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小说《误入妻途:总裁另类索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20:11: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误入妻途:总裁另类索爱

第一章 干他该干的事和人

中世纪欧洲风格古堡,房间里昏暗的灯光影影绰绰,四周环境让人没由来地一股恐惧油然而生。小百姓养生网

“一宁,我等你回来。”

男人磁性犹如大提琴音好听的声音不断回旋在脑海。

顾一宁一身洁白抹胸鱼尾婚纱裹在玲珑有致的身上,美眸紧闭着死死咬着下唇,圈抱着膝盖坐在大红的喜床上。

想到那个唯一待自己温润如水的男人,心中不断衍生的不安和恐惧就能好些。

今天是她的婚礼,但到现在她也没有见到新郎,甚至没有见到任何男方亲属,只是在主持的神父面前按照流程承诺后,便被送进了这里。

“咯吱咯吱”像是轮子轴承滚动的声响,由远及近从房间门口外传进来,随即“砰

地一声,房间门被从外推开。

床上的人下意识向后躲,将身子藏在一大床喜被下,想看又不敢看的露出一双眼睛。推荐http://www.xbxys.com/

“害怕我?”

低沉暗哑仿佛一口陈年古钟的磁性声音突然出现在头顶,顾一宁惊得整个人后仰后脑磕到墙壁吃痛地眼泪花冒出来。

昏暗中,顾一宁睁大眼看到床边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传闻墨家二少爷曾经遭遇车祸毁容,双腿不良于行,此时顾一宁面对那张在黑暗中看不真切的脸,脑中各种曾看过的网页新闻毁容后人狰狞的面目划过脑海,

闻言下意识点头又立即摇头:“没,我不,不害怕…蔼—”

女人细小的动作脸上的微表情,早已适应黑暗的墨西爵怎么会看不到?!

眼前的黑暗被撕裂,顾一宁违心的否认刚说完人被男人强有力的手臂攫住玉颈,整个人被拖到床边按在床沿,下一秒寒意袭来,透着冰凉触感的薄唇触到她柔细的玉颈。

柔软冰凉的薄唇带着异样陌生的电流带的顾一宁浑身一震,下一秒痛呼出声:“不要!”

男人牙齿毫无温柔可言的咬在女人玉颈肌肤,一股温热的液体自咬处流动,淡淡的血腥味散在唇齿之间。

“嫁给我就是我的女人。”男人修长的手捏着女人下颌抬起她来,狭长的眸子幽冷直射入她瞳孔深处,“再敢躲我,就不只刚才那么简单的惩罚。”

说完微微侧头,湿润的舌尖撩动的轻拂过她颈上流血的伤口,将牙印渗出的一滴滴的血舔舐干净。小百姓养生网

此时顾一宁才看清眼前的男人俊美如斧砌刀刻的俊脸,说话时嘴角扬着邪佞肆意,配着那张脸妖冶之中透着高贵的邪魅惑人。

她的身子因为极度的恐惧与男人的动作交融在体内形成两股完全极端的对流碰撞使她情不自禁在男人手中微微颤栗,开口的声音带着一丝始料不及的沙哑,此情此景听着格外魅惑:“为,为什么?”

墨家百年的大家族,财力权势无可比拟,身为墨家二少唯一指定的家族继承人,眼前的男人就算是遭遇车祸双腿不良于行,单凭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只要他愿意也有无数女人为了财富趋之若鹜。

哪怕他那方面…额,不太行,但是为了钱愿意牺牲的女人多的是。

为什么是会选中她?

这是顾一宁三天前得知消息墨西爵指定要娶她时,到现在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疑问。

“女人,”竟然给他一脸疑惑的表情装无知?!墨西爵捏着女人下颌的手指用力,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为了折磨你,你欠我的债要通通加倍还给我!”

她欠的债?什么债?

“我以前根本不认识你,你放开!”顾一宁一个头两个大,觉得眼前的男人绝对疯了胡言乱语。

她努力将自己下颌从男人强健的手中挣脱出来,刚爬了几下脚腕被拖着拽回来,“你不认识我,我清楚记得你就够了!”

男人说着猛地攥着女人脚腕将人整个提起来翻转的扔平在床上。

女人胆怯地撑着双手往后退,直到回头脊背抵上冰冷的欧式大床皮雕的冰凉床头,退无可退。小百姓养生网

墨西爵完美刀削的脸上覆着一层寒霜,冷气自结冰的眸子一寸寸溢出渲染四周空气都是冷的。

修长如玉的手搭在坐在轮椅不能动弹的双腿上,头顶昏暗泛黄的灯光从后面打在他半个侧脸,菱角分明极度冷毅。

身下的床单被她握在拳头里,颤抖地声音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他微微抬头紧盯着顾一宁的眼中带着恨意,唇角的笑似嘲带讽,“新婚之夜,当然是干我该干的事,该干的人。”

“你那里不是…别,你别过来。”顾一宁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险些说漏嘴说出男人那里不行的话,看到墨西爵唇角愈演愈烈的冷笑,只觉得阴森渗人,须臾间背后被冷汗浸湿。

第二章 让她跪在身下求他

风自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吹过后背一片冰凉,她脸色更加的惨白,拼命躲闪着,眼看男人撑着双臂要上床,惊得她起身爬到大床另一边,跳下了床。

墨西爵看着眼前灵动自如的女人,另一只手极用力捏着自己死木一般毫无知觉的双腿,眼底的恨意浓的凝如实质的墨色染黑一双瞳孔。总裁小说《误入妻途:总裁另类索爱》在线免费阅读

“顾一宁,我如今这般都是拜你所赐,你逃了三年,现在能逃到哪儿去?!”

显然顾一宁完全不懂男人究竟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又是因为什么刺激的眼前如此情绪激动反常。

她明明知道他那方面不行,是没办法与她真的发生夫妻关系,可是偏偏如此更加让她感到害怕!

越是身体不健全的人心理性格会变得扭曲极端,甚至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变态!

男人脸上阴森的表情,冷鸷的言语,以及方才她见识过他在自己脖子上留下的惩罚,那疼痛此时还在她脖子间清晰的丝丝拉拉泛着疼,顾一宁怕真的被他逮到,会比刚才更惨。

墨西爵手放在身侧推着轮椅,先前进来房间那“咯吱咯吱”地轮子轴承转动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又一次响起,仿佛催命的魔音,一拍一个节点踏在顾一宁心上,心脏里就像有一只手攥着她心门,掐断血脉流通,一点一点蚕食她的生命力,紧张的忘了呼吸。

后退的脚下脚后跟不知绊到什么,顾一宁整个人控制不住朝后倒去,整个人撞到背后的浴室门。她手脚并用地躲进浴室里,再次砰地一声关住门,反手将浴室门上锁。

完全不经过大脑加工的条件反射一套动作做完,她终于重新记起呼吸,瘫坐在地上背靠着浴室门板喘息。

终于躲开那个男人了……

“嫁给我就是我的女人,再敢躲着我,惩罚就没那么简单了。推荐xbxys.com

低沉悬磁的警告言犹在耳,顾一宁背靠门板想到门外的男人此刻会有的表情,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墨西爵坐在轮椅上被用力关上的浴室门锁在门外,原本结霜的俊脸凝结成极地寒冰,冷意透着玻璃门板刺入门后顾一宁的脊背,冻结她身体都逐渐麻木起来。

区区一道玻璃门,真当他腿不能动,就彻底成了一个废物?

女人今夜自见到他那刻起看他时的每一个惊恐,害怕,躲闪的表情,都好像一根根利刺刺穿他遍体鳞伤的身体。

既然这女人怀疑他男人象征的那里不行,他今天就把她抓出来,实地验证给她看!

他要折磨让她跪在身下求他!

在人神经极度紧绷内心恐惧的情况下,安静绝对是最令人不安忐忑的。

顾一宁一方面憧憬希望墨西爵就此放过她,至少今晚暂且饶过她能让她有机会明天弄明白事情究竟怎么回事死也死的明白。

另一方面却又揪心着平静无波的表面下下一秒随时会爆发出惊涛骇浪的巨变。

就在她内心天人挣扎的瞬间,背后忽然传来响动,顾一宁下意识起身躲离开浴室门的瞬间,玻璃门板被从外砸下来的硬物命中,巨响过后,碎片玻璃四射飞溅着弹落在地上,钢化玻璃结晶的大小均匀的玻璃渣划过她婚纱露出的两条藕臂,擦出数道血痕。

男人冷漠到极点冰寒地俊脸隔着一地玻璃渣,空荡荡只剩木头支撑的浴室门框,眼睛盯在顾一宁的脸上。

看着害怕退缩在浴室角落的,身子微微颤抖又倔强的挺直脊背与他对视的女人,慢慢的伸出手。

“过来!”

上位者一贯的对人发号施令,对她更是如此。

顾一宁防备地看着男人可能生气到极致反而面无表情完美精致的脸,又后退了一步,注意到男人募然因为她动作缩紧的瞳孔,她立即向前挪了轻微的一小步,试探的看着他的眼睛:“我过去,你不能打我……”

“呵。”男人怒急反笑,不屑的撇唇,“我从来不打女人。”

他只会折磨她,让她欲仙欲死哭着求饶。

顾一宁显然心里也猜到什么,紧咬着下唇更加犹豫。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墨西爵的手举在身前,低冷地声音逼仄强迫顾一宁做选择,顾一宁试探地一点一点往外挪动,不想外面的男人完全没有这个耐心等她挪完这一米多的距离,朝前撞开浴室形同虚物的报废门框,双手按在轮椅扶手,整个人从上面站起来。

这是今晚第一次,顾一宁亲眼看着男人的高度超过她,原本一米八七的身高此时加上轮椅踏板的五公分高度,男人高大的身形,以绝对高度压在她头顶,遮住了昏暗的灯光,压迫式的一股巨大压力扑面而来。

“蔼—”

伴随着顾一宁的尖叫,男人的身体失去支撑,压带着她一起摔进了背后提前放好水的超大豪华浴缸。

第三章 女人你又在想别的男人?!

超大浴缸中的男女,水花溅湿两人衣裳,鲜红的玫瑰花瓣荡漾着冲撞出浴缸,温热的水流沿着浴缸边沿溢流到光洁的浴室地板上。

墨西爵长臂撑着扶杆另一只手臂将呛水挣扎的女人从水里捞起来。

透明的水滴自她脸颊滑落,干净剔透的脸颊粉唇泛着润泽水光,大口呼吸极为诱人,“咳咳,墨西爵你个疯子…唔唔……”

男人的唇堵上她的唇。

薄凉带着淡淡好闻的薄荷香,混合玫瑰花的味道侵入唇齿,勾挑纠缠,扰的顾一宁呼吸凌乱,瞪大眼睛呆怔半响猛地推开他。

“你到底要干嘛!”她红着眼擦掉嘴边的透明津液,质问出声。

他的新婚妻子在洞房夜嫌弃他的吻,还问他到底想干嘛?

墨西爵冷冷地笑了起来,“你可以把后面那个字去掉。”

“……”

顾一宁张了张嘴说不出话,她是嫁给他了,可她并没想过要跟他那个那个埃

一个星期前,这个男人不知道怎么认识她,直接派人去乔家提亲,不仅带着厚礼,还有威慑:她如果不嫁,保证乔家一个月内在Z市除名。

墨家乃是Z市第一世家豪门,绝对有这个势力,顾一宁从一出生妈妈带她嫁进乔家,她不能连累他们。

可她了解到的消息全都说墨西爵因为三年前的车祸腿废了,性功能也丧失的,可看他从一进来到刚才所做所为跟本不像一个没有性欲的人!

“宁宁,到了他身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为了我太委屈自己……”

今天墨家的车去顾家接她时候,顾延希临走送她说的叮嘱言犹在耳,可此时如果她拒绝男人的求欢对他是莫大的侮辱,惹恼了这个男人她还怎么帮到延希哥哥……

顾延希英俊帅气的模样在顾一宁的脑海来回盘旋,他叮嘱她时脸上的痛色。

这么多年来延希哥哥的郁郁寡欢萎靡不振,皆是因为面前的男人而起,她真的能忍心不帮他吗?

墨西爵看着眼前天人交战的顾一宁,女人脸上的惆怅、纠结,最后痛下决心的一脸决绝,让他胸腔一股烈火烧起来,“女人你又在想别的男人?!”

吓?!

顾一宁惊得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嫉妒烧红眼眶的男人,天,他有读心术吗。

墨西爵看到女人的神情肯定了心中猜想,心中的怒火更胜,赤红的眼睛狠狠盯着她那张水性杨花的脸,猛地将人反过来。

“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

顾一宁身体不受控制被男人掌握着背转身,由心底生出巨大的恐惧,剧烈挣扎着求饶,背后男人大掌一手控制着她纤细的腰,将她腿推得跪在超大的浴缸边缘,另一只手狠狠拽下她身上的欧根纱鱼尾纱裙下摆。

撕拉——

纱布撕裂的声响混合着女人挣扎拍打的水声,顾一宁预感到什么拼命嘶喊哀求着:“墨西爵你放开我,放过我,求你……”

腰上的力量忽地往后一带,凶猛的击穿了她所有防备,尖锐的刺痛仿佛撕裂她骨血般自下半身扩散开来,娇嫩的小脸一片惨白的毫无血色,身体微微颤抖仿佛风雨中摇曳的无尾草。

除了痛,只有撕心裂肺的心沉入谷底的碎裂声,摧枯拉朽拽着她陷入无尽漆黑的深渊,光越来越昏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脑海中意识最后泯灭的一刻,竟然看到身上的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心疼。

怎么可能呢,这男人就是个禽兽,不顾他人意愿专制的的暴君,他怎么可能会心疼她!

天空露出鱼肚白,晨起霞光吞吐着日出的白芒将东方染成鲜艳的橙。

顾一宁习惯早起,意识清醒的一刻的伴随着身体的剧疼痛袭来,她撑着手想要坐起来发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不知道昨晚怎么会从浴室到了床上,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甚至她不清楚昨夜的那个男人是否有跟她一起同床。

唇角裂开一丝冷笑,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保持了二十几年的第一次,都被那个男人禽兽男人强占了,即便他们是合法夫妻,可是她依旧抵不过心头的厌恶。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发出“嗡嗡”声,她走过去打开看到上面的短消息。

当看到来自延希哥哥的关心时,她脑海中昨晚男人在她身上作乱的一幕幕不受控制地浮现脑海,油然而生一股愧疚与心痛。

想到男人曾经在她出嫁前说等她回去的话,心里丝丝拉拉泛着疼,她跟延希哥哥再也回不去了。

她和顾延希之前因为彼此的身份不可能,现在她被墨西爵给…他们更加不可能了。

第四章 玩物有资格谈条件?

手机那头的人见她迟迟没有回应,打过来电话,顾一宁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强忍着喉咙的哽咽接起来。

“延希哥哥。”顾一宁看了眼房间门口,刻意压低地声音带着浓重地鼻音。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声音愣了一下,随即带着一丝怒意问道:“宁宁你哭了?他欺负你了?”

“没,我没事,延希哥哥你还好吗?”

“我没事,都怪我没有能力护好你,你一个人在那里,要保护好自己,顾氏总会有办法挽救的别太勉强你自己,咳咳…你如果受不了就告诉我,就算是豁上顾氏也会接你回家。”

男人地咳嗽声一声声砸在顾一宁的心口,心尖泛着疼痛。

顾氏是继父和延希哥哥的心血,她嫁过来就是为了把顾氏从墨西爵的打压下解脱出来,怎么可能再让顾氏陷入危难。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墨氏集团在墨西爵上任总裁后一直命人权利打压顾家企业。

在墨氏这样全国数一数二资产雄厚的跨国集团,碾死顾氏就好比碾死一只蚂蚁简单,可是墨西爵却一直猫戏老鼠一般拖着顾氏苟延残喘。

他的目的一直明确又简单,要她嫁给他。

顾一宁一直疑惑自己何德何能,让墨西爵堂堂一个跨国集团总裁亲自动手逼婚。她曾幻想过是他看上了自己,可是看他一副要玩死顾氏的架势,她收起了那些自不量力的心思,同意嫁。

浴室里,顾一宁望着精致中的人,细嫩地肌肤遍布着玫红色的印记,像一枚枚烙印昭示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抚摸上脖颈上被墨西爵咬伤的地方,伤口已经结了暗红的血痂。

墨西爵昨晚强要了她,那她既已付出了代价,就有权利找墨西爵要取等价的回报。

她杏眸中闪着坚定的光芒,转身出了房间。

她的房间在二楼拐角,昨晚墨西爵并没有在这里睡,他的房间应该是另有地方。

问了一下佣人说墨西爵在三楼书房,她道了声“谢谢”踩着楼梯上楼。

“叩叩。”

敲门声响起不久,隔着厚重的门板,里面传来男人低沉地下着命令:“进来。”

站在书房门口,顾一宁深吸了一口气将刚起床在屋子里拟好的合同攥紧,伸手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深灰色调装饰的书房,简约而不简单,就像眼前男人给人的感觉,低调内敛的奢华。

坐在书桌后的男人正在批阅手底下的文件,抬头睐了她一眼,视线并未在她身上停留地回到桌上的文件上,“有事直说,没事就滚。”

“砰——”

他话音刚落,一只纤细白皙的玉手拍着一张写满字的纸到他眼皮子底下。

“我不管你把我认成谁,故意报复整顾家逼我嫁给你。现在你的目的达成了,你放过顾家,我们来谈谈条件。”

女人的声音干脆利落,听着倒还有几分脾气。墨西爵不由来了兴趣,抬起了头,深冷的眸子直直与面前俯身在办公桌的女人对视。

她一双杏眸闪着晶亮的光,精致的小脸儿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娇小的身子里此时此刻爆发出不同寻常的强势气场,如果不是她微微颤抖的肩膀出卖了他,他还真以为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一点儿不怕他。

墨西爵好整以暇地眼睛在她脸上扫视,渐渐移动向下在她身上某一处停下,冷冽的唇角勾起一丝玩味:“你确定这样跟我谈?这个角度看上去飞机场上掉了两个小笼包,并不怎么赏心悦目,色.诱的话说实话起不到作用。”

本是调情意味十足的话,被男人冷着一张脸一板一眼的说出来,顾一宁听出来他是真的真的表示嫌弃。

数万只神兽在脑海中奔腾而过,顾一宁立即直起身捂住胸前微敞开的雪纺衫领口护的紧紧的。

让墨西爵这么一搅合,她先前积攒的气势也消减了几分,加上脸颊上不知是尴尬还是羞愤的两朵红晕,说出来的话也显得没那么有底气。

“我为什么嫁给你,原因你也应该清楚,这是我拟好的婚内合约,你看过没问题就签字。”

“……”墨西爵压下桌上的合约抓着扔到一边,一把攥住女人手腕将她拉到跟前,俊脸近在眉睫冷声问道:“你见过玩物有资格跟主人谈条件?”

墨西爵昨晚喝了点儿酒,并不算醉,却借着酒疯把她当做那个女人发泄压抑了三年多的情绪。

她于他,不过是玩虐的玩具,或者说是宣泄心底仇恨情绪的借代物品而已。

误入妻途:总裁另类索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误入妻途 或 总裁另类索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文化中国·四海同春”慰侨演出走进马来西亚

    据新华社吉隆坡2月25日电(记者刘彤、林昊)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组派的“文化中国·四海同春”艺术团24日晚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举行在当地的首场演出,将欢乐祥和的春节气氛带给现场超过3000名华侨华人。演出阵容主要来自中国歌剧舞剧院。舞蹈《贵妃醉酒》舞姿婀娜,服装色彩斑斓,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盛唐气象;笛子独奏《牧民新歌》时而欢快,时而舒缓,仿佛来到宽广辽阔、牛羊成群的大草原;唢呐演奏《四海同春》《打早》更是增添了欢天喜地的节庆气氛。马中文化艺术协会会长古润金在致辞中表示,随着马中两国关系的不断发展,坚

  • 迎新春 学技艺

    一名女孩在狗年新春庆祝活动中玩狗造型皮影。一名参与者展示自己制作的拉面。2月24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狗年新春庆祝活动,20多项老少皆宜的精彩活动展示了亚洲各地的节庆传统。新华社记者王迎摄《人民日报》(2018年02月26日22版)

  • 尼罗河上赛龙舟

    虽然是暮冬时节,埃及首都开罗依然艳阳高照,明媚温暖。2月24日,位于开罗城南穆尼布区的皇家穆罕默德·阿里俱乐部,彩旗飘扬,人头攒动,近在咫尺的尼罗河上,龙舟竞渡,热闹非凡——“2018首届新春杯尼罗河龙舟大赛”正在阵阵锣鼓助威声中如火如荼地展开。色彩鲜艳的队旗迎风招展,翻浪前行的龙船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显得格外耀眼。岸上,舞狮队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步伐矫健,整个活动充满喜气洋洋的欢乐气氛。共有来自中资企业、孔子学院、中国驻埃及使馆、开罗中国文化中心、国际外交官联队等12支代表队参赛。不同的参赛队各展

  • 京剧演唱拖音加字的练习方法

    这与前面第一个练习拖长音略有不同。(京剧演唱拖长音的练习方法)最好要有选择地采用明亮的韵母来练。一般用“昂”音最为适宜。因为发音位置低,把声音掉在喉咙里面的人,大都是鼻腔打不开,而在声乐上打开鼻腔是很重要的一环。用“昂”拖长音当然首先要做到,前面第一个练习的要求,即:稳定、均匀、通畅、能延续较长的时间,然後在这个基础上开始念字。念字意味着加上声母也就是在声音流畅进行的时候,不断地进行阻气、挡气、塞擦等,和流畅相反的动作。多数人只要一加上这些语音动作,声音立刻就不通了。有的声音就因此断掉,甚至堵住

  • 戏曲演员爱护嗓子方法

    作为演员爱护嗓子要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嗓子对演员来说是关系到艺术生命的存亡的问题。那么戏曲演员应该怎样有效地对嗓子进行保护呢?1、发声方法不正确是毁坏嗓子的祸首。的以积极学习和掌握科学的发声方法是一项最有效、最重要的保护嗓子的方法,否则,声带的病即使治好了,还会再度患病。2、练功后大汗淋漓时,声带正充血状态,此时不要马上练嗓子,最少要等半小时以后再练嗓。3、洗澡以后,血液循环加快,血管膨胀、变溥,声带也会充血,所以不要边洗澡边练唱。4、感冒时或女性经期都不宜练嗓,因为声带正呈充血或水肿状态。5

  • 命运:命运可改造操之在自己

    命运可改造操之在自己命运宣化上人昔有袁了凡的人,本名袁学海,他是明朝的名儒,小时候就读书,可是父亲要他学医,济世救人,所以改学医。后来遇到一长须老相士,对他说:“你命带官印,你应该读书可做大官。某年某月某日可考中秀才,某年某日可作县官,俸录多少。某年某日升官,俸录多少。到五十四岁八月十四日半夜子时寿终正寝,终生无子。”于是乎袁学海就转读书,一切都如算者所言中,十分灵验。既然命中是注定,所以他就等命运安排,受命运支配,不求上进,终日游山玩水。有一天,游到南京栖霞山,闻有云谷禅师,他就上山参访。禅师

  • 《易经》智慧:因为不知命,所以不知足

    授权图片滕首诗摄《周易·鼎卦》象曰:“君子以正位凝命。”人们总是将命与运联系在一起,认为命运决定着人的一生。其实运与命是两个方面,运由天生,命需己定。命既指天命——万物遵循的规律,也指自身的方向与目的。人一旦认不清自己的方向,妄图改变万物发展规律,就会陷入不知足的牢笼中,贪念一起,便落入苦海,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会因不知足感到痛苦。人因为不知命,所以不知足。不知命的人,认不清自己,找不准自己的方向,最易得陇望蜀。不知命的人,看不清万物关系,总是白费力气,最易心浮气躁。知己之命,找准方向世间万物存活于

  • 悼念 | 吴克敬:56岁,作家红柯突然离去,文坛雄红鸣柯少一人

    在认识作家红柯之前,我先认识了植物的红柯,它是中国的特有植物,生于常绿阔叶林或海拔较高的山地,可高达30米,树皮灰亮,有紧实的蜡鳞层,耐水湿,耐腐蚀,成材后可为梁柱、车船、建筑、器械的优良用材。认识了作家红柯后,一日我把植物的红柯说给了他,他带着惯常所有的那种笑说,我倒愿意是棵植物的红柯呢。植物的红柯,高大雄壮,是为植物中的良材。作家的红柯,亦雄壮伟岸,是为作家里的良才。对此,不只我是这么说的,作家朋友和读者朋友对他也是这么看的。可是人不如物,植物的红柯能够百年千年地生,便是砍伐下来制作成器物,

  • “北京八分钟”震撼闭幕式!它讲述新时代中国的自信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八分钟,很短,八分钟,又很长。2月25日晚平昌冬奥会的闭幕式上,看完“北京八分钟”的节目后,你一定会有种五味杂陈的兴奋之情。没有红灯笼、琵琶这些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传统物件的铺陈,熟悉的京剧悠扬旋律也没有听见,那一帧帧画面,就像飞驰而去的高铁速度,带着我们领略着现在的中国。那些新科技、新文化、新成就,让我们不禁激情澎湃。纵使把我们多年来引以为豪的灿烂文化的外衣撕掉,我们仍然可以骄傲着对世界喊出:中国,在新时代,依然可以走在世界的最前列。伴随着这种自信,属于我们的“北京时间”也正式开

  • 一个人的精神长相(深度好文)

    ▲一个人真正的资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钱,更不是学问,而是自带的,不会随着岁月变迁而消失的“精神长相”。人之长相,分体貌和心灵。五官之美如花开艳阳,直接;而精神之美似暗香浮动,需依托,靠修养方能呈现。颜值可以美容,但掩盖不了本色;气质可以塑造,但脱离不了本性。心有境界行则正,腹有诗书气自华。精神长相,是一种看不到的能力,这个能力决定了一个人的精神力量。1.会说话是一门学问,有分寸是一种修养。“言而当,知也;默而当,亦知也。”语言最能暴露一个人,恰当的时候说话是智慧,沉默的恰当也是一种智慧。知道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