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闪婚老公太凶猛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18:58:38 来源:网络 []

书名:闪婚老公太凶猛

变色

阎旗诚正把盛好的稀饭摆在桌上,骤然敏锐的察觉到一道目光,抬头见是林小姝,那姑娘拢着套睡得皱巴巴的睡衣,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双大眼骨碌碌转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原文http://www.xbxys.com/

目测是把自己当小偷了?

很好,这姑娘没习惯家里来其他人,从家里的陈设来看,也没有异性的痕迹,是个特别安份的独立女性。

阎旗诚嘴角微微一勾:“愣着干嘛?快梳洗一下来吃早餐啊。”

“哦,哦,好。”男人的突然发声让林小姝彻底清醒了。

自己的新晋丈夫呢,怎么給忘了。

林小姐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得她捂着一头乱糟糟的青丝,一头扎进了浴室。

阎中校挑了挑墨眉,继续把买回来的包子鸡蛋等摆好。推荐xbxys.com

林小姝搓着手蹭到餐桌旁,盯着桌上丰盛的早餐,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相处,自己就晚起了,还让初来咋道的男人准备吃食。

“快吃啊,待会儿该凉了。”阎旗诚把剥好的鸡蛋放进林小姝前面的碟子里,“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一样买了一点,稀饭是自己煮的。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我不挑食的。”林小姝平时很少吃早餐,这有得吃就不错了,“阎先生谢谢你啊,不好意思我起晚了。原文xbxys.com

林小姝记忆中的那个家里,若是女人有一次没早起准备早餐,必然招致男人的怒火中烧,甚至打骂。

阎旗诚今早的无意表现,让林小姝在心里有一点点温暖的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点不知所措。

“这有什么,以后咱俩得互相帮衬着过日子,叫我的名字。”阎旗诚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林小姝的脑袋,都是夫妻了,还张口闭口阎先生阎先生的。

“喔,好。”林小姝被‘过日子’这样的字眼温暖到了,脸上飘忽着一丝可疑的粉色。

赶紧埋头吃东西,都忽略了被打脑袋的事实。网站http://www.xbxys.com/

小女人未免也太容易害羞了吧,自己也没做什么啊,阎旗诚眉眼微弯。

饭后说什么林小姝都要坚持由她来收拾桌子,阎旗诚拗不过,只得随她去了。

阎旗诚是觉得以后自己在她身边的时日比较少,在的时候就多照应点吧。

“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阎旗诚状是无意的随口一问。

即使是最平凡的休闲装,穿在天然的衣架子上,随意往那儿一站,也是一道不容忽视的阳刚风景。

“后天学校才正式开学,这两天暂时没什么事。”林小姝擦着手上的水珠,不让自己被某人迷惑。闪婚老公太凶猛小说txt全文阅读

“那你收拾好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好,给我5分钟。”林小姝也不问他要干嘛,横竖自己也卖不了几个钱儿。

林小姐一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人家看得上的价值,否则怎么会单身至今。

5分钟就ok?

不会吧,女人出门不都至少半小时么。

阎旗诚并不相信5分钟说辞,百无聊赖的靠在窗边,手里的电话响起,看到来电显示,剑眉几不可见的一皱。

“喂,爸。版权xbxys.com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爸啊?听说你任务都结束两天了,怎么还不回来,待在那个破地方干嘛!”阎远征对这个一向不在自己控制内的儿子很是不满。

“部队不是说走就可以走的。”男人的声音有些压抑,自己的父亲一向只站在自己的角度。

“一天之内,我必须见到你人。”多年的上位者霸道惯了,声音里尽是凌厉。

“不行!我还有事。”阎旗诚很清楚父亲找自己所谓何事,在这件事情上,自己绝不能让步。

阎远征眼一瞪:“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讲!你的事先放一边,要我跟你的首长亲自请假吗?”

阎旗诚憋着一口气,寒声道:“好!我回来。”他不能因为私事打扰到首长。

阎旗诚放下手机,正准备掏出一支烟来抽。

“阎旗诚,走啊。”林小姝换好鞋子,招呼着还站在窗边的阎旗诚。

“走吧。”

四分多钟,小女人真准时。

橙色小袄,黑色铅笔裤,裸色小皮靴,依然是简单马尾,淡扫娥眉,此外不见任何化妆品的痕迹,清清爽爽,朝气蓬勃的感觉。

阎旗诚的心情莫名轻松了。

“咦,你怎么不开自己的车?”林小姝跟阎旗诚来到地下车库,眼见着阎旗诚接过一租车公司人员手中的车钥匙。

“开腻了,换辆车试试。”阎旗诚自然的说着违心的话。

部队改装过的专用配车,不知比租车公司普通装备的车强多少倍。

这时候开它出去招摇,显然是自投罗网。

不是指外形,而是车牌。

那些人的耳目可是不一般,在没有扫清障碍之前,阎旗诚不会让小妻子受到莫明其妙的委屈。

好吧,有车族的世界,林小姝不懂,遂默默跟着男人上了车,随他带自己去哪儿。

饭后坐车,林小姝有晕车的小毛病。

阎旗诚也看出小姝有点不适,便让她眯一会儿,说到了会叫她。

阎旗诚带林小姝来到的是一个新开发的高档楼盘,正处于热售期。小区周围有一条环绕着的护城河,绿树葱葱,花香满园。

在B市寸土寸金的地界,如此设施配置,林小姝想都不敢想来染指。

“我们来这儿干嘛?”前来看房的人还真多诶,林小姝小心避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看套房子,看看喜不喜欢。”阎旗诚带着林小姝径直来到小区最深处,一栋独立的小楼前。

按下电梯上三楼,左拐,打开门。

林小姝略微惊讶的发现,原来是带空中小花园的楼中楼诶。

“好漂亮!你要买房子吗?”

军人现在都这么有钱了?这句话林小姐可不会傻得问出来。

以男人的年纪,最多也就是个少尉中尉什么的吧。

阎中校之前穿军装,出了部队门儿就把简章给取了,所以直到现在,林小姝除了知道他是个军人外,其余一无所知。

“不是我要买,是我们要买,而且钱都付了。”

昨晚睡觉之前,阎旗诚給贺飞扬那厮打了个电话,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了房子详细地址的信息,“待会儿你签个字,房子就在你名下了。”

“阎旗诚,那小二套装不下我们俩吗?”林小姝收起欣赏的姿态,一下子严肃起来。

“不是……”在阎旗诚的意识里,房子车子这些都该是家里男人的事儿。

阎中校这样的男人无论如何是逃不开大男子主义的。

“那就不要浪费这个钱,我挺喜欢自己的小窝的,这房子我不要。”林小姝小圆脸胀得通红,給气的。

什么嘛,才住一晚上,就嫌弃上了。

也不知会自己一声儿,就巴巴儿的来看新房。

在林小姝的认知里,买房可是大事儿,怎么能说买就买呢,那小二套都还欠着房贷呢。

不就买个房么?怎么就炸毛了?

“你别激动,听我说。”

阎大爷的人生里没遇见过给买东西还不高兴了的女人啊。

“我不听,任你怎么说,这房子我也不会住,更不会要。走,回家。”林小姝拉着阎旗诚就要往外走。

“乖,你停下。”阎旗诚反手将女人拉回来,哄小孩儿的口吻都用上了。

小女人小脸儿红彤彤的,好似圆圆的大苹果,不点而朱的绛唇水汪汪的,高高嘟着。

不是惑人的绝色,男人的心念,却动了。

“唔,你……”

骤然缩小的两人间的距离,唇上熨帖着的柔软触感,林姑娘的大脑,死机了。

软软的羽睫扑闪着,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那浓密的睫毛。眉宇间自然散发的铁血阳刚,蕴着烈而不腻的荷尔蒙气息,足以使任何一个女人甘心沉溺。

“闭上眼睛。”男人沉缓如大提琴般的低语,仿佛自某个的未知领域徐徐传来,自带蛊惑。

小女人的上眼皮缓缓覆上,男人星眸的邪魅亮光一闪而逝,薄唇微张,将檀口整个儿含进自己嘴里。

阎中校一手楼着柔软的腰肢,一手固定着小女人的头,极尽着品尝挑逗之事。

林小姝整个人都懵了,除了能感受到快要跳出胸腔的小心脏,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林小姝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之时。

“傻瓜,换气。”阎旗诚无奈道。

只得把小女人搂在胸前,轻轻拍着女人的小脸儿。

再吻下去,小东西就该窒息了。

林小姝被阎旗诚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拉了回来,一下子张开迷蒙的双眼,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眸,圆脸红得滴血,双手去推男人。

“你快放开我。”出口的声音软绵绵的,只听得男人小腹一紧。

忘掉

“看,你连站都站不稳。”男人坏心的一松手,小女人就滑了下去,又赶紧一把将她捞了回来。

“流氓,我不要跟你在一起!”小姝姑娘恼羞成怒,捶着阎先生的胸膛。

“老公对媳妇儿耍流氓,天经地义。”阎中校低低笑开,任由小女人撒泼,就当她给自己挠痒痒了。

不出意外,这该是小妻子的初吻吧。

初吻,这可是二十一世纪,他到底是遇上的一个什么女人。

“我要回家!”林小姝调整好呼吸,挣开男人往外跑。

林姑娘简直羞愤欲死,不过一个吻,就让自己丢盔弃甲了。

“咱们一起回家!等等我。”阎旗诚把门带上,追上小女人。

两人一起下了电梯。

林小姝气哼哼的,拐开男人拉自己的手,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正要进电梯的女人的脚。

女人身材火辣,黑裙黑墨镜,看不清长什么样。

“对不起对不起。”林小姝赶忙连声道歉。

女人高昂着头,唯视前方,冷哼一声进了电梯。

阎旗诚鹰眸在捕捉到女人面庞的那一瞬,神色已然凝重,立时拉过林小姝,闪进了一旁的安全通道。

林小姝一惊,正准备发问,就见阎旗诚做了个‘嘘’的禁声姿势。

阎旗诚警惕的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监控。

男人谨慎严肃的样子,让林小姝也跟着紧张起来。

“有看到那女人按的几吗?”阎旗诚贴着林小姝的耳朵,耳语道。

非常时期,多加小心总没错。

阎中校问得也没把握,只是推断以林小姝当时站着道歉的角度,或许有瞄到数字。

“四楼。”林小姝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以男人肃穆的神情动作,一定是什么非比寻常的事。

“媳妇儿真能干。”阎中校在林姑娘脸上奖励一吻。

一把搂紧小女人的腰,沿着昏暗的安全通道,接连几个跨越,悄无声息的落步在四楼楼梯拐角处。

阎旗诚行云流水般的一连串高难度动作,把一向循规蹈矩的林小姝吓得不轻,生怕自己发出不合时宜的声响,只得一手紧紧抱着男人,一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两人刚松口气,就听见四楼右侧最里边关门的声音。

阎旗诚没有伸出头去确认,因为走廊里是360度无死角的监控。

他打开手上的特殊手表,按下几个联络符号。

阎旗诚轻轻拍着林小姝的背,示意她放松一下,耳朵注意着楼道外的一切声响。

生活在平凡的和谐世界的林小姝,哪见过这些,一颗心‘嘭嘭嘭’直跳,随着时间的流逝,身子越绷越紧,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不敢了。

阎先生捧起女人的脸,与之对视,“不要害怕,没事的,我在。”

没有任何言语,林小姝居然从阎旗诚那幽深的眼眸里,读懂了男人想要表达的意思。

深吸一口气,安慰着自己,迫使自己镇定。

一汪清泉弯成星月,里面满满的倒影着自己的身影,阎旗诚觉得自己的意志力遭受到了此生最大的考验,那根弦被压得越来越弯,薄唇似有了自己的意识般,慢慢去寻最契合自己的樱唇。

唇瓣快要接触的刹那,阎旗诚耳见一动,首先把小妻子的按进自个儿怀里。

林小姝敏感的察觉到楼道有人来了,只是不知会是几人,是敌是友。

普通样貌,普通装扮的两个来人来到阎旗诚面前。

惊见阎中校紧紧的抱着一个女人,眼珠子都快粘到林小姝身上了,就想一探究竟,瞧清样貌。

A军区特大新闻啊,A军区女人们的梦中情人——有主了!

阎中校眼一瞪,两人赶紧收回各自的眼神,恢复一本正经。

阎旗诚依然没说半个字,眼神示意两人先破坏监控系统,手上做了一个某方向开门的动作。

两人一点头表示明白,前去行动了。

阎旗诚才放开林小姝,带着她轻手轻脚的下了楼道。

林姑娘任由男人一路牵着自己的手,不言不语。开门、上车、关门。

男人轻轻的抚摸着小女人的头,眼神温和的凝视着小女人的双眼,“吓到了?”

“有一点点。”林小姝吞了吞口水,“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只能说那是个坏人。今天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尽量忘掉,知道吗?否则不仅可能会给你自己带来危险,还可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一连串难以预计的严重后果。”阎先生像个老者般,耐心的谆谆嘱咐。

那岂止是个坏人,简直就是恶魔。

毒枭饿狼的头号情妇,说她罪大恶极也不为过。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阎旗诚已经在脑子里盘算好了下一步棋。

都上升到国家和人民层次了,林姑娘表示小心肝承受能力有限,“好,我听你的。”抿紧双唇,再不敢多问一句。

阎旗诚贴了一下芳唇,道:“别紧张了,嗯?就当看了一场电影,一切都过去了。”

“喔,我们回家吧!”林小姝此刻只想回家。

“好,回家。”阎旗诚也开始期待‘小家’的温暖,“这房子暂时不过来住了吧,咱们就住在你那小二套里。”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小二套小二套,一口一个小二套,你是有多嫌弃吖?既然这么嫌弃,那你不要住啊。”林姑娘气得双颊鼓鼓的。

阎先生不理小妻子的小脾气,好笑的戳了一下女人软软的脸颊,自顾自发动车子,“走咯,回家咯。”

余下一串爽朗迷人的笑声。

夜谰人静之时,整个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客房突然响起尖锐的电话铃声儿。

紧闭的鹰眸猛然睁开,眼珠亮如晨星,翻身起床,一把抓过工作用的手机,瞌睡早已了无踪影。

声音低沉有力,“首长,请指示!”

暧昧

“我们已经从白天抓到的那个女人嘴里撬出了点东西。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假期提前结束,即刻归队!”

“是!谨遵首长命令!”阎旗诚放下手机,立马开始动手收拾行囊。

原本就没带什么东西,不到3分钟就整理妥当。

阎中校无声的扭开主卧的门,踱到床边。

这姑娘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睡觉还打被子。

阎中校在心里无奈叹息,缓缓将被子扶起帮小女人盖好,在黑夜里深深的凝望小妻子的容颜。

林小姝今晚画了一会儿图,睡得比较晚,此刻正在坐着香甜的美梦。

她梦见自己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徜徉,草原上随处可见各色美食。

林姑娘看上了一个鲜香四溢的烤羊腿,高兴的扑过去,撕下一大块儿往嘴里送,肉还没来得及嚼呢,就被一只不知从那儿冒出来的大狗看上了,和着含住自己的整个嘴巴。

“混蛋,流氓!”林姑娘在梦里被气得不轻。

阎旗诚哑然失笑,小女人是在梦中骂自己吗?

时间不多了。男人俯下腰,在小女人的额头上印上柔柔一吻。尔后转身离去,带着丝丝愧疚。

沉睡中激动的林小姝,被这梦外的一吻神奇的安抚了,不再乱动,陷入了更深入的睡眠。

第二天林小姝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林姑娘在床上翻滚了两下,顿住,发现应该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翻身下床,打开门,哪有什么人影,唯余一室清晖。

桌上压着一张纸条,两张银行卡。

“小姝,我走了。任务突然,来不及跟你告别。卡的密码已改成了你的生日,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旗诚留。”

小姝姑娘生气的扔下便条和银行卡,气冲冲的打开客房的门。

除了床上整齐的豆腐块儿,再没有一点那人留下的气息。眼睛酸酸涩涩的,说不上多生气,更多的是担忧。

她林小姝再傻,也知道男人此番不辞而别,必定与昨天白天发生的事有关。

那么危险的任务,林小姝只希望他平安,一时倒忘了孩子的事儿。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铃音毫无征兆的响起,打断了小姝的忧伤。怎么是个陌生号码?林小姝眉头一皱。

“喂,您好!”

“你好,林小姐吗?我是方瑜。”方瑜把手机开着扩音,慢条斯理的涂着鲜红的指甲油。

方瑜?

林小姝在脑子里搜索了两秒钟,确定记忆库里没有这么个人。

知道自己的姓氏,难道是搞推销的?

“我不认识你,你打错电话了。”

方瑜杏眼一眯,想挂电话?

“可是据我所知,我们应该都认识一个共同的人哦——阎旗诚,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朋友两字儿咬得格外暧昧绵长。

小姝完全摸不着头脑,也不开口回话,依然还是觉得不认识的人没什么好聊的,准备挂电话。

只是方瑜又开口了。

虽然方瑜也不太相信小阿姨的眼神儿,但仍故我的坚持试探:“昨天你和诚哥哥一起去‘仙都’看的哪栋楼的房啊?”

听见‘仙都’两字儿,林小姝心跳漏了半拍。

出口的语气则是给人疑惑又平稳的感觉:"昨天我和我丈夫整天都在家里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确实是打错电话了。”说完便毫不迟疑地挂断电话。

丈夫?方瑜嘲讽一笑。

这姓林的都结婚了嘛,任松还告诉自己姓贺的在网上替诚哥哥相亲,对方就是这个女人,网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准头?

而且她也不能想象,诚哥哥那样儿的人会看上网上那种相亲的女人,阎家也是不会接受的。

小阿姨也真是的,说什么不好,非说昨天在‘仙都’,远远的看见了诚哥哥,他还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直把她吓了一跳,她以为是那阴魂不散的女人又回来了,那自己不是又要费一翻功夫了吗?

明明是她眼神不好,还浪费自己的表情去给一个陌生女人打电话。

方瑜摔开指甲油,踩着‘恨天高’‘吧嗒吧嗒’地下楼,她要去训训家里的保姆阿姨。

人家诚哥哥在部队呢,若是他回来,自己肯定可以第一时间见到他。

闪婚老公太凶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闪婚老公太凶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目录预览:第一卷风华帝都卷第3章二手货麻烦别退给我第一卷风华帝都卷第4章冒出来的便宜师父第一卷风华帝都卷第5章师父给的见面礼第一卷风华帝都卷第3章二手货麻烦别退给我这废材平日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今天怎么一改常态?“你……天衡哥哥,我没有……”东方雅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还有啊,妹妹你不但演技不过关,这眼光也真不怎么好,这种男人,观面相来看,一辈子也大富大贵不了,既然妹妹喜欢,这种二手货就送给你了,别再退货

  • 逆天狂凤:全能灵师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逆天狂凤:全能灵师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逆天狂凤:全能灵师目录预览:第3章机会,必须把握第4章帅锅,深不可测第5章太丑,接受不了第3章机会,必须把握正在初夏打算奋力一搏的时候,那只愤怒到了极点的黑白双色豹却猛地止住了前进的步伐,一转身就钻进了旁边的丛林里,紧接着消失不见,只留下丛林一阵晃动。就在黑白双色豹消失的同时,兽猎场里一群魔兽同时狂奔而出,朝着初夏的身后奔去,出现得猝不及防,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不过在眨眼间。初夏看着那还在晃动的丛林,眼睛危险地眯起,看来刚刚那只黑白双色豹不

  • 私宠99次:亿万老公坏坏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私宠99次:亿万老公坏坏哒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私宠99次:亿万老公坏坏哒目录预览:第3章狐狸精转世第4章你求我啊第5章卖女求荣第3章狐狸精转世电话那头的夏天豪听到这话,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些,随便交代了几句之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刚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池昱爵正好听到夏小暖刚刚说的那些话。想到昨天晚上这个女人勾引他,只不过是为了今天能让他和她一起回夏家。顿时,脸色更加的嘲讽起来,也是,这个女人一直都是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女人,什么时候又在乎过他的想法?“怎么,勾引了我一个晚上,就只是

  • 斯德哥尔摩恋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斯德哥尔摩恋人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斯德哥尔摩恋人目录预览:第3章来自美国的精神病学博士第4章你跟踪我第5章偶遇周承安第3章来自美国的精神病学博士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工作,倪晴几乎累成狗,趴在桌上恨不得倒头大睡,还没完全闭眼,脑门上忽然被人重重一拍,对方嫌弃地问道:“你昨晚做贼去了吗?”“你试试踩着高跟鞋跟人陪笑一晚上?”“倪晴,喜欢钱的我见多了,可像你这么见钱眼开的还真是少见,我们要不是朋友,我一定鄙视死你。”盛薇冷哼一声,对倪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得好像你现在没在鄙视我似的。”

  •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目录预览:第3章太惨不忍睹了,全是血第4章夜半被抓第5章流光碎玉图第3章太惨不忍睹了,全是血不过她也只能猜到一半,至于后面的事情她需要问问她的婢女或者是从别处打听到消息。然而此时另一道男声响起,却是十分的不悦耳,“老爷,老爷,这件事和小的没有关系,是,是五小姐来找小的,您饶了小的,小的只是一时色迷心窍!”求饶声无疑是在提醒众人五小姐所做的事情。苏茗这时才注意到身边的人,是个长相极为普通的男人,一眼就看出是属于下人的级

  • 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目录预览:第一卷第3章撞见猛男第一卷第4章他叔叔第一卷第5章帮你第一卷第3章撞见猛男冲着跑到二楼,夏紫溪傻眼了!豪门世家最大的特点就是房间多,一间一间,等到她找到厕所,她已经失血过多挂了。正在挣扎着不知道该往哪间走,她感到她的亲戚正顺着她的腿间流了下来!身体一下子僵硬了下来,她夹紧双腿,毫不犹豫地猛冲进第一间房间……“夏夏……恩,我好想你……夏夏……”皎洁的大床上,猛男正背对着他。虽然没有经过人事,但夏紫溪也知道,现在这个男

  • 腹黑王妃本纯良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腹黑王妃本纯良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腹黑王妃本纯良目录预览:第3章给祖母请安第4章姜氏的亲昵第5章嬉闹跌落雪地第3章给祖母请安昨夜下了一夜的雪,今早的天还是雾蒙蒙的,连带着人也没有精神。奚意浓起了床,坐在梳妆台前任凭阿月在自己的头上各种的折腾。“小姐,小姐,你看这个发髻可好?”阿月转了转铜镜问道。奚意浓看了一眼铜镜,笑着说“阿月的手艺就是好。”阿月便开心的很了,跑过去给奚意浓准备衣服,若是说了不好看,这丫头大概就要梳个没完了。奚意浓坐在那里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一会去给祖母请安必然是要见到

  • 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目录预览:第3章前方男神出没第4章编号0308第5章好好休养第3章前方男神出没这样站在大街上,过往的人有意无意往扫向她。她还在犹豫不要不听陆煜宸的话,就发现陆大少已经大步走进去了。想了想,她还是跟了上去。美衣美是国际知名品牌女装,里面的导购员小姐就跟没有看到夏初月身上的病号服一样,热情亲切地上前询问她有什么要求,不过眼神却偷偷地瞟向一进来就大刀金马往真皮沙发上坐下的陆大少身上,天啊,她今天居然看到陆大少了!夏初月还

  •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目录预览:第3章是你毁了西小宝第4章拒之门外第5章心碎了无痕第3章是你毁了西小宝一个半裸着前胸,身披浴袍的男人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深邃的眼眸溢满戏谑之色,他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顾小西,双手抱臂,语含挑衅:“昨天你主动的样子,可不像现在这么狼狈。”擦!顾小西只觉脑袋里似乎有什么被炸开一样,她狠狠的瞪着这个男人,咬牙切齿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陆子皓一脸阴霾的看着他,推开顾小西,冲上来就给他一拳,冰冷的声线说道:“王八蛋

  • 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目录预览:第3章见死不救第4章警告第5章我相信他第3章见死不救她心心念念的王子爱的是她那个永远不被外界承认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樊心,他娶她只是因为两家家族势力的压迫,只是因为妈咪软禁了怀孕了的樊心,只是因为他那个需要大笔金钱才能安稳生活下去的妈妈。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公主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从小又被家里人惯的嚣张跋扈,所以习惯性的硬碰硬,撞的自己头破血流也撞的容浔伤的不轻,她玩命似的闹腾,闹腾的两家鸡犬不宁,闹腾的对她本来