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在东莞打工的日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23: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在东莞打工的日子

第七章 出卖色相

别看这小子叫得凶,但手头上的本事没几个,挨打的基本就是他。小说在东莞打工的日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打着打着,“嘭”的一下大门给推开了来,阿全进来了,赶紧把我俩给拉扯开来。

阿全说都是自家师兄弟,还这么打架,也不怕人笑话吗?

阿坤吃了亏,憋着一肚子的火呢,他说搞没搞错啊,自己可是为你出气,你来拉架?

我差点没笑出来。

阿全要不来拉架,你小子今天竖着进来,等下要横着出去。

阿全说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他瞧不上的女人,兄弟们实在犯不上。何况,这富士康别的没有,钩钩手指头,女人倒是多得是。

阿坤说,那也不地道,咱都是师兄弟,哪有说老公和老婆离婚了,兄弟去捡的?

我也郁闷了,当即说我给那女孩没什么,就是跟她说说话而已,你那只眼见到我搞她了?

阿坤一争执,急了,就说是阿全告诉他的。我还收了李洁原本是送给阿全的手表呢。小说在东莞打工的日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好家伙,这一下把内奸都给供了出来,最佳坑队友啊!

我一直觉得这事儿很可能有阿志在里面参合着,甚至之前坑害我的人也可能是他。现在得到了阿坤的确认,一切都真相大白。

我告诉他们,手表我明天晚上就会去退还,而且我也保证绝对不会和李洁发生超过朋友的关系。

阿坤说鬼才相信我。孤男寡女在一块儿,你说不会发生什么关系,骗谁呢?

我说爱信不信,不信给我滚,老子要睡觉了。

阿坤在哪里气得不行,阿全赶紧拉着他,两人退了出去。

我知道这事儿算是做绝了,基本上师父带的三个徒弟,我一下子全都给得罪完了。阅读xbxys.com

这个工厂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不仅要应付女的追求,还要应付同僚之间的勾心斗角,身累,心更累!

第二天轮到我休息了,我觉得应该找李洁出来谈谈,东西我还给她,顺带的给她解释一下关系。

我得清楚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不像富士康的其他男人,一男多女这种事情我实在做不出来。

哪曾想,刚刚走出宿舍,一个保安就来找我,问我是不是张旺财?

我点了点头。

那保安指着门口,说外面有人找我。

我看了看外面,门口停着一辆桑塔纳,几个像是“小混混”的家伙就站在车旁抽烟。我心里就是一跳,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想到这里,我咬着牙鼓起勇气,还是走了出去。小说在东莞打工的日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刚到门口,一个吊着香烟的黑脸汉子,隔着铁门就冲着我叫喊,说发哥在车上等我,让我上车。

因为我今天休息,有假条,所以可以出门。

上了车,王发坐在后座上,叼着烟冲我笑。

我硬着头皮跟他打招呼,喊了一声“发哥!”

王发笑着问我,吃东西了没有,没吃就带我去吃点。

我说吃了,工厂都有食堂的。

王发说那就好,准备开工吧。

我心头猛然就是一跳,终于还是来了,不过他会让我做什么事情呢?

打架、砍人、藏毒还是搞喷子。来自xbxys.com

王发似乎知道我的想法,扔给我一张照片,说这是你的目标。

我看了看,那照片上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老男人,旁边一个漂亮的少妇笑着挽着他的胳膊。

我吓到了。

皱着眉头,看着王发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刺杀这老头儿?”

“哈哈哈……”

结果,王发听了我的话,顿时大笑了起来。车前面的司机和副驾驶的黄毛,一个个要全都大笑不已。

我纳闷了,不知道这家伙到底笑什么?

王发说,小子别把我们想得那么坏,出来混就为了发财,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用暴力手段的,杀人更是最下策。你看《古惑仔》里面,打打杀杀,砍人刺激,但真闹出人命来,条子还是得介入,一样得有马仔去“顶包”。小百姓养生网

所谓的顶包,就是大哥犯下事儿了,弄死人了。

这时候,小弟就得去承认是自己杀的,然后在牢里面蹲个几十年苦牢,出来就“上位”了。

上位的方式要么你为社团流过血,要么你就为社团坐过牢。

我不懂,也不想懂他们的这一行。

我问王发既然不要我刺杀他,到底要我做什么?

王发笑了,给我耐心的解释一下,这其中的道道是怎么一回事。

出来混的人,有句弄经典的名言,一旦踏入这一行,等于一只脚在官门,一只脚在棺材。要么迟早被人弄死,要么就去蹲大狱。

一开始靠着狠劲儿,出来搏,有钱了,开始做生意。

什么白面阿KTV、夜总会,还有H事业。

但这些钱终归来得不正,条子迟早会查你,到时候还得去大狱里面。

所以,社团都会建立一个空壳公司,从事“洗黑钱”。还有啊,谁也不想一辈子都在刀口舔血,打打杀杀的过一辈子。

比方说王发,现在这货迫切的想要将自己“漂白”,然后再一点点的让黑道事业消失,说白点就是他想转型了。

照片上的男人叫李金,是东莞很有名的房开公司大老板,那些年东莞加速开发,房产很火。

王发的意思是自己投资,然后入股,希望能参合一脚,将手头的钱一点点的洗白。所以,这一次带着我,就是来谈合约的。

我说这也未免有点太简单了,我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埃

王发笑了,说哪里简单了?你当李金是傻子?

是!一个盘要开,李金之前肯定要砸很多钱进去,钱不够可能要跟银行贷款,但那都是要利息的。虽然少,但是数目大了,你看利息还少不少?

于是,李金就想到了提前“卖房”,让人投钱,他再修的路子。但他是个清白商人,不是什么人的钱都接,像王发这种可能性就很校

我却笑了,清白商人?做房开的,黑白两道没关系,他能做起来了?

这些年强拆可能少见,法律很健全了,2000年的时候,强拆死人是家常 便饭的事情。

一开始好言相劝,给你加点钱,让你搬。

钉子户要还不走,断水断电,这还行不通的话,那你就别怪我了。

直接找一群古惑仔,然后后面推土机强推。

遇到怕事的,最后还就给拆了,但遇到那种“倔牛”,闹出人命就是经常的事情。死了人,人家家人不干啊,又是报警又是上访。

房开这时候的白道关系就要出来罩着,赔点钱,大事化孝小事化无。

我说发哥,事情哪有这么饭,你直接找几个马仔,去恐吓一下他,合同不就签了?这狗咬狗,我最喜欢了!

王发说,事情没这么简单,李金背后有人的。而且,白道关系特别多,他要找人去恐吓李金,那就是“厕所点灯,找屎!”

那我没招了,这事我实在没办法,也出不上什么力气,谈判更加不是我的专长!

王发“哈哈”大笑,说谈判?谈什么判?

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来谈判的。

我没招了,你又不是让我来刺杀的,又不是让我来谈判的,到底叫我来做什么?

总不是路过这里,叫我去打酱油吧!

王发没有回答我,而是伸出一根指头来,勾起了我下巴。可是把我吓坏了,这死家伙不会是有什么不良嗜好吧?

如果真是要我做“后庭花”,老子打死也不愿意啊!

“恩,小模样还不错。”王发笑了,然后从一旁提出个袋子,让我打开,里面是一套精致的西装。

“换上它,谈正事。”

“所以我才说,到底要我去做什么啊?”

“哈哈哈……”

一时间,因为我的问题,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些马仔,全都大笑了起来。

我郁闷了,到底哪里好笑了?

王发说,不用我搞定李金,只要搞定他旁边的那个漂亮少妇就好了。

看着我疑惑不解的样子。

王发笑着解释,李金的老婆叫张珊,以前是个模特。

李金为了追她,用了很多手段,也特别疼爱这个老婆。说来也巧,自从两人结婚之后,李金的生意越做越大。

李金常常说,他老婆是旺财星转世,有了她自己才能飞黄腾达。所以,做任何生意之前,他都要去询问张珊一番。

张珊说这生意可以做,他才做,要不可以,他就坚决不做。

等于说,王发的这份合同,到底能不能签,就看张珊愿不愿意了。

我算是明白了,王发的意思让老子充当小白脸,去勾引张珊,然后让她帮忙说服老公签下王发的合同呗。

我苦笑,大哥!这事儿你可以找别人啊,你手下的这些小伙子,个个打扮潮流,谁都可以啊?

结果,王发说得话,能把我给气死。他告诉我,说张珊喜欢我种干净的小伙子,其实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我的活儿好!

我当时就震惊了,你到底是从哪儿看出我“活儿”好了?

亲自试用过是不是?

我不记得自己和王发什么时候来过一火包啊?难道这货还会看相不成!

第八章 富婆张珊

王发说,上次打架,我给打成那样了还能和他再单挑,体力肯定好。而且,因为我农村出来的,经常锻炼,腰部肌肉好。

从这种种分析,加上这货也开夜总会的,阅人无数,一看就知道了。

他说张珊是少妇,这个年纪最是饥渴的时候,如果不能让她满足了,这合同就谈不下来,他那些小弟几斤几两很清楚。不是没有比我帅的,也不是没有活儿好的。

但是,又要帅,又要活儿好的,他只能找我了。

靠!这特么也叫理由?

我说如果我拒绝呢?

王发说,他已经按照我的要求,最大的宽限了。现在做的事情又不犯法,如果我还拒绝,他只能收“利息”了。

我知道他所谓的利息,肯定是去找杨芳的麻烦。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是要么我去上张珊,要么他找人上杨芳。

我是个男的,吃亏不大,杨芳是个女的。而且,犯王发手中,他那么多小弟,能善终吗?

这就是一个良心与现实的激烈冲撞了。

我很纠结,但两害取其轻,我只能勉强答应下来了。

谈合同的地方是一家大酒店。

我在厕所换了西装,老实说真的很帅,我不是自己夸自己。

学校读书那会儿打篮球,本来身架子就棒,西装套在身上很精神。而且,要做那事儿,冠吸大哥曾经说过,全靠腰部力量。

当时的采访,还有人不信,结果没多久那啥照门就出来了,所有人都信了。

我们去了酒店上层。

哪里在打高尔夫球,李金挥杆,旁边坐着一个贵妇人就在喝咖啡。

所有小弟们都在外围等着,王发给我打眼色,示意我跟上他。

说老实话,我心里直打鼓,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但是,现在赶鸭子上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王发是个老狐狸,他过去后没有谈合同的事情,而是和李金两人寒暄了一番。接着,两人就在哪里打高尔夫,扔下我站在哪里和张珊独处。

我瞄了一眼旁边的张珊,年龄应该在29到31左右。

当然,有钱人不像我们农村。也许这把年纪了,已经满脸皱纹,皮肤黝黑了。

但是,张珊包养得很好,气质也不错,看起来也就25、6左右。

我心中狂跳,这个时候我应该做点什么呢?

搭讪她,但我找不到话题啊!

前面的王发借着拿高尔夫的时候,冲着我挤眼,示意我赶紧想办法。

我真没什么经验,找不到该说些什么好?

结果,张珊先反应过来,估计看着前面的打高尔夫,有点无聊了都。她瞄了一眼旁边,正好就看到了我。

笑了笑,她竟然主动和我说话。

“小伙子挺帅气的啊,叫什么名字?”她的声音很有磁性,听起来也很舒服,透着一股青春靓丽的气质。

听到她的声音,我还真是有点紧张,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张旺财!”

看我不好意思,她笑了,询问我是不是第一来?跟王发有多久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到现在为止,说真的,具体我自己当时都说了些什么,自己都记不清楚了都。

我不知道张珊怎么想,但好像是被我勾起了兴趣一样,一直不断询问关于我的事情。

当时又不像是拍电影,还要对一下台词什么的,我没有,找不到答复她的话。所以,基本上等于她问什么问题,我就实话实说什么。

我告诉她,我来自农村,跑到这里来打工的,因为欠王发人情,所以跟着他一起来了。

张珊笑了,说我这么老实,难道就不怕王发回去之后收拾我?

这话一说,我特么才意识到,真是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事情啊?

那边打高尔夫的两人也回来了。

李金走过来,亲了一口张珊,说打了一身汗,他要去洗个桑拿。

张珊让他自己去吧,她想在这里坐一会儿。

接着,李金笑了,他也打着哈哈说要去洗个桑拿,还叫走了其他的小弟,于是这边就成了我俩的地方了。

张珊很聪明,一下子就拆穿了我,她问是不是王发叫我来,让我找她,然后想通过她这边把合同拿下来。

我紧张到爆啊!一下子红了脸,感觉就像是小孩子做坏事被抓到了一样,点着头,表示确实是这样。

张珊笑了,说你小子太老实了,不怕事情砸了?王发回去收拾你?

我说我已经尽力了,事情不成,我也没有办法。

张珊笑了,站起身来,她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肩膀,围着我转了一圈道:“其实,王发不蠢,相反很聪明,他居然找来了你这么个活宝。”

最后,这女人干脆一把抱住了我,在我怀中小声的道:“你说你已经尽力了,那可不是?等下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尽力了。说,你想不想和我做?”

我直言不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道:“不想!”

“为什么?”张珊倒是惊讶了。

“我有女朋友的。”

张珊噗嗤一声大笑:“我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单纯的人。嘻嘻……你果然没骗我,真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吧?”

我点了点头。

张珊离开了我,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去,端起一杯咖啡来,送到红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她的动作很轻,也很优雅,看起来挺诱人的。

张珊给我讲了一个很惊人的事实,让我当时目瞪口呆,都找不到话语回复她了。

她说,她当初被李金拼命的追,跟我一样单纯,根本看不上他的。结果,因为这东莞的物质再加上身边的伙伴们,一个个不是去坐台了,就是跑去傍大款了。

当时只是一个模特而已,还是最下面的那种,她一个拼死拼活才三四千块钱,人家几个晚上就捞回来了。

看自己恪守那点自尊,却换来了苦日子,连那些小杂志的编辑都瞧不起自己,他们还想“潜规则”。

有一天,张珊想通了,既然都要出卖身体来换取金钱,与其让大多数男人来糟蹋自己,不如给一个好了。李金那么有钱,虽然老了点,但他对自己好啊!

于是,她就下嫁给了李金。

古人曾经说过,食色,性也!

也有说吃饱喝足思淫欲。

当张珊追求金钱而放弃一切时,当她满足了自己的物质追求时,更多的是空虚寂寞和无聊了。

偏偏在这方面,李金还真给不了她,都一把年纪了再加上长期焦虑生意上的事情,哪方面早就不行。

张珊等于嫁了人,就是守活寡了!

张珊说到这里,翘着二郎腿,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 本来她是模特出身,身材就特别的好,穿着短裙黑丝袜,这翘着腿的姿势就更加的诱惑人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悄悄的别过头去,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

张删说,我要合同可以,得让她满足,否则就没得谈了。

真的,她突然间这么说了出来,我反而红着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越远越好。哪怕地上有条缝隙,能让我钻进去躲起来也不错。

我都干了什么?竟然接了这么一个活儿,真心觉得身心疲 惫。

“喂,老婆,老婆,过来啊!我们该去打台球了。”

那边的李金大声的叫喊了起来。张珊答应一声,然后从我旁边走了过去,将一张卡片塞入了我的兜里面,小声的道:“这是我的房卡,如果还想要合同的话,晚上来中证酒店找我。”

说完,走过去的时候,这少妇还使劲儿的摸了我一把下面。

“嘶……”

突然的来了这么一下,我根本没防备,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是,张珊却瞪大了眼,一副惊喜的表情笑了。

我真是特么的无语,你捡到宝了?笑得这么开心?

他们在哪里打台球,很无聊,我就坐在哪里发呆,想着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接着,要吃晚饭了,王发一个劲儿的给我递眼色,大意是询问我怎么样了?事情搞定了没有?

我不好意思说,所以没有理会他。

王发以为没进展,已经到了吃饭的点儿,这货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李金估计有点不舒服了,啥意思,还要蹭饭啊?

但是,出乎预料,张珊竟然开口说,“已经到这个点了,咱们就一起吃晚饭吧。”

李金向来疼老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发也厚着脸皮坐下来吃饭。

他们三人在哪里吃着,但旁边的都是喽啰,老大能有资格上桌,他们可没有啊?

我也不敢过去坐。

但是,那边的张珊却笑着对我说,“小兄弟,你站着做什么呢?一块儿来吃啊!”

“他是?”李金不痛快了。

这桌子上都得有身份的人才能坐吧,我算什么呢?

王发只能给我找个身份了。

他说我是他远房亲戚,按辈分来算应该是表弟。

既然是表弟的话,那坐上去吃饭,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二对二的对坐,李金和王发一直在哪里聊关于生意上的事情,我就闷着头坐在哪里,夹菜吃饭都不好意思。

在东莞打工的日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在东莞打工的日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烈火青春11章(第011章 你爷爷来了)

    原标题:烈火青春11章(第011章你爷爷来了)小说书名:烈火青春第011章你爷爷来了我承认我脾气不咋地,被张美仪怒喝了一句,差点想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但最后我还是想到了后果,只能将心中的愤怒埋藏在心底里。刚刚走出办公室的我,就看见谭若伟他们几个远远看着我,看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他们放肆地大笑。我像是丢了魂一样,慢慢的走回班级,刚坐下来准备找些什么东西发泄情绪,就看见陈业洪带着小表姐气喘吁吁从饭堂那边跑了过来,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见小表姐的身影,我内心一暖,身上的疼痛以及心理的愤怒也几乎感觉不到。“江

  • 不值得爱的婚姻11章(第11章 他,为什么帮我?)

    原标题:不值得爱的婚姻11章(第11章他,为什么帮我?)小说名:不值得爱的婚姻第11章他,为什么帮我?乔子轩这么一说,让楚南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我也非常的吃惊,该不是真的因为我的原因,才会让乔子轩改变了想法,马上都要签约的时候,就这么说改了主意就改了主意了?楚南皱了皱眉头,勉强压下了心里的震惊和愤怒,微笑着说,“乔少,您的这个玩笑可开的有些大了。”可是乔子轩却收起了笑脸,冷冷地看着他,“楚南,楚总,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他的态度没有一丝的玩笑和戏谑,眼神中丝毫没有半点隐藏的蔑视。楚南的

  • 贴身司机11章(第011章领导的要求)

    原标题:贴身司机11章(第011章领导的要求)小说名:贴身司机第011章领导的要求“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李文龙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李文龙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林雪梅睁开了眼睛,吓得李文龙又把胳膊缩了回去。“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脸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了?见林雪梅醒来,李文龙欣喜万分:“林总,您觉得怎么样了?”说着话,又要伸手去触摸林

  • 妖孽兵王11章(第0011章 春光乍泄浴巾中)

    原标题:妖孽兵王11章(第0011章春光乍泄浴巾中)小说名称:妖孽兵王第0011章春光乍泄浴巾中秦婉儿一路上风驰电掣,她赶到现场之后,看到徐云正一个人玩儿台球玩的开心呢。徐云见秦婉儿来了,把球杆架在肩膀上:“玩儿一局?哥有个外号,叫小火箭!”“少跟我废话,不是有人聚赌吗!”秦婉儿把四周看了个遍,连台赌博的游戏机也没看见呀,上当的感觉在心底由然而生。徐云把球杆丢在台桌上,伸手指了指东南角落:“不信自己下去看。”秦婉儿眉心蹙起,她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走到东南角处,果然看到一道暗门!秦婉儿心中大吃一惊,

  • 传奇再现11章(011 来自凌晨的锤子)

    原标题:传奇再现11章(011来自凌晨的锤子)小说:传奇再现011来自凌晨的锤子于亮后背的刀伤,在县医院总共花了不到三百块钱缝合,而且这里面还包含了消炎药的药费。缝合完伤口,众人怕李瞎子带人进县城里找,所以就没敢多呆,甚至连晚饭都没吃,直接就奔着市区赶了回去。路上。“哥,你有的时候真是太好说话了,我就不明白了,你咋就那么怕李瞎子呢?这他妈连晚上饭都没敢在五常吃,传出去多磕碜啊?”林伟开着车,挺来气的骂道。“跟怕没关系,而是没必要。”林军和伟伟的思维层面,和心里成熟层面,显然不在一个点上,所以他只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11章(第11章 李诗雅)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保安11章(第11章李诗雅)小说名: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第11章李诗雅李诗雅听完江成这句话就呆住了,她曾经幻想过很多种场景下江成对她表白,有浪漫的,有刺激的,甚至还有惊险的,可是就是没有想到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问出这种问题,这实在是太突然了。李诗雅想到了学生时代江成为了保护她去和别的学校的学生打架,跟社会上的流氓斗殴,每次都被别人打的遍体鳞伤,还要被老师们看成坏学生。可是每次在她被人骚扰的时候他都会及时出现在自己眼前,从初中到高中,他就是这么默默的保护着她。他的身影早已深深的扎在了李

  • 贴身兵皇11章(第十一章 小丫头来那啥了)

    原标题:贴身兵皇11章(第十一章小丫头来那啥了)小说名字:贴身兵皇第十一章小丫头来那啥了萧风见林琳醒来,收回手,忙说道:“小丫头,不要害怕,是我。”听到萧风的声音,林琳一愣,看着萧风微笑的脸庞,惊恐的心渐渐安静下来。昏过去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中。“风哥,谢谢你救了我。”林琳低着头,身体颤抖着说道。她不敢想象,今晚如果没有萧风及时出现,她将会面对什么。萧风摇摇头,拍了拍林琳的脑袋:“呵呵,小丫头,别和我说谢谢。忘了你我的关系了?我可是你的房东,呵呵。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是我的房客,那我就一定罩着你

  •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11章(第011章 我也是醉了)

    原标题:女总裁的功夫神医11章(第011章我也是醉了)小说:女总裁的功夫神医第011章我也是醉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说,是程艳、潘月虹、于丹等销售部的人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白静初一点儿也不会感到惊讶。因为,她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对国内茶叶市场进行调查,甚至是包括每一种茶叶的销售数据、市场份额等等,非常详细。可是,人家霍青刚刚来到通河市,又是突然来的产品展销会,就能提出这样的见解来,眼光就不是一般的毒辣了。可以说,这是一针见血!“照你这么说,山野茶就推不起来了?”白静初将车子停在了一边,就

  • 上位11章(第十一章 疯狂的李老根)

    原标题:上位11章(第十一章疯狂的李老根)书名:上位第十一章疯狂的李老根事情是这样的,上林乡李家村有一个叫李老根的农户老婆怀孕了,他已经有了两个女儿,这一胎就是严重超生,这李老根平时是个极老实的人,也不爱说话,老实到就是别人吐口吐沫吐到他脸上他也不会放个屁,自从他老婆怀孕后他就把老婆关在屋里不出来,等到计生人员普查的时候才发现,这时他老婆的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无论计生人员怎么劝说,这李老根总是一声不啃,就是死活不让老婆去引产,因为段泽涛抓计生工作特别强调不准采用暴力,计生人员没有办法只得向乡里

  • 我的美女俏老婆11章(第11章 午夜车魂(下))

    原标题:我的美女俏老婆11章(第11章午夜车魂(下))小说名:我的美女俏老婆第11章午夜车魂(下)单行道制约着车辆的调头,以及距离!如果是在高速行驶状态下,只要前面有一辆车发生事故的话,紧随其后的车辆就必须插道,往反方向车道调头!二号车突如其来的翻车,使得紧跟在其后的两辆车司机仓惶调头,然而,与其保持平行线位置的肖胜,岂能如他们意,方向盘猛然往右打去,正处在两辆车中间的奔驰,整个车身快速斜移,车尾轮胎触碰到三号车的车尾,车头轮胎触碰到四号车的车胎,两辆汽车的同时阻力使得奔驰轿车,猛然往后弹飞,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