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大人霸宠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7:11: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总裁大人霸宠妻

第十一章 我送你回家

有点尴尬,她确实有点饿了,今天好像就喝了一碗粥。小百姓养生网

沈辰谨有点生气,工作起来就不知道吃饭,真不是个好习惯。"走吧,我送你回家,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那个,那个我自己回去就可以啦。"听到陈小瓷的拒绝,沈辰谨就不高兴了。自己还从来没有主动送过女孩子,第一次送就被别人拒绝,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

"如果你想看到鬼的话,那就一个人走吧。"说完,沈辰谨就转身要走。小百姓养生网

1、2、3、叫住自己。他在心里默念到。

果然到了三的时候,陈小瓷有点害怕的叫住了他:"那个,我们还是一起走吧。"说着就跑到了他的身边。

看着她跑过来紧跟自己的样子,沈辰谨这才高兴了一点。这样听话多好。非要惹自己生气。网站xbxys.com不过他还是放慢了自己的脚步,毕竟莫个人的腿短。

坐在车上的陈小瓷觉得气氛有点紧张,两个人之间关系很是奇妙,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想说什么吧,可是发现不太适合,索性就闭着眼睛靠在了坐骑上。

看着陈小瓷有点累的样子,他把温度调高了两度,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的车上睡着。

沈辰谨都不知道,原来的自己这么小心眼。

陈小瓷有点迷迷糊糊的被沈辰谨叫下车,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家粥店。

两碗清粥,不放糖。说明xbxys.com一份西兰花,一份牛肉。再来两份水果沙拉。沈辰谨没有看菜单直对服务员说。

难道沈辰谨饿了?大半夜的把人拉出来喝粥,估计也只有他能做出来吧。当然,陈小瓷表现的很好,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把饭菜端上来了。陈小瓷闻到饭香,肚子里的馋虫立马叫嚣起来。总裁大人霸宠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可是她忍,毕竟大老板饿了。

"还不动筷子?"看着陈小瓷眼睛发直的样子,他说。

嗯,陈小瓷有点不明白。可是既然老板都开口了,那自己也就不客气了。

一顿饭下来,不知道老板吃饱没有,反正她是吃饱了。吃饱饭真是幸福埃陈小瓷猛然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筷子的沈辰谨,顿时红了脸。

老板不会发现自己比他吃的多吧。推荐xbxys.com陈小瓷还想着怎么向沈辰谨解释,就听到沈辰谨说道:"吃饱了么?"

陈小瓷只好老实回答。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她好像看到了沈辰谨眼神里闪过一抹的关心。

回到家,陈小瓷就躺在床睡着了。这几天的她实在是太累了,再说刚刚吃饱饭,那种睡意真是拦也拦不祝不过今晚上的粥还真是好喝,好像比以前自己喝过的都好喝。

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想起来了好像是甜香居的粥。怪不得呢,那里的粥一碗都是钱埃据说所有的原材料都是原产地直接运输过来的,然后都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木柴熬出来的。

去那喝粥的人,可不是一般身份的人。也是沈辰谨那样的人也不差钱,喝粥肯定要挑最好的只是没有想到原来他喜欢喝粥,像他那样的人不应该是吃西餐么?

不过自己今天也算是跟着老板尝到了天价粥,确实好喝。菜的味道更是好。伴随着陈小瓷的回味,就这样睡着了。

一阵刺耳的闹铃把陈小瓷吵醒了。

"啊......迟到了。"抓起自己的衣服就开始往自己的身上套。

穿到一半的时候,她好像感觉到有点不对。

今早怎么没有听到学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原来是周六。

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倒在了床上。可是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了,算了还是起来去公司加班吧,自己的稿子还没有完成呢。

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到了办公室。果然偌大的一个公司除了保安,貌似就是自己了。不过这样也好,就没有人来打扰自己了。

很快陈小瓷就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对于自己的这份工作,她还是很喜欢的。 毕竟是和自己的专业对口,而且工资也不低。还是不错的。这好像还要感谢那个沈辰谨。

不,摇了摇自己的头,自己怎么会要感谢那个毒舌男呢。

正在夜色酒吧玩的沈辰谨莫名的打了一个喷嚏,自己最近这段是怎么了?

霓虹灯下各色的男人,女人眼波流转,看着包厢里自己的兄弟们身边的那些女人,他觉得有点厌烦。

自从尝了那个小野猫之后,自己真的就再也对别的女人提不起来一点的兴趣。他都要怀疑自己不行了。那些女人身上的未到一点都不对,他有点心烦。

"沈大少,想什么呢,出来不玩,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埃"

"不好意思,今晚的费用我包了,公司现在有点事,我必须要过去一趟。"说完他就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一群人。这个沈辰谨最近有点不正常。

外边的空气瞬间让他舒服多了,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跑着。

看着街边川流不息的人群,说不出来自己心中的感觉。也不知道那个小野猫在干嘛?沈辰谨被自己的想法是瞎了一跳。

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沈辰谨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就凭着他名字的三个字,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那些女人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算了,真是越想越觉得烦躁,还是去公司加班吧。

沈辰谨到公司的时候,保安以为自己的眼花了呢。自己的大老板周六竟然老公司,虽然不可能加班。这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沈辰谨在去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背影。那个背影自己不会记错的,就是自己心心想的小野猫。

"沈氏为有你这样的员工感到骄傲。"虽然这句话沈辰谨觉得听着好别扭。

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陈小瓷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头。

或许是长时间对着稿子的原因,她的眼睛看着有点微微眯着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可爱了。

陈小瓷在看清楚自己面前的那张脸时,瞳孔逐渐放大,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呢。

伸出手在沈辰谨的面前晃了晃。

"晃什么晃,我又不是瞎子。"陈小瓷才发现这是真的。

只好结结巴巴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公司,我来这里还需要通知你一声。"

沈辰谨的眉头皱了一下,显然对于陈小瓷的问题很是不满。

"那个..."陈小瓷抓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刚才自己还在想这个毒舌男,现在他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道他又读心术么?

陈小瓷有点心虚的不敢看他。可是陈小瓷在沈辰谨的眼里却是呆萌的。

沈辰谨竟然不自觉的揉了揉她的头发。陈小瓷看着沈辰谨的动作,更是惊恐。不知道这个毒舌男到底是想的什么?

还没有等陈小瓷明白过来,就听到沈辰谨温柔的问着:"吃饭了么?"

陈小瓷好像没有见过这样温柔的沈辰谨,竟然被他的美色诱惑了。认真的摇了摇头。

等陈小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上了沈辰谨的车。

这是陈小瓷第二次坐他的车了。每次都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上了人家的车。陈小瓷都对自己鄙视了一把,不就是长的有点帅么,不就是有点钱么?

瘪了瘪自己的嘴,看着后视镜里的小野猫。沈辰谨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这个小野猫一个人好像也能玩的很开心的样子,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女孩子。

陈小瓷觉得自己还是不开口说话,应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不过话说现在他们去哪里呢?这个自己好像也不知道埃不过车里舒适的温度,还有轻扬的音乐,不一会陈小瓷就睡着了。

看着闭上眼睛的陈小瓷,沈辰谨觉得这个时候的小野猫好像才没有那么的伶牙俐齿,也没有那些锋利的爪子。不过自己好像更是喜欢她撒野的样子。沈辰谨第一次觉得自己也有受虐的倾向。

或许世间就是一物降一物。

陈小瓷啊陈小瓷,真是一点也不争气,竟然睡着了。这是自己应有的态度么?总么说也是老板亲自为自己开车。

陈小瓷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带到了一个餐厅。

服务员熟练的说:"沈先生,还是老位子。陈小瓷看了一眼穿着干净深蓝色套装的服务员。好想说一句好帅埃

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陈小瓷又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应该是一个私人会所。当然自己是不知道这里的会员制度的,反正自己也是没有那个钱来这消费,也不用想这些的。

木制的大门就像是以前宫廷的大门一样,抬头需要自己看好高好高的样子才能看到门顶。大门的两边还挂了两个红色的灯笼,真是有种古色古香的感觉。可惜自己不是个娘娘。宫廷剧看多了吧陈小瓷。

看了一眼还没有跟上来的陈小瓷,沈辰谨放慢了自己的步子。

径直走进大门就是一个假山。假山上不停流动的水,看起来的那抹绿,让陈小瓷的心情很是好。没有想到沈辰谨还有这样的品味,他不时应该喜欢那样的么?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假山里还养了几条锦鱼,只是一眼,那鱼的色泽,不用说也是上号的品种。

院子看起来很是大,陈小瓷跟着沈辰谨穿过了一个长长的走廊,才来到了一个屋里。

走廊的两边不知道种了些什么花草,可是这里的空气真的比市区好多了,甚至可以闻到一股青草的香味。陈小瓷还认真的呼吸了几口,果然是个好地方。

轻轻推开门,陈小瓷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娘娘了。屋里放着一个屏风,直接隔了开来。

清一色的古代风格,就差陈小瓷没有穿古代的衣服了。看着沈辰谨坐下来,陈小瓷也安静地坐下来。

第十二章 那是一种宠溺

虽然低着头,可是眼睛还在漂着周围。

很快一个穿着典雅旗袍的女人就推门而进,给她们两个缓缓倒上茶水说:"沈老板,这是你最喜欢的碧螺春,谷雨前的味道是最好的。"

陈小瓷今天对沈辰谨是大开眼界了。这个男人竟然喜欢茶。果然,青绿色的茶水飘出一股幽香来,对就是那种刚下过雨的清香味。果然是好茶。

沈辰谨轻轻呷了一口茶,眼睛微闭,好像在品一样。陈小瓷本来也不是那么优雅的人,可还是轻轻尝了一小口。不用说,味道是好极了。重要的留在齿间的厚味让人久久回味。

先上来了几盘小点心。可以说陈小瓷是没有一点的抵抗力。可是沈辰谨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看着她盯着那些糕点望眼欲穿的样子,沈辰谨心里一阵好笑。果然不像别的女孩子,生怕自己长肉,总是吃那么一点点。真是让人没有一点的胃口。

"吃吧,尝尝这些糕点。"当然陈小瓷就像是听到命令一样,虽然对面是自己的老板,可是她饿啊,她才不管呢,自己也是在为他们沈氏拼命,就当老板请客吃饭了。

还别说看着陈小瓷吃东西真是一种享受。既不是小心翼翼,也不是挑肥拣瘦。反正感觉就像在吃人间美味一样。

沈辰谨从小就被教育的吃饭只吃7分饱。还要细嚼慢咽,不能发出响声。要不就是直接挨板子。

相比面前的这个女人,好像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他老板一样,一点也不矫揉造作。简直就是忽略了自己的存在。

沈辰谨给她倒上了一小杯的红酒,本想让她品品。可是看她现在的样子,恐怕是用不到了。

还没有等陈小瓷把那个花生酥放到自己的嘴里,就听见一声撒娇的声音:"哥,你总是背着我吃好吃的,你都不叫我来。"

陈小瓷抬头就看到穿着白色衬衣,灰色西裤的付言挽着沈辰棠。

陈小瓷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在这样的场合见面。这个世界说大也很大,大到自从和付言分手以后,就字啊也没有见过他。

说小也是很小,没有想到他就是沈辰棠的男朋友。

付言也看到了陈小瓷。脸色在瞬间变了一下,不过立马恢复了正常。

看了一眼陈小瓷,沈辰棠笑着说:"哥,这是你的新女朋友啊,你也不介绍一下。"

沈辰谨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陈小瓷也很是尬尴,什么女朋友,自己和沈陈谨什么关系也没有。可是看着沈辰棠挽着付言的胳膊,她觉得很是刺眼。

或许以后让付言叫自己一声嫂子也不错,陈小瓷有点歹毒的想到。

"付言,这是我哥。"沈辰棠介绍道。

"哥,这是付言。"

付言伸出手想和沈辰谨握手,可是落了个空。那个男人的眼神看着很是冷厉。只是简单的对着他点了一下头。

这个男人不管是从家庭还是个人条件,都是那样的优秀。即使简单的衣服也挡不住他身上的气质。想到这里,他更是嫉妒。

怪不得陈小瓷和自己分手后一次也没有找过自己,一点也不伤心。原来是钓上大鱼了。想到这里付言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好个陈小瓷。今天自己就让她出够丑。

陈小瓷看着他们说话,反正自己也插不上,也不想插话。

付言收回了自己的手,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说:"哥,不介意的话,我和棠棠就坐下来一起了,刚她还喊着饿呢。"

说着就为沈辰棠拉了把椅子,在她面前的餐具里夹了一块花生酥。

陈小瓷听着付言的那声棠棠,还有他那宠溺的眼神。自己的心里就莫名的难过。不知道是为自己的眼瞎,还是为他那细致的疼爱。

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只有自己对付言百依百顺,对他甚至比对自己还好,可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看到比自己更漂亮更有钱的女人就毫不回头的走了。还说什么是他给不了她幸福,虽然她很好,可是还是不要她记恨他。

都是什么玩意。这个渣男。可是自己还是很难受。难道自己就这么缺爱。

沈辰谨看到陈小瓷好像是很不开心的样子。皱了一下眉。付言立马就安静了。

"想吃什么,自己随便点。"沈辰谨虽然没有说名字,可是眼睛却是对着陈小瓷的。当然,那个女人一直在低着头,什么也不知道。

付言心里的火腾一下又冒了出来。看得出来沈辰谨挺宠陈小瓷的。凭什么他陈小瓷遇到比自己还优秀的男人。 比他过的还滋润。竟然对自己没有一点的留恋。他要陈小瓷记住是自己不要她了。不是她不要自己了。

见陈小瓷没有反应,付言连忙说:"要一份西兰花,还有生煎牛排,不要放胡椒,3分熟。"

沈辰棠嗲嗲地说:"原来你都记得人家的喜好呢。"说着就朝着付言的右脸亲了一口。

付言没有觉得一点的不妥,直接是亲昵的搂过了沈辰棠,眼睛却是看着陈小瓷,就像是挑衅一样。

陈小瓷也不是个傻瓜,对于这些视而不见,只是心里的难受没法形容。

沈辰谨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默默地吃着饭,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只是他看到陈小瓷自从他们两个人进来以后就没有怎么动口,看不清低着头的她的情绪。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她不高兴。

陈小瓷看着自己盘里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奶油糕,抬起了头。没有沈辰谨就像是很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很平静的样子。

可是付言看在眼里,只有男人知道,那是一种宠溺。付言还想说什么,可是看了一眼冷着脸的沈辰谨,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什么也不知道的沈辰棠有点埋怨道:"哥,你有了女朋友,都不疼我了。你都没有给我夹菜。"

陈小瓷听到之后,耳根就红了。果然他们是误会了,不过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的窃喜。 毕竟沈辰谨这样的男人来说是很多女人的梦。沈辰谨依旧没有说话。

陈小瓷感觉气氛很是压抑,心里闷的难受。

沈辰谨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说:"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说完很是自然的拉着陈小瓷走了。陈小瓷一脸的错愕,也好,反正自己呆在里边也不舒服。

看着陈小瓷长出一口气,沈辰谨也感觉空气新鲜很多。

沈辰棠还在那嚷着:"哥,怎么说走就走埃"付言的表情有点难看。看不出来,沈辰谨还是挺在乎陈小瓷的。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就不可抑制的愤怒。

凭什么,那个沈辰谨就可以牵她的手,自己和她那么久了嘴需哦也就牵个手而已,想再有下一步的发展,陈小瓷总是说结婚以后。那个男人能受得了。可是这个沈辰谨他们才认识今天,就这样毫无忌讳的牵手了。陈小瓷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陈小瓷骨子里的倔强,真的是对人有种致命的诱惑。

不过在沈辰棠扭过脸的时候,他立马宠溺地说:"棠棠还想吃点什么,我们再要点,我看你都没吃多少东西。"

沈辰棠笑的好开心,一脸的甜蜜。

直到走出去很远,陈小瓷才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很是温暖。原来自己的大老板一直在牵着自己的手,怪不得当时付言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

可是现在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总不能甩手吧,貌似那样是不对的。可是任由自己的老板牵着自己,她肿么感觉也是那么的别扭呢。不过话说沈辰谨的大手挺温暖的,指腹有层薄茧,掌心的纹路很是清晰,她都能感觉出来。

以前好像听人说过,纹路清晰的人都重感情,而且一旦爱上就是那种至死不渝的。不过这好像和他不符吧。沈辰谨要是感情专一,那估计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吧。

陈小瓷都不知道自己的脑袋在想些什么。以至于沈辰谨问想去哪里的时候,直接来了一句酒吧。

陈小瓷到酒吧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再干嘛。算了,反正自己心情也不好。来这放松一下也是挺好的。

沈辰谨带她来的这个酒吧,不是平时那种噪杂的酒吧。相反这个酒吧很是安静,也没有那些灯红酒绿的男人和女人。看起来大家都各自的喝着酒,没有人大声喧哗。

悠扬的音乐让陈小瓷第一次发现原来沈辰谨还有这样的一面,和自己想象中的他,还有记者口中的他一点也不一样。不过这喝自己有什么关系,这个人只是自己的老板而已。

她更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她可不是什么灰姑娘。起码灰姑娘人家还是个公主,她可是个名副其实的灰姑娘。算了,不想想这么多。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因为那个付言么,自己的心情很是不好。可是自己明明都放弃那个渣男了。再想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活脱脱的一个女吊丝的样子。生活怎么就过成了个这样。

沈辰谨一直都沉默,看着她一杯一杯的喝,虽然给她要了度数最低的酒,可它还是酒,没有想到陈小瓷的酒量还真是差,酒品更差。

看着陈小瓷面前的杯子,沈辰谨说:"陈小瓷,你醉了,咱们回家。"

陈小瓷摆着手说:"谁说我醉了,我清醒着呢。来你再陪我喝一杯。"说着又举起了酒杯。

沈辰谨走上前准备把那个酒杯夺过来,陈小瓷好像是有感应一样,直接快速地仰起头,一口气把那酒灌倒了自己的嘴里。呛得她自己都咳了起来。

第十三章 我也不想当灰姑娘的

沈辰谨没有想到醉了的陈小瓷动作还是这样的敏捷,果然是个小野猫。可是现在这个女人迷离的眼神,还有那红润的小嘴,他真觉得是诱惑死了。可是他还是有理智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

陈小瓷看着对面的沈辰谨说:"你这人怎么一点也不讲义气,说好的喝酒来,你怎么不给我拿酒。"

要是换做别人,沈辰谨可能是看都不会看一样,可是这个人是陈小瓷,他还是很有耐心的。不止有耐心,还很有爱心。

眼看陈小瓷又要抓起一杯酒,他沈辰谨这次学的聪明了,先她一步。把酒杯夺了过来,他一口气喝下。这些酒对于沈辰谨来说那是小意思。

"我还要喝,我也不想当灰姑娘的。"陈小瓷一直在嘴里嘟囔着。沈辰谨听着她的那些胡言乱语,就知道她醉的不轻。

可是没有办法,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赖皮起来,真是难缠。陈小瓷都知道现在的自己就像个八脚章鱼一样,缠着沈辰谨的脖子说:"我不是灰姑娘,我也不想当灰姑娘。我也想当白雪公主。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沈辰谨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难过。她不知道自己也是一个男人么?虽说两人穿了衣服,可是夏天这衣服简直薄的如层纱。陈小瓷还无意的用她那柔软的身体蹭着自己。沈辰谨觉得自己浑身燥热。

可是这个小野猫什么也不知道,沈辰谨是直接一个公主抱,不知道自己是经过多大的煎熬,才把她塞进车里。

此时的沈辰谨已经浑身出汗,其实陈小瓷很瘦。可是这个小野猫果然是不老实的。一会用她那柔软的小手拍拍他的脸,一会又戳了戳他的胸口,还不知死活的扯了扯他的领带。沈辰谨看在她醉酒的份上原谅她了。不过自己隐忍的也很是辛苦。

自己的身体对这个小野猫本身就是异常的敏感,可是某人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可是他不能。

沈辰谨刚做到驾驶室,就看到副驾驶的陈小瓷趴在了自己的腿上。她的手还不偏不倚的按在某人的那个地方。

沈辰谨真想把陈小瓷给扔出去。他好不容易灭下去的火,蹭的一下冒了出来。他低吼了一声。陈小瓷只是觉得自己手中的东西好好玩啊,越来越大不说,还好烫手埃她还特意的捏了一下。

沈辰谨闭着眼睛说不出的难受,狭小的空间,温度立马上升了好多。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听见陈小瓷呕了两声。还没有等沈辰谨把窗户打开,他就感觉到一股温热,接着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

陈小瓷正好吐在了他那里。有着严重洁癖的他,这会的脸色非常难看。脚下的油门越来越大。

"张妈,现在给我放好热水。再做一碗醒酒汤。"少爷这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喝醉了呀。张妈还在疑惑呢。

打开门,直接冲进卫生间。沈辰谨三下五去二就把陈小瓷脱了个精光,丢进了浴池。然后吩咐张妈把她洗干净。沈辰谨这才回屋把那身污渍的衣服直接扔了。

陈小瓷这个女人真是好样的,他快速冲了一个热水澡。身上那个味道他想起来也快要吐了。虽然很是嫌弃,可还是没有等身上的水干,就去看看陈小瓷怎么样了。

被张妈洗干净的陈小瓷,这会已经躺在床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真是个心大的女人,这会就是有人把她卖了,她也是不会醒的吧。

看了看张妈做的醒酒汤已经不热了,可看看陈小瓷的样子估计是喝不下了。可是宿醉后的头疼真的沈辰谨是知道的。

黝黑的瞳孔缩了一下,沈辰谨喝了一小口醒酒汤,用右手扶起陈小瓷的身子,慢慢地俯下去,用嘴对准她的小嘴,一点点的渡下去。

睡梦中的陈小瓷只觉得自己口腔里有股淡淡的薄荷香,很是好闻。估计也是有点口渴了,竟然还允许起来。沈辰谨怎么能受得了她的撩拨,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看着下去大半碗的汤,沈辰谨擦了擦她的嘴角。然后盖上被子走人。

回到自己屋的沈辰谨,就又冲了一个冷水澡。自己真的是不能和那个小野猫呆在一起。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自己一天要洗几次澡,估计身体都要不行了。

陈小瓷醒来的时候,只是感觉自己这一觉睡的很是舒服。伸了个懒腰,可是看着洁白的床单,她突然间好想发生了什么一样。

掀开被子一看,自己身上还是一款男式睡衣。"啊....啊...."她叫了起来。

赶快又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房间里的黑白布局,也不像是酒店。她就记得昨天自己和沈辰谨好像一起去了酒吧。后边的事她就不知道了。难道是....

陈小瓷不敢想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像也没有哪里不舒服。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陈小瓷光着脚跳了下来,轻轻打开门,就听到了一个女声在那好像哭着说:"辰谨,我知道错了,咱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好么?"

原来这是沈辰谨的屋子。陈小瓷吃了一惊。还没有等她想明白,就又听到那个女孩哭着说:"辰谨,当时是我年龄小,是我任性,我现在知道错了。这么多年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只要你现在开口,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包括我的学位。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

沉默了一阵,就听到沈辰谨清冷的说:"孟小姐,我沈辰谨不值得你放弃那么多。"

陈小瓷看不到沈辰谨的表情,可是听他的话,就知道他的意思。沈辰谨果真是一个冷血的人。

不知道这个孟小姐是他的什么人,可是听这个女孩的声音,柔柔细细的,应该也是一个弱女子。沈辰谨的私生活真是乱埃上次是那个叶柔嘉,这次又来个孟小姐。果然是到处都有风流债埃

沈辰谨抿着自己薄凉的唇说:"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希望孟小姐也不要想起了。"

孟依然没有想到沈辰谨竟然生疏到喊自己孟小姐。她的心又沉了几分。

孟家和沈家本来就是世交,沈辰谨和孟依然也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家的老人也很是看好两人。沈辰谨也说不清楚自己对叶柔嘉的感情。只是觉得理应对她好,再说他的身边也没有别的女孩。

就这样两人高中大学一直到毕业,沈辰谨毕业之后就接管了家族事业。双方的老人也同意了两人的订婚。 本来想着日子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就好了。

可是谁知道,在订婚的前夕,孟依然对着沈辰谨说:"辰谨我想出国深造,暂时还不想订婚。"沈辰谨听了就如当头一棒,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甚至求着孟依然不要出国,可是孟依然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而且这一走就是好几年。后来经过这件事情,孟家和沈家也没有了什么来往。

沈辰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那段时间。反正他就觉得自己心里很是难受,不知道为什么。整天除了喝酒就还是喝酒。直到有一天,他的父亲病倒了。那段时间他一个人家里医院两头忙。

可是就是那段时间,他忽然间想明白了很多。或许那就是自己当时的一种不甘心。凭什么她孟依然不要自己,说出国就出国。

现在想来还是自己当时不太成熟,还不是自己的那点自尊心在作祟。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很久,现在的他也已释怀,可是对于那段往事,他并不是想提起来。

孟依然见沈辰谨没有说话,直接是往前抱着他的腿哭着说:"辰谨,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原谅我这一次吧。"

陈小瓷还在纳闷这两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以前呢?还原谅?难道这个女的让沈辰谨戴绿帽子了?也不对吧,依沈辰谨的个性,要是他深的被带了绿帽子,那个男人应该也活不久了吧。想到这里她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沈辰谨秉着呼吸,看着远方。孟依然还是以前的那个孟依然,可是沈辰谨不是以前的那个沈辰谨了。

孟依然出国以后,虽然在钢琴界拿到了很高的荣誉,可是再也没有遇到过一个男人像沈辰谨一样地对他好。重要的那些男人都没有沈辰谨优秀。她后悔了,她是真的后悔了。当时的自己是太冲动了。正好这次趁着她爸让她回国,想让她找沈辰谨。想让他们再续前缘。

孟依然想的挺好的,本来想凭着沈辰谨对自己的感情,稳操证券。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沈辰谨冰冷的态度。

重要的是孟依然在沈辰谨的眼里看不到一点的怜惜,更是看不到一点的喜欢。她是真的觉得沈辰谨变了。

被孟依然泪水浸湿的裤子,有点黏黏的贴在沈辰谨的大腿上,他感觉很是不舒服。可是毕竟那个人是孟依然,他没有办法一脚把她踹开。孟依然也看到了他眼里的一丝闪动,看来沈辰谨对自己不是没有感情的。就是没有,她孟依然也要争龋

毕竟爸爸对自己说,孟家现在是不行了。上次由于他爸的投资失误,孟家一直在亏损。如果找不来新的资金,那么孟家就会倒下的。更重要的是以后自己就不是叶家大小姐。更没有什么身份来匹配沈辰谨。

虽说自己已经在美国发展的很好,可是自己的父亲还是要求自己有一个好的归宿,无疑沈辰谨就是做好的人眩

孟依然也是好不容易打听到沈辰谨的公寓,一大早就堵住了沈辰谨,只是没有想到沈辰谨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第十四章 倒在温暖怀抱

陈小瓷就这样偷听着两人的对话,虽然说很是不道德,可是她也不是故意的。 本想悄悄退回去,或许是站的时间久的原因吧,她竟然腿麻抽筋了。

啊的一声,直接叫了出来。就在陈小瓷觉得自己要倒在地上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股清香的男性味道就钻入了自己的鼻子里。

陈小瓷抬头一看,竟然是沈辰谨。想说什么,可是发现现在的自己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孟依然看着沈辰谨怀里的陈小瓷,再看看她身上的男款睡衣。那分明就是沈陈谨的。更重要的是这么早就在沈辰谨的屋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昨晚就在这里住了。

孟依然顿时眼睛都红了叫着说:"沈辰谨,这就是你的不原谅,真是好样的。"说着上来就要抓陈小瓷。

沈辰谨闭着嘴倒是什么也不解释。虽然到现在自己还没有搞明白沈辰谨他们两个的关系,可是自己也不想成为别的女人的情敌,再说那个男人还是沈辰谨。就是自己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

何况这个女人虽然哭的梨花带泪,可是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她陈小瓷还想多活两年呢。

陈小瓷几急的是满脸通红,可是沈辰谨却是一副,这事不管我高高挂起的态度。陈小瓷想骂娘的心都有了。这个沈辰谨是要把人往死里坑埃陈小瓷是有冤说不出来埃

可是面对面前那个女人伸过来的手,沈辰谨抱着她快速地躲过去了。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紧张,还是觉得这样刺激,陈小瓷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非常快。

孟依然才不管那么多,自己哭了那么久,沈辰谨连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可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女人,重要的是竟然和沈辰谨住在一起。

这口气她是咽不下去,想当初,沈辰谨的眼里只有自己。可是即使在美国,虽然沈辰谨总是很多绯闻,可是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告诉她沈辰谨并没有女朋友。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

孟依然看到沈辰谨厌恶的眼神,良好的家教让她瞬间清醒了许多。想着自己现在的形象,不用说就像个怨妇一样。在看看沈辰谨怀里的那个小女人,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件睡衣。可是她的皮肤看起来很是水嫩,重要的是她清澈的眼神。一看就是被沈辰谨宠的很好的样子。

孟依然虽然心里很是嫉妒,可表面上还是恢复了刚才柔弱的样子说:"辰谨,既然你这里有外人在,咱们的事情以后等你有时间了再说。"

陈小瓷能没有听出来孟依然的话,分明是在说陈小瓷是一个外人,而且她和沈辰谨的关系还不一般。陈小瓷才不管她是谁呢?直接丢给她一个白眼,明明男人都不要你了,你还要这样厚脸皮,真是丢女人们的脸。

看着陈小瓷那得意地样子,孟依然在心里告诉自己,要赶快回去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到底住在沈辰谨公寓里的女人是谁?纵使有太多的不甘心,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陈小瓷目送着孟依然走出去,竟然忘记还被沈辰谨抱着。等她转过脸的时候,直接就贴住了沈辰谨的俊脸。

她甚至可以听到沈辰谨的呼吸声,都能看清楚他脸上还有一个痘痕。好像是胡子也没刮。

陈小瓷突然觉得两个人好像是有点什么不一样,直接是往后退了一步。沈辰谨也配合地松开了手。

陈小瓷没有注意到,竟然又往后退了几步。等她站稳的时候,发现沈辰谨已经不在了。陈小瓷还是一头雾水,自己的事情还没有搞明白,而且一大早还上演了一幕狗血剧。

重点这是自己老板的隐私,她可以对天发誓她不会八卦说出去的。可是谁能告诉她现在的她该肿么办?

愣了几分钟,陈小瓷觉得自己最起码先要找到自己的衣服。总不能穿个睡衣一直在别人的屋里晃哒吧,还是一个男人。想到这里赶快把衣柜打开。

果然清一色的衬衣西裤。一看就是一个男人的屋子。不过这房间的布局还真是符合沈辰谨那高冷的性格。

简单的黑白色,看起来冷冰冰的,果然就是说不出来好听的。陈小瓷只好打开门,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住在二楼。往下一看,好像是发现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

陈小瓷就像是看到救星了一样,跑了下去。

张妈看着眼前这个光脚的女孩,虽然穿着少爷的睡衣,可是那白嫩的小脸,看起来没有一点的妆容。一点也不像少爷以前带回家的那些女人。都是画着大浓妆,让她这老年人看了吓个半死。也难怪这个女孩昨晚能住下来。

以前的那些女人最多也就是来过,但是绝对不会留下来过夜的。看来这位小姐在少爷的心里肯定有着一定的地位。虽然她张妈是老了,可是眼睛还是亮着呢。

看着面前腼腆的陈小瓷,莫名地就喜欢起来了。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笑着说:"怎么了,小姐?"

陈小瓷被老人家叫做小姐,很是不好意思。自己也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叫过。只好红着脸说"那个,阿姨,你见到我的衣服没有?"

"衣服一会我给你送过去,昨天少爷让我给洗了。"

什么,什么,沈辰谨果然是大少爷的日子,真是舒服埃

"嗯好,那谢谢了。"陈小瓷走的时候对着张妈说。

张妈对于这个有礼貌的女孩真是越看越喜欢,果然少爷的眼光是不错的。

不一会儿,张妈就把衣服送过来了,顺便还对陈小瓷说:"我们少爷交代过了,等你醒了问你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做。"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阿姨。"陈小瓷不好意思地说。

"以后叫我张妈就可以了。少爷交代的我可是要做好,要不晒哦也怪罪下来,我可不好交差。小姐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准备。"

受不了张妈的热情,更何况那个沈辰谨是真的会骂人的,她可不想因为自己,让无辜的人受到责骂。只好低低的说:"我想吃点清粥就可以了。"

"诶,好。"张妈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

这个女孩还真是个好姑娘,你看没有一点的架子,吃饭一点也不挑剔。少爷看来这次真是找到个不错的女孩子。

等陈小瓷下楼的时候,竟然看到沈辰谨也坐在餐桌前。谁给告诉她这到底是个怎么的情况,不是说他出去了么?

见陈小瓷走的那么慢,沈辰谨依旧依旧在看报纸,只是眼角瞟到那个小野猫。就随她吧。

陈小瓷磨蹭了好久,也想了好久,还是准备拔腿跑人说自己走了。可是这样象限个也很不好,毕竟昨晚人家收留了自己。可是要自己坐下来吃饭,她也没有那么厚脸皮好么?

陈小瓷快走到沈辰谨身边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谢谢。就准备往外走。

就听到沈辰谨没有情绪的声音:"坐下来吃点早饭再走。"

陈小瓷觉得这像是命令,又像是询问。自己还是老实坐下来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吃饭。万一惹到了自己的老板,以后那就麻烦了。

陈小瓷坐下来之后,张妈就把饭端了上来。

两碗白粥,凉拌黄瓜,素炒木耳。两个水煮蛋,几篇火腿。对于陈小瓷来说,这简直是丰富极了,自己的早餐也就一包子,一杯豆浆都打发了。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陈小瓷又一次告诉自己要成为一个有钱人。

吃完饭的陈小瓷觉得自己的胃里暖暖的,满足极了。自始至终也不见沈辰谨说一句话,这里的气氛真是压抑。虽然说吃的倒是挺不错,可这样下去会让人消化不良的。她等待着时间开溜。

虽然沈辰谨没有抬头,可是就她那么大的动静,不用想就知道要干嘛。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陈小瓷低声的说:"我先走了,那个昨天谢谢了。"

说完直接跑了出去。沈辰谨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身影,慢慢放下报纸,陈小瓷果然是没心没肺的。就一句谢谢,昨晚就想一笔购销,未免真以为他沈辰谨是做慈善事业的。

陈小瓷这才发现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可还是没有见到一辆车。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可是光看着笔直的马路,还有那郁葱的大树,就知道这是一个别墅区。

住在这里的人不用想就是非富即贵,更不用说打车了。只好百度地图。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就是离出口还有几公里,离自己住的地简直是饶了半个城,光看看那打车费,就够自己吃一顿大餐了。

陈小瓷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沈辰谨要住这里,昨晚为什么要喝醉?陈小瓷叹了一口气,幸亏吃了早饭还是有点体力,拿出自己以前在学校长跑冠军的态度来,跑起。

虽说路两边有着大树可以遮荫,可是这也是大夏天,她走的自己都快要中暑了,终于看到了一辆公交车过来。用尽最后的力气跳上公交车。陈小瓷没一会就睡着了。

沈辰谨看着窗外的太阳,真不知道那个小野猫一个人怎么回去的。然后开车转了一圈,没有见到她人。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她也不可能打到车的。算了,反正她也是那么大的人了。

沈辰谨觉得自己怎么越来越像一个老妈子了,竟然连这个都要关心。再说这还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看样子那个小野猫是一无所知。

第十五章 生活是残酷的

他忽然间像是想吃什么事情一样,打了一个电话给李秘书。

"这件事情晚上的时候我要结果。"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李秘书都快要哭了。又是这个陈小瓷,果然老板是种情太深。不过老板交代的自己还是要办理的。

没过多久,果然是和沈辰谨猜的一样。付言就是陈小瓷以前的那个男朋友。重要的是两个人都要谈婚论嫁了,可是最后两个人还是分手了。

果然是那个付言,可是自己明明记得很清楚,第一次之后,自己白衬衣上的那抹红。自己的眼神还没有差到那个地步。也就是说,其实陈小瓷......这个时候他感觉心里憋着的那口气才好了一点。

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怎么就和那个付言在一起了,这个问题李秘书没有说。怪不得那个付言自己看着就不顺眼。想到这里直接给沈辰棠打了一个电话。

"晚上回家吃饭,我有事问你。"没有等沈辰棠反应过来,他就把电话挂了。弄的沈辰棠很是不满意。

看着她皱起的小脸,付言连忙说:"怎么了宝贝?"

"还不是我哥,什么都没有就让我晚上回家吃饭。"

"别生气了宝贝,说不定你哥就是有事呢。晚上回家吃饭就是。"

"可是人家想和你一起吃饭。"沈辰棠撒娇道。

"明天我答应陪你一起逛街好不好,听你哥哥的话。"

付言对于这个沈辰谨用样也是没有什么好感。不说辰小瓷的事情,就是他作为一个男人,遇见这样强大的对手也是不会平静的。

这个沈辰谨心思缜密的狠,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不不会这样交代她的妹妹的。也好,先让沈辰棠探探他的口风再说。

"晚上你就和我一起回家吃饭,我把你介绍给我爸妈。"

"不急的,宝贝,等过了你的考验期咱们再一起去你家。要不这个时候别人会误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呢?"付言安慰道,顺便还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沈辰棠果然是一脸的沉溺,她靠在付言的胸前,一脸幸福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的她睁开眼睛,肯定会看到付言那狠毒的眼神。

他付言本来想要的就不止沈辰棠,他想要的还多着呢。

"乖,听话,我送你回家。"虽然沈辰棠一脸的不情愿,可是付言还是几句甜言蜜语就让他迷失了方向。

"记得一会给我发信息。"虽然看不清付言对着自己的妹妹说什么,可沈辰谨清晰的看见他敷衍的亲了一口自己的妹妹。男人看男人永远都是一针见血。

沈辰谨看着蹦蹦跳跳很是高兴地妹妹说:"一点也不像个淑女,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是谁?"

"哥,上次你不是见过了么?就是付言。我是真的喜欢他,哥。我感觉我找到了真爱。"

沈辰谨紧闭着嘴什么也没说,自己妹妹的眼瞎,可并不代表自己也是眼瞎。只是要让自己的妹妹看清事实,肯定不能这样直接告诉她。着可是自己最爱的妹妹,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她。

沈辰谨轻松的说了一句:"妈想你了,做了你爱吃的饭,赶快去吃吧。"

沈辰谨转身进了书房。付言那样的男人,根本都不是他的对手。不对,那样的人简直不能称作自己的对手。可是现在自己的妹妹看起来很是幸福的样子。

不过生活就是残酷的,应该让她适时明白点什么了,要是这样一直单纯下去,迟早自己也有保护不了她的那一天。

"李秘书,现在给我好好办件事。"

李秘书觉得自己的老板这几天总是有点怪异,自己都要跟不上他的步伐了。可是既然老板说了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毕竟老板办事他是知道的。

万恶的周一,陈小瓷被烦人的闹铃吵醒。虽然不想起床,可是现在的自己还需要太多的努力。

到了办公室,先冲好杯咖啡。陈小瓷上次的设计稿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对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是比较满意地。

就在陈小瓷认真地看资料的时候,忽然接到自己好友婷婷的电话。

"小瓷,你猜我刚碰到谁了?"

"谁啊,哪个大帅哥啊?"

"屁话,我刚去办公室送文件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付言。那个狼心狗肺的渣男,打扮的人模狗样的。旁边还站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据说是咱们公司老板的妹子。"

"你是没有看到付言那副得意地样子,哎呦真像是一个狗。当初真是瞎了眼的看上了他。"婷婷都不给陈小瓷说话的机会。

听着电话里的小瓷没有反应,婷婷又喊了两声:"小瓷,小瓷,你还在听么?"

"嗯,我知道的。''听着小瓷的声音,婷婷好像发现自己说错了一样。

"没事的,小瓷,幸亏是咱们发现了这个人渣,要不你说结婚后才发现,那才是后悔呢。这个人渣就让他去祸害别的女人吧。反正我看那个女人也是一副的风瘙样,这还真是绿豆对王八,看对了眼呢。"

"没事,过去了。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工作,把妈妈照顾好。"

"嗯,是的,小瓷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我可是你的坚强后盾。"

"嗯,好的知道了。"

挂完电话的陈小瓷还是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哎,想想就头疼。 本来两个人分开也就算了,可是付言竟然和自己老板的妹妹在一起,自己又在公司上班,难免会遇见的吧。

陈小瓷咬着笔头,觉得有点烦躁。不过那又怎么样,反正两个人已经分开了,自己干嘛不开始新的生活。真在他那一棵树上吊死啊,何况对方还是个渣渣。

是谁说的,哪个姑娘的人生里会没有遇到几个人渣。

好好工作,好好工作。

沈辰棠本来是要和付言吃饭的,可是在开车的路上,经过沈氏集团的时候,付言随意一句:"棠棠,沈氏集团在你哥的领导下还真是厉害。"

虽然这话付言说的相当违心,可是很有可能以后这个集团就是自己的,自己也想去看看 沈氏。

果然,沈辰棠这个单纯的姑娘开心的说:"是啊,你不知道我哥可厉害了,要不咱们顺便看看我哥去,上次我哥就那样的走了,我还没有找他算帐呢?"

付言当即就答应了。虽然沈辰棠不经常来公司,可是公司里的人还是认识她的。

对于沈家的二小姐,突然来到公司,虽然说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可毕竟是沈氏的接班人,大家还是注意到了。

付言第一次觉得这个沈辰棠还是大有用处的。除了她带着自己进入那些高档的餐厅之外,今天的他更是享受到了那种人上人的待遇。

不用说坐的是专用电梯,就是员工见到他们的时候,那种毕恭毕敬的样子,让他感到舒服极了。对,就是这种感觉,自己要的就是这样。

付言更加肯定了自己的野心,看着沈氏的一切,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坐在办公室的样子。以后,这些都是自己的。他眼里的狠戾一闪而过。

沈辰棠直接推开门,就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哥,我来了,你都不说看我一眼。"

"棠棠,最近你是不是很闲,我准备送你出国深造。"

"什么,哥,你说什么,我不去。"

自始至终沈辰谨就没有和付言说一句话。付言只好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沈辰棠立马拉过他说:"哥,我和付言顺便来看看你。"说着,还轻轻推了一把付言。

沈辰谨依旧没有抬头,可是声音更加清冷:"你哥我好好的,看什么看。你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在家多陪陪妈。"

"哥...."沈辰谨又撒娇地叫道。自己的这个哥哥看起来最近总是怪怪的样子,以前可不是这样对自己的。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的原因。

沈辰棠,只好拉着付言有点尴尬的说:"哥,那你忙吧,我们先回去了。"

自始至终,付言就像是空气一样,根本插不上一句话。关键是沈辰谨就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作为一个男人,这种敌对的感觉,自己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沈辰谨只好对着付言解释道:"我哥最近太累了。"

"嗯,没事的。"付言很是通情达理的样子。

两个人就这样手挽手地走了。看着两人的背影,沈辰谨立马给李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老板。"

"李秘书,最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薪水太高了,什么叫差不多了。"

"是,老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沈辰谨坐在偌大的办公室不知道想着什么。拿起西装就走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主管突然对着大家说:"各位同事们,前段咱们的设计稿,一会都交上来。咱们老板要亲自审核。"

陈小瓷还好,反正自己的稿子已经设计完毕,到时候就等着通知好了。

最近的一段时间自己加班也是太累了,晚上的时候就好好放松一下。

川流不息的人群,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陈小瓷和好友婷婷进了绯色酒吧。

已经下班了,可是陈小瓷懒得换衣服了。还是简单的T桖和牛仔裤。好友婷婷都鄙视她说:"小瓷啊,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清汤寡水的样子,我看着都没有欲望,别说那些男人了。"

总裁大人霸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大人霸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王健林离场,保镖全程粗鲁对众人,王健林一脸淡然装没看到

  • 印度农村阿三哥跳鸡舞 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

  • 人的好运从哪里来?

    一、从好身体来健康是福。有了健康的身体才有奋斗成功的本钱。要有健康身体,除了要注重饮食与运动外,还要正常的生活习惯。心理的健康也很重要。身心健康,就能顺利工作生活,迎着阳光,灿烂美好,安康愉快。二、从好心眼来人存好心,善良为本。慈善胸怀.厚德宽人。让人感受到你的存在,这世界充满阳光,好人多好报。社会温暖,人心温暖,得道多助,路自宽行。三、从好观念来观念带来决定,决定影响行为,行为就有结果。人生在世,创造生存条件,努力学习生存本领,为自己活,活的像模像样。有条件时,也帮助他人。四、从好脾气来坏脾气

  • “边缘效应”——袁子涵及多伦多青年艺术家联盟作品联合展

    “边缘效应”——袁子涵及多伦多青年艺术家联盟作品联合展荣誉主席:马鹏,迈克尔.简森MichaelJanzen主办:“艺学就会”,五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FOFA,加拿大)协办:ArtaGallery时间:2018年4月9日-11日每日10:00am-6:00pm.地点:ArtaGallery:14DistilleryLane,Toronto,ONM5A3C4电话:289-772-6624;647-784-1581;416-364-2782网站:http://www.artagallery.ca/e

  • 戊戌狗年,名家画狗作品欣赏

    黄胄(1925.3—1997.4.23)中国画艺术大师。长安画派代表画家。1925年3月生于河北蠡县,后迁居西安。早年参加革命,任西北军区战士读物出版社编辑。1942年任蠡县中学美术教员。1946年任陕西省西安雍华图书杂志社主编。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部队美术工作,任西北军区政治部文化创作员,美术组组长。1955年任总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1959年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公司顾问。1981年任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黄胄画狗作品选(以

  • 陆俨少:好作品一定是气韵生动的!

    中国画主张在似与不似之间,所以一幅画包括两部分:一个是具象部分,即所谓“似”。摄取形象,令观者看懂所描写者为何物;另外一个是抽象部分,即除去具象部分以外,其他一切,都包括在抽象部分范围之内。即所谓“气韵”。是一幅作品完成后的整体效果、气势等等。以上种种,首先要生动,即要有生气,以及灵动的感觉。中国画应和书法一样,点画要能独立存在,画上一点画,除了为形象之外,要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峡江险水气韵之高下,大部分是通过点画显示出来的。点画用笔必须活,如书法讲求一波三折,以及龙飞凤舞、高空坠石、渴骥奔泉等等

  • 淡淡的岁月,淡淡的心

    生命一场,或喜或悲,都是一次洗礼,一次岁月的历练;或浓或淡,都是一抹绽放,一抹美丽的风景。春风得意时,不必张扬骄傲,淡定从容一些,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一切得与失、隐与显,无非风景与风情。淡看世事,静对春花秋月,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不必辩解讨好,云淡风轻一笑,用时间来证明自己。何必追慕名车香宴,我只需清茶淡饭,爱相随,情也真。该来的自然来,会走的留不住。不违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放开执念,随缘是最好的生活。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遇山过山,遇雨撑伞,有桥桥渡,无桥

  • 妙印法师:佛陀明明说法49年, 为何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

    第5集:不昧因果讲经说法佛陀明明说法49年,为何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有人问:“释迦牟尼佛,明明说法49年,说了‘三藏、十二部经’,为一切众生演说诸法,而为什么佛又说:‘实无所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答:如来所说之法,无非是声音或文字(经典记载)。佛在一切大乘经里都讲,宇宙世间,尽虚空,遍法界,一切法,空!一切法,无自性!一切法,无自相!一切法,无所有!一切法,不可得!所以,声音,文字这些有为法,绝对是无所有,毕竟无!佛在大般若经中特别强调说:“若法无自性,是法无所有!”无

  • 聆听丨做自然之子,回归淳朴 文/刘理燕 诵/皓月

    微文美刊2018/02/26星期一总第180448期做自然之子,回归淳朴作者│王理燕朗诵│皓月编辑│蜀国后生初夏,当大地穿上清新靓丽的盛装,又迎来一年繁花似锦的季节。碧绿的草地,盛开的月季,苍翠的松树,经园艺修饰的花坛,在蓝天白云下,透着清新。路边的古银杏树,古老的树干上长出了新枝,层层叠叠缀满了如孔雀尾翼的叶片。还有一簇簇怒放的蔷薇,在微风中散发着淡淡的芳香……春姑娘经过闺房的精致梳妆,盛装展现在人们面前,透着无限生机与活力。从小在乡村长大的自己,对自然界的一草一木,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感受。喜欢

  • 没有比这更高清的《兰亭序》了,耐心欣赏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兰亭序》冯承素摹本没有比这更高清的《兰亭序》了!这是故宫博物院使用最新数码技术高清微距拍摄的冯摹本《兰亭序》,堪称书法里的显微镜成像图,丝毫见诸,高清到似乎能听见笔触的声音!请耐心慢慢观赏,也许对你会而言,会有新的发现!(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