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若无相欠,怎会再见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3:56:20 来源:网络 []

书名:若无相欠,怎会再见

第五章:前任挑衅

“哈哈,是不管我的事儿,不过我今天来是送请柬的,我和薇拉的婚礼,就在明日,你敢把你的干爹带来吗?”许飞两根手指间捏着一张印着粉红色玫瑰的请柬,不屑的看着方小校

手指一松,请柬掉在了地上,许飞斜睨着方小校

这副嘴脸,真想抽他丫的!

突然,一只穿着JOHNLOBB英国私人订制的皮鞋,恰好踩上了那张薄薄的请柬。推荐xbxys.com

“老李,闲杂人等,一律逐出。”一声沉喝,清清冷冷,却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许飞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低低的叫了出来,“宫先生?”

“请出去。”男人看也不看他,俊眉微挑,一丝不耐尽显。

立马涌上了十几个黑衣保镖,把张着嘴,满脸惊讶的许飞抬走。

宫昊天抬起脚,看到那朵粉色的玫瑰,眸色暗沉了几分,“想去?”

“不想。”方小小咬了咬唇,她何必再去自讨无趣,米家对她来说,就像地狱一样,那里住着一群魔鬼。说明xbxys.com

“你不想报复?”低低的,薄凉的声音,诱人的在方小小耳畔响起。

报复?

她当然想报复,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报复呢?方小小叹气,这就是没钱没势的悲哀,钱,真是个好东西。

宫昊天见她沉默不应,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只一眼,便将她的心思看了个透。这丫头,真是藏不住心事儿。

“你可以找一个比你前男友更优秀的男人,带他去米薇拉的婚礼,这样不就报复了吗?”

夕阳渐沉,微光里,因为在家的缘故,宫昊天只穿了一件墨色的羊绒开衫,V型尖领露出他精致优雅的锁骨。光线从他挺拔俊逸的身姿上滑落,逼人的气势,只是站在那里,自有一种尊贵的气度。

这样的男人,方小小心底暗暗拿他和许飞比较着,简直是一个天之骄子,一个塘中污泥。网站xbxys.com

“谢谢你,今天帮了我。”方小小咬了咬下唇,她实在说不出口,她有什么资格,让宫昊天陪她参加米薇拉的婚宴呢?

“宫先生……”见他不应,方小小抬头。

“如果我明天陪你去,你会把我的专访拍的好看一些吗?”不知什么时候,宫昊天已经站到了她的身侧,温热的呼吸吐到她的耳畔。

酥酥痒痒,气氛有些奇怪。

又是条件?方小小顿觉宫昊天果然是商界精英,竟然用专访当条件。如果他陪自己去了米薇拉的婚宴,自己欠下了人情,她就会好好拍宫昊天,写下最好的采访,来报答宫昊天。

真不吃一点亏,方小小嘴角抽了抽,“成交。阅读http://www.xbxys.com/

***

今日,大多数的上流人士都知道,米家的大小姐要出嫁了。

各色晚礼服的名媛淑女出入米家别墅,米家别墅前,一时间车水马龙,客人络绎不绝。

新娘甜美,新郎帅气,谁不羡慕呢?米薇拉心满意足的看着身边的穿着燕尾服的新郎。

哼,那个从秘书肚子里爬出来的下三滥儿也敢跟自己抢男人?真是不自量力。

众人正在谈笑着,忽然三辆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并排停在米家别墅前,挡住了门口,所有人纷纷将目光投过去,心里都在惊讶着,这又是哪方牛 逼人物。

“天啊,这又是哪个太子爷的车!”

“看来米家真有来头啊,居然请能够请来这么尊贵的巨头!”

看着众人艳羡的目光,米薇拉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膨胀,她不禁抱住许飞的胳膊,低声激动的说,“亲爱的,这是你请来的吗?”

许飞愣了下,心下也很疑惑,这究竟是谁?

“是谁呢?”

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司机,毕恭毕敬的走到后座,打开车门。

“宫先生,方小姐,到了。阅读xbxys.com

众人都盯着车后座,走下一个高大颀长的身躯,墨色内敛的英国订制西服衬得男人俊美如神祗降临,宛如刀劈斧凿的鼻梁之上,是一双浸润寒冰的冷眸,叫人不敢直视。

男人下车,只是站在那里,通身的气派,都令众人看的呆了。

这样尊贵的男人究竟是谁?

男人丝毫不关心周围人的议论和目光,而是大步走向车的另一侧,打开车门,伸手,牵住了一只纤长柔白的手,车里走下一袭高腰月牙白长裙礼服的女子,一张尖翘的鹅蛋脸上嵌着两颗乌黑的瞳眸,唇边挂着清浅的笑。

当米薇拉看到这个女子,眼睛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这……这不是方小小吗?

方小小,她身边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么大的阵势,她到底想要搞什么?米薇拉心里忽然涌上点担忧,要是方小小在她的婚礼上干出什么来怎么办?

米父脸色也有些难看,但心里像被刺扎了一下。一个月前,他当着人面,赶了她走,现在,她却用这样光鲜的方式回来,她是想报复米家吗?

收敛了心思,米父上前,寒暄打招呼,尽管宫昊天对他不冷不热。

“小小,你怎么来了?”

方小小唇角一勾,心里冷笑,好像她的到来,碍了他们的眼似的,不过,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来自http://www.xbxys.com/

“这不姐夫亲自送了请帖吗?我也只好从百忙中抽空来看看姐姐的婚礼了。”方小小皮不笑肉不笑,只是加重了“亲自”两个字。

许飞在旁,听到这两个字,顿时感觉有些难堪。而米父更是异样的看着许飞,好像是在说,你怎么能把请帖给她呢?

“小小,来了就好。”米母讪笑两声,在旁边打马虎眼儿。

“既来了,就要随礼,这是我们小小的一点心意,别不好意思,收着。”宫昊天示意了一下老李,老李果然掏出支票,递给米父。

支票上看的人眼花缭乱的零,不知有多少个,瞧的让米父有些心慌。

这个男人什么来头,一出手竟然如此阔绰!

心中的疑惑一个接一个起,米父眯着精明的眼眸,看着方小小与宫昊天。

虽然两人举止亲昵,但是他能看出,方小小眼中,并没有恋爱中女人的神态,反而清清淡淡的看着四周,而她身边的宫昊天,一看就是气势逼人的清俊贵公子,这两个人,怎么可能是情侣?

第六章:耀眼的舞伴

他向来就没有对方小小抱有期望,把父爱全部都留给了米薇拉,希望她能够带领米家走得更远。

可是,米薇拉身边的许飞,和方小小身边的宫昊天想必,那简直一个是污泥,一个是云端,都没有可比。

难道说,他对女儿赌错了?

还是说,他就从来没有注意到,方小小其实也是个值得投资的女儿?

安静一旁沉思的方小小,自然没有感觉到,米父对她的态度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只觉得有些不舒服。

现在在订婚宴上的所有来宾,目光都放在了她身边的男人身上。

他仅仅站在那里,随意的一手执杯的模样,都优雅的不像话,她站在这个自动发光体身边,搞得很多嫉妒的目光,纷纷的朝她这边送过来。

“请问你是哪家的小姐?”

一个打扮的贵气十足的美妇,酒红色的指甲间,端着一杯散着淡淡香气的红酒,施施然走到她面前,抬着一双美艳动人的眸子,红唇里抛出来的问题,直接,咄咄逼人。

“我叫方小校”

原来不想理会这个语气不太好的美妇,但是出于礼貌,毕竟人家的年龄在那里,还是要尊老爱幼的,想到这里,方小小脸上浮起三分假笑,对美妇说道。

“我问你是哪家的?不是问你叫什么。”

那美妇听见方小小如此回答,芙蓉面上柳眉不满的一挑,在她看来,方小小的语气诚恳,不过是不好意思报出家门。

话落,方小小只觉有种冲动,就是想把这个老女人的衣服给撕成碎片!

“与你何干?”

还没反击,方小小身边沉默的宫昊天冷傲的眉宇间,竖起几分不悦,他那冰魄惑人的寒眸沉了下来,瞟了一眼美妇,眼神里的警告很明显。

“碍…这位少爷是哪家的呢?”

见宫昊天插话,美妇的眸光亮了起来,看向宫昊天的目光里,多了一抹精明的光芒。

这个男人长的不错,刚才她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要是把这个男人介绍给自己女儿,金童玉女该多好。

方小小不知道美妇的心里已经算计了好多,她只觉得,已经麻烦了宫昊天好多,现在还要他去回答那些人的八卦问题,心中实在不好过,脸色一冷,沉声道。

“他是我带来的舞伴,请你注意些,这里是米薇拉的订婚宴,不是你的私人相亲宴,好吗?”

她突如其来的插嘴,让宫昊天微微一冷,看到身边的方小小,一副母鸡护雏儿的模样,紧抿的薄唇溢出了淡淡的笑容。

大手环住她纤细的的小腰儿,宫昊天俊美如斯的脸庞上,露出一抹迷人的笑,“不错,我是她的舞伴,你有什么事儿问她。”

感觉到腰间一烫,方小小微微侧脸,就能看见宫昊天棱角分明的脸孔上,隐隐露出的笑意,心中蓦地跳了下。

这……要不要这么帅……真是,都有点把持不住了的说。

“方小姐,你的舞伴叫什么呀?”

两人在美妇前面的亲密举动,美妇眸中划过淡淡的失落,不过马上就消失不见了,随即表现出一副熟络的样子,往前走了几步,拉着方小小的后,亲热的问道。

“呃……那个。”

方小小不习惯被陌生人拉着手,但因为在舞会上,不太好甩开,余光里,她看见,宫昊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等待着她如何去处理这个聒噪的老女人。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如果你想给我介绍的你的女儿,我看大可不必,我的女朋友要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漂亮。”

见方小小呆滞的不知如何回答,宫昊天唇线挑了挑,面露几分讥诮的看着美妇,冷淡的回道。

有……女朋友了?

惊讶的不止美妇,还有方小小,她身子稍稍一僵,清澈的星眸里沉顿了会儿后,唇角往两边勾了少许,神态十分自然的对美妇说道。

“嗯,他的女朋很漂亮。”

这话一出,旁边宫昊天目光烁烁的看着方小小,俊眉挑了挑,唇角抬的老高,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炫耀嘚瑟。

“年轻人们多出去玩玩,交个朋友也好嘛。”

舍不得撒手的美妇,眼睛仍然揪着宫昊天不放,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家的女婿,怎么满意就怎么来。

见这个美妇杠上了,死赖着不走的模样,一副非要打听出宫昊天是哪家公子的媒婆模样,方小小对她也实在无语,目光往四周瞥去,不想和这个美妇搭腔说话,她的态度明显不能再明显了。

可这个美妇见她不理自己,挪了下身子,往宫昊天这边儿过来,坚持不懈的问道。

“说个名字,又不会怎么样?你们现在这个年纪啊,就是缺乏沟通交流,俗话现在不是很流行嘛,世界这么大,要出去看看啊,这样经过比较,才会知道哪个更好嘛!”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美妇的目光,往方小小这边儿一撇,她想比较的那个典型,自然就是方小校

“唷,这不是黄太太吗?又在给人牵线了。”

这时,窈窈窕窕的走来个身姿苗条的女人,眼中的不屑不明而喻,那女人似乎跟这位黄太太不对头儿,往这边儿走来,看黄太田的目光里,还有幸灾乐祸。

“怎么说话的?我跟现在的小年轻学学潮流,管你什么事儿?谁像你,天天在家里插花,还做什么瑜伽,装什么啊,有这闲工夫,还不如看好你自家的那个女婿,前两天,我还看到她和一个高中妞儿一起吃饭呢,也不知道你家女儿排到了小四还是小五……”

黄太太的话未说完,原本趾高气扬的那个女人,吊梢眉怒提,一手攥住了黄太太。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别在这儿信口雌黄,睁着眼说瞎话,谁家像你女儿,都快三十了,还找不到对象,要不是我说你,你这种就是嫉妒,嫉妒我女儿找了个好男人!”

“你松手!”

“我偏不放!”

两人一拉一扯之间,动作越来越大,让原来欢快气氛的舞会上,所有人的目光纷纷往这边投了过来,好奇的眼神里,都在探寻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七章:我老婆!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方小小有些欲哭无泪,她只是来参加舞会,顺便气一下米薇拉的,这两个老女人跑他们面前争什么啊?

争吵还在继续,有愈加严重的趋势,黄太太急眼了,脸上的精致妆容越来越扭曲,她气的不行,这李太太一直都在嘲笑她家的女儿,老大不下了还找不到对象,马上就要成黄脸婆,这口气,堵在她嗓子眼里是在出不来。

两眼往旁边一瞟,见宫昊天帅的人神共愤,冷冰冰的站在方小小身边,不由得心中一急,一把拽过他来,往李家太太面前一摆,急吼吼说道。

“我女儿怎么没对象,他就是我女儿对象!”

这话一出,全场静默了,李家太太愣了下,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手指颤悠悠的指着黄太太,脸上抽搐不已。

宫昊天冷漠的眸子里,快要迸出寒气来。

方小小更是傻眼惊呆,但看到宫昊天黑的包公的脸,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见她在旁边捂嘴偷笑,宫昊天冷眉竖了起来,伸出大手,把她往自己怀里一带,霸道的对两个太太说道。

“两位的争吵不要把我拉进去,不然我老婆会生气的。”

老婆!?

紧紧赶过来的米薇拉听到这个称呼,美艳的小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小小,他刚才说什么?

方小小是他的老婆!?

继而赶过来的米父米母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方小小结婚的事儿,他们做父母的怎么不知道?

“小小,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方小小还沉浸在宫昊天这声惊天动地称呼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父亲正在问她。

心中不免一冷,现在才知道关心她了?

“哦?不知道米先生问的是什么?”

秀气的眉头冷冷的聚在一起,她星眸里闪过刹那间的恨意,但很淡,倏尔闪过后,消失不见,只剩下陌生人之间的冷漠。

“我是在问你的婚事,你怎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结婚?”

o

“呵呵,米先生不是正在自己女儿的订婚宴上吗?你这是糊涂了吗?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呢?”

故意不说出来,方小小看着米父一脸吃瘪的模样,心里很是开心,但心底深处,还是有一丝失落。

他从来没有当过媒体和众人的面,承认过她这个私生女。

她随母亲姓方,米家跟她的关系,米家永远不会对外承认,虽然知道米家有个神秘的二小姐,但是光鲜亮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永远是优雅得体的米薇拉,而不会是她这个一身老土的方小小!

既然米家都不待见,她何必自己贴上热脸,去温米家的屁股?从母亲去世的那一刻起,她/在墓前发过誓,从今以后,她方小小与米家毫无关系!

“小小!结婚这么重大的事情,你开什么玩笑,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你姐姐,我是在说你的婚事,你告诉我,你身边的男人,究竟跟你是什么关系?”

米父有些恼怒,眼尾的皱纹深深的陷了进去,精明的老眼里,充斥着怒气。

“那请问你是以身份来质问我的婚姻状况?”

唇角单边勾起,方小小此时觉得他真的很搞笑,当年那么绝情赶出母亲和自己,现在又理所当然的样子,质问自己,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她相信,如果不是宫昊天站在自己身边,他根本不会多话一句。要不是他看出了身边的宫昊天的与众不同,想必他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我……我是你的……亲生父亲,难道还没有资格吗?”

憋了口老气,米父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在说道亲生父亲那个词的时候,稍稍弱了下去,但后面又拔高了起来。

他不管了,今天他一定要知道宫昊天的身份,要知道他经商多年,这一眼就能看出宫昊天这个男人,绝对非同小可,单单凭他开来的车还有他的打扮,就知道这个人不仅有钱,权势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既然方小小能勾搭上这样的男人,那么他们米家不可能放弃方小小这个连接线,如果他让方小小重回米家,那么这个男人就成为了他们米家的女婿,那比许飞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你终于想承认我这个私生女了吗?”

她淡淡的略含鄙夷的语气,令全场陷入了沉默,也让全场的人心中默默的诧异。

米家还有个私生女?

就是那个漂亮女孩儿?看起来,她和米薇拉站在一起,五官的确有一点点相似,但是两人的气质完全不同。

米薇拉像一朵盛开在男人手心里的玫瑰,适合带在外面,绝对会是一个倍儿有面子,但是再看方小小,虽然她的气质内敛温婉,但不逊色与米薇拉的美丽,宛如一朵清雅初绽的夏荷,她走过你身边,仿佛会拂过一阵清新淡雅的香风。

各有千秋,米家真是生了两个好女儿。

众人心中兀自惊叹着,尤不知方小小的心里在怎样惊涛骇浪的翻滚。

心脏里涌动的是对米父的恨意,方小小一直都知道米父是个讲求利益的人,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米父为了利益,竟可以抛弃了女儿后,又再次迎接回来。

他当自己是个小狗吗?不想要了,踢开,有需要的时候,再叫唤一声,她就会乖乖的摇着尾巴回来么?

“哈哈哈哈——”

米父说出亲生父亲后,心里还在打鼓,见方小小沉默了会儿,突然听见她笑了起来,心中一个咯噔,她怎么笑了?

反应不该是笑了,难道是喜极而泣?怎么不太像!

“你笑什么?”

她只是笑,笑的米父有些心慌。

一旁沉默的米薇拉,见她笑的古怪,脸色有些不悦道。

“爸爸打算认你,你是该高兴,也不至于兴奋的傻了吧?”

她的声音不大,没有传到众人的耳里,只足够方小小和宫昊天听见。

听后,方小小的唇角仍旧弯着,她稍稍侧颜,看向宫昊天,粉嫩的唇嘲弄的一勾。

第八章:发誓

“昊天,你不觉得他们说了个天大的笑话吗?真是好笑,笑得我简直停不下来。”

她轻轻的说着,越说下去,米父和米薇拉的脸色难看起来,宫昊天仍旧表情淡淡的,只是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掌来,抚摸了下她的头,说道。

“我不觉得我会有岳父,难道你想给我找个老丈人?”

方小小的语气很嘲,宫昊天的语气就是不屑了,他根本就没有把米家放在眼里,好像他来这里的原因,纯粹是方小小来这里,其他的一切,与他无关。

“昊天,我前天带你去了我妈的坟墓,你还记得,那天你怎么说的来着?”

她知道宫昊天在配合她,目光望向他中,带了些感激,米父和米薇拉看着他们,她要把这场戏演好,起码这样才能对的起她引起为傲的自尊。

“我当然记得,我们俩会每年来孝敬她,她是我的丈母娘,唯一的丈母娘,小小你唯一的娘家,再来就是我们俩在丈母娘面前发誓,我会疼你护你爱你一辈子,至死方休。”

宫昊天的眸光定在她脸上,深情款款,大手拢着她的腰,眸子里全是她的倒影,容不下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仿佛在这个舞会上,他们两个才是主角,订婚宴上准备的一切,都是单单为他们准备的。

舞会上悠扬动听的大提琴钢琴合奏,细细流淌着音乐,还有绚烂的灯光,一闪一闪的霓虹,映着夜空里最美的星芒,银亮如水的月色,照在方小小的容颜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难以言喻的美妙绝伦。

他……好像在来真的?

方小小身上裹着的一袭礼裙,轻轻在微风下摆动着,她微微仰着头,看着宫昊天如刀斧劈就的五官,有些被吓到了。

“怎么?昨晚这些情话还没听够?”

轻薄的唇,悄然贴近,拂过她白玉般的耳垂,触之变红,耳垂马上变成一团殷红如血玉。

“哪有?”

低低的反对,在旁人看来,就是娇羞无限的怒嗔,特别是在米薇拉眼里,方小小动人的小脸,对她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一直在外边儿迎宾的 米母和许飞,听到服务生说的动静,马上赶了过来,这一进来,就看见如壁画一样的俊男美女,相互轻拥着,男人一脸轻笑的揽着怀里羞赧的女人。

许飞的步伐,生生停了下来,步子僵硬在那里,看着宴会上相拥的两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儿。

方小小,他也曾经这样拥过她,不过,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样的羞人的样子。

小脸红扑扑的,美极了。

他怎样没有看见她这样?印象里的方小小,总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灰头土脸的忙着摄影,两人从来没有时间温存,即便见了面,也是冷冷淡淡,仅止于蜻蜓点水的一吻,在他看起来,方小小是那样的没有女人味儿,哪会像是现在宴会上如此光彩动人的模样?

心中不止的惊讶和不停涌上来的酸水,让许飞的脸色冷到不行。

方小小,才分开几天,就这样水性杨花的勾上了别的男人?

这样想着,心中怒火蹭然烧了烈焰,许飞迈开大步,到相拥的两人面前,嘴角一抿,出声道。

“方小小,我许飞曾经真是看错了你,还以为你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儿,没想到才分手几天,就这么快傍上大款啊?”

听到曾经在耳边缠绵的熟悉的男声,宫昊天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有一瞬间的僵硬。

“这位不是今天的新郎么?这么气势汹汹的是来做什么?”

加重了“新郎”两个字,宫昊天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鸷,语气颇寒,看向许飞的目光里,带着浓浓的不善。

“你……我是好心劝你,她才跟我分手几天,就跟你在一起,这明显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还跟她在一起做什么?”

被宫昊天提起“新郎”那两个字眼儿,许飞的气势明显弱了些,眼角瞥向旁边表情不太好的米薇拉,原本拔高的语调,也降了些,但是他一个男人,不想在和他有关系的两个女人面前示弱。

于是,他硬着头皮,顶上那个器宇轩昂的男人。

“许飞你闭嘴,非要让我说出你跟米薇拉背着我干的事儿么?你有什么脸说我水性杨花?你在我们两个还没分手的时候,就跟米薇拉搞在了一起,现在我跟你分手了,再找一个男人有什么不对,哦,对了,你是看我现在的老公,比你帅,比你有钱有势,所以你嫉妒了吗?”

噼里啪啦的连珠炮的说出来,方小小气势不属于许飞的回了过去,她看着许飞的脸色一点点的变青,心里一直堵在嗓子眼儿的那口气,终于发泄了出来。

她早就想当着众人的面,唾弃这对狗男女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寻到机会,现在许飞既然比她更先找茬,她自然不会任人抛弃一辈子,这一回,是她抛弃了许飞!

这种渣男,是她以前瞎了狗眼,才会那样认真的付出真心的对待,从今天起,她的那颗天真的傻的可以的真心,她要当着许飞的面喂狗!

懦弱不敢回嘴的方小小,已经死掉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脱胎换骨的方小小,重生了的方小小,不再叫人欺负的方小小,而是可以漂亮回击的战士!

“我嫉妒?”

许飞一把拉过米薇拉,狠狠的抓着她的腰,痛的米薇拉不满的皱眉,但一抬头,看见他眼里爆发出来的恨意,也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许飞不是在找方小小麻烦,而是那种男人得不到心爱女人的目光。

那种野兽似的眼神,许飞也曾那样看过自己。

可现在,他居然用这种眼神看方小小?

“不是吗?你就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你要知道我的老公有多优秀后,你恐怕会自卑的要去自残了吧?”

说出来的话,再也没有情意,只剩下刻薄,方小小说出口的那一刻,轻松的同时,也被自己刻薄的语气吓了一跳。

第九章:尊贵大佛

“小小,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姐夫?你这算是人身攻击了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儿上,别人要这么不客气,我早告她上法庭了!”

米薇拉不知怎的,心里也怒了起来,她本来就看方小小不顺眼,从今天她比自己打扮的更加好看,她的心里,就仿佛插进一根刺般,时不时就扎的疼。

再加上她现在身边宛如太阳神阿波罗俊美的宫昊天,比起这样完美的男人,身边的许飞就差了不止一截儿,她的心里更是难受的不行。

“小小,尽管人身攻击,他们有本事儿就让他们告去,我宫昊天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告我。你尽管告,我公司里有十几个律师,他们最近实在闲得慌,我也该给他们找点事儿做,免得我白付律师的薪水。”

揽着方小小的腰,宫昊天寒眸冷眯,眼神里的轻慢尽显。

他要想做的事儿,还没有不成功的。

“宫昊天!?”

听到宫昊天这个名字,男人们心中大骇,难道他就是京都宫家的宫昊天,那个RS国际集团的总裁?

而女人们,更是心脏如小路乱撞般,砰砰跳了起来,圈子里听说,他不仅是商业奇才,在政界上,精通八国语言的宫昊天,早已是A国特设的外交部长,如此有能力的权势的男人,居然出现在了这个舞会上!

咦?

不过,不是传闻中的宫昊天,不近女色吗?他刚才说自己有老婆了是怎么回事?

“你就是京都的那个宫昊天?”

米家的几个人,脸色可以说用红绿灯来形容,红转绿,绿转红,变得极为好看。

“京都还有两个宫昊天?”

淡淡的反问,宫昊天冷峻的脸色,微微冷沉,叫米家的几个人,这才真正确定了方小小带来的舞伴,哪是非同小可的尊贵?

分明就是一尊只能看不能动的大佛!

“是是是,京都自然只有一个人敢叫宫昊天,看我这脑子,年纪大了,有点不好使,还望您别介意,刚才许飞都是一时气话,他年纪轻轻,不懂事,有些话不过脑子就直接说了,有触犯到您的,还请您看在小小的份儿上,原谅他吧。”

精明的跟老狐狸似的米父,怎么不知道如何打圆场,立马将一家人的反对,全部都推到了女婿许飞身上,明明是米家几个人的针芒,说成是许飞一人的气话。

“气话?他刚才说我的妻子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是侮辱,人身攻击,我的耳朵应该没有听错吧?”

见许飞的脸色逐渐苍白,宫昊天冷沉的脸色不降一分,反而越来越冷喊,仿佛整个舞会的温度,都被他身上的冷气,给降到了零度。

“哪有啊,年轻人嘛,喜欢开开玩笑,当不得真的。”

心头一跳,米父被宫昊天的气势,压到难以呼吸。

宫昊天的年龄比米父不知小了多少,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生的尊贵,和一种难掩的威严霸气,压了米父不止一头,想象米父也是久经商场的老狐狸,这次他真的是踩上了森林之王的尾巴了。

心中不由得怒斥许飞,但脸上又不能表现出来,于是米父一脸的猪肝色,看的方小小的心里大为痛快。

“哦?可是宫某最喜欢把什么事儿都当真。”

轻轻吐出一句话,宫昊天漠然冷傲的眸子盯住眼前的许飞,从西服内侧里拿出手机,优雅的指尖在手机上按下一个电话。

“里昂,报警。”

报警?!

这两个字从宫昊天的嘴里说出来,许飞差点站不稳,腿软了一下。

他就因为说了方小小水性杨花,宫昊天就要报警?

“昊天……”

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方小小扯了扯宫昊天的袖子,轻轻喊了声。

看见她拉着自己的袖子,清澈的眸子里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宫昊天大掌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腰间,示意她什么不要管,将事情交给自己。

他坚定的目光,映入方小小的眼帘,她只好作罢。

有时候,宫昊天看起来很随意,但是他认定的事情,好像没有人能够反对她。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她渐渐发现了他隐匿在身上的强势。

想着也拗不过他,算了,还是由着他,即便事情闹大了,也有他解决。

嗯,有他在,很心安。

“宫总,警方到了。”

里昂是个身材高大,有着健硕肌肉的男人,刚毅的脸庞上一丝不苟,他走到宫昊天身边,恭敬的垂眸说道。

“很好,请警方进来吧。”

这里是米家,宫昊天的语气,轻松的像是请客人到自家吃饭一样,他神色泰然,看着面前紧张的一行米家人,凉薄的唇角蓦地一勾。

走进来的是个身穿制服,满脸含笑的年轻人,他身材颀长削瘦,但眼眸里的精明和干练,不输于任何一个老警察的气势。

“宫总,稀客稀客啊,自从你回国,我就好想请你吃个饭,但奈何总是抽不出空,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你。”

那个年轻人,仿佛是早就认识宫昊天,大手不客气的拍上宫昊天,满脸打着哈哈,语气里透着玩笑。

“这不是见面了么?”

拂开他的手,宫昊天眼尾微微一挑,眸子里全是无可奈何。

这个年轻人,正是宫昊天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南风泽。明明当的是警察,但身上总是有股风流味儿,这身气质,穿着一身警服,虽说不是很和谐,但也是衬得他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哼,小爷在警局听到是你的报警电话,那心里个膈应劲儿啊,你居然还会有事儿找警察?”

南风泽五官精致,眉眼里魅惑的有股亦男亦女的妖娆风流,他一脸哀怨的模样,妩媚劲儿更浓,要不是那个警帽,给他添了些英气,中和了这女相儿,方小小都以为他是个漂亮女人。

见方小小好奇的看着他,清澈的眸子看着自己的脸蛋儿,不由得竖起他狭长细柔的眉头,不耐烦道,“有什么好看的?”

“收起你那个劲儿,这是我妻子,方小小,他叫南风泽。”

第十章:南风泽是谁?

不悦的挑眉,宫昊天冷冷的看着他的兄弟南风泽,南风泽的脸上出现的惊讶,不能用惊讶来形容,应该这样说,如果他再张嘴,下巴铁定要掉到地上。

“她是……你的……她她她?”

一向口齿伶俐乖觉的南风泽,第一次觉得牙口有些疼,说话不太利索,他还没有从震惊里梵音过来,一双魅惑十足的眸子,上上下下跟挑猪肉似的,在方小小身上,扫了扫去,要不是宫昊天在旁边,他都想上去摸一摸,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还是说这个方小小,也可能不是女人……

方小小自然不知道南风泽一双眼睛快贴到她身上的时候,心中已经产生那么多想法。不过她也在惊讶南风泽的身份,毕竟南风这个姓氏在京都不多,就她知道的那个南风家族,那可是非常显赫的家族。

听说南风家族,以前专门用来是服侍皇帝的御前侍卫,是皇帝身边儿最近的人,而且从南风家族,就会挑出一个最优秀的孩子,陪伴太子成长,直到太子顺利登基,而那个孩子就会成为新皇帝身边的额亲信。

这是看历史书上讲到过的,联想到这些,方小小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宫昊天。

历史上,姓宫的皇帝不是没有,难道宫昊天的家族,都是皇亲后裔?

被自己的想法实在惊到,方小小不禁觉得简直在痴人说梦,世上同姓的人那么多,怎么会那么巧呢?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暗地安慰自己,方小小抬眼看了一眼南风泽,发现南风泽依旧眼神抠着自己不放,便只好问道。

“我脸上有东西吗?”

听见她小心翼翼的问话,南风泽不语。

方小小脸上没有东西,他担心的是方小小下面有东西!

“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

这话一出,宫昊天周身的气温,又降了几度。

方小小更加尴尬了,她难道长的很像一个男人吗?难道自己这么丰满的上围,这样的呼之欲出,他竟然怀疑自己的性别?

“南风泽,嘴巴给我关紧点儿,小心以后没得兄弟做。”

见南风泽连忙闭嘴,宫昊天的俊脸冷成一块冰。

这会儿,南风泽也相信了方小小的确是个女人,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女人,但他又开始郁闷了。

他可是宫昊天最好的兄弟啊,京都传闻里,宫昊天最暧昧的搞基对象,可是他跟宫昊天这样的关系,都没有发现,宫昊天已经有老婆了的事实,这种被欺瞒的滋味儿真不好受。

眼神里带着点小幽怨儿,南风泽心里不太舒服,眼神乱瞥,看到在风中颤抖的米家几个人,嘴角抽了抽。

“这几个人怎么了?胆儿真肥,居然敢惹你。”

南风泽默默的回忆了上一个得罪了宫昊天的人,那样的惨烈的模样,不禁让南风泽打了个寒噤儿。

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怕了!

“这一家子,出言侮辱我的妻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冷冷落下一句,宫昊天冷淡的瞟了一眼米家人和许飞,牵着方小小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哎哎哎!才见面又走啊,真是啊,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啊!”

假意的抹了把小眼泪,见宫昊天远去,笔直的背脊微微发僵,心里不由得痛快了一把,他眸子一沉,看向米家人和许飞。

“烦请各位,跟小爷走一趟了啊,兄弟们,给小爷带走!”

话音刚落,在外待命的一溜排儿警察,走了进来,挺直的身板儿和泛着冷光的警徽,看的米家人和许飞心中一寒。

在场的众人,也是心头颤了颤。

这个宫昊天,真是不能惹的大人物啊,看看这米家,居然一家人被风风光光的送进了警察局。

“南队,有一个人拒捕。”

有一个身穿制服的,神色有些难看的走到南风泽身边,说道。

正在吃宴会上的水果的南风泽,抬起头,嘴角还有火龙果籽,眯了眯眸,含混不清的回道。

“这谁啊,这么没眼见力,还敢拘捕?”

“是米家的大小姐,米薇拉。”那人小声贴耳说道,“南队,因为是个女的,我一碰她,她就大叫,硬是不上警车,你说我一男同志,这不合适吧?”

南风泽眉头一翘,似笑非笑,“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小爷来!”

那个说不合适的男同志,吞了一口口水,心叹,唉,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妞儿,落入南队嘴里喽。

南风泽吃完那一片火龙果,抿了抿嘴角,痞气十足的迈着步子,走到警察旁,果然看见米薇拉瞪着美眸,周围站着好几个脸色尴尬的男同志。

因为米薇拉穿的是一身抹胸的礼裙,如果小伙子们一拥而上,很可能一不小心扯下了她的礼裙,她要是叫起来,还不得翻天啊!

“你叫米薇拉是吧?”

最后抹一把嘴角的南风泽,斜着眼,看着米薇拉,不住的点头。

“是又怎么样?”

高傲的小姐性子,被米薇拉发挥了出来,她就不信了,这几个男警察,敢拿她怎么样!

“嗯,脸蛋儿不错,腿也挺细,就是胸不够大,屁股瘪瘪的,摸起来不舒服。”

摸了摸下巴,南风泽眯着眸子,上上下下的瞧着米薇拉,对米薇拉做着中肯的评价。

“蔼—你这个色狼!”

米薇拉见他一副色眯眯的盯着自己,连忙双手捂胸,一脚跨进车里,拉上了车门。

站在警察外的几个觉得不合适的同志们,满脸惊诧的看着南风泽,惊诧过后,全是一脸敬佩。

南队就是南队,搞定女人一套一套的……

被他的下属们小眼神崇拜着,南风泽耸了耸肩,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嘚瑟。

女人,对他来说,就是蠢得不能再蠢的生物。

“走了,收工!”

一招手,呼啦啦的制服帅哥们,纷纷上车,开着警车呼啸而去。

南风泽开着他的招牌玛莎拉蒂,招摇的一路奔驰着,看到前面缓行的魅影,提速追了上去,经过魅影的车窗,风流的吹了一声口哨,而后飙车离开。

“那个是南风泽么?”

若无相欠,怎会再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若无相欠 或 怎会再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十三章一碗甜汤喝的顾爽爽暖呼呼的,客厅里,沙发上男人长腿交叠着,在看电视。书包在沙发上,她低着脑袋匆匆拿了,不看他一眼,赶紧跟王姐上楼。脚步声消失,男人关了电视,心烦气躁点了根烟。从她进屋开始总在躲闪他的目光,沈墨城很明白刚才上药吓到她了,那片刻他是生了极坏的心思,就是想看她的身体,想触碰,对一碰她就硬的感觉很上瘾,身体里有越来越多想做的渴望,这是好事,让他很兴奋,他觉得她就是寻找多年的那味药,试探接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3章爱能封喉莫小阮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心痛的。但看到这一幕,她一颗心还是会疯狂地疼着,像是被什么东西扯开了一样,疼的蚀骨……身边陪着她的人是程家明。程家明心疼的看着她,轻声叹息,“小阮,你这有是何必?你总是这样折磨着自己,苦着自己,你怀孕已经够辛苦了,你又何必来祭拜这个女人?”莫小阮很平静地说,“我用了她一对眼角膜,这本就是欠她的……”自从她知道她用了安茹言的眼角膜后,她就会每年来祭拜她,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第13章他后悔了“不!搞错了,你们一定搞错了!”“不是我,我没有带光碟回来,没有……”“景行,你救我!我都是被逼的,都是被蔡雄那个混蛋给逼的,是他骗了我,做坏事的人都是他,我是无辜的,我还是受害者……”林琳抓住了贺景行的手,满脸泪水的向他求救:“景行,我知道你还爱我,今天我们是要订婚的,你不能让警察将我带走,你不能……”林琳哭的声嘶力竭的,贺景行却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她忽然笑了起来,阴冷的视线射向贺景行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三章换妻容湛递给了那个门卫一张帖子,就挽着林若儿进去了。“小姐请留步。“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英国人用英语说着,应该是这里保安人员。也许是这里来往的人多,所以都用英语交流。看着林若儿和容湛远去的背影,顾长安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我是跟他们一起来的。”“抱歉小姐,换妻俱乐部,名额有限,没人只能带一名女士。”英国人低沉的说着。轰的一声,炸开了顾长安的大脑,换妻俱乐部?顾长安呐呐的站在那里,大脑好想不听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第13章他后悔了“不!搞错了,你们一定搞错了!”“不是我,我没有带光碟回来,没有……”“景行,你救我!我都是被逼的,都是被蔡雄那个混蛋给逼的,是他骗了我,做坏事的人都是他,我是无辜的,我还是受害者……”林琳抓住了贺景行的手,满脸泪水的向他求救:“景行,我知道你还爱我,今天我们是要订婚的,你不能让警察将我带走,你不能……”林琳哭的声嘶力竭的,贺景行却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她忽然笑了起来,阴冷的视线射向贺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3章是非对错“倩儿,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整天嘻嘻哈哈的,看看人家伟名,和你同岁,人家多稳重,小伙子人好,工作踏实努力,而你呢?整天不务正业,以后少和你那些孤朋狗友在外面混。”金清平不知道怎么啦,一看到金倩那副大小姐的摸样心里就有脾气,这也不能怪他,金清平也是农村孩子出身,特别见不得那些一副公子哥大小姐摸样的人,即使是自己的女儿,反而对于刘伟名这种踏踏实实的年轻人非常的欣赏。“我哪里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情深不相忘第13章诬陷叶菀微微一愣,随后立刻拉开了和贺铭恩之间的距离。“夏夏,你别误会,我和铭恩……”话音未落,贺铭恩已经伸手再次将她揽入了怀中,他看着她,居高临下的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不用怕她,我和她马上就要离婚了。”叶菀堪堪的低下头来,似乎充满了愧疚,“可是至少现在她还是你的合法妻子,我不能这样……”夏遇嗤笑一声,推门而入站到了两人的面前,她用微笑掩饰着心中的酸楚,“铭恩说得对,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从今往后,便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卑微的爱情第十三章永远都是这么不可一世航站楼中到处都是拖着行李箱来去匆匆的旅客,机场的广播声与人声夹杂,热闹非凡。站在大厅的穆芊芊看着手中的护照和机票,目光幽深。那上面的名字和照片都不是她的,但从今天开始,穆芊芊已死,她将会以蓝小暖这个全新的身份活下去.想必现在霍绍谦已经收到了她自杀的消息了吧,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原本处处受他控制人形血袋和骨髓库,居然就这样死了,他恐怕又生气又着急吧,说不定还会在心里暗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田野爱情生活第十三章放相亲对象两次鸽子这些精气进入血液后,血液变得更加有活力,一股舒爽流遍全身。可惜还没等他享受,这股精气就消失了。但黄羿无比惊喜,因为他找到让身体不断变强的办法。之前万物鼎认主,就已经让他变化很大,若以后通过吃肉食来不断改善身体,身体会变成怎样?岂不是变成超人?“妈,我去鸡棚了。”黄羿道。“整天就知道去鸡棚,我都跟媒婆约好了,今天下午在三峰大桥和林家村的姑娘见面,上次你不去,人家都生气了,这是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凰医妃惊天下013杀蛇“叫什么叫,没看过人抓蛇吗?”凤轻尘语气极坏地道。作为外科医生,她的手是相当敏感和精贵的,她把手看得比命还要重要,平时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双手,出一点点问题,就是碰了点皮,都会去拍片观察,以免感染了。这种直接用手抓蛇的举动,如若不是没得选择,她绝对不会做的。手中那冰冷滑腻的感觉,让凤轻尘全身发毛,脾气更不好了。她不怕蛇,但讨厌蛇这种冰冷的动物,摸在手中的感觉,比摸尸体还要让人恶心。而对于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