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武侠小说《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7:19: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
第一章医院实习

Z城是东部沿海地区的一个三线小城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也不过步行半个小时就可以溜到尽头,在步行街最南端有一家部队医院编号为XXX,这是一家综合性的部队医院,在这个不到百万人口的小城市里,这所医院绝对是一朵奇葩。说明xbxys.com这里有着一流的设备,一流的医资配备,当然了也有着一流的远远高于这个城市水平的优越待遇,能在这里工作是这个城市中所有医生的梦想。

夏至过后,炎热的天气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发出了它最后的疯狂。喧闹了一天的医院终于安静下来,晨晨拎着一个暖瓶和一盒饭穿梭在医院新建的大楼间慢慢向单身宿舍走去。陈晨是Q市医科大学的学生,现在这个部队医院实习,因为她是Z城本地人,所以当医生的父亲找了人,才有机会进入这家部队医院实习。原则上这家医院是不接受地方医科实习生的。但是凡事皆有例外,她就是例外中的一员。

她走上二楼,正要掏出钥匙开门,屋内就响起了乌兰托亚的《莲的心事》。说明xbxys.com那是她手机的铃声。是谁呢?她带着疑问,一改刚才的慵懒,手脚麻利的打开宿舍的门。

宿舍内布置简单,两张上下铺的床便将屋子塞得有些拥挤,两个书桌在仅有的空地上比肩而立。自己的那个NOKIA手机正闪着诡异的光泽在不停的疯唱着,手机因为震动,在并不宽余的桌面上慢慢地向边缘滑去。

部队医院都是国家拨款,干嘛这么小气也不改善一下职工的住宿条件。晨晨心里嘀咕着,放下手中的暖水瓶,在铃声停止前按下了接听键。

“喂!晨晨。小百姓养生网干嘛去了,这么久才接电话。怎么还不来呀?等你很久了。你不会忘了今晚上陪我夜班的事吧?”同学丁倩在电话中如爆豆一样的问出一大串的问题。她的名子是陈晨,晨晨是她的小名,熟悉的人一直都这样叫她。

丁倩和她是高中同学,同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不在一个系。这并不妨碍她们成为死党,所以她父亲在联系实习单位时,顺便也帮丁倩安排进来。

晨晨做个鬼脸,才发觉对方根本看不到,便无奈的道:“小姐,你明知道今天我在外科跟李主任他们做了一天的手术,站一天下来累死了。武侠小说《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在线免费阅读”真是奇怪,部队医院的强项竟是硬伤外科手术,果然是人民弟子兵的后勤保障单位。

丁倩现在转到儿科实习,陈晨在外科实习。两个人作息时间不同,反倒不如在学校时来往得多。因为明天要休息,所以丁倩极力要求晨晨来陪她值夜班。她更是早早的就和老妈请好了假,本来今天是要回家住的。

丁倩却并不理会她的诉苦,道:“我不管,既然你答应了我,你就得早点来陪我。”

晨晨苦笑道:“你是不是对我一天不见就如隔三秋?”真是的,这个丁倩,现在正在发花痴。版权http://www.xbxys.com/

丁倩并不理会她的揶揄,道:“你顺便带个本子来,要下雨了,看病的小孩也走得差不多了。我们两个来玩笔仙。”

笔仙?上学期间,大家很是迷了一段时间,笔仙这个游戏很是诡异。两个人用食指与小指同时勾住笔,将笔夹在两个人的手背间,然后就耐心的向笔仙提问。当然未踏入社会的学生们自然也问不出什么高深的问题,无非就是自己喜欢的人是否喜欢自己等类的弱智问题。奇怪的是握笔的两个人都说没有用力,笔却画出一些奇怪的曲折线路,大家则根据笔仙提示的曲线进行分析,同学们乐此不疲的玩了一个学期才被别的事物吸引去了注意力,笔仙的魅力才慢慢褪去。

晨晨将电话放在牛仔裤的袋子里,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云层很厚,可能要下雨。小百姓养生网

她关好窗子:“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抓起饭盒就想跑。慌张之下只听得“啪”一声。一本书被碰落到了地上。

是丁倩看的一本穿越小说,哎呀。越是忙就是越是出错。她弯下身拾起书,封面上的帅气男子正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她。花痴,她脑海中浮现出丁倩手捧着这本书边看边笑的样子。

飞快的锁好门,气喘吁吁的奔到儿科病房。现在都在讲以人为本,这个医院这一点做得还算不错,儿科病房直接设在了一楼。刚冲进大门,开得很足的冷气扑面而来,一身的闷热暑气立时消散了很多。

丁倩早已经等在护士站与二个值夜班的小护士,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见她进来,便大叫道:“大小姐,打个饭也需要这么久嘛?”

陈晨白她一眼,道:“你不用热水洗脚啊。我还不是为了你,在水房光排队就排了半天,没良心。”

今晚值班的几个小护士,晨晨见过几次,并不熟悉,点头打过招呼后她走到丁倩的旁边。

听到洗热水脚几个字,丁倩两眼桃心的奔过来:“晨晨,你太好了。我错怪你了。”

一阵音乐声蓦然响起,护士站的桌子上各个房间的监控器上显示出68号病床有事。

那个正在抄写着什么的小护士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正要去病房。从旁边的医生值班室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高的男子,留着标准的部队平头,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衬衫式的短袖军装。晨晨知道他姓吴。吴医生却喊住她:“小刘,让丁倩去处理”

实习医生的比较悲催,白天与医生在门诊坐诊,主要帮忙抄写一些处方,干的都是一些护士干的工作,有时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护士干活麻利。

丁倩有些不情愿的拉开抽屉将一个体温计放在粉红色工装服的口袋里报怨道:“这个三病床的小孩,病得不重。倒是真能溜人。我要是减肥成功,功劳都是他的。”

见晨晨将手中的本子和饭盒放下,丁倩扬扬下巴:“小姐,冷气很足,你快换衣服,吃饭。等我安顿了那个小屁孩儿就来找你玩笔仙。”

看着丁倩一溜烟的跑走,晨晨慢悠悠的穿上丁倩为她准备好的粉红色工装,拢了拢长发对着窗户上的身影做了一个鬼脸。丁倩看上了儿科的一个军医,人家是高富帅。她自觉并无胜算,竟然将希望都寄托在笔仙身上了。唉!笔仙,今夜您老人家可要给力哦。

第二章笔仙显灵

丁倩从病房回来时,陈晨已经吃过饭坐在吴医生的办公室里看病历。

丁倩不满意的看了晨晨一眼:“晨晨,你能不能把你的学业放一边好好陪陪我。”

晨晨带着不爽的神情,而吴医生则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同时转过身看向她

丁倩看出吴医生对她大声喧哗的不满,便拉起晨晨说道:“晨晨,我们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去。”

吴军医咳了一声:“小丁,现在才六点多,有什么事能不能等到十二点以后再说。现在病人还都没有睡,随时都会有事。”

丁倩脸上带着失落坐回位置,对晨晨说道:“晨晨,委屈你了,你先坐下来等我。实在受不了你就先找个地方睡一觉。”

晨晨倒是无所谓,她坐回到丁倩身边,陪着她翻看这几天的病历。在无聊及哈欠连天中,二人终于迎来了吴医生的第一次查房。

吴医生挺拔的身影刚走出值班室的门,丁倩已经准备好了纸和笔要和晨晨请笔仙了。

晨晨揉着眼傻笑起来:“丁倩,这不象你的作风啊,还是第一次见你对一件事这么上心过。”

丁倩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色有些涨红:“臭丫头,你明知道这几天我受尽相思之苦,还来挖苦我。”

晨晨严肃的打量了屋中的环境,说道:“丁倩,我看现在还不能见缝插针的请几次笔仙,一会吴医生回来了,笔仙不肯走怎和以办?你要是得罪了笔仙,你的婚姻大事可没有人做主了。”

听到晨晨的话,丁倩竟然虔诚的点点头。晨晨很想笑,还是将即将冲口而出的爆笑笑压回喉中。丁倩这次的确是认真了,那个高富帅见过几次,果然如丁倩形容的高帅,至于富不富,就不得而知了。可怜的高富帅军医,整日被一群抱着病娃,且又憔悴的已婚妇女折磨,哪里还有机会去发生艳遇。嘿!丁倩你命里要犯桃花了。

吴军医查房回来后,见丁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晨晨坐在一旁看着她的专业书,他很满意的笑笑,走回到办公桌边坐下来。唉!丁倩,你上班睡觉也好过扯着高大的嗓门打扰别人。看来吴医生对丁倩今日的表现极为满意。

墙上的石英钟终于双针合并指向了十二点,走廊里的灯光依旧明亮,却早已没有人走动的声音。

窗外豆大的雨点狠命的敲打在玻璃上。晨晨俯在摊开的专业书上睡得正香,被丁倩的一阵推拉惊醒:“晨晨起来,我们走。”

晨晨揉了揉眼睛,睡眼朦胧的打量着丁倩,这臭丫头吵醒了自己还这么兴奋。

见晨晨又要再趴下,丁倩用力的在她的手臂上扭了一下。晨晨立时清醒起来,抓起桌上的书就要反击。丁倩苦着脸说道:“小姐,不是我要真心的占你便宜,是怎么也叫不醒你。”

晨晨白了她一眼:“哼,量你也没什么好事。笔仙他老人家正在休息,不会来给你指明方向的。”

丁倩被她认真的表情逗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好了,晨晨,吴医生看我们在这睡得辛苦,和旁边的核磁共振那边说好了,那边晚上病人少,让我们去哪边休息,有事再给我们打电话。”

晨晨有些懵懂的被丁倩拉着走出了儿科病房。刚出了儿科病房,一阵冷风夹杂着雨点扑面而来。晨晨正要寻问怎么过去,丁倩已张开手中的伞拉着她走下台阶。儿科病房旁边就是核磁共振检查室。

楼道里很是安静,头上的灯光发出惨绿的光芒,午夜时分的医院还是很吓人的。晨晨的脑子里一闪而过许多看过的恐怖故事。

丁倩熟门熟路的走到上面写着“核磁共振”几个大字的门前,旁边就是医生的值班室,今夜值班的是一个女医生,因为核磁共振室里没有护士,所以她的值班室还是很宽敞的能容下三人。

几个人客气了一番,闲聊了些专业方面的问题,外面走廊里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来了一个急诊要做核磁共振,女医生让二人收拾上床休息便走了出去。

丁倩见没有外人,才拉过晨晨有些可怜的看着她。晨晨忙从衣兜里取出碳素笔和一个本子放在她面前:“丁倩,我服你了,不要用那么无辜的眼神来看我好不好?姐今晚的命都是你的了,随你处置。”

丁倩给了晨晨一个热烈的拥抱,二人马上在桌子上铺好纸张,将笔放在手背上,用食指及小手指勾住,二人将笔握好时。隔壁已传来嘟嘟的声音。

丁倩见怪不怪的说道:“不用理它。是核磁共振时发出的声波。”

晨晨收回心神,丁倩已经迫不及待的看着笔尖说道:“笔仙,你在不在?在你就画个方形,不在就画个圆。”

晨晨看着丁倩虔诚的样子险些笑出来。但是想到她近日被高富帅迷得神魂颠倒的可怜样,硬是忍了回去。臭丫头,我要憋出内伤来了。

晨晨好奇的看着笔尖处,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她感觉自己的手上没有任何力量,笔尖却开始动作起来,一个工整的正方形出现在了雪白的纸上。

晨晨曾经看过同学们玩笔仙,却没有亲自参与过。看着笔握在自己手中却写出那鬼诡的正方形时,她竟有些紧张起来。

为了放松心情,她催促丁倩快些提问。丁倩却扭捏起来:“晨晨你先问一个。你问的要是回答得准确我再问。”

晨晨慷慨的点点头:“好,为了朋友,姐今天豁出去了。”

她思索了片刻,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出来,抬头看向丁倩,她的眼神象极了看穿越小说时的样子。当她看到情节紧张处时,脸上的表情即有期待又有紧张,一如现在。

晨晨清了清嗓子,问道:“笔仙,你说我要是穿越的话,会去哪个朝代呢?”

晨晨看着笔尖,手心上的冷汗已冒了出来。笔尖在缓缓的走动,但她发誓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

丁倩辩认了一下纸上的字,肯定的说道:“是宋朝。”

她抬起头似笔非笑的看着晨晨:“继续。”

晨晨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恐惧,有心想放弃,但还没有切入丁倩的正题,自己怎么可以鸣金收兵呢。她硬着头皮继续问道:“我想现在去宋朝可以吗?”

晨晨神色紧张的看着慢慢移动的笔尖。丁倩不待画完便叫起来:“可以。”

“轰”一声炸雷响起,隔壁的核磁共振室的声波蓦然间一阵怪响。晨晨只觉胸口发麻,她极速的扔下手中的笔,引得丁倩一阵尖叫:“晨晨,你会吓跑笔仙的。”

晨晨感觉胸口的麻木渐渐向四肢扩散,她努力的张开双手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正在吞噬着她。她惊恐的看着丁倩,发现她正惊恐的张着口看着自己,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她顺着丁倩惊恐的目光望过去,发现自己的指尖处如飞沙一般地在蔓延飞散。

第三章误入宋朝

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昏暗。翻身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片刻的舒服过后,才蓦然想起自己一定是在和丁倩玩笔仙时被雷击中了。丁倩小妞去了哪里?自己昏倒了她竟然不陪在身边,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雷击中会有什么后果?我的手指为什么会象流沙一样的飞散了?晨晨举起手在眼前晃了晃。屋中太黑竟然什么也看不清。将手指送入口中,好痛,还好,都在。

不行一定得起来看看,自己被雷击中,丁倩不知道要吓成什么样子,看她一副彪悍的样子,现在没准正躲在哪里哭呢。

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屋子中好黑,还好屋子外面有亮光。她摸索着向门口走进去。好奇怪,为什么窗子上没有玻璃?难道现在的医院都流行复古了?

磕磕绊绊的走到门边,晨晨伸手去推房门,竟然是两扇相对的门,这是哪家医院,能不能别太搞笑。推开房门,一阵清冷的风迎面吹来,哈!在Z市很少有这样纯净的空气哦,今天的空气指标一定会让环保部门吹上几天了。

依稀的星光下,果然比屋中亮了许多,逐渐适应了黑暗后反而觉得外面还不算黑。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都是复古的建筑?不远处还有一个亭子,不会吧。Z市除了公园没有这样的建筑呀。不会是被雷击中伤得很重转院了?

晨晨慢慢向亭子靠近,一阵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似桂花之香但却浓烈许多,似玫瑰花香却却又清淡一些。她脑海中立时浮现出医院的卫生间里,清洁工人为除异味而点燃的檀香。

黑暗中,一个身影慢慢清晰起来,亭中竟然还坐着一个人。他的身前的两个暗红色的亮点让她找到了香味的出处,那应该是一个香炉。

晨晨站在这个人的身后,却只感觉哪里不对。这个人竟然穿了一件宽大的长袍,这是什么打扮,现在流行这个非主流?看来自己真的OUT了。

正在胡思乱想时,亭中的人却头也不回的开口问道:“姑娘,你醒了?”听声音对方应该是一个三十几岁。

姑娘?这是哪门子称呼。晨晨皱了皱眉:“是啊,我醒了。这是哪里?”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哪里。”男子声音有些生硬。

晨晨心中不禁有些恼怒,姐花钱来住院,我还不能知道这是哪家医院,你以为这是保密局啊。

她心中虽有气,也不便表现出来。只得笑道:“这个医院不错哦,都是复古式的建筑。我还是第一次见呢。你是我的主治医生吗?我没有事各项指标应该都正常,只不过被雷吓了一下而已。”

亭中传来一阵衣物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片刻,亭中人不停的磨擦着什么,一阵火星闪过之后,石桌上的焟烛被点亮了,男子动作优雅的拿起一个纱罩,罩在了烛火上。亭中人立时被笼罩在昏黄的烛光中。

这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束于头顶,一支做工精美的金簪插在发上。一身素灰色的长袍更衬得他身材清瘦。看着他奇怪的发式,晨晨脑海中立时闪现出道士的打扮,难道他是一个出家的道士?

晨晨走进亭中,绕到男子的面前坐了下来。这个男子皮肤有些苍白,还算眉清目秀。只是双眼中阴郁之气太过浓重。

男子同样目光冷冷地打量着她,道:“姑娘,你是何方人氏?为何来到此处?”

晨晨心里不禁冷笑起来,姐还是第一次见这种行为艺术。不过你吓不倒姐。

她反问道:“你是何方人氏?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男子对她的反问似乎极为不满,冷声道:“你是谁家的女娃,穿成这样成何体统,简直是不知羞耻。”

晨晨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衣服,没有问题呀。身上穿着丁倩从别人那借来的粉红色短袖护士裙,里面是自己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凉拖,有什么问题吗?她对自己高挑的身材还是比较自信的。

见她只是打量自己的衣着,男子继续道:“程氏遗书说,存天理、灭人欲,女子应以三纲五常为主据,每日清心寡淡……”

晨晨气恼的抬起头,迎向男子。他也不过三十四五岁,心中对他这种老掉牙的论调已是嗤之以鼻,便不耐烦的打断他道:“好了,不就是穿个裙子么,至于搞得三纲五常都出来了。这是哪国的论调,现在是什么朝代了还提这些。”

男子被她打断,很是不爽,脸色变得更加阴郁。见她说出一堆的反驳的话,便道:“现在是什么朝代?现在是宋朝,不久的将来也有可能是大辽的天下。”

什么?历史上没有这样的一段呀。晨晨眨了眨眼,咽下差点呛了自己的口水,眼前这个男人说现在是宋朝?开什么玩笑,被雷劈了不是我的错,玩笔仙提问穿越的事更不是我的错,能不能别这么搞笑?

晨晨几乎是结巴着的问了一句:“你说现在是宋朝?皇帝是谁?”

男子被她问得一怔,晨晨马上抢白道:“我想你心里一定在想女子无才便是德。因为小女子既无才、更无德,也孤陋寡闻,麻烦你告诉我谁是现在的皇上。”心中好笑,拍古装片也不过如此吧。

男子缓声道:“当今的皇上是太宗赵匡义。”

晨晨点点头,哼,果然是拍戏。真的是宋朝平常老百姓哪里敢直呼皇上的大名,那是要杀头的罪名。看来以后得少看古装片了,真是害人不浅。幸亏姐心理足够强大,不然这阵势得吓个半死。

不对,今晚的事有点匪疑所思。她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男子,他一头如漆的长发不象是假的,比古装剧中看起来真实多了。况且,他脸上的表情也很难以捉磨。试想当下影视圈的众小生,谁能有这样出色的演技?答案只能是NO。

不妨一试真假?晨晨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忍住心中小小的悸动。趁男子低头整理烛花时,她从石墩上猛然站起身,因为离男子只隔着一个不到一米直径的石桌,所以男子还没及反应时。她已经移到男子身侧,出手准确的抓住了男子头上的金簪,手上一用力,金簪已被从男子头上拉了起来。男子反应也不算慢,抬手便抓向晨晨握着金簪的右手。晨晨单脚为轴心就地转了一圈,粉红色的护士服要是下摆再宽大点就更漂亮了,她没心没肺的想道。

她正在为刚刚的动作得意时,男子一头漆黑的头发已经如瀑布般的散了下来。晨晨怔怔的看着男子,他的头发竟然是真的。

看着男子眼中渐起的怒意,她灰溜溜的将金簪放在男子面前的石桌上,在男子能杀人的目光中向后退到了亭子边。今天这戏没法拍了,导演快停。她转身便向屋子奔去。

晨晨一路跑回到屋中,将门从里面插死后合衣躺在了床上。今晚的事总觉得怪怪的,哪里怪又一时捋不出头绪,嗯,那就不想了,留到明天再说吧。除了学习以外,她向来是很善待自己的,从不多浪费一个脑细胞。翻个身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这个枕头有点硬,好象是方的,今晚遇到的人和事,都是怪怪的。将手习惯性的插入枕头下面,手尖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竟是一支笔。

第四章正义之心

睡到日上三竿,一声凄厉的尖叫声蓦然传来,晨晨惊魂未定的坐起身,胸口处巨烈的跳动着,环顾四周那声凄厉的叫声是否真实。

目光扫过这间陌生的屋子,真的和古装剧中一样呢。雕花的大床,木制的圆桌与几把古色古香的椅子;雪白的墙壁,还有竹制的门窗。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已在屋外响起,她从床上爬下来,听声音也能判断出那个人一定是极为痛苦,必须要去看看,作为未来的医生怎么能对一个病人的健康漠不关心呢。

来不及再打量睡了一夜的房间,推开房门便奔了出来。房外竟是群山环抱,远山此起彼伏,景色优美致极。在院中站了片刻才发现还不知道病人在哪,打量四周,数间建筑都是用青竹所建,真的好别致漂亮。

一条小路从屋侧向后延伸而去,快步走到小路向后望去,两个灰色的身影正极速的向后方的一片竹林奔去。好快的身手,不会是武林高手吧,古代真的有武林高手吗?真是太好了,我一定要和他们浪迹天涯,体验一番闲听竹林雨,笑看世凡尘的生活。

竹林虽然不远,但那惨叫声却似乎很近,病人真的在竹林里?两个灰衣人的背影转瞬便消失在了竹林中,晨晨沿着小路向竹林快速的走去,路边花草浓茂一路延伸至竹林中,竹林青青郁郁,映着满山的山花野草却也别有一番韵致。但她已无心观看美影,毫不犹豫的走进竹林,竹林并不大,片刻一片开阔地已出现在了眼前。空地上数间竹屋并肩而立,清幽的竹林配着雅致的竹屋竟是一幅非常漂亮的田园风格的写意画。这些竹屋有些古怪,哦,对了所有的竹屋竟然没有窗子。这里住着什么人?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从一间竹屋中传不,那声音说不出的凄惨与痛苦,刺得晨晨的耳膜隐隐作痛。怪不得离得那么远也能听到叫声,声音真的好充沛。她悄悄的走进那间竹屋,仔细观察才发现墙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窗子,被竹制的帘子所盖,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如果那称能为窗子,实在太小了只能容下半张脸的大小。

屋中又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随着声音有什么东西摔倒在地上,一阵错乱的声音至屋中传出来。晨晨偷偷的掀起小窗口处的竹帘,屋中站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昨夜的男子,另外两个人长得五大三粗,并不认识,但他们一身灰色的衣袍让她认出,刚刚飞奔而来的背影应该就是他们。三人都是古代男子的打扮,昨夜的男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正在扭曲挣扎着的一个男子,清冷的眼睛中阴晴不定,让人捉磨不透。

一个男子痛苦的抱着头卷缩在一角,片刻,男子抬起头,脸上因为太过痛苦已扭曲狞狰得极为可怖。男子手指墙角处大骂道:“唐继名,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杀了你。”男子从地上爬起不,跌跌撞撞的便向墙角奔去,一路撞得屋中的桌椅东倒西歪。奔到墙角处时却收步不及竟一头撞在了墙壁上。男子的身体一软,顺着墙壁滑到在地上。

屋中的站着的三人皆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不多时,男子再次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竟然又大笑起来,边笑边大叫道:“唐继名,我练成了绝世武功,你杀不了我。”男子脸上的表情极为可怖,口中吐出的白沫顺着嘴角滴落在被汗水湿透的衣袍上,散乱的长发上满是尖土,片刻,男子神情渐渐呆滞,眼中却杀气四起。

不会吧,这演技也太好了,这明明就是服用了麦角酸二乙胺一类致幻剂的症状嘛。不对,不对,演技再好也不会演出瞳仁扩散的样子,这个人明明就是命不久矣。

男子口中咒骂着,身体却向桌上的一只茶壶而去。他抓起茶壶用力的在竹制的桌子上用力的砸着,瓷制的茶壶瞬间便四分五裂。男子手中动作却不停止,片刻,手上的血便随着他疯狂的动作四处飞溅。不知砸了多久,男子才虚脱了一般的身体一歪滑倒在地上。

屋中清瘦男子冷声道:“可怜金灯剑客一世英名,间然死在了这里。”他话语平淡中却透着些许得意。三人退到墙角,继续观察地上的男子。

晨晨在窗外再也忍不住了,推开房门便跳进了屋中。屋中的三人对于她的到来毫不吃惊,好象早已料到她会到来。

晨晨不假思索的冲到三人面前手指清瘦男子说道:“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他服用了过量的致幻剂,你们竟然见死不救。还有没有人性。”

不待三人有何反应,她已转身走到地上男子的身边蹲下身来,翻开他的眼睑看了看,瞳仁已经扩散了,这个人没救了。

一股怒火冲上心头,见死不救在法律上可是够判几年了。她站起身再次走到面无表情的三人面前,义正言辞的说道:“你们为什么眼看着他服用了过量的药还不及施救,你们的心怎么那么狠毒,是不是用石头做的心?你们知不知道这叫杀人啊?……”许多冲口而出的话瞬间凝结在口中,因为她看到了清瘦男子身后两个壮汉眼中的杀气。

笨死了,他们应该是黑社会吧,要么就是人渣,看他们刚刚对地上男子漠然的样子,杀人又怎么会手软,那自己呢?会不会被灭口?她有些惊恐的才想起自己的安危来。

三人中的一个黑壮高个男子向清瘦男子问道:“唐先生,这个女子怎么处置?”

原来他叫唐先生,他,他不会就是那个人口中的唐继名吧?

唐先生示意二人将地上的尸体抬出去。晨晨怔怔的站在那里,脑子里不停的否定着自己的N种逃跑方案。

“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子?”他的声音竟然很温柔。晨晨被他的声音拉回现实,原来唐先生已走到了面前:

晨晨立时紧张得向后退了数步,必须要保持安全距离。不过要是他凶神恶煞的对待自己,也算在意料之中。你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人,转眼又温柔起来又是寓意为何?

晨晨不禁对刚刚的莽撞后悔起来,救人不成反害了自己。但是不回答他的问话,是不是很危险?她小声的回答:“我叫陈晨。”这不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吧,她灵活的双眼在男子身上不停的扫来扫去。

唐先生微笑着点点头,说道:“陈姑娘,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为何穿着话语都这么奇怪。”

刚刚的经历,让她有些相信这位唐先生的话了,这不是拍片现场,也应该不是现代故事。那真的是穿越到宋朝来了?她的脸瞬间惨白如纸,不会吧,笔仙,这次你老人家也太他妈的给力了吧。直接把我送来宋朝了。老爸老妈找不到我了,不得急死,还有在医院实习却不明原因的失踪,恐怕医院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马上要拿到毕业证了,来了这里,几年的大学不是白念了?

晨晨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决不能告诉他,我来自几百年后,天知道他会不会拿我当小白鼠,那我可是全尸都没有啊。但是,真的很好奇宋朝是什么样子的,还能不能再返回现代呢?唉呀!真后悔没有看看丁倩的那些穿越小说,做到知己知彼,至少知道怎么样能回到现代啊。要是在这里混得不如意又回不去那不惨了,我老娘找不到我非得哭死不可。

他说我穿得奇怪,那我怎么自圆其说呢?看来中原人都不穿露胳膊露腿的衣服,众人都包裹得那么严实,自己这一身衣服走在街上肯定是一枝独秀,是有点有伤风化。

她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看过的古装剧中哪里的女子可以露胳膊露腿,想了半天她实在没有头绪,又怕时间久了不回话,会激怒这位唐先生,便小声的说道:“我是苗人,随着阿爸到中原来贩茶。”她偷偷的看了看唐先生,见他眼神中阴郁似乎淡了许多,却没有表示怀疑,才放下心来。

唐先生温柔的问道:“陈姑娘,你一直没有吃饭,是不是饿了?”

晨晨被他一提醒,才感觉到五脏庙府里早已空空,正唱着空城计呢。她有些懊恼的点点头,还不忘问道:“唐先生,大宋是什么样子的呢?还有战争吗?”

唐继名见她很是好奇,便冷笑一声:“大宋是什么样子?至太祖开国以来,还算风调雨顺,只是民风愚不可及。”

晨晨被他的回答搞得摸不清头脑,他话中的含义明明就是说大宋的子民都是愚人嘛。那你算什么?是聪明人吗?她在心中反问。但是,他好象没有回答另一个问题呢。

唐继名却不想再纠缠下去,轻声道:“陈姑娘,你懂医术?”

晨晨见他问到自己的强项,不由得双眼放光,但想到不知对方寓意为何,便点点头:“略懂一二。”椰!原来文言文没那么难搞定嘛,看来以前学的古文都是古代的书面文。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严辉文评论| 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

    严辉文评论李娟式细腻:精准又粗暴2018-01-19严辉文为一块大地立传,是一件技术活。非大地的画师、生命的歌手,不能为也。更何况那是大漠深处的戈壁滩地,比如说一片遥远的葵花地。大漠和戈壁,总是令少数人无比神往,大多数人则永远充满理想性又空洞的想像。辽远、博大、空旷,肯定也不免空寂。我们不难相像,要为这样的大地立言,或许只适合某种宏大叙事的视角,只适合粗犷的男性作家。人类的土地上生存,也是一种不公平的命运分配。比如有些人注定要被散布在美中不足的荒漠上。这既是磨练,又是一种幸运。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土

  • 倪萍现身《谢谢了,我的家》“吐槽”莫言“长得丑”?

    作为一名资深的主持人,倪萍凭借自己知性包容、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霸屏”央视十几年,一度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央视一姐”,深受观众喜爱。而她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春晚舞台上给观众带来的笑声与愉悦,也体现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平日里,倪萍就是个十分有趣的人,她时常在微博上调侃自己的体重,说自己是“幽默不分胖瘦”,被网友戏称为“一个被主持事业耽误的段子手”。近日,倪萍惊喜加盟央视中文国际频道(CCTV-4)《谢谢了,我的家》,向观众透露,自己的幽默细胞其实是遗传自姥姥。平时,倪萍就热衷于向朋友们讲述姥姥的趣事。节目

  • 为什么搞嘻哈的人,穿裤子要露半个屁股?

    来源:壹读(yiduiread)▼托pgone的福嘻哈文化最近又火了一把因为pgone写的《圣诞夜》歌词里有很多脏话、毒品内容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大规模抵制而pgone辨称说这是受太多黑人嘻哈的影响但文字君觉得pgone根本没有学到黑人嘻哈文化的精(jia)髓(de)因为他平时穿裤子是这样的而那些搞嘻哈的黑人都这样的LLCoolJ这样的美国rappermeekmill和这样的美国rapperTheGames这一点pgone甚至还比不上我们贾斯汀比伯虽然我们贾斯汀比伯不是个嘻哈选手但丁日穿裤子真的比

  • 和田玉中的普通料 被无良商家加工过后 价格却堪比顶级和田玉

  • 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

    梵高一生郁郁不得志,他的画在有生之年几乎无人问津。而常玉不同,他的穷困潦倒,很大程度都是拜个性的孤独清高所致,是他主动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常玉: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黄永玉在书里讲过一件关于常玉的趣事:五十年代初,中国文化艺术团来巴黎,访问毕加索,也访问了常玉。那时候常玉五十多岁,已经过了声名鹊起的时期,受访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二者相识。代表团中有位画家劝他回国,还可以做个美术学院的教授,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住在暖气不足的阁楼,靠一年卖两三张小画勉强维生。常玉只回答说:可是我早上起不来床,也做不了早

  • 易经文化的传播者 — 郭富国

    郭富国号,龍陽散人。研习《易经》3O余年,对易学中象数、易理有独特理解和感悟。认为”易”的本质为宇宙大自然运行规律,”易“与”道“实为一体二名。深知易经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哲学关系在预测中的运用。对易学术数门类的风水、奇门、命理、相术、择日、六爻、姓名学、时空数码等均有涉猎。尤善运用大、中、小风水理论之独创风水理念:“大风水必得天运之生,中风水必得龙脉之真,小风水必得地利之位”。以形势与理气为炉。融三元、三合、玄空、八宅及先后天水法等风水流派为一体。解析阴、阳宅风水,以察天然及人造环境与建筑是否

  • 腊八快到了,腊八节的来历

    在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释迦摩尼佛的成佛日子,是佛教界重大的节日之一。释迦摩尼佛是印度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为了寻求人生的真谛,毅然放弃了王位,来到苦行林出家修行。经过六年苦行,经常一天只吃一麦一麻,以致身形消瘦,羸弱不堪。有一天,他忽然觉悟到,过度享受固然不易达到解脱大道,但是一味苦行,也是没有办法大彻大悟的。于是他决定重新进食。尼连河边有两个放牛女孩,一个名字叫难陀,一个名字叫波罗,经常在苦行林边上放牛。她们把挤出的牛奶蒸成了乳糜,盛了满满一钵,来到释迦摩尼佛跟前,礼拜供养给佛食用。释迦牟尼接受

  • 易得乌龙角,难逢紫马肝——紫端龙凤砚鉴赏

    砚台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之一,为传播中华文明作出了巨大作用。其产生发展过程充发证明砚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发展中的奇葩,它不仅具有实用价值,更有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紫端龙凤砚就具备了这一特点。紫端龙凤砚,砚呈椭圆形,砚额琢龙凤呈祥纹,龙五爪,昂首,凤展翅,翱翔于祥云之中,整体构图寓意吉祥,刀工精湛。此砚厚重,材质极佳,以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呈祥图案,构图美好,保存至今,实为不易,极具收藏价值。端砚以其“细密、坚实、细腻、稚嫩、温润如玉”的石质、一起的天然石品斑纹以及巧夺天工的技能制作,位居“四大名砚”

  • 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我译《道德经》系列之十九

    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抛弃所谓的标榜圣贤及智略计谋,肯定是百倍利于人民百姓;遵循道义,即便放弃所谓的仁义说教,百姓还是会回归孝慈的;消灭投机取巧、不当得利的现象,盗贼也不会过多的出现了。当然,光靠立法惩戒,用外力实现以上三个目的,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思想的教化提高,通过思想的教化,使人民心有归属、单纯朴实、少私心、寡妄欲。如果能够坚持身心两方面的治理教化的治国之道,就可抛开一切所谓的治国

  • 明清瓷器的底款:翰海专家老师教你如何认识明清瓷器

    如果以款识的内容作为评判依据,收藏界也有一个排序原则,依次排列分别为本朝款、寄托款、人名款、字款、画款、简单花押款。如果对不同的款识从内容上予以区分,比较常见的就有帝王年号款、官字款、花押款、堂名款、铭文款、吉语款、用途款以及寄托款(也有人称之为伪托款)以及人名款。明清官窑瓷器中最主流的款识就是帝王年号款,它于明永乐年间出现,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就出土过标有“永乐元年”的楷书款陶瓷残件。明代的帝王年号款多为青花料书写,到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官窑瓷器的款识书写也多用青花,而珐琅彩瓷等品种则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