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生完宝宝再找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23: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生完宝宝再找爹

第八章 教唆打架

紫苏将自己屋子仔细的搜索了一遍,捏着好不容易攒下的几两银子发了一会呆,拿定主意,冲下楼去。推荐http://www.xbxys.com/

正吃的开心的可心小宝看见她出现,立时住了手,紧张地不敢动。

慕容凌悠闲地将勺凤凰鸡蛋羹送进嘴,斜眼看着走到面前的紫苏道:“喂,有你这么心狠的娘?难道他们吃点好的就这么招你恨?”

“这顿花了多少?”紫苏攒紧手里的银子问。

慕容凌下意识的回答:“三两银子。”

紫苏数出一些碎银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拍:“这是一半,你说的,不管几个人吃都算我一半。”

说着,紫苏坐下,狠狠地为自己盛了满满一碗饭,看到慕容凌张大嘴还没有合拢,说:“看什么看?我付过银子不能吃?”

“能。”慕容凌点头,筷子“啪嗒”滑到地上去了,紫苏原来不是纯种小白兔啊?这天,客栈里几个人个个吃的肚儿圆,睡得也香。

夜半的时候,慕容凌忽然惊醒,看见窗外好像有黑影闪过,他一下跳起跑到窗前,只见外面树影隐隐绰绰的,除此外什么都没有。小百姓养生网

第二天早上,他还摊在床上嫌被褥不够软地翻来翻去不想起,听见一阵脚步声直奔这边过来,好像不止紫苏一人。

他已经明白了小宝那套关于客栈的说词,什么干净清静,小二随叫随到,真是没说错,因为这压根就没有人住,能不干净清静吗?店里只有他这么一个客人,三个小二,可不是随传随到吗?一个小二干活,还有两个待岗哩。

难道他一来,这店的生意也跟着来了,这么早就有客人上门?慕容凌穿上衣服,走到门前,昨天这门被他一脚踹垮,他懒得挪地方,反正这店里没有别人,这一层只有他一个人,就这么将门板丢在一边省得开关门了。

这时,紫苏带着一个木匠也就到了门前,对那木匠比划了一下,要他将门修好装上,而后讨价还价了一番。

等木匠动工,慕容凌也梳洗完,准备下楼,紫苏堵在门口一伸手。

“干什么?”慕容凌感觉没好事。

“这门是你昨天踢坏的,所以该你来付账不是吗?何况你还要住在里面,我也帮你还了价。小百姓养生网”紫苏的手又往前送了送。

“不是你乱叫人来抓我,我至于把这门弄坏吗?我住的好好的也没有叫你来修,自己多事还要我付账?”慕容凌站直了身子,往前一步。

这下好,紫苏伸着的手指直接戳上了慕容凌的胸膛,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她的脸不禁一红,倒退了几步。

这下慕容凌可找着好玩的了,原来她的命门在这里!

于是他像只优雅的豹子,步步逼近,直到紫苏的后背完全贴在了墙壁上。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的与男子相处,慕容凌身上有种独特的味道,不是香味,不是汗味,而是一种清新好闻的——男人味。

她有些怯,有些怕,有些惊,丢下一句:“你不给现银就从那笔债里扣。”奋力推开慕容凌,象兔子一样窜下了楼。推荐http://www.xbxys.com/

慕容凌双臂抱胸,好笑地看着紫苏逃远。

跟香万里有了合作的第一次不愁第二回,慕容凌这回连门都不出了,就有人上门服务。

紫苏一开始捏着手上所剩无几的银子很是愤怒,这小子存心要吃垮她是不是?无奈的是,小宝和可心那一大一小这几天改属猫了,一到饭点就眼巴巴地在桌前蹲着,饭菜上来,也不再向她请示,抓了碗就吃,真是叫紫苏颜面扫荆

而那个慕容凌得意洋洋地目光,更令紫苏抓狂。

如此几顿下来,紫苏很快接受了现实,不吃白不吃,要么就算到死她只会越欠越多还不完,要么,等她有了办法回华岩,这就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数目了。

再说,看到小宝和可心吃的那么开心,紫苏也是心酸。

罢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她豁出去了。

紫苏想开了,到了饭点,慕容凌点的饭菜上了桌,她丢下一句“记在账上”端起碗大大方方的吃。小百姓养生网

这下轮到慕容凌没辙,这么下去,他这个债主迟早要被欠债的给吃穷了不可。得想办法让紫苏快些还钱。

而要她还钱,最快的法子就是客栈得有生意,可是别说慕容凌,就是紫苏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别家爆满,那些客人都不上她这儿来。

紫苏看着慕容凌在门前晃来晃去的无所事事,偶尔抬头看看对面的悦来客栈,不禁心里嘀咕,这家伙不会也中邪,不想住她这儿,想到对面开个房,然后挑刺说这边房间怎不合意,住着不舒服,又要她负责出房钱吧?这个游手好闲的家伙,什么事情都不做,成天就想着怎么跟她对着干,来了没两天,就把她辛苦积攒了几年的钱一把掏空了,可恶!

慕容凌正算着对面在一个时辰之内进去了几个客人,这么会能赚到几个钱,便听到不远处那群孩子闹哄哄的声音。

“早就说了,你是个野种,还撒谎说那个客人是你爹,羞不羞?”

那群孩子又在跟小宝找茬生事了。

小宝一开始还挺骄傲的,虽然慕容凌不是爹,可是谁又有这么一位好看又厉害的大哥?他觉得自己家里也有个男人了,大家没有什么不同,那些孩子不会再歧视他,能够一起玩了吧?于是他很坦然地第一次大胆地钻进了孩子们圈子里,他们比谁的爹如何,他就把慕容凌搬出来比。

可是,没想到,他又被他们合伙攻击了。说明xbxys.com

“上次是我说错了,他是我哥哥,亲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小宝理直气壮道。

但是上过一次当的孩子们不会再上同样的当,他们不信,就算小宝指天发誓,还是没有人跟他玩。

于是他急啊,拉着那些孩子不停 表白自己说的是真的。

于是那些孩子嫌他啰嗦,有人一把将他推倒——没有办法,身材瘦小的孩子风吹都能倒,何况生气中比他高出一头的孩子,那劲可不校

小宝觉得屁屁好疼,嘴一瘪,但是忍住了。

“今天你找个亲哥哥,明天你娘还给你找个亲爹回来呢。”那些孩子轰然大笑。

“谁,是谁把小宝推倒的?给我滚出来。”一个声音在孩子们头顶出现。

小宝身子一轻,慕容凌将他扶起来,用手拍拍他衣服上的灰:“疼不疼?”

小宝含泪地笑:“不疼。”

明明是疼的,这小子还有些骨气,慕容凌对小宝笑了笑,一转头又目光尖利地看着那些孩子。

那些孩子吓的都不敢说话。

“你说,是谁骂你是野种把你推倒的?”慕容凌转而问小宝。

小宝指指其中的两个孩子,一个瘦些比小宝高一点,另一个要高他半头看起来很结实,看起来是孩子头。

“你们出来。”慕容凌冲那两个孩子钩钩手指头。

两个孩子不愿出来,可是别人也怕沾火星,一群孩子偷偷地往后溜去,于是,他们两个被动地就被站在了最前面。

“臭小子,你们是不是欺负我家小宝上了瘾?快赔礼道歉!”慕容凌忽然提高嗓音,那两个孩子一哆嗦,但是还妄图抵抗,死不出声。

小宝拉着慕容凌的衣角,觉得他更加高大威风了:“这回你们相信了吧?他真是我哥哥,我不是野种。”

“揍他们。”慕容凌命令道。

小宝惊讶地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两个孩子也震惊了,孩子头嘀咕道:“你这是以大欺校”

慕容凌哼了一声:“你还知道这话?早先你们对小宝做这事还少了?告诉你们,今天我就是以大欺小了,你们也可以人多势众找人来一起上,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两个孩子心里早就对慕容凌充满了恐惧,平常也的确是欺负小宝了,现在哪还敢叫人去,脚就像是被钉住了,不敢挪动。

小宝磨蹭着:“娘说,要讲道理,打架她会不喜欢。”

“所以说你就被养成了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慕容凌鄙夷道,忽然在小宝身后一推:“打他,不然别叫我哥。”

小宝被慕容凌那一下推得一下扑在了瘦些的孩子身上,一下将他撞倒,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而且小宝还刚刚好就骑在了那孩子的身上。

不知道是最后慕容凌那个轻蔑的眼神刺激了他,还是现在身边有个人壮胆,小宝看着被压在身下那孩子以前嚣张跋扈的脸上全是惊恐,胆子一下壮了起来,举起小拳头就揍了下去。

“小宝,你敢打我?”瘦孩子捂着脸,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跟屁虫一样任他们打骂,最多只是弱弱地分辨几句自己不是野孩子的小小子真会动手。

“别怕,打到他给你赔礼道歉为止。”慕容凌在一旁看好戏,还不断鼓舞小宝。

地上的孩子开始反击,小宝被他一把按了下去。

“哥哥,救我。”小宝马上向慕容凌求救。

可是慕容凌一动没动,只是说:“不要叫我,你肯定打得过他。”

于是,当紫苏听到动静从客栈跑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宝在地上跟人打的尘土飞扬,翻滚成一片。

第九章 一拍两散

瘦孩子终于受不了小宝顽强的攻势,嘴巴被打出了血,眼睛也青了一只,大叫:“对不起,我再不说你是野杂种了,别打了。”

小宝象一只被挑起了全部斗志的斗牛,一甩瘦孩子站起来,攥紧小拳头,一步步向孩子头走了过去。

孩子头刚才就想溜,可是被慕容凌一个眼神扫过去就没有了勇气,这时候更觉得小宝不再是昨天,甚至不是刚才那个小宝,心里居然也有点儿害怕。

但是,身后一群孩子看着,他多少也想保持自己做头的尊严,于是冲向小宝,先下手为强的将他扑倒在地。

小宝是第一次打架,从个头体力经验上根本就不是这两个孩子的对手,尤其是孩子头,只是慕容凌在一旁对他们的心理造成的影响是截然不同的。

那两个孩子怕慕容凌随时会帮着小宝上来给他们一人一脚就够受了,而小宝一出手就赢了,信心大涨,于是两个实力相差悬殊的孩子,居然打了半天不分胜负,直到紫苏赶来。

“小宝,你干什么?”紫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滚成泥猴子一样,与人揪衣领,互相挥拳相向的是她一手带了几年的孩子。

小宝聪明,会有些儿小淘气,因为没有爹会比别的孩子心智要成熟一些。但他一直很听紫苏的话,就算顽皮,也不过是耍耍小脾气,弄些恶作剧,从来不会打架。

小宝正打在兴头上,没有听见紫苏的叫声,慕容凌可看见了紫苏难看的模样,拦住她:“你看不见吗?孩子打架,你别插手。”

“难怪小宝会跟人打架,是不是你怂恿的?”紫苏气急败坏道。

“没错,这架是我要他打的。难道你想他天天被人骂野杂种?”

“关你什么事?他是我儿子。”

“我还是他哥呢。长兄如父,你们女人带男孩子不行的,要不是我来,小宝就废了,肯定被你带娘。哪有男孩子不打架的,说道理,你以为什么事情都说得通?”慕容凌理直气壮道。

“跟你这种不讲理的人没有什么好说的。”紫苏绕过慕容凌,一把将小宝从地上拖起来。

小宝还在不罢休的对孩子头齿牙咧嘴挥舞拳头道:“来啊,我才不怕你。”

紫苏一看小宝衣服被扯破了,脸上还被刮了几道口子往外渗着血,气道:“谁叫你打架的,娘的话都不听了?还不回去!”

小宝看到紫苏那脸色——吓得一缩脖子,像被拎小鸡一样被紫苏拎回了客栈。

“跪下,你真是无法无天了。”紫苏一进门将小宝往大堂一丢,气道。

小宝可怜巴巴的望着慕容凌。

慕容凌还可惜呢:“那么急着把他抓回来做什么,我看小宝未必就会输。再说,我在那里能让他吃亏?”

“你给我闭嘴!好好的孩子都被你带坏了。”紫苏冲慕容凌囔道。

“也不问问他是为什么跟人打架,你对小宝太不厚道了。”慕容凌很是不屑紫苏那种带孩子的方式。

“闭嘴!我教训自己的儿子,你走远些。”紫苏恼火了。

小宝乖乖地跪了下去:“娘,是我错了,你别怪哥哥。”

“当然是你错了,娘的话不听,别人随便说点什么你就当圣旨。”紫苏说着找把扫帚,就要去打小宝。

“不过就是打个架,至于这么小题大做?”慕容凌一把抓住紫苏的手,将扫帚夺下,丢的远远地。

“你放手,现在他学了打架,将来还会跟你去学杀人。慕容凌,我欠的是你的银子,不是孩子!你不是要这家客栈吗?好,给你,我们走。”

紫苏一伸手拉起小宝,上了楼。

慕容凌可不认为紫苏有带着那么两个拖累说走就走的勇气,他坐在大堂等着看好戏。

不一会,紫苏背了个包裹,拉着哭成泪人的小宝下了楼,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往桌上一拍:“不够的,以后我赚了再慢慢还。总之,我不会欠你的。”

“你们干什么?”可心正好跑回来,快到饭点了,最近饭菜香啊,她得早早回来等着开饭。

紫苏一看正好,省得她到处找了,一手拉着小宝,一手拖着可心:“这地方不要了,我带你们去更好的地方。”

“喂,你不是来真的吧?”慕容凌这才觉得不对了。

但是紫苏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只有小宝眼泪汪汪地不断回头,那双无辜而清澈的眼看得令人心疼。

“紫苏,你要硬气别拖着他们两个跟你受罪埃”慕容凌追了上去。

“这都是拜你所赐。”紫苏固执地说:“我可不想有天给自己儿子收尸。”

这里没有活路了,她就算一路乞讨也要带着小宝和可心回华岩去。

不就是一点银子吗?还慕容凌就是了,她可不想因此断送了小宝的一生。

“真是莫名其妙,一点小事就像天要塌了似地。”慕容凌也不劝了,紫苏不是当他做敌人么?他倒要看看,身无分文的她能带着那两个走到哪里去?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地回来求他收留。

于是慕容凌站住了,看着紫苏三人离去。

“这位公子,你买了这间客栈?”

紫苏她们的身影刚刚消失,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慕容凌身后冒出来,有点儿阴森森地。

慕容凌回头,只见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妇人正眼冒桃花地看着他。

这妇人有些面熟,慕容凌想起来了,这几天经常见这妇人鬼头鬼脑地暗中打量他。

他不至于这么大的魅力,连这老女人都迷恋?那可有点儿恶心。

不是因为她年龄大,而是那副猥琐样子。

慕容凌懒得理,抬脚往回走。

妇人不死心,跟在他身后自我介绍:“这位公子,我是对面悦来的老板娘,都看你几天了……我可是一片好心,这客栈别说买,住都住不得,会倒霉的。”

原来不是老花痴,慕容凌对她的话来了兴趣。

“为什么住不得?”

妇人见慕容凌搭上腔,神神秘秘地招手道:“来,到我那边去,我好好告诉你。”

慕容凌看看对面悦来客栈的牌子,去就去,正好他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了悦来客栈二楼,慕容凌走进一间空着的客房,正好可以看到对面那家没有牌匾油漆暗沉的客栈,很委屈的,又很顽强的立在那里,就好像紫苏一样。

悦来的老板娘萧氏见慕容凌发愣,凑上去指着对面的客栈说:“你看,那边地方不错,虽然没有我家大,可是门口宽敞,停车马方便。而且这客栈存在年头也不短了,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家车水马龙的时候,我家还小着啦,根本没有一比。”

慕容了回过神问道:“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样?”

“那边自从闹鬼就一落千丈,根本没有人敢住了。我敢说,紫苏那狐狸精一定看你是外乡来的,什么都不知道,哄骗你住店。这店啊,一年到头除了那些骚男人,都没人敢进去。幸亏你不是买,不然,可亏死了,这地方就是倒找,也没人敢接手。”

萧氏一副为了慕容凌好的语气道。

“你再看看我家,多气派,人气旺,看在公子被那狐狸精骗了,我做主给你打个八折,搬过来住怎么样?”萧氏热情道。

慕容凌看起来真是长的有些嫩,而且红颜欲滴的唇,白如玉石般的牙,微微一笑,宝石般的眼眸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叫萧氏老脸一红。

只是,人家笑是笑,还那么地和善可亲,就是不说要挪窝的事情。

“出门在外不容易,谁要我遇见了你,缘分啦,这样,多的不说了,五折。”萧氏伸出鸡爪似地五根手指头晃了晃。

慕容凌摇头,颇不以为然道:“算了,那边清静,我懒得搬了。”

萧氏有些抓耳捞腮,见慕容凌往外走,急忙追上:“唉,我这人就是见不得人家遭罪。那闹鬼的屋子,真是替公子担心埃算了算了,就算我积德修来生。不要你的房钱,东西也不要你收拾,我找两个麻利的伙计帮你搬过来。”

天下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做生意不赚钱还倒贴的?慕容凌只觉萧氏热情的背后不是那么简单。

“我看是没有办法过来了。”慕容凌叹口气,用一手食指和中指拈了几张白纸,在萧氏面前晃了晃,而后定住,让她看清楚那是什么。

萧氏的眼珠子鼓凸了出来。

“原来你真的把对面客栈买下来了?这可亏死了。”萧氏拍着大腿,替慕容凌惋惜。

“是啊,买都买了,只好接着做了。”慕容凌看起来有些后悔。

“这位公子,其实也没有那么绝望的。现在我把内情告诉你也不算晚,刚才都说了,我是个向善之人,你要后悔,不如考虑把这店转让给我。”说着,萧氏伸手去抓那几张契约书,慕容凌手一收,她便扑了个空。

“大婶,你刚才也说了,对面地段好,底子好,以前的掌柜没做好不一定我也做不好。”慕容凌显得很有信心,往外走去。

萧氏跟在慕容凌身后连走带跑道:“公子,公子,我可是为你好,说的都是大实话。虽然那边破破烂烂不值几个钱,但是我不能见死不救,不如我在你的买价上再加两成如何?”

任萧氏说破了嘴皮子,慕容凌都是摇头。

看着慕容凌晃进了对面的客栈,萧氏脸上的笑意顿无,跺脚恨恨道:“老娘好心当做驴肝肺,明儿后悔有你哭的。”

生完宝宝再找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生完宝宝再找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倾世王妃11章(第11章 多谢凌公子)

    原标题:倾世王妃11章(第11章多谢凌公子)小说名称:倾世王妃第11章多谢凌公子“站住,夜深了,王府内不许乱走动。”“这位大哥,我是王妃的婢女,我们王妃发烧了,麻烦你通融一下让我出去给王妃找个大夫来吧!”绿芜的身子还未走出夏荷院,就被门口的侍卫胳膊一挥给拦住了。那侍卫是君临墨身边的亲卫秦峰,只见他皱了皱眉,面无表情道:“姑娘,任何人都不能踏出夏荷院一步,这是王爷下的命令,还请姑娘见谅。”刚入王府人生地不熟的,公主受了伤又发高烧,绿芜一听,急的快要掉下眼泪来,哀求道:“大哥,求求你了,王妃她病的很

  • 醉玲珑11章(第11章 你这混账)

    原标题:醉玲珑11章(第11章你这混账)书名:醉玲珑第11章你这混账“怎么,我说随便你还能真打死她不成?”苏谦皱眉,果真是一分钟都停不下来,这孙女就是来折磨他的。“自然,祖父的命令孙女自当会遵从。”苏云轻嬉皮笑脸,一脸开玩笑的样子。苏谦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今儿苏云卿为什么会打那两姐妹一顿他自然是知道的,一直以来,这丫头一直都忍着,怕也是因为和二皇子的婚事。毕竟没有哪个皇妃会招惹一些不好听的名声,如今退了亲,反正名声已经坏了,也就破罐破摔了呗!她倒是个聪明的,吃不得一点亏,嘴上说不在乎和二皇子的婚事

  • 婚后欲爱11章(第十一章 这两年我根本没碰过她。)

    原标题:婚后欲爱11章(第十一章这两年我根本没碰过她。)书名:婚后欲爱第十一章这两年我根本没碰过她。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多,搞笑的是,原本有些没听过流言的同事,现在也都知道赵思雨做小三的事了,指着赵思雨小声地议论。所以赵思雨看上去特别生气,披头散发地冲上去打徐北,一副要跟她拼命的架势:“你以为韩小小她就单纯无辜了?她可是拿了我五十万的封口费!”徐北捏住她手腕,用力一推:“那是林慕理亏,把房子留给小小,你想出钱把房子买下,因为那房子里有你跟林慕上床的回忆!啧啧,你还真是纯情呢,为了留住做小三的记忆,从

  • 茉等花开11章(第十一章 合作愉快)

    原标题:茉等花开11章(第十一章合作愉快)小说书名:茉等花开第十一章合作愉快就在徐思玥要将手中的匕首扎下的那一瞬间,只听“嘭”地一声,门被人大力撞开了。紧接着,一片闪光灯亮起,以及按下快门的声音,让徐思玥知道,她得救了,但是她也完了。或许是紧绷的神经,在那一瞬间放松了,徐思玥,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所以,她并不知道,在闪光灯之后,陆晟泽如同帝王一般的走进了屋中,扫了一眼模样颇为狼狈的佟总,“佟总,您的爱好可真是够特殊的,据说有不少媒体都想要证实外界对您的传言是否属实,您说,我要是把这几张照片放出去,

  • 绝对达令11章(第011章 是我。)

    原标题:绝对达令11章(第011章是我。)小说书名:绝对达令第011章是我。祁然自然不会注意这个司机是不是新来的,可是她这么一说却有意识的在提醒他。她担忧地上前握住夏初安的手,然后试图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却被惊吓过度的初安狠狠地甩开了。她疯了般一个巴掌甩在叶彤舒的脸上,宛如一只受惊的刺猬。叶彤舒白皙的脸颊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五指红印。“夏初安!”祁然一把放开手里的人,沉声指责夏初安。她就这么不领情么?如果不是他和叶彤舒出现在这里,她现在已经被人侵犯了!叶彤舒立刻委屈地躲向他的身后,声音里带

  • 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11章(第11章 丑态败露)

    原标题: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11章(第11章丑态败露)小说名字: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第11章丑态败露众人纷纷朝着萧倾彤看过去,眼里满是惊讶。等到看清萧倾彤的样子后,又忍不住偷偷笑出来。“我的头发!啊……”又是一声尖叫贯穿长空。萧倾彤不可置信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乌黑亮丽的秀发,现在全都不见了,头顶上光秃秃的,顿时就崩溃了,忍不住嚎啕大哭。君延衍看到萧倾彤这幅模样,心中一股怒火瞬时冒起,一个大步走到萧倾彤身边,将她挽入怀中,不让别人再看到她的丑样。“都给我闭嘴!还要不要脑袋了!

  • 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11章(第11章 睡几次而已,就成你女人了?呵!)

    原标题: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11章(第11章睡几次而已,就成你女人了?呵!)小说名字: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第11章睡几次而已,就成你女人了?呵!慕青晚冷笑,挑衅的看着江淮安帅炸日天的脸。“江总,不过是睡了几次而已,怎么就成了你的女人?”“再说,这都什么时代了,大家也都不是小孩子了,你好歹也是出国留过学的人,怎么能讲出这么幼稚的话?”“幼稚?”江淮安闻言,眉头猛地一皱,整个人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源源不断地冒着冷气。他本来想要好好对她的,可这女人……江淮安气的冒火,身子往前一倾,用身体压住了慕

  • 再婚爱妻要复仇11章(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

    原标题:再婚爱妻要复仇11章(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小说:再婚爱妻要复仇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嫁给我,我帮你复仇。”秦时景目光灼灼,那双深邃的眼睛,好像一个漩涡,有着特别的引力,将顾清清一点一点的吸进去。轰……此话一出,顾清清顿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的目光中充满惊骇。嫁给他?他在开什么玩笑?是她在做梦还是这秦二少病糊涂了?他竟然要娶她?这怎么可能!“你不信?”秦时景好似已经猜到了她的反应,轻笑着问她。顾清清被震惊找不到天南地北了,她双手紧张的交握在一起,不安的看着秦时景。他不仅不要她赔钱

  • 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11章(第十一章 跟我回家)

    原标题: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11章(第十一章跟我回家)小说名: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第十一章跟我回家终于熬到了下班,独自坐在座位委屈了好久的方靖涵在大家都离开办公室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如梦初醒的抬起头,面对着空荡荡的地方,叹了口气,才起身离开。她刚才只是在不停的回想,过去和宫泽瑞的甜蜜,以及刚才他不信任自己的表现。那个曾经只要自己说,就无条件相信的男人到底去了哪里?这样的问题浮上心头,让人想要下意识的无视掉。不想思考,不想理解,不想知道答案。因为害怕,怕那个答案是,没有理由的消失了

  • 重生契约:步步沦陷11章(第十一章 粉身碎骨)

    原标题:重生契约:步步沦陷11章(第十一章粉身碎骨)小说书名:重生契约:步步沦陷第十一章粉身碎骨“顾承珩,放我出去!别逼我动手!”秦尔卿也挫败了,声音有些冷漠,只是那双黑瞳却倔强的看着顾承珩。闻言,顾承珩却是勾唇一笑,挑眉看着面容冷静的秦尔卿。动手?这个蠢女人想和他动手?他抓住秦尔卿的手一用力,便径直将秦尔卿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顿时,秦尔秦只觉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紫檀木的香味。那股香味清清浅浅,不浓烈,却又让人瞬间提神。“动手?嗬……有趣!”他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就像一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