼睛反射出的内心世界。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

  他立刻站了起来,捂住话筒,对我说:“欧阳副县长,我有些事情,交接的材料你看一看,有什么问题,我们再交流!”

  其实,我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经济建设对于蓬南这样的内地县来说,是最重要的工作。

  但真正的经济建设除了有一个占地面积宽广,却没有几家工厂在开工,其余的经济建设都是有人管着。

  县长挂着帅的,他是组长,我是副组长。

  书记挂着帅的,他是组长,我是第三副组长。

  常委副县长挂着帅的,他是组长,我是副组长。

  ……….

  近几天,我就在开发区转。这样的转和耍没有两样。

  当然也有人请我的酒局。

  可是,我这人上一世就讨厌了酒局,一般我是拒绝的。

  我并着急,因为我得熟悉整个蓬南县经济建设的每一块工地。

  我继续转着。

  我前世的时候,对于经济建设有自己的想法,我常常幻想着有一天自己做了县长市长甚至国家领导人,如何来搞经济建设。当然在那一世,这些想法还不如放过屁,因为放个屁,身体会舒服很多。那样想,没有办法说出去,说出去,反而会惹来无端的嘲笑。

  这一世,我或者真的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抱负。我像一只等待出击的老虎,在等待着出击的最佳时机。

  我需要结识很多的人,我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思考成熟。

  不过,事情很快就来了。

  那天下着连天暴雨。

  我突然有些不放心,我决定去三林水电站的二期工地上看看。

  三林二期工程是县委书记付学辉挂帅的项目。

  说白了,蓬南县真正在干的经济建设项目,都是上面调拨的钱。

  我们县和其他的内地县一样,都是国家转移支付的县。

  说简单点,也就是说,我们这样的县都是国家财政养起来的。

  我们本生的经济税收,连支付财政供养的人头经费都入不敷出,只能靠国家财政宏观调控,从东部地区,从南部地区来养活。

  而像修三林水电站二期工程,根本不是蓬南财政能够支撑的。从银行贷款的利息,都得靠国家转移支付来供给。

  或者说,在西部地区相对贫困的基础上,从国家,也就像自己母亲那里要一些钱,用于发展,这也说得过去。

  可是,关键在于,这么多年来,蓬南县要了钱来用于发展,蓬南县却依然是一个吃国家转移支付的县。

  说白了,这些要来的钱,根本没有对蓬南县的经济发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关键是,蓬南这样的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局长们,从来没有觉得过羞耻。

  说实话,上一世当他知道这个情况时,就觉得了巨大的羞耻。

  羞耻得几天几夜没有睡着觉,去想怎样来发展经济。

  只是,他上一世的想,不过是痴心妄想而已。

  关键是,这些地方政府考查干部业绩时,把从上面要了多少钱,作为一种业绩来考核!

  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是大张旗鼓地鼓励官员们向上级伸手,当大种讨口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样的结果,就是谁的背景大,谁就容易提官,因为这样可以通过这个人去找这个大的背景去要更多的项目要更多的钱。

  这样的结果,是上面只要管到钱的实权派,就成了香饽饽,下面的县长书记局长们都想尽各种办法,给他们送钱,以期要多更多的钱。

  这是,我最想改变的局面。

  我也想要钱,但是,我得找准项目,真正地促进蓬南县的经济发展,最终将上级的钱返回回去,甚至还有不错的回馈。

  这个我也想到了一些蓬南县可以启动的项目。

  我准备引进资金,找上面要一些钱,通过这些企业,真正地在蓬南这片土地上生出钱来。

  或者说,这几天,我一边转,一边就是在考虑这些项目的前景。

  而且考虑得基本上成熟了。

  连从什么地方要到钱,我都有了眉目。

  但是,事情就来了。

  我赶到三林而起建设工地时,这个时候大雨如注。

  三林二期工程是在三林一期水电站的基础上,另外修的一个水电站。

  也许是受长江葛洲坝水电站的启发,对于整个嘉陵江进行截流修建的一个大型水电站。

  我开着车沿着嘉陵江跑着,车上只有我和我的秘书。

  蓬南地处嘉陵江中游,过境河段为89公里,河面宽约150至200米,一般水深8至15米,浅滩水深约1.5至2米。5至11月为汛期,12月至次年4月为枯水期,12月至次年3月为有雾期,水雾多出现在夜间和清晨。沿河两岸多为峭壁和河石滩相对,河道曲流多,平滩亦多。平滩众多当为一大特色,全县共计有河滩19处,祝家濠、陡岩子、邱家滩、簸箕子、肖家滩、李家滩、铜鼓岭、沈家滩、牛毛漩、杨家店(岩)、竹林溪、桌子角、坛子口、三溪口、金钟滩、金竹庵、八字脑、大石塘、满天星。其中急流滩6个,险滩3个,浅水滩10个。

  而三林镇是蓬南有名的四个古码头之一。

  开着车虽然只看见外面白茫茫一片,但是,一路都是浅滩湿地,芦苇丛和水柳树成林成片,让人有真正地置身洪荒的感觉。

  自从我进入过洪荒古殿,看到这有些洪荒的景色,竟然有一种格外的亲切感。

  突然,我就听到了一阵巨大的喧哗声。

  我望向秘书李阳。

  秘书李阳肯定地点点头:“欧阳县长,有很多人在喧哗!”

  我一下子踩住了刹车,急忙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李阳把头伸出了车子,回头道:“这是蓬南县有名的簸箕滩!”

  我也将头伸出了车子,看向白茫茫的芦苇丛。

  伸出头,喊叫声却是更加的急切,更加的让人揪心。

  我听出来了,这声音中有叫骂声,还有人在喊救命!

  李阳继续尽着他做秘书的职责:“所谓簸箕滩,是因为其探头水流湍急,整片水域就像一个簸箕一样,整片水域波浪起伏。在这样的雨天,加上三林二期工程修建,水位上升,行船有着巨大的风险!”

  我听不下去了,突然猛地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像一头愤怒地蛮牛一样,猛地一转向,朝着芦苇丛冲去!

002 我成了“5.20”沉船事件的主角

车子咆哮着,在芦苇丛中,左冲右突。

  我熟练地掌控着方向盘,任由我越野车在芦苇丛中高低颠簸。

  李阳就像坐在一艘在浪涛中奋力挣扎的航船,面色卡白,双手使劲地抓着座椅,声音却并没有停下来。

  “这里有从县城开往三林镇的航船,每天三班,这个时候,应该正好是中班!”

  李阳是一个年轻的大学生,比我大约大了十岁,是从教育单位考上来的。

  说起来,在秘书行列还是一个新兵,正因为他是新兵,所以,跟我这个新副县长,正好是葫芦配铛铛。

  不过,我发现这个小子相当敬业。也就是说,他把当教师的敬业精神拿到了当秘书这个岗位上来。而且对全县的情况了解得也很是透彻。

  我的车子终于从芦苇丛冒出了头,一头向着嘉陵江冲去。

  我一个打方向盘,一个急刹车,撞在了一棵水柳树上,咆哮着停了下来。

  我们跳下车,就呆住了。

  只见我们面前就是一条倾斜的航船。

  上面的人正控制不住地向着江里,像下饺子一样向水里落。

  大人和小孩都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落到江里的人很快就被一个浪花卷入了江里。

  人们的呼救声响成一片。

  我回头对李阳叫道:“立刻打电话报告县委、县政府,要求周围乡镇组织人员道簸箕滩进行救援。让县武警中队、县公安局立刻驰援。要求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立刻派救护车道簸箕滩!”

  李阳立刻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我一便吩咐着,一边脱着衣服,吩咐完我吼了一句:“告诉他们,我正在组织救人!”

  说完,我一下子扑进了水中。

  扑进水中,我吃了一惊,这才想起我上一世可是不会游泳的。顿时心里一急。

  一急,我很快地就从水里伸出了头。

  我这才想起这辈子,我可是一个耍心浓重的家伙,这游泳对于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我奋力地朝前游去。

  李阳打完电话,见我跳进了江里,不由得大急。这时候就见几个大男人已经成功地扑上了岸。

  他顿时吼起来:“你们快下去救人啦!”

  这几个人盯着他,他急急地叫道:“我是欧阳县长的秘书,我命令你们下河救人!”

  顿时,这几个人等着眼道:“欧阳县长为什么不下河救人?”

  李阳叫道:“欧阳县长已经跳下河了!你看!”

  “老子才不信,县长会跳下河救人!傻帽!”几个人顿时笑起来。

  这个时候,我捞着两个小孩,扑到岸边,对着岸边几个人大声恶狠狠地吼道:“来,把小孩接上去!”

  那几个人慌忙过来搭手。

  李阳叫道:“欧阳县长,我不会水!”

  我挥挥手:“你不会水,就在岸上照顾上了岸的妇女儿童!”

  说完,我再次向着江里扑去!

  岸边几个人顿时对李阳道:“那小娃儿真是县长?”

  李阳一边照顾两个小娃儿一边没好气地道:“小娃儿怎么啦,他在救人!你们呢?”

  岸边几个人不一刻,一个又一个跳下了水,投入了和我一起救人的行列。

  更多的男人从江水里挣扎出来,组成了和我一起救人的行列。

  于是,一个又一个妇女、小孩被我们救上了岸。

  雨水和浪花成了我们主要的敌人。

  我们完成了最初的一刻救人的黄金时刻。

  我不得不对身边的汉子们叫道:“同志们,下面我们要进行江中打捞,水性差一些的兄弟朋友,请上岸,其余的跟我救人!”

  簸箕滩实在是名不虚传,整个江水成一片起劲地一上一下沉片的翻滚。

  我在救下两个人,就精疲力竭!

  但是,我看到江里还有人影在挣扎,只来得及喘一口气,又一猛子朝着江水里扑去。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县消防队,县武警中队,县公安局,县委,县政府,县防汛办,县上各大机构,包括周围乡镇的干部都过来了。

  我还在水里奋力挣扎着。

  不过在这样的水里,救人基本上已经属于徒劳了。

  我一无所获,被一个武警用救生用的工具,捞上了岸。

  上了岸,我很冷。

  只有李阳注意到了我,于是我在他的搀扶下,进了汽车里面。

  我真的很冷,这个时候,县长、县委书记、各大常委们都来了。

  县电视台也围着他们在转,救护车很快将人送上车,送往了县城医院。

  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出去,再说,我也累得实在没有一丝力气,刚才要不是武警把我捞上来,我真的怀疑我有没有力气游回来。

  因此,我把湿衣服脱下来,可是,又一时没有干衣服穿,只得光着身子坐在车子里面。

  李阳给我找干衣服去了。

  我慢慢地卷在车上,把车门管得严严的,竟然迷糊了过去。

  如今的社会消息实在是通达。

  没有等沉船事故发生完毕,离蓬南县70公里的南达市的记者,省城和中央住南达的各地记者都过来了。

  顿时,现场更是热闹了起来。

  这个时候,县委书记想起了我。

  而我正在将李阳不知从什么地方借来的干衣裤向身上套。

  这时候,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动作。

  县委书记拉开了我的车门,我正慌忙将一条裤子套在了身上。

  这个时候,各大报社的记者都随着县委书记过来了,长短镜头瞬间就照到了县委书记的头上,县委书记却道:“我们今天值班的领导是欧阳长风副县长!请你们把镜头给他。”

  我赶紧穿好衣裤,面上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

  这事情,就这样找上了我。

  一切都是因为我的那个微笑。

  我的这个微笑一下子惹恼了几乎全世界所有的人。

  各大报社,各个网站都等出了我的笑容。

  我的笑容在我的记忆里,曾经迷倒了欧美的少女,也迷倒了不少华夏同胞。

  但是在这一刻,却成为了世界上最讨厌的微笑。

  几乎所有人都在问一个问题。

  为什么值班领导在船沉了的时候,在第一时间露出的是微笑?

  更有甚者,继续上纲上线,为什么连远在南达的记者都来了,这位值班领导还在车子里面,是躲雨吗?

  难道只有他才知道躲雨吗?

  那么多记者那么多群众那么多官吏都忙着救人,他为什么要躲在车里躲雨呢?

  这是一个十九岁的副县长,请问他有什么背景,为什么十九岁就当了副县长,请把他的履历晒出来。

  请问这么多的群众死亡,他为什么笑得出来?

  我上一世曾经是一个网络写手,所以,平日里有事没事就喜欢上网。

  我也见过明星啊官员啊在网上被炒得不亦乐乎,有时候,也因一时气愤上去发亮句贬言。

  但是,这时候网络让我一下子有些傻眼了。

  关键是,一些不明真相的网民开始侮辱我的人格,甚至辱骂我的家人。

  上一世我的父亲死得很早,我的母亲就是我的禁区。我记得当时教书,一个学生骂我的母亲,我忍不住就揍了他!

  所以,我非常生气别人骂我的母亲。

  但是,我知道这一切只有等待上级追查时,恐怕我才有辩白的机会。

  因为县委书记和县长和副县长和局长们都在做善后工作,准备迎接上面来人对事故的调查。

  因为,“5.20”沉船事故死了八十九个人,这已经是特大事故了。

  省上中央都是会派出调查组来的。

  老百姓已经传出了各种流言蜚语,似乎我们每一个官员都会因此被撤职,被法办。

  我知道,这或者是我要做些事情的机会,也许这对于我来说是个机会。

  我决定去找县委书记王百当。

  王百当看着我:“欧阳啊,你的情况我已经坐了了解,你不要心理负担。一切等上级来调查时,就会真想大白。”

  我对王百当道:“我愿意做这次事故处理的主角。”

  王百当是市上空降下来的县委书记,当过多年的市委副秘书长,可以说是个官场的老油子了。处理这样的事故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第一次参加,他知道,这样的事故总是要处理人的。

  而往往处理伸出头哪一个人。

  或者说,从事件发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和县长杨盛名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么大的事情,蓬南县得有一个人来承当。

  并且两人不计官场上的你争我斗,几乎不约而同的将这个角色定在了我的头上。

  其实,我上一世五十三岁不是白活了,县委书记在记者采访他时,才找到汽车里的我,就是要把我推出去。

  我是值班领导。

  但是,王百当没有想到,我竟然主动来当这个沉船事故处理的主角。

  他把背向椅子上靠了靠,面上不露痕迹地闪过一丝阴笑。

  我明白,他真的把我当成一个雏儿了。

  竟然敢来承担处理这样大事情的主角,这可不是争位置的时候。

  或者说,自己和县长都想找一个替死鬼在前面,自己可以在他的背后见机行事呢?

  他点点头:“你这个想法很好,年轻人勇挑重担,很好。说说你的理由!”

  我看住县委书记:“我是当天的值班领导,我是三林工程领导小组的第三负责人,我是主管经济建设的,三林工程是蓬南经济建设的一部分,我也是县政府的领导人之一,另外,我年轻有足够精力来处理好‘5.20’事故。”

003 常务组长

王书记道:“你说得有道理,我只担心一点,你有没有处理这方面事故的经验?”

  我轻轻摇摇头:“我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处理危机,我在剑桥有研究,也写过有分量的论文。在美国我有过实践经验。对于这个事故,现阶段我是这样想的,对于老百姓的要求,尽量满足。对于捣乱分子坚决制止。对于记者,我们只说明真相,不做过多解读,等上级调查结果。对于上级接待,热情主动,不设置任何障碍,尽量为他们提供一切方便。”

  县委书记点点头:“我和老杨会关注一切事情,特别是上级的接待工作。你的第一条河第二条很好,团结所有基本群众,打击捣乱分子!这是我们这次处理事故的两只手,两只手都要硬!我会让武警和公安局二十四小时听你的调遣!一句话,你的命令就是我和老杨的命令!我也会让财政放下一切东西,包括财政人员的本月工资支出,保证满足老百姓的条件!你具体找财政局局长老顾联系一下,特事特办!”

  县委书记站了起来:“如今事故发生已经二十个小时,是该开一个常委会了!你准备一下,马上开会!”

  我是常委排在最末的一个。

  杨再强也排在我的前面。

  常委一共有九个,县委书记、县长、政法委书记,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纪委书记、宣传部长、组织部长、杨再强和我。

  不过,今天我第一次被县委书记点名坐在了县长杨盛名侧边。

  县长杨盛名也对我点了点头。

  其余的常委们居然都对我点了点头。

  这真的让我有些莫名惊诧。

  不过,我的莫名惊诧,终于在王百当说出的一段话里,觉得了蹊跷,他说:“一个共产党员,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要勇敢站出来,勇挑重担。难道蓬南县是我和老杨的吗?对于某些人行为,我这里要提出警告。但是,对于某些同志的行为,我们要提出表扬!那就是我们的副县长欧阳长风同志!”

  王百当的眼睛盯向了我,我顿时觉得自己背影承受了无数的眼光。

  王百当继续道:“欧阳长风同志提出了,他是当天的值班领导人,发生的事情,他愿意来承担处理责任!这是敢作敢当的行为!他提出了他是三林工程的第三负责人,这是明白自己的职责。他提出了三林工程是蓬南经济建设的一部分,他理应承担着一个责任!这是不怕麻烦,用于主动担责。他提出他是县政府主要领导人,这是一个共产党人的主人翁意识!我在这里放下一句话,在座的,每一个人必须尽全力配合欧阳长风同志,凡有不配合的,只要欧阳长风同志反应到我和老杨这里,立刻就地免职!”

  杨盛名站了起来:“这次‘5.20’沉船事故处理的领导小组,由王百当同志任组长,杨盛名同志任副组长,欧阳长风任常务副组长,其余常委都是副组长。政府办公室主任任办公室主任!我要说一句话,王百当同志宣布的纪律,就是铁的纪律,谁违反,处理谁!”

  王百当挥挥手:“你们各自下去,立刻给你们主管的局打招呼!有不服从指挥的局长,也是那句话,立刻就地免职!文件立刻下达到每一为同志手里,那就是尚方宝剑!”

  杨再强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从这一丝微笑,让我感觉到意味深长。

  管财政局的常委副县长何小轻对欧阳长风道:“欧阳长风同志,我保证财政局会一切通从你的安排。”

  我从常务副县长的话里听出了一丝轻松。他是三林而起工程的常务组长,也就是第二号人物,他应该是这个常务组长。他终于摔脱了,等于就是把我顶了上去。当然县委书记也不愿意他当这个替罪羊,在当时的记者在场的现场,直接将我这个值班领导亮出来,其实就表明县委书记的态度。也就是说,县委书记不顶这个黑缸,他不顶这个黑缸,这个黑缸还得我来顶。但是,从县委书记开始的话中,还是责备他没有主动出来承担这个常务组长。但是,现在一切都因为我的主动出现圆满结束了,他应该轻松。

  政法委书记王伟刚走到我的面前:“欧阳长风同志,我立刻与公安局马局长通电话,我让他立刻到你那里报道!”他拍拍我的肩膀:“欧阳长风同志,任重而道远啊!”

  王伟刚和我父亲的年龄差不多,手特别的温暖。我说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担心,这是父辈的担心!

  我把手搭在他的手上,感受着他手上的温暖:“我马上去公安局!”

  我立刻就驱车前往公安局。

  说实话,我与公安局长并不熟悉。

  我当然看见过他,但是两人只是点头之交。

  我让秘书李阳在办公室里整理我需要的文件。自己一个人向着公安局赶去。

  公安局门岗拦住了我的汽车,我只得将车停在了门口大街上的临时停车框内。向临时环卫工交了两元钱。

  但是,在门岗哪里,门岗又拦住了我,要我出示证件。

  我于是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看来这次处理沉船事故,得把我副县长的工作证带在身上了,不然这样做事情太耽误时间!

  我这人还有着前一世的观点,觉得带着一个副县长的工作证就是显摆。

  门岗看了身份证又问道:“你有什么事?”

  我说:“我找你们马上催局长。”

  门岗顿时警惕地看着我:“你预约了么?”

  我点头:“应该预约了吧!”

  我真的很急,我皱起了眉头!

  显然门岗对我皱眉头很不满,面色就有些不善:“小子,说实话,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公安局,不是撒野的地方。”

  我当然很生气。我说:“什么意思,同志!”

  门岗顿时喝道:“我都是父亲的年龄了,你叫同志吗?”

  我于是笑了:“我叫你什么呢?同志。”

  门岗真的生气了,声音提高了几分:“小子,信不信我今天教育教育你?”

  顿时,门内走出一个警察:“什么事,这么大声,老孙!”

  门岗更大声地道:“这个小杂碎叫我同志,你都叫我老孙,是不是?”

  警察就笑起来:“老孙啊,你真是!”

  老孙更生气了:“我都比这小子父亲大了,他叫同志,我是他兄弟么?”

  我有些生气:“警察同志,你们门岗怎么骂人呢?”

  那警察带着墨镜,这个时候回头看着我:“骂你怎么啦,他不要你叫他同志,你就叫他爷爷呗!”

  我盯住这个警察的警号。我不想惹事,我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警察却已经走拢了,伸出一根手指指住我:“滚远点,这里不是你来的!”

  我顿时有些来气了,这门岗我可以不计较,就是我叫他一声爷爷,我也不吃亏的。但是这警察阵地态度我就生气了:“你要对你的话负责任!”

  警察顿时向我进一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衣服:“走,进去,我对你负责任!”

  我真的愤怒了,猛地一下挣开了他的手,掏出了手机,拨响了马上催的电话。

  说实话,因为马上催是老同志,我不想他下来接我,所以在门口没有给他打电话,竟然出了这么多事!

  那警察显然也被我摔开他的手激怒了,立刻叫道:“呵,打电话,叫人啦!来呀,给我把这个牛子带进去,教育教育!”

  我对马上催道:“你来大门口接我吧!”

  几个警察冲了出来。

  我轻声道:“这个样子,一会儿你们马上催局长来了,我才进去可以吗?”

  那几个警察本是已经围住了我,要对我动手的,听了这话,不由得一愣。

  那戴墨镜的警察顿时看住我:“你认识我们马局长?”

  我摇摇头:“只有一面之交。点了个头而已!”

  戴墨镜的警察顿时大笑起来:“一面之交,点了个头而已?你小子有脾气!装什么愣,把他带进去!”

  我真的不是让马局长难做,我真的被他们架进了公安局。

  我可以反抗,因为我感觉得到,我这个身体充满了力量,那是我好奇,利用暑假去父亲手下的特种部队训练的结果,而且,我回到美国还是到日本没有停止过一天的练习。

  但是,我知道我如果动手,一定会把事情闹得更大,马上催局长会更加难做。我还得靠马上催同志给我扎起!

  可是,走进公安局里,这些警察就将我往一个黑屋子里带。

  我想到了,这下子进去,恐怕就得挨打了。

  我总不能为了马上催同志难做,到黑屋子里被他们打一顿吧!这样亏本的事情,我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是不会干的!

  所以,我就动了。

  这些警察抓个普通罪犯还可以,但是对付特种部队的动作,似乎还欠些火候。

  这是当年特种部队的教官对我说的。

  不过,他说的是美国警察。

  因为我当时要去美国。

  要面临着美国警察。

  但是,这似乎对于中国警察同样有效。

  不一刻,几个警察都东倒西歪的。

  只剩下那戴墨镜的警察睁大眼睛看着我,接着就想跑。

  我真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去拿出枪来什么的。再说,既然动手了,他也对我动过手,该还的总是要还的!

  所以,我一个纵步就把他掳在了自己的肋下。

  那小子立刻像母猪翻窝一样地叫了起来:“恐怖分子袭警,快来人啦!”

004 我决定弃用马上催

这小子这一声叫,非常有威力。

  立刻,警笛响了起来,很多警察突然冒了出来,而且他们气势汹汹的地拿着武器。

  武器全部指向我:“举起手来!”

  我举起手,我说:“我要见马上催局长!”

  马上催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威严地大喝一声:“干什么?全部放下武器。”

  戴墨镜的警察有些不服气地道:“马局长,他可是袭警!”

  马上催一回头恶狠狠地盯住他:“那你把他抓起来?”

  戴墨镜的警察顿时笑了:“是马局长的亲戚,那就算了!”

  警察们一个个都有些萎萎的。

  马上催洋洋地笑道:“他不是我家亲戚,你抓不抓?”

  戴墨镜的警察面色变得几变:“马局长,是那家公子?”

  眼睛忍不住就望向我,柔和了很多。

  马上催却不理他,走上前来,一把握住我的手:“对不起,欧阳县长。”

  那戴墨镜的警察一把将墨镜脱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我。

  不光他愣愣地看着我,其他警察也愣愣地看着我。看着我这个十九岁的副县长。

  马上催对所有警察道:“同志们,这是我们县的副县长,县委常委,‘5.20’事件处理领导小组的常委副组长,欧阳长风同志,今后一段时间,我们都要在他的领导下,对‘5.20’事件进行处理!”

  我看着这位满脸横肉的马局长,我有些佩服他的中气真的很足,声音够大。

  所有警察张大了嘴,包括戴墨镜的警察也张大了嘴。

  马上催顿时眼睛里闪过一丝狠厉:“你们就这样用枪指着欧阳县长,算了!”

  那戴墨镜的警察终于醒悟了过来,轻声道:“欧阳县长,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要打要罚,你一句话,我们这些兄弟都没有话说!”

  其余警察也都一起鞠躬低头道:“对不起,我们道歉!”

  我刚想说话。

  那戴墨镜的警察又冒出一句:“其实,你只需要向门岗说明你是欧阳县长,就没有任何事的?”

  我对马上催局长笑着道:“看来,还是我错了?”

  马上催局长自然听出了我这话中有话,顿时发作起来:“我们公安局是为人民办事的,难道普通老百姓进来办事,就进不了公安局?要整顿,门岗要整顿,公安局内部也要整顿!”接着对我道:“欧阳县长,你看,我将整顿结果另外抽时间给你汇报。王书记给我说,让我服从你的指挥,‘5.20’事件紧急,我们。”

  我说:“好,我们上车谈!”

  说完,我就向公安局外面我的车走去。

  马上催要喊警车,被我阻止了:“上我的车!”

  我的车,我做主。

  这让马上催局长很不习惯。

  所以我就取得了首先说话的主动权。

  我一边开车,一边道:“马局长,情况万分紧急。‘5.20’沉船事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4小时,现在现场的人员都在忙碌。我们,特别是我必须动起来,而我动起来,就要第一时间到事故现场去,到第一线去!”

  马上催局长面上露出了淡淡地微笑,这是上位者惯有的,成竹在胸的微笑:“我和公安局的同志一切听欧阳县长的安排。”

  我当然不能让他这样一直成竹在胸,他的成竹在胸不外乎建立在,我要求到公安局派出大量警力,他的成竹在胸不外乎认为我是新毛头,没有什么社会经验。

  所以,我偏不说公安局。

  或者说,我让他上我的车我已经有了我的主意。

  或者说,我这个主意,在开始的时候,并不成熟,但是在见到公安局的警察后,我的这个主意就坚定了。

  我说:“我想从武警中队抽调一部分武警战士,协助我工作!所以,我们现在去武警中队!”

  马上催一愣:“有这个必要吗?一般来说,在紧急情况下在动用武警的!”

  我点点头:“我决定,有这个必要!”

  马上催顿时一愣,因为我说了我决定,等于是堵住了他提出质疑的路。

  他皱了皱眉头:“一般情况下,都是以我们公安局为主,以武警辅助。毕竟武警都是一些年轻的战士,没有处理问题的经验。这样吧,我们公安在做主线,武警主要起到威慑的作用!”

  我坚决地摇摇头:“我们不能因为‘5.20’事件破坏了蓬南县的治安。我的意思是,你组织一支精干的队伍,在公安局待命,以应付紧急情况。而我只带武警战士就行了!”

  马上催一愣,但是,他仍旧平静地道:“这是王书记和杨县长的决定么?王书记可是没有给我说?”

  我摇摇头:“这是我的决定,我作为常务副组长有安排具体执行的权力!”

  马上催急忙道:“欧阳县长,我没有怀疑你的权力。我是担心出什么大事?”

  我看向他:“你认为有什么大事发生?”

  马上催一愣,面皮涨红了。

  显然我这话让他觉得难受。

  我却不管他难受,断然道:“好,你现在要做的,保证蓬南县城的治安不出问题。其余的事情,就按我说的办!”

  说着话,我们已经来到了武警中队。

  武警中队的武警因为要守卫看守所,可以用的武警战士只有十二人。

  当马上催将我介绍给武警驻蓬南的参谋后,参谋立刻道:“欧阳县长,我们已经接到了上级的指示,为了处理好‘5.20’事件,我们会全力协助蓬南县地方的工作,接受你们的领导!”

  我握着参谋的手道:“你这十二名武警战士,从今天我,就跟我,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参谋犹豫了一下:“你是说,他们二十四小时跟着你!”

  我坚决地点头。

  这是一群大约也就十九岁左右的年轻战士,一个个朝气勃勃的。

  我从头望到尾。

  这个时候阳光正好从营区的训练场照进来,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年龄。

  顿时,我觉得一股青春的朝气,在我的全身澎湃。

  于是,我的面上有了阳光青春的笑容。

  我一挥手:“我们走!”

  我决定起用这批战士。

  我之所以不用公安局的警察,是我害怕这些警察会动不动对老百姓动粗。

  我的灵魂深处还是一个老百姓,我讨厌强权讨厌高压。

  第二个原因,是我在公安局的所见所遇,让我对于马上催管理的警察队伍的作风,充满了深深的怀疑。

  我有一种预感,这些人进入到沉船事件中去,会遭到老百姓的反感。

  而且这些警察都和蓬南县的各级机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我调查‘5.20’沉船事件很是不利。

  或者说,我这时已经有一种预感,这次沉船事件背后,也许是我在蓬南的一个切入点!

  尽管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发现沉船事件背后有什么贪腐行为。但是我上一世经验,往往一个地方出了一件事故,最终都会牵连出一大批腐败之徒。

  但是,往往都是弄一两个替罪羊,就结束。

  我要通过这个事件,揪出一批贪腐分子,绝不是找一两个替罪羊了事。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其实,我也希望没有腐败分子,纯粹是一场事故。

  不过,我想起上一世我在故事会看到的一个顺口溜,说的是一个闲汉站在县委大院外面唱道:“我站在外面朝里看,个个都是贪污犯,先枪毙后审判,没有一个是冤案!”

  这顺口溜是民谣。或者只是人民对贪污盛行的一种气愤,并不准确,比如,我就不是一个贪污犯。

  不过,我得试一试。

  这些武警战士虽然没有什么人生经验,更没有破案的经验。

  但是,我坚信他们还有一颗纯洁的心灵。

  或者这才是我要揪出贪腐分子的基石。

  他们不会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名义,去包庇某一个人!

  当然,我得首先和他们谈一谈。

  不过,没有等到我和他们谈话。县委书记的秘书就打通了我的电话,说是王百当书记要和谈话。

  我想到了马上催会想县委书记县长他们汇报,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王书记就有了反应。

  王百当不经意地看着我:“你没有动用马上催公安局的人?”

  我当然不能把我的意图告诉王百当书记,或者说,我现在还真不知道,我究竟该相信谁!再说,我的想法,或者在官场上的人看来,就是幼稚,就是另类。

  因此我道:“我想,不能因为沉船事件影响蓬南县城的治安,公安局准备一支应急队伍就行了!再说,我并不认为,在处理沉船事件中,用警察介入是妥当的。虽然,当事人可能是刑事犯罪,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这是一个民事赔偿案件。”

  王百当笑了:“欧阳啊,你的思想逻辑性很严密。我非常欣赏!”

  我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等他的下文。

  王百当继续道:“我说过,这个事件的处理要两手抓。但是,我认为你动用武警这一招很不错。我建议,武警也穿便衣吧,那都是年轻小伙子,当成普通办事人员也是可以的。对于沉船事件这件事,我想了很久。我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对于民众的赔偿,只要赔偿得好,老百姓不闹,其实也就意味着,这个事件就是平安处理了!公安局那帮警察,惊抓抓的,能够不介入,就绝对不允许介入!”

005 我们都十九岁

我从王书记办公室出来。

  没有想到政法委书记的秘书也在楼道里等着我。

  我进入到了王伟刚书记的办公室。

  王伟刚一如开会一样的热情。

  他亲自给我倒了茶,然后过来陪我坐下:“欧阳啊,我这样叫你,你不介意吧!”

  我急忙道:“王书记和我的父辈年轻差不多,这样叫,我觉得很亲切!”

  他点点头:“欧阳啊,你道蓬南不久,过去又是在美国、日本,对于富哦请不是很熟悉呀!我要给你个建议,像沉船事件这样的大事,越快捷的处理好,独有蓬南县委,对于你个人都是有好处的!”

  我喝了一口茶,点点头:“恩!”

  王伟刚继续道:“马上催局长给我来了电话,我当时就批评了他,我明确表态,欧阳县长的意见就是县委的意见就是县政府的意见就是沉船事件处理领导小组的意见!不要公安介入,这事件你这样处理,我认为很好!我以为,武警战士也要普通人打扮,他们涉世不深,身上还有学生气息,就和我们现在看到的才出来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差不多!这样不容易激发矛盾。其实,只要赔偿得好!我相信老百姓是不会闹事的!”

  我看着王伟刚书记的眼睛,笑着点点头:“我懂了!”

  我走出县委大院,没有想到杨盛名县长的秘书也在等着我。

  我只得又去了县长杨盛名的办公室。

  杨盛名哈哈大笑着:“哎呀,欧阳啊,你来了蓬南县多久了?有一周了吧!看看,这还是第一次来我的办公室坐坐!”

  我只得道:“杨县长工作忙,我不敢打搅。”

  杨盛名点点头:“这么年轻,就敢于挑重担,不错啊!欧阳啊,你这可是代表我们县长我们县政府,做出的成绩我们县政府这帮老家伙脸上也有光啊!”

  我连忙道:“我听杨县长的指示办事!”

  杨盛名顿时面色一端:“我觉得你做得好,你拒绝让公安局插足进来,这事就做得好!”他站了起来,很激动地站了起来:“我始终认为,我们老百姓是通情达理的,只要我们给他们赔偿好,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我相信他们就不会闹事。如果说,我有什么指示,就是你要把赔偿工作做好,让每一个老百姓满意!你应该吧工作重心放在赔偿上!知道吗?”

  从杨县长办公室里出来,却发现常务副县长何小轻已经和财政局长马料等在走廊里。见了我,急忙向我招手:“来来,欧阳县长!你没去,马局长就等不急了,亲自跑到我办公室里来了!”

  我们三个人又一起来到了何小轻的常务副县长的办公室。

  何小轻道:“你时间忙,我们长话短说!”

  我和马局长都听着。

  何小轻继续道:“欧阳县长,马局长,我和王书记、杨县长认为,处理沉船事件的关键在于安抚老百姓的问题!所以,赔偿工作必须及时到位,充分听取老百姓的意见。其余的事情都可以忽略不记。这一点,你们都要切记!这是我的态度,也是县委县政府的态度。马局长要充分和欧阳县长配合,否则,我撤你的职。你们财政局现在其他任何人要钱都可以不给,保证欧阳县长这一块!”

  我走出何小轻的办公室,突然发现,他们这些大佬和我的谈的话,其实都是一样的。

  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会责备我弃用马上催的公安局,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竟然奇怪的和我的意见一致。

  我觉得这里面似乎包含着什么东西。

  表面看来,他们似乎都想问题立刻就得到解决,而且这样的结果,等于是将处理沉船事件的功劳白白地送予我!

  我知道天下白吃午餐。

  可是,我一时想不出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想不出,就不想,我决定一切按照我的思路,慢慢地做。

  我把武警战士全部请到了我的办公室。

  这让我的办公室挤了起来。

  我对这些战士说:“同志们,我们来报报年龄。”

  一个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武警战士,竟然都是十九岁。

  我对战士们说:“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们!”

  十九岁的战士们斗看着我。

  我说:“我今年也十九岁!”

  战士们愣得一愣,竟然发出了一声欢呼声。

  我和战士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一个战士小心地问道:“可你是县长,和我们能一样么?”

  我笑了:“你们吃饭,我也吃饭!”

  战士们点点头。

  我说:“你们喜欢睡懒觉,我也喜欢谁懒觉!”

  战士们道:“我们要出操,可惜睡不成!”

  我说:“我要工作,常常很早就被叫起来!”我继续道:“我喜欢上网聊天!”

  战士们也叫道:“我们也喜欢!”

  我道:“我是人民政府的县长,我天天得想着国家、人民对我的信任!你们呢!”

  战士们沉默了一瞬,班长起来道:“我们的帽徽上有祖国,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卫人民的安宁!我们也要想着国家和人民对我们的信任!”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好!同志们,兄弟们,我们是不是一样的!”

  战士们顿时叫了起来:“是一样的!”

  我继续道:“我们都是男人,既有承诺就必须坚守!所以,我们今天就要一起处理沉船事件!我在这里说一句话,我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自己做的事情,对得起国家和人民的信任!我们做不做得到!”

  战士齐声答道:“做得到!”

  我说:“我也做的到!”我接着说:“我现在给大家分派任务!”

  战士们被我两个人一组,分派了四组八个人下去,到老百姓中去了解大家对沉船事件的看法,并相机收集沉船事件的线索。

  另外四个人跟我着我,处理事情。

  我要求战士都必须穿便衣,对外一直称‘5.20’事件工作组的工作人员。

  我接着为他们发了工作人员的工作证。

  我要求他们立刻下去开展工作。

  接着,我也带着这四个人前往三林工地。

  领导小组在这里设了一个办公室,我的秘书李阳早我一步已经开始在这里开展了工作。

  我和李阳保持电话联系,我却没有去办公室。

  而是带着这四个战士从县城航船始发站一路朝着三林工地走去。

  我们五个人打扮得就像五个游漫滩湿地的青年。

  一路走着。

  一路听着。

  老百姓都在谈论沉船事件。

  老百姓的嘴是没有遮拦的。

  特别是改革开放后,言论自由了。

  有的人似乎以了解内幕的人自居,掉着嘴巴胡乱地推测胡乱地猜测,然后又一本正经地当着真是的消息到处散布,来换取自己成为舆论的中心,换得一分钟一秒钟的出人头地。

  当然其中不乏谈论我这个昨天网上舆论的主角。

  甚至有人言之戳戳地道:“欧阳县长已经被抓了,是中央派人来抓的。”

  于是老百姓就一片欣喜,七嘴八舌地说:“抓得好!”

  有的人说:“狗日的,听说在越野车里打野战呢,裤子还脱了呢!”

  又有人道:“老百姓都没命了,还在笑,应该枪毙!”

  ………

  几个战士就有一眼无一眼地看着我,但是,他们记着自己的职责,紧紧地护卫着我。

  我对他们说:“你们没有护卫我的任务!”

  一个战士忍不住小声道:“欧阳县长,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

  于是我笑了:“为什么?”

  战士道:“你看起来不像一个坏人,你和我们真像!”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是不是一个好人,不能看表面现象。但是,我相信上级会对这件事情有一个定论的!”

  战士们都点头。

  突然一个战士道:“欧阳县长,我有一个问题,我不敢问!”

  我看着这个战士,豪爽地道:“问!我们是一切的人,这里没有县长,也没有首长!”

  那个战士是一个城市兵,叫孙明明,有着一双扑闪的大眼睛,他盯着我:“欧阳县长,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就是副县长呢?是不是有强大的背景?”

  我点点头:“我十三岁读清华大学少年天才班,十七岁剑桥大学管理学院毕业,在美国和日本工作过,有一些工作经验。因为我在大学就入了党,这次是作为国家人才引进回国,担任副县长!”

  孙明明顿时呆住了,眼里冒出了星星:“哇塞,学霸啊!留学生啊,还是剑桥大学的。还有在美国日本的工作经验。我服了你了!”

  其余几个战士顿时忘记了开始老百姓对我的评论,齐齐围住我,问这问哪!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偏西。

  我们走在了一片完全露不出脑袋的漫滩湿地上。

  领头的班长司徒军感叹道:“你是我们的偶像,我们一定要把这次事故处理好,我保证用全部的力量协助你!欧阳县长!”

  其余三个战士也纷纷表态。

  我非常高兴地看着眼前的四个十九岁的同龄人。

  不是因为他们对我的崇拜,而是他们决心全力协助我做好这次沉船事件的处理工作。

  说实话,我确实需要人手!

我以权力的名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以权力的名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超级兵王》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超级兵王》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超级兵王第5章冤家路窄叶煌打量了眼紫菱,却见她眼眶红红的,显然从罗刚的办公室出去后又哭过。“有事?”叶煌声音温和地问道。“我,我想中午请你吃饭……”紫菱声若蚊音,说完后立即低下头去不敢看叶煌,双手揉搓着衣服,小脸红得厉害,这是她第一次主动邀请男人吃饭,心里很是紧张。叶煌完全没有料到小丫头会跑过来请他吃饭,他淡淡一笑,帮这丫头完全没打算图任何的回报。就在叶煌打算说话的时候,旁边一脸猥琐的郑峰狠狠拍了一巴掌叶煌的后背,气愤地开玩笑道:“看不出来啊,

  • 热门小说《楼台烟雨含笑舞》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楼台烟雨含笑舞》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楼台烟雨含笑舞第5章这笔交易,很划算一声冷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继而,一阵呼啸的厉风扫过,她脖子一痛,意识,再次陷入一片黑暗。这一次,简宁的梦境再也没有那些奋不顾身的回忆,只有一片空茫,寂灭的空茫。她缓缓睁开眼,入目是叶深那张晦暗不明的脸,一张早就刻进她心底的脸。可此刻,她却觉得陌生,无比陌生。简宁望着他,突然笑了。“叶先生,怕我死了,孩子和子宫就没用了?”她麻木僵直的笑容,让叶深心头一跳,他皱眉,甩掉自己心头涌上的莫名其妙的情绪,冷漠地拿

  • 热门小说《半城柳色半声笛》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半城柳色半声笛》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半城柳色半声笛第5章你不会爱上我了吧我愣了下,转头看着他。在车上,那不就是那啥震吗?他知道我看他,却没有为我解惑,只唇角微微翘起,娴熟的点火,踩油门,转方向盘。路虎很快驶出停车场。路灯的光在他脸上染上一层层光晕。“看着我做什么?”他问。一双桃花眼看过我一眼后,很快又看着前方。那年头,查酒驾没现在那般严,也罚得不那么凶,人的安全的意识远不如现在。“你好看。”我望着他,痴痴的笑。他当即又笑了,唇角勾起的弧度再往上半分,特迷人。“小妮子该不会真

  • 热门小说《千色撩人》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千色撩人》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千色撩人第一卷第五章幻觉冲击哦,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我褪掉两个人之间所有的障碍,直接把她抱坐在身上,我张口含住她的玉女峰,一只手用力的捏揉着,另一只手已经摸进了幽谷。她敏感地弓起身子,这的一动,湿得更厉害。我抽回手,将泛着晶莹光亮的手指晃在她的眼前,想要逗她:“看你,真是个小骚,货。”我以为高晓婉会发怒,可没想到,她却嫣然一笑,二话没说,张口就含住了我的手指头,一边吮吸,一边呻吟着:“嗯……”我哪里还能忍受的住?我抽回手,她不满地都起嘴巴,我

  • 热门小说《终极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终极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终极小农民第一卷第5章我回来了张唯干咳一声,他第一次来,怎么可能知道东西在哪。而村妇听到这句话,大概是听出了陌生的声音,立马扭过身子,同时把衣服稍稍往下拉了拉,看向张唯。“哎哟喂!哪个村疙瘩来的愣头娃,看到人在喂奶都不知道避一避?”村妇轻斥了一句,伸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瓶酱油,放到了柜台上:“本来一块钱,但你这小崽子看了我,多收你五毛!”张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这秀英婶还真是装模作样,反正给谁看都是看,何必分村里村外呢。拿了酱

  • 热门小说《于无声处别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于无声处别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于无声处别离第五章爱惨了他,才会被他害得这么惨!这天晚上从外面散步回来,迟欢一推开门,发现洛庭桢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书,屋里只开了一盏流淌着浅浅桔色的壁灯。灯光柔和温暖,剪出男人沉静阅读时英俊儒雅的面庞,一副贵公子的矜冷之气扑面而来。迟欢扶着门把手,停下了脚步,心脏再一次没有出息的狂跳了几下。是啊,就算见识过他对自己最残酷最冷漠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对他动心。迟欢啊迟欢,你辈子就是爱惨了他,才会被他害得这么惨!警告过自己之后,她迈步往里走,察觉

  • 热门小说《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追寻爱的踪迹第5章屈辱的跪姿雨,淅淅沥沥。喻晚静静的跪在泥泞中。数十个花圈一字排开,巨幅的遗像就在灵堂里。她跪在外面足有六个多小时了。老爷子死了,厉凌琛认定了她是凶手。她想动,动不了,她两腿被摆成跪姿绑在了一起,两手也被反绑在身后。她想喊冤,也喊不了,厉凌琛用封条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厉凌琛和那个陆雨嫣并肩站在灵堂前回应前来吊唁的厉家亲朋好友。陆雨嫣,就趁着照顾老爷子的这段时间得到了厉凌琛的信任。

  • 热门小说《娇妻的秘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的秘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娇妻的秘密第5章我要憋死了回到家里以后,倒了杯水我就把药吃了,吃完药心里安定了不少,一抬头看见外面天都黑了。今天我老公也没给我打电话,有点想他,可一想到他我又很愧疚,那是一种情欲和道德的纠结,我并不想背叛我老公,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默默的下定决心再也不能有第二次了。走到窗户前想透口气,可我猛然看见,对面的楼上好像有个男人在偷窥我,看见我注意到他了,立刻就走开了。这边的楼房楼距都不是很远,住在这里很不方便,有时候天气热穿的少点很容易被对面看

  • 热门小说《医道生香》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医道生香》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医道生香第0005章小妞都很彪悍楚南凶的目光让那几个骄傲的青年男女都打了个寒噤,郑妙妙一想不对,他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丝罢了,虽然再像之前那样的羞辱楚南,不过脸上仍旧带着一种高傲和鄙夷:“楚南,就算是伯父和伯不在了,你也不应该这么堕落,像个蛮人一样的手,连点修养都没有!”楚南瞪向郑妙妙,目光眼无比:“古代人尚且懂得礼义廉耻,可是你郑妙妙却不懂得。你们郑家和我楚家订婚之时,你郑妙妙就已经是我未婚了,你敢说如果我楚家还是当年的

  • 热门小说《摇曳花瓣爱落泪》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摇曳花瓣爱落泪》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摇曳花瓣爱落泪第5章拿回属于她的东西看到是她,男人并没有将目光从桌上的文件上移开,声音淡淡的询问:“有事?”唐雪柔步态轻缓的走到办公桌前,精致的面容闪动着甜甜的笑意,声音略有些嗲气的说道:“季总,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上能邀请你到家里坐坐吗?”“抱歉,我今天的行程排满了,没空过去。”季枭寒眸色依旧清冷如水,女人热情的邀约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他至所以会让这个女人进到他的领地,只是因为五年前她的身体救过他的命。但这并不能代表这个女人就可以在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