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美人难训5章(第五章.)

2017/11/3 1:02: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美人难训
第五章.

莫璇的后背处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就像千万根针同时刺进她的肌肤里似的,令她疼痛难忍,痛苦不堪!但她却紧咬着牙关哼都不哼一声!

中年妇人看着莫璇皮开肉绽的后背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是她有史以来出手最重的一次,这个小男孩的后背处险些露出筋骨来,可他却连哼都不哼一声!这令她很是震惊,这鞭子的狠厉她不是不知道,连那些大汉们都很怕挨一鞭子,可这个男孩居然连叫都不叫一声!这个男孩不是一般的倔强,但是她就是喜欢征服倔强的人!

中年妇人冷冷的看着疼得直流汗水的莫璇,命令道,"把她交给我!"

莫璇转过头不屑的看着中年妇人,想要用暴力征服她?

莫璇不屑的眼神令中年妇人更加气愤,她再一次挥起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打在莫璇的瘦弱的后背处,这一鞭子她用了全身的力气,"啪!"的一声,血,贱了她一脸,当她收回鞭子的时候,鞭子上全都是鲜红的血,有些地方还夹杂着一点碎肉。说明xbxys.com

莫璇紧咬着唇瓣,她知道下一鞭子可能会更痛,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的疼痛,那一鞭子深深的刺进她的肌肤里,透过肌肤刺在的骨头上,千万根针同时刺进她的骨头上,这股锥心的刺痛,痛的莫璇忍不住哼了一声,但仅仅只是一声而已,剩下的痛苦的叫声全都被莫璇硬生生的咽回到肚子里去了。

鞭子在莫璇的背上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中年妇人将鞭子收回,在她将鞭子收回的时候莫璇身上的肉被辫子硬生生的扯掉一些,铺天盖地的疼痛,令莫璇险些昏过去,但她知道她不能昏迷过去,一旦昏死过去,她就会失去莫离,是以,她憋着一口气,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即使要昏死过去,也不是现在。

中年妇人收回自己血淋淋的鞭子,见莫璇依旧清醒着,内心中惊讶无比,想不到这个男孩居然把自己的妹妹,看得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她蹲下身子将莫璇的身子推开。

啊~!莫璇忍不住暗自抽了一口凉气,她的后背处没整好贴在地上,地上的灰尘,全都进入她血肉模糊的伤口里,那滋味就像是往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似的,痛得她蜷着身子,额头上直冒冷汗。

中年妇人有些得意的看着莫璇,臭小子,敢跟老娘斗?她伸出手拽着莫璇怀里的小女孩,可是却没有拽动,再一次用力的拽了拽,还是没有拽动。中年妇人不由看向那个小男孩,只见他的双手死死地揽着小女孩的腰间,同时讥讽的看着她,即便他痛的脸色发红,额头上汗水直冒,他还是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妹妹不肯放手。

中年妇人阴冷的瞪了莫璇一眼,随即站起身,吩咐一直站在一边的大汉,"将他们丢到房间里去。美人难训5章(第五章.)"随后她大步离开。

莫璇望着中年妇人离开的背影将嘴里面她硬憋着的那口气吐了出来,她知道,她和莫离不会分开了,所以她才放心的吐出那口气,放心的昏死过去。

痛,刺骨的疼痛,痛的莫璇不得不睁开眼睛,四周昏暗,一股刺鼻的腥臭的味道传进她的鼻子里。突然她发现莫离并没有呆在她的怀里。

心,顿时一惊,"离儿!"她顾不得后背处的疼痛大声叫着莫离。

一只小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似乎在告诉她,"姐姐,我在这儿。"

莫璇吸了吸鼻子,伸出手将莫离搂在怀里,还好莫离没有离开她,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待莫璇适应过来这里面的黑暗以后,居然发现这个黑暗的小屋里有许多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子。美人难训5章(第五章.)莫璇暗自疑惑,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男孩子和她一起关在里呢?

只是,没多久,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就在莫璇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一个男子端着一盆馒头往房间里一扔随即关上门。动作之快,莫璇甚至没能看得清楚那个人的容貌。只觉得好多硬梆梆的东西砸在她的身上,房门刚刚关上,那些原本坐在一旁的男孩们如虎狼般扑到莫璇的身上,借着微暗的光亮抢着地上的硬硬的馒头。

莫璇原本疼痛不已的身子被那么多男孩子用力一挤顿时疼痛无比,"滚开!"她冷声的对那些男孩说。

那些男孩全都停住动作,吃惊的借着黑暗中的一点微亮,看着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莫璇。但他们只是停顿了一会儿而已,没多久,他们又像恶狼似的抢着地面上的馒头,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谁都没有碰触到莫璇。美人难训5章(第五章.)

莫璇很庆幸,自己倒在房子的中间,那个人将馒头扔在她的身子上,她强忍着后背上的疼痛,伸出手捡了一个馒头藏在怀里。

待那些男孩子全都回到自己的位置啃着手里的馒头时,莫璇将手里面的馒头掰了一半儿递给坐在她旁边的莫离,"离儿。"

莫离原本以为他今天又要挨饿了呢,谁知姐姐居然抢到馒头了,他接过馒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莫璇看着莫离狼吞虎咽的样子就知道,莫离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馒头了,她到底昏迷了几天了?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半个馒头,咽了咽口水,随后将馒头塞到衣袖里面,这半个馒头她要留给莫离。

房间里微亮的光芒渐渐消失,示意着黑夜的到来。

房间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几个大汉冲了进来,他们有的手里面拿着铁链子,有的手里面拿着火把。

大汉们将铁链子铐在每个人的脚腕儿上,莫璇也不例外。美人难训5章(第五章.)大汉刚刚给莫璇铐上铁链子,随即将莫离拽到他身前,拿出一根铁链子就要给莫离戴上。

"不许碰他!"莫璇冷声的对大汉说,声音虚弱无比,可虚弱的声音里却带着浓浓的毋庸置疑。

大汉微愣了一下,随即狠狠地甩了莫璇一个耳光,莫璇借机会一把将莫离拽到身边,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将莫璇身上的原本有些愈合的伤口全部扯开,一股热气从莫璇后背的伤口里缓缓流出,瞬间侵透了她的衣服。钻心的疼痛霎时间传遍全身,痛的莫璇险些叫出声音来,她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瓣,以免自己叫出声音来。

大汉只是甩了男孩一个耳光的时间,这个男孩就将他手里面的小女孩抢走!大汉顿时愤怒,他站起身狠狠地踢了莫璇几脚,莫璇咬着唇瓣将莫离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让大汉伤到莫离一分一毫。

"弄好了没有?"门外中年妇人不耐烦的声音传进房间,同时令正在对莫璇拳打脚踢的大汉住了手。

大汉最后一次狠狠地踢了莫璇一脚拿着铁链子离开,刚刚走出房间的他,互打中年妇人,"完事。原文xbxys.com"

"全都站起来。"一个手里拿着鞭子的大汉站在门口处命令房间里的所有人。

男孩们全都从地上站起来,走出房间。[http://WWW.]

莫璇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她身上的伤口疼得厉害,再加上她几天没有吃到东西,身子虚弱都很,根本站不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男孩走到莫璇身前,蹲下身子,将莫璇扶了起来。

莫璇原本想要甩开这个男孩的,可是她根本没力气将男孩甩开,也不想将男孩甩开,假如她倒在地上不站起身的话,大汉会毫不犹豫的将鞭子甩在她的身上,虽然她不怕疼痛,可是她怕死,她死了就没有人照顾莫离了!

男孩将莫璇扶起来以后,搀扶着莫璇走出房间,莫璇的一只手始终拽着莫离的小手,生怕中年妇人趁她不注意时,将莫离抢走。

出了房间,一辆辆带着铁笼子的马车停在门口处,这些铐着铁链子的男孩一个挨着一个的上了马车坐在笼子里。最前面的马车里坐满了年纪不大的女孩子,莫璇此时才明白,原来中年妇人执意要将她和莫离分开的原因,无外乎她们一个是男孩子,一个是女孩子。

莫璇有些吃惊的看着坐在笼子里的男孩们,为什么他们要坐在马车的笼子里面?一股不好的预感由莫璇的心底缓缓升起。

"他们要将我们放到奴隶市场去卖。"扶着莫璇的男孩对莫璇解释的说。

莫璇的心顿时跌落到谷底,奴隶,也就是说,生生世世她都要做奴才,永无翻身之日!

她不能做奴才,莫离也不能,假如做了奴婢,她们怎么报仇?那几百条冤死的仇恨她该如何去报?

只是以她现在的身子状况,还有她脚上的铁链子,恐怕,还没跑出几步远就会被抓回来,但是,她还是会跑,找个机会她会带着莫离一起跑。

就算她跑不出去,也要让莫离跑出去,无论如何莫离都不能留在这里,绝对不能!

坐在铁笼子里,莫璇一直在想该如何能够逃出去,怎么才能够逃出去,她现在身子,能活下来已经是很幸运的一件事了,只是,她若是死了,莫离该怎么办?所以趁着她还活着的时候,她要将莫离救出去,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莫璇将莫离搂在怀里,贴着莫离的耳边轻声的,"离儿,待一会儿,姐姐要你跑的时候,你就拼命的向前跑,不要回头,一直向前跑,记得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努力的活下来,你要记住,你还有血海深仇没有报呢!所以你不能死知道吗?"

莫离听着莫璇的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后转过头呆呆的望着前方。

莫璇心疼的将莫离搂在怀里,假如这次莫离逃离这里那么年仅六岁的他就要自己面对将来的一切。

大汉们将马车赶到一个热闹的集市里,即便是黑夜,这里依旧热闹无比,大街两边的石柱上点着燃烧的火把,每隔几步远,就有一个石柱,石柱上点燃着燃烧正旺的火把,这些火把将整个集市照的亮如白昼。

透过这些光亮,莫璇将整个集市全都看在眼里,热闹的集市熙熙攘攘全都挤满了人,他们各个衣着光鲜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高官厚禄,就是皇亲国戚,也只有这些人才能够买的起奴婢,也只有这些人需要奴婢,需要对他们忠心耿耿的奴和婢。

大汉将马车的贴满打开,命令他们下马车。

莫璇在那个男孩的搀扶下,下了马车,莫离紧紧地跟在她身边。莫璇四下观察了一下,发现压他们来这里的只有几个大汉而已,大概是因为他们全都带上铁链子跑起来很慢,所以中年妇人她们根本不担心这些人会逃跑吧!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她莫璇不会逃跑,因为她也逃不掉,她要莫离跑,有多远,跑多远。

他们这些带着铁链子的孩子刚刚下了马车就有好多人围在他们身前,仔细的打量着他们每一人看他们谁适合买回去做奴和婢。

莫璇身边的男孩,大概因为身体强壮,身材高大所以很快被买走,眼见大汉笑眯眯的从一位身着光鲜的男子手里面接过银子,莫璇不由暗自嘲讽的诅咒那个大汉,贩卖人口得来的钱,小心有命拿没命花!

因为莫璇这边剩下的不是瘦弱,就是受了伤的孩子,是以,围在他们身前的人渐渐减少。

此时看守他们的大汉全都站在女孩子那边与买家讨价还价,没有人顾及他们这边,莫璇知道,此时是逃跑的最佳时机。

莫璇半蹲着身子在莫离耳边轻声,"离儿,向那边跑,不要回头一直向前跑知道吗?别害怕,姐姐会在你身后跟着你,保护着你的。"莫璇伸出手指着集市上黑暗的方向,那里黑,莫离又小,只要莫离躲在暗处,相信那些大汉不会那么容易的找到离儿的。

莫离乖巧的点了点头。

莫璇将莫离紧紧地搂在怀里,心中不断的祈祷,莫离能够逃出魔掌好好的活下去。

"快跑,不要回头。"莫钻推开莫离娇小的身子,吩咐莫离。

莫离转过身留恋的看着莫璇一眼,随即快速跑开。

莫璇站在原地望着莫离渐渐消失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直到莫离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那些大汉都没有发现莫离已经逃跑了。

莫璇放心的舒出一口气,原来逃跑竟然这么简单,待她的伤口好了以后,她也要逃跑!

就在莫璇将心放下来之际,集市的黑暗处,也就是莫离身影消失的方向,那边一群黑影渐渐的从黑暗里走出来。

莫璇一惊,内心深处一股不好的预感缓缓升起,她紧紧的盯着那群从黑暗里渐渐走向她这边的人群,眼睛一眨都不敢眨一下,待人影渐渐清晰是时候,莫璇清楚的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大汉的手里面拎着身子娇瘦的莫离。大汉身边,中年妇人手里面拿着那根带着千万根针的鞭子。

莫璇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她甚至那鞭子的厉害,倘若那鞭子打在莫离的身上的话,莫离就是不似也会剩下半条命的!她居然害了莫离!

眼见大汉拎着莫离走到他们身前,一些胆小的孩子,见到中年妇人手里面的鞭子,全都害怕的缩到最后面,生怕那鞭子一个不小心,打在自己的身上。

大汉将莫离娇小的身子扔到地上,掉在地上的莫离痛的直咧嘴,他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莫璇,没待莫离从地上爬起来,中年妇人的比啊你便高高扬起,莫璇的心顿时一紧,想都不想扑上前将莫离护在自己的身子下面。

一阵剧烈的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莫璇的全身,那原本已经有些愈合的伤口再一次北硬生生的扯痛,后背处鲜血侵湿了莫璇的衣服。

中年妇人收回鞭子,冷着脸看着莫璇,冷声警告,"再跑,就活活的打死你!"居然敢逃跑?他是不知道多少人因为逃跑而被活活的打死了吧?

中年妇人冷冷的瞥了莫璇一眼,随即带着一群大汉离开。

莫璇低着头心疼的看着她身下的莫离,"疼吗?"

小莫离微微摇了摇头。

美人难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人难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