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言情小说《妃比寻常》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9:38: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妃比寻常

第1章万劫不复

“沐万年,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沐诗涵还活着,她现在住在哪里?只要你说了,以往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

“这么多年你一直恨我,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三番四次的针对诗涵,她有什么错,她碍着你什么了,当初也是轩辕皓主动来求亲的,她都已经不再痴傻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在一起?”自己不幸福难道就看不得别人幸福了吗?口口声声说爱着她,如今却对不肯放过她唯一的女儿,这就是他所谓的爱么?

“朕是皇上,这天下莫非王土,你就算不说朕也有办法将她找出来的,朕绝对不会让她和皓儿在一起的!”她现在是变的聪明了,可是不能否认她以前是个傻子,原本就有很多人不赞成轩辕皓当这个皇上,他们要是还在一起的话,岂不是落人话柄,这以后当了皇上还怕找不道可心的人么?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太子好!

“你口口声声说会毁了安郡王的名声,可是你心里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除掉诗涵,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你我之间没有必要说那些虚假的话!”他分明是为了自己,只要沐诗涵不当皇后,别人又能说轩辕皓什么呢?是他不愿意看到她活着,所以千方百计的想要杀了她,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就不该答应这么亲事,就算将沐诗涵送的远远的,也该将她送回到顾家去,这些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你猜对了又能怎么样?你能对我怎么样,你不要忘记你是臣,朕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这么护着你的女儿,我倒是要看看她若是听到你要被问斩的消息之后还能不能坐的安稳?你说她会不会来?”看着沐万年的脸色苍白的无一点血色,轩辕宇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对着身边的季福海道,“时辰不早了,该回去了!”

“你休想得逞!”看着轩辕宇转身离开,沐万年在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她嚷嚷道,可嚷嚷又有什么用呢?

“你不要妄想自杀,你若自杀,沐家满门都会被你牵连!”轩辕宇走出房间顿了顿,转身对着沐万年道。推荐http://www.xbxys.com/

一句话让沐万年陷入万劫不复,他不怕死,可是他怕连累沐家满门,先不说他还有儿子女儿,就算没有他还有旁的亲戚,因为他一个人连累他们所有人,他怎么能做出这样自私的事情来,可是若他不死的话,诗涵就会回来,到时候……

“爹,你何苦这么固执呢?”看着轩辕宇走远,沐若菲走了进来,看着一脸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沐万年嘟囔道。

“啪啪……”沐万年起身走到沐若菲的面前,没有说话,抬手就给了她两巴掌,要不是她,他怎么会说错话,要不是她,又怎么会落的现在这个下场?

“爹,你打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又不知道沐诗涵没有死,就算知道了,我有的选择么?他可是皇上,我是什么?我只不过是要一个嫡女的身份你都不肯给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若是早早的答应让我嫁给轩辕皓,又怎么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若是她早就嫁入王府的话,说不定现在都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以后就算进了宫当不成贵妃,有了儿子那也有了保障了!

“你整天想着嫁给安郡王,你也不想想安郡王会不会要你?”他虽然是个相爷,可是终究位列人臣,他怎么能做的了皇子的主,明知道轩辕皓不喜欢沐若菲,他还巴巴的送上前去,让他嫌弃么?

“你试都不试怎么知道?”连尝试的机会都不肯给她,那她怎么会甘心,就算轩辕皓真的拒绝了,他也可以想想办法不是,那个傻子都能嫁给他,她哪里差了,为什么就不能嫁给他了?就算现在不行,他以后当了皇上之后还不是要娶很多女人,那时候把她送进宫去也可以,为什么就是不肯让她嫁给轩辕皓?

“你以为皇上答应你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好好用脑子想想吧,轩辕皓要是知道你参与这事情,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么?”沐万年不屑的看了一眼沐若菲拂袖离开。

看着沐万年气恼的背影,沐若菲猛的回过神来,喃喃道,“难道我真做错了么?我只不过是想嫁给他而已,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我?”

轩辕宇回到宫中,很快就拟好了诏书,发了公告,原本动荡的局势现在越发的变的模糊不清,所有人都在猜测沐万年到底是哪里得罪了皇上,让皇上这样厌恶他,要赶尽杀绝,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

“父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轩辕泽跪在轩辕宇的面前,不解的问道,这沐万年已经好几个月不上朝了,怎么会通敌叛国?

“怎么回事,朕还想问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沐诗涵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当初是不是你通知他的?你胆子越发的大了,明知道我要对付她,你还敢帮着她?”轩辕宇没有让轩辕泽起身,愤愤的斥责道。

“父皇,沐诗涵的事情儿臣真的不知道,儿臣怎么可能知道!”轩辕泽没有犹豫决定否认到底,心中盘算着要将沐诗涵送到更隐秘的别院去。

“好,好,好,你不知情,若是让我找到证据,你看朕怎么收拾你!”明知道他不待见沐诗涵,一个两个全都帮着沐诗涵,全都没有将他这个皇上放在眼中!

“父皇,您讨厌沐诗涵是一回事,可是沐万年是南郡的相爷,你就这样给他按了一个罪名,这是不是有点过了!”通敌叛国,这不是小事!弄不好是要灭九族的。

“过了?你们一个个背着朕帮着沐诗涵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过份?朕不止说过一次一定要除掉她,绝对不会让她和轩辕皓在一起,绝对不会让她败坏了南郡的名声,你若是知道沐诗涵在哪里就赶紧将她交出来,一旦等朕找到她的时候,那就别怪朕手下无情!”司马盈盈说沐诗涵和轩辕皓还有联系他还不怎么相信,可是昨个亲口听到沐万年说沐诗涵还活着,他心里就已经很确定了,沐诗涵就算不在城里,也住的不远,要不然轩辕皓不可能放心的留在京城处理一切事务!

“父皇,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她?她根本不可能碍着你什么?六哥登基之后还不是要纳妃,谁会在意沐诗涵?”现在轩辕皓都已经成为太子了,过不了多久就会登基,现在杀了沐诗涵不是惹恼了他?他真是不懂父皇为什么要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行么?

“朕原本都网开一面了,只要她跟着司马云去了北越,朕就不再追究可谁知道她这么不安份竟然又和轩辕皓搅合到了一起,你应该知道朕从来没有想过要放过她!”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没有打算放过她,只不过那时候她是个傻子,她没有价格他的儿子,他也就没有动手,可现在她阻碍到了他儿子的前程,就算和轩辕皓撕破脸他也要杀了沐诗涵。小百姓养生网

“父皇,若没什么别的事情儿臣先告退了!”轩辕泽知道他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轩辕宇是铁了心的要杀了沐诗涵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沐诗涵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回去吧!”轩辕宇没有错过轩辕泽眼中的焦急,不过他并没有点破,他现在还没有找到沐诗涵的住处,正好可以让人跟踪他,他可不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出了御书房,轩辕泽的心情显得特别的沉重,他在心里不断的问自己,这事情他是不是做错了,他当初是不是不该通知轩辕皓,这样的话沐诗涵就不会死了。

“福郡王,皇上让老奴来告诉你一声,若是你想明白了,可以随时来宫里找皇上!”

“季公公,这几天谁进宫过,皇上又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沐诗涵回来已经有好一阵了,皇上要是知道的话早就追究了不可能等到现在,之所以等到现在必然是有人告密,这告密的人到底是谁和沐诗涵又有怎么样的仇恨?

“昨个安郡王妃进宫过,她怀孕了,关于沐诗涵的事情也是她告诉皇上的!”看着轩辕泽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季福海心中一阵忐忑,他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让他将这事情告诉轩辕泽?他不是早就决定让司马盈盈来当这皇后,为什么还要从中作梗?这事情要是让轩辕皓知道了,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就算她怀孕了也是一样的。

“谢谢季公公,本王先告辞了!”轩辕泽朝着季福海拱了拱手道谢后,快步朝着宫门外走去,不用猜也知道他必然是去安郡王府找司马盈盈问个明白!

想起从季福海那听到的消息,轩辕泽的心情越发的烦躁起来,眼看着快要到安郡王府的门口,轩辕泽对着赶车的小厮道,“回别院去!”

“是,主子!”赶车小厮应了一生,狠狠的抽了一下马匹,马车便又飞驰在街道上,很快便到了别院。

轩辕泽下了马车,四处张望了一番,这才闪身进了别院,从后门骑马离开。

一路快马加鞭,很快便到了沐诗涵和海棠住的别院,轩辕泽匆匆将马栓在门口的树上,进了院子。来自http://www.xbxys.com/

“你这一头大汗的,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看着神色慌张的轩辕泽,沐诗涵眉头微蹙,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段时间不是形势还不错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皇上一死,轩辕皓便可以登基,朝中的大臣不都应该巴结着他吗?毕竟他是轩辕皓的左膀右臂,只要巴结好了他,那让他在轩辕皓面前美言几句绝对没有问题了!

“你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了!”轩辕泽接过海棠递来的茶水喝了一杯又道,“是司马盈盈说的!”

第2章两个世界的人

沐诗涵闻言一惊,随即冷冷一笑道,“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我也没打算入宫了,原本我不想去找他,现在看来我不去找他是不行了,你放心吧,这事情我能处理!”原本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问题是,他要杀你,你父亲被定了通敌叛国的罪名,当然这肯定是他设的一个局,他真要杀了你父亲的话,必然会寒了群臣的心,所以只要你不回去,你和你父亲最终都不会有事。”当务之急就是要让沐诗涵换一个地方,唯有换了地方他才能继续一口咬定两人没有联系,要不然让皇上知道了,他也拖不了干系!

“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我的父亲吗?大不了就是赔上这条命,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父亲被诬陷我可做不到!”不就是要她的命么?拿去好了,何必搞这么多花样来?

“六嫂,你不顾及你自己,你也要顾及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么?你真的不大打算告诉六哥了么?这可是他的孩子!”司马盈盈现在怀了孩子了,要是沐诗涵出了事情的话,岂不是便宜了她。

眼瞅着就要迎来胜利的曙光了,他真的不懂,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离开,就算不愿意进宫也是可以商量的,在外面置办一个院子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这日子的多难过啊!

“孩子的事情我不想说,司马盈盈有了身孕了,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我和他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我们可以不在意,可是总会有人在意的,就当我真的死了吧!”她不想成为轩辕皓前路的绊脚石,更不愿意看到他左右为难,他曾答应她不会去碰司马盈盈更不可能让她怀孕的,可是现在呢?

不过这一切又能怪谁呢?是她自己给他们创造了机会,若是她坚持留在王府的话,轩辕皓也就不会认为守在他身边关心他照顾他的人是司马盈盈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缓和的这么快。

“六嫂,当初我就说要将你救他的事情告诉六哥,你为什么不答应,若是那时候将一切事情挑明的话,现在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起码司马盈盈不会怀孕了!”轩辕泽越想越气愤,忍不住开口责备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做那些个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想着要他回报我什么,他答应让我当皇后,我也只是笑笑。言情小说《妃比寻常》在线免费阅读”一辈子都只能留在宫中看那些女人尔虞我诈,她真的会发疯的,既然受不了宫中的规矩,倒不如悄悄的离开,反正她已经有了他们之间的孩子,她也不是无依无靠,凭着她脑中的那些点子还怕在这个地方混不下去么?只要她愿意她一定能混的风生水起。

“我知道你想要离开,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不要回京城比较好。”轩辕皓这几日不在京城,沐诗涵真要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也没法交代。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看到她出事,他真的很想说,我愿意守护你一生一世,你不要离开,我不贪恋那个位子,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和你浪迹天涯,可是这话他只能藏在心里,他没办法说出口,因为她是他的六嫂,是他最敬重的男人的女人,他不能觊觎!

“轩辕泽,我知道你对我很好,这段日子谢谢你的照顾,可是我不能让你照顾一辈子,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为了我受委屈,皇上铁了心要对付我,我就算想逃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倒不如去面对他!”逃避不是她做人处事的风格,不管什么事情她都喜欢直面它,只有直面它才有解决的可能。

“可是……”轩辕泽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沐诗涵的目光的时候,什么话都梗在了喉咙,再也说不出来。

“轩辕泽,你喊我一声六嫂你应该知道我和你之间是绝无可能的,所以你我之间只能是普通朋友,若我这次离开,你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们!”这一次要是能逢凶化吉的话,那她一定会远远的离开,从此之后再不踏足京城半步,以后桥是桥路是路,各自过各自的日子就好了!

“六嫂,我知道了!”轩辕泽低头应了一声,不敢抬头和沐诗涵的眼神有任何的接触,他一直以为他将感情隐藏的够好了,没想到她早就发现了。

“你带我进宫去吧!你和轩辕皓关系这么好,皇上必然不会相信你不知道我的行踪,倒不如你趁这机会将我送到他的面前表表忠心!”沐诗涵拍了拍轩辕泽的肩膀调侃道!

“六嫂,你当我是什么人,我怎么可能将你送到他的面前去!”明知沐诗涵是开玩笑,可是轩辕泽的脸色还是阴沉了下来,不满道。阅读xbxys.com

“反正我要进宫去,不如你带我去这样也方便一些!”看着轩辕泽气恼的样子,沐诗涵开口解释道。

“明知道他想要杀你,你为什么还要送上门去?”只要沐诗涵不出现皇上就不可能杀了沐万年,只要拖到轩辕皓登基,那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何必送上门去!惹恼了他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而且他一直都想除掉她!

“不要多想了,走吧,早晚都要面对的,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躲能躲到什么时候,他的身子虽然一天不如一天,可谁知道还能熬多久!

看着两人坐在马车内一路无语,海棠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主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海棠,你暂时去福郡王府住几天!”看着海棠一脸担心的样子,沐诗涵想了想吩咐道,原本是想让她跟着她回相府的,可是想想还是不大好,她父亲都被定了罪了,海棠要是去了相府的话,岂不是跟着受罪,倒不如直接去轩辕泽的府邸借助几天,起码不会受什么委屈。

“主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两人神情紧张的样子,海棠越发的担心起来,王爷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看她们,刚才她好像听到福郡王说司马盈盈怀孕了,这可怎么办才好,王爷明明答应了主子不会去碰她更不会让她怀孕的,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海棠,你不用担心,没多大的事情,你在我的府邸先住下好了,你放心没有人敢欺负你的!”看着急的眼里都快掉出来的海棠,轩辕泽开口安抚道。

“主子,是不是司马盈盈出卖了您?”看着沉默不语的沐诗涵,海棠低声问道,若主子真的是因为她告密而出事的话,她就算豁出这条命去也要让司马盈盈没有好日子过。

“你不要多想,真的没什么事情,皇上无非就是不想让我当皇后,所以才让我进宫去的!”沐诗涵摸了摸海棠的头,浅浅一笑解释道,虽然这个理由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主子!”海棠看着沐诗涵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知道这种事情她根本就无能为力,连福郡王都没办法说服主子,她又有什么办法能让她改变主意!

沐诗涵还想安慰海棠几句,马车却缓缓的停了下来,原来是福郡王府到了!

“我去安排一下,你在车上等我就好了!”轩辕泽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沐诗涵,低声嘱咐道。

“主子,我等你来接我!”看着轩辕泽下了马车,海棠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沐诗涵,红着眼眶跟在轩辕泽的身后下了马车。言情小说《妃比寻常》在线免费阅读

看着海棠下了马车,沐诗涵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不由的撩开马车窗户的帘子看向窗外,心中一阵感慨,这条街道她曾经无比的熟悉,可是现在……

正当她唏嘘不已的时候,马车突然飞速的行驶起来,她刚想发作,耳畔却传来一句话,“你放心,是皇上派我来接你的!”

“这样看来你们早就在福郡王府安排好了人手就等着我自投罗网了?”

“话不能这么说,您要是不出现我,我们谁都找不到您不是么?”

“也是,是我自投罗网!”沐诗涵说完便闭上眼睛不再多言,既然皇上算准了她会回来,那起码她在见到他之前一定是安全的。

看着一脸淡定的沐诗涵,轩辕宇微微一怔,心中暗道,他还真是小看了她,他还奢望她跪地求情,现在想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见到朕都不跪拜么?”轩辕宇朝着季福海摆了摆手,等到他走出去关上门后,主动走到沐诗涵的面前开口问道。

“你都要杀了我了,我跪不跪拜又有什么差别?”他没有遵守承诺,她又为什么要对她豪言相对?

“你不怕我杀了你?”沐诗涵固执的表情让他想起她的母亲,当初她也是这般坚定的拒绝她,哪怕他许诺会将皇后的位子给她,她还是坚持拒绝她,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当年她为什么要拒绝他而选择成为沐万年的女人,他有什么比不上沐万年的,沐万年能给的,他全都能给,她为什么最终的选择不是他?

“你都已经打定主意要杀了我不是么?我怕有什么用,我若是开口求你,不是让你更看不起我?”沐诗涵撇了一眼轩辕宇径自走到一旁坐下又道,“你除了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还会用什么?”

怪不得当初她母亲没有选择他,若是换了她,她也不可能选择他,不但心胸狭窄,而且还爱计较,这样的男人不配拥有真心相待的人。

“你倒是看的开,不过你也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自私的人,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你真以为你母亲是因为生你而落下一身的病?”早知道轩辕皓会和沐诗涵牵扯在一起,当初他就该让人掐死她,现在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

第3章你就是一个偏执狂

“这么说来我母亲的死和你有关?我母亲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你的关系,那我当初会变成傻子也和你脱不了关系吧?”沐诗涵一惊,没想到这次进宫轩辕宇竟然会说起这件事情来,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真是变的聪明了,若是你一直痴傻下去,我真的可以留你一命,可惜你偏偏这么聪明,现在想要留你一命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算轩辕皓现在回来,他也一定要杀了她,哪怕到时候两人彻底翻脸,他也在所不惜!

“皇上,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让我更恨你么?原本我以为你只是自私一点,对待感情偏执一点,现在看来你真的是个人渣,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娘,可是你做出来的事情哪一点是喜欢我娘了,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看到他开心快乐就好,你得不到就要毁掉,你这心态真的太恐怖了!”

“我不在乎你恨我,这事情藏在我心中已经多年了,当年知道这事情的人也全都被我处死了,我原本想带着这个秘密入土的,可是看到你这张脸,我想想还是决定告诉你!”轩辕宇看着沐诗涵连尊称都忘记了。

“你当然不在乎了,你根本就是一个偏执狂,你以为你是皇上,你高高在上,所有的女人都应该投怀送抱?她们之所以对你阿谀奉承完全是因为你的身份,你真以为她们是爱你的人,你看看你宫中那些个嫔妃有些比你的女儿都要小,她们要不是为了光宗耀祖愿意嫁入宫中当一个金丝雀?”她宁愿放弃也不愿意和那么多女人共享自己喜欢的男人,那样的日子对她来说生不如死!

“你胡说,她们全都是心甘情愿跟着我的!”沐诗涵的一针见血让轩辕宇的情绪有些失控冲着她嚷嚷起来,虽然他心里隐隐觉的沐诗涵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承认。

“我到底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想我杀我,我知道,但是这事情和我父亲没有关系,我希望你能放过他,他跟了你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死没有关系,但是她不想连累别人。

“一命换一命,你倒是大方,不过我告诉你,绝不可能,你父亲抢走了我的女人,我让她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够大度了的,如今终于有了这个机会,你觉得我会放过么?”他想要杀了沐万年的远比杀了沐诗涵这个念头还要强烈,只是碍于他的身份,他不方便下手。

他的身子已经越发不如从前了,他很清楚他活不长了,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杀了沐万年和沐诗涵,那以后就再无可能杀了他们了!

“我爹上次受了重伤,身子并没有痊愈,他还能有几年好日子过?你何必要赶尽杀绝?我只想他能好好的活着!”如果她回来她父亲还是免不了一死,那她回来还有什么意思?

“有件事情司马盈盈没有告诉你吧,我曾经给她吃过一颗丹药,若是没有解药,用不了一年她就会肠穿肚烂!司马盈盈死了,你说北越的皇上会不会找你算账,我忘记了那时候你也死了,这笔帐当然是算到轩辕皓的头上,可怜的他不知道能不能应付!”看着轩辕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沐诗涵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道,“到时候真要打起仗来,你反正也死了看不到了!”

“你,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么?”沐诗涵的话很成功的吓到了轩辕宇,可是他不愿意在承认被一个小女孩给吓到了,故作镇定道。

“你可以去找司马盈盈来对质不是么?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你找她来问了不就一清二楚了吗?”看着明显露怯的轩辕宇,沐诗涵冷笑着提醒道。

“来人,去将安王妃给朕马上请进宫来!”轩辕宇没有犹豫对着门外吩咐道。

等待的时间永远是难熬的,就在季福海派人去将司马盈盈请进宫的时候,书房内的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只是两人的心情却是截然不同的。

半个多时辰多时间对轩辕宇来说比一年还难熬,这半个时辰内他一直在想如果这事情是真的该怎么办?如果真的如沐诗涵说的那样又该怎么办?他想要给轩辕皓的是一个繁荣昌盛的南郡,而不是一个硝烟弥漫的南郡。

“他们来了!”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沐诗涵眼睛一亮,对着坐在对面的轩辕宇提醒道。

“臣媳见过皇上!”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司马盈盈从门外走了进来,朝着轩辕宇福了福身子,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沐诗涵。

“坐吧,你现在有了身子,自已要当心一些才是!”看着司马盈盈脸上一闪而过的恐慌,轩辕宇心中顿时明白了,沐诗涵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他不答应他的要求的话,司马盈盈肯定也是活不长的,司马盈盈一死,北越必然发兵,两国交战,这后果不堪设想。

等了好半天也不见轩辕宇开口,沐诗涵撇了一眼的司马盈盈道,“前段时间我去王府为轩辕皓医治的时候是不是逼你吃了一颗丹药,你胆子还真是够大的,也不怕那颗丹药有毒到时候胎死腹中!”看着司马盈盈故作可怜的样子,沐诗涵一阵反感,话语也变的刻薄起来。

“沐诗涵,我怀的可是王爷的骨肉,若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是要负全责的!”说起孩子,司马盈盈的顿时怒了,质问道。

“王爷的孩子那又如何?你明知道中毒了,那为什么还要怀上王爷的孩子?你是想用孩子绑住王爷?”用孩子确实可以套住一个男人,可是这样的感情能长久么?若是这孩子出了一点什么事情的话,两人之间的关系瞬间可以破裂。

“沐诗涵,你讨厌我,你折磨我都没有关系,我求你将解药给我,你不看在我的面上也该看在王爷的份上不是么?难道你希望他第一个孩子还没出生就死了么?”司马盈盈说着走到沐诗涵的面前直直的跪了下来低声抽泣的恳求道。

“给你解药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皇上不肯答应我的要求,所以我真的是爱莫能助!”她已经不要求皇上能够放过她了,不过是一命换一命,他竟然也不答应,那司马盈盈也别想有好日子过,毕竟是她告密的,要不是她皇上怎么知道她的存在,怎么会去针对她的父亲?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皇上,您看在臣媳腹中胎儿的份上,您就答应了吧!”听沐诗涵这么一说,司马盈盈哭的梨花带雨的看着轩辕宇恳求道。

“你起来吧,朕答应你就是了!”轩辕宇弯身将司马盈盈扶了起来,无奈的看了一眼沐诗涵又道,“我答应你,不会牵扯到你的家人,我们好好的聊一聊吧!”

看着轩辕宇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沐诗涵心头一愣,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在心中反问自己道,什么时候轩辕宇这么好说话了,她知道他会答应,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事出反常必有妖!

“怎么朕答应了你又不相信了?”看着沐诗涵看着他不说话,轩辕宇嘴角微微上扬反问道。

“希望您说话算话!”沐诗涵盯着轩辕宇看了好一会又道,“我要先回去看看我的父亲,这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在相府等着你来!”话音未落沐诗涵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不给轩辕宇任何反悔的机会!

听轩辕宇这么一说司马盈盈知道她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找了个借口便识趣的离开了。看着书房的门开了又关,轩辕宇走到沐诗涵的面前,盯着她了好一会幽幽的说道,“你和你娘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如果沐诗涵不说话的话,他会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这一刻有一个荒唐的念头在他的心底不断的狂吼,“要了她,要了她!”

看着轩辕宇眼中一闪而过的欲望,沐诗涵心中一慌,她不怕死,可是现在的她心里莫名的害怕起来。

“如果我说,我可以让你活着,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你愿意么?”看出沐诗涵的慌张,轩辕宇转身走到一旁坐下,低声问道。

“能活着当然好,只是你应该不会让我活着吧,你一直想让我死,这一次终于没有人在阻拦你了,你怎么可能放过我?”他想杀她想了那么久,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她,就算是真的愿意放过她的话,那条件只怕是她无法承受的。

“我让你活,谁又敢让你死?”轩辕宇冷哼一声又道,“你既然能医治好皓儿,你的医术一定不错,不过我不会让你帮我医治的,我也知道就算我提出这个要求你也不会真的帮我医治的,我还想好好的活一段时间,虽然日子不会太长了,但是我不会让你帮我医治,南郡我已经交给皓儿了,他一定能让南郡更好的,我没什么可担心。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娘,只是你娘最后还是选择了你爹,我没有得到她,所以我要你留在我的身边,在我的身下承欢,来弥补我这么多年来的遗憾!”轩辕宇看着沐诗涵,脸上并无半点愧疚,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轩辕皓的女人,你让我跟你,你这要求是不是太荒唐了!”这么荒唐的事情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受这种荒唐的要求,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以后轩辕皓还怎么能抬起头做人?

“你真以为你不答应我就拿你没办法么?你真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给人下药么?”看着沐诗涵惊的最都何不拢,轩辕宇冷冷一笑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神和他的接触,“你要明白,你的命在我的手上!”

第4章院子

“那又如何?我不可能跟你的!”沐诗涵一把将轩辕宇推开,气的浑身颤抖,要是知道轩辕宇会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她就该听轩辕泽的躲着不出来。

“我不喜欢勉强人,你等着我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要你的!”轩辕宇眼角带笑,松开了沐诗涵朝着门外走去。

“怎么不想去见你爹了?”轩辕宇走到门口,转头看了一眼并未跟上前来的沐诗涵问道。

一听到轩辕宇要带着她去见自己的爹,沐诗涵心中涌起一种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她接受不了的事情,可是却又不知道到底会什么样的事情。

“你放心,你爹还没有死,既然你回来了,我一定会放到你爹的!”许是真的把沐诗涵当成了她的母亲,轩辕宇和她说话的时候全都是用对我,并没有用尊称,这让守在门外的季福海吃惊不已,不由暗暗的撇了一眼一脸怒色的沐诗涵,想要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要知道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对一个女人这样忍让过,当然除了当年的顾萱。

沐诗涵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跟着轩辕宇的身边,不知道转过几个弯,不知道经过多少院落,轩辕宇在一处偏僻的院落前停了下来。

“你在外面候着就好了,我带着她进去!”

“是!”

看着季福海退到院门口,沐诗涵看着轩辕宇的目光越发的不解了,她爹真的会被关在这个院子中么?

“不用怀疑,你爹就是被关在这个院子里!”这个院子看上去早就荒废,其实这个院子下面别有洞天,但凡那些不听话的人,最后一个个都会死在这里。

看着沐诗涵一脸怀疑,轩辕宇没有过多的解释,率先朝着院内走去,事实胜于雄辩,他不能保证沐诗涵见到的沐万年会是怎么样的,他唯一肯定的就是沐万年没有死!

沐诗涵跟在轩辕宇的身后,越走越觉得惊心,这哪是什么破败的院子,这分明就是一座地下囚牢。

看着灯火通明的囚牢,轩辕宇满意的笑了笑,对着守在一旁的侍卫问道,“沐万年还是什么都不肯说么?”

“是的,他还是什么都不肯说,统领还在那审问,属下这就带皇上过去!”侍卫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跟在轩辕宇身后的沐诗涵,随即领着两人朝着更深处走去。

看着一路上经过的囚室,沐诗涵连连作呕,她算是心脏承受能力还不错的人了,可是看到这些被折磨的人不像人过不像鬼的人之后,她还是被吓到了。

“快了,你很快就会见到你父亲了!不知道他见到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轩辕宇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又道,“我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要是他知道我把你强留在身边你猜他会不会气的当场生亡?”

想起当年顾萱最后选择了他,他的心中就一阵憋闷,既然得不到顾萱,那么就用她的女儿来抵也是极好的,反正两人长的是一模一样,他可以将她当成是她的母亲。

“你变态!”沐诗涵气恼的冲着她嚷嚷了一句,一个人快步朝前。

“你住手,住手!”看着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沐万年,沐诗涵冲着还在对他用刑的侍卫嚷嚷道,她知道轩辕宇不可能善待她父亲,可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下去吧!”看着沐诗涵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轩辕宇对着两个侍卫摆手吩咐道。

“是!”两人心中虽然不解,可是没有多问,恭敬的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轩辕宇,你这个卑鄙小人,当年的事情你何必牵扯到诗涵的身上?这是我和你的事情和她完全没有关系!”看着坐在地上痛哭的沐诗涵,沐万年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对着站在一旁的轩辕宇质问道。

“当年的事情,你也好意思说当年的事情,当年明明是我先认识顾萱的,你凭着横插一脚,要不是你,她就不会那么早死了,她的死你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就算她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傻子那又怎样,你怎么可以任由府中的人说三道四!”要不是那些流言蜚语,她就不会那么早死,说到底这事情和沐万年脱不了干系!

“当年的事情,当年的事情……”看着咄咄逼人的轩辕宇,沐万年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当年的那些流言蜚语是怎么传出去的他心里应该最清楚,要不是顾萱拦着,他早就进宫去和他大吵一架了,现在竟然反过来说是他没有管好下人!

“爹,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回来了,一切都过去了,皇上已经答应放了你了,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大夫给你调理身体的!”听着两人的争执,沐诗涵擦了擦眼泪起身将沐万年从刑具上房了下来扶到一旁坐下。

“诗涵,你真的不该回来的,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你回来做什么?”只要沐诗涵在熬上两三个月,等到轩辕皓登基之后,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他的那几个儿子早早的跟了轩辕皓,以后的前程根本就不用担心,至于沐若菲,他就当没有胜过她这个女儿好了!

“爹,您别说了,这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看着沐万年担心的目光,沐诗涵心中也很纠结,她真的不想跟着轩辕宇,可是看到沐万年这样,她真的没有选择。

“你答应我的条件了?”听沐诗涵这么一说,轩辕宇心头一喜,温柔的看着她问道。

“我答应,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几天时间好好的调节一下心情,我心里一时半会的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沐诗涵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轩辕宇点点头。

“好,虽然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是几天的时间我还是可以等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是很想得到沐诗涵,但是他更想她心甘情愿的在他的身下承欢。

“诗涵,不要为了我答应他的任何要求!”虽然不明白轩辕宇和沐诗涵之间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沐万年知道绝对和自己有关,两人一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要不然轩辕宇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

“爹,您不用担心,皇上只不过是不想让我当皇后罢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着沐万年焦急的样子,沐诗涵暗暗吸了口气,朝着他微微一笑安抚道。

“诗涵,你不要瞒着爹,爹这把老骨头了,死不足惜,你千万不要委屈自己!”对于沐诗涵的说辞沐万年是一万个不相信,轩辕宇想杀沐诗涵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如果只是不想让她当皇后的话,又怎么会用他来做诱饵?

“沐万年,你有一个好女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派最好的太医给你医治的,沐诗涵这人你也看了,现在也该走了吧!”轩辕宇有些羡慕的看着沐万年,他有那么多的儿女,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为他做出这样的牺牲。

“爹,你放心,我没事的,我先出去安排一下,晚点会有人来接您回府的!”沐诗涵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沐万年,起身跟在轩辕宇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沐诗涵跟着轩辕宇出了院子,刚走几步,只听轩辕宇对着季福海吩咐道,“你将她带去暖阁!”

季福海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沐诗涵,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走到一脸茫然的沐诗涵面前道,“沐小姐请跟我来。”

季福海一路无语,直到走进一条偏僻的小道这才停下脚步,看着沐诗涵低声问道,“王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和皇上之间到底打成了怎样的协议,他为什么要让你住进暖阁?”这暖阁可是最得宠的妃子才能入住的,她是他的儿媳,怎么可以入住暖阁,这要是让安郡王知道,那还了得。

沐诗涵并没有回答季福海的话,她现在谁也不敢相信,别说是季福海了,就算是轩辕皓站在她的面前,她都不敢相信。

“王妃,我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你未必会相信,我其实前几年就已经跟了安郡王了,您放心,老奴一定会想办法让您离开的!”只要将沐诗涵救出去,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谢谢!这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沐诗涵虽不是很信任季福海,可是她心里也明白他说的多半是真的,要是没有一点眼力劲怎么可能在得到轩辕宇那个老狐狸的信任,轩辕宇之所以这么看好轩辕皓只怕他在他的面前说了不少的好话!

“王妃,王爷还要过几天才回京,这事情还是先让福郡王来拖上一拖,您看如何?”人是从福郡王的王府门口带走的,要是他来闹腾一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用了,他来闹腾,以什么身份什么资格?”他是个外人,就算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可是他并没有资格来闹腾,因为她不是他的什么人。

这事情真要闹大了的话,到时候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反正最近这几天她是不可能有什么事情的,他虽然性格有些偏激,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高高在上的皇上,既然答应给她几天时间就不可能反悔。

“是老奴想的不周!”听沐诗涵这么一说,季福海吓的一身冷汗,轩辕皓对沐诗涵的感情他可是一清二楚,两人原本就因为沐诗涵的事情有了隔阂,关系刚刚缓和,这事情真要闹大了的话……

“你也是为了我好,这事情先这样吧,你只要帮我注意一下我父亲的情况就好了,至于皇上那边我先自己应付就好了!”只要撑到轩辕皓回来她的危机就解除了。

原本她这次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现在看来完全不用死了,季福海既然是轩辕皓的人就段不可能让轩辕宇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来,她在宫中也就不用那么被动了。

“是,这事情就交给老奴来处理,王妃,暖阁到了,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季福海推开门对着站在一旁的沐诗涵又道,“这暖阁已经成了宫中的禁地,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来打扰,等回头老奴给王妃安排几个信得过的宫女太监来伺候着。”

妃比寻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妃比寻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

    第一届“路美交通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作品展(四)031《风筝飞》我不止一次的想你是风筝我是线当你离我飞远无论多远就是风把你吹偏再吹偏甚至盘旋再盘旋最后也要落在我的心田我不止一次担心你是风筝我是线当强烈的劲风把你吹向高高的宇宙我害怕手中的线不能丈量彼此的距离甚至扯断你可以任意找一个位置降落可我呼唤你的倦容从此响成了夏树上的知了依恋着你曾经升腾的地方呼唤呼唤千遍万遍凭誓言劝自已或许你把亲近拉成了遥远于是我不止一次憧憬你是风筝我不再是线我要化作鸟飞成云的姿态与你缭绕天空032《我工作在丹江漂流的下游

  • 【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

    关注我哟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小姑娘马燕。【了解】同心的马燕为何能感动整个世界?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莫言(Moyan)当成马燕(Ma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全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奇特的来历宁夏西海固,1972年就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女孩,用稚

  • 「小小说」女方主动更容易获得幸福

    1她在那里坐着,似在等待什么。一个认识她的人从那里经过,看到她在那里傻傻地坐着,就问:嗨,你在等人呀?是的。认识的人说:我昨天也从这里经过,坐着车,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也看到你在这里等待。你都等几天了吧?是的。等谁呀,可以告诉我吗?她就指了指对面那座军营。认识她的人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兵哥哥,你在等他出现?她说:对。她知道你在等他吗?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认识我。那你在这里等他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啊。他有时和战友出军营,我能看他一眼就满足了。你写好一封信,下次他出来时,就塞给他。能行吗?能行。2那天,她终

  • 摄影:一只眼睛看世界

    盛鑫煜艺术家国际推广平台AlbertWatson,出生于1942年的苏格兰摄影师,从出生起就右眼失明。他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要约请他拍摄杂志的大片,就连《Vogue》和《HarpersBazaar》的名记们都得排队等上几个月。Watson赢得了无数的荣誉,几张上世纪90年代为KateMoss拍的照片就在佳士得以30余万元成交。他在业界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对付任何一种主题的拍摄,同时总会带给人与众不同的个性。Watson作品不计其数,涉及面也很广,包括电视作品、商业平面广告、电影海报

  • 人生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想念自己

    【原创:《吾爱非爱妮可不可》千首诗歌!其他诗词等原创作品数百首!敬请关注各大诗歌朗诵群及网络发布原创作品!】想念自己闭着双眼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跳着拉丁娑娑在镜子前浪漫的一个人跳舞想像绿油油的草皮上冒出水花飞溅着与阳光灿烂的光芒交错淋浴喷头冲洗一头秀发甩动着长犮舞动奇迹般地的沐浴瑜伽娑娑尽情享受水甘露的加持婀娜多姿的行仪瑜伽观想水珠如洒出无量的钻石光芒四射闪烁奔向天际踩踏在草地上随着音韵律动的节拍高唱着智慧妙音天女的梵咒幸阿阿衣衣烏烏日日力力唉唉欧欧安啊多么想念自己草皮上的行仪瑜伽踏在阳光灿烂的光芒

  • 山西刘老汉从乡下老家带回一根木棍,一刀切开 突然胸口不停发抖

    自古至今,人们听到最多的一句感慨就是:人分三六九等,木有花梨紫檀。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花梨(即如今海南黄花梨)自然是要优于紫檀木的。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也许有许多种解释。我们认为最根本的一条就在于黄花梨多是自产的,而紫檀木则是外来的。其实,自紫檀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始,就受到了异乎寻常的待遇。这也许会超出如今许多人的意料之外。历史资料显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紫檀的售价一直都是超过黄花梨的。据清代《圆明园则例》册三《物料轻重则例》记载:当时紫檀木每斤2.2钱,花梨1.8钱,就连桦木也是要压过花梨的

  •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春联

    华艺辉烁-华辉书画院七周年庆典活动之春节前义务为群众写对联时间地点:雅瑶镇:2018年2月1日上午,稻草人煨汤饭店:2018年2月5日下午三点-六点,址山镇:时间待定现场参与挥毫的书法家:李向华、麦万记、余颖志、李文元、麦哲林、宋婉贞、王旭彬等。书法家简介:李向华,书画艺术家,群众文化研究与应用学者,文化艺术策划人。现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直美术家协会会员,鹤山市文联名誉主席,鹤山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鹤山市书协、美协名誉主席,华辉书画院院长,群众文化助理馆员。麦万记,广东省书法

  • 明日腊八,致我的朋友!

    明日腊八,我的朋友,送你一碗八宝粥,暖心暖胃,愿你,把热情留在眼里,把温暖握在手里,把幸福喝进肚里,把快乐放在心上,愿你的身体特别好,愿你的心情格外妙,愿你的生活越来越美好,祝你腊八节快乐,一生无忧。明日腊八,我的朋友,浓浓的亲情,为你驱散心头的阴霾,关心的话语温暖你冰冷的胸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腊八到了,春节还会远吗,在这暖暖的节日到来之际,祝你腊八喜气洋洋,祝你春节阳光暖暖。明日腊八,我的朋友,让我们在生活的大锅里,添加快乐的元素,注入健康的因子,用幸福的感觉,吉祥的氛围,在时间的温火

  • 旅遊|美國政府續停擺 自由女神、大峽谷維持開放

    全美各地22日正準備迎接新的一周,但政府部門卻有許多人被迫放「無薪假」,因為民主和共和兩黨日前在參議院,針對臨時開支法案進行表決,結果雙方在邊境安全及「夢想生」(Dreamers)身分問題上喬不攏,贊成方最終無法跨過60票門檻,正式宣告美國政府關門大吉。為了終結這場惡夢,兩黨有近20名溫和派議員,整個周末都在開會,希望可以在工作日前達成妥協方案,暫時舒緩政府停擺問題。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Mcconnell)也提議要在22日凌晨1點,表決1項暫時性撥款,讓政府可以運作至2月8日,但雙方

  • 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举办学员艺术交流活动

    中国网讯(特约记者杨新榕)2018年1月22日下午,由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根书古琴专委会发起的“海丝琴道—2018学员艺术交流”活动,于风景秀美的福建泉州三兴休闲山庄举办,几十位学员到场参与。福建省根书古琴专委会是由福建省智善慈航书画院副院长、泉州知名根书艺术家、桐影学堂负责人陈德南先生于2017年发起创建的,隶属于福建省文化志愿者协会,现有根书研究和古琴传承(海丝琴道)两个项目,其中“海丝琴道”的学员有近百人之多。在2018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为促进学员的艺术交流,检验他们的修研成绩,该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