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6章

2017/11/3 3:31: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

第005章 辰国质子  1

一处树荫下,横排着一些尸体,皆是衣着锦绣,带着珍贵耀眼的首饰。原文xbxys.com这些人静静地躺在树荫下,诡异地排列,似乎已经熟睡过去。

这些人都曾经是皇族,盈国的皇子、公主、嫔妃,如今却如同路边饿殍一般,随意地被拖到一边,摆放在那里供人观赏。

其中有一具娇小玲珑的尸体,排列在几个女子之中,那几个女子,都是昔日盈国的公主。旁边的尸体,不是皇子便是嫔妃,皆是盈国的皇族中人。

那具娇小玲珑的尸体,身上穿的,赫然是庄绮蝶换下来的衣服,身上和头上的饰品一样不缺,甚至连代表皇家的玉佩,也挂在脖颈上。

只是那具尸体的脸被破坏了,被砍了几刀,难以辨认出原来的模样。

禁宫被攻破的前后,先是磐石帝命令侍卫在皇宫内大肆杀戮,其后乱军中,被杀死的宫女和嫔妃不知道有多少,因此如此惨状并不出奇。原文http://www.xbxys.com/

看到此处,庄绮蝶低垂下头:"这副血淋淋模糊的模样,身上穿的是我的衣服,身材也差不多,带着仙蝶公主的标记,应该没有人会认出,这具尸体不是我吧?"

庄绮蝶换了陈旧的宫女服后,她特意找到了一个被杀死的小宫女,把自己的衣服和饰品,包括象征仙蝶公主的饰品给换了上去,让这个被杀死的小宫女冒充自己。

如此一来,她,盈国的仙蝶公主,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她便可以用小宫女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

"你确定只有这些了吗?"

"奴才"

清脆如同欢快的琴音,带着男性的魅力和些许稚嫩,仿佛毫无重量一般,有着天真的味道。

"这样埃"

一双秀目如月夜寒江,深沉的不见底,唇像初熟的樱桃般粉嫩,秀逸的双眉泛起柔柔的涟漪。诱人的唇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

白皙的皮肤烘托着淡淡粉红色的嘴唇,姣美的脸庞上带着天真,令人有惊鸿一瞥的心动。

冰蓝色的袍服上,却是隐隐有龙纹,衣服上有龙纹,那是皇族,直系皇族才能穿的服装。说明http://www.xbxys.com/

庄绮蝶也有片刻的失神,那个少年的年纪应该和她差不多,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仿佛是一个天真毫无心机的少年。

若不是他轻轻地一挥手,手决断地作出一个斩杀的手势,随后那个跪伏在地上回话的太监,便被侍卫一刀斩下了头,庄绮蝶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稚嫩天真的少年,竟然有如此狠辣的心肠。

血,从腔子里喷出,宛如一朵凄美的红花,转瞬间凋谢,落在草地上。 碧绿色的草,被染成鲜红。

庄绮蝶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颤抖着,此时此刻,才明白国破家亡后,他们的命尚不如草芥,如此的轻贱,和被称之为贱婢的后宫奴婢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能死,我的弟弟更不能死,我要保护我的弟弟,看着他长大!"

庄绮蝶紧紧地握住拳头,指甲刺入手心,抑制心中的恐慌和紧张。盯着不远处那张冠玉般美少年的脸,忽然感觉这张脸是如此可怕。版权xbxys.com

一抹天真稚嫩的笑,在美少年的唇边勾勒出粉嫩的弧度,明亮的眸子中带着漫不经心,修长的手是死神的召唤。

旁边堆积的尸体更多,跪伏在地上的太监和宫女,都匍匐在地,浑身颤抖。

一股腥臊的味道弥漫,庄绮蝶微微蹙眉,知道一定是有人吓得尿了裤子。挺起胸膛,她虽然要用尽所有的办法活下去,但是如果别无选择,她绝不会死的如此卑微耻辱。

"小丫头,害怕了吧。"

殷红晨用兴趣十足的目光看着眼前稚嫩的庄绮蝶,这个丑陋小宫女引起他的兴趣,不由得摇摇头。从来不曾对陌生人有过如此的心情,不过是个小宫女,他为何会在意?

"统领大人,他是谁?是玄国的哪位殿下?"

"他不是玄国人,乃是辰国的质子,九殿下辰凤瑶。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6章"

庄绮蝶默然,目光从那个看似人畜无害天真无邪的辰国九殿下身上收了回来,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个不能得罪的人。

"既然是辰国的质子,为何在此?"

"皇上命他处理后宫的这些人,他一直跟随皇上征战到此,皇上是想让他多增加见识。"

殷红晨有些奇怪,平日自己也不如此善谈,如何对这个小丫头的提问,都予以回答?

"多谢大人赐教。"

"走吧。"

庄绮蝶再度回头看了辰风瑶一眼,此人不仅面貌姣好如女子,就连名字也颇为女性化。

"不会是女扮男装吧?"

蓦然在心底生出如此荒谬的想法,紧紧跟上殷红晨的脚步,红色的披风随风飘扬,不知道是原本就是红色,还是沾染了太多盈国将士的鲜血。

"小丫头,记住一件事,永远不要违背皇上的旨意,更不要妄想威胁皇上,和皇上讲条件。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6章"

临近金銮殿,殷红晨回头,唇弯起,脸上似笑非笑,目中却是毫无笑意,在庄绮蝶的脸上一扫而过,抬头望着天空。

红色的披风下,红色的铠甲,火红色的战袍,衬托出殷红晨清秀飘逸的脸庞,形成极大的反差,在阳光下有慑人的魅力。

"血色之晨",这位看上去有几分文弱,有着一张秀雅脸庞的男子,浑身却是隐隐散发出令人心寒的气息。

"多谢大人赐教,幻蝶感激不荆"

屈膝,左腿在前,右腿在后交叠在一起。左手放于腰间,右手压左手,交叠双腿下蹲,微微躬身低头,目不斜视,是为女子之礼。

殷红晨转身,进入金銮殿单膝跪地:"臣参见皇上,回来复命。"

"平身。"

庄绮蝶跪倒:"奴婢参见皇上,御玺取回来了。"

"先站到一旁。"

古代女子不经常下跪,因为头上多带首饰,裙裾飘飘,下跪不便,因此若不是拜见必须跪的长辈和必须的礼仪,多是用刚才庄绮蝶的礼节。

金銮殿上,五位皇子已经退到一边,静默地跪伏在角落里,以头触地,谁也不敢妄动。一条小命捏在玄国皇帝司徒紫玉的手中,都是战战兢兢,听得庄绮蝶的声音,心中生出一线希望。

他们都盼着庄绮蝶拿出九龙紫御玺,可以换回他们的命。

不时有人进入大殿回禀,殷红晨也奉命下去处理事情,临走前,鬼使神差地,不知道为何,竟然又看了庄绮蝶一眼。

一双明亮的眸子,宛如满天的星辰已经落入她的眼中,殷红晨不由得脚步停顿,有片刻的失神。

直到庄绮蝶低下头,把目光移开,他才醒悟过来,恭谨地退出金銮殿。

庄绮蝶立在金銮殿的一角,默然偷窥司徒紫玉,倾听那些人回报,把那些人的官职和姓名,暗暗地记在心中。

"臣启皇上,此乃是旧时宫中账册,虽然可能有些出入,但是可以暂时使用,待重新查点造册,再核对缺失。"

罗峰此时手中捧了不少东西,有很多帐薄,还有钥匙等物走了进来跪倒在地。

"很好,平身吧,你去带人重新查点所有财物,登记造册。"

罗峰领命,扭头看了庄绮蝶一眼,对这个陌生的小宫女,仍然有熟悉的感觉。微微摇摇头,他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丑陋并不起眼的小宫女。

"幻蝶,你去挑几个伶俐没有异心的宫女,去给朕安排寝宫,安排好后回来。"

"遵旨。"

庄绮蝶有些疑惑,本来以为回来后,司徒紫玉会立刻让她交出九龙紫御玺,却是没有想到,司徒紫玉连问也没有问一句。

几位盈国的公主,还有宫女和奴婢们,都跪在金銮殿外的空地上,忐忑不安地等待发落。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哭泣出声,即便是哭泣,也是偷偷地无声地落泪。

就在刚才,几位皇子连同公主,还有奴婢们,便因为在金銮殿中哭泣,引起玄国皇帝不满,被拖出去斩杀。

殷红的血,还未曾干涸,那些昔日的金枝玉叶,便如被秋天被收割的麦子般,连全尸也没有得到。

庄绮蝶走到这些人面前,眼睛中闪过些许怜悯,低声叫过敏儿等三人:"敏儿、可儿、亭儿,你们起来跟我来。"

这三人本是仙蝶苑中的侍婢,也是庄绮蝶比较信任,最熟悉的几个侍婢,因此她叫了三人。

三人有些疑惑,她们在金銮殿上见过庄绮蝶,但是却没有人能认出昔日的仙蝶公主。

"皇上命我找几个人,去为皇上收拾寝宫,你们三人随我去吧。"

听得庄绮蝶如此说,其他的人抬起头,脸上满是哀肯之色,庄绮蝶扭过头,不忍心去看。这些人里,还有她的姐妹,但是她能信任的人,却只有敏儿三人。

敏儿三人急忙起身,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跪的太久,腿脚早已经麻木了。

她们急忙揉着腿脚活动血脉,过了片刻才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向缓慢走向远处的庄绮蝶追了过去。

"这位姑娘,如何称呼您?"

敏儿小心翼翼地看着庄绮蝶,不知怎地,看着这个丑陋的小宫女,竟然有熟悉的感觉。

"叫我幻蝶即可,不要多问多说,好好做事。"

庄绮蝶在内心叹息,其他的人她管不了那么多,只是自己身边的人,定要想方设法保护她们周全。

庄绮蝶扭头看着敏儿三人:"那些嫔妃和宫女们,会被赏赐给有功的大将,那是幸运的,或许可以成为那些大将的小妾或者婢女。更多的会赐给军卒,充作军妓。"

刚才,她听到殷红晨如此说时,心是颤抖的,此刻对敏儿三人说出来,神色却是平静无比。

这是个必然的结局,她改变不了什么,左右不了什么,只能看着。甚至连她和弟弟的性命,也捏在玄国皇帝司徒紫玉的手中,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

敏儿几人脸上现出畏惧惶恐之色,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玄国皇帝的残酷和狠辣,还有凤城的种种传说,她们不是没有听说过。

盈国对外征战时,也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劫掠女子充作军妓。这些女子,大多用不了多久,便会被蹂躏折磨而死。

"我们该如何是好?"

可儿的声音都在颤抖,如果被抓起来充做军妓,还不如死了的好。

"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命,讨得玄国皇帝的欢喜,才能免除充作军妓的命运。如今,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小心侍候玄国皇帝,忘记过去的身份,小心侍候着。"

"一切,听从幻蝶姑娘吩咐。"

庄绮蝶收拾完寝宫,把敏儿三人留了下来,吩咐她们准备食物和酒水,恭候司徒紫玉的到来,转身向金銮殿走去。

金銮殿中,司徒紫玉正在忙碌,处理军机要务,庄绮蝶被吩咐在金銮殿外守候。

夕阳西下,血般的夕阳,映照得皇宫涂上了一片血色。

刺目的红色,让庄绮蝶低下了头,远处还隐隐可以见到斑驳的血迹,那些公主和奴婢们,仍然跪伏在金銮殿外的空地上,身体簌簌发抖。

"好累的一天,你是哪里的宫女?"

清脆稚嫩的声音在庄绮蝶的耳边响起,冰蓝色带着隐隐龙纹的袍服,出现在庄绮蝶的眼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美少年,此刻已经靠近了她,离她只有不到三尺的距离。

此刻离的近了,庄绮蝶才发现,辰凤瑶冰蓝色的袍服上,隐隐有血迹和尘土,看起来他一直忙碌到现在,连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

"奴婢幻蝶,拜见殿下。"

庄绮蝶屈膝深深地躬身,膝盖和身体弯曲的程度,表示敬重的程度。

深深地屈膝弯腰,她就是感觉千万不要小看此人,更不能得罪这个少年。

辰凤瑶看着行礼的这个小宫女,她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脸:"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处站立?"

"回殿下,奴婢在此恭候圣上召唤。"

"如此说,你如今已经侍候玄国的皇上了吗?"

"是,承蒙圣上不弃。"

"呵呵"

辰凤瑶没心没肺天真地笑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幻蝶。"

庄绮蝶尽量少说话,低着头仍然保持行礼的姿势,刚才辰凤瑶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堆积的尸体中,血色夕阳下那个绝美妖孽的少年,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何必多礼,我不过是辰国送到玄国的质子,和你同病相怜呢。以后便互相多多照应,如今你在皇上身边,也许日后我还要求你办事。"

庄绮蝶起身,垂头道:"不敢当殿下如此说。"

此时辰风瑶才发现,站立在面前的小宫女甚为丑陋,虽然身材曼妙动人,那张脸可是实在不敢恭维。

"难道司徒紫玉有什么奇怪的趣味?不然为何会看上如此丑陋的小宫女?"

他在心中如此说着,脸上的笑容更加天真纯洁起来,抬手托起了庄绮蝶的下巴。

她眸子眼波微微流动,连阳光也为之失色,漆黑幽深的眸子宛如夜空,璀璨的星辰,便在她的眼底。

这一刻,令人忘记了她的容貌、年龄、晦暗的脸庞和一切,被那幽深的眸子所吸引。

庄绮蝶退后一步,挣脱了辰凤瑶的手。

辰凤瑶人畜无害地笑了起来:"皇上为何选中让你侍候,告诉我好吗?"

他的语气中,带着诱惑和天真的味道,但是庄绮蝶却是不会被面前这个美少年所迷惑,那树荫下,谈笑间挥手让盈国后宫中尸横遍野的少年,为何可以有如此天真无害的笑容,魅惑的容颜下,隐藏一颗无情的心。

"殿下垂询,奴婢敢不回禀,是因为九龙紫御玺。"

"哦,那东西在你手中?"

"是。"

辰凤瑶的眸子转动,看着庄绮蝶,原来这个小宫女的容貌虽然不咋地,却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你想用九龙紫御玺换取皇上的恩宠,留在皇上身边侍候,希望皇上封你为妃吗?"

"奴婢容貌丑陋蒲柳之姿,如何能配得上皇上,奴婢只求皇上能赦免几位皇子和公主,还有所有的降臣,允许奴婢继续侍候旧主。"

"你的旧主是谁呢?"

辰凤瑶的目光,从跪伏在地上和金銮殿中的皇子公主身上扫过,脸上满是天真和好奇之色。

若是不了解辰风瑶,看到他这副模样,定会以为,这位美少年是个没有心机城府的大孩子而已。

庄绮蝶缓缓地抬起头,目光凝注在辰凤瑶的眼睛上:"奴婢想请教殿下一事,还请殿下赐教。"

看着那张稚嫩天真无害的脸,她知道不该如此无礼地直视辰国的九殿下,但是她不能不如此做,因为她要看他说的话,是否有虚假。

"皇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皇上自然是英明神武,天纵奇才,睿智"

望着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辰凤瑶再说不出那样敷衍的话,她的那双眼睛会令人忘记她的年龄、容貌和身份。

"皇上明察秋毫,你尊奉皇上之意,莫要自以为是。他是皇上,你只是个卑微的奴婢!"

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世宠妃 或 宫女变凤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古训: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

    决定一个人走多远的,是内功;决定一个人美多久的,是内秀。——社长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01始于颜值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自古人们便津津乐道于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的四大美女,潘安、兰陵王、宋玉、卫玠的四大美男。但是容貌却是一把双刃剑。生得美可以成为一种

  • 童话故事—《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难道我们永远就在这儿坐下去么?”它们问。“我只愿老这样坐下去,不要变得僵硬起来。我似乎觉得外面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有这种预感!”许多星期过去了。这几粒豌豆变黄了

  • 日签 || 不矜细行,终累大德。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一日一签1月23日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尚书·旅獒》​○○

  • 季羡林谈学术:绝不欺世盗名,但求无愧于心

    学术看似艰深,涵盖面极大但与个人的生活和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学术是老老实实的东西不能掺半点假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是一个学者最基本的素质对于这些问题季羡林先生是这么看的……学术道德或学术良心文季羡林“学术良心”,好像以前还没有人用过这样一个词,我就算是“始作俑者”吧。但是,如果“良心”就是儒家孟子一派所讲的“人之初,性本善”中的“性”的话,我是不信这样的“良心”的。孟子人和其他生物一样,其“性”就是“食、色,性也”的“性”;其本质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人的一生就是同这种本能作斗争的一生。有的

  • 征文投稿丨雪中闲谈,十色青春

    窗外风雪再大也有我陪伴着你小漫闲谈你看这年复一年,春光不必趁早,冬霜不会迟到,相聚别离,都是刚刚好。——张嘉佳○○欢笑和泪水结成的烙印是青春的样子﹃青春﹄·············青春是初开的花朵,含苞待放,娇艳欲滴,路人驻足观赏,不愿离去,害怕错过她的花期。这是她最美的时光,她被世界温柔以待。可是,初开的花越是娇媚越是难以承受雨打风霜,于是花被折断枝叶,被吹散了花瓣。她害怕,彷徨,她想去一个极乐世界,却总不尽其意。青春是妖娆的女子,盛世红颜,倾国倾城,英雄为其竞折腰,越陷越深,跌入无尽的漩涡。

  • 梁实秋:一碗粥,一段时光的回眸

    “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的喝个尽兴。家家熬粥,家家送粥给亲友,东一碗来,西一碗去,真是多此一举。剩下的粥,倒在大绿釉瓦盆里,自然凝冻,留到年底也不会坏。”粥文梁实秋我不爱吃粥。小时候一生病就被迫喝粥。因此非常怕生病。平素早点总是烧饼、油条、馒头、包子,非干物生噎不饱。抗战时在外作客,偶寓友人家,早餐是一锅稀饭,四色小菜大家分享。一小块酱豆腐在碟子中央孤立,一小撮花生米疏疏落落地洒在盘子中,一根油条斩做许多碎块堆在碟中成一小丘,一个完整的皮蛋在酱油碟中晃来晃去。不能说是不丰

  • 民国十大绝世女子

    在这段乱世岁月里,有着这么一群传奇的女人,她们或生自盛世豪门,身价矜贵无比;她们或拥有绝代风华,魅力无人能及;她们或才情千万,傲然自立;她们或人生绚丽璀璨,故事曲折离奇。绝世名伶:孟小冬孟小冬是20世纪20、30年代被誉为梨园“冬皇”的京剧女老生演员,梅兰芳的前妻。她同时有着男子的霸气和决断、女子的妩媚和柔韧,她像谜一般的生活和爱情,至今令人神往。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唐瑛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也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

  • 请客吃饭,不懂这些等于白请!(超实用)

    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正所谓成也酒桌,败也酒桌。在中国,这饭该怎么吃?其实也不复杂,综合起来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纪律一:守时现在的城市都拥堵,除非你是桌上最大的老板、最大的领导,如果不是就别迟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一般都会等人齐了才开饭,十几个人等你一个,等的越久,就越讨厌你,这样的事儿多了,干脆就不叫你。千万不要玩“狼来了”,明明40分钟才能到,明明你还根本没出门,非要说自己马上到!----这若干个马上到加起来,就再也没人信你了。另

  • 马生义 | 村里那些事(外二首)

    马生义,生于六十年代的诗歌爱好者。村里那些事(外二首)作者:马生义村子里每出生一个人村里人就要高兴好几天女人们争着抢着去看月子男人们张罗着满月的喜酒高兴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死亡一个人村里人就要伤心好几天女人们哭天喊地肝肠寸断男人们神情凝重料理后事伤心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娶进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喜庆好几天男人们杀鸡宰羊不亦乐乎女人们煎炒烹煮样样拿手喜庆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走出一个人村里人就要叹息好几天老人们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孩子们吵着闹着要找爸妈叹息过了,日子照旧过村子里每添一座坟村里就少了

  • 朗诵丨家乡的小路

    家乡的小路作者丨零海岸朗诵丨牧童笛站在家乡小路的这一端,眺望着小路的另一端,一股暖流从足下温热心头,簇拥着泪水夺眶而出。这条小路上不知叠印了我多少足迹,不知小路上蕴含了我多少对山外的憧憬,不知在小路上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此时,我仿佛又行走在小路上上学放学,我仿佛又闻到母亲烹饪粗粮淡菜的香味,我仿佛又看见父亲每日来往小路的身影,我仿佛又听见弟弟妹妹嬉闹的声音……如今小路就静幽幽蜿蜒地在我的面前,无语地看着我这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而我,只能赧然地面对小路,道一声:久违了。无数次梦游的小路,没有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