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庶女新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9:56: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庶女新生
第8章身份

树荫下的蒙面人渐渐被打到在地,激战过后,小路由此穿上一件血衣。网站xbxys.com

见怀中的小人双眼无神着看着前方,杨逸以为这血腥的场面吓到怀中的小人,不由收紧双手。

突来的疼痛将林晓慕从痛苦的回忆中拉回,树下一片残肢断手,只余一人独立在一片血色之中,入目的血腥场面刺激着林晓慕眼球。但和适才的回忆相比此刻的血腥在林晓慕眼里不再算的了什么。

林晓慕平息心中的波澜,冷静的看着下方一片血色问道,“我到底是谁?”

平静的问话让杨逸一惊,适才还神情呆滞,怎就一下便变得如此震定?杨逸压下心中的惊讶,开口问道,“为何如此问?”

锐利的眼紧紧扣着左侧的一双凤眼,平静的话语再次从殷桃小嘴中传出,“寻常人家的女子定不会遭受如此计划周详的暗杀。”

“呵呵,怎就不是卷入纠纷呢?”杨逸略松开手,林晓慕身上的压力小了些许。

“若非如此,那夜试探你又做何解释?”林晓慕再次反驳。

接收到树下的视线,杨逸细细看她一眼,手略用力将林晓慕带下树。小百姓养生网

视角一时转换,耳边随风飘入的话语另林晓慕沉默下来。

杨逸带着林晓慕稳稳落下,两人双脚刚落于地面,前方便传来冰冷的声音,“刺客像是京中人。”

秋风抚过带走一地湿意。

杨逸拖住下颚,乌发垂落下来,遮住杨逸俊逸的面孔,乌发微微浮动,一声吩咐从杨逸口中传出,“客栈怕是不能住了,魅,你去探探,前方是否有住宿的地方。”

黑衣人轻颚首,随之离去。

黑衣人离开后,杨逸看着底下倒着的一片血色,开口道,“这样的场景半月前也曾发生过一次,只是没有如今的人数众多,但背后因此而亡的人怕是比躺在这里的人数多了不止一倍,”杨逸转开视线,略一停顿接着说道,“镇国将军被杀于院中,且其妻子不知去向。”

背手而立,杨逸徐徐道来,“将军多年来征战四方,立下不少功绩却也因此结下不少仇恨。原文http://www.xbxys.com/吾皇怜其三十而立仍未娶妻,便下旨让其与丞相之女于半月前完婚。”

杨逸口中虽说称当今皇帝为吾皇但林晓慕丝毫未感到一丝敬畏,反而在说到将军时不由透露出尊敬与惋惜。林晓慕暗暗将此记在心中,这个中必定有所缘由。

回想昔日,杨逸目光不由望向天际,“奉旨成婚那日,待酒入中旬,侍从惊呼将军被杀于院中,新房中本应坐等新郎的丞相之女也失去踪迹。满城震惊,纷纷谣传丞相之女不满圣旨谋杀亲夫。圣上震怒遂命太子,二王爷调查此事,我奉王爷之命追查凶手而来。”杨逸一边说着一边观察林晓慕脸色,不知她会做何反应。阅读http://www.xbxys.com/

林晓慕听着杨逸的话,心中不免有些估量。事情若是这番简单,这皇上便不会派遣太子以及一个王爷一同前往,这件事情恐怕背后联系的人怕是不少,也有可能是这皇帝的一种政治手段。自古以来,臣不能功高盖主,大将军的威信一旦大过皇家那必定会走上灭绝之路,但这也只是她一人的猜想,做不得数。但事情必定不会像他所说的这番简单,可他告诉自己这些是有何用意?自己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以至于召来此等暗杀?但必定不会是他口中失去踪迹的新娘。“我就是你找到的线索?”

“你就是逃跑的新娘,所以遭此刺杀。”杨逸继续不打草稿的说着,却刚好说到林晓慕推翻的猜测上。

“新娘毕竟是丞相之女,你为王爷幕僚会没见过她?况且救我那日你分明不识得我,若是日后得知你早该绑我上京而非放我在此逍遥。原文xbxys.com”把玩着手中的秀发,林晓慕知晓他在试探她,从容应对着。

发丝一圈圈绕在指尖,事实错综复杂如同交错的秀发辨不分明。

“哈哈”杨逸爽朗的笑道,“果然聪慧。”

不然也不会另魅忌惮。“如你所言,你并非奉旨成婚之人。你虽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但你确是丞相之女。”眯着眼静待林晓慕回话。小百姓养生网

“那我的嫡女姐姐找到后没有得到任何线索?”心中并未有多大把握,林晓慕试探着说道。

见她猜着些许,杨逸继续说道,“你的嫡姐姐第二天就发现被人绑在待嫁闺中,而府中庶女却由此失去踪迹。前不久你才被我从河中意外救起”知晓自己并非嫡女,她面上却未有一丝波动,难道早就看开了?林晓慕本就是穿越而来,对于古时嫡子身份的重要性林晓慕根本未感觉到。

林晓慕心中猜测着,看来这是替嫁了?若是这样,那她又为何会在河中被杨逸救起?难道是原主替嫁被发现?可这又和将军被杀之事有何关键?

或是,“莫非是我知晓杀害将军凶手亦或是我看到了将军被害过程,所以才会遭到这番追杀。”林晓慕将心中的怀疑说出口,便见杨逸咧嘴一笑。

看来她是猜对了,“既然凶手知道我清楚真相,为何会放我离开?若说我藏于水中躲过追杀,可这追查的速度未免与适才计划周详的暗杀不符。”

“或许你是奉命杀害将军之人,成功后被灭口抛入水中,可救起时你只受风寒这却不符常理。”杨逸低头思量林晓慕的话语,这事他曾想过无数可能性,但都被她救上来时只受风寒推翻,这就是他想不明白之处。但如今被她这么一说,他心中有了一番打算,故意开口如此说道。

唯恐被杨逸问到,林晓慕匆忙带过,“相同的道理,若是如此我此刻不会站在你面前。至于未有伤痕恐怕是凶手计划周详用毒害命,或者我那时有所预料先吃了解药,或是被什么高人赐药免了这番磨难,如今我记忆全失,忘了以往种种,重新来过不是我命大是什么。”林晓慕不知在说林婉慕还是在说她自己,两人同是死过一次,只是如今她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而林婉慕却不知有没有这份机会,的确是命大没有错。

见林晓慕并未上当,杨逸低咳一声,“之前也有怀疑,只不过你毫无功夫是杀不了勇猛的将军的。况且按适才周密的暗杀你说的并不是不可能,有可能真是命大躲过一劫。”

林晓慕当时是被他救起,那时她的情况他最为了解,开始怀疑她是故意来到他身边让他救起,可他查看了她身上的衣物以及皮肤,皆是在水中浸泡多时才会产生的模样,推算下时间正是将军府新娘消失的那日前后,命大一说虽是让人难以信服,但就目前而言,的确就这中说法能将她被抛与水中还能安能无恙只收风寒解释的过去。杨逸看着眼前小人儿的眉眼,她若是假装在水中浸泡多日,这人……

林晓慕回忆起深夜黑衣人的试探,想必就是当时为自己洗刷了杀人嫌疑。林晓慕由此轻吁一口气,还好她当日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不然还真就被怀疑上了,今日就不会这番简单明了,她的目的就更加不用说了,“既然如此,我们便来做个交易。”

“哦?”杨逸轻佻眉,这妮子还要与他做交易。甚是有趣。“说来听听。”

“我知晓杀害将军之人,但我现在记不起些许关于将军之事。即使如此我仍希望能得你庇佑,若有零星记忆我便告知于你,如何?”林晓慕大胆的赌上一把。

虽然直接能从自己这里得到凶手真面目是好,但看杨逸的能力就算没有自己也能找到凶手。可如今自己只是依附在这具身体的一缕异世孤魂,对原主发生的记忆毫不知情更不用说能回忆起,但侥幸的是他对这点并不知情。况且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在这满布暗杀的世界中生存下去绝不可能,只能依附他以求得到庇佑。林晓慕一双大眼假装无意的看向别处,余光却是时不时的扫到杨逸。时刻注意他的面部表情。

“一点记忆便要我耗费人力物力护你,若你回忆不起,我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林晓慕的提议被杨逸一口否决。即使她不说,杨逸也会护她到京中,但此刻她提出来,杨逸玩心大起,必是要玩弄一番才罢。

但林晓慕并未由此放弃,继续开出她力所能及的条件,“留我在身边,凶手必定会由此而来。你可从中寻查凶手不是么?总好过没有线索白花费人力物力。”

灵光乍现,这样说就不信你会不护我。

杨逸细细打量眼前之人,平常稚嫩的小人竟能和他想到一块儿。心中不免有些欢喜,杨逸伸手将她揽在怀中,眉眼逐开,“得了,大爷我养的起你!”

“噗”转变的真是够快!不过他愿意护她便是好,有她在,她必定能安然无恙。此刻的林晓慕并不知晓就算她不提杨逸也会一直护她,因为此刻靠在杨逸怀中的林晓慕已经在杨逸心中掀起一阵波澜,只是当事人皆没有意识到。

悦耳的笑声传向四方,阳光破晓而来照亮暗黑的夜,为背光而立的杨逸镀上一层金色。

远处一抹黑色悄然离去。

第9章商旅

“弥二,快去地窖搬些酒来!”掌柜在屋内高声吩咐着。

原本冷清的客栈昨夜迎来一群过往的商人,顿时变的忙碌起来。弥二已经从早忙到现在,此刻刚躺下想休息一会儿又被掌柜抓着去搬酒。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那么会喝酒,真是忙死人啊。”弥二嘴中不断抱怨着往地窖走去。

楼下吵吵闹闹的声音吹走林晓慕不断的睡意,翻转几次。

“好烦!”清晨才刚睡下的林晓慕不径双眉紧蹙,烦躁起身。

楼下的商旅们继续喝酒大声喧哗着,不知有何喜事值得他们如此喜悦。细腻的小手扶着护栏,目光悠悠向下投去。

静坐在人群角落一抹熟悉的青色吸引眼球,墨色的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青色发带随着身体的动作轻轻摇晃,夹杂着墨色的发丝。清澈的液体倒入口中细细品尝着,并非似旁人般一口饮下,好似手中的淡酒比拟琼枝玉液一番,十分享受。

消瘦的身子端坐其中,在一群牛饮的人群中脱颖而出。仿佛感受到林晓慕打量的视线,青色身影转眼往楼上看来。

突然与他视线相撞,林晓慕一愣。好敏锐的感觉。

林晓慕收起对他打量的目光,提唇一笑,微褔身子转身离去。

青色的身影看着女子消失的方向半响,淡淡收回视线,仿若无人般接着品尝手中美酒。楼下众人继续喧闹着,全然未察觉短暂出现的女子。

二楼杨逸依窗而立,深沉的眼眸映着吵闹的众人不知在思虑什么。

“弥二!让你搬的酒呢!”掌柜找不到酒急道。

弥二弯着腰靠在客栈门前,神色异常得看了掌柜一眼。

“弥二!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酒搬出来!”掌柜焦急的催促着,再不搬出来客人要闹了,哎呀,这个弥二。掌柜不经在心中急得跺脚。

靠着大门的弥二仿佛并未听到,保持原样看着屋内众人。

“弥二!”见弥二仍是未动,掌柜气急。

双手拉着弥二健壮的手臂便想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没想到他弥足了劲却仍未将弥二从地上拉起来分毫,意想不到的重量让他大吃一惊。

拉不起他的窘迫让掌柜更加火大,“弥二!再不去把酒搬来这月的月钱你别想拿!”一张老脸被气得通红,仍是不忘向弥二大声吼着,就差双脚跺地耍赖了。

“月钱不要也罢,要搬你自己搬去。”弥二对掌柜的威胁无动于衷,视线落在客栈内不断吵闹着喝酒的众人,眼中有一抹嘲讽闪过。

掌柜叫唤了许久,见弥二打定了主意不搬酒,一边客人还在催促着搬酒,掌柜拿他没有办法,面对店内零星的人手,掌柜只好让厨房的伙计停下手中的活去搬酒。

没过许久,一坛坛酒被伙计不断从酒窖中搬出,弥二眯眼看着酒坛从身边抬过。

悠悠的酒香抚过鼻尖,弥二脸色一变瞥眼看向门外。

蓝天白云恰是一个好天气,远处树林夹在天地之间,不知树林中来了什么猛兽惊起一众飞鸟。

弥二异常的动作落入二楼杨逸眼中,深深看了弥二一眼。

单手扶着下颚看向酒坛,一双凤眼微微眯起,细细打量着被伙计搬上来的酒坛。

楼下商旅看到不断搬上来的酒坛,一阵欢呼。其中不胜酒量的商旅有的爬上桌子疯狂的喊叫着,嘲笑伙计无力连个酒坛子都抬不动。有的已经醉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不省人事。兴奋的众人拦过想要倒酒的伙计,一把将伙计推倒在地,众人一拥而上将酒坛围的死死的。七手八脚的将酒倒入口中,唯恐一个不慎,美酒便被同伴喝的一滴不剩,楼下顿时一片混乱。嘈杂的商旅此刻看来倒像是一群酒鬼,嗜酒如命。

喧闹仍然继续着,人群中一个个人倒下便又有人向前哄笑着喝酒。桌椅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桌上原本摆着的碟子酒碗此刻都摔在地上四分八裂,看不出原本样式。

掌柜心疼的看着这些缺胳膊断脚的桌椅瓢盆,不知这些酒鬼会不会赔偿他的桌椅。

角落青色身影仍端坐着,仿佛并未听到身旁的吵闹。手中酒杯轻转,悠悠酒香入口。嘴角的笑意似是十分满意手中美酒。

冷清的客栈会有何美酒?何必装出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去而复返的林晓慕心中嘀咕。

随着时间流逝,酒坛中的酒也被喝的七七八八,楼下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仅剩下几人仍不断的从酒坛中饮酒,一张张醉脸从酒坛中抬起,十分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嘴角含笑的摇晃着脚步身影不稳的向一旁倒去。

客栈外突然响起整齐的步伐,身着清一色服饰的人群涌入客栈。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齐齐从身上拿出绳索二话不说便手脚灵活的绑上仍陷在酒坛中的几人,其余躺在地上的商旅也被快速绑住手脚。

不一会儿,原本喧闹的客栈便七七八八淌满了手脚被捆的各种商旅,场面骤的沉静下来。

掌柜看着眼前瞬间变换的局面颤着身子上前问道,“官爷,这是?”

像是官兵领队的人看了一眼颤着身子的掌柜一眼,开口道,“我奉命前来抓捕贼人。此等皆为杀人放火的十恶不赦之人,切勿阻拦!否则一同处置!”话语中不乏军人威严,但这话明显是对着角落品酒的青色身影而非站在他面前颤着身子的掌柜听得。

“官爷,可他们喝了小人地窖中所有的酒啊,你这一抓走小人全家可就得喝西北风了啊!”掌柜听到这话脸色聚变不断央求道。这要是被官爷带走了他还有什么活路?

领队未曾搭理掌柜的央求,吩咐部下将人带走接着转身手一挥便要大步离去。

“掌柜的事还没处理。”坐在角落的青衣淡淡开口道。

“这恐怕不关南云公子的事吧?”不愿替恶徒支付银两故意忽略掌柜,此时被熟人道破,心中不由一阵恼怒,连带着语气也染上怒意。

并未理会领队略带怒气的话语,青衣男子淡淡开口,“那这些人我便要带走了。”说着站起身子便朝领队走来。

见青衣男子淡淡而语,心中的怒气似是被青衣男子淡淡几句便话未无形,似是十分惧怕他自己口中的南云,领队慌忙转过身子从恶徒身上掏出银子,随手甩给掌柜便带人匆忙离去。

弥二似是早就知道这些人并非商旅,并未咤意反而一脸平静的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整齐来到的官兵此时匆忙从他身边离去,没了先前来的那份整齐有计划。

屋内一片狼藉,原本以为会赚上一笔,却怎也想不到商旅尽是贼人,喝尽了酒窖不说还毁坏了客栈物什。

掌柜拿着手中的银两估摸了一下大概,一脸苦丧,这只够酒窖本钱,屋中摔坏的桌椅,菜盘还有酿酒的材料全赔了。身子瞬间瘫软下来,这是要他的老命啊!

眼前突然出现的银票让掌柜一愣,这是?

顺着修长的手指向上看去,原来是适才帮他说话的青衣男子,若不是他,自己恐怕连酒窖本钱都拿不到。掌柜连忙感激的想要道谢,话还未出口,便被青衣男子打断。

“这些你拿着,重新置办一下客栈。”悦耳的声线传入耳中,掌柜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看着近在眼前的银票却是怎也拿不下去手,“公子已经帮了老舍很多,怎能再要公子的钱财,还望公子收回去吧。”

掌柜虽是心疼他赔掉的桌椅材料,但这公子已经帮了他很多,为了他甚至与官爷顶撞,虽看这公子的穿着必身份地位必不会低,但这官爷还是不好得罪的,就算再怎么可惜这点道理还是懂的的。

青衣男子见掌柜婉拒他的好意也不恼,一双玉手仍是保持原状递在掌柜面前,一张俊脸紧绷不发一语。

掌柜见贵公子一双白皙的双手并未因为他的话语便收回去,为难的看了青衣男子一眼,“公子,这银票小的真的不能要,不能再让公子破费了呀。”

青衣男子薄唇轻抿,手中的银票仍是未收回,“你若再不收下,别怪我毁了你的客栈。”

掌柜见推脱不了,也不再变扭,欢喜的接过青衣男子手中的银票,口中不断道谢,“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想不到你挺良善。”一旁依门而立的弥二开口道。

“弥二,不准对公子无礼!”受到恩惠的掌柜忙出口训道。

并未理睬掌柜,弥二转身出门忙活自己的事去了。

“公子,适才….”掌柜见弥二如此无礼,忙转身向青衣男子道歉,还未说完便被打断,“无妨。”

淡淡挥手示意,青衣男子转身便抬步离去,掌柜手捧着青衣男子给得一张银票,双目感激的看着青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

杨逸低声道,“南云鹤。”

随着南云等人的离去,客栈恢复平静。楼下零星的伙计收拾着狼藉的大厅,掌柜站在柜台,计算着客栈破损的桌椅碗盘,算盘啪啪的响着。

二楼,林晓慕趴在窗口享受着平静的空间。

庶女新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庶女新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1章“还有一分钟了,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眼看QQ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她激动无比。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她可是望眼欲穿啊,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地猛敲鼠标,咦,怎么好像死机了呢?这么重要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能死机呢?!就在她盯着屏幕,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不错,是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封灵大陆第2章天仙临凡第1章封灵大陆阴森的地牢里,林清荷被一根铁链子锁在了墙壁之上,她蓬头垢面,脸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记显得格外的丑陋和狰狞。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糜烂的地方已经发臭,甚至开始生蛆,在肉里蠕动。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呆了多久,只知道,从庶母做主将她嫁给六皇子皇紫英之后没几天,就被关进了这里,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皇紫英每天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刑具虐待她,每次都会打得她皮开

  • 不伦之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不伦之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不伦之恋目录预览: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第2章装什么贞洁烈女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嗯嗯…啊…不要…”被打了马赛克得赤身男女交缠在一起,画面香艳无比,不知羞耻得重复着活塞运动,循环播放得叫声刺激着人的耳膜。我胡乱点着鼠标意图关闭视频,可鼠标根本不停使唤。着急之下我猛得用力拔下电源,但为时已晚,坐在旁边的同事已经围了上来。“立夏,你电脑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偷偷看看就好了,带到公司可就尴尬了。“没想到立夏姐居然这么豪放,求资源。”我黑着脸勉强的对同事挤出

  • 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沈总,不娶别撩目录预览:第1章偷拍床照第2章威胁第1章偷拍床照“沈少,您轻点~嗯啊~”市中心希尔斯酒店某处房间中,只听一道女人娇媚浪荡的呻吟声响起,她竭力扭动着自己性感火辣的身体,企图勾引身下这个俊美冰冷的男人。她知道今晚只要伺候好了这个男人,将来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甚至怀孕后还可能当上沈家的少奶奶。想到这里,她眼中更是不免流露出几分贪婪。“这么快就忍不住了?”男人冷笑道,大手轻佻地勾起女人的下巴,他那上挑的桃花眼似多情却又无情,深底里却毫无波澜。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要闹第二章她睡了几年的男人第一章不要闹云海市,凌氏。洛惊澜穿着一袭针织短裙站在前台不远处等候,窈窕的身形在杏色裙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清瘦。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高大的男人带着一阵旋转的雪花进门,身畔的的助理已经帮他将风衣取下来。洛惊澜蓦地起身,然而还未等她近前,就被凌近南身畔的保镖拦截住了去路。“对不起小姐,请您止步。”“让开!”洛惊澜红唇轻启,但是面前面无表情的保镖纹丝未动,她一咬牙:“凌近南!”清婉的声音刚一出口,就

  • 泡沫之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泡沫之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泡沫之夏目录预览: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第2章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欺负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A城,顾氏大楼,地下车库。于凝萱小心翼翼的蹲在一辆悍马车后面,双手死死攥着相机,灵动的眸子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电梯口的方向。据传,就在今日,向来对女人敬而远之的顾氏掌权人顾斯琛,会带着女友一起出现在公司。为了抓住这条猛料,她才牺牲了休息时间,前来蹲坑。身边的悍马车就在此时轻微摇晃起来,顿时把聚精会神的于凝萱吓了一跳。她微微抬头,顺着车窗看进去。透过里面的帘子,就瞧见了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签下契约第二章初遇第一章签下契约顾婉言匆匆的跑出家门,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报出地址。她的手中紧紧的攥着一份“契约”,这份契约的意义非比寻常,就相当于一份卖身契。前两天妈妈拿着这份契约让她签的时候,她气的险些将它撕碎,只是她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她就要靠这份契约救命。“师傅,麻烦您再开快一点。”一想到刚才家里被追债的人砸的狼藉一片,妈妈遍体鳞伤,还被威胁要割掉一只手,顾婉言内心焦急,忍不住催促。

  • 将妃在上爷在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将妃在上爷在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将妃在上爷在下目录预览:第一章:重创受辱第二章:记忆同化第一章:重创受辱北霁国沧江以北乌云翻滚,天际雷声轰鸣,紫色的闪电在云层中涌动,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堆积成山的尸体,雨水血水顺流而下,几乎将整个沧江染透。悬崖废墟之上,一身银色铠甲的女子扶枪而立,满身疮痍,血迹斑斑,腥红的血顺着长枪流下,将地面染红。她重重喘息着,四周皆是敌兵,云家军早已横尸遍野,完了,一切都完了。绣着云字的军旗轰然倒下,看着策马入敌军的那人,云离笑的张狂,滚烫的泪珠伴着血

  • 天后养成:征服凶猛BOSS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天后养成:征服凶猛BOSS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天后养成:征服凶猛BOSS目录预览:第001章卧槽,要不要这么重口味第002章让你见识见识女王范儿第001章卧槽,要不要这么重口味“刘总,我家安心洁身自爱,从未交过男朋友,上次见过您,就仰慕有加,所以想请刘总赏脸一起吃个饭……好,好,我安排好了联系您。”“慕安心,只要你能够拿下刘总手上的度假村的合约,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妈妈!再怎么说,我们是一家人,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想到慕江山那副道貌岸然的嘴脸,慕安心就觉得,自己当他的女儿,真是倒了八

  • 诸魔至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诸魔至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诸魔至尊目录预览:第一章.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第二章.厚积而薄发第一章.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赤练大陆北侧,北侧近海。是一个依海为生的小渔村,名叫小海村。要是有修者来到这里,就会惊讶地发现,这里的渔民居然全部都是修炼者,然而他们的修为最高却不能突破入神境。修者八境,分别是通灵,化气,入神,破虚,重塑,飞升,渡劫,化神。进入入神境,就意味着一个修者有机会飞升渡劫。像小海村这里所有人都是修者的村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然而,所有修者都无法突破入神境的地方更是让人诧异。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