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摄政王的小悍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4:12: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摄政王的小悍妻

第三章  配不上

“我……”百里灵咬唇,这不过是她将柳浅染诱到青楼去的借口罢了,没想柳浅染竟将这事都说出来了,一时竟有些语塞。来自http://www.xbxys.com/

她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落到离炎墨眼中自是好一番疼惜,轻咳了两声后道:“百里小姐尚且年幼,还不懂事,大将军还请原谅。”

柳沛原本太过担心柳浅染,因此连离炎墨也在都没有发现。现下他离炎墨这般为百里灵开脱了,他一个长辈自然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看百里灵的眼神也带着几许不喜。

“殿下说的是。”

见柳沛对自己态度良好,离炎墨心里不由得有些得意,又看向一旁一直冷眼看着的柳浅染道:“柳小姐身为大将军府的嫡小姐,比百里小姐年长却要百里小姐来劝阻,没有半点未来太子妃的模样,大将军,可得好好教教柳小姐的规矩啊!”

这话柳沛听着就不乐意了,他的宝贝女儿比谁都要好,离炎墨这是不满意柳浅染吗?只是他听出了离炎墨的话外之音,他这是觉得柳浅染守不好作为他未来太子妃的规矩呢!

只是还不待柳沛开口,柳浅染便冷笑着道:“倒不必麻烦了,我柳浅染既任性又不守规矩,着实配不上将来要君临天下的太子殿下,更配不上太子妃这一尊贵头衔,来日我定会进宫禀明皇上,为我与太子殿下解除婚约!”

说的好像她多稀罕他似的,谁要谁拿去吧!

柳浅染这话一说,所有人都睁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柳沛和柳培元是觉得不可思议。柳浅染不是一直迷恋离炎墨的吗?他们两人之间的婚约都是柳沛用自己的军功和皇上换来的,为何今日子却要和他解除婚约?

离炎墨虽然也困惑,更多的却是烦躁。小百姓养生网这段时间他的兄弟们都不怎么老实,朝臣们大多开始站队了,他急需有柳沛这样手握兵权又具威严的大臣在自己这侧,若是这时柳浅染和他退婚,只怕他的处境会有些微妙……

而百里灵眼里却半是猜忌半是兴奋。她不知道柳浅染今日怎么忽然想要退婚了,莫非被男人睡了一晚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离炎墨了吗?

若是他们退婚了,按着离炎墨现在对她的态度……她已经能够想象到自己穿上凤袍的模样了!

当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来人却打破了这一瞬诡异的安静。

京兆府尹刘怀被家仆领进来,见到柳沛等人时先是行礼后低头道:“户部尚书家的小公子今日死于万花楼,下官听闻与小公子死前接触的便是太子殿下与将军府二位小姐,还请三位随下官去一趟万花楼,以便于衙门查出真凶。”

他的额间不断有冷汗滑落,没办法,谁让今天这桩案子涉及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呢!若是得罪了任意一方,又或是这一案件与这三人有任何关系,恐怕他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听他这么一说,柳沛和柳培元不由得心下一紧。方才柳浅染直言她杀了人,这下可如何是好,杀的还不是别人,而是户部尚书的小公子。

这小公子胆敢侵犯柳浅染,在他们眼中自是死有余辜,然柳浅染的声誉可不能再为这个事变臭了,否则……

“阿爹,大哥,我和这位大人去一趟万花楼,你们不用担心,我就回来。”柳浅染看他们的脸色就知道这两位是又在为自己闯下的祸事担忧了,只轻轻地拍了拍柳沛的手道。小百姓养生网

说完,她便对刘怀道:“还请大人带路。”

柳沛知道柳浅染是个执拗的性子,她不让他们去,那他们便只需在家等着便可。只是想到她方才惊慌地说自己杀了人,柳沛对刘怀弯腰道:“还请刘大人照拂小女一二。”

刘怀忙闪到一边去,笑着道:“大将军言重了。”

开玩笑,他可不敢受柳沛这一拜。柳沛可是从一品,而他不过区区正五品。

离炎墨和百里灵对视一眼后,也跟着刘怀走了出去。阅读xbxys.com

当几人到达万花楼的时候,仵作正在检验尸体,由于死的是户部尚书的小儿子罗长毅,整个万花楼都被刘怀清空了。

罗长毅还保持着柳浅染等人出门时躺在地上的姿势,只是因为缺血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青白。

刘怀正打算问三人具体的情况,没想百里灵却突然捂着嘴哭了起来,愧疚又难过地道:“姐姐,虽说罗公子对你意图不轨,可……这可怎么办碍…”

这话说的,原本持怀疑态度的刘怀这时开始打量起柳浅染来。若是百里灵这话属实的话,这柳浅染也是很有嫌疑的,如若不然,方才出门的时候,柳沛也不会脸色凝重地对他说,要他好好照拂柳浅染了。

柳浅染听了却没有做反驳,只是静静地看着罗长毅的尸体,而后蹲下身对仵作道:“这位大哥,你看看那匕首上是否刻上了什么字?兴许这便是那凶手的东西。”

仵作听了之后果然把匕首拔了出来,只是当他细看之后却对刘怀道:“大人,这匕首上刻有百里灵三个小字。”

还没等刘怀开口,柳浅染便一脸惊讶地看着百里灵道:“啊,你的匕首怎么在这儿?莫不是……罗公子见妹妹长得如此标志便见色起意,想要对妹妹不轨,妹妹不肯,于是将其杀害了吧?”

“你……”百里灵被她说的简直要炸了,这人怎能如此颠倒黑白。版权xbxys.com人分明是柳浅染杀的,说的却好像真是她一样0姐姐莫要冤枉灵儿,这匕首分明是我送给姐姐的,这罗公子想要行不轨之事的也是姐姐……”

柳浅染也不急,只是眨巴眨巴眼睛后对着刘怀道:“大人明鉴,我与妹妹究竟谁更容易让罗公子起色心是明显的事情。况且,这匕首上都刻有妹妹的名字,明明是贴身之物,怎么可能是送给我的呢!”

其实这匕首还真是百里灵送给她的,也算是她好运,那时一见这把匕首便爱不释手。当时百里灵为了讨好她,便忍痛将她送给自己了。

刘怀打量了一番柳浅染和百里灵,的确,若论姿色,柳浅染差了百里灵不止一点半点,而且柳浅染说话时神色如常,百里灵却好似有些心慌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有了定论。

“还请百里姑娘同本官暂时去一趟京兆府!”

第四章   你比较秀色可餐

百里灵整个人都懵在那里了,她明明是跟着来坐实柳浅染的杀人之罪,眼下柳浅染却将罪名冠到自己身上……

“慢着!”离炎墨见百里灵没反应过来,便知道事情不妙,忙叫住要将百里灵带走的刘怀道:“百里姑娘并不是凶手,罗长毅死的那会儿她正和本宫在一处。”

“这……”刘怀迟疑了,罗长毅胸口插着的是百里灵贴身的匕首,柳浅染又与百里灵争辩出了她为何会在此又为何杀了他,按理说是可以定论了的,只是……离炎墨亲自作证,百里灵和他在一起的话……怕是不好办……

柳浅染听了却是冷笑道:“敢问太子殿下是如何知道罗长毅是什么时候死的?况且,这大清早的,太子殿下又为何撇下我这个未婚妻而和百里灵在一起?”

“你……”离炎墨被她堵得一阵无语,这话着实不好接。他现在暂且还需要柳沛一门的势力,不能同柳浅染闹得太糟了,否则父皇那边不好交代。网站xbxys.com

他将柳浅染拉到一旁去,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对着柳浅染讨好道:“清染,你我都清楚这人是你杀的,可这匕首却是百里姑娘的。”

“现下刘大人要将百里姑娘带走,不若你先认下这罪行,我和大将军总能护你周全,但百里姑娘孤身一人,若是入了狱还不知道要经历些什么……”

听了他急急地说出这番话,柳浅染只觉好笑,又带着无尽的无奈。前世的自己到底是有多蠢,竟然会倾心于这样的人?又相信这样的人?

“清楚什么?我可不知道这人是谁杀的,难道不是百里灵杀的吗?至于百里灵入狱之后会遭受些什么,与我何干?”柳浅染说这话时并没有压低声音,引得一旁静静等着的刘怀为之侧目。

见柳浅染根本不买账,离炎墨也开始恼了,走过去对着刘怀冷声道:“本宫没有说谎,罗长毅是今日出的事,而我与百里姑娘一直在找柳小姐。”“当我和百里姑娘到万花楼罗长毅的房间时,罗长毅已经躺在地上没有出声了,而柳小姐衣衫不整地坐在一旁。”

百里灵见状忙点头应道:“太子殿下所言确属实,还请刘大人明察,还小女一个清白。”

她也不顾什么大早上和离炎墨在一起的声誉问题了,现下让刘怀认定柳浅染是凶手才是要事!

说完,她眸中带泪地对着罗怀盈盈一拜,那模样着实我见犹怜,看得刘怀直哆嗦。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且双方的地位都不低,死者的身份又不简单,这……可要如何判碍…

根据他现在的观察,如果柳浅染说的是实话,那么杀人的便是百里灵了,可是太子殿下又为何要撇下自己的未婚妻给百里灵作证呢?而如果离炎墨同百里灵所说属实,那把匕首却又解释不通,莫不是……柳浅染拿着百里灵的匕首杀的人?

想到有这个可能,刘怀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看向柳浅染的眼神也不同了。

感觉到刘怀向她投来怀疑的目光,柳浅染心下微沉。百里灵同离炎墨互相作证,她又的确一直在那个房间里,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极富磁性的男声。

“刘大人这案断的怎么样了?”

众人随声望去,只见那人俊美绝伦,眉目间透出几分邪魅来,一身死板的墨色官服非但没有将他束缚住,反而称得他更加修长高大。嘴角噙着一丝放荡不羁的笑,似乎对世间的一切都不屑一顾。

见到这人,刘怀与离炎墨脸上都显出几分忌惮与困惑来。还是刘怀最先反应过来,躬身道:“下官见过夜王爷。”

他对这位夜王爷的恭敬可不比离炎墨,敬离炎墨只是因为他是未来的储君,是太子殿下,与他本人无甚关系。

可眼下这位却是天傲皇朝唯一一位异性王爷宫玄夜,更是传闻中的“活阎王”,性情阴晴不定不说,还极其心狠手辣,偏偏他又极得皇帝宠信,谁要是得罪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宫玄夜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而后将目光在柳浅染及离炎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后,对着离炎墨似笑非笑地道:“太子殿下也在此啊,可是沈太傅近来为太子布置的课业太少了,太子殿下为了更好地锻炼自己,便来掺和这京兆府的事?”

“本宫有些小事要处理,无需夜王爷挂心。”离炎墨也只是淡淡地说道,然藏在袖中的拳头却已经快要握出水来了。宫玄夜怎么来了,若是他在父皇面前说自己荒废学业,同自己未婚妻的妹妹牵扯不清,那么自己就得得父皇好一顿训斥了。

再者,他最后那句可不似表面上那般轻松。父皇尚值壮年,本就对自己及各位成年兄弟有所忌惮,担心他们太早有了夺权的心思,若是宫玄夜对父皇真说了这话,恐怕依着父皇多疑的性子怕是又得冷着他好一阵了。

“唔……”宫玄夜点了点头,似乎不很满意离炎墨的回答,不过也没有再多为难他,只是将视线转向一旁的柳浅染,而后付之邪魅一笑。“柳小姐这样盯着本王看作甚?”

柳浅染前世也没见过宫玄夜,只听说过他的事迹。传说中的“活阎王”就站在自己眼前,她少不得好奇地打量了一番宫玄夜,只是没想被抓了个现行。

好在柳浅染是个脸皮厚的,只是稍稍耳尖红了一红便笑着道:“王爷秀色可餐,清染便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宫玄夜不由得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打量起柳浅染来。柳浅染也不惧不躲他的目光,只是后背有些微微僵硬。

这人看她的眼神感觉好奇怪,总让她感觉自己是砧板上被挑选的鱼肉一般。

真是个没羞没躁的,离炎墨见她这番花痴模样心中有些不适,只是很快便被鄙夷所填充。他只是看着刘怀道:“刘大人,户部尚书还在等结果,咱们便将这事定论下来吧!柳小姐杀了罗长毅,自得去一趟大牢。”

宫玄夜突然出现,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是早早将柳浅染送进大牢再说。后来的事他得和百里灵好好打算一下才行。

只是没想宫玄夜却出声道:“谁说人是柳小姐杀的?”

第五章 如何报答本王

宫玄夜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他。特别是刘怀,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不止一点半点了。这活阎王爷又跑来掺和作甚……还嫌这事不够复杂吗……

离炎墨却皱眉道:“王爷何出此言?”

他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就连柳浅染都对他这样说而好奇不已,饶有兴趣地等着宫玄夜的回答。

“你倒是说说,柳小姐为何要杀人?”

离炎墨还以为他要说什么,见他只是问柳浅染的杀人原因,脱口而出道:“自是因为罗长毅意图对柳浅染不轨,柳浅染不干,便失手将罗长毅杀了。”

“哦?”宫玄夜挑了挑眉,眼神意味不明地看向柳浅染后嗤笑道:“太子当我是瞎的吗?”

离炎墨皱眉,正要开口却被宫玄夜打断。“罗长毅可是咱们京城权贵里出了名的美人圣手,依本王看,柳小姐相貌平平,身材平平,怕是这万花楼中随便找个姑娘都比柳小姐强,她哪里值得罗长毅对其不轨?”

说完,他还笑着对着柳浅染道:“柳小姐,本王说的可对?”

柳浅染听了不由得直翻白眼,竟然将她同青楼女子相比较!况且睁大他的眼睛看看,她哪里身材平平了!柳浅染自小习武,因此身材也健康发育的较好,根本算不上平平。

可她还是皮笑肉不笑地附和道:“王爷高见。”

“嗯,依本王看,还是旁边这位……这位姑娘更有嫌疑,这姿色怕是万花楼的花魁也比不上,若是罗长毅对她不轨,倒还可能些。”

宫玄夜说这话的时候着重强调了姑娘二字,又拿百里灵与万花楼花魁作对比,听得柳浅染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百里灵见宫玄夜在打量自己,忙做出一副娇羞柔弱的模样。可没想宫玄夜却这样说她,语气不甚轻浮,听得她不禁白了脸,拉了拉离炎墨的衣袖楚楚可怜地道:“殿下,你知道我并没有……”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宫玄夜又开口道:“太子这学习的如何?本王这判断可还对?”

虽是疑问的语句,却分明不让离炎墨反对。他这是在威胁自己呢!离炎墨隐忍地握紧双拳,半晌后方才道:“夜王爷,说的对。”

“嗯,如此甚好,这案子算是破了,刘大人可以抓人了。”宫玄夜满意地点了点头,墨色的眸子中一丝轻蔑闪过。

这个所谓的太子殿下,也不过是个软骨头罢了。

百里灵不可思议地看向离炎墨,他竟然真的认同了他们的话,他明明知道人是柳浅染杀的。见刘怀要将她带走,她忙抓住离炎墨的手哭道:“殿下……殿下救我……我是冤枉的……”

离炎墨眼中虽有不忍,却也没有开口为她辩护,只是轻声道:“灵……百里姑娘别怕,本宫很快就能让你出来的。”

说着,他又对刘怀道:“百里姑娘是本宫未来的姨妹,身份特殊,就无需用你们那套抓人的法子了,一会儿本宫自会将她送至天牢。”

刘怀此时自是答应不已,这几尊大佛都不是他惹得起的,他只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没想到宫玄夜又道:“左右本王今日闲来无事,不若陪着太子送这位姑娘去天牢吧!”

离炎墨脸都黑了,宫玄夜逼迫他认下凶手是百里灵也就罢了,怎的还不依不饶了?他刚要发作,眼神与宫玄夜深邃如寒渊的眸子对视上时,心下不由得一紧。拒绝的话也说不出了,只得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

“王爷请便。”

说完,便拂袖走了出去。

见状,百里灵也忙提裙跟着走了。

柳浅染眸中满是嘲讽,她还以为离炎墨有多喜欢百里灵,怎的这就松了口?宫玄夜自是没有错过她眼中的意味,似笑非笑地道:“柳小姐的未婚夫怎的同自己身边的人搅在一起了?柳小姐不会吃味吗?”

这可与传闻不大相似碍…不是说柳浅染倾心于离炎墨吗?这样子……根本就不像痴情女子的模样啊!

柳浅染也不是个软弱的,笑道:“王爷方才不还说吗,我身材样貌皆比不上那姑娘,既不如人,便没什么好吃味难过的。”

说完,便也抬腿走了出去。徒留宫玄夜一人站在原地,意味不明地笑着。

这定国将军府的小姐,着实有趣。

柳浅染本是要回府的,奈何将军府同那天牢是一个方向。见到前面不远处两人腻腻歪歪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反胃,干脆在街边摊叫了一碗馄饨准备吃起来。

只是一口馄饨都还没吞下去,便听得身后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方才本王救了柳小姐,柳小姐一句谢都没道,是不是有些不大厚道?”

惊得柳浅染被一口要下不下的馄饨呛得剧烈咳嗽起来,不一会儿,一双修长好看的手递来一杯水,柳浅染想也没想便接过来喝下了。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柳浅染便见宫玄夜已然坐在自己的对面,一双桃花眼含笑地望着自己。“这下本王算是救了柳小姐两条命了,柳小姐可要如何报答本王?”

柳浅染心里骂了他一声,面上却干笑道:“王爷说笑了,其一,方才在万花楼我也没让王爷救我,其二我呛了本就是王爷害的,王爷这算不得救。”

宫玄夜挑眉,笑的一脸邪魅:“如此,那要不本王再折回去同刘大人说说,原来这凶手不是那姑娘而是柳小姐?”

“呵呵呵……王爷又说笑了……王爷不是要同太子殿下一起送百里灵去天牢吗,他们就在前面,王爷还是快去吧!”柳浅染总算知道他这活阎王的名号是怎么来的,倒不是其他,而是……太磨人了这厮……

“唔……那美人有太子送去,本王就不去掺和了。 本王倒是想同柳小姐商量商量,柳小姐这恩要怎么报?”

见他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看,仿佛自己不说出个让他满意的报恩方式来便不走了,柳浅染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让人又上了一碗馄饨后摆在宫玄夜的眼前谄笑着道:“王爷也知,我是个有未婚夫的人,自是做不来以身相许的样子的,而钱财那等身外之物,想必王爷也不缺,清染无以为报,就将这馄饨赠与王爷吧,礼轻情意重,望王爷笑纳!”

“我家中还有些事,就不在此久待了。王爷海涵,柳浅染告退。”

说完,柳浅染便头也不回地走了,那般火急火燎的模样真像是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赶她一般。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宫玄夜不由得轻笑两声。修长的手拿起碗中的勺子,细细地品味着香浓的馄饨在口齿间慢慢,慢慢,嚼碎,吞入腹中。

柳浅染。

摄政王的小悍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摄政王的小悍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你是我的情劫》之第10章 只有去找他了【10】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的情劫》之第10章只有去找他了【10】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0章只有去找他了轿车停在门口,白冷擎下车,头也不回的进屋。霍依人这会才听见动静似的,从楼下快步下来。“冷擎哥,外面是什么声音呀……是不是我姐来了?”白冷擎表情阴沉,缄默不语。霍依人瞧了一眼他的面色,柔声询问:“她有没有也问你要钱,我昨天已经给了她二十万了……”她越说,白冷擎眼底的冷色,就越发浓重。霍依人心底得意,表情一如既往的单纯,递过去一份文件:“对了,冷擎哥,离婚协议书,她签字了……”“你说什么?”白冷擎沉眸盯着

  • 小说《劫婚一场:恶魔不放手》之第10章 急速绯闻【10】

    原标题:小说《劫婚一场:恶魔不放手》之第10章急速绯闻【10】小说:劫婚一场:恶魔不放手第10章急速绯闻周围的人群中有不小的诧异生。“书呆子也会出去卖?”“不是吧……她平时那么一本正经的努力兼职赚学费。”周遭的议论声,让沐子溪顿时心如刀割,疼的鲜血淋漓。她不禁嘲讽的一笑,面对叶莹的视线,她要她说什么?说她被强暴时的感受么?沐子溪的手死死的攥着,指尖发白,她才发现自己怎么样伪装都是白费力气,任何人的一句话都能够轻易的把她推回到那日的黑暗和痛苦之中。“说话呀?”小莹好似一个前辈似的坏笑着推了沐子溪一

  • 小说红色征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红色征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红色征程第1章:被女上司打压青阳市水利局科员李睿年仅二十六岁就当上了副科级干部,在当地算是个年少得志的官场新进。可最近两年来他的仕途之路并不顺利。原来,一直提携他的老上司退休了,而新来的女上司又对他各种打压,眼看着升职无望,很多后来的同事都超了上来,心里很着急。现在,他坐在酒桌旁,喝着五十六度的老白干,醉意渐浓,酒入愁肠愁更愁,想到自己的可悲处境,心里暗暗不爽,那个女人凭什么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自己却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自己跟她到底有什么深仇

  • 小说官道之步步生莲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官道之步步生莲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官道之步步生莲第一章女领导的秘密在柳林市的政局,季子强可以说只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每天端茶倒水的秘书。可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得不暗暗对他竖起大拇指,并由衷地说一句,他是当之无愧的市府一秘。没错,他就是柳林市女市长叶眉的秘书,多少次在美女市长面临危机时,都被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化解掉。他长相不凡,潇洒沉稳,即使是高冷不苟言笑的叶眉看向他时,眼光也会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一个能坐上这样位置的女人,当然不同于一般女人。她冷静,克制,内敛和聪慧。这些,都

  • 小说无敌古董商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敌古董商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无敌古董商第1章青铜簋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即便已经过去三天,那情景依然像刻在唐启脑子里一样,不停在唐启眼前回放,很快唐启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学校,把那高富帅约出来,决一死战!但唐启很

  • 小说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幸运娇妻:丫头乖乖让我宠第1章穿成这样是想出去卖吗?铃铃铃!一声急促的手机铃声惊扰了傍晚安静的女生宿舍。“暖暖,赶快接电话啊,你发什么呆?”苏暖暖旁边的女孩轻轻的推了推她。“哦哦!”苏暖暖接了电话便起身说道:“我出去拿一下快递!”“恩恩,你去吧!”不一会儿只见她抱着两只精美的礼盒走了进来,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羞涩怪异。“哇,好漂亮的礼盒啊,里面装的什么?是不是男朋友送你的礼物?”其他几个女生看到精美的盒子立刻围了上来好奇的询问。苏暖暖尴尬

  • 小说盛世豪恋:权少的心尖独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豪恋:权少的心尖独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盛世豪恋:权少的心尖独宠第1章:跟我回家A市的夜晚灯火通明,霓虹车流川流不息。夜晚的孤独在每一个角落里喧嚣,将所有的宁静打扰。市中心的一家高档私人会所里,穿着暴露的美女侍者穿梭其中。这样一个金碧辉煌的场所里,弥漫着酒香和各种高档香粉香水的气息。偶尔经过的女人都是穿着暴露华丽的服装,画着妖艳浓厚的夜店妆。一个穿着米黄色连衣裙的女孩站在一个包厢的门口。她小小的脸上脂粉未施,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场合里外引人注意。她嘴唇紧

  • 小说床上有鬼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床上有鬼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床上有鬼001活埋外婆是个灵媒,在她去世之前给我找了一个鬼媳妇,可她竟是死了几千年的女鬼,对我们这个世界的文明几乎一无所知。为此,我让她专门入校学习,她不在我身边这些日子,发生了一些怪事……我叫白初一,一年前我和几个朋友打算隐居深山,却发现山里的生活根本不适应我们,于是又回到了城市。正好赶上我回老家清扫房子,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我朋友吴非打来的,听他的语气,似乎遇到了什么事:“老白,赶紧回去把我的桃木剑挖出来!”我问他到底什么事,他说:“一时半会儿

  • 小说最后一个丧乐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后一个丧乐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最后一个丧乐手第一章鬼书残卷我叫钱小乐,出生在一个吹手世家,只不过这世家,现在也就爷爷和我两人在苦苦支撑。凡事都有个大起大落,早年我家中也是弟子过百,风极一时!后来因为父亲带队的一起丧送事件,而导致家中弟子散尽,从此穷困潦倒,一蹶不振。早些年,我家中在十里八乡有个响当当的名号,钱家班!钱家班门下弟子众多,要想拜师学这吹丧乐的手艺活,复杂了去,过三关斩六将不说,还得负责一日三餐,端茶送水。咳咳,闲话先不扯。那年秋天,村里收成不好,十成的粮食,只

  • 小说我是个葬尸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是个葬尸人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我是个葬尸人第1章南大鬼话这个故事是我凭借着记忆写下来的,故事的内容很曲折,有些细节我也记得不是太清楚了,不过我会尽力把最真实的故事还原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其实把这些事情写下来的时候我是很纠结的,我心里非常清楚有些事情本来是绝对不应该让普通人知道的,但是这些秘密如果我不说出来,恐怕会永远尘封在历史之中!但是这些事情如果我说出来,那将面临巨大的风险,所以出于自我保护,我只能把这些事当作故事写下来。也因为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