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鬼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4:13: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鬼娃

第三章 孩子他妈?

铁蛋的说法一听就很不靠谱,可我又有什么办法,他比我专业。鬼娃小说txt全文阅读

不信铁蛋又能信谁呢,这事我要拿出去和别人说也没用,不会有人相信的。

对于这件事情,铁蛋比我上心,他今天没开工,请假帮我联系媒婆了……据说在本地一个偏远的小村里,住着一位“灵媒”,当然他们不是这么称呼的,这个老太太以帮死人结亲为业,很难理解有人干这个一辈子。

铁蛋去找她安排,留下一块桃符给我,说这个东西管用,但不长久。

而我呢,就开始联系当年醉酒那次到场的女同学。

铁蛋说的,如果能把母亲找到,那一切就迎刃而解,毕竟是她肚里的东西。

但是,要找到当晚的那些女生谈何容易,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系,甚至不同的年级,相互间的联系差不多也就是因为那次比赛,结束之后就散了,足球队还算是个铁打的营盘,而啦啦队则不一样,人员变动很大,有时甚至都不跟着去。

所以,以我的本事很难找到当时的所有女生。推荐http://www.xbxys.com/

还有,当年我大二,现在都毕业一年多了,啦啦队里的女生最小一个也离了校,大家各奔东西,我还怎么找?

不过,校队的成员我们还是相互有联系的,我和一个前锋关系不错,他早我两年毕业,但因为看上了啦啦队里的一个人,所以离校以后还经常回来看看,最后让他泡上了。

对,就找他,这家伙为此留在了本地,我毕业之后也没怎么联系,不知道号码换了没有。

手机一拨,通了,我心里松口气,至少路子没有绝。

他工作的时候我上学,所以大家之间的联系并不多,关系现在是有些生疏的,可男人嘛,再怎么样也得作出义气的样子,假装熟络地惊喜一番,再忆往昔峥嵘岁月……

最后我才绕回了正题:“虎哥,你老婆还是原来那个吧?”

他说是,我就说找她,虎哥顿时疑惑了:“这么久不联系,一来你就找我老婆,记得你们以前没什么交情吧?”

我这才发觉不妥,连忙解释:“虎哥不要误会,我是想联系一下当年她们啦啦队的其他人。”

虎哥这才松口气,告诉我找对人了,当年啦啦队那些人大多已经不联系,但他老婆还是跟几个人有来往的,因为出差比较多,来往于各地也方便,顺道维护一下珍贵的友情。

马上虎哥就把电话交给了他老婆,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说实话我对她并不熟悉,当年啦啦队那么多人我不可能每个都认识,甚至连名字我都不知道。

不过这个时候不需要知道,我直接问:“嫂子,记得我吗,校队的大熊埃”

“啊,是你,当年你可是学校明星呢,现在怎么样了?”她挺热情。推荐xbxys.com

我只能叹息:“完全不好意思说啊,不过今天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当年你们啦啦队的人还联系吗?”

“啦啦队每次人员名单都不一样,你想找谁?”

“就是那次我们拿了高校冠军,我还被灌醉了的那次。”

她马上想起来了:“那次啊,当然记得,夺冠之夜,我们学校也就拿那一次冠军了,过了多少年都记得啊,你小子是第一个被灌醉的。”

我开心起来:“那么嫂子,我当时被灌醉之后送进了旁边的包厢,后来还有谁进去了?”

“那可太多了,前前后后哪里记得。”

“不,我是说和我一样被灌醉送进去的,女生。”

这个时候,对方明显做了一个停顿,时间还比较长,应该是在回忆当时的事吧。

果然,她然后就告诉我:“当时你是先辈灌醉的,而然后那些男生的目标就放到了女生身上,说是灌醉了有机会,可是到最后醉了好几个,都送到了包厢休息,放到一起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忽然乐了,那些学生哥也真是太单纯,这样灌醉有什么机会,又不是单独两人。版权xbxys.com

嫂子接着说:“具体都有什么人我记不清,但我只有有一个,就在本市,今年才毕业的,她可是校花呢,要不要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

我就知道!

此刻我的心情,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妥了,就算那小鬼是她生的我也不介意。

“要,当然要了,我有重要事情找她!”

“嗯,她也许还知道其他人,你记好号码……”

号码记下,她又问我为什么找这些人,确实挺奇怪的,如果我想泡谁肯定是目标明确,而不是过了这么多年再来问而且没有确定目标,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我打了个马虎眼没说,虎哥两口子也没追问,不过这两口子也真是着急啊,这就结婚了。

然后我直接给校花打电话,那边接了电话,声音很好听,问我干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好在电话里说,难道问她是不是你把孩子打掉的?

所以我直接约她见面,本来以为会比较困难,需要费点口舌,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

挺让人意外的,我就说请她吃饭,约到了一个餐厅见面。

校花叫刘芸,挺大众的名字,但那张脸绝对不大众,特别是一双眼睛,我印象深刻,书上说的“两眼含烟”说的就是她了,身材也极好,很奇怪,女生长得漂亮就没有身材不好的。

有没有男朋友?那又怎么样,再怎么男朋友的身份敌得过孩子他娘?

然而我一见到她面的时候就呆住了,她身边居然带着一个半大小孩……

难道她还跟别人生了孩子?或者说她和我的孩子没死,应该是这个?

看见我疑惑的表情,她笑着说:“这是我亲戚家的孩子,今年我才毕业你想什么呢,原打算在本事找份工作,亲戚在这里照应着,不过都没有满意的,再找不到的话我就要回去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我连忙说:“工作嘛,不着急,才毕业要多享受自由时光。”

说着我坐下,刘芸让那孩子叫我叔叔,但那孩子忽然蹦出一句:“叔叔,你背着妹妹不累吗,怎么坐着也没把她放下来?”

我嗖地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些天被困扰得寝食难安,所以他这话直接把我吓尿了。

回过头,我什么也没看到,但发现我脖子是僵硬的。

刘芸对孩子娇嗔:“小童说什么呢,不许乱说话,哪有什么妹妹。”

我这才送了口气,但发现那孩子一直盯着我背后看,心中又发了毛,都说小孩子眼睛最纯净,不会他真的看到了什么吧?就连铁蛋都没看见,莫非这些天我一直背着那小鬼来来去去?

有孩子在这里,我不方便说什么,只是谈一些过往。

刘芸当然记得我,毕竟校队明星,现在我混得不怎么样,还是谈过往的好。

大家点菜吃饭,边吃边聊了一段时间,那孩子吃饱了,说要到旁边去玩,这餐馆里有专门让孩子活动的游乐区,不少的小型游乐项目,小滑梯什么的,正好让他避开。小百姓养生网

可他走的时候不断看我身后,很遗憾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小孩走了,我就可以说一些不好让别人听到的话。

“刘芸,你还记得我们校队夺冠那天晚上的事情吗?”我找了一个切入点。

刘芸很好看地笑了起来:“当然记得,那可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次喝醉。”

对了,这就对了!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找到孩子他妈,运气还不错,至少不是别的恐龙妹妹。

“那天晚上之后,没发生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我暗示她。

她几乎是马上就回答:“有啊!”

第四章 和谁生的

刘芸的反应让我的心顿时飞了起来,太好了!

原以为撞邪是件坏事,没想到却可以变成好事,她怎么就那么傻呢,自己偷偷把孩子打掉,以为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哼,当时如果我知道这件事,绝对会负起责任来,不会让他们母子受一点委屈,大不了先休学生孩子嘛。

我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就要说出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往往一个误会就悔恨终身啊,不要看我在球场上潇洒浪荡的样子,其实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你在说什么呢?”刘芸奇怪地看着我,“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然后身上带的东西不见了,有人说是你拿的,害得我以后再也没参加啦啦队,正想着怎么问你把东西拿回来,这个时候我们宿舍一个姐妹无意中就暴露了,是她拿了我的东西。”

我才飞起来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就只是这种小事?”

她摇头:“这可不是小事,那东西对我非常重要,是奶奶留下的纪念品。”

心里好堵,我再次旁敲侧击:“你有男朋友了吧,他也留在本市吗?”

校花的事情当然是影响甚大,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传得尽人皆知,更何况交男朋友这种大事,我记得当时我也听说了,后来刘芸的男朋友可真遭罪,三天两头被人整,还有一次直接被人堵着打了一顿……

刘芸幽幽叹了口气:“我们分手了。”

然而我下一句话脱口而出:“怎么,是他嫌弃你曾经怀孕?”

刘芸整个呆住了,然后脸上腾地红了起来:“你……你说什么呢,我和他最多就拉拉手而已,更进一步的……都没有,你居然这样看我,是想要坏我的名声吗?”

她开始说话气得结结巴巴,到最后小脸都气红了。

我赶紧解释:“不是这样,我不是怀疑你和他,是说你跟我……”

“好啊,约我出来就不怀好意对不对?胡言乱语的,再见!”

她站起来要走,我赶紧站起来死死拽住她,眼看她要喊人,我连忙说:“你误会了,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我的问题,你坐下慢慢听我说。”

终于还是被我拽住了,她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在盘算着人多我不敢硬来,就再次坐下。

坐下之后她推我,让我离得远一点。

我心里还在郁闷呢,这下怎么解释,这种事情该不该说出来,说出来犯不犯忌讳?

我不在乎什么忌讳,可我说出来人家也得信啊,这种事要人家告诉我,我肯定不信。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她就是我的线索,不能丢了,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再不可思议我也说了,她要是再拂袖而去我也没办法,至少我说了实话,心里头就好受一些。

说完了我的情况,我就小心翼翼地看她,问她:“这些,你信吗?”

她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脸有点红地微微偏过去:“不管有没有这种事,反正不是我,我还没跟男人……那样呢。”

我心里又堵了,不是她,是恐龙妹妹的可能性又大了一些。

啦啦队里美女确实不少,都是对自己容貌信任才敢来的,可也拦不住恐龙妹妹跟着来,她们会打着闺蜜的旗号跟着来看帅哥的,球队的男生不说有多帅,但活力四射是肯定的。

失望了好一阵,我才问她:“那你知道其他人吗,当晚也喝醉的其他女生。”

刘芸想起来了:“有,如果是这样的话,记得有一个学姐也醉了,我和她比较熟,她还喜欢你呢,和我提起你好多次。”

我振奋了精神:“她已经毕业了吧,那她在本市吗?”

“是不在本市,她是去年毕业的,不过我有她电话,你可以问问。”刘芸说着掏出手机。

我抬手阻止她拨打电话:“你等等,既然你和她比较好,那有她照片吗?”

刘芸看了看我,马上低头,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给我看。

天哪,恐龙妹妹!

心又塞了,绝对不是这个,那小鬼虽然吓人,但还是很漂亮的,底子好,就是脸色难看一点,眼珠子翻起来很吓人,有时还会掉出来。

找不到算了,我还是走铁蛋的路子吧,他家装神弄鬼混过来的,不能没点道理。

“怎么样,要不要打过去?”刘芸问我,“她当天晚上也喝醉了,和我们在同一个包厢。”

我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还有别人吗?”

“还有没有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也是第二天才知道她也醉了的。”刘芸说着看我,“你该不会是以貌取人吧?如果这些事情是真的,你就该负起责任,而不是看表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有得选择吗?”

发生什么啊发生,绝对不可能是她!

我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承认自己肤浅地看脸?

这个时候电话来了,是铁蛋打来的,果然好兄弟,来得正是时候。

铁蛋在电话里让我过去一趟,那个村子我知道在哪里,离得也不远,他说让我过去给媒人看看,这样挑选才合适,盲婚哑嫁要不得。

两条腿走路吧,我这边也找人,铁蛋那边也走邪乎的路子,万一哪条行不通了也不至于完全绝望。

于是我就和刘芸打招呼:“我还有事,这就得走了,单我来买,你们可以接着玩。”

走的时候我都不敢看她,她一定很鄙视我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孩子都打掉了,这个时候让我出来负责,还搭上我一辈子的幸福?反正当时发生事情的时候,我完全没意识。

就要走出餐厅的时候,我朝外看了看,餐厅和外面的路隔着玻璃,这时候一辆大车过去,车身遮挡了部分光线,使得透明的玻璃上可以照出我的影子。

我居然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竟真的骑着一个女孩,就是她!

猛然转身,后面依然空荡荡的,我惊恐的眼神正好对上餐厅的一个咨客,那女孩正对着大门穿得华丽,估计是被我的眼神给吓到了,看着我后退了两步。

我直接冲了过去:“有镜子吗,你这里有没有镜子?”

这种情况十分吓人,不过还好不是晚上,这餐厅里挺热闹,人多胆子壮。

女孩伸手一指,我就看到了餐厅里一面落地镜,连忙走过去,对着镜子一看。

没有,就我一个人,背后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刚才眼花?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看见什么邪门的东西,可我心里更害怕了,刚才的事,还有刘芸带着的那个孩子也说了,两相印证之下多半不会是虚的,现在她不出现,晚上我一个人照镜子的时候……

不管了,我低头冲出餐厅,最好今天就把事情办成,用铁蛋的方法把小鬼带走。

否则,我晚上就一直和铁蛋在一起,拼死也要钻进他被窝里!

出了餐厅,我找辆车直接去了那个小山村,虽然距离不远,但位置很偏僻。

依照铁蛋的指引,我顺利找到了那个那个老太婆家里。

此人叫王媒婆,但这只是很多人私下里的称呼,她这个职业很少人知道,但她接触的人本来就少,哪家死了人要结冥婚才找到她,虽然知道的人少,但知名度极广,每个村都有人知道她。

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让我有些莫名的安全感,由于刚才的事让我十分慌乱,所以我一见到她就着急地问:“你也看到了,对不对?得想办法把她弄走啊!”

王媒婆满脸的皱纹堆到了一起,莫名其妙地问我:“看到了什么?”

第五章 见鬼了

“不可能啊,您享有盛誉,肯定是高人,怎么能看不到呢?”

我都快疯了,再这么缠下去,我还怎么过日子?记得这些东西阴气都很重的吧,万一跟我久了,把我阳气吸光怎么办?这都是小事,整天有这么个小鬼跟着,胆子很快会破的。

那王媒婆却把眼睛一翻说:“我是什么高人,就牵个线而已,不需要我看到。”

我有些不满:“你自己都看不到,这怎么做媒啊,说媒的时候怎么办?”

“这不是有照片吗。”她说着,手指向一个盒子。

那盒子贴着一张女人的照片,看着很年轻,很漂亮,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浑身发冷。

“那是骨灰盒?”

“不是,人家的骨灰怎么可能放在我这里,只是一些物品。”

我不信,那盒子色调很暗,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的,仿佛是一件古董。

“那叫我来干什么呢?”我又问铁蛋。

铁蛋看了看王媒婆,又对我说:“让你来是相看的,虽然是冥婚,但也要双方同意才行。”

王媒婆接着他的话说:“要找媒婆的婚事当然要双方同意,不然我名声就臭了,你们要干什么我知道,只是这样的婚事很难找,就为了你自己脱身,所以就更需要人家同意,回头好合好散。”

也是,如果真有那种东西,随便耍人家也不厚道,我就问:“那……人家能同意?”

铁蛋说:“这你不用担心,不是什么邪门的东西都难缠,所以办这种事的时候特地会找个容易打发的,我跟我爹也学了一些手段,威逼利诱,不怕她不肯就范。”

王媒婆也点点头:“你们来得正好,我手头上刚好有这么一门合适你的亲事,她家里没了父母,也就没有了靠山,是孤儿,你们怎么弄都不会有事,关键是怎么让她自己同意。”

“她是谁?”

“就是那个要跟你结亲的女方。”

王媒婆做这种事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说鬼,听她语气就好像给活人说媒一样。

我忽然想着哪里不对,拉住了铁蛋:“你既然有这种本事,那为什么不直接让我甩掉那个小鬼?还拐了那么大一个弯子,不嫌麻烦吗?”

铁蛋摇摇头:“这不行,我都看不到那个小东西,说明她本事比我大。”

还是得这样啊,那么我也只有见……他们在说什么,这是让我见鬼?

“我说,对方不是活人,我想见就能见的吗?”我忽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世间流传的故事很多,但谁能真正见过?这东西现在虽然我也算是见过了,但王媒婆说得这样轻易,我仍然不敢相信,真有这么容易那不是好多人都见过?

王媒婆指了指房间后面说:“这里过去是我家后院,你从后门出去,一直走到山脚,那里有一座新坟,坟里的是孤儿,才迁过来的,也就是他们杨家的名气大,我给你们这个面子。”

看来铁蛋他们家不完全是骗子,他爹还是有点名声的。

我在考虑是不是答应:“就我一个人去?”

王媒婆白了我一眼说:“当然,她又没有长辈,你这边也不方便其他人出面,那不是你一个人去吗,我这个媒婆不好在那时候出现,而杨枫……他是男人,绝对不能出现的。”

说得好像铁蛋出现就会看上他似的,虽然铁蛋有主角一样的名字,但我肯定比他要顺眼一点,虽然不是活人了,但总不能看到谁就嫁给谁吧?

我又问他们:“那孩子呢,我也带着一起过去?”

“孩子?”他们都奇怪地看着我。

“怎么我刚才没说吗,那孩子就骑在我脖子上。”我指着自己背后说。

王媒婆板起了铁青的脸,连皱纹都平了不少:“没想到,活到这个岁数还是遇上了,也罢,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也不能撒手不管,你从后门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就这么简单?

“现在是白天,我也能见到?”我还想起来,所有的故事里那种东西都不能白天出现。

“放心,那里有竹林,可以遮挡天光。”王媒婆又白了我一眼,“让你晚上去,你敢吗?”

这话说的,好像我白天就敢了一样。

看出了我的忐忑,铁蛋拍了拍我肩膀说:“去吧,不要担心,我都安排好了,她害不了你,不就是个阴魂吗,王媒婆办过这么多桩,就没有出事的。”

说的好听,不就是个阴魂吗,正常人看见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能淡定?

王媒婆也鼓励我:“你去吧,你的情况不一样,双方长辈相看是不可能了,只有自己去,该说的我们都说过了,她也知道情况,你就让她看看,她如果点头事情就成了,然后回来跟我说,记住,不要话太多。”

那还能怎么样,既然是他们安排好的,那总比“野”的要强,为了今后没事,我拼了。

咬牙往后院走,总感觉这里的房间都阴森森的,那王媒婆住这样的屋子都能活那么长?

到了后院,并不大,很干净,我一眼就看到了后门,忽然嗖嗖的凉意掠过,我赶紧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后脖子,一来驱赶恐惧,让后背踏实一点,二来希望这样能驱赶那小鬼。

伸手推开了后门,我一步迈了出去,后面果然是竹林,枝叶茂密遮住了天光。

回头看了一眼王媒婆的后院,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通过这道门我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周围除了茂密的竹林什么也看不见,荒凉的感觉,就只有王媒婆这房子能给眼睛带来一些温暖。

忽然又产生了另一种恐惧,我害怕离开这屋子,就好像汪洋里唯一的礁石,我如果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毕竟这是唯一人迹的形象,其他地方都是蛮荒的感觉。

但我还是咬牙关上了门,但愿那小鬼不再能跟来。

专家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铁蛋不会坑我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从后院出来,就看见一条小路,说是小路,其实看不到地面,只是草不其它地方短而已,所以一眼看去仿佛就是条小路,小路一直往竹林深处延伸,竹林深处有淡淡的黑暗。

我咬着牙一路走,心里有些害怕,正常人都会害怕,这时我才想到自己是不是疯了。

正常人会主动见这些东西吗?只是那个小鬼把我吓得太惨了,铁蛋就出了这馊主意,罢了,只要管用,长痛不如短痛,又不是没见过,这些天来我天天都见呢。

走进去,我发现前面虽然黑,但过去之后还是能看见东西的,就是阴暗了一些。

也没走多久,果然看见了一座新坟,背靠着山。

没有墓碑,就是座小土堆,我四下看看,并没有什么东西出现,说好的鬼呢?

但当我目光再转回来的时候,竟发现一个女人站在坟前看着我!

这一幕把我吓到了,娘的和那小鬼一样吓人,我噔噔两步后退,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没喊出来,不是我胆大,而是吓得有些过了。

她没有动,静静看着我,我稍微适应了一些,发现她长得还可以,一身衣服很朴素。

于是我壮着胆子问她:“坟里的,是你吗?”

她点头,我又缓和了一些,继续说:“我是从王媒婆那里来的,问你同不同意。”

还是没说话,她静静看着我,忽然眼睛瞪大了,又大了,更大了……

“碍…”

一声凄厉的呼号,震得我耳朵嗡嗡响,我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

她的眼睛睁大到占据了半边脸,完全不像是动漫里那种大眼睛的可爱,而是眼皮给撑大了,可以看到眼皮下红红的肉,还有两颗白色的眼球在不停转动!

这时我身后传来声音:“陪我玩好吗?”

鬼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剪魂师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剪魂师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剪魂师剪纸剪纸,大家并不陌生,小时候的大红花,窗花,相信很多人都会。要说小小一张红纸,经过裁剪之后卖出上百万的天价,恐怕就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了。当然,这并不是忽悠大家,我爸曾经剪过几张作品,当年很多权贵人物挤破了头,装着一车的钱想要来买,我爸也就只卖了那几张,没有再剪过。只是我家里面还是很穷,因为我爸全把那些钱捐了。他在镇上开了一家剪纸店。不过我们店里面只卖窗花,而且都是我在剪,他再也没有碰过一张红纸。最开始我不甘心,想要他教我他的那些手艺,因为真的有

  • 小说倒插门女婿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倒插门女婿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倒插门女婿第一章车祸和刘雪认识,是在我30岁的那年,那年失业在家,因为没钱,便整天开着摩托车出外接客,本想着赚点外快,可最后倒好,因为一个碰瓷,把自己给卖了。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由于醒得早,我便推着我的摩托车出了门。然而,一路无客,瞎逛了一上午,还差点让交警给逮到了,晦气十足的一天。眼看太阳挂天中间了,我的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心想找间饭店吃点东西,摩托车便往着小巷开了进去,而就在我拐弯进巷的这一刻,就是这一刻,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的下半生

  • 小说极品上门女婿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上门女婿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极品上门女婿第一章小婷的秘密高中刚毕业的那天,我跟宿舍几个哥们一起吃散伙饭,睡在我上铺的耗子也把他女朋友带了过来,女孩叫小婷,据说他们从小学就好上了,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小婷是个很内向,很传统的女孩,人也很漂亮,每次跟耗子出来都是羞答答的,话也不多,脸上总是带着腼腆的笑容。因为是高中生涯最后一次喝酒,大家都往死里喝,小婷也跟着喝了两口,一张小脸蛋红彤彤的,在灯光下极其诱人,看得我一阵心神荡漾。我大着舌头吹牛逼,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小婷身上瞟。小婷穿

  • 小说超级经纪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经纪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超级经纪人第0001章超级经纪人“叶无道,立刻来香格里拉大酒店。如果表现好,我可以考虑留下你。”“不去昨天的我,你爱答不理,今天的我,就是你高不可攀。当然了你求我,温柔的说无道哥哥我错了,我可以考虑……”“去死吧,以后别再我面前出现!”吼完之后,龙魅儿就把电话给挂了。如果有粉丝看到此刻的龙魅儿,肯定会心疼的吃不下饭。同时也肯定会向叶无道口诛笔伐,炮轰他八辈祖宗。原因很简单,龙魅儿是眼下炙手可热的大荧幕小花旦,红的发紫。一部获得最佳新人奖片子,圈粉无

  • 小说超级小农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小农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超级小农民第一章香艳场景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直没有去过城里,直到中考结束,我爸把我送到了城里的王百万家。王百万不仅家里有钱,更有个漂亮媳妇,叫张冰冰,长得特别水灵,年龄不过二十出头,第一次见到张冰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王百万家里闺女呢。张冰冰皮肤挺特别白,身材也挺好,腰细臀肥,这走起来胸前一颤一颤的,丰满的很,每次看她在我面前晃悠,我裤裆里那玩意就难受的不行。王百万生意忙,经常出差,家里经常就我和张冰冰,这张冰冰就拿我当透明的一样,穿着透明

  • 小说黄河鬼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黄河鬼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黄河鬼妻第一章:女尸黄河全长约5464公里,流域面积约752443平方公里,发源于中国青海省巴颜喀拉山脉,途径九个省份,最终在山东注入渤海。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从高空俯瞰,九曲黄河如同一条蜿蜒盘绕的巨蟒,说不出的神秘和壮观。千百年来,黄河除了壮观之外,它为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是波澜壮阔的黄河水下藏着的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这一带流传着一句话说从黄河里捞出来的不干净的东西都要扔回河里去。八几年的时候,我们这边有人在河里捞上来一个生锈的铁盒子,当

  • 小说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一章回国韩国,首尔“给我个理由?”禹熙真冷眼看着眼前这个中国男孩,她实在不敢相信,所有人都梦想加入韩国顶尖的star战队,他居然会提出离职!萧何耸了耸肩,“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我要回国!”“为什么?star给你的待遇还不够好么?”禹熙真看着眼前这个他费尽心机从中国发掘来的队员,她不想放他走。这时,俱乐部的大门被人推开,走进四个穿着时尚的男子,其中一人从萧何身边走过,来到禹熙真身前道:“队长,今天训练什么?”当那人从萧

  • 小说温柔的背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温柔的背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温柔的背叛001胸罩上的液体我的妻子苏然是市医院的一名护士,长得很漂亮,像江疏影,又长又白的腿,还有着36D的胸,而我现在是铁路三中的老师,我俩结了婚之后,除了我俩没有生孩子以外,婚后的生活也挺不错的。只是最近妻子有点反常了,她上完夜班回来之后,立刻就要去洗澡,从来不像以前一样先跟我亲近,而且最近我要跟她亲近的时候,她总说累了拒绝我。今天是我跟妻子苏然结婚四周年纪念,我早早的下班买好菜和红酒,准备回家给妻子做个烛光晚宴,做好饭菜已经很久了,看着一桌子

  • 小说谢谢你,不娶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谢谢你,不娶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谢谢你,不娶我第1章陆箫仪,我恨你寒冬时节,地下室冷得要命,我只穿了一件破棉袄,匍匐在地上,冻得直发抖。苏可儿流产到现在已经七天了,陆箫仪一句都不听我解释,认定了是我下的手,把我关在这里,七天没有露过一次面。心中的希望就像身上的热量,被这寒冷的地下室一点一点的挥散。凌晨的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悉索的脚步声,没多久,地下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陆箫仪走进来,停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害了可儿肚子里的孩子一条命,还差点把可儿害死,总该付出点代价的。”他

  • 小说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一章带韦神吃鸡韦神吃鸡直播间内……韦神一脸严肃的缩在树后,手中装着八倍镜的98K正在往山下去瞄。这一场四排路人局打的特别艰难,因为他排到了几队参加过职业比赛的职业队伍,那些人的水平不亚于韦神,但这一场,他又答应观众必须吃鸡,还和直播间的冷总打了赌,只要他这盘吃到鸡,直播间的冷总就会刷三十个火箭……火箭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赌注,韦神很想向对手也向冷总等人证明自己的实力。现在存活的人还剩十个,而韦神队友已经死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