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3 17:28: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
第一章 冷宫凌辱

南楚新帝继位,举国欢庆。来自http://www.xbxys.com/

  富丽堂皇的坤琳宫里,夏月吟一袭明黄色的皇后宫装,含笑端坐在贵妃榻上,双手轻轻抚过微微隆起的腹部,眸含娇羞,面带幸福。

  今日,她不是步步为营,谋略过人的相府二小姐,而是一个为沈承乾出生入死,青丝成雪的小女人。

  “小姐,你真美啊!一会封后大典上,肯定能惊艳众人!”贴身婢女香花望着妆容精致的夏月吟,忍不住赞叹道。

  夏月吟白皙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娇羞,嗔道,“你这丫头,就你会说。”

  眼看着封后大典的时辰都已过去了大半,才终于来了引路的太监。

  “公公可是来引月吟前往封后大典的?”

  为首的太监闻言,微微一怔,眸中含着几分悲悯,“封后大典早就结束了。”

  还不及夏月吟细想,为首的太监便抖了抖手中的圣旨,尖锐的嗓音顿时响彻整个坤琳宫,“相府二小姐夏月吟,甚得朕喜,本欲封其为后,然其不贞不洁,有失妇德,念其往日之功,免其一死,打入冷宫。《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钦此。”

  不贞不洁?打入冷宫?

  她的确已非处子之身,可那都是为了替沈承乾解毒,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分明就是他的亲生骨肉!

  似是不愿相信,夏月吟一把夺过圣旨,想要证实一切不过是个玩笑。

  可是明黄色的圣旨衬着黑色字迹,分外显眼。显眼到,每一个字,都犹如利刃加身。

  “你方才说,封后大典已经结束了?”沉默了半晌,夏月吟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她已被打入冷宫,封后大典却如期举行,究竟是谁将她取而代之?

  本以为这横空巨变已是痛楚的极限,可接下来太监的话语却无疑是一记晴天霹雳,“是啊。新后乃是相府三小姐,夏倩希。推荐xbxys.com

  正可谓字字诛心。

  她拼尽一切守护扶持的夫君在大婚当日诬陷她不贞不洁,将她打入冷宫另结新欢,而这新欢却是她的亲妹妹!

  夏月吟只觉得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却喷了出来,接着整个人便陷入了一阵黑暗。

  被像丢垃圾一样丢到冷宫中的时候,已经是七日之后了。

  这七日,对于夏月吟而言是梦魇般的存在。每日被割腕取血,结痂的伤口被生生撕裂开的痛楚与失血过多的疲惫,让夏月吟整个人都憔悴的如同鬼魅。

  “小小姐?”看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夏月吟,香花疼惜的同时也感到不可置信,“他们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看到香花震怒的神情,夏月吟却只是兀自溢开一抹凄绝的笑容。相比于愤怒他们的行为,她更想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个是她拼尽一切帮助的夫君,一个是她努力守护的妹妹,即便是即便是他们真的暗度陈仓,难道就要做到如此决绝的地步?

  “爹爹可知道此事了?”靠在香花的怀里面,夏月吟舔了舔干裂的唇,嘶哑着声音问道。小百姓养生网

  沈承乾的负心,夏倩希的背叛,现在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她的父亲了。父亲素来对她疼爱有加,以父亲在朝的权势,只怕沈承乾身为新帝,亦要退让三分。

  香花闻言,只是一言不发,可眼中的不忍却让夏月吟如遭电击,难道

  “爹爹他,知道了?”一字一字,带着忐忑,亦含着无尽的苍凉。

  香花实在不忍心再看夏月吟。她的小姐从来都是优雅自若的,几时狼狈凄惨到这个地步?

  “不错。爹爹的确知道了,而且他今日在朝堂上亲口说了,从此以后,没有你这个不贞不洁的女儿!”一个略显尖刻的嗓音在冷宫中响起。顺着这声音,夏月吟一眼便看到了夏倩希,还有她身边的沈承乾。《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他们这是来看她的笑话吗?

  的确够可笑的。她所相信的,守护的,原来都是假的!

  夫君诬陷她不贞不洁,庶妹将她取而代之,而她最后的希望,她的父亲,却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将她推向死路!!

  “皇上皇后这是来赐死月吟么?”

  将眼中的绝望一点点埋藏,夏月吟直了直脊梁,冷漠而嘲弄的看着夏倩希和沈承乾。事已至此,她早已不想苟活人世了,只是苦了她这腹中的孩子了。

  “月吟还是那么聪慧,不过在这之前,朕还特地送了一个人来陪你。”沈承乾居高临下的望着夏月吟,“温柔”的说道。

  与此同时,一个带血的头颅被抛掷到夏月吟的面前,伴随着的,是夏月吟如同毒蛇般的声音,“大哥对你可真好,不惜违抗圣旨也要来冷宫救你。啧啧啧,这下场真是凄惨啊!身首异处,万箭穿心啊!”

  “大哥哥!!”

  夏月吟本来死寂的眸终于掀开波澜,她疯了一般的将带血的头颅抱到怀里,发出一声尖锐至极的声音,又是一口鲜血喷到了头颅上,抬起双眸,犹如厉鬼般看着夏倩希和沈承乾。来自http://www.xbxys.com/

  魔鬼!他们两个就是魔鬼!

  夏月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狠狠的扑向沈承乾,却被沈承乾一脚踢倒在地。

  “不自量力!”沈承乾冷哼一声,搂着夏倩希的腰肢,居高临下的望着夏月吟,似是在欣赏她狼狈的姿态。

  腹部钻心的痛楚让夏月吟动弹不得,只能够死死的盯着沈承乾和夏倩希。

  沈承乾的眸光微微一恍,继而露出厌恶的表情,冷声道,“好了,人头也送到了!来人,将夏月吟和她腹中的孽种一并除了!”

  夏月吟已经没有力气思考沈承乾那句孽种的含义,她只是死死的护着夏于澈的头颅和腹部,可是满天的棍棒却没有给她丝毫的生机。

  感觉到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夏月吟眸中落下血红的泪,漆黑的双瞳中燃烧着如同九幽炼狱的鬼火般骇人的恨意,她一字一字,以血起誓,“若有来生,上天入地,我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第二章 携恨归来

斜阳西落,彤云如锦。

  位于京城附近的落霞山上,突然来了一批不速之客。黑衣人行动极快,向着一处僻静的山庄包围过去。

  山庄的某间茅草屋里,夏月吟把玩着手中的杯子,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划过一抹兴味,声音如同黄莺出谷般悦耳,偏生又含了几分散漫与慵懒,“夏家的马车还没到,倒是有人先到了。”

  不错,坐在茅草屋里的,正是本该已经死了的夏月吟。

  苍天有眼,当日夏月吟被沈承乾和夏倩希联手害死,竟然奇迹般的重生,回到了八年前,她方才七岁的时候。

  意外重生,对于夏月吟而言,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复仇。

  呆在相府里,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庶出小姐,她或许永远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因此,她偷偷逃离了相府,找到了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江湖组织——醉影宫。

  醉影宫是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江湖组织,夏月吟之所以知道它,是因为前世的时候,沈承乾正是中了醉影宫的算计才中了毒。

  虽不清楚醉影宫的底细,但是夏月吟很清楚,醉影宫会对沈承乾动手,就证明它不单单是江湖组织那么简单,这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机会。

  正如夏月吟所料,醉影宫的人知晓她的身份之后,她几乎不曾费力,就加入了醉影宫。成为了醉影宫的杀手。

  五年的时间,夏月吟拼了命的习武,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暗杀,终于通过了醉影宫的考试,成为了醉影宫的四大护法之一。也终于,见到了醉影宫的宫主,那个仅仅比她大了六七岁的少年。

  仅仅一年,这个少年让夏月吟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狠辣无情,什么是真正的让人生不如死。

  在夏月吟的心中,这个少年便是如同魔鬼一般的存在,可是为了复仇,即便是和魔鬼签订契约,她亦在所不惜。

  恢复相府小姐的身份,回到相府去,是宫主指派给她的新任务,亦是她复仇的第一步。

  等了整整六年,她的耐心都快要用尽了。唇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容,夏月吟的眸光看向屋外。

  “护法,要不要我出去看看?”

  跟在夏月吟身边的,是她在醉影宫的手下灵叶,听到屋外的动静,灵叶垂眸问道。

  夏月吟唇角扬起一抹懒懒的笑容,潋滟的眸光里面含着几分漫不经心,“不必了。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黑衣人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训练有素的包围了整间屋子,并且开口问道,“不知屋内可是相府小姐夏月吟?”

  “是谁这么想见我,派这么大阵仗来请我?”

  夏月吟慵懒的声音自屋内传出,口气中是满满的悠然,仿佛来人真的只是来请她做客的仆人,而不是黑衣杀手。

  黑衣人的眼中神情飞快的变化,惊诧,愠怒交织在一起。似是想不通这住在山野的小姐,何来这样的气势和胆识,但也不敢太过无礼,只得耐着性子说道,“是太子想请小姐过府一叙。”

  “知道了,不过今天我没空。”依旧慵懒而散漫的语调,甚至还带上了高高在上的傲慢。

  太子沈浩泽?这个时候来请她过府,还能有什么好事?太子好色无度早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而相府二小姐自小就出落得漂亮伶俐也是众人皆知的。

  只是,她已经失踪整整六年了。

  知道她在这山间的,除了她前几日修书告之的相府,可就没有别人了。太子缘何得知,为何派了这么大的阵仗来请她过府,不用猜,亦知道是相府的人做的手脚。

  但,是谁?

  刁蛮跋扈一直视她为眼中钉的夏思雨母女,亦或是温柔怯懦实则蛇蝎心肠的夏倩希?

  “我劝小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的黑衣人显然被夏月吟倨傲的态度给激怒了,眼中划过一丝冷厉,忍着怒气说道。

  夏月吟听到黑衣人的话,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似银铃般悦耳,却又含着浓浓的嘲讽,“罚酒怎么吃?我倒是想看看呢!”

  “既然小姐执意不合作,那我就得罪了!”

  为首的黑衣人早就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只不过一个小小的相府庶女,居然敢不给太子面子?黑衣人示意左右,朝着茅草屋包围了过去。

  灵叶哪里会让他们接近茅草屋,赤手空拳就开始和黑衣人搏斗。别看灵叶个子小,功夫却是不俗,以一人对战十几人,也不落于下风。

  激烈的搏斗发出巨大的声响,茅草屋在掌风和刀光剑影下,几乎要散架,夏月吟却依旧镇定自若,仿佛屋外的打斗都与她无关。

  轻轻对着茶杯吹了一口气,正想要喝水,却见一根茅草落入了杯中,夏月吟漂亮秀气的眉毛微微一蹙,豁然起身。

  火红的衣袂比天边的彤云还要耀眼,越发衬得她肌肤胜雪,长发如墨,她唇角噙着一抹慵懒的笑容,漂亮的水眸中却漾开了一抹淡淡的不耐。

  袖袍中的丝带在空中轻轻翻飞,那群黑衣人甚至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出的手,就已经全部倒在地上断了气。

  随着黑衣人的倒地,夏月吟的身影翩然落地,如同一枚红色的枫叶般,优雅的落下,她伸手将一抹凌乱的发挽至耳后,道不尽的风情就已经流露出来。

  可就在刹那,她又嘟了嘟嘴,似是孩子般嗔怪,“好好的一杯天山雪茶就被他们毁了,真是讨厌。”

  明明是狠绝无情的手段,可是她的神情却是那么的天真烂漫,好像不谙世事的少女,这让一直隐在暗处观察她的祁沐琰眸中掀开一抹流光。

  层层叠叠的绿叶枝桠间,越发显得祁沐琰衣冠胜雪,眉目如画。只是那一双纯粹得如同黑曜石般的黑眸,却如同一个无形的黑洞,似要将这世间一切尽都吸了进去。

第三章 东黎太子?

夏月吟慢条斯理的从袖中拿出了化尸水,素手纤纤,对着十几具尸体轻轻一点,那些尸体一下子蒸腾开白烟,很快就彻底消失。

  灵叶正准备陪夏月吟回房的时候,夏月吟美眸中却是迸射出一抹精光,直直的看向一旁的树丛,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阁下看戏可还看得过瘾?”

  此话一出,灵叶却是愣住了。居然还有人在?可是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要知道身为醉影宫的杀手,她不但武功不俗,耳力更是过人,怎么可能有人瞒得过她?除非来人的功夫远在她之上。

  锦蓝色的衣袍在眼前掠过。下一刻,一道颀长如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夏月吟的面前。

  夏月吟懒懒抬眸,打量着眼前的人。一袭华贵的蓝色衣袍,彰显出他神韵独超的气质,雕琢得精致分明的五官形成了他姣好的面容。此刻他唇角正噙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温柔的看着她。

  只是夏月吟可没有心思欣赏男子的容貌,她关心的,是他的身份。

  同样的,被夏月吟发现而不得不走出来的慕容逸也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方才在远处,他只觉得夏月吟气质出众,自有一股难言的韵味。而如今近看,才发现她的五官亦是精致无比。

  眉若远山之黛汇聚而成,眸似秋水之波凝聚而成,唇若三月樱花拼凑而成,绝美的五官拼凑在一起,怕是再高超的画技也画不出她的美。

  美人慕容逸见过不少,可美到如斯地步的,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有些美人美则美矣,却失了些神韵。眼前的女子,非但容貌倾城,其手段武功更是不俗,即便是此刻慵懒的望着他的目光,也含着几分寻常女子没有的气韵。

  生平第一次,慕容逸因着一个女子失了神。

  慕容逸失神的片刻,夏月吟只是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望着他,似是在等待他开口,慕容逸觉察到自己的失神,微微蹙了蹙眉,似是在恼自己的走神。

  不过到底是城府极深的人,不过片刻,便落落大方的应道,“在下东黎太子慕容逸。”

  东黎太子?

  夏月吟面上笑意更深,看来醉影宫散播消息的本事果真不错。居然引得东黎太子亲自出马。

  不过也难怪,她天钥帝女的身份,关系到的可是前朝宝藏。这份宝藏可是四国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东西,会引得东黎太子亲自过来也不稀奇。

  既然东黎太子到了,那么西岐和北桓的人怕是也该到了吧。

  敛去了眸中的精光,夏月吟作出一副微微吃惊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上投射出一片小小的阴影,恰好挡住了她眸中的算计。

  “竟是东黎太子?”夏月吟故作惊讶,看向慕容逸。

  若非方才亲眼见识了夏月吟的狠辣手腕,慕容逸只怕都以为眼前的女子是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了。

  收敛了眸中的精光,慕容逸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夏月吟是不是真的天钥帝女,而帝血的传说又是否成真,他都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思忖了半晌,慕容逸彬彬有礼的说道,“这山间荒野,尚不知有何危险。既然逸与小姐有缘在此相遇,不知小姐是否愿意让逸护送小姐回府?”

  护送她回府?!

  夏月吟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讥诮,却被长长垂落的睫毛掩盖的刚好。慕容逸这一番送她回府,只怕是别有用心吧。

  皇帝寿诞,按礼数,其他三国派使臣送礼便好。何需堂堂一国太子亲自过来?慕容逸既然出现在了南楚,就意味着他是为了天钥帝女的消息而来的,如今主动示好于她,目的岂不是显而易见?

  “如此,有劳太子殿下了。”夏月吟微微一笑,轻轻福身,口气温婉。

  不管慕容逸的目的是什么,总之她的目的是达成了。辛苦散布消息,将自己置于险境中,为的,不就是引起其他三国的注意?!

  他们想要利用她,她才有利用他们的机会,不是么?

  只是可惜了,本是想要塑造一个温婉天真的相府小姐的形象的,却无端被这慕容逸知晓了她的武功。

  只是夏月吟不知道的是,在那层层翠嶂之后,有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至始至终都在看着。直到夏月吟和慕容逸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祁沐琰才施施然的转过身去,顺着山间小道离开。

  他走的不疾不徐,只是在阳光与树影斑驳下,他的背影显得有几分孤绝清寂,与他温润如玉的气质有些不符。

  慕容逸护送夏月吟到了相府。一路上,慕容逸和夏月吟也算是“相谈甚欢”。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夏月吟似乎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这让慕容逸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七岁就走失相府的小姐,竟有这样的学识?

  接近夏月吟,本是因为关于她就是天钥皇室帝女的传言,可如今,他倒是真的对这个特别的女子起了几分兴趣。

  七岁走失相府,却在这个时候归来,还伴着天钥帝女的传言,这个女子,似乎并不简单。

  眼看着相府就在眼前,慕容逸突然停下了脚步,略带深意的打量了夏月吟一眼,彬彬有礼的说道,“逸就送到这里了。”

  “多谢东黎太子。”

  慕容此刻还不宜出现在相府,这一点夏月吟很能理解。毕竟恰好看到黑衣人,跟上山间这样的谎话,骗她这个“无知”少女还行,想要瞒过一众权贵,怕不是那么容易。

  她亦不想拆穿了慕容逸,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合作对象,不过一切还要等见过北桓和西岐的人才能够下结论。

  目送着慕容逸离开,夏月吟迅速的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涂抹在了脸上,并且在脸上带上了面纱,才重新出现在相府的门口。

第四章 重回相府

夏月吟抬眸看着相府,暗红色的大门还是一样的气派,只是这暗红的颜色,不知道浸染了多少的鲜血。门口的石狮子也还是一样威严的趴着,只是这长着的血盆大口,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无辜的性命。

  唇角笑意凉薄,夏月吟静静看着,前世的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她是相府庶女夏月吟。虽然她的娘亲只是一个小妾,虽然她的嫡姐和嫡母经常刁难她。可是她还是幸福的。

  因为她有疼爱她的父亲,溺爱她的哥哥,关爱她的庶妹,还有最深情的夫君,那个全国女子的梦中情人!他曾握着她的手,深情款款,诉说着海誓山盟。

  于是傻傻的她拼尽一切想要守护相府,想要守护自己的爱情,可是到头来,她才发现,原来她相信的,守护的,都只是虚假!

  永远忘不了沈承乾搂着夏倩希出现在冷宫,居高临下的嘲讽她的样子,永远忘不了父亲在朝堂上那一句我没有这个不贞不洁的女儿,更忘不了哥哥血淋淋的头颅被抛掷在眼前,腹中的孩儿被狠狠的棒杀!

  这一切的一切,她都忘不了。

  如今,她夏月吟回来了,她要他们,血债血偿!!

  收敛了眸中的恨意,同时也将一身风华尽数收敛,夏月吟扣响了相府的大门,开门的是相府的家丁,抬眸看了夏月吟和她身后的灵叶一眼,有些不耐的说道,“你是谁啊?!丞相府的大门也是随随便便可以敲的么?!”

  “劳烦小哥通传一说,说夏月吟回来了便是。”夏月吟虽然笑意温柔,可是眸光却是清冷,似是根本不曾把这家丁放入眼中。

  家丁在听到“夏月吟”三个字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夏月吟的身份。

  相府走失的二小姐夏月吟找回来了的事情,整个相府都知道了。今日丞相还特地亲自派了马车去接二小姐回府了,都说这夏月吟虽然是个庶出的小姐,但是却很受丞相疼爱。

  只是这马车才刚刚出发没多久,这二小姐怎么就出现了?!而且也没有看到马车啊?

  还不及这家丁想清楚进去通传,就听到一声不耐烦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这是在干吗呢?堵在相府门口做什么?!”

  家丁听到这声音,立刻回神颤颤巍巍的行礼,嘴上讨好道,“见过夫人。启禀夫人,这位小姐自称是二小姐。”

  在沈天华的目光看向夏月吟的时候,夏月吟同样看向了沈天华,她穿着一身金丝镶边的紧身长裙,肩上披着华贵的貂毛坎肩,显得雍容华贵。

  此刻她正用珠光宝气的手指着她,鄙弃的笑道,“随随便便来个人就想要冒充我相府二小姐?虽然我家月吟走失了几年,一直在山野生活,可也不是这么好冒充的!”

  看方才家丁的神色,显然是知道她今日要回府的,若是她所料未差,这相府的马车应该已经到了那山间,因此,沈天华不可能不知道她今日要回府。

  对于她的身份,沈天华想必也是有几分确认的,这么说话,不过是故意讥讽她这些年生活在山野罢了。

  夏月吟的心头兀自划过一声冷笑,面上却是故作难堪的捂着带着面纱的脸,似是犹豫了半晌,夏月吟才咬唇说道,“月吟的脸因着一些变故毁了,母亲恐是不认识月吟了。不过月吟的胎记,母亲应该还记得。”

  轻轻撩开衣袖,胳膊上清晰可见的金色凤凰栩栩如生。这便是天钥帝女的身份象征,也是沈天华夏倩希都知道,却唯独她不知道的事情。

  在看到夏月吟胳膊上的胎记的时候,沈天华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

  这个胎记意味着什么,沈天华很清楚。

  正是因着这个身份,丞相夏武对夏月吟一向是格外偏疼,一切吃穿用度都与嫡出的夏思雨无异,她若是故意刁难了夏月吟,夏武甚至还会责备于她。

  今日夏月吟要回府,夏武也是特地关照了她不可刁难她的,她若是在知晓她身份的情况下,再多加刁难嘲讽,被夏武知道可就麻烦了。

  思及此,沈天华只得勉强一笑,状似亲热的拉着夏月吟的手,笑眯眯的说道,“果真是月吟回来了?怎么不曾坐夏府的马车呢?害的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乡野之人,想要冒充你呢!”

  夏月吟仔细的打量着沈天华的神色,在她神色间只有浓浓的讽刺,倒是不见心虚和遗憾,看来通知太子对付她,不想让她回到相府的人,并不是她。

  作出一副胆小畏怯的样子,夏月吟不着痕迹的将手从沈天华手中抽了出来。

  “此事说来话长了。月吟刚才在山间遇上了一群刺客,要抓走月吟,幸好有位公子出手相救,将月吟护送回了相府,月吟才有幸见到夫人。”

  夏月吟一边作出心有余悸的样子,一边仔细打量沈天华的神情,她的面上虽是堆着笑容,眸中却是夹杂着恼意和遗憾。

  不过,并没有心虚。

  这一番试探下来,夏月吟几乎可以排除沈天华的嫌疑了,那么背后的主谋,也就昭然若揭了。

  至于沈天华,见夏月吟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甚至将手抽离让她扑了个空,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想到夏月吟方才说她的脸毁了,便生了怨毒的心思。

  她几步上前,对准了夏月吟的面纱,故作关切的说道,“能回来便好。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让我瞧瞧!”

  揭开的面纱在空中扬起弧度,夏月吟左半边脸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原本绝美的脸颊在狰狞的刀疤下也显得有些恐怖。

  沈天华的动作早在夏月吟的预料之中,看到不远处夏武的身影,夏月吟的眸中划过一抹狡黠,连忙拼命捂住脸颊,似是害怕人家瞧见一般,双眼中蓄满了泪水,看着沈天华。

第五章 再见父亲

“是月吟回来了么?”慈爱而庄严的声音,夏武慢悠悠的从府里走出来,看到夏月吟眸中含泪,捂着脸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立刻质问道,“天华,你做了什么?!”

  沈天华不知道夏武就在身后,如今被夏武这么一呵斥,又是委屈,又是恼恨,不由恨恨的瞪了夏月吟一眼。

  “老爷,你这可就冤枉妾身了!妾身可是按照老爷的吩咐,亲自打开相府大门迎接月吟呢。方才听闻月吟说她的脸因为变故毁了容貌,妾身不过是想要关心一下她脸上的伤势罢了,哪里知道会这么严重!这么好端端的一张脸啊,真是毁了!”沈天华扯着大嗓门,生怕过路的行人听不到一般。

  路边上围观的行人越来越多,大抵都是来看热闹的,而夏月吟则是一脸无助的样子,将一个容貌被毁,害怕见人的少女演绎的惟妙惟肖。

  夏武看了一眼周围的行人,微微蹙了蹙眉,眼中闪过一抹算计,蹙眉道,“行了行了!有什么话进府说!”

  夏月吟闻言,怯生生的跟在夏武的身后,唇角却是划开一抹冷笑。

  父亲这么急着要她进府,只怕不是为了顾全她的感受,而是害怕她毁容的事情传扬了出去,坏了他将她当做棋子联姻的计划吧。

  只不过,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再加上沈天华的推波助澜,只怕不消两日,她毁容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京都了吧。

  就是不知道慕容逸是否会帮她隐瞒,毕竟她的容貌,慕容逸是看见了的。不过她相信,慕容逸是聪明人,不会做惹火烧身的事情。

  “月吟,别怕,让爹爹看看你的脸。”

  进了相府,来到大厅,夏武看夏月吟还捂着脸,不由蹙了蹙眉,伸手拉开夏月吟的手,一边柔声安慰道,那架势,倒是十足的慈父模样,也对,这夏家人的演技,一向是一个比一个好的!

  夏月吟身为夏家人,演技若是不好,岂不是对不起再世为人,对不起他们上一世的“悉心”栽培?

  漂亮的水眸中含着点点泪光,夏月吟小心翼翼的移开自己的手,露出了手下面遍布左脸的狰狞伤疤,饶是夏武做好了心里准备,还是被这伤疤的狰狞吓了一跳,原本美丽动人的脸,被这伤疤一映衬,当真是再无美感了。

  夏武的眉头狠狠的蹙在了一起,原本想着将夏月吟接回来,正巧可以找一位皇子联姻,巩固相府的地位,或许还可利用一下她特殊的身份,为相府谋点利益,可是如今夏月吟的脸成了这样,还会有谁肯娶她?

  夏武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和为难没有瞒过夏月吟的眼睛,她心头划过一丝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你放心,爹爹一定找全京城最好的大夫来医你的脸!”夏武的演技果真一流,瞬间便收敛了眸中的厌恶,一副慈父模样。

  即便是夏月吟这么一张绝美的容颜毁了,但是光凭借她天钥帝女的身份和那个关于帝血的传说,她就有足够的利用价值。在棋子的价值还没有发挥出来的时候,自然不能轻易怠慢。

  若非前世亲眼见到了夏武的绝情无义,夏月吟还真不敢相信这个百般疼爱她的爹爹,其实是那么的冷血无情。

  就在夏月吟同夏武说话的时候,夏倩希一声惊呼引起了她的注意,“月月吟你的脸”

  夏倩希一脸疼惜和错愕的样子,看着夏月吟的脸,故意装出一脸心疼的样子,这演技比起夏武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月吟心头泛开一抹冷笑,夏倩希这演技还真是惟妙惟肖,既表现出了她对她的关爱,又巧妙的利用她的惊慌和害怕来刺激她,告诉她她现在是有多丑。

  既然夏倩希这么卖力的演出,她也总要配合一下。夏月吟故意捂住了脸颊,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说道,“我这张脸真是无颜见人了。早知道我还不如今日被那些坏人抓走了算了!”

  夏月吟一边说话,一边留意着夏倩希的表情,果不其然,夏倩希的眸中划过阴谋败露的遗憾和心虚,但是又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许是夏月吟的“毁容”让她的心情很是愉悦吧。

  “对不起,我方才是太过惊吓了,月吟,你可别放在心上。”夏倩希反应亦是极快的,两步走到夏月吟面前,伸手握住她的手,一脸歉意的说道。

  看到夏倩希饱含歉意的眸光,夏月吟心头的冷笑更甚。

  太过惊吓?

  呵,夏倩希这话表面上看是充满歉意,实际上就是变着法的在刺激她,告诉她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丑,若是她真是那被毁了容貌的天真庶女,只怕都要忍不住自缢了吧!

  夏月吟面上流露出苦涩的笑容,似是被夏倩希的话所伤。

  看到夏月吟唇角的苦笑,夏倩希一边“姐妹情深”的拉着夏月吟的手,一边不着痕迹的划过一抹怨毒。

  七岁便有美人之姿的夏月吟?如今还不是个被毁了容的丑八怪!她就不明白了,凭什么同样是庶出,夏月吟就可以得到嫡出一样的待遇,而她就活该被排挤欺辱?

  就凭她所谓的天钥皇室遗孤的身份?天钥王朝早就覆灭了,她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夏武要对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儿这么好!

  只是夏倩希却不知道,夏武这只老狐狸,哪里会真心疼惜夏月吟?他不过是为了这天钥帝女背后的秘密罢了。

  夏月吟的身份关系重大,因此,听到夏月吟说起被坏人抓走,夏武立刻蹙起了眉头,焦急问道,“月吟你说坏人?!这是怎么回事?”

第六章 借刀杀人

要知道夏月吟走失了整整六年,却在快要回到相府的时候遇上坏人,这会不会也太巧合了一点?!

  作为精明的丞相,夏武自然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巧合,必然是有人不想让夏月吟回到相府,只是那个人是谁?

  夏武下意识的看了沈天华一眼,他这位夫人一向不喜欢夏月吟他是知道的,只是他早就言明了夏月吟的身份,沈天华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动手才是。

  如果不是她,又会是谁呢?!难道有人想要对相府动手?亦或是知道了夏月吟的身世?!

  夏武会起疑,完全在夏月吟的意料之中。她墨黑如玉的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面上却是作出害怕和疑惑的样子。

  “他们说是太子的人,要请月吟过府一叙。月吟自是不信,太子和月吟素无交情,怎会突然邀请月吟过府,又是如何得知月吟在山间呢?若非遇到一位公子相救,月吟只怕回不来相府了!”

  夏月吟这一番话完全是将事实给讲了出来,只是刻意的隐瞒了慕容逸的身份,慕容逸不想这么快的和丞相府牵扯上关系,夏月吟也不想这么快的就将慕容逸给搅和进来。

  夏武闻言,眸中立刻闪过一道精光,两道眉头都紧紧的锁在了一起。夏月吟这一番虽然是实话,但是她也刻意的将问题抛了出来。

  一是太子缘何要邀请她过府,夏月吟相信,这一点一定会让夏武做贼心虚的想到她的身份暴露了,这个时候,他就自乱阵脚。

  二来是太子缘何知道她在山间,这一点是只有相府人才知道的,以夏武的疑心,相府的每一个人都逃脱不了干系。

  夏月吟已经可以确认幕后之人就是夏倩希,但是她却不想揭穿。

  由着夏武去猜忌和怀疑,只会更有利于她行动。更何况不管最后夏武知不知道真相,倒霉的左右都是夏倩希,夏思雨或是沈天华。她们不管谁倒霉,对夏月吟而言,都是有利无害。

  “你确定是太子的人?就在今天出现的?那位救你的公子是什么模样,你可还记得?”夏武的眉头深深锁着,似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夏月吟的身份暴露出去,太子想要将她带走,那么又是谁会出卖了他!?

  沈天华?她没有出卖他的理由,太子与她素来也并不亲近,她为何要帮太子对付他?

  夏思雨?她根本不知道夏月吟的身份,更没有理由让太子掳走夏月吟。

  夏倩希?她虽然无意中知道了夏月吟的身份,但是她不是素来和夏月吟姐妹情深么,何况她也没有背叛相府的动机啊!

  难道这是有心人设下的一个局?可如果不是相府的人,谁又会知道?!

  夏月吟看着夏武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唇角划开一抹不着痕迹的冷笑,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怯懦的应道,“的确是今日出现的,至于是不是太子的人,月吟亦是不知的。那位公子长得风度翩翩的,看起来似是贵人。”

  既然夏武已经糊涂了,那她不如就再帮他一把,让他更加的糊涂。果然在听到那名公子似是贵人的时候,夏武的眉头蹙得更紧了,甚至眼中还闪过了一抹危机感。

  看来相府是出了内奸了?!

  夏武思索着这件事,也没有心情再和夏月吟多说,拍了拍夏月吟的肩膀就打发她离开,“月吟受委屈了,这件事爹爹会调查清楚的。你刚回来,想必也累了,快去休息休息吧。”

  夏月吟乖巧的点了点头,眼中还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感动,然后就随着下人到了房中休息。

  待到人全部离开,夏月吟面上的怯懦和害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风华绝代的笑容,她懒懒的靠在软榻上,四下打量着房间,眸中闪过冷厉的杀机。

  “二小姐,宋姨娘来了。”门外丫鬟的通传让夏月吟眸中的杀机和面上的肃杀渐渐消散。

  相府的宋姨娘,她前世一直认为的生母宋秀兰。即便知道了真相,知道了宋秀兰其实和她没有丝毫血缘关系,但是养育之恩,夏月吟还是铭记在心的。

  “是吟儿吗?”刚一开门,就看到了宋秀兰关切的眼神,宋秀兰上下看着夏月吟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充满了慈爱。

  心疼地摸着夏月吟带着面纱的脸颊,手下很是轻柔,像是怕一不小心触痛了夏月吟一般,疼惜的问道,“这脸还疼么?”

  “早已不疼了,谢谢母亲关心。”夏月吟收敛了心神,唇角漾开一抹真心的笑容,温婉乖巧的应道。

  “哎哟,我就回去拿了些水果,母亲倒是先来了?”正在夏月吟和宋秀兰说话之际,夏倩希也端着水果过来了。

  夏月吟看着夏倩希一脸真挚的笑容,眸光泛开一抹几不可察的凉意,面上却是笑意依旧,“妹妹也来了,走吧,我们进屋说。”

  “是小姐回来了吗?!”夏月吟三人正在屋内说着话,就看到屋外一道影子飞一般的跑了进来,香花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粗气,一双水灵灵的眼里面布满了泪花,看着带着面纱的夏月吟,竟是一下子哭了出来,“真是小姐吗?”

  看到香花在跟前哭了起来,夏月吟的心底也闪过一抹柔情。

  香花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自是极好,上一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也只有香花而已,在她被棒杀的时候,香花更是用自己的性命保护着她,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让人欺负香花了。

  不自觉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将香花揽到怀里面,轻轻摸着香花的头,安慰道,“傻丫头,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香花这一哭,夏倩希立刻也跟着假惺惺的哭了起来,一时间,屋内倒是哭作了一团。

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门庶女 或 冷帝的杀手狂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鬼王独宠腹黑嫡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王独宠腹黑嫡妃在线阅读小说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目录预览:第3章狠毒第4章未婚夫第5章开溜第6章神偷第7章逛妓院第3章狠毒“四丫头呢?”二夫人面色一变,厉声喝道。“四小姐,你躲在那干嘛,二夫人叫你呢,耳朵聋了,还不快过来。”跟在陈氏身后的美貌妇人瞧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躲在角落里不断发抖的墨雪颜身上。这妇人是墨雪颜父亲的妾室邱姨娘,一双丹凤眼甚是妖娆,充满了算计。墨雪颜一脸惊恐的蜷缩在角落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邱姨娘一声怒骂,方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陈氏支支吾吾道:“二婶,

  • 小说: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目录预览:第3章有个首长爸爸第4章首长大人要抢娃第5章需要父爱第6章让孩子开心第7章孤男寡女第3章有个首长爸爸“圆子,我找到老爸了,我在老爸这里哦。”奶声奶气的声音还带着丝丝的兴奋,在电话那头甚至还用力的挥了挥手。“什么老爸……你胡说什么啦,你这个小兔崽子,赶紧给我回……”“叶小姐……”不等这边叶云兮说完话,那头的电话就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叶云兮瞬间被吓得整个人身躯一震,果然是绑架!“您在花花幼儿园门口请不要动,我们

  • 小说: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目录预览:第3章一对狗男女第4章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第5章什么,结婚第6章让狗男女喊小婶婶,膈应死他们第7章调戏和反调戏第3章一对狗男女这么早从酒店出来,还当街就这样吻上了……她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呵呵!慕安安看着那吻的如火如荼的两个人,气得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一个是她男朋友,一个是她“妹妹”……难怪这段时间,陆浩轩总给她说实习很忙。他是忙的和她这位“妹妹”开房吧?亏她刚刚为了第一次被陷害的没有了,觉得对不起

  • 小说:总裁宠妻请温柔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宠妻请温柔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宠妻请温柔目录预览:第3章初遇陆时铭第4章你要……解除婚约第5章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打算了第6章汪伽成妥协第7章被陆时铭壁咚第3章初遇陆时铭苏鹿下意识地站住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的相机还处于打开模式。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她还以为里面有关于那个虚假模特公司的猛料,所以才开了相机准备记录证据,当然,最终因为里面的一幕令她大失所望。拍照什么的,也就完全没了必要。刚想澄清一句,小事化了,不料袁慕妍却忽然转头看向了汪伽成,泪眼婆娑地撒起娇来,“伽成,你看看…

  • 小说:六界之凰女禾锦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六界之凰女禾锦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六界之凰女禾锦目录预览:第3章冷清孤傲第4章如酒之烈第5章倾世宠爱第6章致命吸引第7章王女驾到第3章冷清孤傲小桐前脚引了亓笙过去,后脚就去了祁梦之的东院。可不是去安慰他什么的,纯粹是为了去看一下笑话,多多少少有点幸灾乐祸的想法在里边。说起这祁梦之啊,小桐就恨得咬牙切齿。想她跟在禾锦身边两千多年,一直都是备受尊敬,只有那个拿鼻孔看人的祁梦之从不给她好脸色。整天对她吆五喝六、呼来唤去,高兴了就跟她说点天上的事,不高兴了就一巴掌挥开,有多远挥多远。更可怕的

  • 小说: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在线阅读书名: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目录预览:第3章未婚夫第4章未婚夫的厌恶第5章不识好歹第6章我好难受第7章神秘男子第3章未婚夫她是很像帮忙,但现在是不能的,不说时机不对,现今她浑身是伤,况且这林氏已是武力九阶,根本打不过。安然垂了垂眸,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心底的冲动。林玉柳仔细看了看安然的脸,虽然安然脸上苍白没有血色,双眼却是炯炯有神,清亮无比。这双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眸在一时之间竟令她有些陌生,不过她也没多想,很快压下心头忽如其来的狐疑。抓过安然

  • 小说: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目录预览:第3章都已不再是当初的模样第4章欲擒故纵玩得不错第5章先生让我亲眼看着您吃下第6章还想劫色第7章我没看到诚意第3章都已不再是当初的模样梁浅语捂住嘴,深深吸了几口气,才道:“周姐,辛苦你了,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晨晨,我会尽快联系专家的。”挂了电话,梁浅语呆呆地坐着,脑中一片混乱。晨晨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医生说过,如果晨晨再这样频繁晕倒,离她失明那天就不远了。可自己刚刚一提晨晨,霍仲琛就变了脸色,她到底该怎么办

  • 小说:总裁的天价穷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天价穷妻在线阅读书名:总裁的天价穷妻目录预览:第3章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女人第4章恩断义绝第5章矫情给谁看呢第6章这个女人是谁第7章所以我被你上了第3章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女人“我我……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对你没想法……”顾念念慌慌张张说道。“没想法?恩?”男人身子微倾,两手撑在床上,俯身盯着顾念念。他最后一个字尾音特地拖长,带着说不出的旖旎。男人的俊颜就近在咫尺,五官被无限放大,却依旧找不出任何瑕疵,反而更加好看。那深若海洋的双眸,仿若有魔力一般,如此震慑人心。顾念念呼吸一顿。额

  • 小说:摄政王的金牌宠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摄政王的金牌宠妃在线阅读小说名:摄政王的金牌宠妃目录预览:第3章要她死第4章恶毒第5章打脸第6章原来你也想死第7章真狠第3章要她死“放手!”“哼,帮我穿好,不然我继续揍的你四肢不调。”放开手上的衣襟,恶狠狠的拿起拳头,柳笑笑威胁道。捡起地上的衣裳,一件一件目不斜视的帮女子穿上,宫洺的眼神暗了暗,又变回平静,身子很瘦弱,骨骼根根分明,人也小小的还没有到他的胸口,这么一个小小的人,昨天晚上居然跟他折腾了一晚上,宫洺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表达他心情。“主子,人要进院了!是柳大小姐。”“就在这

  • 小说:夜帝的替婚新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帝的替婚新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帝的替婚新妻目录预览:第3章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第4章故意给他找麻烦第5章他狂暴的惩罚第6章被‘猪’给拱伤了第7章内心纠结的萧大总裁第3章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一缕初秋的清风吹进了卧室,白色的纱帘翻飞起舞,吹散了屋里还未散去的暧昧气息。萧越清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如小猫般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他突然将她懊恼的推了开!昨晚发生的一切,如放电影般一一在脑海回放,他不禁深深皱起了眉……自己怎么能睡了她?昨晚真是疯了,魔怔了,他居然睡了自己最讨厌的女人……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