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言情小说《染指天下:逆天三小姐》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7:19: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染指天下:逆天三小姐

第一章:笙萍雪瓷

雍国十二年,早朝外。小百姓养生网

一群大臣交谈着“今天好像没看到宰相?”

“我听陈公公说,昨晚皇上准备和宰相下棋下一通宵来着,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宰相府中有人赶往皇宫,说夫人要生了,所以皇上没让宰相上早朝,估计在家陪着夫人呢。”

宰相府内,宰相和侧夫人水莲长公主在产房外等了一夜。

一声啼哭划过,覃妈妈从产房出来,“恭喜宰相,是个女孩。”

产房内,宰相卫应坐在夫人身边,夫人渐渐醒了过来。

“月儿真是辛苦你了,”

“我没事的,孩子呢?让我看看孩子,”

不一会孩子被抱了来,孩子粉雕玉镯,甚是可爱,不哭不闹,正在看着众人。

“月儿你在生产时,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宰相突然问道。

“什么声音?”“除了夫人生产时产婆的声音我没听到别的声音,”“我也是,”下人小声嘀咕着。阅读xbxys.com

“我有听到来自天地万物的声音,似乎全部是一种乐器演奏出来的。”夫人喃喃道。

“是笙。”夫人和宰相同时说出。

两人会心一笑,这孩子叫卫笙灵。

卫笙灵三岁识字,从小就会动武,最爱看史书,搜集史简。

今年卫笙灵七岁,在宰相府的紫竹林中。言情小说《染指天下:逆天三小姐》在线免费阅读

“妹妹,看我的平沙落雁!”说话的是十岁的卫子昂,从小就有大侠梦。

正坐在石头上的卫笙灵连头都没抬,仍孜孜不倦看着自己手上的书。

一套招式做完,卫子昂收剑,怒气冲冲的冲向卫笙灵,结果被卫笙灵的丫鬟用别在身后的小棍拦下。

“公子,你就别再让小姐看你在舞剑了,小姐刚从京郊淘的绝世孤本,看完后还要抄录,哪有时间看你啊。”丫鬟萍儿说道。

丫鬟萍儿是一个孤儿,小时候被一个棍棒教头收留,所以棍棒功夫了得,然而教头不幸病逝,萍儿在街边卖身葬父时,卫夫人路过,便给了萍儿一些银两,萍儿感念卫夫人的大恩大德,想伺候卫夫人,于是现在成了卫三小姐卫笙灵的丫鬟。

卫笙灵缓缓的把书简卷了起来,起身便要走,卫子昂看见了大喊“妹妹你干嘛去?”

卫笙灵回了他一句“看来时间差不多了呢。推荐xbxys.com”说罢,只见一个人从远处用轻功飞来,到了跟前。

来的人正是卫应的影卫雷影,出身影世家,为人憨厚,三十岁刚出头的年纪。

“大公子,三小姐,那个我四妹雪影到了,相爷说让你们过去。”雷影说完不好意思的挠挠了头。

“雷大哥,我知道了,哥哥走吧,”卫笙灵对卫子昂说。

在大堂上,看见一个身型纤细的小女孩,“拜见宰相大人,卫夫人,水莲长公主,大公子,二小姐,三小姐。”说的不卑不亢。原文xbxys.com

卫应先发话了“灵儿,她是你的影卫了,这次影世家的人将这么小的孩子送来,你要多照顾她一下。”

卫应叫到卫笙灵的时候,雪影抬起头打量着卫笙灵,卫笙灵却并未在意“爹,我不要她做我的影卫!”

卫应听到卫笙灵如此回答,本想问为什么,高月先开口了,“雪影这丫头功夫还不到家,灵儿可受不了能感觉到有人在暗处看着她。”

众人听了,不知做何反应,卫笙灵又说话了,“她可以,”顺着卫笙灵手指的方向看去,是在雪影身边的小丫头,低着头一直在充当背景板。

雪影暗叹,这个卫三小姐好眼力,小瓷可是要被培养成下一代家主的影卫,就单从影卫来说却是顶级的存在。

“这怎么……”雷影冒出来说话,被风影打断了“大哥,这件事轮不到我们做主,”雷影一听自知自己失了本分,便不再多言,但脸上仍有一丝焦灼。

“那我可以……”卫施宜本想说将雪影收为己用,却被水莲公主的眼神震慑住,虽然自己的身边跟着雨影,但影世家并不是单纯的做别人家的影卫,他们效忠的是十二年前让当时的杀手组织也就是现在影世家差点几乎销声匿迹的高氏一族。

“月儿,还是交给你去办吧,”卫应说完,便走了出去。阅读http://www.xbxys.com/

高月看着卫应出去的背影,心想道,真是难为他了,这个女儿也真不省心啊。

“姐姐,我们也走了,”水莲公主拉着卫施宜也走了。

“凡事不可勉强,雪影还有身边的小丫头你们怎么想的?是去是留你们决定。”高月发话了。

“我可以留下,但是小瓷……”雪影欲言又止。

“我也不勉强,”卫笙灵说道。

“我留。”小瓷说话了。

“风影,你去通知一下光影和暗影两个家主吧。”高月对风影说道。

风影不语,飞去。

紫竹林内,“我叫萍儿,我们俩来打一架吧!”萍儿看着雪影满怀期待。

雪影看了卫笙灵一眼,“萍儿不要太过,点到为止。”卫笙灵说完,萍儿向雪影攻了过去。

雪影虽然满头雾水,但也勉强躲过萍儿先发制人的一招。

萍儿的打法很像横冲直撞,但打得雪影无法还手,雪影倒不失冷静,一边接招,一边寻找破绽。最后从早晨打到中午,从中午打到傍晚,傍晚时分,覃妈妈来找卫笙灵让她去吃饭,看见两个丫头打的难解难分,又不肯听劝,覃妈妈只好使出河东狮吼这招,终于两人乖乖就范。

“你还蛮厉害的,怪不得小姐没轰你走。”萍儿气喘吁吁的说道。

“彼此彼此,想轰我走还没这么容易。”雪影说完,心里却想为什么这个卫三小姐不让我做她的影卫呢,恐怕不只是功夫的问题吧,我一定要弄清楚。

之后雪影做了丫鬟,小瓷成了影卫,紫竹林在卫府东北角上,环境清幽。这还有流觞曲水,冰晶寒潭,竹屋亭立,最令人难忘的还是片片竹林。

她家大哥卫子昂天天会赖在紫竹林练剑,搞得这里不算清净之地。

一天卫笙灵让萍儿通知马车,“你不会又去哪里拓字碑,还是萍儿吵着出去参加武会,又或者是雪影缺少什么材料做美食或者做毒药啊?”卫子昂叫住这三人。

萍儿和雪影不好意思的不知该说什么,“都不是,”卫笙灵回答。

“逛街,公子你敢去吗?”萍儿问道。

这声问句问的卫子昂心惊胆颤,很久以前,两兄妹一起去冒险,妹妹在前面跑着,哥哥在后面追,然后妹妹不见了,哥哥吓坏了,最后哥哥和妹妹重聚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反正妹妹再出去,哥哥不放心,但却不跟着,好像很怕跟着。

“这个让李明给你们当马夫吧!”卫子昂把李明提了出来。

李明是覃妈妈的儿子,从小就当卫子昂的书童,当然看的书比这个做大侠梦的卫子昂多,经常也会找卫笙灵或夫子讨教,功夫不弱,人品不差,是懂马的高手。

“小姐,他还是放心不下你啊,要是早知道就秘密行动了。”萍儿小声对卫笙灵说。

“无妨,可以。”卫笙灵发话了。

第二章:玄副奇遇

雍国的首都是菱陵,这里非常繁华,治安也不错,要去的地方是东市。

“车停在马居,萍儿和李明去买东西,雪影跟着我。”卫笙灵说完,跳下马车,雪影也跟着跳下马车。

“好嘞,驾!”萍儿从李明的手中夺过马鞭,驰车而去。

卫笙灵的面前是菱陵最大的综合性店铺玄副楼,这个楼有珠玉首饰,古董名软,买卖小道消息,然而这里一直以打造兵器甲胄为主,国家授权,卖出兵器甲胄都要登记。

店里的伙计玄七看到一个穿着白衣若雪,头顶白色斗笠的小女孩,后面还跟了小女孩进店来,气质太好,气氛太冷,差点让人看呆了,想上前询问一下。

“四楼,谢谢。”卫笙灵摘下斗笠。

“呃,请跟我来,”玄七心里纳闷,之前一直往三楼的古玩的地方跑的,将那些新古玩匆匆看一遍,今天怎么跑到武器甲胄的地方去了,今天是不是日子有点特殊?

到了四楼“那个这次您还是只看不买吗?需不需要我介绍?还是您自己来让我去忙自己的事啊?”玄七无奈的说,谁让这位主子根本让人摸不定性情呢。

“真是每次不买有亏过你吗?”雪影将一个钱袋丢了过去。

“自然没有,那这次……”玄七接过钱袋,又想问道这次到底又为哪般啊。

“准备挑一个趁手的兵器,毕竟这里还兜售十八般武器排行榜上的兵器吧。”雪影解释道。

“那是,虽然这里有三件兵器曾经榜上有名,但想必你们也知道武器上榜不仅因为武器,还因为擅用武器的主人吧。所以……”玄七滔滔不绝的讲着,卫笙灵和雪影两人早就分头看兵器去了。

萍儿和李明那边,只见李明提了许多大包小包跟在萍儿后边,“萍儿姐,还要买多少啊?我我快撑不住了”,李明拿着东西左摇右晃的说。

“我看看啊,还差最后一样西记的翡翠绿豆糕,快跟上,”萍儿光顾着跟李明说话了,不小心撞上了某人。

萍儿被撞倒在地,非常不爽,“你为什么走路不看路啊?”别人先发制人,让某位听着就很火大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要是看路的话就不会撞到我了!”

“你……”某人在想,怎么会有这种女人啊,脾气很大啊。

“你什么你,混蛋不服来战啊!”萍儿大声吼道。

“萍儿姐我们还有正事,要是让小姐知道你未经允许……”李明还没说,被打断了。

“得,我们走,”萍儿跟李明走过他的身边。

“深蓝发我记住你了!”萍儿带有威胁的说。

某人看到背影,看到李明时,李明因拿的东西太多没有看见,突然觉得以后还会相见呢,不能再发呆了,公子估计应该快到了,自己也要快点赶过去啊。

卫笙灵朝左侧走,雪影朝右侧走,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中间,看对方的表情好像都不满意。突然雪影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东西。

上面布满了灰尘,许久未曾擦拭过一般,但仍闪烁着光芒。雪影慢慢将手伸了过去。

“小心!”玄七大吵大嚷道。

只见雪影一掌,运用掌风将覆盖在上面的灰尘震开,出现些银色还有泛着青幽的色彩。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这东西挺像孔雀翎的,但又好像不是。”雪影对着东西仔细考量了起来,说它像孔雀翎吧,是因为有十几个的顶端是孔雀羽毛的样子,说它不像吧,是因为它的底端像尺,看起来设计的非常精巧。

“还好你没碰它,不然可能被它伤着了,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它的顶端淬过麻沸散之类的东西,碰到的话十天半个月让人动弹不得……”玄七有滔滔不绝的说着。

卫笙灵轻轻抚摸着其中一个着孔雀翎尺凸起的图案,吐出了三个字“玲珑扇。”

“难道小姐识得这个东西?”玄七小声询问道,请了多少大家都看不出这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女孩又知道什么呢,不对,她可不是普通的小女孩啊!

“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是扇骨,看构造应该还有机关术,既然只淬过麻沸散之类的东西,观其年代又是春秋时期,应该不是霸道的公输,而是非攻的墨家造的,墨家在那个时期擅长的是齿轮结构。这把扇子挺适合你的。”卫笙灵说道。

“扇子?墨家?等会,你你你会把这些组装起来吗?你和墨家什么关系?不会奔这个来了吧……”玄七仍滔滔不绝的问着,但却显得十分急切。

只见卫笙灵将扇骨底端都拆卸成两部分,果然发现里面有齿轮,接着将齿轮与齿轮相对接,真的形成了扇子,并且转动最中间的扇骨的中部,顶端的扇骨迅速回收,形成一个躺在掌心扇坠样子的扇子。

看的雪影和玄七目瞪口呆,“请来这边的雅间坐一下,”玄七激动地说,然后把卫笙灵和雪影带到雅间后。

“还请你们稍坐下,我去找掌柜的,等我啊!”玄七说完,飞奔的上楼而去。

“这样好吗?小姐。”雪影有点担忧。

“谁知道呢?”卫笙灵品着桌上的茶。

“铁老,有人把墨家的东西,就是您陈放多年百思不得其果的那玩意让人让人给拆了……”玄七揣着大气还没说完。让某个老家伙突然跳了起来“什么?拆了,你是怎么办事的,你是不是想让我早死好顶替我啊臭小子,我这就写遗书你给我陪葬,想让我把这些家当传给你做梦去吧,你还是给我去地狱忏悔吧!”铁老揪住玄七的衣领怒吼道。

“然后,又……又被……组装成了一把扇子”玄七挣扎的说道。

听到这里,铁老缓缓放开了玄七,心里想道不破不立,自己怎么没想到呢,没准这次能解开一直让我头疼的事了。

马居那边,“好了,东西都买全了,我去找小姐,你在这等着。”萍儿对李明说。

“早去早回啊,”李明说道。

萍儿出了马居,抄小道去找卫笙灵,不料在小道里碰到了混混。

“这是哪家的孩子,穿的还算挺有钱的样子嘛,给小爷俩钱花花。”说话的样子相当猥琐,说完周围几个人都聚了过来,怕她逃跑。

“好狗不挡道,给我让开,不然的话……”萍儿想正当防卫能够打架也不想就打几条杂鱼人渣啊!

“不然怎么样?等我们自己来搜身啊”领头的又说话了。

只见萍儿默默地拿出身后的小棍,砰砰砰“你在胡说什么?信不信姑奶奶我打的你爹娘都不认识,要不是姑奶奶我还有事要办,绝对不打你,拉你去见官你信不信?”萍儿说这话的时候正脚踩着领头的人的头。

其他人看见了,仓皇而逃,就快要逃出小巷的时候,撞到某人。某人看着撞来的人太多,一掌差点又差点把人打回原处。

这伙逃窜的人看看当前的形势,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没办法跪在某人的面前拽着衣服说“大哥,你行行好,让我们过去吧!”

某人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想道我才十岁好不好,被人叫成大哥是显老了吗?都怪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今天连番被撞了两次,难道真是我不看路吗?

“那个我们掌柜请你们过去,咳咳”玄七被勒红的脖子特别显眼。

“没事吧,你”雪影担忧的说道。

“没事,还死不了,那个糟老头下手真重。”玄七逞强的说道。

随玄七上楼,卫笙灵和雪影看到铁老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铁老的一只手是铁制的,坐在铁椅上散发着肃杀的气息。

“那东西是你组装起来的?”铁老带有打量的问道。

卫笙灵直接就把玲珑扇丢了过去,铁老用手接住,仔细琢磨“你是墨家的人?”

“不是,”卫笙灵回答道。

“那你怎么可能会组装墨家的东西?”铁老晃了晃玲珑扇。

“玲珑扇上面有明印暗文,解读一下就可以了。”卫笙灵冷静的回答。

“你怎么可能会……”铁老一下子跳了起来,明印暗文可是墨家在器物上秘传的文字,明印暗文由于文字不断更改而变化万千,就算是现在的墨家也不可能解读出来,不然公子就不会把这东西送这里来研究了。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铁老开始警惕了起来。

“我来是为了选一把趁手的兵器,”卫笙灵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会解读明印暗文?”气氛一次比一次冷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卫笙灵具有试探性问道。

“因为我有你不得不说的理由。”说完,铁老打开面前的匣子,匣子里面有条很细表面光滑,似有鳞片的软鞭。

小巷内,萍儿把踩在脚底的人揍成了猪头,让那些人看的快吓破胆了。

萍儿揍累了,抬起头来看见熟悉的人“是你,深蓝发!”萍儿吼了起来。

“求求你了,大哥,大侠,叫你老大行不行?”这伙逃窜的人看到萍儿的眼神已经扫到这边了,更是吓得不行了。

“好啊,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这帮混蛋地痞无赖的老大!”顿时火大起来。

“你别胡说!”某位听着也火大啊。

“敢做不敢承认?”萍儿心里已经快把这人贬到地底了。

“谁不敢承认了?”某人只是想逞口舌之利。

但是没想到的是“承认了就好,看姑奶奶我不把你打趴下,让你这么拽!”战火点燃,一群不相干的人趁他们聊天的时候,已经闪的远远的了,某人还不明所以。

看到一个小女孩带有杀气冲过来,某人大叫道,“不对,误会啊!”

没想到会钓出这么大的鱼啊!卫笙灵表面还算冷静,心里也暗暗惊叹,但鱼要是不是要咬钩还得慎重啊!

“如果想知道明印暗文的话,不妨将您拿出这件宝贝的原因说说吧,”卫笙灵避重就轻的说。

“有许多事还需要达成共识才好,”很显然彼此都不信任对方。

“共识?你能做主吗?”卫笙灵紧盯着铁老

让铁老不由的一惊啊,面前这个小女孩水太深,感觉要让人溺水身亡了。

看出铁老有所迟疑“算了,我们走。”卫笙灵走了出去,雪影跟了上去。

第三章:微微一见

在走出玄副楼的大门时,卫笙灵又带上了斗笠,她踏出大门的一瞬间,旁边有位身穿黑色,腰上别着一把带有白色云纹的剑的少年踏入。

街上仍是人来人往,萍儿吃着糖葫芦看见卫笙灵,就跑了过来“谁惹你不开心了?”雪影问道。

“我哪有不开心了?”萍儿反问道,自己在想可恶,连着追着打了十几条街,还是让那个混蛋跑了。

“你呀,一不开心就吃糖葫芦,尤其是打的不爽的时候。”雪影解释道。

“我乐意,行不?”萍儿赌气说道。

“行行行,我们先回去吧。”雪影只好退让的说。

“请……请等一下,铁……铁老他……能做主了。”玄七气喘吁吁地追了出来。

至于铁老为什么能做主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神秘地黑衣少年一进玄副楼就被被引上楼了,然后铁老跟他谈起此事。

“你为何做不了我的主?”少年问道。

听少年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然后立马让玄七把人给追回来。与此同时,某人从玄副楼的后门进来,然后“拜见公子。”

看着某人脸上像是棍痕的淤青询问道“则涯,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不小心撞墙上了,呵呵。”则涯只能进行无力的解释了,反正总不好解释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女孩打的差点连小命都交代在那里了吧,说的有点夸张了。并且还好还好,在玄副楼的正门差点又碰到了,无奈只好走后门了。

少年没有多问,微微打开阁楼的窗户,看着铁老所说的小女孩,也许卫笙灵感到有眼神在看着自己,微微抬头,看见阁楼上正在看他的少年,少年也不躲避,两人隔着卫笙灵斗笠上的纱巾,彼此虽然都没怎么看清对方的脸,但却相视一笑。

卫笙灵对着玄七点了点头,于是跟着玄七又走进了玄副楼。

还是在刚才的地方,不过双方都坐了下来。

铁老推了推匣子,说道“丫头啊,我想让你解读一下这条鞭上的明印暗文。”

“可以,不过……”卫笙灵把话撂了一半。

“如果是谈钱的问题,好商量,或者有什么别的请求,统统好商量。”铁老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我家丫鬟看上了那把玲珑扇,不知铁老能否割爱?”卫笙灵问道。

“不可以,”铁老心里嘀咕着,这是公子的东西,万一给了你,公子把我宰了怎么办。

“嗯?”卫笙灵发出的这声音大有如果得不到玲珑扇就谈不妥的意思。

公子说过一定要解开软鞭之谜,其他的自己看着办。“也不是不可以,丫头应该知道吧在这里买卖武器应该登记造册的,并且只是有一定的使用权的。”铁老心想在她们走后,也曾问过玄七她们什么身份,结果一向精明的玄七也不知道,她们确实口头承认主仆关系,但更多的是你我相称,身份被隐藏的滴水不漏,登记造册的话就不怕公子的东西被来历不明的人给拿去了。

“据我所知,需登记造册的武器是玄副楼自制的,而这把玲珑扇一不是玄副楼自制,二虽放在武器柜里但却只能当武器的古董,铁老你这样说无非是想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或者让我们知难而退。”卫笙灵一针见血地说道。

把铁老说的都震呆了,然而通过九曲镜在另一个房间看到这一场景的少年也微微欣喜。

“那个不知丫头可否将真实身份告知?”铁老说的时候弱了一些气势。

“小姐……”萍儿心想小姐做事一向低调,再说如果说了让相爷知道的话不好解释啊,雪影静静地立在一旁,因为她知道小姐做事一向自有主张,便不再说话了。

“卫笙灵。”卫笙灵回答道。

“这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玄七自言自语道。

“我家小姐是宰相府的三小姐。”雪影怕他们估计给他们三天三夜也想不出来,就好心再多说了一句。

“不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仓颉造字的草绳,商纣时期被烧的竹简残篇,李斯在泰山的石碑,以及最近在京郊发展的山海经孤本不会就是你们三人组把仓颉的坟挖了,把鹿台的地方掘地三尺,还拓了和李斯书法一摸一样的石碑立在了泰山上,尤其是上面写着天书俩字的孤本……”这次是连续说了好多话想喘口气再说。

“不用说了,这些事是我们干的,至于我说的你们爱信不信。”谁让我们挖完仓颉的坟,又将坟给修缮了,小姐非要祭奠祭奠,于是在写游仓颉墓序的结尾留下了自己的大名,在挖鹿台的时候挖出了好多金玉宝器,把这些东西拿去变卖的时候,自然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还想以后再买回来好做赏玩用的,都怨无良的商家,以及那块石碑小姐只是一时手痒,便在旁边临摹了一个,然而泰山是皇家祭祀重地,皇上也知道是小姐年少顽劣不懂事,吩咐下面的人不须多嘴,但是谁让小姐当年落款时没有有样学样落款李斯的名字,而是小姐自己的名字,至于孤本嘛,俩字呵呵。

“真没想道,还是位大小姐,”玄七回答道。

“你没想到的事多了去了。”萍儿回答道。其实没想道又何止是现场的铁老和玄七,就连少年也吃了一惊,让他回想起小时候。

卫应带着卫子昂去墨王府,墨王爷把卫应请到了后花园。两人正准备互相介绍孩子们认识,结果站在卫应身后的卫子昂大喝一声“看剑!”绕到了前面,向在墨王爷身后的墨子轩砍去,墨子轩两指夹住剑身,却发现这是把木剑。

墨子轩夹的太紧,卫子昂抽不出来,嚷道“你松开!”

然后墨子轩缓缓松开来,卫子昂发现剑能动了,就想再来一剑。结果被卫应从身后揪住,卫应大吼道“胡闹!”

这么一吼,卫子昂安静多了,将剑收回剑鞘。卫应连忙赔罪道,“让墨兄见笑了,都是让月儿给惯的。”

“没事,小孩子嘛,他这活泼好动的性格挺像高月的,让子轩带他到一边玩去吧。”墨王爷打趣道。

于是卫子昂被墨子轩带到了一边。两人做过自我介绍后,就只剩下卫子昂一个人叽叽喳喳了。

“你的身手不错,陪我练剑呗。”

“你会不会剑法?想不想学?要不要我教你啊?”就这样墨子轩不理旁边看起来很白痴的家伙,打坐中。

约莫就这样过了半个时辰,卫子昂大吼道“你怎么跟我妹妹似的,这么不爱搭理人啊!”

这样的家伙估计在哪都会招人烦啊,墨子轩在心里这样想道。

卫子昂见墨子轩还是没有理他,自己又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了。“我妹妹啊,从小就能识文断字,所以特别喜欢看书了,这一定都是遗传老爹的,有一次妹妹实在是让我给吵烦了,便扔给我一节书简,上面写的是史记的游侠列传,我觉得当一个大侠也挺好的,逞强扶弱,除暴安良……”

只见从一侧廊间走来了一群人,前面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后面跟着几个丫鬟和婆子,其中一个孩子跑了过来。

“哥哥。”如清脆铃铛的声音,只见一个小女孩扑入墨子轩的怀中。

“咦,哥哥他是谁啊?”小女孩从墨子轩的怀里出来指着卫子昂说。

“我叫卫子昂,是你哥的朋友。”卫子昂搂着墨子轩的肩说。

见墨子轩没反应,卫子昂使劲晃了晃了他。

“算是吧。”墨子轩无奈的说。

“我叫墨云,很高兴认识你。”墨云说道。

这才是正常的妹妹啊,卫子昂感叹道。“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墨原。”旁边的小男孩说。

“小姐公子你们该去听夫子授课了。”旁边的有个婆子说道。

“哥哥等我下课之后,陪我玩啊。”墨云说道。

“我也是,哥哥。”墨原说道。

“可以,去吧。”墨子轩说道。

看着墨原和墨云的离去,“我要是有个肯依靠哥哥,找哥哥玩的妹妹多好。”卫子昂感叹道。

当时的墨子轩还一时不解,现在想来明白了许多。

第四章:兼爱剑谱

“我相信,这把扇子雪影姑娘能够发挥它真正的实力,没准在明年的十八般武器排行榜上能够看到它。”铁老将扇子递了过去。

“谢谢,”雪影接了过来。

卫笙灵也不再推脱,从匣子中将这软鞭拿在手上摸着,摸了约有一刻,先将软鞭放下了。

“如果说玲珑扇上凸起的图案是明印暗文的话,而这个在这些细微的衔接处可谓是明印暗文的另一面。”卫笙灵解释道。

“另一面的意思是……”铁老不解。

“除了鞭首有一点凸起的图案外,还要解读的地方是这条软鞭的衔接处然而却是凹下去的,”卫笙灵冷静的说道。

“不会吧,那还能不能解读了?”铁老急切的问道。

“这应该是根据明印暗文的原理,反其道而行之,改变了表达方式,关键是如果没猜错,他将这种方式进行叠加过,想要表达的东西得有不少。”卫笙灵却有几分震撼的说道。

铁老一听直接就想骂街了,这是墨家那个闲的没事干发明这种玩意?存心不想让人知道。

“现在日移正中,我该回家了。”卫笙灵突然站了起来。

“怎么感觉你说了跟没说一样啊?现在就走?”铁老一下子紧张起来。

“没事,这条鞭子在铁老手里快三年了,铁老一点头绪都没有,可小姐却说出了这么多,已经比这老头子厉害多了。”玄七嘻嘻哈哈的说道。

“软鞭上既然,是凹下去的就是暗印,再通俗的说就是更暗文,解读出来的不是文字,而是图画。再多说一句,鞭首的文字是兼爱剑谱四个字。”卫笙灵解释了这么多,才觉得为什么听自己说话时不能动脑子好好想想呢?这不算太难吧。

兼爱剑谱,据说当年墨子在著书立说中曾提到过,但好像没有真实史料认证,居然真的存在,这应该堪称绝世剑谱啊!

“那……”铁老正想挽留。

“实在抱歉,爹娘会等我吃午饭的,还希望铁老能够隐藏我们的真实身份,以后我每半月来一次,铁老只需准备好纸墨笔砚即可。”卫笙灵说完便要走。

“等会,我看这位姑娘后面别着棍子,想毕是用棍高手,我这有个小玩意还望姑娘能够收下,也好让你们家小姐看看公输家的东西一点也不输给墨家。”说完铁老一个只有一节食指那么长突然就变长,成了根棍子。

“小姐,这……”萍儿将头转向卫笙灵问道。

“收下吧,多谢铁老。”卫笙灵说道。

“不用谢,你这小丫头这么聪明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大的难题,我要不送点小玩意心里也过不去啊!”铁老说道。

玄七在心里想道,什么叫小玩意啊!那明明是公输家的祖师爷发明的,就差成天供奉给它上香了,说送人就送人了。

“喏,这是如意棍的使用说明书,才不想墨家把用法什么的用什么明印暗文写在武器上,这可通俗易懂多了。”铁老洋洋得意地说道。

由玄七送她们下楼,墨子轩站在铁老后面说“铁老你可真是大方。”

“公子不怪我擅自决定将玲珑扇送人了吧,我虽敬佩墨家的机关术以及在其他方面的造诣,但墨家与公输家势不两立是众所周知的,而我也必须遵循这个原则。”铁老说道。

“这没什么,这个世界有必须遵循的原则,但有时候也会有一个人来打破,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就像你眼前的世界。”墨子轩说道,看着卫笙灵又带上斗笠走了出去。

染指天下:逆天三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染指天下 或 逆天三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陈燮君:新时代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

    十九大报告讲到文化,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文化自信”,另一个是“繁荣兴盛”。也就是说,要坚持文化自信,促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怎样做到文化自信呢?怎样促进推动繁荣兴盛呢?主要是五个方面,首先就是要牢牢掌握在意识形态工作方面的领导权,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问题,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这五方面,我想既是对十八大以来的文化工作的全面总结,是一种经验的积淀,更是对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一种战略性部署。要实现中国梦,真正从全面小康走到

  • 释延洞:禅是一种精神信仰 武是一种民族灵魂

    “以禅入武,以武修性”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武术传说,各式各样的少林武术人物事迹和故事,给少林武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少林功夫是少林禅武文化的精髓所在,功夫不仅仅有强身健体的自卫作用,也在关键时刻是为其所信仰的精神力量所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少林禅武文化是中国文化历史长廊积淀下来的文化成果,它的存在也是任何一种文化无法比拟和取代的。“禅是一种精神信仰,武是一种民族灵魂”这是释延洞大师对佛教禅武文化的一种诠释。释延洞大师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保持自己“以武弘法”的特色,渊源有自的文化结构和本位将禅武文

  • 【小楼七绝】林岫: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自有阳春

    林岫,字苹中、如意,书室名紫竹斋。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顾问,中国兰亭书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文史馆馆员。重读焦裕禄事迹感赋(二首)二〇一五年九月化雨无私国士风,乐忧二字古今同。披肝沥血清勤事,政绩民生第一功。*种草固沙艰苦甚,排忧抚困僻山村。愿官都学焦书记,爱是真诚民是根。兰溪采风行吟(二首)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山灵境喜无尘,园果青蔬日日新。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

  • “杜甫很忙”的杜甫,居然和一个四川人一模一样?

    转自封面新闻其实我们看到的杜甫并不是杜甫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收到莫斯科大学来函,希望中方提供素材,以完成大礼堂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拼贴像。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认为,李时珍和祖冲之最为合适,但遍寻汇集古人画像的南薰殿和《三才图会》,都没有找到这两位科学家的画像。周恩来总理指示,“画历史人物,找蒋兆和。”于是,这个任务落到蒋兆和身上。蒋兆和(1904-1986)出生在四川泸州,是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时,蒋兆和的人物画艺术造诣已经很高。李时珍从来没有过画像,样

  • 共赢2018——“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2018年会盛典完美落幕

    2018年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海南博鳌亚洲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年会为来宾们呈现了一场兼备视觉、听觉与味觉的多重感官饕餮盛宴。辰贝基金董事长兼洛贝集·辰贝爱心扶贫帮困基金发起人王华兵先生、辰贝基金董事总经理傅茹女士、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洛贝集商学院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区的洛贝集代理商、分销商们共享年会盛宴。此次年会不仅是对洛贝集过去一年工作的总结,同时也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导下,对2018年洛贝集事业的展望,以及对未来珠宝新零售的发展指明新方向。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

  • 沉香素牌的寓意竟如此美好

    沉香,它是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或在受到自然界的伤害如雷击、风折、虫蛀等,或者是受到人为破坏以后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分泌出的油脂受到真菌的感染,所凝结成的分泌物就是沉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沉香木是珍贵的香料,被用作燃烧熏香、提取香料、加入酒中,或直接雕刻成装饰品。沉香木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质硬,大多不沉于水,味微苦,燃烧时的浓烟散发出强烈香气,并有黑色油状物渗出。今天和风香堂跟大家谈谈沉香中最为特别的一种雕件:沉香素牌。说起来素牌这种雕刻形式,在历史上诞生的其实比较晚

  • 精工回纹珠-富贵不断头

    【精工回纹珠】工艺细致,精而细,细而清,是圆珠里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一款,也被誉为“富贵不断头”的回纹雕刻件,高瓷果冻料,干净无暇,越盘越润,直径19mm,重:9.1g

  •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

  • 故宫博物院藏丨大书家王铎来信,喜欢米芾书法睡不着觉

    清初大书家王铎行书墨迹欣赏《致梅公李年信札》,故宫博物院藏。此为米芾《行书三札卷》卷后王铎书法手迹,言其对米海岳书法欣喜欢爱,以至于喜爱的睡不着觉了。局部高清

  • 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台湾关帝关夫人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当代艺盟网讯)2018年1月12日,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由台湾宜兰礁溪协天庙和中华关圣文化协会共同主办的台湾关帝·关夫人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夏威夷华文协会顾问蒋健先生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并做发言。一起出席的还有夏华作协副会长连芸女士,夏华作协北京代表程稀女士,夏华作协特别助理沈璐小姐,夏华作协日本代表、读卖新闻驻台湾代表牧野田亨先生等。蒋健先生代表夏威夷众议院议长与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顾问佘贵人先生和会长叶芳女士感谢会议主办单位的邀请,佘议长因另有会议,叶会长因病未能参会均表遗憾,并预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