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神级小道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0:36:51 来源:网络 []

小说:神级小道士

第八章     亮衣门

被仇简归吓了一跳的温雪莹看着坐在床上看着她的仇简归,没有好气的说:“你干什么?吓了我一大跳。网站http://www.xbxys.com/

仇简归这才分清了梦境和现实,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把手心的汗珠随手一甩,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才感觉好了些。

看到他的样子,温雪莹也好奇了起来,问道:“你怎么了?难道是做噩梦了?梦到什么了?看不出来你的胆子也不大嘛。”

仇简归喝了几口水,斜着眼睛看了坐在一边幸灾乐祸的温雪莹一眼,说:“我从来也没说我胆子大,倒是你,刚才在干什么?”

温雪莹忍不住迟疑了一下,总不能说自己那边看完了资料过来之后,看到仇简归皮肤很好,眼睫毛很长,就忍不住凑上来想要仔细看看吧。

“那个。。。我是想叫你的,只不过看你睡得那么熟,所以有些纠结。小百姓养生网。。”

仇简归怀疑地看了吞吞吐吐的温雪莹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坐到床上问:“怎么样,都有什么发现吗?”

一提到案件,温雪莹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马上坐直了身子说:“没有发现什么,资料基本都和哈尔滨差不多,所以我打算亲自去亮衣门那里看看。。。”

“哦,好啊,慢走不送,我就自己一个人坐车去哈尔滨好了。。小说神级小道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仇简归马上打蛇随棍上,抓住温雪莹话里的“我”不放。

之前他做的那个梦现在还让他心有余悸,那双眼睛他太熟悉了,那就是那个邪灵的眼睛,想不到那个邪灵居然都已经有了灵智了。

那个女人的魂灵带他去的那个地方也很不寻常,从那四座坟墓里面的人还是土葬就能看得出来,那些人死了有些年头了。

虽然目前知道的一切还不能串联起来,可是却隐隐让仇简归感觉,那个亮衣门那里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自己去了很有可能九死一生。

听到仇简归的话,温雪莹马上驳回:“想都别想,这次的案件这么诡异,你必须要帮我!不然我就让哈尔滨那边的人调查你!”

仇简归挠墙啊,自己上辈子到底是欠了温雪莹多少钱埃实在没办法,他只能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意思就是,这里的事他解决不了,他师傅复活也一样没办法,如果不是那些大门派的师叔一辈的,来多少就得折进去多少。原文http://www.xbxys.com/

听了仇简归的话,温雪莹的神色也慢慢低沉了下来,在今天之前,她根本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信。

但是她宁肯自己仍然不信,因为相信了鬼的存在,反而让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自己能防盗二十多个壮汉有什么用,连鬼的一根毛都碰不到。

仇简归看到她的样子也有些郁闷,他不是那么冷酷的人,要是能帮忙的话,他绝对不会置身事外,关键是这里的事根本不是他能解决的。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五分钟,谁也没有说话。仇简归忍不住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温雪莹开口了:“你走吧。”

“那你呢?”

“我要去亮衣门那里看看。”

“你疯了吧,你去了有什么用?你觉得你是个警察那个邪灵就不会杀你了吗?”仇简归这个着急啊,这个女人没有听他的话吗。来自xbxys.com

“我知道的,我知道我去了也没什么用,但是这样离开,我做不到,也许我就是这么傻的人,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不仅是救了我,还告诉了我这些。”

说完,温雪莹冲仇简归微微一笑,让仇简归忍不住感觉心里揪了一下。随后温雪莹站起来就拉开门走了出去,留下仇简归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

仇简归握紧了拳头,他很理智,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要是去了,无非就是让那里多死一个人而已。

“我只是想要过完猪的一生而已啊,这样的事不都是天骄干的吗?”

仇简归咬着牙喃喃自语,脑中不由闪过了死鬼师傅那张脸:“简归啊,你要记住,虽然你天资平庸,但是也永远不要看低自己,谁说庸人就绽放不出什么光芒?”

温雪莹走出警察局,坐上了自己的车,看着副驾驶座上面的一摞卷宗,深吸了一口气,希望能让自己颤抖的身体平静下来。

她很怕,她怎么可能不怕呢?她连一个鬼故事都听不完,现在却要去和真的鬼打交道,只是想一想,都让她感到一阵阵眩晕。

可是她仍然要去,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因为这是一个警察的职责。小百姓养生网

想到这里,温雪莹的眼神变得坚定,松开手刹,打着火,结果突然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仇简归猛地坐了进来,一把把那些卷宗扔到了后座。

温雪莹傻傻地看着仇简归,连开车都忘了。仇简归看了她一眼说:“怎么了?傻了?要是傻了还是不要去亮衣门了,回去看医生比较好。”

温雪莹反应了过来,踩下油门,忍不住看着仇简归说:“你怎么会过来?”

“那当然是因为我不能看着一个女人去送死了,这事要是被我师傅知道,他非得从下面上来揍我一顿不可。”

仇简归无奈开口,同时不知道是解释给温雪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那个邪灵终究还没有完成,它无法移动,那么这件事其实还是有点余地的,只要到那里去搞清楚怎么回事,在那个邪灵完成之前离开就行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那些大门派去头疼吧。。。”

听着旁边仇简归罗里吧嗦,温雪莹却没有一点不开心,反而似乎整个人都有了动力,她自己都没发现,之前还在颤抖的她,此时却充满了自信和喜悦,心里也被填得满满的。

亮衣门距离农安县不是很远,只不过道路不怎么好走,两人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快要四点了。

进了亮衣门,温雪莹才发现这里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好,房子还都是砖瓦房,也没有什么小楼,道路都是土路,不时还能看到猪鸭鹅狗之类的小动物经过。

仇简归看着周围的一切,脸上倒是出现了怀念的神情,他生活了二十年的村子和这里也差不多。

两人就这么晃晃悠悠地到了村子里面的派出所,农安县早就打过了招呼,此时村长,村支书还有派出所的所长副所长全在那里等着。

停下车,四张老脸立刻迎了上来,仿佛盛开的菊花,让仇简归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温雪莹却不能这样,只好站在那里挂着僵硬的笑容。

“哎呀,上面终于派人来了,你可要相信我们呐,我们真的没有骗人,村子最近不知怎么回事,邪得很。。。。”

温雪莹一边应付着四位老人家,一边试图向站在一边的仇简归寻求帮助,却发现仇简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去十几步,站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

等到温雪莹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四位老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兴师问罪:“仇简归,你怎么回事,闪得可真快埃。。。。”

可是温雪莹看到仇简归的双眼的时候就忍不住闭上了嘴,仇简归的双眼此时黑白颠倒,黑眼珠变成了白色的,还闪着微光,白眼球反而变成了黑色的,看上去很诡异。

顺着仇简归的双眼看去,温雪莹就看到了一座房子,她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来,只是感觉那座房子很阴森,让她很不舒服。

“你怎么了?那所房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到了这里之后,温雪莹就觉得心头似乎萦绕着一朵乌云,让她往日的泼辣干脆弱了几分,不由得把仇简归当成了主心骨。

仇简归目不转睛,嘴里说:“嗯,好重的阴气,那里要是不闹鬼我把那座房子吃了。”

听到仇简归这么说温雪莹就忍住朝他靠近了一些,似乎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这个时候,副所长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看到两人在看那所房子,立刻说:“温警官啊,那所房子就是第一次发生案件的地方,不愧是大城市出来的人,一下子就发现了。”

温雪莹有些不自在,她能发现什么,这全都是仇简归的功劳。可是还没有等她说什么,副所长却一眼就看到了仇简归的双眼,立刻就吓了一跳,话都说不利索了,指着仇简归:“这。。这个年轻人。。。”

仇简归这时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冲着副所长歉意地一笑,随后对温雪莹说:“接下来什么打算?这个村子确实有问题。”

温雪莹听到仇简归问自己不由有些慌了阵脚,想了一下之后说:“要不,我们先去那个房子那里看看?”

仇简归点点头:“正合我意。”毫不迟疑迈步就走,温雪莹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可是也只能赶紧跟了上去,只留下副所长站在那里看着两人的背影。

第九章      探查

那座房子距离派出所不是很远,两人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站在这所房子前,那种阴森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让温雪莹担心不知什么时候会冒出什么东西来。

房子外表看上去就是普通的砖瓦房,一块块青灰色的石头垒成的围墙,院子里养着一条狗,十几只鸡,三只猪,还有一只猫。

农村没有太多偷盗的事情发生,所以房子的门比较简单,就是一道比较大的栅栏上面上了把锁就完事了,站在外面就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仇简归的脸上没有了平日的惫懒和漫不经心,严肃认真地打量着这个院子,似乎那里面正上演着什么精彩的大片。

“那个,仇简归,你看咱们是不是先回去找上点人再来这里啊,稳妥为先嘛。。。”温雪莹的脸都有些白了,站在旁边出主意。

仇简归不为所动,伸手抓着门推了推,弄出了一阵哐啷哐啷的声音,让温雪莹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的。

“那会有不少意外产生,现在咱们两个的到来是一个突发情况,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线索,不然的话可能会被掩盖。。。”

仇简归简单的回答了一下之后,就开始研究起那把锁来:“我能在二十秒内打开这把锁,你能不能给我担着点?”

无语地看着仇简归一本正经地这么说,温雪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个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好纠结啊!

正在温雪莹纠结的时候,仇简归已经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了一根细铁丝,正在那里捅咕锁眼呢,那副模样莫名有了几分猥琐。

温雪莹这下也不用纠结了,仇简归已经帮她做出了选择。结果正在她看着仇简归捣鼓锁眼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

这个声音带着那么一点阴森,带出的冷风吹到了温雪莹的耳朵上,让温雪莹的心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直接跳到了嗓子眼。

“啊!!!”

仇简归一回头就看到温雪莹像是被咬了一口一样跳了起来,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面目在阴影中多了几分可憎。

扔下手里的铁丝,仇简归站起来一步迈到温雪莹和那个女人之间,同时一把把惊魂未定的温雪莹拉到身后。

这个动作让温雪莹立刻就镇定了下来,同时心里也泛起了一丝丝异样,看着仇简归的后背和侧脸,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起来。

仇简归可是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温雪莹居然还能有如此的联想能力,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他会一头杵到地上去。

看到仇简归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女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随即在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笑容:“两位这是在干什么?”

仇简归面不改色:“没什么,路过这里,随便看看。”

“哦?那刚才蹲在那里是在干什么呢?”

“我看那把锁实在太帅了,忍不住就想仔细看看。”仇简归淡定自若。

这一下那个女人也没词了,似乎没有料到仇简归居然能够如此无耻,就连站在他身后的温雪莹都忍不住脸红。

“我是哈尔滨派来的警察,来这里调查之前的案子的,因为涉及到了你,所以希望来这里调查一下。”

关键时刻还是温雪莹走了出来,只要对方不是鬼,她就无所畏惧,而且就算是鬼,她也不信这个女人敢在这里动手。

果然,听到了她的话之后这个女人的脸色有些变了,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人才勉强笑着说:“这个。。。不是确定是报假警了吗?”

温雪莹马上拿出了气势:“这个是内部机密,不是你们能知道的了,你只要配合我们的调查就可以了。”

女人马上没了脾气,随后走上前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之后带着一点示威说:“那两位是不是打算进来看一看呢?”

她这句话说完,一股阴气似乎就从院子里冲了出来,让温雪莹感觉浑身冰冷,眼前的院子似乎都慢慢被黑暗占据,一只怪兽就在里面长大了嘴巴等着她。

额头慢慢出现了汗水,温雪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瞳孔因为恐惧而微微变大。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让她立刻感觉到了温度。

仇简归再次站在了前面,给了温雪莹一个鼓励的眼神,随后微笑着说:“好啊,求之不得。”

看到仇简归的表现,女人的神色再次发生了变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有一道红光从女人的眼中闪过,随后女人转身就走进了院子里。

仇简归捏了捏温雪莹的手,随后自己先走了进去。温雪莹深呼吸了几次,一咬牙,跟在仇简归身后走了进去,刚走进去,身后的门突然就关上了,发出了“砰”的一声,让温雪莹再次吓得尖叫了起来,不过叫到一半温雪莹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感觉囧死了。

听到她的尖叫声,院子里的那条大黑狗马上就叫了起来,凶猛地朝着温雪莹的方向冲过去,只不过脖子上的铁链让它一次次做无用功。

但是即便如此也足够温雪莹感到恐惧了,这只狗的大小可是比警队里面的警犬都要大两圈了,站起来和一个人都差不多了。

仇简归走在前面,经过这只狗身边的时候不经意地看了它一眼,就让这只狗立刻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夹着尾巴回到了自己的窝,再也不敢叫一声。

前面的女人身子微微一震就恢复了正常,继续向前走。温雪莹几步赶到仇简归身边,带着几分崇拜看着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仇简归微微一笑:“以前我师傅让我去偷鸡,为了不让那些狗坏事,我专门练的,百发百中。”

原本是一件挺帅气的事,结果让仇简归这么一说立刻就让温雪莹忍不住生出了几分鄙视的感觉,但是之前的恐惧也荡然无存了。

女人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屋子的门口,打开门之后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旁边看着两人:“两位警官,请进吧。”

温雪莹因为之前的事此时急切地打算证明自己,胸一挺就打算进去,结果仇简归却伸出右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回了自己的身边。

“你干嘛呀?”温雪莹不满地问了一句。

仇简归没有回答,而是微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开心的样子,双眼都弯成了两道月牙:“不用了,我突然想起了,村长找我们两个还有事,我们两个就先走了。”

说完仇简归转过身拉着一头雾水的温雪莹就大步离开了这个院子,等到他们两个离开,女人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狰狞,双眼猩红,嘴里长出了尖牙,还在滴着口水:“哼,想不到居然来了有点本事的人,还挺谨慎。。。”

另一边,仇简归和温雪莹离开了那所房子之后,仇简归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眼中充满了凝重,还有几分惊恐。

看到他这个样子,温雪莹也知道那个房子一定很不对劲,忍不住就问了一句,仇简归放慢了脚步,似乎在思索什么,许久才开了口。

“那个房子很不对劲,那个女人也是,看来这个村子发生的事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刚才咱们两个要是走进去,可能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仇简归的话很平淡,可是里面的沉重和内容让温雪莹差点就再次跳了起来:“难道那个女人还真的敢对咱们两个动手?”

“绝对的,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这个村子背后一定有一个大秘密,一定有一个疯子在计划着什么!这个疯子根本就是肆无忌惮!”

这么说着,仇简归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愤怒,温雪莹感觉有些新鲜,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仇简归愤怒的样子,感觉还挺有男人味的。

想到这里温雪莹不禁再次为自己感到脸红,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自己还能胡思乱想呢?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温雪莹试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仇简归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之前小看了这个案子,不过咱们两个的突然出现确实起到了效果,让我发现了一点端倪,现在我需要召集人手,越多越好!”

温雪莹听得心痒不已,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女孩越是害怕越是喜欢看恐怖片:“到底发现了什么,和我说说嘛!”

仇简归被她缠得无奈,只好说了一句:“那个女人其实是个死人,难道你没发现吗。。。”

神级小道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级小道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流云不驻汾河水,转眼晴岚掩落晖 太原作家诗咏太原

    用杜甫“秋夜客舍”韵,写于降大任先生追思会间文/时新暮春细雨挹尘清,又見诗书哀思惊。秀木高枝悲剑挂,低吟长啸学驴鸣。欲穷汾水登恒岳,曾共遗山泣世情。汲取一勺难别酒,文风烈烈滿并城。附:杜甫“秋夜客舍”元玉露下天高秋水清,空山独夜旅魂惊。疏灯自照孤帆宿,新月犹悬双杵鸣。南菊再逢人卧病,北书不至雁无情。步蟾倚杖看牛斗,银汉遥应接凤城。注:《史记·吴太伯世家》,曰:“季札之初使,北遇徐君。徐君好季札之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建安二

  • 往南走,中国人走了这么远终于找到了…… | 地球知识局

    (⊙_⊙)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NO.495-如何前往鹅国作者:陈坚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棉花开辟北极航线是近年来北方国家的热门话题。不过,开发这条冰上丝绸之路并不简单,多国在此折戟沉沙。但当我们把眼光向南转移时,又会惊喜地发现南极航线的开辟由来已久。这样一条极地航线的开辟对于人类开发极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是一个资源丰富,鹅口众多的国度尽管目前还没有很高的商用价值,南极航线的开辟却是极地开发的重要案例,借鉴价值很大。今天的文章,就一起看看

  • 太原作家优秀作品展示 春雨如烟又若丝

    请输入正文春雨如烟又若丝文/王钦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的声音,这是雨水打在窗户玻璃上发出的响声。细雨轻叩岁月的珠帘,拨响了空灵之音,传来幽幽一曲,微婉的韵律,扣人心弦,犹如幽谷之兰,天籁之声,氤氲着眉间翠峰,旖旎着心上情怀。细雨霏霏,轻敲窗棂,地面上湿漉漉的。眺望远处,朦朦的春雨好似漂浮在半空的丝绸,近看,春雨宛如是天女撒下的花瓣,滴落在地上、树上、房屋上,沙沙沙的飘落在绿茸茸的草地上。经过一夜雨的洗礼,雨中的一切事物仿佛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远近的高楼静静的挺立着,湿漉漉的,雨水冲刷着大地,冲走污

  • 河汾飞雁远,乐府采诗忙 太原著名诗人优秀作品展示

    国外探亲作品之二中华诗河颂郭翔臣(子翊)(2006年10月作于日本群马县涉川市)为使大家对中华传统诗词的发展脉络有个清晰的了解和认识,特将本人所作《中华诗河颂》发来,让你知道是劳动创造了诗歌,知道历朝历代的诗人在表现人性率真和语出天然上的不懈努力,知道爱国爱民是诗人最为可贵的品质,知道中华诗人在“继承传统与创新发展”上的生生不息。弱水开端早,殷商起始茫。源头为力举,击壤启声腔。西东周两兴,闾巷问民氓。三百诗经古,风多雅颂长。百智春秋竞,七雄征战忙。离骚殇屈子,字字诉衷肠。赢秦苛政暴,焚禁堕儒殇。

  • 细雨随风洗古城,花新叶亮水纹晶 名家优秀诗歌作品展示

    谷雨随风洗牛城牛城谷雨文/魏利改细雨随风洗古城,花新叶亮水纹晶。情人偎倚桥头立,私语卿卿和鸟鸣。卧牛城碑记邢台之为古名城也,,远溯殷周竹书纪年,有商祖乙九祀圮于耿,迁都于邢之说,周初封周公子于邢,立邢候国,秦置信都县,楚汉时置襄国,隋改龙冈县,宋改邢台县,而俗呼其城为卧牛城,至今犹存东西牛角、长(肠)街、肝巷、牛尾河诸地名及拴牛橛、牛眼井等遗址。而名胜古迹如百泉、孔桥、开元寺、清风楼、达活泉、豫让桥、八角鸳水井等分布其间。或问曰:城以卧牛为名何哉?县志云:城阔二丈,上可卧牛,故名。其说不足信,城

  • 优秀散文诗 玉露白花香

    散文诗玉露白花香文/郭永虎今年的春天太短了,漫山遍野的白鹿寺桃花来不及欣赏,白鹿寺庙里的晨钟暮鼓还没有敲响,一夜残酷的风雪把它们带走了一.....晋州古寨的杏花刚刚开放,还没有散发出诱人的幽香,多情的蜂蝶还未来得及吻它的馨芳,探寻古寨宝藏的文化人还未光顾,文骚墨客还没有抒发那豪情万丈,这些,这些......也被一场无情的冰雨偷袭,都走了,唯一留下的只有遗憾和沧桑。不,没有走,春天还在——三月雪连夜,未应伤物华。看,常村:昨夜的风雨送来了梨花。河边柳丝中紫燕呢喃,小河里蝌蚪在摇头摆尾的荡漾,三三五

  • 风格迥异!民国时期的各色帽子

    民国时期不同阶层的带帽风格,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点,相当珍贵~

  • 四十年代中国儿童肖像

  • 抗日英雄马占山

    马占山(1885.11.30-1950.11.29),民国抗日英雄、陆军上将。字秀芳,祖籍河北丰润县,1885年11月30日生于辽宁怀德(今属吉林)县一个农民家庭。贫苦农民,行武出身。他从小给地主放马,後因丢失一匹马,被抓进官府,遭毒打和关押并被逼赔偿。后来,那匹马跑回来,地主仍不退钱。马占山一怒之下,上山落草,因善骑射,为人讲义气,不久被推为头领。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马占山决定金盆洗手,率弟兄接受从军。1911年他投靠清军奉天後路巡防营统领吴峻升,从四营中哨哨长、连长、营长、团长、旅

  • 你没见过的八路军(真实历史照片)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之一。1937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由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改编而成“国民革命第八路军”,下辖三第一一五师、第一二零师、第一二九师。八路军曾在抗日战争中参与太原会战、在日本占领区内发动游击战,设立敌后抗日根据地,是抗日战争时期中敌后根据地战场的主力,至1945年8月八路军已发展到90多万人。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9月八路军、新四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但仍未统一名称。直至1948年9月中共中央军委发出通知全军团以上各部队均冠以“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