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都市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7:17: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家有个穿越门

奇怪的门

从南方回来后,岳俊奇闷在家里整整两天没出门,甚至都没回乡下老家看望一下父母。小百姓养生网

这一次的创业失败,真可以用一败涂地来形容。

两年前去南方时,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雄心万丈!但现在却是心灰意冷,垂头丧气,都没颜面见江东父老了。

其实说起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不就是赔光了几万块钱么?不就是耽误了两年的大好青春么?那话怎么说的?失败是成功之母,失败也能收获经验教训,这点挫折根本算不了什么。

可岳俊奇的情况却有点特殊。

他大学刚一毕业,在家务农顺便搞点家庭小养殖的父母就倾尽积蓄,为他在庆州买了一套两居室。他们也都知道现在的女孩儿眼界高,没房子的男人根本看不上,他们为了想让岳俊奇早日娶媳妇抱孙子,可是下了大本钱了。

谁知道大学毕业刚一年,岳俊奇就脑子一热,居然要跟两个大学同学去南方发展,说什么滨海市机会多,来钱快,比上班挣死工资强一百倍。都市小说《我家有个穿越门》在线免费阅读

其实庆州也是个省会城市,虽然地处内陆,经济发展不如沿海地区,可只要能拼能干,也还是有许多机会的。但岳俊奇不听二老苦劝,非要去南方。

走时,岳俊奇不但从父母那里又拿了三万块钱,还从亲戚那里借了三万,然后充满着必胜的信心,跑去南方掘金去了。

结果怎么样?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结束了滨海市的小公司,灰溜溜地回到庆州后,岳俊奇说是要在家里好好反思一下,其实他只是在疗伤而已。

这两天时间里,岳俊奇饿了就泡点方便面吃,吃了以后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到后来睡得头都疼了,他才终于决定打起精神,重新开始。

“不能再好高骛远了,得找个工作,踏踏实实干几年才行!”岳俊奇给自己打气。版权xbxys.com

他不好好干能行么!他折腾光了父母的积蓄不说,还有亲戚的三万块钱得想办法还给人家!

洗了把脸,吃了点东西,岳俊奇打量着满是灰尘的房间,决定先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

桌子、柜子、地板、厨房、卫生间,一样样打扫下来,工作量还真不小,把岳俊奇累得够呛。

在擦卧室大衣柜顶部的时候,他一不小心,把上面放着的两张碟片碰掉了,刚好掉在了靠墙的夹缝里。

这两张精品碟片,是单身男人的最爱,岳俊专门放到了衣柜的顶部,以防被人发现,他现在都快忘了这事儿了。

本来只是两张碟片,不拿出来也没什么,不过他觉得既然打扫就要彻底点,索性把柜子挪开,碟片拿出来后,把里面的地板也顺便打扫一下。

衣柜又宽又大,岳俊奇扳住一角,吃力地把它挪离了墙壁。

当他转头去拾碟片的时候,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版权http://www.xbxys.com/

原来衣柜挡着的墙壁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扇一米多高的黑色金属门!

岳俊奇有点犯晕,这玩意儿是咋来的?

房子装修时这里可是白净的墙壁,怎么凭空出来了一道门?

“肯定是那个租户干的!”

在临去南方时,他在报纸上登了个小广告,要把这套房子租出去,而且只租给长期住户。第二天就来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说他要租这个房子,租期至少三年,三年内双方不得违约。

当时,岳俊奇觉得这一去南方,怎么也得个三五年,因此便很爽快地跟老头签了租房协议。在谈房租价钱的时候,岳俊奇看在他是个孤寡老人的份儿上,并且租期长,还特意把租金算得稍微便宜了一点。

谁知道,原本说好的三年,可不知什么原因,从三个月前,这老头就停止了往他账户上打房租。

当时岳俊奇他们几个的小公司正是山穷水尽之时,天天都在焦头烂额地穷对付,也就没顾上管这事儿。反正老头还有几千块押金在他这里,倒也不怕他欠租跑掉。小百姓养生网

其实这样也好,要是这老头真在这里住满三年,他回来就没地方住了。

这个金属门,一定是那个老头弄出来的。

但让岳俊奇感到奇怪的是,这堵墙的另一边就是楼外了,在这里弄个门出来,难道他是想要半夜三更偷偷从这道门里溜下去?

那么问题来了,一幢住宅楼的外墙上是不可能让住户开出一道门窗来的。

“一定是他在墙壁的夹层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东西!”

岳俊奇好奇心上来了,他马上下力气把大衣柜整个挪开,这才看到了整个金属门的全貌。

凭触感和观感,岳俊奇确定这道门肯定是金属的。它表面十分光滑,简直像是面镜子般,不像是铁的,也肯定不是铜或是铝的,岳俊摸着这道门研究了好一阵子,也不能确定它是什么金属制成的。

而在这道门的右侧墙壁上,还装有一个手机大小的装置,上面是屏显,下面是几排写着数字和字母的小按键。版权http://www.xbxys.com/很显然,这是控制这道门开关的密码锁。

“嗬!搞得还挺先进的,难道这里头藏的是金条?”岳俊奇手头正紧,只想着发财。

但他马上又排除了这个可能,要是这老头这么有钱,何苦还来租他的房子?

不管是什么,反正岳俊奇得把这金属门打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他试着胡乱输了几次密码,然后按了确定键,不出他所料,这道金属门毫无动静。

想要解开别人设的密码,谈何容易。

岳俊奇虽然没解开密码,但他摆弄了一阵子密码锁后,却发现它的功能远远超出了普通密码锁。

它具有储存能力,可以查看之前的输入记录,可惜,以前的记录都被清除掉了。

另外,它还内嵌有计算器,可以进行复杂的计算。

除此之外,它就靠着小小的几排按键和一小块屏幕,居然还有图显的功能,与计算器配合,能够模拟出来许多复杂的图形图案。这些图形图案不但有平面,而且还有三维的!而岳俊奇根本弄不懂这些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

岳俊奇在上面捣古的越久,越觉得这玩意儿深不可测,这个密码锁,其功能之强大,甚至不亚于一台电脑。

“太古怪了!这真是那老头弄出来的?”

岳俊奇现在还能记起那老头的模样,低垂的双眼灰暗无神,全身上下散发着死气沉沉的味道,说话声音很低,还有点含糊不清。这么一个老头,他弄出来这道门做什么?他又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个奇怪的密码锁?

眼看已经是午后了,岳俊奇带着满腹疑问,泡了包方便面,草草填饱了肚皮,然后下楼去买了几份广告报纸。

他得找个工作好好赚钱过日子,而广告上登载了大量的招聘启事,他需要在上面找个适合自己干的。

满满几版招工广告看下来,有的工作离家太远,有的薪水太低,而薪水高的却又不适合他,最终他也没找到个真正合适的。

几份报纸看完后,岳俊奇把目光又投向了那道奇怪的金属门。其实在看报纸时他的精神都有点不太集中,一直在琢磨着这道小门。可能稍微有点强迫症的缘故,他觉得必须弄清楚这道门后藏着什么东西。

“这个密码到底是几位数?六位?八位?还是十位?”岳俊奇扔下报纸,又蹲到了密码锁旁边,在上面一次次试着输入各种数字,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但这一切最后都是徒劳,那道金属门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岳俊奇像着了魔似的,一有空就对着密码锁一通乱按,不把这道门打开,他吃饭也不香,睡觉也不踏实。

他也不是没想过从墙壁的侧面挖开,可这样的话,破坏了墙壁还得花钱修。而且就算是从旁边挖开,万一这道门后是一个封闭的金属箱,那他这工夫又是白费了。他还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能把密码解开,以后他就可以随便往门里头存放贵重物品或金钱,等于白得了一个保险柜。

两天来,他不知输入了几百甚至几千次密码,却依然没能解开密码。

到最后,岳俊奇实在是泄气了。

“算了!让它就这么搁这儿吧!反正也不太影响美观!”岳俊奇决定要放弃了。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密码锁,岳俊奇忽然用手掌狠狠地对着密码锁猛拍了几下,嘴里还骂着:“什么狗屁玩意儿!净浪费小爷的宝贵时间!”

两天来一次次的失败,早让他心里窝了一团火。说是要放弃,他心里的那股火气却还得发泄一下。

“叮!”

岳俊奇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毫无感情的女声机械地说道:“成功开启时空通道!”

时空通道?是什么东西?

在岳俊奇万分惊诧中,那个女声又连续报出了一连串的数字。

“时空序列为H13级,时空通道定位于X89Y22星球!定位坐标A361B502C148!时间轴信息JY4858!开启通道时限为159!”

这个声音刚落,只见那道金属门缓缓朝左侧移动,隐入了墙壁里,门后,露出了另外一堵奇异的墙壁。

别处的世界

这堵墙呈现的颜色说蓝不蓝,说绿不绿,如宝石般晶莹剔透,但却又不是透明的,上面隐隐有什么东西在流动,细看时却什么也没有。

岳俊奇怔了半晌,忽然笑了:“时空通道?哈哈!时空通道!我这一定是在做梦!”

这么超前尖端的玩意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自己的卧室!

可是这道门就摆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这真是时空通道吗?”岳俊奇壮了壮胆,凑近了这道门,仔细瞅了瞅。

说实话,这种材质的门,他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也许,它真的是时空之门,或者说是穿越门么?

他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这堵门,没想到自他手指处,像一池绿水般,向周围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岳俊奇看到这奇异的景象,急忙抽回手指:“不会吧!这还真够邪门儿的!”

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盯着这道门想了好长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冒险一试。

穿越,不正是许多失意吊丝们最大的理想吗?可这个机会终于放到了岳俊奇跟前时,他却有点畏缩了。其实这也不说他胆小,只要是正常人,面对未知事物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万一门后头有一只无比凶猛的怪兽在等着他,那他这条小命可就不保了。或者他一进去就遇到了两伙人正在开战,刀枪无眼,这也实在太危险了。还有,他刚才只是胡乱按了一组随机数字,要是不巧刚好随机到正在喷发的火山口上,那他瞬间不就被烧成了灰?

可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道可能是通向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而不进去看一眼,那也是不可原谅的。

岳俊奇想了想,来到桌子前,拿起一张纸卷成棒状,往上面倒了点水弄湿,然后来到这堵门前,慢慢地把这纸卷插进了那道门里。

这道门上再次荡起了一串涟漪,纸卷毫无阻力地就穿了过去。

过了几秒钟,岳俊奇把纸卷收回来看了看,纸卷并没有被烧毁,上面的水没有被蒸发掉,也没有结冰。这说明,门后面的温度基本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但他仍没有冒冒失失地一头钻进去,而是先伸进去了一根手指,感觉了一下温度。指尖传来的感觉稍微有些温热,但尚可接受。

岳俊奇心中暗喜,先把脑袋伸出去看了一下。

这一看之下,岳俊奇却大失所望。他希望看到的美丽海滩并没有出现,而且也没有碧绿的草地,甚至连荒原都没有。

他看到的是满目的黄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天空中,一轮明晃晃毒辣辣的大太阳,正无情地灸烤着热腾腾的大地。

只过了几秒钟,岳俊奇就热得冒汗,这里的温度估计接近五十摄氏度。

其实即便是热一点也没什么,他原本准备迈开这异时空的第一步,也算是留个纪念,谁知道这道门却是开在了离地面十来米的半空中!幸好他没有直接走进来,不然一头摔下去,非要了他半条命不可。

岳俊奇把头从门里缩回来,长长出了一口气。刚才他怕那个世界的空气有毒,一直在憋着一口气。

现在,他总算是彻底相信这是一道真正的时空之门了。在这小小的门后面,是另外一个广袤无边的世界。

可惜的是,那个世界似乎并不太适合居住。不过这也不一定,说不定那个沙漠外边,还有大片富饶美丽的土地。要知道,即便是地球上的某些沙漠,不也是温度很高么?

岳俊奇在密码锁上找到刚才胡乱输入的一组密码,数了数,居然足足有二十二位!

其实,这个根本就是个输入装置,而不是什么密码锁。

按道理,这么一长串的数字,是很难瞎猫碰到死耗子,恰好就定位到了异时空的一个星球。可当岳俊奇在这上面又随便敲出了二十二个数字和字母后,那个女声再次响起来了。

“成功开启时空通道!”

“时空序列为……”

“时空通道定位于……”

“……”

不过,最后,那女声却警告道:“警告!警告!时空通道已在运行当中,请关闭后再重新操作!”

岳俊奇一惊,看向那个小屏幕,只见屏幕右下角,有一行正在不停跳动的数字。

“6/14/31/21。”

最后那组数字,越来越小,等到变为零时,又从59开始倒数,同时,倒数第二组数字会减一。

岳俊奇一看就明白了,这像是定时炸弹上安装的倒数定时器一样,现在总共还剩余六天零十四个半小时。

想来这就是时空门开启的时间,到了时间这道门就会自动关闭。

他再看那组数字的末尾,上面是159,也就是159个小时,刚好是六天多的时间。

不过,这个控制面板上有关闭的选项,岳俊奇点了关闭后,这组数字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而时空门外面那道金属门,马上又缓缓移了出来,很快就把这道时空门遮得严严实实。

岳俊奇没有再次尝试输入,而是把之前他输入的两组数字进行了对比。他发现,这两组数字和字母完全没有相似性,第一组好几处是数字的地方,第二组却是字母,而第一组是字母的地方,第二组却是数字。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这个输入装置有极强的容错性。字母有时可以代替数字,数字也可以代替字母。不管怎么输,只要输够二十二个数字或字母,这个装置就会自动作出判断,给出一个最接近的时空坐标。当然,如果输入的数字太离谱,可能也会打不开。

岳俊奇感叹自己的运气真是不错,瞎蒙乱撞之下,恰好就输入了二十二个,不然,他还真难解开这道门的谜题。

一扇几乎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时空之门,现在就摆在他面前,岳俊奇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跑到另外一个世界里闯荡,想想都觉得无比刺激。

岳俊奇让自己冷静了一下,然后决定找个合适的位面空间,到里面好好转上一圈。

第一次进入的地方,环境太恶劣,他果断放弃了。不过,他仍把这个坐标储存了起来,并在上面标注了“疑似可居”几个字样,等以后有机会的话,他说不定还会进去探险。

而他第二次胡乱输入的时空坐标,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他把这个数据调了出来,重新按下了确定键。

伴着那个机械的女声,那金属门再次打开了。

父女

岳俊奇故伎重施,又拿了湿纸卷来测试门后面的温度,没想到这次依然没有任何问题。他又把手指伸进去试了试,同样没事。

有了上次的经验,岳俊奇仍然先把脑袋伸过去看了看环境,让他大喜过望的是,这次居然中了头彩!

他看到的是连绵起伏的青山,不远处就是一条浅浅的小溪,清澈的水流如一条玉带般,绕过一处山脚流向了远方。

除了这里优美的环境,更让他惊喜的是,几百米的远处,溪流的对岸,竟有一处房舍!

有山有水有人烟,这绝对是穿越者最佳的选择。

更妙的是,这次时空门刚好是在一堆草丛里,而不是在半空中。

岳俊奇并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把脑袋又缩了回来,他抱着肩膀想了想过去以后都会遇到什么事,而他又该如何应对。

后来他又觉得自己多虑了,不管哪里都是好人多,就算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也不可能在路上见人就随意乱砍。

下定了决心后,岳俊奇又看了看那组数字,最后面是M41,而刚才的机械女声提示的时间似乎还不止41个小时,好像时间还要更长一些。

他这次只不过是探路而已,就算只有一天多时间也足够用了。

拍了拍胸口,深呼吸了两下,岳俊奇迈步就跨进了那道门。

这里的空气很清新,温度不冷不热,景色宜人。岳俊奇闭上眼睛,陶醉地伸开双臂,然后压低声音吼道:“异世界,俺来了!”

在探险之前,他还得把时空门处理一下,他从地上拔了一堆草,盖到了时空门上,让它看起来不那么惹眼。这地方人迹罕至,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是对面的那户人家,也不大可能来到这片荒地。

穿过一大片杂草丛,岳俊奇来到小溪边,找了处水浅的地方,把鞋子脱掉,挽上裤腿,趟过浅浅的小溪,然后重新穿上鞋子,朝那处房舍走去。

这处房舍是由大大小小的石块砌成,顶上铺着树枝干草,还用一些石块压着,以防被风吹落。由此可见,这里还是比较贫穷落后的。

还没等岳俊奇走到房子跟前,就看到一个极富异国风情的少女打房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木桶,似是要到溪边打水。

岳俊奇不算**,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他看到这女孩儿的模样时,一下子就被她的美丽给惊到了。

金黄色的披肩卷发,如牛奶般光洁柔嫩的脸庞,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简直比电影明星还要漂亮。而且她身材高挑,足足有一米七五,差不多跟岳俊奇一般高低。

即便她身上穿着的是破旧的灰色粗布长裙,却依然遮不住她傲人的妙曼身姿,该大的地方大,该挺的地方挺,整个人几乎无可挑剔。

这女孩儿看到岳俊奇后,先是一怔,然后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转身就跑回了屋去。

岳俊奇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自卑:我长得真有这么丑?嗯,跟她一比,好像是丑了点儿。

就在岳俊奇盘算着要不要直接进屋跟她打声招呼时,从屋里冲出来一个中年壮汉。

这壮汉身材高大,满脸胡须,手中赫然提着一把弯刀!

岳俊奇见状,心里有点发慌,怎么刚一来就硬到个硬茬子!

不过,这壮汉从房内冲出来后,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一脸戒备地盯着岳俊奇。

岳俊奇稍稍放下心来,这说明壮汉对他也有些惧意。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抬手跟对方打招呼:“嗨!哈喽!你好!空尼奇娃!安你哈噻哟……”

那壮汉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完全一副听不懂的模样。不过,他脸色也渐渐缓和了许多,似乎知道岳俊奇是在跟他招呼。

“玛塞维纳,罗西斯亚门……”

壮汉嘴里也吐出了一长串的鸟语,同样把岳俊奇听得一愣一愣的。

最后,两个都心照不宣地笑了,壮汉把手一摆,在前边引路,请岳俊奇进屋。

岳俊奇发现这中年壮汉走路时姿势有点不太自然,似乎腿上有什么毛病。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木桌,几把木椅,一个屋角放着一个小木柜,另一个屋角堆着几个陶罐。不过墙壁上挂的东西倒很丰富,两副弓箭,两把弯刀,各种各样的兽皮,还有几个凶相毕露已风干了的兽首。

这壮汉看来是个猎人,其实住在这山野之中的,大多数人应该都是以打猎为生。

壮汉朝里屋喊了一声,刚才岳俊奇看到的女孩儿微低着头走出来,去旁边的柜子上泡了一碗茶水过来,递到了岳俊奇跟前。

岳俊奇接过茶碗时,触到了她如葱白般的手指,她慌乱地缩回手去,快步跑回了里屋。

茶碗里不知泡的是什么东西,又苦又涩,水也不是热水,温不吞的,岳俊奇勉强喝了两口,便不再尝了。

壮汉拍拍自己的胸口:“维恩!维恩!”

岳俊奇开始还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他可能是在介绍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叫维恩。

“维恩?”岳俊奇指着壮汉问。

壮汉连连点头:“维恩!维恩!”

岳俊奇指着自己的胸口:“岳——俊——奇!”

维恩指着岳俊奇:“岳——俊——奇?”

“对对!我就叫岳俊奇!”

壮汉指了指里屋:“薇儿!薇儿!”

那女孩儿在里面听见了,以为是父亲在叫她,马上从里屋探出头往这边望了望。

岳俊奇笑了,这女孩儿原来叫薇儿。

维恩,薇儿,这父女俩的名字怎么这么像!要是说快了,都分不清是谁的名字了。

互相介绍完名字后,双方明显熟络了许多。

刚开始一见面维恩就提刀弄枪的,岳俊奇以为他性格很强悍,但经过接触,他才发现维恩其实还挺和善的。

维恩看着岳俊奇身上的衣服,似乎很是好奇,他用双手比划着,好像是在问他是从哪里来。

岳俊奇也连说带比划,说他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其实他也不太确定维恩是不是在问他这些,但语言不通,他也只能凭感觉猜测了。

他们两个就好比鸡对鸭讲,都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但却说得十分热闹,叽叽呱呱说个没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薇儿也从里屋出来了。她端了个小凳子坐在角落,一边缝补着一件旧衣服,一边不时地偷偷抬眼朝岳俊奇张望一眼。深山里难得看见个生人,而这人模样又长得奇特,衣服穿得还这么怪异,她难免会产生一些好奇心理。

礼物

两个人连说带比划聊了一阵子后,维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让薇儿去准备吃的。

没多长时间,薇儿便把饭菜端上桌来。

几块黑乎乎的面包,几块腌肉,一盆菜汤,这就是他们的一顿饭。

岳俊奇也没怎么客气,拿起小刀来就吃。他们吃饭只有小刀和勺子,刀子既能切开面包和肉块,还能扎起食物放到嘴里。而勺子是用来喝汤的。

谁知没吃几口,他就放下了刀子,不再吃了。

面包硬得像石头,吃两口就累得腮帮子疼,而腌肉也咸得难以下咽,那菜汤就更不用提了,又涩又苦,都快比得上喝中药了。

“靠!这家人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岳俊奇见他们父女俩儿吃得还挺香,不由暗叹。

维恩发现岳俊奇不吃了,又看到岳俊奇脸色有异,便放下食物,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

“乌加,鲁米亚……”维恩用手比划着跟岳俊奇解释,可岳俊奇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维恩忙把一条裤腿往上拉,露出毛绒绒的粗腿来。

岳俊奇一看,这是怎么回事?你还要在饭桌上秀肌肉怎么着?可就算秀肌肉,也不能比谁的腿粗吧!

维恩把裤子往上拉到膝盖上,露出了一个好大的伤疤。看样子这伤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过仍没有痊愈,还在发炎,看着颇为吓人。

维恩用双手比划着射箭,又张大了嘴巴,两只手做出扑食状,哇哇讲了一大通。

岳俊奇明白了,他这是在说打猎时遇到猛兽,被猛兽咬伤了。不过他英勇神武,最终还是把猛兽给打败了。

维恩用手指着桌上的饭菜:“提斯!提斯!”

岳俊奇也指着饭菜:“饭!提斯!饭!提斯!”

维恩又说了大串鸟语,可能是说他身上有伤,没去打猎,没有好食物招待岳俊奇。

岳俊奇表示对此很理解。

吃过饭以后,维恩又和岳俊奇聊了很久,虽然岳俊奇听不太懂,但也得到了一些信息。

在离这里不远处,还住着几家猎户,平时多少也能有个照应。而附近还有个小镇,很是热闹,不过由于交通不便,他们很少有机会去镇上。

很多人都觉得外语很难学,其实那是没用心,也没有那种环境,要是把一个人扔到语言不通的地方,他不学也得学。

维恩指指墙上的狩猎工具,又拍拍自己胸口:“查克!查克!”说完他又摆出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姿势。

查克,肯定就是猎人的意思。

维恩拍拍桌子:“奇思克!奇思克!”这是桌子的发音。

男人女人,房里各种实物的发音,岳俊奇渐渐也学到了不少的单词。而有了这些单词,他有时也能猜出维恩在说什么了。

不知不觉,又是半天过去,岳俊奇实在不想再尝他们家的饭菜,便提出告辞。

维恩以为岳俊奇此一走,只怕再无相见的可能,十分惋惜。而薇儿也依依不舍地靠在门边,目送岳俊奇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岳俊奇沿着小溪一直往下走,直到确定维恩父女看不见时,才越过小溪往回走,找到了时空门。

把杂草掀开,露出时空门,岳俊奇钻进去,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再想想刚才在异世界里所遇到的事,岳俊奇觉得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天色已暗了下来,岳俊奇打起精神走出门去。

他来到小区门口的一家超市,买了一袋五公斤装的大米,几个大个面包,又买了一箱火腿肠。最后他考虑了一下,又买了几个刻花瓷盘和几个瓷碗。

维恩家里的盘子和碗都十分破旧,为了感谢维恩的招待和教他学习当地语言,他认为要表示一下谢意。当然,他这么做还有另外的一些深意。

把这一大堆东西搬回家以后,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再次下楼,来到不远处的一家小诊所。

药绵,碘酒,绷带,消炎药,乱七八糟又买了一包东西。

晚上,躺在床上,岳俊奇本想早早睡觉,谁知道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总是晃动着那青翠的山野,那条白亮的小溪,还有像溪水般纯净的薇儿。

一直折腾到大半夜,他才昏昏睡去。

这一睡,岳俊奇一直到八点多才醒。

他迅速下楼买了点吃的,然后上楼,找了几个大塑料袋,把大米、面包、盘子碗,还有治伤的药绵等装了起来。

至于那箱火腿肠,岳俊奇则是把箱子打开,把火腿肠拿出来,也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里。

昨天他已经把时空通道关闭了,现在他再次调出那串数据,重新打开通道,然后拎着几个袋子就钻了进去。

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后,岳俊奇首先把时空门再次隐蔽了起来,然后拎着几个大大小小的袋子,穿过草丛,越过小溪,朝维恩家走去。

还离着老远,岳俊奇就看到维恩正在溪边钓鱼。

其实这么浅的水,完全可以直接下水去抓鱼,不过维恩腿上有伤,也只能这样了。

岳俊奇一直走到了维恩的身后,全神贯注钓鱼的维恩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后放着一个小木桶,里面有几只虾和几条小鱼,加起来最多也就大半斤重。

岳俊奇踢踢木桶,说:“这成果可不咋滴呀!”

维恩猛然回头,一脸的惊喜,扔下鱼竿,重重地朝岳俊奇肩上猛捶了两下,嘴里呜拉呜拉说个没完。

“好了好了!”岳俊奇忍着肩上的疼痛说:“你说些什么反正我也听不懂!”

维恩不知听懂没有,他急忙收拾起鱼竿水桶,带着岳俊奇就往家里走。

“薇儿!薇儿!”还没进门,维恩就叫了起来。

薇儿应声出门,一看见岳俊奇,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的表情,她想对岳俊奇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微低着头,站在门边迎岳俊奇进屋。

来到房内,岳俊奇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然后比划着手势,意思是说,这是送给维恩一家的礼物。

维恩一副受之有愧的样子,再三推辞。而岳俊奇则一再坚持,最后维恩总算是表示接受了下来,并再三点头称谢。

可能这里的风俗是接受的礼物,主人必须要当客人面打开,维恩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后,脸色变了又变,时而迷惑,时而震惊,表情十分丰富。

我家有个穿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家有个穿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红楼梦》里隐藏的这一点,每个女人都应该了解

    钟二毛的感受:国内有很多学者讲红楼梦。台湾蒋勋讲红楼梦讲得更简白一些(不要以为简白就是浅),同时在简白中谈人性之奥秘。蒋勋讲红楼梦,是值得一听的。钟二毛特别申请到了一段免费音频(见文中),大家可以先试听试听。2018年1月23日◆◆◆文十点君去年,一部《小戏骨之红楼梦》在网上爆火,豆瓣评分竟然高达9.3分!剧中演员竟都是10岁左右的小孩子,却一个个不容小觑、举手投足都是戏,神还原87版红楼梦,令人惊艳。这部剧热播后,小说《红楼梦》再次引起大家关注。毛主席说,它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张爱玲说,它

  • 晚来无论雪,且伴诗酒读。诗酒在此!

    晚来无论雪,且伴诗酒读。春节将到,有什么好书适合在春节消磨?请看:诗了解和购买《浮生六记》、《人间词话》,点下面蓝字:钟二毛读过的书:中国最美情书,把柴米油盐过成一首深情的诗酒了解和购买山丘52度文艺白酒,点下面蓝字:喝酒也玩性冷淡风?山丘,只送亲人喝的文艺礼品酒!彻底告别酒后头疼口干,日销1000支风靡大江南北!福利疯狂刷屏的微商朋友请不要加。添加后,可以回翻以前发过的朋友圈,有很多有价值的干货。钟二毛的有赞小店【二毛文房】,1月6号上线,主要陈列钟二毛签名书和书法。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